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聂瑶吧 关注:1,517贴子:2,592

〔聂瑶〕暗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lofter,甜饼,短篇。微宋晓薛,不喜慎入。人物归墨香铜臭所有,有oo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30 22:3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31 11:33
      薛洋就这么 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31 11:34
        楼楼真有创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31 11:36
          看好了,第一个赞我点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31 11:37
            他真的倦了,再惜命的人也会有厌世的一天,更何况他从开始就是那个“恨生”,自始至终所撑着他活下去的,不过是完成孟诗的遗愿,照顾好那个有虎牙的少年,给轻视他的人尝尝恨生的滋味。都完成了,好像生就没了什么意义。他也不想给自己找什么继续活着的借口了,金凌有金子轩夫妇照顾,金光善患了癌症也活不了几年,成美的墓修在风水宝地定期有人去献糖,聂明玦和他并无牵扯,亦无情谊,生死不干。
            离预测的火山喷发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地表已经传来轻微震感,金光瑶闭上眼站在路边,双臂微张,似要拥抱脚下万丈深渊。所历人事走马灯般在脑海流转,是他于世间最后一瞥。
            所思所求,当得者,圆满,妄求者,不念。


            “金光瑶!!!”
            恍若前世的怒吼声传来,铁一样的臂膀从天而降,毫不费力地将金光瑶从崖边拽回。
            “!!!”金光瑶直到被塞进车里才反应过来,他哆嗦着抬头,对上那道几乎要喷火的眼神,果不然是他。
            聂明玦。
            “金光瑶你疯了?!”聂明玦一边给他系好安全带,一边皱着眉吼道“你不想活了?!!”
            金光瑶没有回答,他还在震惊中不能自己。他现世和聂明玦几乎没有交集,一人涉黑,一人经商,只在一次晚宴上有过短暂的眼神交织,回来后金光瑶就给聂明玦发了封电子邮件,说清今生各行各道,互不亏欠。聂明玦没有回复,但金光瑶还是一直躲着聂明玦,两人竟是再也没见过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31 13:05
              冷冷清清ಥ_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31 13:05
                给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31 17: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31 22:24
                    加油啊,写的超棒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1 09:27
                      冒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02 23:44
                        dddd,新人报道,楼楼加油^0^~大爱聂瑶,宋晓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5 00:11
                          聂明玦怎么会来?

                          “大……聂先生……请放下我,让我……”车都开出去老远,金光瑶才颤抖着开口,结果聂明玦一记眼刀杀过去,生生地把他吓住了口。

                          金光瑶最怕的人,自始至终都是聂明玦。

                          两人沉默着,直到金光瑶被扛上了私人飞机,飞离了危险区。

                          金光瑶很失望,他想叹口气。

                          结果他刚一张口,聂明玦就吻了上去,舌头伸入,笨拙地扫过口腔。

                          金光瑶:!!!被我大卸八块过的人在亲我?!

                          他刚想反抗,聂明玦就用右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将他夹在了自己的手臂和胸膛之间,忘情地吻着他。

                          漫长的一吻结束,金光瑶已是眼神迷离,嘴角晶莹。聂明玦将他揽在怀里,想着自己差一点就要永远失去这个小东西,声音又染了几分怒气“为什么要去死?”

                          “你……你亲了我?”金光瑶没有听到,他噘着小嘴,依旧沉浸在这个事实中难以自拔,素日冷静缜密的大脑现在连听觉神经传递的信号都接收不到。

                          “我喜欢你。”聂明玦索性抛出了一个聂氏直球。

                          “什……什么?”刚刚恢复听力的金光瑶深深质疑自己的听觉系统,而聂明玦则是觉得眼前这个瞪大眼睛睫毛轻扇的小猫越来越诱人。

                          指腹摩擦着小猫的红唇,聂明玦试图搜刮出一些缠绵缱绻的情话,最终也只是憋出了句“我一直喜欢你……你可以靠着我”

                          这就够了,这真的就够了啊!

                          金光瑶从未想过可以再靠着什么人,孑然一身的日子过久了也就成了习惯,他也从未想过聂明玦会喜欢他,明明不再厌恶都是奢望。

                          “你……你是真的大哥吗?”金光瑶颤抖的手抚上聂明玦棱角分明的侧脸,热的。

                          聂明玦索性再次吻上他,用实际行动打消金光瑶最后的疑虑。这么多年,金光瑶躲着他不肯见面,还说什么两清不欠,他以为是自己一厢情愿,也只好把情愫深埋心间,找着机会偷偷看他,要不是发现金光瑶这次出国反常,估计他真是要对着墓碑表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5 19:27
                            dd


                            回复
                            18楼2019-04-05 20: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05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