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七雄吧 关注:18,994贴子:66,311
  • 19回复贴,共1

六国变法浅谈(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战国先后出现过三轮变法浪潮:第一轮是魏 国李悝变法与楚国吴起变法,第二轮是齐威 王变法、韩国申不害变法、秦国商鞅变法, 第三轮是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及燕昭王变法。 这些变法措施都涉及了经济、政治、军事、 文化四大基本方面。七大战国在大变法之 后,还进行了很多细节改革。可奇怪的是, 只有秦国能持续清明强盛,六国的变法成果 最多也是三世而衰。我是秦国的粉丝,但心 中仍不免为六国的命运叹息。因为在最开 始,秦国底子薄、基础差,实力比韩国还 弱。而六国的基础相对好多了。特别是最早 变法的魏国,曾经以霸主姿态压制过秦国长 达百年。 秦国变法不是最早,也不是最晚。但先变法 的国家比秦国衰弱得早,后变法的国家又追 不上秦国的脚步。真是咄咄怪事!按照主流 解释,是商鞅变法的彻底性,让秦国能保持 廉政高效,具备了最强的战争动员能力。而 六国的变法普遍不够彻底,所以没能在长距 离竞争中战胜秦国。那么六国变法为什么不 彻底?是什么原因让六国变法浅尝辄止?变 法就是社会利益机制的破旧立新。除了不能 脱离国情民生之外,变法者还要面对故有传 统、守旧势力、敌国干涉三大阻力。更重要 的是,促进发展的变法措施,不能破坏统治 秩序的稳定——这是一条红线!


回复
1楼2019-04-03 11:14
    2222天蝎男子、xiyuanpingnish、真呆君.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魏国:新特权阶层篡夺果实 魏武侯曾对吴起说:“今秦胁吾西,楚带吾 南,赵冲吾北,齐临吾东,燕绝吾后,韩居 吾前,六国兵四守,势甚不便,忧此奈 何?”这句话将魏国四面受敌的不利局面一 语道破。四战之地的先天环境,让魏国人求 变图存的非常强烈。此外,魏国继承了老晋 国人才辈出的传统。为了摆脱地利上的劣 势,魏文侯一方面与赵国、韩国结成三晋同 盟,减少受敌方向;另一方面积极招揽人 才,全面推行变法,积蓄实力。危机四伏的 环境催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这就是魏国最 先变法的根本原因。 在魏文侯、魏武侯、魏惠王前期近一百年 中,魏国挟变法之威成为战国第一个霸主。 任何事物都不会一开始就完全成熟,特别是 引领天下潮流的先行者,总是会这样那样的 疏漏。从结果来看,魏国变法虽然内容全 面,但并不彻底。连续的胜利和霸主的光 环,遮掩了魏国人的眼睛,蒙蔽了魏国人的 头脑。正如卫鞅分析的那样:“魏国朝野已 经被表面强盛所迷醉。连同魏王,没有人会 想到魏国的实力正在日渐萎缩,更没有人想 到魏国需要第二次变法,第二次登攀。 ”(《黑色裂变》)忧患意识令魏国人致力 于求贤变法,而多年的优势地位又让魏国人 失去了忧患意识。假如魏国能再次率先发起 二次变法的话,战国时代就直接简化为魏国 统一战争史,就没有后来大秦帝国那些事 了。可叹的是,在人类史上,最强大的国家 往往失去了求变创新的动力,变得越来越僵 化。
    魏国正是典型的例子。 李悝完成了魏国在经济、政治、法制领域的 改革,吴起完成了军事领域的改革。魏国变 法的局限性在于没有废除世袭贵族封地制。 贵族封地拥有相对独立的治民权、财政权、 私兵权。周王朝的教训已经雄辩地证明,形 同“国中之国”的世族封地,是古典国家最大 的乱源。享有多重特权的封地世族,是变法 最大的阻碍力量。吴起死于楚,商鞅死于 秦,根源就是得罪了根深蒂固的世族势力。 很大程度上,变法的主要矛盾是:如何处置 老世族集团与新兴势力之间的利害关系,在 政治稳定和国力发展间取平衡。最先变法的 魏国,为了减少改革阻力,没有触动这些封 地世族的核心利益。此举让魏国在变法过程 中,基本保持了政治稳定。而称霸的实际效 果,满足了魏国的发展需求。魏国新旧势力 在变法中相互妥协,取得了各自满意的结 果。 前面说过,国家处于长期领先地位时,国人 的思想和行为都会趋于僵化。不彻底的变 法,让魏国同时承受了新旧弊端。新法利于 布衣人才进入庙堂,而封地制的保留又让老 世族阶层稳坐江山。韩非子在《孤愤》中指 出:法术之士(变法者)与当涂之人(世族 出身的权臣)是“势不两存”的天然政敌。这 条血染的铁律在魏国没有得到直接体现。因 为,李悝吴起之后,所有的变法之士都没留 在魏国。不仅仅是因为政治腐败,更重要的 原因是魏国社会结构严重板结化。
    一个能进能退且对政局影响力极大的老世族阶层,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打击排挤布衣出身的新官员。而布衣出身的新官员,为了巩固自己在政坛的根基,也不得不巴结老世族阶层。久而久之,一个由老世族和新官僚勾结而成的利益共同体诞生了。老世族和新官僚结成利益共同体,其阻碍公平发展的顽固性不下于单纯的老世族阶层。任何想在魏国深入变法的人,不光要防备世族阶层的阻碍,还会被腐化堕落的新官僚阶层扯后腿。老世族不愿失去特权,新官僚不愿失去腐败带来的“好处”。这样一来,有才能的人,要么融入利益共同体,要么滚出魏国另寻出路。

    跨过这个特权阶层,直接获得最高统治者的支持,是变法志士唯一的选择。但很不幸,这在魏国是徒劳的。因为魏王、世袭贵胄、新进官僚本就是一体的政治同盟。魏国的最高权力与特权阶层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穿的是同一条裤子。商鞅不被重用,张仪被无视,范睢被迫害,甚至连王族英雄信陵君也被排挤,因为他们的才华和志向,都威胁到了特权阶层的稳定。

    这种板结化的社会结构,令魏国政局具有超强的稳定性。当这个利益共同体足以维持君主权力稳定时,整个统治阶层自然都不愿再承担变革图强的风险。所以,已经烂到骨髓里的魏国特权阶层,一心沉醉于奢侈腐朽的生活,不再有任何雄心壮志。当魏国被拉下霸主的神坛后,国家荣辱早已被这帮子蠹虫国贼抛之脑后。魏国虽有大批尖端人才,魏国士民不乏振兴祖国的热血,但报国无门、见证灭亡已成定局。


    回复
    2楼2019-04-03 11:14
      韩国:术治的异化


      韩国变法与秦国大体同期。当时韩国的实力比秦国还要强一些。但两国日后拉开的差距却是最大的。作者借申不害之口,归纳了两国国情及变法方略——“秦国穷弱之邦,变法之首要,当在富民强兵。做此大事,变法立制为第一,术有何用?而韩国不然,民富国弱。因由在贵族分治,官吏不轨,国君无统驭臣下聚财强兵之术。当此国家,整肃吏治为第一。惟其如此,术有大用。”(《黑色裂变》)韩国基础不差,但世族势力架空王权,官场腐败成风,导致国家不振。因此,申不害变法走术治路线,以实现加强王权、净化官风两大目标。这个思路无疑是符合当时情况的,也起到了良好的效果(韩国获得“劲韩”之名)。但申不害术治理论的局限性制约了韩国彻底变法。

      申不害认为大臣专权、闭塞君主视听,是导致国家被窃取的最大隐患。“今夫弑君而取国者,非必逾城郭之险而犯门闾之闭也。蔽君之明,塞君之聪,夺之政而专其令,有其民而取其国矣。”(《申子•大体》)。他的术治理论的逻辑关系是:国家安危重在权力稳定——权力稳定在于察奸除害——察奸除害需有知下之明——知下之明有一套系统的方法,就是术——用术驾驭群臣,赏善察奸,令官吏不敢作奸犯科,就是术治。《韩非子•定法》对术治的定义是:“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者也。”申不害希望通过术治牢牢控制住群臣,以避免国家出现“上逼主,而下虐民”的蠹虫奸佞。结合历史和现实来看,这种强化监督的做法是很必要的,无可厚非。但申不害过分强调术,忽略了最基本也最关键的法律制度。

      韩非子批评申不害有术无法,可谓一语中的。申不害虽然运用驭下之术帮助韩昭侯遏制世族,也改善了吏治,但并没有用制度来巩固成果。韩非子称申不害是“晋之故法未息,而韩之新法又生;先君之令未收,而后君之令又下”。总之,申不害作为法家名士倡导以法治国,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没有确立统一的法令准绳。管理学中有个“手表定律”,说的是看一只手表能确定时间,当拥有了两只或更多的手表时,反而无法确定时间了。混乱而矛盾的法令,让人们无所适从。久而久之,人们不会再以相互矛盾的法律为行为依据。新法不被遵守,改革必然流产。不以新法为基础的术治,最终使得整个韩国陷入全面阴谋化泥沼。

      申不害说:“明君使其臣,并进辐凑,莫得专君焉。”(《申子•大体》)所以,韩国统治者通过在群臣之间制造争斗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权力。群臣勾心斗角,就不会团结一致对付君主了。群臣为了谋求更大权势,纷纷揣摩上意,阿谀逢迎。于是乎,君主就牢牢控制住了臣下。术治的异化,剥夺了正派人士在韩国的生存发展机会。韩国工匠流失到秦国,促进了秦国摒弃制造业的发展。水工郑国只能以间谍身份入秦施展自己的才华。烂到根里的韩国君臣只惦记着自己的小算盘,哪里还会想到要彻底变法?

      韩国最辉煌的战绩是灭掉了郑国。这对韩国发展影响极为深远。一方面,韩国获得了申不害等原郑国人才;另一方面,崇尚智术的郑文化也给韩文化打上了极深的烙印。韩国灭郑之后,疆域扩张不少,但发展空间却同郑国一样有限。韩国北部和东部跟当时的霸主魏国接壤,没法向东扩张。南边是庞大的楚国,若无魏国支持,很难叫板。西边是当时七雄中最弱的秦国,但魏国占据河西地和关中东部,让韩国难以从攻秦中得到实利(另,从霸主嘴边抢肉是一种玩火行为)。韩国能扩张的目标就是周室三川地区。韩国想进一步发展的话,需要用巧妙地斡旋从齐楚魏夹缝中争夺淮北泗水的沃土。夹缝中求生存的环境,进一步激发了韩人对智术诈谋的推崇。申不害术治变法就是立足于这种文化土壤。但术治理论的先天缺陷,令申不害以术督察群臣以法治国的意图完全落空。申子之术反而沦为韩国君臣勾心斗角的思维工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申不害变法没能躲过外来战争的干扰。魏惠王制定了灭赵灭韩、一统三晋的战略方针。变法后的韩国虽有“劲韩”之名,但实力仍与超级大国魏国相差甚远。齐国在马陵之战中战胜魏国强势崛起,代价就是韩国被魏国打残。此后,韩国放弃了富国强兵的努力,再也不提变法,而是致力于以权术外交腾挪出生存空间。这当然无法改变列强对韩国的蚕食,但韩国庙堂宁可丢土失地,也不愿抛弃阴谋权术之道。韩非子对国家弊病洞若观火,故而总结了法术势一体的新理论,以指导韩国变法。但天下大势已定,韩国就算想变法,也为时晚矣。


      回复
      5楼2019-04-03 11:15
        燕国:缺乏指导思想

        古老而弱小的燕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燕昭王与乐毅经过28年励精图治,联结诸侯,竟然差点吞食了齐国这条东海蛟龙。这场战争史上的奇迹,根植于燕国唯一的一次变法。用不同的角度看,燕国变法与战国其它的变法有不少相同点。燕国变法爆发出的能量,可与赵国的胡服骑射相媲美。燕国和秦国的变法都始于向天下求贤。魏齐两国变法都没有杀功臣现象,燕国也同样。可惜,燕国的变法成果和楚国一样,只持续了一代。更可叹的是,燕国和韩国一样,战败之后越来越弱,再无任何出彩之处。有燕昭王榜样在前,为何后几代燕王却不思进取?燕惠王战败后,为何不能痛定思痛,复修昭王善政?这与燕国变法一个独有特点关系很大——缺乏指导思想。

        燕昭王变法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对齐国复仇。他说:“齐因孤之国乱而袭破燕,孤极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然诚得贤士以共国,以雪先王之耻,孤之愿也。”(《史记·燕召公世家》)战后余生的燕国实力不足,所以燕昭王采纳处士郭隗的意见,修黄金台向列国求贤。此举可谓惊世骇俗,与秦孝公发《求贤令》的做法殊途同归。诸葛孔明的偶像乐毅,也由魏入燕,官拜亚卿,主持振兴燕国的新政。史书对燕国变法记载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燕昭王和乐毅必定吸收了之前列国变法的成功经验。否则,燕国就不会从废墟演变为“殷富,士卒乐轶轻战”之邦。据《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燕昭王)於是遂以乐毅为上将军,与秦、楚、三晋合谋以伐齐。齐兵败,愍王出亡於外。燕兵独追北,入至临淄,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齐城之不下者,独唯聊、莒、即墨,其馀皆属燕,六岁。”这个巨大的胜利已经是战争奇迹,如果能灭掉最后几城,燕国将直接进化为新的超级大国。可惜,燕昭王还没看到这一天就离世了。即位的燕惠王一直与乐毅不和,撤消了他的兵权。乐毅于是出走赵国。再往后就是脍炙人口的田单火牛阵。

        燕惠王被田单打败后,追悔莫及,想请回乐毅。但乐毅坚持留在赵国。不过,乐毅在回信中向燕惠王建言道:“若先王之报怨雪耻,夷万乘之强国,收八百岁之蓄积,及至弃群臣之日,余教未衰,执政任事之臣,修法令,慎庶孽,施及乎萌隶,皆可以教后世。”所谓燕昭王的“余教”,就是二十八年的变法国策。乐毅希望燕惠王能继续变法,复兴燕国大业。但很显然,乐毅也知道他不是那块料。果然,燕惠王在位期间毫无建树,任由燕国继续走下坡路。话说回来,燕国新法的根基本身就不牢固。燕惠王做太子时就与乐毅不合,上台后又不遵循先王余教。这足以说明,变法思想并没成为燕国朝野的共识。

        魏国变法以李悝的政治经济思想为指导,楚国变法以吴起治国方针为指导,齐国变法以人才国宝论和慎到势治理论为指导,韩国变法以申不害术治理论为指导,秦国变法以商鞅法治理论为指导,赵国变法以胡服骑射的强军纲领为指导。唯独燕国没有成体系的思想指导变法,只是借鉴了具体经验。秦孝公推行变法前,组织了一次关于要不要变法的大讨论。赵武灵王变法前,也与反对者展开了政道大论战。他们通过这些方式让变法理念传播开来,逐渐形成了朝野共同的意识形态。这就是为何,秦惠王杀商鞅而恪守新法,赵武灵王之死没有引发守旧派复辟的根本原因。魏文侯、秦孝公、赵武灵王担心子孙后世不能坚持新法,千方百计地巩固变法成果。而燕昭王只管国力和军力够不够发动破齐之战,只要有利于复仇,他可以采纳任何意见,不问所以拿来就用。至于改革成果会不会流产,不在他考虑范围内。所以,他忽视了向接班人(燕惠王)灌输变法意识的必要工作。这直接导致乐毅功亏一篑,更让燕国霸业后继乏力。

        在燕惠王兵败撤退后,燕国固有的迂政风气重新抬头了。燕国闹出过战国唯一一例“禅让”事件。燕王哙想效法尧舜禅让贤臣,博得一个圣王美名。结果被野心家子之篡权,引发燕国内乱,招致齐国入侵……正是这桩国耻,激起了燕昭王图强复仇之心。当复仇完成后,燕国顿时没了发展目标,变法强国的热情也自然消失了。就事论事,燕国虽然功亏一篑,但毕竟掠夺了齐国“八百岁之蓄积”,仍有重塑辉煌的本钱。可惜,由于缺乏成体系的指导思想,燕国变法十分粗浅,既没有留下一套全新的制度,也没有形成新的政治传统。乐毅和燕昭王之后,燕国无人具备天下视野,也不再有哪怕半点革新再造的意愿。如此一来,燕国只能是回归迂政老路,等待灭顶之灾的到来。


        回复
        7楼2019-04-03 11:16
          别忘了说清楚,引用自大秦帝国……虽然你删了重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3 11:16




            回复
            10楼2019-04-03 13:32
              相比之下,商鞅变法更加彻底,细致,系统,坚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03 18:59
                商鞅变法之所以能够成功,有以下几点:第一,立足于耕战。战国时期,战乱不休,打仗可以说是第一要务。而要打仗,就需要军队和大量粮食后勤。商鞅变法立足于耕战,就为打仗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使得秦国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活力,不致于一败涂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3 19:03
                  第三,提倡重刑,刑上大夫
                  商鞅变法除了正面的激励,还有反面的惩罚。与其他较温和,可以以钱买罪的变法相比,商鞅变法更加严厉,提倡肉刑,从而使人们畏惧,不敢违法
                  不得不说,商鞅变法是幸运的,因为秦国世族势力并不强大,这才使得秦孝公能够坚定推行商鞅变法。其他国家比如齐国,楚国,由于宗室世族的影响,不能像商鞅变法那样彻底,持久。像刑治公子虔,公孙贾这样的事情,其他国家简直不敢想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03 19:34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03 22:55
                      第四,郡县制
                      这是非常重要的措施!提起商鞅变法,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军功制。但是个人认为,真正厉害的是郡县制!郡县制是和分封制相对的制度。不过,我个人觉得,郡县制应该是中央集权制的具体化。商鞅变法把全国划分郡县,派官员管理地方,这些官员直接听命于君王,相当于君王直接控制国家,不再由世族勋爵插手政务,国家高度中央集权。秦国废除世袭,废分封制,封地只有收税的权力,没有治理管理的权力。
                      举个例子,司马错灭蜀以后,依然保留了蜀王,只不过降为蜀侯,依然拥有故地。可是秦国又派了张若作为蜀守管理治理蜀地。几十年间,蜀地好几次叛乱,但是都轻轻松松被平,几任蜀侯都叛乱而死,只有张若巍然不动,把蜀地治理的繁荣昌盛,还带兵参加鄢郢之战,攻占楚国不少地盘。
                      以上可见,秦国的封地只有税收,而一切军政事务都由秦国派去的官员处理,掌握实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4 04:40
                        第五,深入人心,刻骨铭心
                        商鞅变法,除了制度上的全面系统,还有思想上的控制教育。商鞅变法禁止其他学说,只学法家,通过轻罪重刑的手段将法律意识深深刻在人们的脑海里面,包括君主。以至于即使商鞅被车裂,但是商鞅变法却延续下去,历代秦君皆使用商鞅变法。比起其他变法人亡政息,商鞅变法的彻底性和延续性可以说是无可比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4 04:45
                          第六,符合实际,与时俱进
                          商鞅变法之所以成功,很大原因在于它符合当时的国情,并在此基础上又有进步之处。比如立足于耕战,刑上大夫,追求法律约束力和政府公信度,废除世袭,按功受赏,中央集权,国家回收资本,宏观调控,立足于民等等,这些既符合当时战乱不休的局面,又具有时代的进步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4 04:49
                            需要说明的是,商鞅变法的符合实情分为两方面,一是符合秦国国内实情,二是符合战国的大环境。商鞅变法的时候,秦国国内宗室世族势力较为弱小,也没有什么人才掌控权力地位,所以秦孝公能够坚定执行商鞅变法,回收生产资料和资源财富,加强中央集权。而战国本来就是军事大乱斗,商鞅变法立足于耕战,削弱权贵,赏赐老百姓,激发中低层的活力,解放生产力,为战时的秦国提供了巨大的国力支持!魏国李悝变法,吴起变法经过马陵之战衰落,齐国鼎盛,但是五国攻齐之后就一蹶不振,只有秦国发动那么多战斗,经历桑丘之战函谷关之战阏与之战邯郸之战河外之战等等大败仗都能坚挺不倒,快速恢复实力,都得益于商鞅激活了老百姓这一巨大的团体。
                            需要说明的是,其他国家的变法也有其国情因素制约,如果把商鞅变法直接套用在其他国家,往往会适得其反。比如宗族强大的齐国楚国,显然难以做到对宗族的深彻限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04 05:07
                              麻烦加精@曲沃武公


                              回复
                              20楼2019-04-15 11:25
                                @曲沃武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15 11:33
                                  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2 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