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吧 关注:62,148贴子:6,447,873

临高启明电视剧版(从第六集开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度娘


回复
1楼2019-03-28 21:25
    因为各种原因,很长时间没有在贴吧发东西了,今天开始把没法的全补上!


    收起回复
    2楼2019-03-28 21:27
      第六集开始


      回复
      3楼2019-03-28 21:29
        1 帐篷 日内
        冉耀来回踱着步,打量着灰头土脸的郭逸一行人。孟贤为这几个人发放证件。郭逸接过证件,上面赫然写着临001的字样。
        郭逸:临001?
        冉耀:不然呢,难道要给你“囚001”的编号吗?
        郭逸垂头丧气:不了。
        冉耀:那么,欢迎你们加入我们。
        明秋:格老子的,你们究竟是在做啥?
        萧子山os:从此,这七个人发挥所长,作出了巨大贡献,其中有人甚至还卷入了一些富有争议的事件当中,为之后的冲突埋下了伏笔。
        2 黄家寨 日内
        黄禀坤急匆匆冲入黄家院落,穿过好几进的院子,赫然看见黄老三的尸体躺在天井中间,四周都是披麻戴孝、以泪洗面的黄家人,其中几名妇女已经哭得不省人事。
        黄禀坤怔怔地走到黄老三尸体旁,跪下来,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看见了伤痕累累的黄老三脸庞。
        黄禀坤悲不自胜:三弟啊,我害了你!我不该自以为聪明,出这种馊主意!
        黄老大从人群中走出,扶起黄禀坤:老二,切莫自责,要恨就恨那些海贼太过凶残,戕害三弟,你不过是为了我们黄家,才出此计策,错不在你。
        黄禀坤突然拔出一柄短刀。
        黄老大大惊失色:二弟!大敌当前,莫寻短见啊!
        黄禀坤用刀划破自己的手掌,抹在自己脸上,然后举起淌着鲜血的手掌,大吼:我黄禀坤歃血为誓,告诸皇天后土、乡党亲旧,从今以后,我黄禀坤和那群海贼势不两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3 筑路工地 日外
        梅晚抽着烟,在工地上来回转悠,不时地打量穿越众的工作进度,同时揣上个本子,顺手操起个小铲子,出帐篷沿着取土的路沟不断的铲起一铲土,用眼睛看,用手捏搓。接着又在小本子上做记录。
        李潇侣走了过来:梅经理,你踅摸什么呢?
        梅晚:看土质,找适合铺路面的土。
        李潇侣:挖出这么多土不能用?路基不也是这么填得?
        梅晚:路基用土要求比路面简单。土壤按颗粒大小可分为粘土、砂土和粉砂土,自然界的土壤一般都是三者的混合体,按其含量的不同,又可细分成九种,用来修筑路面各有不同的特性。有的很适合,有的完全不能用,有的则需要改性处理。简易公路是土质路面,比起常见的硬化路面来有很多的缺点,比如扬尘量大、路面承受力小,下雨天路面会软化,形成水坑泥泞,所以选择和加工路面用土是很要紧的环节,用好了,这类问题就会小一些,少一些。
        梅晚起身,转了一圈,李潇侣紧随其后。
        梅晚停下脚步,铲起一铲子土:就比如说这种砂土吧,这里沿河,砂土很多。这个土的特点是几乎都沙粒,粘性小,干的时候松散不成型,潮湿的时候也捏塑不起来。拿这个土铺设出来的路面,晴天干燥的时候行车很容易形成深车辙。雨天又有微弱的粘性。优点是路面容易干,掺入一定的粘土改性之后才能用来铺筑路面。
        李潇侣也从旁边捏了一点土过来:按这样的说法,是这种粘土和砂土混合的土壤最适合铺路了。
        梅晚:理论上的确是这样,但是实际又没那么简单。各种土壤多一点少一点都有不同的特性。你拿来的这种是细砂质垆坶,它即有粘土又含有比较多的细砂,所以有些粘性,这种土就比较适合筑路面。
        李潇侣:那就是用这种土了?
        梅晚:我想找的砂质垆坶,和这种差不多,但是砂粒要粗一些。用这个土铺路的话,经过压实后能保持一顶的密实性,不易松散,行车时尘土较少,雨天不粘车轮,雨后干得快,维护起来容易保持路面的平坦。
        李潇侣:那哪看得出啊,砂子细还是粗,这个眼睛看得出来吗?
        梅晚:仔细看是看得出来的。简单的鉴别方法是用手搓,象你给我的细砂质垆坶,能用手搓成细短的土条,但是砂质垆坶就搓不出来。
        李潇侣:厉害,真是太专业了!
        梅晚笑:哈哈,我也不过是在穿越前临时突击学了一下,你还真别说,新中国刚建立的时候在农村发行的那些工农技能书,非常好使。
        河道的另一边,萧子山默默地看着李梅两人相谈甚欢,眼神复杂。草丛中,猎人装扮的林兴观察了萧子山和远处的李梅二人之后,迅速离去。


        回复
        4楼2019-03-28 21:29
          4 县衙前院 日外
          吴明晋焦急地在前院里来回徘徊,这时黄守统带着黄禀坤,穿着丧服走进花厅,向吴明晋行礼。
          黄守统:小民拜见明府。
          吴明晋看见黄家父子,怔了怔:老先生这是何故?
          黄守统叹气:昨日,我家老三遭遇海贼的前锋,激战之后,不幸身亡。
          吴明晋:请老先生节哀。贼人退后,学生自当奏报上官,为贵公子请抚恤荣典。
          黄守统:犬子是为平靖地方而殁的。我黄家世受国恩,自当粉身碎骨报效朝廷、保卫桑梓,并不贪恋这恤身荣典。守统此来,是向明府告警的。此次海贼不比往常,我临高将有大难了!
          吴明晋大惊失色:老先生,这里说话不方便,还请移步花厅,正好刘进士也在这里,我们一同商议。
          5 帐篷 日外
          被用作厨房的帐篷里,邬德皱着眉头,看着吴南海小心翼翼地递了个盘子,盘子装着一样黑乎乎的东西。
          邬德:这是?
          吴南海得意:熏鱼,怎么样?难得一见吧。
          邬德在吴南海热切的目光注视下,咬了一大口鱼肉,猛嚼半天以后,脸色剧变,赶紧拿起身边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又做出了几个用力吞咽的动作。
          吴南海: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邬德艰难地开口:真是……不同凡响……为啥不让席亚洲去吃,他不是平时挺爱吃的嘛。


          Ins(吴南海回忆场景)
          席亚洲从船上沿着缆绳爬到小船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摔到了海里。船上的吴南海吃惊地看着。
          吴南海os:亚洲他下船的时候,掉水里折了胳膊,所以现在也不方便吃这些。


          邬德:这样啊,挺好的,味道……嗯,比平时我们吃的那些海鲜要好得多。
          吴南海悻悻:不喜欢就算了。
          邬德:老吴,别不高兴啊,现在我们条件有限,能费心做这熏鱼,已经很不容易了,这点我就很佩服你,不像我,最多也只能做个海鲜饭之类的……
          吴南海意味深长地看着邬德:萧子山说农业就是吃饭问题,说我来当伙食办主任,我正愁怎么解决伙食种类的问题呢?
          邬德愣了一愣,旋即领悟:行,南海,我现在就把海鲜饭的做饭教给伙食组的娘子军们,还有平时渔业组给你们的十几框鱼,我把加工的心得教给你们,可千万别糟践了。
          吴南海用力地拍了拍邬德肩膀:够兄弟,我这熏鱼,看来没白做!
          6 县衙花厅 日内
          吴明晋、刘大霖和黄守统分主客落座,黄禀坤侍立在黄守统身后,面带悲戚。
          黄守统:有样东西,还请明府和刘进士过目。
          黄守统朝黄禀坤示意,黄禀坤毕恭毕敬地取出一个布包,吴明晋打开一看,是一把手枪。
          吴明晋:这是……手铳?
          黄守统:这手铳十分厉害,据乡勇所言,那群海贼一人用一支小手铳,连杀数人,连子药都不装。
          吴明晋将信将疑:这个……乡勇所说可信么?
          黄守统:可信。此铳不用装药。扣下板机即可发射。拿回来之后我曾试发一枪。威力颇可观。五丈之外地厚木炮子亦可入。但再射则不发火。想是在这铳中预储多份子药地。扣板机一次即发射一份。
          吴明晋忧心忡忡:那端得是威力极大之物了。
          黄守统:我这次来县里。一是为告警。二则也请明府拨给些器械。
          吴明晋:好说好说,来人啊,从武库里拿腰刀二十把,挨牌十面,虎叉四十根,铁枪五枝,让老先生取走。
          黄守统:多谢明府。
          黄禀坤愤愤嘀咕:三弟的性命,末了就换了这么些东西……
          黄守统瞪了黄禀坤一眼,黄禀坤噤声。
          这时,原本在筑路工地附近窥视萧子山的林兴走入花厅,面无表情地向厅内所有人磕头行礼。
          林兴:向明府老爷、刘老爷、黄老爷还有黄二少爷请安!
          吴明晋:快说,那帮海贼现在如何?
          林兴:回明府的话,那帮海贼,正在……修路。
          吴明晋:修路?
          林兴偷瞟这吴明晋:是的,明府老爷。是从博铺向百人头滩修。沿途都有标记。海贼们堆土为路。已经修了差不多五六里了。
          黄守统惊呼:五六里路,你没看错?!
          探子:小的没有看错。
          黄守统向吴明晋拱手:明府,本寨的乡勇昨天去厮杀,沿途尚未见有路……
          吴明晋沉声:修路之事确系眼见,未有夸大之处?若有半点虚言,定不饶尔!
          林兴满脸不情愿,但依旧连连磕头:小的不敢诓骗老爷,确系已修路五六里。那些海贼相当了得,他们的车子无轮也可走,上有巨大的铁膊,能用使巨铲挖土,小山般的泥土轻轻松松就能挖出搬运……
          吴明晋训斥:一派胡言!海贼不过是施了妖术,你就被迷得五迷三道,像什么样子!
          刘大霖沉吟:明府,此事有大凶险。
          吴明晋吃惊地拱手:请老先生教我。
          刘大霖:恐此髡发海贼的意图是攻城!
          吴明晋:何以见得?
          刘大霖:山贼海匪多为轻装抄掠,何需修路?若是修路,唯一之解,便是意图攻城了。大霖以为,海贼必携有攻城器械,十分沉重,不修路便不得运抵城下。
          吴明晋:莫非是红夷大炮……
          刘大霖:除此之外,难有他想。
          吴明晋:这可如何是好?本县只是一座小城而已。
          刘大霖:如今海贼立足未稳,我们应当趁虚而入,直取要害,将其驱逐!
          黄守统:刘进士所言极是,小民愿为前驱!


          回复
          5楼2019-03-28 21:30
            7 百仞悬崖 日外
            梅晚和李潇侣两个人拿着规划图,在百仞悬崖上对着远处的百仞城建设工地指指点点。吴南海和邬德两个人背着背篓,经过两人身边。
            吴南海:梅晚?还有潇侣,你们不是在修路嘛?
            梅晚:因为执委会英明,办了个托儿所,所以卓天敏那几个拖家带口的都有空来帮忙了。
            吴南海:这样啊,那真的太好了。
            梅晚谄媚:执委会既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又能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称得上……
            邬德冷笑:赛过你亲爷爷,对不对?
            梅晚顿时不吱声了。李潇侣戏谑地看着他。
            吴南海顾左右而言他:我和老邬去渔业组那里拿些鲜货回来做海鲜饭,你们想吃点啥,喜欢贝类还是鱼?
            8 县衙前院 日外
            黄守统气匆匆地从前院中走出,黄禀坤紧随其后。
            黄禀坤:这吴大令也真是的,非要等府城的兵马来援才行。
            黄守统:我虽然没读过兵书,但到底和各路贼寇都打过交道,也算是懂点兵事,这分明就是贻误军机!
            黄禀坤:再说了,虽然这帮海贼声势浩大,却到底没有攻城,城池未陷,琼州府和海南的卫所怎么可能发兵来救呢?
            黄守统: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结寨自守,静候大令决断了。
            黄禀坤:爹,不如我们来个先斩后奏,先组织寨中人马,进攻海贼,然后……
            黄守统:混账东西!你不想想,你三弟是怎么死的?
            黄禀坤噤声。
            黄守统:老三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地又跳出来出些蠢主意,我知道你书读的多,但也不能如此自恃聪明、拖累族人!难道你想把我这把老骨头也搭进去才甘心吗?
            黄禀坤跪地:孩儿不敢!孩儿知错了!
            黄守统没有理会黄禀坤,拂袖而去。


            回复
            6楼2019-03-28 21:31
              好支威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28 22:52
                好支威希


                白银星玩家
                百度星玩家累积成长值为1,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8 22:59
                  好支威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9 04:37
                    9 百仞城施工现场 日外
                    执委会一班人在施工现场巡视,梅晚陪同并负责解说。
                    梅晚:各位领导,目前主城区根据用途不同,我们规划出以下区域:行政区,在主城区的中间地段,沿着南北向主干道依次安排各个政府机构;文教卫区,在行政区的东面,计划将有学校、卫生所、图书馆、简易的体育场和俱乐部;居住区,位于主城区的东北区域,占地面积最大,因为考虑将来500多人都要组织自己的家庭,而且家庭规模可能会很大,所以先把房基地留足;工业品仓储区,存储包括所有从21世纪时空运来的物资、设备、机器,也包括军火。这个区域将有单独的围墙;农业区,包括农产品加工厂、粮仓、兽医站、蔬菜大棚、牲畜圈,另外有沼气池一座;工业区,各种机械、零件制造和装备工厂。
                    萧子山和李潇侣走在人群最后。
                    萧子山看着梅晚:那个……你和梅经理关系似乎很好啊。
                    李潇侣:何以见得?
                    萧子山:昨天,我去工地上,看见你们俩聊得很开心……
                    李潇侣:怎么啦?嫉妒了?
                    萧子山:不不不,怎么会,我就是觉得这样挺好,不像那个卓天敏,一面照顾儿子,一面还和梅晚不对付……
                    李潇侣小步走在萧子山前面:我呀,只是对梅经理那丰富的业务知识比较感兴趣而已,(转头看向萧子山)但是我对你本身就很感兴趣。
                    李潇侣回头小跑着跟上人群,萧子山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愣住了。
                    这时拖拉机从海滩基地上用拖车运来了一台怪模怪样的东西:黑色的铸铁质地,有着烟囱和飞轮,裸露的管道、各种阀门、压力表……看起来很蒸汽很朋克。所有人都围拢上来。
                    马千瞩:这是锅驼机,这个东西就是用锅炉驮带蒸汽机的动力机械,它的结构简单,操作方便、维护容易,即能移动又能固定。使用效率高,运行可靠性好,能长时间连续工作。用途又特别广泛。很适合我们使用。
                    文德嗣打量锅驼机:但是看起来……太笨重了。
                    马千瞩:笨重不是问题,关键是锅炉很不挑食,从木材、柴草、劣质煤炭什么燃料都能使用,能节约宝贵的柴油。
                    展无涯从人群中费力地挤出来:柴油是节约了,但是人力呢?这锅驼机我知道,必须要用软水,所以……(指了指河滩附近一整排炉灶)大家除了修路筑城,还要每天为了伺候这个大家伙天天抽出时间烧水,太浪费时间和物力了!
                    马千瞩不满地瞥了展无涯一眼:文总,我们来到这个时空,最不缺的就是人力了,柴油用一点少一点,但是人力(指了指周围的人)我们无穷无尽!
                    文德嗣沉默,展无涯冷笑。
                    展无涯:你的意思是,比起这些机器,我们和你一同穿越到充满未知危险的十七世纪、同生共死的人都不值一提?
                    马千瞩冷冷: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恰恰相反,我很重视你们每一个人,因为在这场建设中,你们能发挥无穷的力量!
                    展无涯嘿然:无穷的力量?奴隶主也是这么看待奴隶的……
                    王洛宾将展无涯拽到一边:无涯!够了,你还是赶紧带着深河他们筹划一下工业区吧!
                    王洛宾推搡着展无涯离开人群。
                    马千瞩喟叹: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啊!
                    文德嗣笑:督公,干的越多,错的越多。我们既然肩扛重任,也就要准备着背负骂名。我觉得锅驼机看着是笨重一点,但是基本上能满足我们现在的需求,只是着地面太软,还需要再加固一下。
                    梅晚忙不迭地跑出:地面硬化工作我们建筑组卓天敏他正在做,马上就可以完成!
                    文德嗣:那真是好极了,让吴南海今晚加几个菜,好好犒劳一下大家,南海!南海!
                    梅晚:吴南海他和邬德去渔业组那里了,说要做什么海鲜饭。
                    文德嗣:不愧是南海,知道我们今晚一定要加餐,考虑的很周到嘛!


                    回复
                    11楼2019-04-07 20:50


                      回复
                      14楼2019-04-07 20:53
                        11 百仞城外 日外
                        邬德和吴南海并肩走出百仞城。
                        邬德一脸不满:真是够了,挑来挑去,最后只剩一个174174,啥意思,一起死?
                        吴南海:算了,这种小事就别计较了,反正我们真的又不会去死。
                        邬德扫视了四周的壕沟、鹿柴、铁丝网和探照灯构成的防御工事:南海,你说,这种一战水平的防御工事究竟能抵挡多少人的进攻?
                        吴南海:至少临高当地武装打过来,我们多少还是能抵挡一阵的。
                        邬德:如果是朝廷的大军呢?比如来了两万人……
                        吴南海:不会的,没听于鄂水说嘛,我们又没有攻陷城池,朝廷已经够焦头烂额了,我们这种小打小闹他们不会搭理的。
                        邬德:北炜他们观察哨传来的报告我每天都在看,到底临高县是在进一步增强防御,还是在准备一次反攻,这真不好判断。就算加强警戒的命令下了下去,何鸣他们军事组实际上也没有更多力量了。
                        12 县衙花厅 日内
                        符柏文站在吴明晋面前,低着头。
                        吴明晋:你怎么知道那帮海贼在百人头滩上筑城?
                        符柏文:我亲自去探查。海贼们已经在百仞滩上盖起了许多房屋了!
                        吴明晋一失手,将茶盏打翻:又是修路,又是筑城,这帮海贼所图非小啊!(起身)来人啊,快请刘先生!不对!把城里的士绅们都请来!还有黄家寨的黄老爷!苟家庄的苟老爷!全部都请来!


                        回复
                        15楼2019-04-07 20:54
                          13 百仞城外 日外
                          邬德和吴南海走出百仞城,看见了何鸣和林深河、周韦森等人商量事情。
                          邬德:老何,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何鸣看见两人走来,微笑:没事,阿德,就是现在军事组又要观察临高县城动向又要保护建筑队,人手有点捉襟见肘,所以正在和大家商量能不能把三班倒改成两班倒。
                          林深河:我当然没有意见,反正我只知道,如果有土著胆敢靠近这里,(做出一个开枪的手势)我就让他脑袋开花!
                          吴南海露出嫌恶的神色:滥杀无辜不好吧。
                          林深河不以为然:我没有这么圣母心,我们子弹有限,需要用在最合适的地方,鸣枪示警不过是在浪费宝贵弹药而已。
                          何鸣:抱歉南海,现在非常时期,只能用些非常手段,我和执委会文马诸公反映过,他们也同意了。
                          邬德:不要紧,老何,你们的工作我们都理解,但是毕竟杀人这种事情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瞥了眼林深河)还是慎之又慎比较好。
                          何鸣:感谢理解,(打量了邬吴两人装束)你们俩这是打算去哪里啊?
                          邬德:找渔业组要点海鲜,今晚加餐。
                          何鸣:那真是太好了,天天吃那几样菜,真的有点受不了。
                          周韦森:我就是不明白,穿越的准备这么周全,没想到竟然还没有带调味料?
                          吴南海:调味料这种东西又不需要啥技术含量,我们农业组现在就已经开始研究怎么制作了,酱油什么的马上会有!
                          周韦森兴意阑珊:千岛酱呢?我比较喜欢千岛酱,还有凯撒酱,你们会做出来吗?
                          吴南海一时语噎。
                          何鸣将周韦森推到一边:别抬杠了,现在大家都不容易,熬一熬就过去了,(面向邬吴)你们别太在意,这家伙虽然军事经验丰富,但是比较散漫,纪律性不够,还爱乱说话,还欠教育。
                          周韦森:能打就行,我可不想旁边那个小白脸,光有嘴上功夫。
                          林深河大怒:***说谁是小白脸!
                          周韦森:就是说你,咋地不服?
                          两人针锋相对,何鸣赶紧将两人隔开。
                          何鸣:阿德、南海,我现在有点不方便,抱歉了。
                          邬德:没事,你忙你的。
                          两人随即离开。
                          14 县衙花厅 日外
                          众乡绅一脸严肃地看着吴明晋,让吴明晋感觉极不舒坦。
                          刘大霖:明府,如今海贼筑城,显然是要逗留临高,长做打算,临高已然危在旦夕!
                          黄守统:只要明府一声令下,我们黄家寨必当将生死置之度外,杀尽贼寇!
                          符柏文:所幸那些海贼并不知兵,从博铺到百仞摆出这首尾不能相顾的一字长蛇阵,我们可以攻其不备,令其不能相顾!
                          这时苟循礼带着家丁,扛着一个大箱子,大摇大摆地走近花厅。
                          吴明晋:苟家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
                          苟循礼招呼家丁将箱子放下,打开,里面全是雪花白的银子。众乡绅惊呼。
                          黄守统:这一箱子的银子,怎么算都不止三百两。循礼,你拿那么多,究竟是何意?
                          苟循礼:我不是说过嘛,毁家纾难、保卫桑梓,(抓起一把银子)我苟循礼再次郑重承诺,若有谁愿去杀贼,无论贵贱贫富,先赏银三两!
                          众人议论纷纷。
                          黄守统:我将亲自带着义勇,上阵杀敌!
                          刘大霖:壮哉斯言!苟兄弟、黄老爷真是义薄云天!明府,如今群情激昂,还请顺应民心,即刻伐贼!
                          吴明晋也变得有些激动:符柏文!
                          符柏文:卑职在!
                          吴明晋:你带人把武库打开,将其中兵器尽数分发给忠勇之士,让他们快快杀贼!


                          回复
                          16楼2019-04-07 20:54
                            15 县城门口 日外
                            驴车缓缓驶出县城,车内苟循礼和李丝雅相对而坐。
                            苟循礼:李掌柜,果然就像你说的那样,一把真金白银亮出来,本来还在作壁上观的士绅们立刻群情汹汹,恨不得现在就去手撕那帮海贼。
                            李丝雅:人为财死,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就算是浸淫孔孟之学的夫子也不能免俗,那群半吊子的士绅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入之瞉中。
                            苟循礼:本来面对那帮澳洲海贼,县里从上到下都是束手无策,现在多亏了诸大当家和李掌柜的鼎力相助,总算是可以将之驱逐了。
                            李丝雅:你真觉得,凭临高县的能耐,就能打败他们?
                            苟循礼一愣:李掌柜何出此言?
                            李丝雅:算了,如果你们真能消灭他们,不啻是一件好事,怕就怕的是,不但铲除不了他们,还任由其坐大,最后把自己搭了进去。
                            苟循礼似懂非懂地看着李丝雅,一言不发。
                            城门外的观察哨,钱水协拿着望远镜,看着驴车缓缓驶出。
                            钱水协:又是这辆车。
                            北炜走过来:怎么了,水协?
                            钱水协:那辆车又去县城了。
                            北炜:就是那辆驴车?
                            钱水协:对,它每次一进出县城,县城里就会有一样情况出现的。
                            这时北炜腰间对讲机响起来。
                            魏爱文os:北炜,大事不好了!
                            16 指挥帐篷 日内
                            何鸣走进帐篷内,看着文马两人对着一幅临高地区的巨大地图指指点点,似乎在商谈。
                            何鸣:文主席、马委员。
                            马千瞩:老何,不必客套了,北炜刚刚传来的消息你收到没有?
                            何鸣:收到了,情况的确不乐观。
                            何鸣走到地图面前,拿起指示棒,往博铺和百仞一带点了点:现在情况是这样的,我们目前主要防御支点就两个地方:博铺港和百仞城。如果情报无误的话,那么我们当面之敌至少在1000人左右,考虑到目前军事组目前人手不足,其他成员训练不足,战斗力有待商榷,所以我们务必要判断敌人的主攻方向。
                            文德嗣:也就是说,我们要知道敌人的主力在哪里?
                            马千瞩:我觉得我们多虑了,要知道十九世纪上半叶的法国,政府尚且无力组织可以对街垒进行渗透攻击的部队,十七世纪明朝一个县城更不可能了。
                            文德嗣:街垒起义的烈度相当大,毕竟是几万人之间的战争。不像我们这样顶天也就算千人规模的冲突,县城驾驭不了万人兵马,几百人我觉得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何鸣:我们军事委员会的意见是,敌人会在百仞城发起总攻,毕竟考虑到这个时代部队的组织力,要在博铺港进行一次出我们意料的奇袭,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文德嗣:那就这样吧,军事指挥我是外行,督公理论水平很高但实践经验不够,还需要你这位经验丰富的同志来做。
                            何鸣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回复
                            17楼2019-04-07 20:55
                              19 指挥帐篷 日内
                              林传清走进帐篷,里面是一派忙乱的情形,文德嗣马千瞩还有何鸣对着临高大地图谈论着。
                              文德嗣察觉了林传清:老林,你怎么来了?伤好了些没?
                              林传清:听说外面很热闹啊,没想到这里也这么热闹。
                              马千瞩:时袅仁不是已经带着伤员转移了吗!传清你怎么还在这里!
                              林传清:我在哪里不要紧,我只是想问你们,为什么不派人救援博铺?
                              马千瞩凛然:这是执委会的决定,你无权过问。
                              文德嗣朝马千瞩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老林,博铺那里我们判断并不是敌人的主攻方向,他们最多也就进行佯攻。
                              林传清:已经有还几个人受了伤,岗哨一带的第一条防线已经丢失,你说这是佯攻?
                              指挥帐篷里一阵骚动,所有人都窃窃私语。
                              20 博铺 日外
                              林深河跳入壕沟,躲避箭雨,还时不时地朝外射击。
                              林深河:妈的,究竟多少人啊。
                              杨宝贵踉跄着靠近林深河,身上中了数箭。
                              林深河:;老杨,你没事吧?
                              杨宝贵满不在乎地将自己身上的箭一支支折去:我又不是席亚洲那种胖子,防弹衣姑且还是穿着的。先不说我,你们怎么把岗哨那里布置的防线给丢了?
                              林深河:敌人太多,至少一百多人,我们在岗哨那一带也就十几个人,敌人第一轮投射基本上都受了点伤,加上自身训练不足,所以一下子就崩了。
                              杨宝贵:那就糟了,这里基本上除了这条沟,就无险可守了啊。
                              林深河:执委会也不会派支援过来,那帮牲口认定了敌人主攻方向是百仞,估计等我们被屠光了才会想起来。
                              杨宝贵:真是的,身强力壮的全在百仞,博铺除了一帮妇女孩子,还有就是伤员,这仗没法打。
                              林深河:不过幸好那帮家伙似乎很怕我们的步枪,只要枪一响,就会往后撤退。
                              杨宝贵:但愿他们没带大炮,不然我们……
                              一声巨响打断了杨宝贵说话,两人面面相觑,脸色煞白。
                              杨宝贵:林深河,我和你确认一下,我们博铺并没有装备火炮对不?
                              林深河:我自己就是造兵器的,到现在连造米尼步枪的人手都不够,哪来的人造大炮?
                              杨宝贵:那就是……
                              林深河:敌人把大炮拉来了,赶紧呼叫救援!


                              回复
                              19楼2019-04-07 20:57
                                21 指挥帐篷 日内
                                林传清和文马对峙着。
                                林传清:现在承认错误,然后支援博铺。
                                马千瞩:你这是在威胁上级,干扰执委会决策!
                                文德嗣:老林,你冷静些,执委会并不是不想救博铺,只是……
                                钱水廷走到文德嗣身边:文总,让我来吧。
                                钱水廷走到林传清身边:老林,我知道你担心儿子,但是不至于跑来质疑执委会的决定吧,再说了,我们在装备上有优势,深河军事素质也不错,不会轻易就被那些土著打败的,你还是宽点心,回去好好养伤。
                                林传清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帐篷顶:我在他的母亲弥留之际许下诺言,我会孤身穿越五大洋,投身伟大的冒险,不论我是生是死,我的孩子都不会受到伤害,永远都能茁壮成长……现在,我要兑现诺言!
                                林传清掏出手枪,指向执委会一干人:现在,听我命令,派人支援博铺!不然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众人大惊失色。
                                钱水廷:传清!过分了!
                                林传清:如果这帮人对朵朵见死不救,你难道还不拔枪?
                                钱水廷沉默。
                                何鸣os:有什么事都冲我来,是我决定不支援博铺的!
                                何鸣面色凛然地从人群中走出,和林传清四目相对。
                                22 河溪 日外
                                吴南海和邬德艰难地在溪水中跋涉着。这时,走在前面的邬德突然停下脚步。
                                吴南海:阿德,你怎么了?离去渔业组驻地还挺远的呢。
                                邬德:南海,你难道没听见杀喊声?
                                吴南海:杀喊声?没有啊?
                                邬德:怎么会呢?总觉得耳朵里隐约飘着枪炮声音。
                                吴南海:估计是北炜那小子又带着军事组的人搞演习吧。要不拿对讲机问问?
                                邬德:有可能,问就算了,我也没带对讲机,赶紧走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两人在溪滩上继续艰难跋涉。远处树丛里,几名乡勇窥视着两人。


                                回复
                                20楼2019-04-07 20:57
                                  23 指挥帐篷 日内
                                  何鸣和林传清对峙着。林传清拿手枪指着何鸣,何鸣面无惧色,一步步走近。
                                  何鸣:战场上,随意改变命令的指挥官丧失的不但是威信,更是军心!所以恕我不能收回命令。
                                  林传清:哪怕你是错的?
                                  何鸣:你知道吗,为什么管最终下达的作战计划叫作战决心?因为这是战争机器在面对复杂多变的战场环境时,准确把握战斗态势的果决,是一个军人面对胜利契机的毫不犹豫!如果我现在轻易屈服于你的威胁,那么我将失去作为军人的全部骄傲!
                                  林传清冷笑:就算我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要了你的性命?
                                  何鸣:对的!(走近林传清,握住手枪枪身,指向自己的胸口)军令如山,甚至重于生命,这是你这种亡命之徒永远无法理解的事情。当然,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这些事情,尽管开枪吧,向我开枪,向这凝结了无数心血的作战计划开枪!
                                  林传清皱了皱眉,凝视着何鸣坚毅的脸庞: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林传清扣下扳机,帐篷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但随之传来的,只是没有子弹的手枪击锤发出的脆响。
                                  林传清将手枪收入腰中:老钱。
                                  钱水廷对刚才法身的一幕始料未及,如梦初醒般回答:在。
                                  林传清:飞云号上那辆摩托车,借我一用。
                                  钱水廷机械地应答:好的。
                                  林传清:文总,你的边军长刀我借用一下。
                                  文德嗣:好嘞,我网购了好几把,最近刚开刃,你尽管拿去用。
                                  马千瞩警惕:林传清,你还想整什么幺蛾子?
                                  林传清冷冷地扫视了帐篷里所有人:都说军令如山,但我不是军人,何必遵守这一切呢?
                                  马千瞩正欲开口,文德嗣拦住了他,摇了摇头,马千瞩作罢。
                                  何鸣:你可以自行救援,但是,只能你自己一个人去,这是我做的最大让步了。
                                  林传清:谢谢何大司令。
                                  林传清走到帐篷门口,停下脚步,回身看了眼:请各位记住,我林传清来到这里,并不是作为你们中的一员,向你们所作所为提出质疑,而是作为一个无助伤心的父亲,向你们提出哀求罢了,还请不要介意。
                                  林传清随即消失在帐篷门口。
                                  马千瞩冷然:哀求?怎么看都像是威胁吧。无视组织纪律,简直害群之马!
                                  文德嗣大笑:林传清,这人够性格,我喜欢!
                                  钱水廷:两位还请别介意,传清的人生经历……额……比较复杂,平时做事也还算谨慎精明,可能是因为和他儿子有关,所以就做事有点……欠妥。
                                  马千瞩有力拍桌:欠妥?他就是想造反!
                                  文德嗣:督公,你这话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今天就他一个,万一后面来了一群,你该怎么办?
                                  马千瞩露出自信微笑:不可能的,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理想,来到这个世界,就算有所龃龉,也不至于刀兵相向,不然,我们的事业恐怕要中道崩阻啊!
                                  文德嗣笑着凝视马千瞩,没有说话。
                                  这时袁秋实拿着步枪,面色惨白地走进帐篷。
                                  何鸣:秋实,怎么了这是?
                                  袁秋实:有……有敌情!


                                  回复
                                  21楼2019-04-07 20:58
                                    24 河溪 日外
                                    吴南海和邬德一前一后艰难跋涉,一支飞箭从密林中射出,直扑吴南海。邬德眼疾手快,将吴南海推向一边。
                                    邬德:小心,有敌人!
                                    吴南海趴在河滩上:哪里,敌人在哪里!
                                    这时又有数支飞箭从树林中射出。邬德一把扶起吴南海,自己挡在吴南海身前,一连中了好几支箭。
                                    吴南海大惊失色:阿德,你没事吧!
                                    邬德:不要紧,我穿了防刺服。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这时十余名乡勇冲出密林,杀喊着向他们扑来!
                                    吴南海:完了,我没带枪!
                                    邬德:我也没带对讲机,丢掉所有累赘,我们走!
                                    两人丢了背篓,转身逃跑,却看到逃跑方向,又有一群乡勇杀出。
                                    吴南海:完了,我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邬德咬牙:事到如今,拼一把。
                                    邬德怒吼着冲向乡勇,吴南海也随之跟上。就在这时枪声响起,水花迸溅。无数乡勇倒下,血花在水中接连不断地绽开。两人顺着枪声找寻,却看到了渔业组陈海阳等人。
                                    陈海阳:听说你们要来那我们的鱼获改善伙食,为了不让两位大委员多走路,我们主动送了过来,没想到……真的很惊喜啊。
                                    陈海阳背着装满鱼获的竹筐,看着吴邬直笑,两人如释重负般瘫倒在河滩上。


                                    回复
                                    22楼2019-04-07 20:59
                                      25 博铺 日外
                                      接连不断的炮声传来,躲在壕沟里的林深河和杨宝贵两人不是地探头出去放两枪,然后就缩回来。
                                      林深河:妈的,一个破县城竟然还有大炮,而且还放得那么勤,简直了!
                                      杨宝贵:刚才我还想看一下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结果全是烟,浓烟!硝烟!根本摸不清对方什么情况!
                                      蒙德拿着枪跳进壕沟:席亚洲已经后送完毕了,现在留守的那些老人小孩都很不安,哭的哭,闹的闹,骂执委会的骂执委会,再这样下去,恐怕士气会崩溃。
                                      林深河:就没有啥好办法吗?
                                      蒙德耸耸肩:办法有啊,我们几个杀出去,打对面一个片甲不留!
                                      林深河沉默一会儿,咬牙挥枪:就这样!管他们多少人,我们有SKS!他们能有啥!
                                      杨宝贵:也只能这样了,(拿出对讲机)喂喂,所有人听我指示,全军出击!
                                      林深河愕然:你就这样下达指示了?
                                      杨宝贵:不然呢?
                                      林深河叹气:算了,(跃出壕沟)拼了!
                                      蒙德杨宝贵紧随其后:拼啦!
                                      一支箭从烟雾中钻出,射中杨宝贵,杨宝贵惨叫着滚进壕沟,其他两人顿时愣住了。


                                      回复
                                      23楼2019-04-07 20:59
                                        26 博铺外围 日外
                                        符柏文带着人马在树林中蛰伏,旁边,一门虎蹲炮不断在炮手的操作下怒吼着,但火炮的口焰十分微弱,只有浓厚的硝烟喷出。
                                        符柏文不屑地看着火炮:妈的,就是个吓唬人的把式!
                                        远处,一群人拿着柴火正在生烟。一名脸被熏成黑色的乡勇咳嗽着跑到符柏文面前。
                                        乡勇跪下:符大人,那帮海贼,都倾巢出动了!
                                        符柏文:你确定,他们都往这里来了?
                                        乡勇:对,大人,那烟雾里兀地冒出杀喊声,一定是海贼主力!
                                        符柏文:好极了,放信号!
                                        一名军士拿出烟火棒,点燃,一束烟火冲天而去,发出耀眼的红色。
                                        符柏文:兄弟们,先跟我上去,会会那帮乌合之众!
                                        军士:符巡检,他们人多……
                                        符柏文:黄老爷破寨,根本用不了多久,到时敌人自然溃散,我们先行退去,如何向大令表功?兄弟们,随我来,杀啊!


                                        回复
                                        24楼2019-04-07 20:59


                                          回复
                                          25楼2019-04-07 21:01
                                            31 阵地 日外
                                            戴谐和绍宗躲在壕沟里面,看着乡勇怔怔发呆,吴旷明将步枪抵在胸前,奋力射击,但因为没有瞄准,只击中了寥寥几名乡勇,其他乡勇依然义无反顾地地冲上来。何鸣跳入壕沟,一脚踹翻戴谐。
                                            何鸣:射击!你们这群**!
                                            戴谐和绍宗勉强从壕沟里爬起来,对着外面的敌人扣动扳机,枪声稀稀落落地响起,更多的义勇倒了下来,剩余的义勇没有退却,反而是分向两边,一辆辆装着沙包的推车变成了开路先锋。
                                            何鸣看见推车:狙击手,狙击手就位!


                                            回复
                                            26楼2019-04-07 21:03
                                              32 百仞警戒塔 日外
                                              钱水廷背着步枪,爬上楼层,就位之后。他用高倍瞄准镜观察远处的交火地带。
                                              钱水廷:狙击手就位。
                                              33 阵地 日外
                                              何鸣听见钱水廷的声音,顿时一愣:钱顾问,怎么是你?
                                              钱水廷os:怎么,难道我就不行?
                                              何鸣:但你是执委会成员……
                                              钱水廷os:你难道不是吗?军事委员会负责人?
                                              何鸣笑:那现在我以军事委员会负责人的名义,下达指示,击毙那些推车人!


                                              回复
                                              27楼2019-04-07 21:04
                                                34 百仞警戒塔 日外
                                                钱水廷:明白!
                                                钱水廷端起步枪,瞄准镜中的十字准心对准了推车后方。


                                                回复
                                                28楼2019-04-07 21:04
                                                  35 阵地 日外
                                                  推车后的乡勇或是胸口洞穿,或是脖颈溅血,纷纷倒地不起,但仍然有无数几近癫狂的乡勇紧随而上,推车不断地向阵地靠近。
                                                  阵地上,穿越众们慌乱地操作手中步枪,不断向乡勇喷涂着火舌,但子弹大部分都被推车上的沙袋挡下。
                                                  吴旷明嘶吼着射击,没多久,手中的步枪就哑了火。
                                                  吴旷明疯狂地空扣扳机:子弹!妈呀,我没子弹了!
                                                  从推车之后,一阵箭雨袭来。
                                                  吴旷明中箭倒下:不行啦,我要死啦!
                                                  何鸣跑到他身边,一把把他拽起:咋呼啥?穿着防弹衣怎么可能受伤?弹夹就在你腰上别着,按照我以前讲的换弹夹要领,给我按要**作,别到时卡壳,那时就真死定了!
                                                  何鸣和吴旷明的身后,河马带着救护人员来回奔波。
                                                  河马跳进一处壕沟,一颗子弹激起的土沫溅了他一脸。
                                                  河马抹着脸嘶吼:谁他妈不长眼乱开枪!
                                                  河马走到伤员身边,一看是柳正,他满身鲜血,身上插满羽箭。
                                                  柳正:我……我不行啦……那个水心以后就托你们照顾了!
                                                  河马检查柳正伤势:谁他妈有心思照顾你家老婆,伤口很浅,血流的是挺多,但是没有生命威胁,放心好咧!
                                                  这时,一把步枪砸在河马头上,猝不及防的河马摔倒,他摘下头盔,看到了惊慌失措的冷凝云,正向后方逃去。
                                                  河马:快回来!你个懦夫!
                                                  河马周围,不少人纷纷逃离。他正要上前阻拦,却听到晴空一声巨响。
                                                  河马:什么声音?
                                                  柳正:那是引燃炸药的声音,敌人……有炮!
                                                  河马举起望远镜往地阵中看去,一座虎蹲炮在不断喷吐着炮火。
                                                  河马不屑地带起帽子:估计连实心炮弹都没有,能伤什么人?
                                                  这时从土垒上栽倒一个人,满脸鲜血。河马带着人赶紧将他拉过来,受伤的人是叶雨茗。
                                                  河马:喂喂,还听得见我说话吗?
                                                  叶雨茗呻吟了一声。
                                                  河马:还有救,赶紧抬走!
                                                  河马看着炮所在的方向,拿起对讲机:喂喂,谁能解决掉那门炮!有人受伤了!超乎我想象!
                                                  河马身边,无数的人开始逃离
                                                  何鸣冷着脸看这些逃离的人群,举起枪,朝天鸣枪。许多人都看向何鸣。
                                                  何鸣:谁他妈再跑,这枪的下个目标就是他!
                                                  许多人勉强重新回到战位。这时何鸣远远看到,一群乡勇已经爬上了土垒。
                                                  何鸣:不能让敌人占领土垒!谁和我上!
                                                  张柏林、王瑞相、应愈和王涛几个人举起手:我上!
                                                  何鸣:是条汉子!跟我来!


                                                  回复
                                                  29楼2019-04-07 21:05
                                                    36 土垒 日外
                                                    十几名乡勇在土垒上喊杀着行进,何鸣带着一群人迎面扑来。两拨人眼看要撞到一起时,突然停下脚步,拉开一定距离。张柏林举起枪,乡勇一哄而散,找掩护躲了起来。
                                                    张柏林扣动了几下扳机,枪却没有响。
                                                    张柏林大喊:哎呀!我没子弹了。
                                                    何鸣大声:你们谁还有子弹?
                                                    众人:我也没子弹了!
                                                    乡勇丁大喜,从掩体中一跃而出:兄弟们!海贼哑火啦!我们趁这个机会杀了他们!
                                                    何鸣和其他人看着杀喊而来的乡勇,站定,拔出腰间的手枪,瞄准开火乡勇纷纷倒毙。一名乡勇向何鸣飞扑而来企图夺枪,王瑞相扛着一把太平斧,从何鸣身后一跃而出,将乡勇脑袋砍飞。何鸣环视四周,尸体枕藉,乡勇已经被消灭干净。
                                                    应愈:这帮土著没想到这么好骗。我还当美国人拿加兰德骗德国人上当的故事是假的呢?
                                                    王涛:美国人也许真骗不了德国人,但是我们这些21世纪的人去骗17世纪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何鸣看了看脚下的尸体:不要小看他们,也不要高估自己,今天这场战斗,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输了。
                                                    何鸣举起步枪,朝百仞城方向作乐个胜利的手势。
                                                    阵地上的人见状欢呼。
                                                    何鸣大喊:大家不要慌。注意脑袋别露得太多。射击不要停。敌人上不来!
                                                    许多人重新回到战位,开枪射击,乡勇逐渐支持不住,向推车后退去。虎蹲炮被推到前面,不断发射。
                                                    何鸣:炮还没解决!
                                                    这时虎蹲炮后面的几个炮手倒下,炮顿时哑火。


                                                    回复
                                                    30楼2019-04-07 21:05
                                                      大赞 收藏


                                                      回复
                                                      31楼2019-04-08 11:19
                                                        37 百仞警戒塔 日外
                                                        钱水廷举着狙击步枪,向虎蹲炮的方向瞄准,瞄准镜中,不断有人中弹倒下。
                                                        钱水廷:炮已解决,请坚守阵线。
                                                        38 土垒 日外
                                                        何鸣听着对讲机里钱水廷的话,展露笑容:感谢钱顾问,现在可以反击了。
                                                        何鸣望向土垒外,一部分乡勇聚集在推车处死战不退,大多数乡勇溃散逃离。
                                                        何鸣拿起对讲机:机动分队听好了,现在是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刻了!
                                                        39 百仞城外围 日外
                                                        黄守统驱赶着溃退下来的乡勇:给我上!只要冲到推车那里,海贼的鸟铳不足为惧!
                                                        树林中冒出无数烟尘,白羽驾驶着农用车,一马当先地冲了出来,农用车后面还坐着北炜、魏爱文、钱水协等几个侦察队成员,向乡勇射击。
                                                        乡勇乙惨呼:妈呀!怪物啊!
                                                        乡勇顿时四散而逃。
                                                        黄守统呵斥:给我回来!都回来!
                                                        无人理会黄守统,黄守统长叹一声,翻身上马,向远处逃遁。


                                                        回复
                                                        32楼2019-04-10 18:12
                                                          40 博铺港 日内
                                                          林深河和蒙德两人孤零零地守在堑壕中,看着符柏文带着一群乡勇向自己逼近。
                                                          林深河:蒙德,你还有多少弹药?
                                                          蒙德苦笑:刚才都对着烟雾放光了,最多就剩七八发了吧。
                                                          林深河:彼此彼此,库存全都在百仞,早知道就多拿些了。
                                                          蒙德:难道我们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这帮古人看起来都不是善茬啊。
                                                          林深河:那就更不能认怂了。(拉动枪栓)拼了!
                                                          林深河正要跃出堑壕,林传清驾驶摩托车从弥漫的硝烟中冲出,他用手枪一连击倒数名乡勇,直扑被乡勇拥簇着的符柏文,几名乡勇用竹枪阻止林传清,林传清从摩托车上一跃而起,摩托车凭借惯性将数名乡勇撞飞。林传清又举起步枪,向扑来的乡勇射击。
                                                          蒙德看呆:哇,孤胆英雄啊。
                                                          林深河沉默地看着林传清,面色凝重。
                                                          步枪在射击之后,发出了清脆的撞膛声,林传清弃了步枪,取下身后边军长刀,砍倒了两名袭击他的乡勇,直面符柏文。
                                                          符柏文向后退了一步,他面前跳出一个膀大腰圆的兵丁。
                                                          符柏文:曹大,那海贼鸟铳已经没了声响,你只管上就是了!
                                                          曹大吼叫着冲向林传清,两人交手,林传清落入下风,就在曹大一脚踹翻林传清,准备结果他性命之时,一声枪响,曹大脑浆喷溅,两眼一白,倒地身亡。林传清吃力地抬起头,看到了拿着步枪瞄准的林深河。
                                                          林传清笑:挺不错啊,活蹦乱跳的。
                                                          林深河:你跑来干嘛?送死吗?
                                                          林传清站起身: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而已。
                                                          林深河努了努嘴,背过身去:敌人还有很多,我没弹药了,你倒是想想办法。
                                                          林传清笑,解开身上扣子,打开马甲,林深河转过身,不由惊呆,林传清身上,全是SKS步枪的弹夹!
                                                          林深河:何鸣可以只命令我不准带人,但没命令我不准带子弹啊。
                                                          硝烟中又是几声枪响,几名乡勇倒地,周韦森一脸慵懒地从硝烟中走出。
                                                          周韦森:林大公子,说好的不浪费弹药呢?
                                                          林深河:你怎么来了?
                                                          周韦森:我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人阻止得了我。
                                                          林深河:那就好,反击开始!先打那个带头的,就在我们面前……
                                                          林深河看向符柏文方向,却发现符柏文拖着佩刀,向硝烟方向逃之夭夭。
                                                          周韦森:就这种货色你对付了这么久?
                                                          林深河:我就一造兵器的,又不是军事组的,能击退他们就很不错了。


                                                          回复
                                                          33楼2019-04-10 18:13
                                                            41 百仞城外围 日外
                                                            何鸣站在土垒上,看到四周都是溃逃的乡勇。
                                                            何鸣拿起对讲机:停火吧,让白羽的机动队去多抓些俘虏回来。
                                                            冷凝云拎着步枪冲到何鸣面前:为啥停火?正打得带劲!
                                                            何鸣看着冷凝云兴奋得鼻翼起伏,满脸放光地样子,不禁摇了摇头:比起死人,俘虏对我们更有价值。
                                                            42 百仞城外围 日外
                                                            战场上,一片狼藉,执委会一帮人来到激战的地方,尸体七横八竖地躺倒在各处,穿越众们抱着枪,有的在呕吐,有的在掩面而泣,也有的莫名其妙的狂笑。
                                                            萧子山:看来大家的心理干预问题也得提上议事日程了。
                                                            文德嗣:子山你的意见不错,日后要成立一个心理咨询组,负责大家的心理问题。
                                                            时袅仁一身血污,来到执委会面前:我代表卫生组向执委会报告,我们在这场战斗中又21人受伤,所幸都不是重伤,有一人手臂受伤,估计以后干不了重活了。
                                                            文德嗣:没事,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亲自动手了,(指了指四周)俘虏那么多!


                                                            回复
                                                            34楼2019-04-10 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