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平吧 关注:9,696贴子:27,978
  • 2回复贴,共1

精彩小说,只恨相思无尽处,在线阅读全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18章:好戏开始
“奴才、奴婢们定会尽心竭力,各司其职,绝不敢有违将军之命。”片刻之后,众人反应过来,异口同声地承诺道。
温彦要的便是如此效果,望着众人表情,他再未多言,便转身去了前院。
有了门禁,再加上今日他这般施压,危机感瞬间在许多人心中扩散,府中细作定会按捺不住,除非他们果真有着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府院中人的神情温彦看在眼中,却也不急着去一一审问,只要等到夜晚,该出来的人自会露出马脚。
饭后,夜色悄悄降临,将军府里依旧人来人往,看似一片凌乱。
一个穿着侍卫模样的人,低着头匆匆往角门走去。
“去哪里?”
“将军派我送密报。怕引人注意特别安排走角门。”他神色略有一丝的慌张,但在他将那封封好的信举过头顶时,守门侍卫立即恭敬的垂下了头,对来人所言再不敢有所怀疑。
角门一开,那人信步出门。左顾右盼后便快步离去。
待人走出,明月从墙后探出身子,眼眸微沉。然后脚下一用力,翻出了院墙追了上去,他的一身黑衣与夜色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行至上官候府门前,那人吹了口哨便有人前来开门。明月未惊动他,只紧随其后翻身进了候府院子。
那人似是早已习惯,径直去了上官清的书房。
“候爷,罗风惶恐至极已无法在将军府容身。温大将军似是已有所查觉,在府中设了门禁,禁止一切无干人员出入,罗风实在熬不住偷溜了出来与候爷共商对策。”
“**。”上官清怒火中烧,一脚踹在罗风身上,将他踹翻在地。“好不容易让你混了进去,可你也实在不成器。你若暴露,可想过你父母妻儿的性命?”
上官清一句话点中罗风要害,他立即像打了鸡血般讨好地爬到了上官清脚边。
“候爷,我保证出来时没人发现,还请候爷再给我机会。”
上官清微眯的眼神,居高临下地望着罗风,竟然格外开恩地没有发作。
“接下来我们要如何行事儿?”
“哼,自然是先礼后兵。”
......
明月留在屋顶听上官清与罗风的对话,直到罗风又行色匆匆地离开上官候府。明月才快马加鞭地返回。
“将军,不出您所料,已经有人狗急跳墙,按捺不住了。”明月轻功素来厉害,回府便向温彦回禀了情况。
“今夜加强府中守卫,随时候我令。”
温彦早就料到定会有人趁机行乱,而他不过是在等着那个细作自已跳出来而以。既然上官清在他府中安插细作,难保还有旁的什么人也对他心怀不轨。
不过好戏开始,那他自当奉陪到底。
他凭空出世,带着耀眼的光芒回朝,被皇上无限庇佑。此事儿抢走了太多人的风头,影响了太多人的利益,自然有很多的人希望他消失。那么他就要让这些跳梁小丑的如意算盘落空。
既然要唱戏,自然是要等一台大戏。
一并解决才好!


回复
1楼2019-04-05 22:38
    ×第19章:讨要说法
    温彦进了书房,方才坐定,清风便匆匆来报:“将军,昨夜属下探了上官候府,书房有密室,我怀疑齐心就在上官候府。回来途中还有一个人影匆匆朝着柳王爷府跑去,看其身形功夫不在清多之下,以免打草惊蛇也没敢靠近,便没看清其模样。”
    “嗯。知道了。”
    温彦心中早有打算,他此刻不急着计较上官府的小动作。
    因为他在等,已经等到急着出去的那人,那么急着进来的人自然很快便会现身。
    温彦手中拈着笔杆,心思却已走远。他未留意笔尖墨滴已落进茶盅里,将一杯的清茶染成墨色。
    再回头时,他有些失落。
    低头瞅见自已的失态,只好匆匆推窗,将茶水泼了出去。
    推开窗的那一瞬,他看见了院中走来的人,他唇边不自觉的冷哼了一声,将墙面挂着的面具取下戴上。
    待上官清哭丧着脸寻到温彦面前,他便不淡定得像极了一个痛失爱女的父亲。“贤婿,我那女儿好歹也是候府的掌上明珠,千般宠,万般爱。好端端的人怎么就能没了。”
    “哦?那依候爷之意,是本将军杀了她?”温彦冷冷地看着上官清的表演,抬眸时便不怒自威,给人十足压迫感。
    “想到我的茗儿,我这心疼得呀……,茗儿……”上官清没否认,又摆出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用拳头捶打着自已的胸口。
    “够了!”温彦从前不知上官清的真面目,对他到也还尚可容忍。然而自他知晓真相,便一刻也不愿意听他的废话。若不是念在上官茗丧礼不易动武,岂能容他在如此放肆。
    温彦本就生得一副梭角分明的好相貌,此刻他板着脸说话时,虎目灼灼,周身更散发着距人千里的寒意。更何况他脸上那银森森的面具实在赅人,再加之温彦厉声一吼,便吓得上官清浑身一抖,挺着个身子僵硬地坐着不敢动,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呵呵,候爷勿怪,痛失夫人,本将军心情悲恸。”温彦见上官清被吓得不轻,便客套地说道。
    上官清悄悄抬眸看了一眼温彦,发现温彦并没有要继续发难之意。
    他壮起了胆。
    “贤婿,虽说人死不能复生,可好歹上官茗也是我上官家的女儿,这成婚短短时日她便莫名死去,外面不知情的便会以为将军不止残暴,杀伐随意,还是克星上身才克死夫人。或许有心人再不知轻重地胡乱一说,会不会怕将军克到皇上?那时将军就算手段再高明,也是不可能与皇上抗衡吧。”上官清来时便早就有了打算,起初他表现出的胆小怕事儿,不过是做出来给温彦看的。
    他就不信温彦能挡得住人言可畏?
    上官清见温彦静静地立在原地没有动静,便越发地猖獗起来。
    “当然,本候自不会道听途说,更不会胡乱散播谣言对将军不利。只不过世上之事儿,图的不过就是个利字。只要将军妥善处理此事儿,本候自会与将军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官候笑嘻嘻地捊着胡须,一副奸计得逞之相。
    温彦坐到了上官清对面,还为他斟茶。
    “候爷认为当如何善后?”
    “这就全凭将军心意,本候又如何开得了口。”上官清到也不客气,端起茶小呷一口,眼睛不住地在温彦的书房墙壁上来回扫视着。
    “候爷定已有了主意。”温彦顿了一瞬,淡漠开口。
    “若将军不介意,我们自是如旧时般同气连枝,富贵与共的好。若能再结姻亲再好不过。”
    嘭!
    温彦一掌击在面前的桌案上,眼睛一沉。“你掂不清自已几斤几两,却妄想着敬酒不吃吃罚酒!”
    --------------
    -------
    -精彩继续····
    全书阅读在微信~G重号~搜~(月月看)回复小说书名
    即可阅读完整版
    ------------
    -------


    回复
    2楼2019-04-05 22:38
      --------------
      -------
      -精彩继续····
      全书阅读在微信~G重号~搜~(月月看)回复小说书名
      即可阅读完整版
      ------------
      -------


      回复
      3楼2019-04-05 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