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青吧 关注:37,452贴子:1,056,482
  • 30回复贴,共1

【原创】遥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七岁我们第“一”次见面
十七岁我们第“一”次见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5 19:47
    路过dd,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05 19:5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05 19:5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06 23: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6 23:05
            the first
            Naive
            风吹过少女的脸庞,青春如歌,需要这风来传递,青涩的面孔埋着很多心事,很多但不复杂,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想想就会笑的少年时代。
            有一天,这是重要的一天,我必须要费一些文字来写它,这一天少年和少女第一次交换真心。
            “那……那个。”
            “诶……?怎麽了,快斗?”少女的脸疑惑着。
            “我喜欢你。”一点都不想他的风格,明明一个白衣绅士却用这种简单的方式表白,一点都不浪漫,他自己想着。
            “快斗………………这……算是表白了吗?”
            “呃……恩……是的”他犹豫了有确定了。
            “既然是快斗,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少女得意着。
            少年任她得意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3 00: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3 00: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3 07: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3 21:09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3 21:11
                      这么快表白说明表白不是主要内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18 22:54
                        The Second
                        突如其来的谈话
                        “快斗,你过来一下。”这是中森银三。
                        ……
                        “什……什么?”黑羽快斗很惊讶,他见到了黑羽千影。
                        ………………
                        ………………
                        几日后回家的路上
                        “青,青子……那个……”快斗有些不知所措,“那天,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
                        ……
                        “什么嘛!”少女眼神空洞,“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嘛?

                        ……
                        少女离开了少年,独自跑回了家。
                        “我又何尝不想呢?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少年自言自语道。
                        少年的眸仿佛被大雾门蒙上。
                        ……
                        几天了,中森青子没有和黑羽快斗说一句话,黑羽快斗只是像以前一样去中森青子家蹭饭。
                        几天了,怪盗基德也没有出现。
                        几天了,黑羽快斗上课也没有睡觉了,只是心事重重。
                        ……
                        ……
                        “快斗!”少女打破了几天的沉寂,“为什么?”
                        “因为……”他答不上来,“心变了,我也是人,人都会变心的。”
                        留下了满脸泪水的青子,快斗回到了自己家。
                        澡也没洗就躺在了床上,看着父亲的照片“不必要我该怎么办呀!”
                        起身,翻开了自己的日记本,什么时候开始有记日记的习惯?他第一次保护她,那天,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爱意,那年,他十三岁,他想把她的美好都记在脑子里,又怕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18 22:54
                          呃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19 07:59
                            米娜桑,居住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0 16: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0 16: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0 19: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5 16:17
                                    最近在修炼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5 16: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5 16:22
                                        The Third
                                        救星
                                        “今晚上还有宝石,真伤脑筋,看来,,只能这样了。”
                                        ……
                                        黑羽快斗走进了寺井黄之助的酒吧里:“爷爷,你能不能假扮我去偷一下宝石,,,”
                                        “少爷最近身体不舒服吗?”是担忧。
                                        “不是,只是青子她被绑!架!了!”
                                        “那当然没有问题。”寺井黄之助一边答应着,一边捂着自己的腰,平时细心的黑羽快斗此时并没有注意道寺井黄之助的异常。
                                        “还有两个小时。”黑羽快斗自言自语道,歹徒是用中森青子的手机打电话给黑羽快斗说的时间。
                                        白马探 从转角走出来很从容和黑羽快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白马,,”黑羽快斗很急的想告诉白马探情况。
                                        白马探制止了他:“我知道歹徒给我打了电话,不就是要钱吗,我多得是,只是,,,,”
                                        “只是什么,,?”黑羽快斗更急了。
                                        “我就是不给他。”白马探脸上并没有得瑟的样子,“而且我知道青子现在在哪里!”
                                        “在哪?”
                                        “我先问问你7分32秒15前在哪儿?我从电话里听见了你与寺井爷爷交流的声音。”白马探言。
                                        “在酒吧,快!”
                                        走了一段路黑羽快斗有停了下来:“我没有带钱。歹徒会撕票,那青子,,,……”
                                        “我都相信你,怪盗先生!”白马探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
                                        他们又一次出发,向着月光和星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7 00:25
                                          The Forth
                                          救赎
                                          (壹)
                                          当黑羽快斗和白马探赶到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中森青子,倒在无人的漆黑的小巷子里。旁边走着一个男人:约四十七八,衣衫褴褛,脸上的胡须,有些日子没剃了,戴着帽子,是贝雷帽,老人戴的那种,旁边放着青子手机,不出意外,这就是绑架犯。
                                          面容惊悚,嘴巴张得很大,眼睛也是,头上有颗子弹,刚好从太阳穴射入,没有大面积烧伤,不是近距离射击的。

                                          “你先把青子抱走,我来找警察。”黑羽快斗说。
                                          “好。”白马探本想问,为什么要她来抱亲自换做从前的黑羽快斗,的连异性多看两眼青子,都会用眼神杀人,但现在青子身体虚弱……
                                          警察来了,黑羽快斗说明的情况也走了。到老巷有摄像头,是寺井黄之助装的。本想是防某组织。
                                          黑羽宅:
                                          “震惊!怪盗基德竟是老人!迷倒万千少女!”黑块头打开平板,这条消息被顶在了最上面。黑羽快斗很惊讶新闻把寺井黄之助照片也放了出来,黑羽快斗更惊讶了:“按爷爷的身手……”
                                          (贰)
                                          黑羽快斗的走进密室,披上了白色的西服,又飞向了天空。
                                          夜晚的天空没有鸟儿作伴,至少从前黑羽快斗认为,这天空再怎么黑,也总会有那可爱的女孩儿为他打灯。但他现在他不能让为他指明的少女继续给他光明,抬头望头顶上的星辰,并无云的遮盖,亮得璀璨,这也算是给了黑羽快斗此时最大的安慰。
                                          我们都落在警局的天台,又挂起了固定的笑容。
                                          “看,是怪盗基德!”路过警局的路人惊讶的说道。
                                          “什么?!”中森银山被这突然的声音吓到了,也没有吓到,但还是很惊讶:“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是怪盗基德,这么大把年纪了。”中森银三指着寺井黄之助道。
                                          警察们一个接一个地冲上楼顶,如愿的看到了怪盗基德,这才是真正的怪盗基德,它散发出的那种神秘气息,没有人能够模仿。警察们愣愣的看着压低帽檐的怪盗基德。

                                          ……
                                          ……
                                          “少,少爷来了……”此时在警局一楼的寺井黄之助,我感到了不安,“对不起,盗一老爷,我又害了少爷一次。”自责着,双手合十。
                                          ……
                                          “哈哈哈。”正在楼顶上的怪盗基德,笑得很猖狂,“他怎么可能是我,一个老头,难道他靠近宝石了?那还真是有本事啊!”
                                          警察们陷入了沉思,因为他们发现穿着怪盗服的寺井黄之助躺在天台时,手上并没有宝石,而且这次宝石并没有被盗。
                                          “依我看,这只是一个老光棍为了取悦老太婆们,耍耍帅时犯下的错误罢了。我不想因为我而害了其他人,放了他吧。”怪盗基德道。
                                          怎么放了寺井黄之助,还对怪盗基德产生一种敬意,没有一个人上前抓怪盗基德,包括中森银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04 09:18
                                            人啊 ,总是看贴不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04 09:20
                                              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4 16:34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4 17:12
                                                  顶一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8-04 20: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4 23:40
                                                      是不是很久没更了,呵呵,我最近有一点事情,今天晚上会更大粗长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22 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