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疼联盟吧 关注:39,259贴子:1,920,516

【原创bg】逢春 又名 嗜你如命_你是救赎亦是毁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bg】逢春 又名 嗜你如命
_

你是救赎亦是毁灭,而我甘愿沉沦。
_

女主:玉楼春 男主:温若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31 16:31
    简介:
    _

    有人追求长生泯灭了人性从心底滋生出贪婪的恶鬼,有人崇尚权利被欲望支配抛却了良知沦为了魔鬼的奴隶。
    _

    温若醨前半生在深渊边缘游走从未在意过生死,后半生他只想好好活着,守着他的小姑娘,护她一生无虞百岁无忧。可他忘了,他的小姑娘只想让他不得好死。
    _

    玉楼春此生有三件悔事,后悔遇一人,后悔救一人,后悔爱一人。但是如果时间能够回溯她还是会选择遇见他,还是会救下他。只是她不会再相信他,不会再带他回浮歇山,她会陪在阿爹阿娘身边在族中终老,可是世间没有如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31 16:34
      第一章
      _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耀眼的阳光穿过镂空的窗棂驻留在整洁的桌案上。我双手托着脑袋瓜,望着头顶自窗外探进来的三两枝桃花。忍不住想温若醨怎么还没来,往日他可从未让我等过。肚子里又传出咕咕的叫声,我抬腿爬上书案伸手揪了两朵桃花放进嘴里,嚼了两口吐了,味苦干瘪甚难吃。
      _

      我跳下桌,有些气。气桃花不似看着般香甜,气温若醨让我久等。肚子饿的难受,我烦躁的把书案上摆放整齐的笔墨纸砚一股脑儿扫到了地上,还不解气的狠狠跺了两脚。
      _

      发了一通脾气,半点没转移我对食物的渴望,反而越加的烦躁。此刻我感觉自己像一条缺水的鱼,身上每一条神经都在叫嚣着再不进食我会死。但是温若醨却不在...他怎么能不在!
      _

      我拉开房门就要出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我张张嘴,不知如何向他表达出“我饿了,要去找温若醨。”索性拂开他碍事儿的手,直接朝前走。他朝我鞠了一躬,擒住我的肩膀,把我一只手反剪到背后。用力一推就把我推回屋内,吱吖一声房门应声而关。
      _

      我是真的生气了,抄起圆桌上的茶壶就砸向了紧闭的房门,茶壶被摔的四分五裂,四溅的茶水和碎瓷片撒了满地,我握紧拳头,脑子里只想把这间房掰成两半,看它还怎么困住我。我把杯子、花瓶、镜子能砸的都砸了,被子枕头也被我扔在了地上,现在只差把床掀了。但是不管我在屋里弄出多大的动静,都没有人进来过问。我怒火中烧的再次拉开房门,准备跟门口的侍卫大打一场,就算不敌也要趁其不备狠狠咬上一口。
      _

      结果不期然撞上一堵肉墙,肉墙被我撞得后退了半步,扶着门框才站稳。我咬牙切齿的抬头,狠狠瞪着这个罪魁祸首,温若醨见我瞪着他,嘴角漾开一抹笑,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开口:“小春,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31 16:41
        扫了眼狼藉的房间,温若醨牵着我的手小心的避开地上四散的瓷片踏进房内。我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见了他便觉一刻都等不了了。我拽着他的手,蛮横的撕扯着他手腕上的纱布。片刻,白净的纱布上就晕开了一朵鲜红的月季花。温若醨仿若未觉并未抽回手,牵着我的手来到桌边,把凳子扶起来,用长袖掸了掸上面的灰尘,把我安置在上面。摸了摸我的头,才抽出被我捧在怀里轻嗅的左手。手腕上的纱布已经被我扯得半开,醉人的香味儿刺激着我的味蕾。下一瞬就将品尝到久违的盛宴却被生生阻断,我愤怒的低吼,温若醨摸摸我的头,温声解释:“才上过药,苦。”
        _

        我此刻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从他手腕上交错纵横的伤口上浸染出的鲜血夺走了我全部的心神,我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着鲜血的浇灌。
        _

        “小春,别急。”温若醨蹲下身,勾了勾唇角,捡起地上的碎瓷片划向颈侧,饱满的血珠从切开的细线里钻出来,眼见着就要顺着白皙的脖颈滑进衣领,我扣着他的双肩大力把他扯到近前,伸出舌头急不可耐的把淌下来的鲜血悉数卷进口腔。
        _

        不够,只这一点远远不够。我用牙齿啃咬着那条细线,试图把它撕扯得更大。温若醨察觉到我的意图,偏了偏头让我能更轻易的吮吸。温热的血液落入饥肠辘辘的胃里,并未激起太大的涟漪。我满心满眼满脑子都是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情急之下我把他扑倒在地,他被撞的闷哼一声,即便如此落地的瞬间还不忘张开双臂把我护在怀里,唯恐地上的碎瓷片伤到我。
        _

        我整个人如八爪鱼一样覆在他身上,牙齿嵌进他的肉里,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他的血液,恨不能挤进他身体里。
        _

        “小春,慢一点...嗯...”后面的话被闷哼声截断,我气他多话,故意拿小尖牙碾磨着他的伤口。他抿唇一笑不再多言,只一下一下轻抚着我的发丝。半响,再开口,声音低弱:“小春,我受不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31 16:45
          话虽如此,他却未有半分挣扎,连姿势都不曾变过。手指依然抚摸着我的发丝,只是动作更轻更慢。我舔舔嘴角有些意犹未尽,却不在吸血,抬起头来皱眉看着他。并非我听懂了他的话,而是忆起一次吸食的狠了,他昏迷了一天一夜,这期间他身边的人把我锁在屋子里,根本不让我靠近他。我也饿了一天一夜,饿的神智不清的时候抱着自己的手臂啃得鲜血淋漓,那滋味我再也不想尝试一遍了。
          _

          温若醨伸手,微凉的指腹*****旁,替我抹掉脸上蹭的血渍。曲起手肘欲起身,却只离地不到一寸,就又颓然跌了回去,重重砸向地面。我分明听见了他唇边溢出的痛呼声,却从他含笑的眉眼里找不出一丝痛苦的痕迹。他见我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薄唇轻启,柔声开口:“小春,放心,我没事。”
          _

          我并不担心他有没有事儿,我只担心明天还能不能填饱肚子。但是我不会说话,没办法反驳,于是我把眉头拧成麻花来表达我的不满。他见我眉头紧锁,轻声又问:“小春,是困了吗?”
          _

          我本来是不困,但不知为何他这么一问,就感觉很累,想睡觉。我趴在他身上,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阖上了眼睛。
          _

          他揽着我的身子,轻拍着我的背。我听见他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小春,睡吧。”不一会儿我就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把我背了起来放到了床上,我实在是太困了,一路都没睁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31 16:46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31 17:38
              赞。期待后续关系和剧情发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31 17:50
                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其实是被门口的侍卫给背走的。而温若醨却因刚才那一跌,本就扎在背部的碎瓷片又被深深撞进了肉里,血从割破的衣袍里透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衣。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最后还是被急匆匆赶来的绿斑鸠给抱回了一繁苑。
                _

                绿斑鸠其实不叫绿斑鸠,他是温若醨的大夫,我听温若醨叫他‘上清’。但是他老是穿着一身绿衣裳,每次给温若醨包扎伤口的时候总会对着他喋喋不休,就像天不亮就咕咕直叫扰人清梦的斑鸠。主要是还对我特别凶!见我就喊小怪物!所以我才给他取名绿斑鸠。
                _

                不过幸好我睡着了,不然绿斑鸠又得对着我一通狮吼。但温若醨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我还记得我刚苏醒那阵儿,每时每刻都饿的发慌也不会走路。温若醨就每天陪在我床前,哪儿也不去,晚上也不曾离开。只要我闹腾他就割开手腕凑到我嘴边,一天多的时候七八次,最少也要三四次。如此反复,他手腕根本来不及包扎,密密麻麻摞满了刀口,实在找不到下刀的地方了,他就换一只手。绿斑鸠在旁边急得直跳脚,劝也劝了骂也骂了,没用。只有每天早中晚给他端来一碗汤药,亲自盯着他喝了才作罢。
                _

                那日我自床上醒来已是傍晚,却没有见到温若醨的身影,绿斑鸠说温若醨被诏进宫了,我心里一阵委屈,那他回来之前我岂不是要饿着肚子。但是绿斑鸠却端给我一碗血,只有酒杯大小。告诉我这是温若醨怕我饿提前替我备下的,我接过小碗,放在鼻端轻嗅,凉掉的血有股淡淡的腥味,不似他身上的甘甜,而且好少。不过有总比没有强,我仰头一口饮下,结果不到半刻钟就尽数吐了出来,我揪着胸口,感觉那里有只大虫子,举着它的大钳子在四处开凿。疼得我卷缩起身子,抱着膝盖狠狠压向胸口。
                _

                绿斑鸠看见我这样,赶紧取了另外一碗血捏着我的嘴就要给我灌下去。那碗碗口比汤碗还大,几乎盈了满满一碗。但是这次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在相信他了,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把他手中的碗撞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血碗碎在地上,鲜血流了满地。绿斑鸠指着我的鼻子气的发抖:“玉楼春,你是不是要放干他的血才甘心!你是不是想他死啊!这碗真的是他的血,真的是他的血啊!你为什么不信!为什么就不信啊......”
                _

                那是绿斑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而我也是自那日起必须得要温若醨亲手喂到嘴边,才肯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31 19:06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31 19:22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31 19:22
                      我努努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31 19:23
                        温若醨那日回来已是深夜,我望着他不住往下滴水的紫衣官袍,暗想外面难道下雨了吗?是了,两个时辰前我好像听见了打雷声,只是当时疼的狠了根本没注意到。他见我蜷着身子缩在一角,摸了摸我的头,勾了勾惨白的唇,问我可是饿了。我一脸愤恨的瞪着他,因为他骗了我,还让我疼了这么久。地上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所以他只以为我是饿着了,撩起袖子,侧头问绿斑鸠要匕首。
                        _

                        绿斑鸠咬着牙没有动,他就又喊了一声。绿斑鸠捏紧拳头来到他面前,一字一顿对他说道:“师兄,再放血!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声音都带着颤音。温若醨深深望了我一眼,出口的声音很轻却带着笃定“放心,我不会死。”那一眼我竟怀疑他把和缓的风装进了眼框,不然为何我会心头一动。
                        _

                        温若醨说完撑着床沿起身,为了不弄湿被褥,他一直是跪坐在床下的踏板上,此时起身身形竟然有些摇晃,多亏绿斑鸠及时扶住才不至于摔倒。才站稳,他就挣开了绿斑鸠的搀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绿斑鸠的药箱,他走的极慢,好像每踏出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虑。
                        _

                        终于来到药箱旁,结果刚取出匕首就被绿斑鸠一把夺了去。匕首被绿斑鸠狠狠掷在地上,温若醨弯腰欲捡,匕首又被绿斑鸠一脚给踹远。温若醨望着十步开外贴着墙根的匕首,自嘲一笑,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力气走过去。微闭了闭眼,不理身旁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绿斑鸠,径自转身。才迈出一小步就被绿斑鸠堵住了去路,一人欲走,一人不让。两人僵持不下,温若醨眸色渐冷,咚的一声,是重物落地的撞击声,绿斑鸠跪在了地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绿斑鸠下跪,没有往日的骄傲自满,只剩无能为力的悲伤。他仰头望着温若醨,眼白爬出血丝,声音嘶哑:“师兄,我求你。我求求你了,不要在放血了。那老东西让你在殿前跪了那么久,你又淋了雨,这段日子本就失血过多,你的身子是真的在禁不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31 19:40
                          这个设定很新颖诶,期待!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31 20:50
                            虐心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31 21:00
                              虐男主虐到肝肠寸断体无完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31 21:23
                                我这是发现了什么神仙设定?!!好看好看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31 23:02
                                  温若醨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上清,你知道的,我吃过苍凝。没那么容易死。”抬脚欲绕过绿斑鸠,却又被绿斑鸠伸长胳膊拦下,绿斑鸠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师兄,苍凝是让你身体恢复了正常,但也经不住你如此消耗...”绿斑鸠眼睛里含着泪,但为了不让它落下来,固执的不肯眨眼。温若醨皱眉,他自知在跟绿斑鸠纠缠下去,就真的没有力气走到墙角了,索性寒了语气直接命令绿斑鸠让开。
                                  _

                                  “温若醨,你疯了。你这个神智不清的疯子。”绿斑鸠眼中的泪终于落了下来,红着眼睛控诉。我咬着下唇皱眉看着他俩,还说温若醨是疯子,我看他现在这副癫狂的样子才真真是个疯子。温若醨似察觉到我的视线,回头看着我,眸光深邃,片刻弯了弯嘴角。我见他嘴唇开合,却听不见他说什么。
                                  _

                                  绿斑鸠却似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
                                  _

                                  那天我还是如愿以偿喝到了血,只因温若醨说完那句话后不久就力竭摔在了地上,绿斑鸠吓得慌了神,抱着他的身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手抖的都抠不开盒盖。试了几次才打开,捏着那枚漆黑的药丸就往温若醨嘴里送。却被温若醨偏头躲开,眼水糊了绿斑鸠一脸,他整个人都在不由自主的发抖,看起来竟比温若醨还要虚弱几分。最后只得把温若醨抱到我床上,又去捡了匕首回来,亲手撩开他的衣袖,闭眼在他伤痕累累的手腕上划了一刀,送到我嘴边。
                                  _

                                  我看着半躺在我身旁的温若醨,他也看着我,唇角带笑,眉眼温柔。我却没有由来感觉心头一酸,浑身像被雨幕包裹。原来这个人眼中不仅装进了和缓的风,还住进了细密的雨......
                                  _

                                  而那句我未听清的话,后来也知晓了。彼时我握着刀抵着他的胸膛,绿斑鸠在旁骂我狼心狗肺,骂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把温若醨为我做的一点一滴都讲予我听,包括那天那句我未听清的话,但我还是把刀插进了他的胸膛。
                                  _

                                  他想勉力冲我笑笑,终因我毫不犹豫的拔出匕首而被带的跌坐在地。鲜血透过他捂着胸口的指缝滴落在地,很快绘制成了一朵妖艳的牡丹。
                                  _

                                  他早就预知了结果,却仍任我予取予求。
                                  _

                                  而那天他说是:“我从未如此清醒,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1 12:43
                                    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1 18:06
                                      神仙设定!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4-01 23:14
                                        爱了跳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4-02 00: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02 01:26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02 10:47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02 13: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02 19:55
                                                  等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4-02 21:52
                                                    女主潜意识里是恨着男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3 07:17
                                                      楼主,镇楼图是蓝二哥哥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03 09:3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03 09:46
                                                          第二章
                                                          _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白茫茫一片。我拨开云雾看见一座山,山脚开满了杜鹃花儿。红色的花瓣儿像要滴出血来,一株一株攒在一起,汇成一条血河又像一场大火。我仰头望着山尖,那里黑云翻滚,应该不久就会迎来一场暴风雨。
                                                          _

                                                          只是不知为何,光是远远的望着这座山,我就浑身发软眼里蓄满了泪花。大山无形之中牵引着我向前,我挣扎着挣扎着频频止步,我害怕,好害怕,大山肯定是妖怪所化,我一靠近它,就会被它一口吃掉。我转身想逃,却被绊住了脚。有什么东西从地底下爬出来抓住了我的脚踝,我被扯得一个趔趄扑倒在地。我坐起身子发现脚边躺着一截枯枝,五根枝桠大张外皮如焦炭还在股股冒青烟。我吓得倒退一步,抬眼望去,遍地焦黑,满目疮痍。这儿是哪里?我哆嗦着爬起来,脚步虚浮的往前跑。呼呼的风声从我身旁掠过,眼前的景物不退反进。我惊恐的睁大眼,膝盖一软,狼狈的摔到在地。泪眼模糊中我手脚并用爬到一颗大树底下,背紧紧抵着焦黑的树干,我把脸埋在腿间,希望自己化作一缕烟就此消失不见。但耳畔却传来一声孩童的轻笑,我慌张的抬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是谁?是谁在发笑?那声音又来了,仿佛是个小女孩儿的声音,清脆悦耳,好像遇到了什么开心事?我扶着树干站起身,环顾四周,没有人,一个活物都没有。眼前一片焦土,脚下寸草不生。
                                                          _

                                                          是谁!?到底是谁!?我崩溃的想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来。我把手指插进口腔,紧扣着下齿,把嘴掰到最大。涨的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绛红,可我连一声呜咽都发不出来。那笑声好像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好像近在咫尺,一声一声穿刺着我的神经。我感受到我手边的树干在轻晃,猛然缩回手,后退了半步,是...是这颗树,是这个颗树发出的声音,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颗被拦腰折断只剩半截枝干的大树。它在晃!它在晃!每晃动一下就有笑声传出!
                                                          _

                                                          为什么呢?为什么大树会笑?此时我感觉自己也像这颗大树一样被一分为二。惧裹挟着神经催促着我快逃,心却叫我留下来,留下来弄清真相。
                                                          _

                                                          我觉得我疯了,我竟然选择留下来。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大树,重新摸上焦黑的树干,闭上眼睛感觉手底下的震颤。一下一下荡起又落下……我知道了!我惊喜的睁开眼,仰头望着树顶,却忘了它早没了枝桠只剩半截焦黑的树干。我眼中跳动光暗淡了下来,我只是恍惚间记起这里该有架秋千。
                                                          _

                                                          我为什么会记得这里有架秋千!?我的心在问我脑。对!为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呢!?我抓扯我的头发,那个小女儿的笑声又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紧紧捂着耳朵,慌不择路的逃跑。笑声反而如影随形越发清晰,一声一声敲击着我的耳膜。
                                                          _

                                                          不,我猝然发现,声音...声音原来不是从树干里传出,而是……而是从我脑子里跑出来的!我疯狂抓扯着头皮想让它停下来,却不自觉眼前一黑,是山尖翻滚的黑云突然变成了浓烟向我袭来,我捂着嘴被熏的喘不过气来,眼里一团漆黑。小女孩儿的声音却咿呀一声变了声调,像男人捏着嗓子在低低的吟唱......
                                                          _

                                                          传闻西岭有仙山,此山名为浮歇山;
                                                          山在茫茫云海间,千仞高峰壁连天;
                                                          日照金山升紫烟,乱云飞渡佛光现;
                                                          春花傲雪莲捧霜,四季一时皆可观;
                                                          神仙曾住山尖尖,仙去留有一脉传;
                                                          神之遗族通阴阳,可窥天机炼仙丹;
                                                          世事纷杂尘情扰,百年不过弹指间;
                                                          三千浮华梦一场,不若长春春不老。
                                                          ......
                                                          _

                                                          不对!不是!没有!不要念了!我挥舞着拳头一拳一拳砸向虚空,脑子里那个声音并不肯罢休,还在低低的吟唱。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拔下头上的发钗就朝胸口刺去,是不是只要我死了,就听不见任何声音。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我反而闻到了一阵醉人的芬芳,这是!是温若醨血的味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03 23:3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04 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