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吧 关注:126,757贴子:741,744

回复:【原创】[渣反×魔道×天官]你听说过黑洞吗?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贴吧用户_5AeXX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1楼2019-04-05 19:30
    过100啦,今天四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0楼2019-04-06 04:5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04-06 04: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9-04-06 04:54
          看到个大大做这样的,我也试了一下。所有表情没有重样的哦😊

          最贴切实际的就是风情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04-06 05:05
            你们说让阿箐投胎之后做薛晓的养女怎么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7楼2019-04-06 05:08
              二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9-04-06 09:55
                “嘤嘤嘤师尊终于找到你了,弟子好害怕师尊不要弟子了嘤嘤嘤……”沈清秋被突然出现的洛冰河扑了个满怀,心想我当着他的面消失,可吓坏这孩子了。于是也回抱住他安慰道:“冰河没事了,师尊永远都不会不要你的,去哪里都会带着你的,不怕了,乖。”两人都相互紧紧的抱着对方。

                尚清华这边完全相反,他看到突然出现的漠北君便立马扑了上去,“大王啊您可算来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以沈师兄的修为在这里都只有被吊打的份,我这个没什么实力的安定峰峰主就更不用说了,幸好您来了,您一定要保护好我啊啊啊。”漠北君也难得不是那张冰山脸,脸上写满了担忧,毕竟尚清华刚刚可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的,一点预兆都没有就那么消失了。漠北君当时也慌乱了,幸好现在又见到他了。

                轻轻地揉了一下尚清华的脑袋算作安抚,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地方?”于是尚清华就给自家大王讲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格局,至于怎么来的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来了。

                其实漠北君很想问他为什么这么了解这个世界,可既然他不想说,那就不要逼迫他了。

                沈清秋那边也是一样的状况,给洛冰河讲解了这个世界。

                这时,前方走来一人,沈清秋看其穿着应当是个武神,便提醒他们注意一下。

                这人一开始走得并不快,可看到洛冰河等人后立即加快步伐到了四人对面,对着洛冰河和漠北君道:“我/操/了,哪里来的小魔,敢到上天庭来,好大的胆子。”

                来人正是风信。风信刚刚又莫名其妙的和慕情吵了一架,也不知道起因是什么,反正见面吵就对了。刚吵完走到这里就看到了两个魔气冲天的魔出现在上天庭。鬼王来上天庭神官不能(敢)管,但妖、魔之类的都是低等的生物就不能不管了。

                为了上天庭的秩序(为了发泄气愤),风信立即过来赶魔。

                “我们不走又怎样?这里你家开的啊。”尚清华作死道。

                “我/操/了,你们两个人类和两个魔混一起不怕他们吃了你们啊。”

                “我们不离开,你能怎么样?”洛冰河只有对着师尊时才会变成洛少女,对其他人的话,那还是冰河一般的狂傲魔尊。

                “不离开那你们就留下吧!”风信一言不合就动手。

                “漠北。”

                “是!”

                对这种小人物(?)洛冰河根本不屑于动手,于是风信就和漠北君战了起来。很快,风信就被漠北君压制了。

                “上天庭来了两个实力很强的魔,快来支援。”风信在通灵阵里发出位置。

                没一会儿,基本上所有武神都来了。

                “嘤嘤嘤师尊他们以多欺少,弟子委屈。”洛冰河这时候还不忘撒娇。

                “好了冰河,我们一起战斗。”沈清秋轻拍洛冰河的背道。

                “不用了师尊,他们太弱,用不着您出手,弟子和漠北打他们就够了。”

                “这……”

                “放心吧师尊,这些人比刚刚那个被漠北打败的傻大个实力还要弱,对我来说根本没问题。”

                “那你注意安全,下手轻点。”

                “好。”

                心魔剑出鞘,和众神官打了起来。

                就这样众神两魔来了一场大战,沈清秋和尚清华在一旁根本插不上手。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武神都被打趴下了。尚清华兴奋道:“不愧是我的两个儿子,神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灵文缩在灵文殿里一遍又一遍地给谢怜通灵,崩溃了:太子殿下您快接通灵救我们啊。终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谢怜收到了通灵,灵文跟他说明了情况,知道他会和血雨探花一起上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谢怜和花城来到上天庭后就看到满地都是晕过去的武神,中间站着两人两魔,正要上前,只听身边人喃喃道:“大哥?”

                “三郎怎么了?为何看着那个魔叫大哥?”谢怜问道。

                “哥哥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那个魔之后就有一种亲切感,身体不受控制一般脱口而出叫了大哥,好像他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大哥似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花城道。

                洛冰河也看向了这突然出现的二人,看到花城后,洛冰河脱口而出:“三弟?”

                “冰河你怎么了?你什么时候有弟弟了?”沈清秋问道。

                “抱歉师尊,弟子也不知道,只是对那个穿红衣服的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好像他本来就应该是我三弟似的。”

                “是有些熟悉感,但我可以肯定我没见过这两个人。”沈清秋仔细看了看对方二人,也赞同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5楼2019-04-06 09:57
                  这亲认的有点草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6楼2019-04-06 09:58
                    别问我为什么天官过上元节,渣反过年,两个世界时间线不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7楼2019-04-06 09:59
                      想到个问题:帮忙想想情姐的归宿。是在另外两个世界拐一个能压的住她的老公回去,还是加个原创人物,还是隐居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8楼2019-04-06 10:01
                        三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6楼2019-04-06 13:30
                          今天的最后一更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5楼2019-04-06 19:23


                            宋子琛已经在云深不知处外待了好些天了,他想去找魏无羡,但蓝家境内设有结界,使他靠近不得,他一个没有舌头不能表达的凶尸又不能上前对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只得待在山下等待,看能不能遇到熟人带他上山。

                            云深不知处。

                            “二哥哥我成功啦哈哈哈。”只听魏无羡兴奋的大笑声从一间隐蔽的小屋里传来。

                            “二哥哥你快来看,我终于把招魂符研究出来了,快夸夸我。”蓝忘机闻声进屋,看到满地狼藉的屋子里魏婴手中拿着一张符,此符比一般符箓大一倍,上面画着诡异的符文。

                            “嗯。”蓝忘机冲魏无羡点了一下头,又觉得好像不太够,又加了一句“很厉害。” “二哥哥做饭给我吃,我要饿死了。” “好。”两人手牵手走回了静室。

                            自从二人结为道侣后,魏无羡就被蓝忘机养起来了,什么事都不用做,每天过着吃饭天天睡觉逗兔子逗小辈的日子。

                            但魏无羡可不是个闲得住的主,也不想每天都无所事事,便让蓝忘机给他找了一间比较偏僻的房子,在里面搞发明。

                            招魂符便是他突发奇想下的产物。只要有一点点灵魂碎片便能把整个魂都招来,和《招魂》曲异曲同工,但又比《招魂》厉害得多,也简单得多。比如当初聂明玦的左臂用《招魂》便没有用处,因为他的魂魄不完整,但招魂符却可以,哪怕魂魄碎成渣,只要找到一丁点残魂,便可以招回所有的魂来,还可以使破碎的魂魄自动修复,不可谓又是一件震撼修真界的发明。

                            “蓝湛,小朋友们都出去夜猎了,不逗他们真的好无聊。”魏无羡百无聊赖的坐在蓝忘机身边吃着饭道。

                            “逗我就好。”

                            “噗哈哈哈蓝湛你又长进了,不但吃饭的时候说话,还会这样反撩我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们都出去这么多天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思追传信,明日便归。”

                            “太好了,真是想死他们了,他们不在这里感觉无趣了好多。”

                            “魏婴,天天。”

                            “啊?含光君不会又吃醋了吧?”

                            “嗯!”

                            看到蓝湛黑着脸一本正经的承认自己吃醋的样子,魏无羡忍不住再次大笑起来:“哈哈哈不是吧蓝湛,小辈的醋你都吃,真真不愧是姑苏醋王,在下佩服。”

                            都说祸从口出,吃醋的蓝忘机用行动充分地给魏无羡讲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魏无羡的腰表示:我是谁?我在哪?我的主人不要我了。

                            次日,众小辈们夜猎归来,宋子琛见到带队的蓝思追后大喜,总算见到认识的人了,便从路旁树丛里出来,拦住了众小辈。

                            小辈们走着路,前面突然窜出一具凶尸,立即拔剑警惕起来,最前面的蓝思追见到其样貌后松了一口气,上前行礼道:“宋道长好久不见,不知有何事?”

                            宋子琛见蓝思追还记得自己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气可以松。他还怕这些小朋友忘了他,不给他写字表现来意的机会就对自己出手呢。

                            蓝景仪也认出来了,也上前施了一礼。其他蓝家小辈大多都是没去过义城的,但见思追和景仪认识这具凶尸,而且还与其说话,便知这也是个有灵智的凶尸,并且没有威胁,也都放松了警惕。

                            只见宋子琛拔出剑在地面上写了些什么,待他写完,蓝思追上前看地上的内容:星尘魂魄有异,特来求助夷陵老祖。

                            蓝思追心下了然,但他们这些小辈们却没有带凶尸上山的权力,便对宋子琛道:“宋道长,我们还没有权力带您上山,不过我们可以把您的意思传达给魏前辈。”

                            宋子琛在地上写下两个字:多谢。然后向道路旁的树丛隐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6楼2019-04-06 19: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8楼2019-04-06 21:02
                                见宋子琛走了,众小辈围了上来。

                                “思追、景仪,你们怎么还认识一个有灵智的凶尸啊?”

                                “对呀对呀,我以为普天之下只有鬼将军一个有灵智的凶尸呢,今天居然见到了第二个。”

                                “他什么来头啊,给我们讲讲呗。”

                                “……”

                                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蓝思追有些无奈,蓝景仪倒是跳脱,道:“他和鬼将军是世界上唯二的有灵智的凶尸,至于他是谁……”

                                “景仪!”还未说完,便被蓝思追打断,“这是个人隐私,且不可背后语人是非。”

                                “哦,好吧。”

                                众人闻言,也只好珊珊地闭上了嘴,毕竟思追可是蓝家掌罚的人啊。

                                含光君自从和魏前辈在一起后,除了必要的授课以外,其他时间基本都是陪着魏前辈的,而且二人经常外出夜(you)猎(wan),很少管事了。

                                思追是含光君的亲传弟子,实力也是同一代小辈中的佼佼者,魏前辈更是把他当亲儿子一般疼爱(?),所以蓝思追掌罚没有人不服气,毕竟他真的很优秀。

                                不光蓝家,就连其他世家的小辈也把蓝思追当做目标,他在这一辈人心里的地位就像是上一辈人心中的含光君一般,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虽然他们不知道思追确实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众小辈们上了山,跟在他们身后的温宁留在了山下,他虽然每次夜猎都陪着阿苑保护着他,但他毕竟是凶尸,没有上山的资格,所以每次都等在山下,小辈们下山夜猎,他就跟着他们,他们上山了,他就只能待在山下等待他们的下次夜猎。

                                温宁盯着宋子琛隐去的树丛看了一会儿,向那处走去。

                                宋子琛也察觉到了有人走来,一出来便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温宁。

                                “宋……宋道长,还记得我吗?我是温宁。”温宁小心翼翼地温声道。因为有些紧张,说话还结巴了一下。

                                凶尸说话都是一种语气,听不出情绪如何,但宋子琛就是在他那僵硬的声音里感觉到他刚刚说话应该是温声的。

                                宋子琛冲他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记得,心里却在想:就他这么个温润的人(尸),自己居然打不过他,郁闷。

                                “宋道长,你别担心,公子很厉害,他一定会帮你解决难处的。”

                                显然温宁也看到了地上的字。

                                “为何找我?”宋子琛在地上写下这四个字后就盯着温宁看,温宁被他看的有些紧张,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宋子琛莫名地觉得他有点可爱(?)

                                “我,我只是想找人陪陪我。”

                                宋子琛不解,要人陪为何要找自己,那些小辈呢?

                                温宁好像知道他想问什么一般,解释道:“我不能上山,只有他们下山时我才跟在后面保护他们,他们没有危险的时候我基本是不会现身的。他们上山后,我就只能在这里等着。我,有些孤单,想找个伴陪我。”

                                宋子琛有些动容,自己成为凶尸的这些年只做养魂一件事,闷了也只能对着锁灵囊在心里说话,已经好久没有和人聊过天了,孤独真的很可怕,自己这才成为凶尸几年就这般难熬了,那比自己早成为凶尸十多年的温宁该有多寂寞。可自己不会说话,又怎么陪人解闷、和人聊天呢?

                                “我不能说话,怎么陪你?”他如是写道。

                                “没事没事,我说话你听着就好,你虽然不能说话,但我和你也差不多。即便我会说话也没有人听,自己自言自语有什么意思。”

                                “好。你说,我听。”宋子琛也寂寞了好些年了,有人陪自己当然开心。于是两个凶尸就在这树丛中我说你写地聊了起来。

                                “宋子琛道长?他现在在山下了?”蓝思追一回到云深不知处就找到了魏无羡说了上山之前的事。“好,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看看,毕竟是我小师叔嘛。”说完,魏无羡便准备下山。

                                “我陪你。”蓝忘机开口道。

                                “好,我们把他带上来,顺便让温宁也来坐坐吧,好久没见过他了。”

                                “好。”

                                二人下山找到两具凶尸时发现他们两个正在热火朝天地聊着,应该说只有温宁一个说得热火朝天,宋子琛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用剑在地上划着什么。

                                “咳咳,你们两个很聊得来嘛。”

                                “公子。”温宁道。

                                宋子琛终于见到了魏无羡,激动地写道:魏公子,请你救救星尘,他的灵魂一直在消散。

                                “宋道长你先别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上去说。”

                                宋子琛点头答应。

                                “温宁你也一起来吧。”

                                “公子我,我也可以去吗?”温宁受宠若惊。

                                “嗯,一起来吧。”

                                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宋子琛准备把事情的经过写下来,可是又不知从何写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6楼2019-04-07 06: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1楼2019-04-07 12:47
                                    明天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2楼2019-04-07 12:48
                                      来个短小的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4楼2019-04-07 19: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5楼2019-04-07 19: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6楼2019-04-07 19:08
                                            温宁道:“公子,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宋道长开口说话?这样说不了话,表达的也不明确。”温宁想起了当初在观音庙自己为了救江澄和金凌,被赤峰尊聂明玦一拳打穿身体时,就是被公子不知用了什么东西混合在符箓里给自己堵住了伤口,想必公子这么厉害,肯定也能治好宋道长的,于是他就开口询问。

                                            “嗯,是个好主意。你先给我看看小师叔的锁灵囊,若是暂时没有大碍我就先帮你治舌头。”魏无羡道。

                                            宋子琛递上了晓星尘的锁灵囊,魏无羡看了一阵子道:“虽然很微弱,但再撑十几天还是没问题的,我先帮你看看舌头吧。”

                                            宋子琛点头表示答应,又打算在地上划字道谢,但看到这是云深不知处的地板又停手了,改为对其拱手表示谢意。

                                            魏无羡开始思考,舌头可不比身体别的地方,那里可是全身上下最灵动的地方,从它的另外称呼“灵根”便可看出它的特殊性。

                                            魏无羡去那个发明小屋捣鼓去了。第二天还真被他捣鼓成功了,假舌头中的符箓起了作用,和宋子琛断了的舌根相连, 他试着发了发声,虽然不如以前,但总归能出声了。

                                            “宋道长,刚开始会不太适应,以后多加练习即可恢复从前一般。小师叔的事就交给我,你可以去找温宁聊聊天,多说说话。”魏无羡嘱咐道。

                                            “公子,我会多陪宋道长说话的。”温宁很高兴,现在终于有一个人能陪自己聊天了。

                                            “谢……谢。” 宋子琛感谢道。

                                            在昨天晚上,宋子琛就把发生的事言简意赅的写了下来,魏无羡了解后,决定用新发明的招魂符试试。成功的几率大概有九成,最后那一成也是因为没有做过试验,不知道效果如何。

                                            魏无羡带着锁灵囊去了冥室,蓝忘机为他护法。打开锁灵囊之后,立刻启用招魂符开始招魂。

                                            千灯观里,晓星尘、沈清秋、谢怜又聚在一起聊天,洛冰河眼泪汪汪的坐在沈清秋身边,看这三个男人聊的那么开心,洛冰河相当不开心,虽然其中有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承认的三弟妹。

                                            这时,异变突生,晓星尘就当着三个人的面,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7楼2019-04-07 19:10
                                              秀家兄弟们快要团聚啦ヾ(≧∪≦*)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8楼2019-04-07 19:15
                                                别误会,不会每天双更的,只是这章剩这么点了,明天不怎么好意思发这么点而已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3楼2019-04-07 20:38
                                                  九、出发鬼市


                                                  “噗”在冥室招魂的魏无羡吐出一口血,蓝忘机立即上前扶住他。

                                                  “魏婴,怎么样?”蓝忘机紧张的问。

                                                  “没事蓝湛,不用担心,只是这具身体太弱了而已,受点冲击就吐血,没什么大事,休息会儿就好了。”

                                                  看着魏无羡苍白的脸,蓝忘机很是担心“我先带你去休息,招魂之事以后再说。”说着,便抱起魏无羡出了冥室。

                                                  “没那么严重啦,二哥哥别担心,我没有那么弱,小伤而已”魏无羡顺势抱住蓝忘机道。“再说了,我做事你还不相信吗?小师叔的魂我已经成功招回来了,不会有下次了,安心啦。”

                                                  “小伤?”蓝忘机咬牙重复这两个字,再看怀中之人已经晕了过去。蓝忘机瞬间慌了,给他把脉确定只是精神过度疲劳,并无大碍时才镇定下来。

                                                  天知道蓝忘机有多害怕,有多害怕这个人离开自己。那十三年等候所受的痛苦,他再也不想尝试了。自己不是说了要好好护着他不让他受伤吗?可这次自己就在他面前,看到他受伤却无能为力,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受到了冲击,什么受了冲击?那一定是灵魂啊。他的灵魂在莫玄羽的身体里本来就比以前弱,这下还受了冲击。

                                                  回到了静室,把魏无羡放到了床上,让医师看过确认了无大碍后,蓝忘机还是一直在床边守着,直到两个时辰后看到他转醒,这才松了口气。

                                                  “二哥哥我睡了多久?”

                                                  “两个时辰,身体可有不适?”

                                                  “啊这么长啊,让你担心了,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

                                                  “嗯。”蓝忘机抱紧了魏无羡,你没事,真好。

                                                  “对了二哥哥,小师叔的锁灵囊呢?”

                                                  “还在冥室。”

                                                  “我去看看。”说着,便要起身下床。

                                                  “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来。”蓝忘机把人又按回了床上道。

                                                  “嗯好,二哥哥最好了,mua!”亲了蓝忘机脸颊一下,便又缩回去躺着了。

                                                  蓝忘机去冥室把晓星尘的锁灵囊带回来,递给了魏无羡。

                                                  “灵魂已经很完整了,而且还有了意识,我们去找宋道长吧。”

                                                  “嗯。”

                                                  二人去偏房找宋子琛,到了之后发现温宁还在陪宋子琛说话,魏无羡觉得这两具凶尸之间的氛围莫名诡异,但也没多想。

                                                  “宋道长,小师叔的魂魄我已经完整的招回来了,而且已经苏醒了。”

                                                  “多谢……魏公子。”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宋子琛的发音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你有什么打算?”魏无羡问。

                                                  “既然星尘已经苏醒,那便问他自己吧。”

                                                  “让蓝湛问灵?”

                                                  “嗯,有劳含光君了。”

                                                  “无妨,打开吧。”

                                                  魏无羡打开了锁灵囊,众人看到了逐渐显形的晓星尘。

                                                  “这,灵魂实体化?”魏无羡有些震惊,招魂符这么厉害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6楼2019-04-08 11:15
                                                    我是想复活所有人来着,谁都行,但就是怜怜的父皇和母后我没理由复活了,他们都去了800年了,而且是自尽的,根本不会成鬼,就算投胎,那也过了八辈子了吧(•̩̩̩̩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9-04-08 20:24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9-04-09 12:04
                                                        晓星尘的意识还停留在鬼市,当时只是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自己便昏睡了过去。

                                                        虽是昏睡,但意识却是清醒的,他感觉到自己快要完整的灵魂开始飞速地修复,很快便已修复完整。

                                                        随着灵魂的融合,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段记忆,这段记忆是自己的另一部分残魂在锁灵囊里对外界的感知。

                                                        他看到了自己死后薛洋的绝望和悲伤;看到了薛洋把自己的残魂收入了锁灵囊,使自己不会魂飞魄散;看到了薛洋费尽心思地保存自己的肉身;看到了薛洋每天对自己尸体的照料;听到了他每天对着自己尸体说的话;也知道了薛洋独守义城八年的等待;看到了锁灵囊和霜华被抢走时的愤怒,为了自己的锁灵囊他宁愿被断去一臂也要抢回,那一剑他分明可以避开的;也看到了最后他的断臂手中紧紧攥着的那颗早已发黑了的糖。

                                                        晓星尘内心有些苦涩,因为是薛洋害自己如此,可知道了这些事情后他又对薛洋恨不起来,可能他已经死了,自己觉得释然了吧。七岁断指断了他的善,死前断臂断了他的恶,都是死了一次的人了,有什么恩怨也一并散去了。只是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死后薛洋这样想念自己呢?他不恨我吗?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等以后找到他问问就好。自己死后能去鬼市,说不定薛洋也能呢。

                                                        突然眼前一亮,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眼前这人是……“子琛?子琛是你吗?”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影,晓星尘有些不敢相信。

                                                        “星……星尘,是我。”宋子琛很是激动道。

                                                        “奇也怪哉,小师叔的魂体不需要问灵便可直接与人交谈,难道是灵魂实体化的原因?你们两个老友重逢,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先出去了。”说完,魏无羡就拉着蓝忘机和温宁出去了。

                                                        “星尘,对不起,错不在你,当时是我不好。”宋子琛愧疚道。

                                                        “都已经过去了,子琛,我从未怪过你。对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是魏公子把你的魂魄招回来并修复完整的。”

                                                        “魏公子?”

                                                        “嗯,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他的母亲是抱山散人之徒藏色散人,你算是他的小师叔。”

                                                        “原来是藏色师姐的孩子,难怪呢。”

                                                        突然,晓星尘像是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一般,对宋子琛道:“子琛,你快把他叫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什么?温情?” “姐姐?”晓星尘告诉了魏无羡他死后遇到了温情,而且还是温情帮他复明的,魏无羡和温宁同时惊呼道。

                                                        “嗯,我死后有一部分残魂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凌驾于我们的世界之上,那里有的人可以飞升为神官。”

                                                        “可是你刚才说你这些日子都是在鬼市过的,既然有神官,又为何会让鬼市这种地方存在呢?”魏无羡问。

                                                        “两个原因,一是那里的神官有善恶观念,不会滥杀不作祟的鬼怪;二是因为鬼市的城主花城是绝境鬼王,所有神官都打不过他。”晓星尘解释道。

                                                        “神打不过鬼?那个世界有多少绝境鬼王啊,如果多了的话那还不乱世啊。”

                                                        “我了解过,只有三个。其中一个还被镇压了。”当下,晓星尘把在鬼市的见闻大体讲了一下。

                                                        “如此说来我们这个世界死去的人可能去了那个世界?”魏无羡分析道。

                                                        “理论上应当如此”蓝忘机道。

                                                        “那师姐、江叔叔、虞夫人,还有我的父母,都有可能在那里了?”魏无羡激动地语无伦次,“小师叔,你知道怎么过去吗?我要去找他们,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这两次传送都是被动的。”

                                                        “那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魏婴,冷静,总会有办法的。”蓝忘机平复了魏无羡激动的心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9-04-09 12:05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9-04-10 13:19
                                                            “对,我要冷静!有了!我想到办法了,小师叔,我们共情吧。”

                                                            “此有风险,不可。”蓝忘机听他又要共情立即阻止道。

                                                            “没事啦蓝湛,我小师叔你还不相信吗,给,这是江家的清心铃,你帮我护法。”

                                                            这清心铃是前几天江澄来给他的,当时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后山,江澄没有找到人,就给了蓝曦臣,让他帮忙转交。通过此事可以理解为江澄原谅他了,愿意承认他是江家人了,二人虽回不到以前了,但也总比之前那样僵着关系要好些,为此魏无羡还兴奋了好几天,还打算过几天回莲花坞玩玩来着。

                                                            “小师叔,可以吗?”

                                                            “嗯。”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魏无羡的意识从晓星尘魂内脱离出来。

                                                            “如何?”

                                                            “两个关键点,一个是黑洞,另一个是这黑洞是近50年才出现的,也就是说我们这里50年内死去的人可能在那里,在他们那个世界50年并不算什么,但对我们来说就很长了。”

                                                            “我去把此事告知兄长,之后去藏书阁。”

                                                            “好,你去就行,我到莲花坞把这事告诉江澄,让他也查查看。”

                                                            魏无羡走了之后,晓星尘的实体灵魂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子琛,我有些累了,先回锁灵囊了。”

                                                            “嗯。”

                                                            魏无羡在一年前用莫玄羽的身体成功结了丹,此时正御着随便往云梦赶去。

                                                            一进莲花坞的大门,迎面便来了一只大狗。

                                                            “啊啊啊狗啊啊啊啊救命啊……”蓝湛不在身边,只能上树了。魏无羡立刻爬上了离他最近的一棵树。

                                                            这时金凌走了出来,“魏无羡,你怎么来了?”

                                                            “金凌你先把狗赶赶赶赶走,我下去和你说。”

                                                            “仙子,过来。”金凌把仙子从树下唤了过去,拍了拍它的头道:“乖,去外面玩去,暂时先别回来。”

                                                            仙子闻言便离开了。

                                                            魏无羡终于从树上下来了,“金凌,你先别管这个,快带我去见你舅舅。”

                                                            说完,便听江澄的声音传来,“老远就听到你的鬼哭狼嚎了,怎么了,有什么大事劳烦你大驾莲花坞?”

                                                            魏无羡已经习惯了江澄说话带讽刺的语气,对江澄道:“清心铃已经给我了,我没事还不能回来看看你吗?”

                                                            “看我?我哪有这个荣幸,说吧,今天找我什么事?”

                                                            “确实有事告诉你,很重要,进去说。”

                                                            江澄顿感诧异,以魏无羡的德行,除了人命关天耽误不得的事以外,其他不管多重要的事都会跟自己先扯上几句,比如“真没什么事啦,就是想你了”之类的。这次居然不扯皮了,莫非真有什么重要的事?

                                                            “哼,进来吧。”江澄没好气的道。

                                                            魏无羡在心里笑江澄“死傲娇”,跟了上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9-04-10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