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伍六七吧 关注:19,689贴子:87,386

【刺客伍六七-续集〔柒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动手写柒白文,本文主要是接着第一季结尾写的,类似第二季剧本类型〔导演,剧本我给你写好了,你照着演吧!〕
lofter那边更新状态会快一点
不用怀疑都是我
私设众多,请注意避雷
然后在表白柒白的白月光噗噗太太〔镇楼图均来自噗噗太太〕

最后说一句柒哥的名言
〔我今日就嚟帶佢走,我睇乜邊個夠膽攔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2 21:57
    § 序 §



    回复
    2楼2019-04-02 22:00

      富丽堂皇的别墅,奢华而精致的摆设,无一不在彰显着别墅主人尊贵的身份和夸张的财力。


      然而那个本应高傲张狂的别墅主人,此刻,正跪在一位少女面前苦苦哀求。在他的身旁是一具又一具流淌着鲜血的保镖的尸体,他的身后是瑟瑟发抖的妻子和女儿。


      “求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我把所有的财产给你,你要什么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们。”


      他重重地一遍又一遍地磕头,破了皮的额头淌下鲜血浸染了他的双眼,眼前的一切宛如地狱。


      就在十分钟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白衣少女闯进他的别墅。


      原本他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刺客很快就会在别墅保镖的子弹扫射中被打成筛子凄惨死去,然后被丢到野外成为野狗的食物。


      可后来的发展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少女如鬼魅般掠过,刃带寒光宛如死神高举的镰刀收割着大厅里保镖们的生命,保镖们的攻击甚至连少女的衣角都没碰到。


      慌张的他带着妻女和剩下的保镖在别墅里奔逃,然而死神并没有放过他们。她一步步地接近着,就在刚才,最后的保镖倒下,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少女停下了脚步,似乎被他的话打动了,她偏了偏头,血色的瞳看着他。


      “这是我的银行卡,保险箱钥匙,密码……密码我现在就写给你!”


      男人颤抖地扑向一旁的纸笔,强压着心里的恐惧歪歪扭扭的写下银行卡的密码,把所有的东西托到少女面前。


      一道寒光闪过,男人眼中充满了惊愕,片刻之后,人首分离。随后,他的妻女也倒在血泊中。
      喷溅的鲜血染红少女的白衣,她冷漠的转过身,血色的眼瞳死寂而冰冷,就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


      “任务,完成。”


      收起回复
      3楼2019-04-02 22:00
        § 第一话 § 局


        回复
        4楼2019-04-02 22:00
          梅花十三刚回到联盟做完之前的任务报告走出楼阁,就遇见了熟人。


          棕色的及腰长发,几乎未曾熄灭过的冰冷而死寂的血瞳,几乎没有刺客选择的白衣,那是她最显著的特征。


          几乎所有看见她的刺客都默默地远离她,她身前顿时空出一条前往刺客联盟总部楼阁的道路。


          与其他避开她的刺客不同,梅花十三脸上少有的欣喜,毫不避讳地朝着她跑去。


          “师姐!”


          听见她的呼唤,少女看向她,瞳孔的血色熄灭恢复原本的淡金色,眼中的死寂也略微消退,带上一丝人的情绪。


          “十三,慢点跑。”


          “师姐。”梅花十三跑到她面前停下,微微喘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听发任务的人说你那个任务的点子很硬不好啃,师姐你没有受伤吧?”


          少女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发。


          “你呢?”


          “任务圆满完成!就是遇见了一个讨厌鬼,有点影响心情……”


          “杀了便是。”


          梅花十三刚想说罪不至死,话要出口,似乎想起了什么。


          “嗯,已经杀了。师姐你还要找师父回复吧,我不拖你时间了,等你回复完回去我们再聊。”


          “好。”


          点了点头,少女越过梅花十三朝总部楼阁内走去。


          走过长长的走廊,走上台阶,少女来到刺客首领所在的顶层。


          “任务完成了。”


          首座上的男人看着台阶下单膝跪地的少女,许久才出声。


          “是。”


          少女把任务文件交给走过来的刺客,那人接过文件拿上去交给男人。男人打开文件看了一眼放在身边。


          “辛苦了,白。”


          男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动作有些大,宽大的袍袖似不经意般拉到放在桌子上收在黑色刀鞘的长刀。


          长刀重重的磕在台阶中段掉在少女的面前,原本收在刀鞘里的刀滑出了一部分,露出半个鬼面和满是裂痕泛着紫光的部分刀刃。


          少女的瞳孔微缩,很快又恢复成平日的毫无波澜。


          男人旁边的人快步走了下来拿起长刀还刀入鞘交还到男人手中,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台阶下没有动作的少女。


          “你先回去,近期没有你的任务,允许你休息,退下吧。”


          “是。”


          少女站起身,男人按了座椅旁边的一个按钮,旁边的墙体打开了一个暗格,男人当着少女的面将手中的刀放进了暗格里。


          “陆,盯紧她,别让她发现了。”


          看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男人冷漠地开口。


          “遵命,首领。”


          那人应了一声,消失于黑暗中。


          “就让我看看,你的内心是否如你外表一般平静,如果你敢背叛我......”


          男人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好刀,只有能握在手中的,才有存在的价值。会反噬伤主的,还是早些毁掉的好。”


          收起回复
          5楼2019-04-02 22:01
            § 第二话 § 代价


            回复
            6楼2019-04-02 22:03
              回到组织分配给她的住处,白拿着两坛烈酒跃上房顶坐下。


              拍开坛口的封泥,白仰头灌下一大口烈酒,烈酒入口后那似吞刀般的感觉由口入心,她眉头微皱,拿起酒坛又灌下了一大口。


              酒坛不大,很快一个酒坛就被她喝空了。


              放下酒坛,她仰倒在房顶上,看着漆黑夜空里闪耀的满天繁星,抬手覆上了双眼。


              ﹌﹌﹌﹌﹌﹌﹌﹌回忆分割线﹌﹌﹌﹌﹌﹌﹌


              刚回复完任务赶回来的白轻轻跃上房顶,想给坐在房顶的紫衣少年一个惊喜,却看见他正拿着一坛酒喝着,旁边歪着另一坛,很显然,那坛已经空了。


              看这人这般不把她出任务前叮嘱的事放在心上,白的小脸气的通红。顾不上给他惊喜,她快步跑过去夺走他手里的酒坛。


              “柒,你又在喝酒!说了伤口还没好不要喝!”


              柒回头看见抱着酒坛气呼呼的白,原本围绕在身边生人勿近的气息散去,眼中竟有一丝少有的温柔和宠溺。


              “我才飲一啲,冇多飲。”


              我才喝一点,没有多喝。


              “你骗人!这里还有一坛空的!”白抱着酒坛指着那坛已经空掉的坛子瞪着柒。


              “嗰繫六飲嘅,唔繫我。”


              那是陆喝的,不是我。


              “真的假的?”白质疑的看着他。


              “真個。”


              真的。


              白将信将疑的抱着酒坛在他身边坐下。


              “就信你一回,伤好之前不许再喝!再喝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威胁似地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然而在柒看来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


              “好,聼妳嘅。”


              好,听你的。


              看着柒脸上的表情,白轻哼一声偏过头不去看他。


              “陆那家伙每次来找你都给你带酒!下回再带酒!我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爱喝酒,这东西有这么好喝?”


              说着,白抱着酒坛一仰头。


              “別……”


              别……
              柒阻止的话还没说完,白已经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一口烈酒入喉,白顿时满脸通红,手里的酒坛都没抱住,坛子顺着倾斜的琉璃瓦滚落掉下,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


              “妳點呀?”


              你怎么样?


              “我……咳咳……咳咳……”


              白的小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一直咳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讓妳別飲還飲!”


              让你别喝你还喝!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柒没好气地责备。


              “妳繫道等一下,我去俾妳摞水。”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拿水。


              柒跳下房顶,快步走进屋里倒了一杯水。可当他回到房顶时,房顶上的白却没了踪影。


              “白?”

              柒愕然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顶,随即丢下茶杯带着千刃出去寻找。最后在陆住处附近,找到了那个耍酒疯追着陆暴打的白衣姑娘。


              隔天,白衣酒醉暴打陆,首席赶去抱回手舞足蹈的白衣,成为了刺客们很久的热门话题。


              原因是平时冷冰冰的首席,那天竟然一改冰冷模样,居然一脸无奈又宠溺地抱着耍酒疯的白衣走回去,目击者一度以为自己精神错乱才臆想出这个画面。


              收起回复
              7楼2019-04-02 22:03
                ﹌﹌﹌﹌﹌﹌回归现实分割线﹌﹌﹌﹌﹌﹌﹌


                曾经一口就醉了的自己,现在喝了一坛除了身上沾染了酒气,毫无醉意。


                安静的四周突然窜出一个黑影,手中的利刃直指白心脏的位置刺去,却在分毫处停下。


                利刃就在她的心脏上方停着,白没有动,那人也没有动。


                “为什么不躲。”那人问。


                “我不会死在这里。”白放下覆在双眼上的手,血色的瞳直视着那人。


                “你可真会伪装,一直潜伏在他的身边利用他的信任给他致命的一刀!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陆愤怒地揪着白的衣领把她拖起来,可看到她空洞死寂的血瞳,恨恨地把她甩开。


                太像了……现在的她跟那人……太像了……


                “可恶!”陆低骂一声,看向已经起身的白。


                白重新坐好,把一旁未开封的酒坛丢向陆。


                陆接住她丢来的酒坛,沉默许久,原地坐下,拍开酒坛的封口仰头灌了一口。


                “他派你来监视我,应该说了别让我发现之类的话吧。”


                “你早就发现了,我实力不如你,你要杀我轻而易举。还是说首席大人看不上我这个蝼蚁?”陆冷笑。


                在听人说柒最后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救这个女人被反咬一口丢了性命的时候,他为他感到愤怒和不值。可就在柒死去的消息宣布的一个月以后,这个女人回到了联盟,成为了新一任的刺客首席的时候他才发现,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而陷阱里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柒。而布下陷阱的那个人,就是联盟顶层的那个男人。


                柒是一把刀,最锋利的刀,可这把刀开始有失控的迹象,等待他的只有毁灭。


                听了陆的话,白沉默了片刻。


                “你是他在这片黑暗中,唯一的朋友。”


                “……”陆愣了愣,脸上浮现一丝苦笑。


                朋友吗……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许久,白开口打破了沉默。


                “那把刀,怎么回事。”


                “不知道。”陆又灌了一口酒,停顿了一下,“我只知道刀是你师妹梅花十三带回来的。”


                白微愣,一个的念头在脑海闪过,心口久违的揪心疼痛让她感到窒息。


                柒他果然还活着……


                等等……


                十三说的那个已经杀了的讨厌鬼难道……是柒吗?


                不会……十三不是柒的对手,她伤不了他的!


                不,这世上正面单对单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可是千刃为什么会……


                无数的想法充斥脑中,白感觉自己已经快疯了,但她知道现在暗处的毒蛇正时刻注视着她,等待着机会给她致命的一击,在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前,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她的异样。


                暗中深呼吸,白强压下脑海中的杂念,眼中的情绪沉寂,隐藏在血色之下。


                “是吗,我记得十三上个任务是去刺杀斯坦国的陈嘉杰吧,这把刀在斯坦国人的手里真让人意外。”


                “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陆盯着白,问。


                “他是我亲手杀死的,难道十三还专门跑海里打捞那把千刃不成?还是你觉得有人能死而复生?”


                “说不定还有另一种可能呢。”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白直视陆的眼睛,说到。


                陆看着白毫无情绪波动的血瞳,许久,转过头喝干酒坛里最后一口酒后站起身。


                “他已经怀疑你了,自己小心吧,否则柒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他从未相信过任何人,尤其是我。”


                “我是该死,但绝不是现在。”


                陆深深地看了白一眼,消失在了黑暗中。


                两年前的那一刀,刺穿了那人的胸口,斩杀了为人的她。

                从此,让她继续活在世上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是她以牺牲他为代价换回的。


                她的……亲妹妹。


                夜晚的寒风扬起她的长发,白起身回过头,看向身后那个轻手轻脚靠近的人。


                “十三。”


                回复
                8楼2019-04-02 22:05
                  § 第三话 § 选择


                  回复
                  9楼2019-04-02 22:08
                    “师姐你能不能装着不知道我来了啊。”


                    梅花十三泄气的抱怨了一声,走到白的身边。


                    “啊!师姐你又喝酒!还是空腹喝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把身体弄坏的啊!”


                    梅花十三指着空了的酒坛瞪着白,白无视掉她的眼神拿过她手里的食盒独自坐下,打开食盒拿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十三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梅花十三无奈的坐下,每次她都是避开话题,让她都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视线再一次移向空掉的酒坛,梅花十三黯然。


                    不知从什么时候,曾经那个爱笑的师姐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眼中的灵动也尽数消失仅剩无尽的冰冷和死寂,滴酒不沾的她开始时不时的灌上两坛,无论她怎么说都没有用。


                    只有对她的照顾和宠溺,从她遇见她开始,从未变过。


                    她也曾问过,然而每一次她都用一种难以言明的眼神看着她,让她无法继续追问下去。


                    注意到梅花十三的情绪,白把食盒放在旁边,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师姐……”


                    “怎么了?”


                    梅花十三抬起头直视着白的血瞳。


                    “十三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十三也可以让师姐依靠!”


                    “能不能有一次,师姐不要再把难过的悲伤的事压在心里,也对十三说一次,让十三能和你一起承受,就像十三难过的时候师姐一直陪着十三,给十三依靠的那样。”


                    白愣愣地看着梅花十三,许久,她把她搂在怀里轻拍她的后背,眼中多了一丝欣慰。


                    “我喜欢师姐笑的样子,喜欢那个温柔的师姐。师姐现在的样子真的让我很害怕,我的亲人只有师父和师姐,我不想失去你们……”


                    白的手顿了一下,心里多了一抹苦涩。


                    她和那个男人注定最后只能活一个,可对不明真相的梅花十三来说,他们两个人,是她的全世界……


                    白松开抱着梅花十三的手,直视着她的双眼。


                    “十三,刺客是不应该有感情的。但是,如果一个人完全的失去感情,那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道具。你呢,你是选择为人?还是心甘情愿做一个道具?十三,现在的你,是在为什么而挥动手里的刀?”


                    梅花十三愣住了,这个问题她从未想过。


                    她选择成为刺客,最开始是想为母亲报仇,想让父亲知道女人也可以比男人强大。可渐渐的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杀,只是麻木地执行着组织的命令。


                    我究竟为了什么而战?为了复仇?为了任务?为了师父?为了钱财?为了生存?


                    看着梅花十三迷茫的眼神,白轻叹,揉了揉她的头。


                    “不必急着回答我,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


                    “师姐……”


                    “十三,等你想清这个问题,你才能走出属于你自己的路。不用去考虑其他的因素,你只需要看清自己想要什么,做你自己,其他交给师姐来处理。”


                    “嗯……”梅花十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师姐,你最近还要出任务吗?”


                    白摇了摇头。


                    “近期没有任务,不过我有些私事要离开,明天早上就走。”


                    “这么急?”


                    “应该跟快就能回来。”


                    “回来的时候肯定又要出任务……”


                    “这么大人了还跟师姐撒娇呢。”白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


                    “师姐你还说呢!我都这么大人了你还拿我当小孩子,每次见面就捏我的脸!”梅花十三抗议。


                    “那以后不捏了。”白这样说着,然而还是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脸,小声嘀咕,“你的脸手感太好了,忍不住有什么办法。”


                    “师姐你……”


                    “好了不逗你了,去睡觉吧,今天刚回来好好休息一下。”


                    “知道了,明天走别喊我。”梅花十三气呼呼的转身跳下房顶离开,白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一旁的食盒和空酒坛跳下房顶回屋。


                    回复
                    11楼2019-04-02 22:10
                      § 番外〔一〕 § 梅花十三


                      回复
                      12楼2019-04-02 22:10
                        § 第四话 § 设局


                        回复
                        14楼2019-04-02 22:11
                          ﹌﹌﹌﹌﹌﹌﹌﹌三天后﹌﹌﹌﹌﹌﹌﹌﹌﹌


                          今天是斯坦国某亲王的婚礼,主街道上装饰着美丽的白纱和粉蔷薇,围观的群众在维持着秩序的士兵拉起的警戒线外好奇的等待着婚礼主角的登场。


                          在人群最密集的十字路口一侧建筑中段不起眼的平台上,一袭白色侠装的白站在那里。在做好某些准备之后,她带上事先准备好的面具,穿上斯坦国人身上常穿着的白的色罩衫,等待着猎物出现。


                          在豪华的婚车缓缓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后,她轻巧的从暗处跳下,混进周围围观的人群,用人群做掩护朝着最靠近婚车行进路线的方向靠近。


                          注视着越来越近的婚车,白暗暗确定了一下因为担心跟丢她也混进人群的“小尾巴”的位置。


                          在婚车经过她面前的那一刻,她手一抖丢出两颗烟雾弹,在护卫陷入混乱的时候迅速越过卫兵的防线窜上婚车给新郎穿了个透心凉。


                          新娘在鲜血染红她身上的白裙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


                          微微偏头闪过士兵的攻击,罩衫的帽子轻摆,陌生男子的脸映在新娘充满恐惧的眼中。嘴角扬起一抹邪笑,似无意般让最快窜上婚车的几个护卫看清了这张脸之后,趁着余烟窜进人群之中!


                          迷雾之中,肆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就被一件白色罩衫套个正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狠踹一脚,连撞不远处一起监视的拾贰一起砸了出去。


                          “在那里!!”


                          刚爬起来的拾贰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一声厉喝,一大群斯坦国士兵朝着他俩扑了过来。


                          “还发什么呆!快跑!”


                          肆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拾贰拔腿就跑,心里充满了愤怒和怨恨。


                          让那个女人摆了一道!


                          轻松摆脱掉剩下的两条尾巴,白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嘴角一丝冷笑。


                          晚上,好不容易暂时摆脱掉追兵的肆和拾贰与拾伍拾玖汇合之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让肆眼前一黑差点吐血。


                          “你们两个居然把人给我跟丢了!”


                          肆气的抬脚给了两人一人一脚。拾伍拾玖不敢说话,只能默默挨着。


                          “肆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首领让我们监视她,现在人跟丢了,你敢回去跟首领这么说吗!”


                          “现在不仅人跟丢了,现在这个状况我们要出斯坦国都麻烦!”


                          想想那个男人狠辣的手段,肆不禁打了个寒战。


                          四人沉默了很久,拾玖才犹豫着开口


                          “肆哥,现在斯坦国戒备森严我们不好出去,她也一样。她还是首席刺客,斯坦国的威胁名单上她就是危险度最高的人,现在查的那么严,她也走不了。”


                          “希望如此吧......”

                          肆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个人分开去找,只要有那个女人的踪迹立刻传消息给我!”


                          “小心别落入斯坦国的人手里,要是落到他们手里,那就自裁谢罪吧。”


                          “明白。”三人点了点头,融入黑暗。


                          吐了一口血沫,肆感觉胸口不那么闷了。想起一整天的遭遇和过往的恩怨,肆的眼睛猩红一片。


                          可恶的女人,你给我带来的耻辱,总有一天会让你加倍还回来!


                          回复
                          16楼2019-04-02 22:12
                            § 番外〔二〕 § 白


                            回复
                            17楼2019-04-02 22:12
                              冰冷的寒风呼呼的刮着,鹅毛大雪很快就把世界裹上一层白色。


                              小小的身影站在房门外,刘海的阴影遮挡了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她就这么站在漫天的风雪里,听着那道房门之后屋里女人悲伤的哭泣声。


                              她是梅花大侠的第十二个女儿,父亲是闻名玄武国的梅花大侠。这是一个重男轻女的男人,对她,对她的姐姐们,对她的母亲从未看在眼里。就连女儿们的名字都不愿多想,直接按着出生的顺序,是第几个生的,就把那个数字作为她的名字。


                              而作为第十二个女儿,她的名字,就叫做梅花十二。


                              那个男人在江湖上有很大的名气,可因此仇家也不少,她的姐姐们有好几个都死在了寻仇的人手里。究竟还剩几个?她也不知道。因为,除了比她大五岁的姐姐梅花十一,其他都只是在母亲的口中得知有此存在。


                              她怨恨着那个冷漠地男人,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却从来都没在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漠视不公和悲剧,母亲却还要留在这个无心的男人身边,不愿离去。


                              每一次她问的时候,母亲总是摇了摇头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抱着她,默默流泪。


                              有很多时候,母亲没办法把心里的痛苦说出来,只能像现在这样,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哭泣。


                              她很想进去安慰母亲,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她只能站在门外等着,等到母亲稍稍发泄心里的悲伤难过,想找她的时候,她就能立刻走到母亲,让母亲知道,自己还有她。


                              “十二。”


                              等在门外的梅花十二突然听到一声呼唤,转过头,是姐姐梅花十一。


                              “姐姐”


                              她走到她的身旁,看了看紧闭的房门。


                              “妈妈她......”


                              梅花十二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梅花十一抱了抱她,然后和她一起站在那里等着。


                              过了很久,门才从里面打开,当梅花夫人看到站在门外那两个都快冻僵的小女孩的时候,来不及说什么快步走下去把她们抱在怀里。


                              “十一十二,你们这两个孩子!不知道冷的吗!为什么要一直站在这里!?”


                              梅花十一抬起冰冷的小手擦掉梅花夫人眼角的残泪,用冻得有些磕巴的声音说。


                              “妈妈,不哭,你有我们呢。”


                              一听到这句话,梅花夫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决堤了,她紧紧地抱着十一十二,哭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地说着。


                              “女儿......我的女儿......”


                              过了很久梅花夫人的情绪才平静下来,牵着十一十二的手进房,温暖的火炉和棉被很快就让她们俩的体温回温。两个女孩一边喝着梅花夫人递给的姜茶,一边逗着床上刚满周岁的妹妹。


                              梅花夫人笑着看姐妹三个的互动,眼神既有对女儿懂事的欣慰,又有着害怕再次失去的恐惧。


                              虽然这几年安生了不少,十一十二渐渐长大,还有了小女儿十三,她还是很害怕。害怕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的女儿会再次倒在她的面前,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感觉到母亲的恐惧,梅花十二握住了母亲的手。


                              “妈妈别怕,我们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嗯。”


                              轻轻的应了一声,梅花夫人闭上眼睛。


                              那人始终觉得女孩没资格继承他的武学,不愿教给女儿武功,更何况她们还只是个孩子,要怎么才能保护自己?


                              母女正在屋里坐着,屋外突然传来脚步声,惊得梅花夫人立刻把三人女儿挡在身后极力地往后藏。直到门打开看清楚来人,才松了口气。


                              “老爷,你回来了。”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梅花夫人身后的十一十二,“天晚了,你们两个回房去吧。”


                              “是,父亲。”两个孩子回答的声音里满是冷漠和疏离,各自轻轻抱了抱母亲之后松开手,十一牵着十二对梅花夫人说,“妈妈,我带妹妹先回房了。”


                              “嗯,回房间之后一定要把门窗锁好知道吗?”


                              “妈妈别担心,您好好休息,晚安。”


                              说完,两个女孩朝男人微微行礼之后,走出门去。


                              回复
                              18楼2019-04-02 22:13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很快梅花十三两岁的生日快到了。两姐妹商量着要送给小妹妹礼物,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要送她什么东西才好,梅花十二就提了个意见。


                                “姐姐,要不我们去集市上看看,有什么新鲜玩意适合的,就买来给小妹做生辰礼物。”


                                梅花十一想了想觉得还行,可刚好家里的两个大人都不在,又不能让只有两岁的梅花十三一个人待在家里,姐妹俩就打算带着她一起去集市上看看。


                                姐妹三人穿好外出的衣服,拿好东西关好大门后就一起朝着集市走去。


                                府邸距离集市并不近,走了小半个时辰三姐妹才来到集市。热闹的集市让梅花十二和梅花十三都很好奇,毕竟从出生起就未曾见过,就连梅花十一也才见过两次。


                                虽然没到节日,集市上的人还是很多,梅花十一紧张的拉紧两个小妹妹生怕一不留神妹妹们就被人群挤丢了。


                                “姐姐,要!”


                                年幼的梅花十三指着小贩买的糖葫芦直流口水,摇摇晃晃地拽着梅花十一朝那个方向走。


                                “好好好,姐姐给你买。”


                                把梅花十三抱在怀里,梅花十一回头嘱咐梅花十二。


                                “跟紧姐姐,别走丢了。”


                                梅花十二点了点头,抓着她的衣角跟紧她。


                                来到卖糖葫芦的小贩旁边,梅花十二示意自己要买糖葫芦,小贩立刻殷勤的拿下一串递过来,梅花十三抓在手里就开始啃。


                                看她可爱的贪吃样梅花十一笑着捏了捏梅花十三的小脸,掏出荷包给了钱。回过头,就看着梅花十二一直盯着旁边小摊上的一只可爱的小兔玩偶。


                                “姐姐。”梅花十三拽了拽梅花十二,梅花十二才反应过来。


                                “买好了吗?”


                                “十二你想要那个兔子吗?”


                                梅花十二有点脸红,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渴望。


                                梅花十一走到小摊边,指着小兔玩偶对着摊主说。


                                “我想买这个,请帮我拿一下。”


                                “好嘞小姐,给您。”摊主满脸堆笑,拿过玩偶递给梅花十一,“一共二十文。”


                                梅花十一付了钱,笑着把小兔玩偶递给梅花十二。梅花十二紧紧地抱着那只玩偶,爱不释手。


                                “谢谢姐姐。”

                                “你喜欢就好。我们出来时间不短了,母亲也快回家了,我们快点买完东西然后回家。”

                                “嗯。”

                                姐妹三人穿行在各个摊位,然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梅花十一打算先带妹妹们回家。

                                走到一半的时候,梅花十一感觉有些不对劲。她停下脚步把两个妹妹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愧是梅花大侠的女儿,警惕性还挺强的。”一个独臂男人从旁边的草丛里走出来,手里的钢刀反射的寒光令人心里发寒。


                                梅花十一看的出来者不善,虽然心里也很害怕,可想到身后还有两个妹妹需要保护,心里的恐惧就减弱了几分。


                                “不知这位侠士为何拦我姐妹三人,若是想到府上做客,父亲平日都在家中,可以直接登门拜访。”


                                “登门拜访?”男子狂笑一声,“断臂之仇我定会亲自上门,让他百倍奉还。不过现在,我先送你们归西!”


                                男子面目狰狞朝着姐妹三人走来,梅花十一情急之下大喊一声。


                                “等等!”


                                “小丫头你还想说什么?”


                                “反正我们姐妹也逃不了,给我三分钟我跟妹妹们说两句话。”梅花十一激他,“你不会胆小到等我姐妹说几句话都不敢吧!”


                                “可笑!我有什么好怕的!”被一个幼女这般说,男子果然被刺激到了,“有话快说,说完送你们上路!”


                                梅花十一暂时松了口气,她拉过两个妹妹抱了抱,然后对着梅花十二轻声说。


                                “十二,待会姐姐想办法拖住他,你趁机带着小妹走,知道吗?”


                                “可是我们走了姐姐你怎么办?”


                                梅花十二害怕的拽着梅花十一的袖子,虽然她和姐姐一起偷偷学武有两年了,可是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现在的情况孰强孰弱很明了,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这个凶狠的男人。


                                “你们早点回去找人来救姐姐就可以了,要是三个都留下三个都得死。”


                                “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该上路了!”


                                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惊得姐妹三人退后了两步。


                                “你要杀就先杀我吧。”梅花十一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妹妹,朝男人走去。


                                “哼,反正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不过既然你想先死我就成全你。”


                                看着梅花十一走近,男人轻视的看着她,举起钢刀就要砍下,却不料梅花十一突然贴近,手中的发钗刺穿男人的大腿。


                                “可恶的丫头居然敢暗算我!”


                                男人又惊又怒举刀就砍,梅花十一快速拔出刺在他腿上的发钗朝旁边一滚躲过砍下的钢刀,对着梅花十二大喊一声。


                                “十二!跑!”


                                梅花十二最后看了一眼梅花十一,哭着抱起梅花十三朝着府邸跑去。


                                她从未跑得这样快过,就算这样的运动量对她来说很吃力,但她还是不敢停下脚步,除了对那个男人的恐惧,还有对留下阻挡的姐姐的担忧。


                                终于,朱红色的大门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门前似乎刚回来的两个人影,让她刚忍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妈妈!”


                                “十二?!”梅花夫人听到呼唤转过身,看着抱着梅花十三的梅花十二哭着朝她跑来,几年前的噩梦仿佛又要重现了,她快步上前接住快要摔倒的梅花十二,“出什么事了。”


                                “妈妈,救姐姐......救姐姐......”梅花十二哭着重复着同一句话。


                                “夫君!”梅花夫人回过头看向梅花大侠眼神里充满了祈求。他眉头微皱拿着佩剑朝着梅花十二跑回来的方向掠去。


                                “十二别怕,会没事的,先跟妈妈回家。”


                                虽然梅花夫人现在也非常害怕,然而还有两个受了惊的小女儿,她只能硬逼着自己打起精神。


                                梅花十二抽噎着点了点头,梅花夫人抱过梅花十三牵着她走进府邸。


                                哄梅花十三睡着之后,梅花夫人抱着梅花十二着急的等待着。直到明月升起的时候,才看见梅花大侠回来。


                                只是,流云掩映的月光下,梅花夫人看着他怀里抱着什么,心里顿生不详的预感。


                                当他走近,流云已过,明亮月光的照耀下,她看清了他怀里究竟是什么。


                                梅花大侠的外袍把女孩全身包的严严实实,看不见里面的女孩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可那渗出外袍滴落的血滴,已经说明了很多事。


                                梅花夫人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梅花十二眼神呆滞地看着他怀里的东西,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回你房间去吧。”


                                梅花大侠表情依旧淡漠,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抱着梅花十一走进旁边的屋子放下,又走出来抱起晕倒的梅花夫人。


                                “那个人呢?”


                                就在梅花大侠要走进卧房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梅花十二颤抖的声音。


                                “没有发现。”


                                “他杀了姐姐你就这么放过他吗!”梅花十二对着梅花大侠吼道。


                                “他会来的。”梅花大侠淡淡的回答。


                                “万一他不来呢!?”


                                “我没那么多时间跟这些人耗。”


                                梅花大侠的话像冬日的一盆冷水,让梅花十二冷透了心。


                                转身快步跑回自己房里,梅花十二紧紧抱着那只小兔玩偶,哭的撕心裂肺。


                                回复
                                19楼2019-04-02 22:15
                                  梅花十一的葬期并没有停七天。短短的三天之后,梅花府后的树林深处的墓园里多了一座新坟。


                                  这是梅花十二第一次进到这个墓园,这里除了梅花十一的新坟以外,还有其他坟冢。


                                  看了一眼略数了一下,加上梅花十一的坟冢,正好十一座。


                                  一袭白衣的梅花十二跪在梅花十一坟前,久久没有说话,直到天色渐暗,她才微微动了一下。


                                  指尖抚过墓碑上的名字,梅花十二幼小的心里多了名为仇恨的东西。


                                  她的眼睛为之染成血红,翻涌着滔天的恨意。


                                  “姐姐,既然那人不愿为你报仇。那你的仇,我来为你报!”


                                  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梅花十二站起身,离开了墓园。


                                  夜晚降临,梅花十二写好一封留书封入信封后把它压在茶杯下,拿起旁边的小包袱背好,走出房间。


                                  远远地看了一眼主卧,毅然离开。


                                  妈妈,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等十二报了姐姐的仇再回来向您赔罪。


                                  回复
                                  20楼2019-04-02 22:17
                                    离开梅花府的梅花十二饱尝世间辛酸苦楚。


                                    为了生存她曾当过乞丐,街边乞讨,受尽世人冷眼嘲笑愚弄。


                                    为了学武,她凭借自己曾经跟着梅花十一偷学武打下的一点底子,混进杂耍班子。不顾危险站在高处表演着各种危险动作,就为了求跟班的一位师傅教她习武。


                                    经历过得东西多了,她开始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面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以一张笑脸面对,将真实的自己完美的掩藏。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九岁的时候。


                                    因为自身底子并不差,渐渐长大的梅花十二自身的美貌让些心思不正的人动了邪念。


                                    她被人贩子用阴招抓走,关在黑屋子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知道人心冷漠的梅花十二也不指望能有谁会来救她。


                                    想活命,只能靠自己。


                                    回复
                                    21楼2019-04-02 22:2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02 23: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03 18:57
                                          啊啊啊啊 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3 23:19
                                            感觉......我快变成番外专业户了......清明节的番外我到底是写还是不写?
                                            纠结ing


                                            回复
                                            36楼2019-04-04 02:15
                                              有柒白就有我,加油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4-04 07:37
                                                我又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4-04 20:30
                                                  楼主高产啊,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4-04 22:01
                                                    很高兴我写的东西可以有人喜欢,谢谢大家的支持,无论支持的人数多少,我都一定会把这篇文写完的~


                                                    回复
                                                    41楼2019-04-04 23:18

                                                      顺便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4-05 11:37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9-04-05 19:0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4-05 23:46
                                                            梅花十二预估的不错,第二天人贩头子果然带回来了一个婆子,穿着的衣物所用的料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是平常人家的婆子能穿的料子。那个婆子捏起梅花十三的小脸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一锭大银交到人贩子头头手里。


                                                            “柳婶子要不要我派两个人跟着你,帮你把这小丫头带回去,这小丫头有些皮怕会有些麻烦。”


                                                            “不过是个小丫头,能跑到哪里去。”那婆子看了一眼似乎在发抖的梅花十二,瞪了一眼那个嬉皮笑脸的人贩子,“小六子你莫不是打什么鬼主意,想半路把这小丫头偷回来再卖个好价钱?嗯?这可是要带回去给小公子的人,你是想下去跟阎王打声招呼么?”


                                                            “不敢不敢,小的哪敢有这心思。”一听那婆子的话,人贩头子额上的冷汗立刻下来了,慌忙摇头。


                                                            “没有就好,拿着你的钱做你该做的事就行了。以后要是有其他的就直接来找我,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柳婶子你好走,我送送您。”


                                                            婆子带着梅花十二和她带来的两个小厮走出门去上了马车,车夫一甩马鞭抽在马身上,拉车的两匹马扬蹄,拉着马车绝尘而去。


                                                            跑了半日,婆子带着他们在一个看起来是私宅的地方歇脚。为了防止梅花十二逃跑,婆子把她关在一个窗户锁死的房间里,还让两个小厮守住门之后离开了。


                                                            门刚关上,梅花十二绕着房间仔细打量着房里的摆设,心里合计了一下能利用的地方,她拿出了藏在怀里一把很小但是很锋利的匕首。


                                                            这是在她把玩偶给男孩之后,男孩给她的东西,为了让她能有一点自保的能力。


                                                            从白日的路程中,梅花十二在小厮的闲聊中知道自己即将要去见得那个小公子并不是什么善类。


                                                            明日就要到那个宅邸了,梅花十二并不觉得凭着自己这点功夫能够从哪个深宅大院里逃出去,唯一逃离的机会就只有今天晚上。


                                                            “你先守一下,我去上个茅厕。”


                                                            门外突然传来小声的对话,梅花十二听的出来是其中一个小厮的声音,她知道自己等的机会来了。


                                                            “快去快回。”


                                                            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听不见了,梅花十二把手里的匕首藏好,敲了敲门之后打开一道小缝隙。


                                                            “你干什么,想逃跑不成!”小厮看她开门,警惕的拿起手里的棍子拦在门前面。


                                                            “不是不是,哥哥你看我一个小孩子哪里跑得了。”梅花十二脸上满是害怕,小厮看了心里的防备稍微放下。


                                                            “那你出来干什么?”


                                                            “哥哥我饿能不能找点吃的给我吃呢,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现在不行,等柳婶子回来问过她才能给你吃。”


                                                            “可是我现在好饿......”


                                                            “那也不行。”


                                                            “要不这样吧,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给我弄吃的好不好。”梅花十二表情纠结,似乎想到什么,雀跃的对小厮说。


                                                            “什么小秘密?”小厮的好奇心被梅花十二挑起,问。


                                                            “我白天听你们说的话,小公子是不是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啊?”


                                                            “是啊。”


                                                            “我跟你说,抓我的人贩子还抓了另一个更漂亮的姐姐,只是他把她藏起来了,你要是把她带给小公子,小公子肯定会奖励你的。”


                                                            “怎么可能,要是有更漂亮的他会不早点带出来。”小厮不信。


                                                            “当然是为了卖更高的价格啦,那个姐姐美的就像仙女一样呢。他们平时看守的就留一个人在那里,你要是去偷偷的把她带走带去给小公子,不仅自己没花钱还能得到赏赐呢。”


                                                            梅花十二的话让小厮心动了,他本身会写拳脚功夫,对付那几个就知道抓妇女幼童的人贩子轻而易举。要是能不花钱还能得到赏赐再好不过了,要是看上眼自己偷偷藏起来做媳妇也是可以的。


                                                            “可你怎么知道她被关在哪里?”


                                                            “我之前跟她关在一起当然知道。”梅花十二似警惕的看了看外面,“哥哥你进房来,我悄悄告诉你,不要被别人听了去。”


                                                            一听这话,小厮赶紧进屋,梅花十二关上门。


                                                            “你快说。”


                                                            “哥哥你蹲下来我告诉你。”


                                                            小厮毫无防备的蹲下,梅花十二凑到他的耳边,抬起的手拿出了那把匕首。


                                                            “那个姐姐啊,在......”


                                                            “地狱啊。”


                                                            “你......”小厮不可置信的微微扭过头,对上了一双血瞳。


                                                            拔出刺穿他脖颈的匕首,喷溅的鲜血染红梅花十二的白衣。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然而意外的事,她心里此刻非常平静,毫无半点恐惧。


                                                            抬手擦掉匕首上的血迹,梅花十二利用旁边的布帘爬上房梁等着下一个人。


                                                            回来的小厮看到门口没有人心里一惊,推开门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尸体,惊怒的蹲下去查看伤口。


                                                            就在他的注意力全在地上的尸体上的时候,躲在房梁上的梅花十二一跃而下,匕首朝着他的脖颈刺去。


                                                            突然听到声音,小厮下意识的偏了一下头。


                                                            一击不中,梅花十二扬手一划在他脖颈留下一道不浅的伤口之后迅速向后跃开,反握住匕首横在身前。


                                                            小厮捂着伤口跌坐在地,不可置信地看着梅花十二。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幼女竟然敢动手杀人,可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和梅花十二被血染红的白衣清楚的告诉他,这是事实。


                                                            对上梅花十二不知何时变成血色的眼瞳,小厮心里一阵战栗,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跑!


                                                            捂着伤口,小厮从地上爬起朝着院子院子奔去。


                                                            梅花十二一愣,她本以为他会大怒之后要杀她,她只要找到机会杀了他然后逃出去就可以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跑了。


                                                            不能让他活着出去!否则自己真的可能会死在这里!


                                                            梅花十二立刻追了上去,可当她追出门才发现,跑出来的小厮已经倒在地上人首分离,一个银发的男人手持双刀站在那里。


                                                            “有意思的小丫头,小小年纪杀死人来一点都不手软,还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骗取他人的信任。”


                                                            “你是什么人?”梅花十二警惕地看着他。


                                                            “小丫头,跟我走,拜我为师。你想要的东西我帮你实现,怎么样?”


                                                            男人脸上带着面具,梅花十二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而且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你就说你能帮我实现,你骗小孩呢!”


                                                            “虽然你掩藏的很好,但是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仇恨的种子,你想要的是……”男人停顿了一下,“复仇,我说的对吗?而且,你杀了这片地方的土霸主家里的仆人,虽然是低贱的牲口一般的存在,可毕竟还是打了他们的脸,除了跟我走,你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听了他的话,梅花十二沉默了。那人也不急,就站在那里给她时间思考。


                                                            “你,很厉害吗?”


                                                            “很厉害。”


                                                            “你不怕他们找上你?”


                                                            “还没人敢来找我的麻烦。”


                                                            梅花十二看着银发男人,双膝跪地。


                                                            “请您收我为徒教我武功!”


                                                            银发男人满意的把她扶起。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听了男人的问题,梅花十二低下了头。


                                                            母亲的痛苦和悲伤,温柔姐姐的凄惨死状,后山墓园的十一个坟冢,还有那个男人冷漠的面庞。


                                                            梅花十二,她已经不想再叫这个名字了!


                                                            脑子里突然响起一个男孩的声音。


                                                            〈“我穿黑衫呌小黑,妳穿白衫唔通要呌小白?”〉


                                                            她抬手用那把锋利的匕首斩断已经及腰的长发,再抬头,恍若新生。


                                                            “我叫……白!”



                                                            回复
                                                            46楼2019-04-05 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