宿伞之魂吧 关注:2,161贴子:17,190
  • 62回复贴,共1

【宿伞之魂乙女】(有车)捉迷藏/Hide And S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雷点提前排:

3p/微强迫元素/有车/三观不是很正/ooc/不接受杠精杠

一开始单纯想写躲猫猫,但是写着写着就...

没什么特别的剧情可言,为了乙女而乙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27 09:41
    他们疯了...
    黑暗中抑制着喘气的你四处张望,努力寻找可以藏匿起自己的身形的地方。
    聪明如你,你早就察觉到他们二人对你的心思,只是一时无法接受。
    兄弟二人同时对你抱有不一样的情感,令你很是惶恐,所以一直回避着这个问题,装作懵懂不知。他们似乎也对你心知却不点破的样子不急也不恼。
    不过事实上,要说对他们没有一点好感是不可能的。
    当你作为监管者时,他们会主动选择和你搭档进行联合狩猎,总是在求生者们戏耍你轮流对你开枪时,特意过来替你收拾那些人。
    当你作为求生者时,他们也总是放水。比如经过你身边故意装作没看到你;比如你去救人的时候,他们会转身踩板,让你有机可乘;再比如直接禁止你上场,,以达到免你受伤害的效果。
    平时他们也会时不时问候你的近况,或是邀你喝茶,散步。
    不得不承认,他们是这个庄园里唯二给你带来温暖的人,心里也不禁有些悸动。可你认为,这份悸动是因为对你颇有照顾而引起的感激,是因为来自同一个故乡的亲切,无关情爱。
    但是,你如何能这般空吊着他们的心意?这不是好的行为。更何况你怎能够同时接受两个人的心意?
    所以,你今日将他们约到了庄园的后花园,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说清你的想法,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其实说好听一点是为了避免引起误会,实际上是你的内心深藏着恐惧。恐惧着与他人过于亲密,深陷入一段亲密的关系。为了更好地生存在这个庄园,你不得不与任何人保持距离。
    今天天上乌云密布,阴霾着欲泣的天空,往昔争鸣的鸟雀们也因为阴沉的天气而默然。不知何处刮来的风深灌入你的脖子里,令你有些寒冷,本就紧张的心情更加不安。
    宿伞兄弟很守时地到了约定地点。
    你神情别扭,踌躇着该如何说出口,好几次话到嘴边了却欲言又止。
    谢必安很有耐心地等着你开口,对你露出温和的微笑,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你,没有要催促的意思。
    倒是范无咎有些看不下去你犹豫的神情而没有沉住气,忍不住开口询问:“有什么要紧的事尽管说吧,不必客气。”
    “啊...不好意思。”你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我觉得是时候说清一些事情。”你用满含歉意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是明白二位心意的,但我何德何能去接受?所以不得不辜负二位的心意。为了避免发生更多误会,今后还请你们待我如其他人一般,保持距离。”
    长痛不如短痛。你咬咬牙,终于狠下心挑明了这番话,天知道你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你的心里也是有些难受的。你将庄园里唯二待你亲近的人拒之而外。以后你将回归曾经那样独来独往,与所有人保持着距离的状态,麻木地轮回在一场场永无止境的游戏中。
    “对不住。”
    你弯下腰,朝着二人鞠一个躬。
    可一双手及时扶住了你的腰,制止住了你的动作。
    “姑娘这是在说什么话,又是为何行如此大礼?”
    谢必安依旧温和地微笑着,一如他平时温润如玉的模样,
    “我们实在听不太明白。”
    他说着似乎有些疑惑的话,语气却不见丝毫疑惑。
    他轻扶正你的身子,温柔地将你因为低头而垂下的发丝挽在你的耳后,顺着来回梳理,像是在安抚一只羽毛凌乱的鸟儿一般。
    “以后,姑娘可不要随便说这般傻话了。”
    不知为何,分明他的语气和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细心,却让你听出了些许警告的意味,让你莫名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是我不好,我应该早些时候就说清楚。我不该一直故作愚钝。”
    你安慰自己方才不过错觉而已。或许他是有些不高兴了,但他良好的涵养并没有让他露出生气的样子。这让你更加愧疚了,于是再次说出抱歉的话,并且不动声色地避开他有些暧昧的动作。
    你说完这番话,他们都很默契地相视一眼,然后保持沉默,只是用异样的,有些危险的眼神深深地凝视着你。
    “话已至此,我先走一步。”
    面对着他们意味深长的目光,你心里莫名有些慌张,像是猎物对猎人敏锐的感知力,让你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你的身体本能地后退一步,却不想撞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身后之人低低地说出一句你不太懂的话。
    范无咎早就察觉到你想离开的意图,于是在你后退的瞬间,用他有力的胸膛拦住了你的去路,任凭你撞了上来。接着从你身后顺势将你紧环在怀里,低下头将脸缓缓埋在了你的颈窝里,嗅着你身上甜美的气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27 09:43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
      可这时候并不是去揣测这些的时候。
      你被范无咎这样大胆的动作吓到了。从前不论如何他们也从未做过任何逾越的行为。最多也只是亲手为你拍去身上被信号枪击中而留下的灰尘。
      他这般亲密地贴在你身上,让你甚至能闻到他衣服上的檀香味。羞怒下你急急地只想挣脱开,可是他早就将你的双手禁锢在身前,让你动弹不得。
      “无咎,不要将姑娘弄疼了。”
      谢必安对着范无咎说着有些责备的话,却并没有要制止范无咎举动的意思。
      谢必安不疾不徐地靠近你,伸出一只手托住你的腰,一手轻摩挲过你的脸颊。一如既往地柔和的眼神,深深地注视着你如同受惊的小鹿般的眼睛。
      可接下来,他却轻轻抬起你的下巴,径直吻上了你的柔软的嘴瓣。他的舌头灵活地撬开你咬紧的牙关,温柔却不容反抗地与你唇舌深深缠绵在一起。
      “呜...”
      你的舌头努力着躲避着他的纠缠,却是无果,于是被迫同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你只觉得他似是将什么东西送入你口中,一阵甜腻的味道后,融化在了你的口腔之中。
      他给你吃了什么?你心下只觉一阵阵不安,趁着他们觉得你无法反抗而放松警惕的一瞬间,你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他们的桎梏,却因为失去平衡而摔倒在地。
      “咳咳...你们...究竟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你半跌在地上,捂住嘴,不住地咳出声来,尝试着吐出被强行喂入的药丸。但那颗药丸入口即化,不论如何都无法吐出来。
      谢必安看上去有些心疼地看着摔倒在地的你,并没有因为你的挣脱而生气。他温和的眼神甚是无奈,仿佛只当你是个哭闹的孩子一般,于是半蹲下温柔地将你从地上扶起来,轻拍着你的后背,试图缓解你剧烈的咳嗽。
      “自然不是什么伤害姑娘的东西...只是希望...姑娘能够乖一点...”
      他有意无意地用指尖轻抚过你的脊部,微痒的酥麻感延伸,让你浑身发软。
      “不要总是想着回避,我们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次,就让你无法再逃离我们。”
      范无咎接口补充道,他阴森的语气是你从前闻所未闻的,让你心中警铃大发。
      身体里逐渐消失的力量让你明白了药丸的作用。
      看来这药丸会让你丧失作为“监管者”时的力量,让你彻底沦为甚至连“求生者”都不如的普通人,并且让你浑身无力。
      这样一来,你就是任人摆布的羔羊。
      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超出了你的意料。
      他们喂你吃下不明的药,让你逐渐失去力量和体力,让你变得手无缚鸡之力,从而你就只能任他们摆布。
      难以置信,向来待你友善的宿伞兄弟会对你做出这样不可理喻的事。
      你本以为他们最多不过是因为你故意疏远而寒心,不想再见到你。但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预料,后果已经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了。
      你的拒绝与迫切想要逃离已经成功打破了一个平衡点,他们内心压抑已久的情感在你尝试逃避他们的那一刻起,完全爆发出来。
      他们这让你颤抖的一面是你完全没有见过的,显然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你伸手,用尽你仅剩的力量暂时牵制住他们,让他们无法靠近你。
      然后强忍着不适捂住胸口逃向庄园角落废弃的大房子里。
      看着你仓皇逃走的宿伞兄弟,看起来丝毫不为你的逃跑而着急气恼,反倒是兴意盎然地欣赏起你惊慌失措的背影。
      “姑娘这是...想要同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呢...”
      谢必安宠溺地看着你离去的身影,状似无奈轻笑道。
      范无咎看起来饶有兴味,眼中闪现似乎压抑许久异样的疯狂:
      “那就陪她好好玩玩罢。只不过...她若是输了的话...”
      “该罚。”
      谢必安和范无咎相视,露出诡异的笑容,手里握着封印的长伞抬步缓缓朝着你逃跑的方向走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27 09:44
        “哈...哈...”
        你扶着墙,拼尽全身剩下的力气在黑暗里奔跑。
        绝对...绝对不能被他们抓住。
        持续的奔跑让你本就因为药物作用虚弱的身体愈发无力,你不得不停下奔跑的脚步打量四周,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藏身之所。
        这个废弃的大房子平常无人驻足,只有你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后,会时不时地来看看,所以根本没有可以向他人求救的可能性。
        此处地形复杂异常,交错的长廊和数量极多的房间穿梭在一起,还有各种残垣断壁,哀戚地尽情展示着这个地方的荒凉,宛若万劫不复的迷宫。即便你有时会来里面走走,也常常是迷失在黑暗中,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走得出来。
        阴暗寂静的环境里回荡着你痛苦的喘息声。拖着虚弱不堪的身躯不知跌跌撞撞地穿过了多少个长廊,奔跑过多少个房间,才在一个黑暗的角落背靠着断墙跌坐在地,不住地喘着气。从胸口迸发的无力感蔓延至全身,吞噬消耗着你的精力,让你愈发无力了。
        ...没关系的,自己都不清楚身处的位置,更别说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的宿伞兄弟了。
        你安慰着自己,只求药效快些过去,这才能快些逃离他们的掌控。
        一定...一定不要被找到...
        “哒...哒...哒...”
        突然,不知哪个方向传来了微弱的脚步声,如同铁锤抨击着你的大脑,带来一阵眩晕。脚步声在这幽暗空荡的环境中飘渺地来回回荡着,仿佛一只手扼住了你的心脏,折磨着本就高崩起来的神经。
        这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人的脚步声,除了谢必安或者范无咎以外,绝对没有其他人可能在这里了!
        歇斯底里的恐惧感萦绕着你。
        脚步声逐渐变大,“哒哒”的声音如同催命的节拍,在这黑暗的深渊中奏响,令人毛骨悚然得崩溃。
        你睁大已经因为惊恐而湿润的眼睛,双手紧紧捂住嘴,强迫自己不发出丝毫声音,身体止不住地在颤抖。后背紧贴着墙壁,蜷缩在角落,借助着黑暗努力藏匿起自己虚弱的身形。
        “哒...哒...”
        脚步声已经近乎贴在耳边了。强烈的恐惧感让你头晕目眩,视线所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已,耳中和大脑也有嗡嗡的鸣声,喉咙里像是有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在痛苦尖叫着。
        你用力抱着双腿,将脸深深埋进去,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宣判。
        “不在这里...”
        范无咎有些低沉的喃喃自语在头顶响起。
        他目光凌厉地四处搜寻着一切可疑的痕迹,却只看到残缺的断墙和破败的走廊。
        目光来回逡巡了数次,在确认你没在这里后,他终于放弃继续在此处搜寻,转身朝着与你相反的方向离去,继续寻找着你的身影。
        他并没有发现,其实方才你就在他面前的断墙之后瑟瑟发抖。许是这个破落的房子里太过于阴暗,近乎不透光,所以断墙的的阴影正好遮蔽掩盖住了你的身躯。
        你长吐一口浊气,不禁感谢起这有利的地形保护了你不被发现。
        此地不宜久留。你强忍着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而导致想要干呕的冲动,借着墙壁给你支撑的力量,蹑手蹑脚慢慢地站起身。
        谁曾想,药物作用和长时间消耗体力的你,在起身的一瞬间腿软踉跄了一下,鞋子摩擦过地面发出了“沙—”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又尤为明显。
        这声音成功引起了还未远去的范无咎的注意。他闻声猛然回头,在看到黑暗中你虚弱的身影后,低低地笑了一声,直直地朝着你所处的位置走来。
        被发现了!
        这个危机的时刻,你已经顾不上再如何想方设法地藏匿自己了,只得闷头不管不顾地向前奔跑。
        黑衣的范无咎高瘦的身躯氤氲在黑暗中,快要与这阴森的环境融为一体,正如他“黑无常”的称号。然而范无咎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走着,仿佛压根就不担心你会逃出他的掌心。
        其实若他真要追上来,那也只是扔出伞一瞬间的事。不过他很享受这种躲猫猫的游戏,任你继续逃走,并不急着想要结束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药效在这时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体力消耗也达到了极限,意识开始模糊,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晕倒在地。
        然而更令你绝望的是,你发现前面远处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恰好不疾不徐地朝着你这个方向走来。
        不用猜,定是谢必安了。
        如今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你眼里划过一丝狠意,伸手拔下头上用来固定发髻的木簪。拔下一瞬间,发丝如瀑地垂流下来披散在背后,在这阴暗的环境里显得你更加羸弱。
        这是一根藏刀簪,里面镶嵌着一把小巧的刀子,平常只是戴着图个方便,只需拔开便可以使用。
        你狠狠地将其刺入左手手腕,刀尖破开肌肤,温热的鲜血涌流而出,刺痛感让你清醒了许多。
        但你已是强弩之弓,靠着疼痛保持清醒并不是个长久之计。
        难道...就这样放任被他们抓去吗?
        忽然,你发现你的右边有一条长廊,长廊中间贴墙部分有一个棕色的大柜子,看起来恰好能容下一个人。
        只能如此了...
        你打算赌一下,若是真被发现了的话,是彻底没有办逃脱的可能性了。
        你捂着受伤的左手,步履蹒跚地靠近柜子,打开柜门躲了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27 09:44
          “哈...哈...”
          你扶着墙,拼尽全身剩下的力气在黑暗里奔跑。
          绝对...绝对不能被他们抓住。
          持续的奔跑让你本就因为药物作用虚弱的身体愈发无力,你不得不停下奔跑的脚步打量四周,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藏身之所。
          这个废弃的大房子平常无人驻足,只有你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后,会时不时地来看看,所以根本没有可以向他人求救的可能性。
          此处地形复杂异常,交错的长廊和数量极多的房间穿梭在一起,还有各种残垣断壁,哀戚地尽情展示着这个地方的荒凉,宛若万劫不复的迷宫。即便你有时会来里面走走,也常常是迷失在黑暗中,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走得出来。
          阴暗寂静的环境里回荡着你痛苦的喘息声。拖着虚弱不堪的身躯不知跌跌撞撞地穿过了多少个长廊,奔跑过多少个房间,才在一个黑暗的角落背靠着断墙跌坐在地,不住地喘着气。从胸口迸发的无力感蔓延至全身,吞噬消耗着你的精力,让你愈发无力了。
          ...没关系的,自己都不清楚身处的位置,更别说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的宿伞兄弟了。
          你安慰着自己,只求药效快些过去,这才能快些逃离他们的掌控。
          一定...一定不要被找到...
          “哒...哒...哒...”
          突然,不知哪个方向传来了微弱的脚步声,如同铁锤抨击着你的大脑,带来一阵眩晕。脚步声在这幽暗空荡的环境中飘渺地来回回荡着,仿佛一只手扼住了你的心脏,折磨着本就高崩起来的神经。
          这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人的脚步声,除了谢必安或者范无咎以外,绝对没有其他人可能在这里了!
          歇斯底里的恐惧感萦绕着你。
          脚步声逐渐变大,“哒哒”的声音如同催命的节拍,在这黑暗的深渊中奏响,令人毛骨悚然得崩溃。
          你睁大已经因为惊恐而湿润的眼睛,双手紧紧捂住嘴,强迫自己不发出丝毫声音,身体止不住地在颤抖。后背紧贴着墙壁,蜷缩在角落,借助着黑暗努力藏匿起自己虚弱的身形。
          “哒...哒...”
          脚步声已经近乎贴在耳边了。强烈的恐惧感让你头晕目眩,视线所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已,耳中和大脑也有嗡嗡的鸣声,喉咙里像是有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在痛苦尖叫着。
          你用力抱着双腿,将脸深深埋进去,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宣判。
          “不在这里...”
          范无咎有些低沉的喃喃自语在头顶响起。
          他目光凌厉地四处搜寻着一切可疑的痕迹,却只看到残缺的断墙和破败的走廊。
          目光来回逡巡了数次,在确认你没在这里后,他终于放弃继续在此处搜寻,转身朝着与你相反的方向离去,继续寻找着你的身影。
          他并没有发现,其实方才你就在他面前的断墙之后瑟瑟发抖。许是这个破落的房子里太过于阴暗,近乎不透光,所以断墙的的阴影正好遮蔽掩盖住了你的身躯。
          你长吐一口浊气,不禁感谢起这有利的地形保护了你不被发现。
          此地不宜久留。你强忍着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而导致想要干呕的冲动,借着墙壁给你支撑的力量,蹑手蹑脚慢慢地站起身。
          谁曾想,药物作用和长时间消耗体力的你,在起身的一瞬间腿软踉跄了一下,鞋子摩擦过地面发出了“沙—”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又尤为明显。
          这声音成功引起了还未远去的范无咎的注意。他闻声猛然回头,在看到黑暗中你虚弱的身影后,低低地笑了一声,直直地朝着你所处的位置走来。
          被发现了!
          这个危机的时刻,你已经顾不上再如何想方设法地藏匿自己了,只得闷头不管不顾地向前奔跑。
          黑衣的范无咎高瘦的身躯氤氲在黑暗中,快要与这阴森的环境融为一体,正如他“黑无常”的称号。然而范无咎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走着,仿佛压根就不担心你会逃出他的掌心。
          其实若他真要追上来,那也只是扔出伞一瞬间的事。不过他很享受这种躲猫猫的游戏,任你继续逃走,并不急着想要结束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药效在这时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体力消耗也达到了极限,意识开始模糊,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晕倒在地。
          然而更令你绝望的是,你发现前面远处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恰好不疾不徐地朝着你这个方向走来。
          不用猜,定是谢必安了。
          如今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你眼里划过一丝狠意,伸手拔下头上用来固定发髻的木簪。拔下一瞬间,发丝如瀑地垂流下来披散在背后,在这阴暗的环境里显得你更加羸弱。
          这是一根藏刀簪,里面镶嵌着一把小巧的刀子,平常只是戴着图个方便,只需拔开便可以使用。
          你狠狠地将其刺入左手手腕,刀尖破开肌肤,温热的鲜血涌流而出,刺痛感让你清醒了许多。
          但你已是强弩之弓,靠着疼痛保持清醒并不是个长久之计。
          难道...就这样放任被他们抓去吗?
          忽然,你发现你的右边有一条长廊,长廊中间贴墙部分有一个棕色的大柜子,看起来恰好能容下一个人。
          只能如此了...
          你打算赌一下,若是真被发现了的话,是彻底没有办逃脱的可能性了。
          你捂着受伤的左手,步履蹒跚地靠近柜子,打开柜门躲了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27 09:44
            你的意识微微恢复的时候,正感觉你的身体在下坠,失重感充斥着每一个细胞。周围的空间狰狞扭曲着面孔,仿佛要将你吞噬其中。但是你只能任凭这般梦魇如此折磨你,不得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下坠感也渐渐变轻。在无数次挣扎后,你终于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
            你置身于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舒适的蚕丝被。所处的房间充斥着淡淡的檀香,让人闻了晕晕乎乎的,似似乎是一种安神香。
            这里的装饰布局充斥着不少东方元素。这张大床的右侧是一扇镂空的木制屏风,屏风后是紧挨着雕花窗的大案,上面摆放着未磨好的砚台和几副未批改完的公文。
            不用说,这一定就是宿伞二人的房间了。
            望向窗外,发现夜色已深,时候已经不早了。
            身上原本破掉的衣物已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丝绸睡裙。
            你尝试着动了下左手,只觉得无力且疼痛,但受伤的部分已经被包扎起来了。
            你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却不想听见一阵清脆碰撞的声音——你的脚踝上戴着一个脚环,并且连着一条铁链,原来是你起身的动作牵动着它发出“叮当”的声音。
            这条铁链极长,长得足矣在这个房间里活动,并且脚环部分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结实却柔软,除了限制你只能在这叫屋子里活动外,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自己这是...被关起来了?你不禁苦笑。
            “醒了?”
            从门口传来的谢必安的声音将你从思考中拉回神,在发呆几秒后,才慢慢看向门口。
            可能是之前的药效太过于强烈,让你现在依旧有些反应迟钝。
            刚睡醒的你,眼睛水汪汪的如同小鹿一般,懵懂的眼神加上因为失去力量而柔弱的气质让门口的谢必安和范无咎仿佛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
            这副呆愣的模样直到他们走到你面前的时候,你才突然醒悟般,目光触及脚上的铁链,警惕地开口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想让你乖乖和我们呆一段时间。”范无咎冷笑,挑起你的下巴,强迫着你和他对视。
            “直到...学会接受我们...不再逃避。”
            他的金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危险,凌厉的目光刺得你不敢与之对视,你扭过头,躲避着他的眼神。
            “别怕。”谢必安从身后将你温柔地环住,在你耳边轻声安慰道。
            “我想...你一定会接受我们的...对吧?”
            他在你耳边轻吹一口气,低声说。
            “不...”
            “嘘...”谢必安指尖按住你柔软的嘴唇,不让你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我们的心意其实是相通的。”
            听到他轻声喃喃似是悄悄对你一个人说的话,你心头一震,慌忙想要开口反驳什么,却终是缄默。
            不得不承认,谢必安在揣摩他人内心上厉害到可怖,或许是因为他曾经是衙役,所以总是轻而易举地看出你的所想。
            他们对你亲昵的行为并没有让你感到恶心反感,只是惶恐想要逃避。你也有些意识到了自己的内心,但仍旧挣扎着尝试去否认。
            他们二人是密不可分的,所以与你一起也会是一样的。
            这该如何是好?
            看着你逐渐变得复杂的眼神,谢必安只是微微一笑,安抚性地摸了摸你的头,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块黑布条递给了范无咎。他接过了黑布,在你抬头的一瞬间罩上你的眼睛,在后脑处打了个结。
            突然的黑暗让你很不适应,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伸手想要摘下黑布。
            范无咎钳住了你不安分的手,眯起眼睛,用有些意味深长的语气道:
            “这般喜欢和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既然输了,那就该罚。”


            回复(16)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7 09:46
              两个社会大哥暴打小老弟


              收起回复
              9楼2019-03-27 12:49
                真的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3-27 14:49
                  楼主图片倒着发应该就可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3-28 10:30
                    没看懂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30 14:0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31 11:18
                        楼楼求八楼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9-04-17 20:0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22 06:38
                            d
                            dd
                            ddd
                            dddd
                            ddddd
                            dddddd
                            ddddddd
                            dddddddd
                            ddddddddd
                            dddddddddd
                            ddddddddddd
                            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
                            ddddddddddd
                            dddddddddd
                            ddddddddd
                            dddddddd
                            ddddddd
                            dddddd
                            ddddd
                            dddd
                            ddd
                            dd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25 13:31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27 13:11
                                更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27 20:05
                                  再不更,哭给你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27 20: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20 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