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蓝吧 关注:6,507贴子:50,307
  • 18回复贴,共1

≮虹♂蓝の归来≯归来之日(第一部•虹勇续)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7 04:59
    这是我们月之圣联•虹蓝写手协会的第一部作品,不喜勿喷哦
    镇楼图制作人: @汐🍀陌笙
    镇楼图背景制作人: @袖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07 05:00
      ·楔子
      艳阳高照中的起航,迷雾深处中的小岛。
      默默无声暗中相送,净元之择初成定数。
      故事究竟会怎样发展?
      自然是看了才知道(⁎⚈᷀᷁ᴗ⚈᷀᷁⁎)
      ·来自@汐🍀陌笙 的一个序
      红叶飘飞散,
      落花十余载。
      试问归期何日达?
      迷雾深处昔人现。
      白衫蓝裳,疑似故人来。
      ——《谓·归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07 05:00
        第一集 海上航行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远山含黛,和风送暖;海面上更是风平浪静,礁石上不时有海鸥停歇。
        凤凰五人组也在此时出海南下前往三台阁,然而此行自也是少不了某“神兽”的,终在凤凰岛居民的祝福声中,船,扬帆起航了……
        “小狸!快把鸡腿还给本神兽!”小小黑一脸怒气的站在船尾看着船头的小狸。“嘻嘻,那你过来拿呀!还有你别天天拿你那假神兽的身份来压我。”小狸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后,把鸡腿塞在了嘴里。“你…”小小黑气急,无奈腿短终未将小狸口中的鸡黑正暗骂谁这么不得人心打破静谧,余光却不经意瞟到虹猫和小狸匆匆的赶了过去…“叮当你没事吧?”虹猫问着欲将人拉起“啊!”叮当强忍的泪水溢出,但还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叮当,我送你回屋吧。”小狸自然也是不想闲着“虹猫,我去厨房备个冰袋去。”“好。”虹猫扶着叮当回房,将人安置在了床上。
        “蓝兔,船上有冰吗?”“怎么了,小狸?”蓝兔也是十分疑惑的,“哎,还不是叮当把脚扭到了。”话语之中粉衣女子也拿了冰袋给了小狸“那叮当姐姐就先靠给你们了,我去给她备些好吃的。”蓝兔微微一笑,继续这手中的活计,小狸则拿了冰袋回屋了。
        “虹猫,冰袋我拿回来了。”小狸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冰袋。“好,那赶紧替叮当敷上吧。”虹猫正欲接过小狸却一个翻身躲过,嘴角微微上扬“哈哈,虹猫还是让我来吧,你去厨房帮蓝兔。”虹猫点了点头算是默许,离。
        小狸目送人关上门后,将冰袋敷在红肿的地方,“你也是,为了让虹猫照顾你,还真敢真摔。”叮当则是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的?”“别以为你碎碎念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听见,起码感情上这一块儿我比虹猫聪明一点。”叮当微微皱眉却也未曾言语。
        夜幕降临,几人匆匆吃了晚饭后便都歇下了,窗边也不时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夜,深了,海面上几家渔船点起灯火,似乎与这满天的星辰遥相辉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7 05:00
          ·第二集
          薄雾升起拢住海面,远处的一切也变的亦真亦幻。
          寒天见海上起了雾,也并未多语,只是一味前行。而虹猫等人都在船舱内休息,也并没有注意。不过多时,船底却传来一声巨响,众人急忙登上甲板查看情况,才发现是搁浅了。
          叮当不由怒道“寒天看你干的好事!”寒天沉默,虹猫环视四周后替人解围“你们看这是一个小岛,正好咱们都储粮不多了,上岛寻些粮食吧。”“是呀,这样正好可以等到涨潮时将船驶出。”蓝兔笑着说。小狸恍然大悟似的“哎呀,那你们还等什么呀赶紧上岸呀!”众人上岸,在一抹黑影的注视下渐渐远去。
          “无常,走,把船驶到暗港。”两人这才现身出来,猩红的披随风飞舞,正是黑小虎。而一旁的无常为随人上船,潮水顺着两人内力漫上,船慢慢驶去了暗港。
          “上岸找食物的这种事才不适合本神兽做,谁叫我这么聪明,嘻嘻。他们肯定找不着我。”想着自己快到岸边略显得意,到达的那一瞬却蒙掉了,“这…这…船呢?”四处张望略显心虚,但又不敢让他人发现自己偷懒,终潜回。
          “无常快点。” 黑小虎催促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船舱中。无常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应“少主,我弄好了。”“好”两人将船驶回原处,一切就绪后上岸了。
          水面似又恢复了平静,薄雾散去,海天一色,一切似乎都寂静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7 19:04
            ·第三集
            薄雾飘飘然的聚了又散了,似为这小岛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村长天色已晚我们就不打扰了。”虹猫抱拳准备离开时一旁一直不语的小小黑却猛然站起“别!”“咦,小小黑,你怎么了,竟然不想回船。”小狸打趣“我…我只不过想再在这儿歇会儿,一会儿再投也不迟啊反正天还没黑呢。”小小黑显得语无伦次起来。“是呀,各位少侠再留些时候也不迟。”村长突然帮腔,眼眸更是划过不经意的神色。“哦,我明白了。”小狸突然的一句话吓的小小黑心头一颤,“小小黑肯定是懒的连路都不想走啦,况且一会儿天黑还不知村子里有什么,所以吓得不敢走了。”小小黑讪笑。“哎呀,既然如此各位英雄就在寒舍歇下吧。鄙人这些年未曾出岛,各位不妨为我讲讲外面发生的事情。”村长的语气极是诚恳,虹猫下意识的看向蓝兔“既然如此我们歇下便是了”清冷的声音响起。蓝兔点了点头,虹猫抱拳,心底升起一股不知名的滋味“那边是劳烦村长了。”“跟我还客气什么。”众人落座之后一通问答,虹猫倒是对答如流。甚至连窗边黑影一闪而过,也没有人察觉。“诶对了村长,为什么上岸以后并没有看见村民?”“前些日子来了伙极凶的强盗,吓得村民们都待在屋里不敢出来。”“哦,竟是如此。”叮当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蓝兔却打起了哈欠,正巧让虹猫看到了“天色已晚,就不叨扰村长了。”虹猫不着痕迹的说道,“好,那我送各位小英雄回屋。”
            众人回屋歇下,一片月朗星稀中,似乎传来了些人马喧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07 21:13
              ·第四集
              熟悉的铁蹄声……
              虹猫急忙起身将蓝兔等人唤醒,却听院中传来细语,似是村长的声音。虹猫等人来到院中,却引得声音戛然而止。虹猫更是一顿——那领头的人似是位女子,衣着深紫色的夜行衣,发间的玉簪却最为眼熟。往事如潮水一般涌来,似乎看见了那马车上的火光——但面前的女子却是丝毫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招招凌厉向虹猫袭去。虹猫更是毫无防备,众人上前准备帮助却被一旁的众女子拦下。
              “虹猫,你小心!”
              “你们也要多加小心!”
              虹猫毕竟没有过多的内力,更不如当年般。面前过招的女子眉头着实皱了一下,旋即绿光一闪,虹猫肩上便添了一片鲜红。女子眸中更是沉了几分,离。
              枯树上的黑鸦似被惊醒,拍拍翅膀飞走了。
              蓝兔迎了出来,却看大家如此,不经意间下意识的望向了虹猫。
              “哈哈叮当你看你脸上都是土诶。”
              “什么?”下意识的摸向脸。
              “哈哈哈哈哈”反而笑的更欢了。
              “好啊小狸,你竟然敢骗我。”
              “谁叫你笨呢?”
              “你…”
              “虹猫你没事吧?”蓝兔不免有些担心,“没事,区区小伤,无足挂齿。”蓝兔这一瞬却有些恍惚“咱们先回去包扎吧。”“诶,等会儿。”叮当突然打断,“男女授受不亲,就让小狸他们去包扎吧。”“我可不,我还晕血呢。”“没事叮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只不过包扎伤口没有什么大碍的。”蓝兔劝道,“啊…那就这样吧…”叮当显然很不高兴。村长叹出口气来,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迎“这要感谢各位英雄,不过既然受伤还是包扎要紧。”一番客套后回到客房。
              蓝兔小心翼翼的为虹猫上药包扎,轻声唤他却没有反应。却发现他对着簪子发呆,“诶,这簪子好像藏着东西。”蓝兔突然出声,将虹猫唤回现实。
              【第四集完】
              下面是来自@月下🔯诺言 的一首打油诗:
              小岛水深不可测,首领身份已成谜。
              此人曾在虹系出,忠胆义胆如其分。
              欲知此人为何人?大家先来猜一猜。
              猜中有奖双更来,后事如何下回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08 04:09
                (接上)莎丽:“蓝兔,你不是被...”蓝兔:“唉,是这样的。”莎丽:“原来如此。对了,他们是?”林清风:“在下,圣王门门主林清风,他们是我们圣王门的四大护法,分别是暗夜、乾坤、 的霜炎和幻影。”四人:“见过各位。”众人回礼。林清风:“我们这次就是为了铲除魔武门而来,他们的恶行已是人神共愤!”达达:“等等,你们说圣王门,难道你们就是那个江湖第一门派圣王门?”林清风:“正是,不多说了,走吧。”魔煞:“哈哈哈,你们果然来了,邪灵长虹,上!”虹猫:“是!”蓝兔:“虹猫,你怎么了,我是蓝兔啊,他们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啊,你不记得了吗?”虹猫:“我不是虹猫,我是邪灵长虹!”虹猫内力传音:“蓝兔,这是一场戏,我并没有被控制,魔煞,并不是魔武门的人,他和当年的跳跳一样是卧底,具体的到时候再说,先继续演戏,千万别露出破绽。”蓝兔内力传音:“虹猫,我知道了,继续。”
                虹猫究竟为何会说魔煞是卧底?又为何要蓝兔和他演戏?(答案就在后面几章中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8 12:30
                  ·第五集
                  雾,似乎比往日的更浓了。
                  虹猫猛的被唤回了现实,急忙发簪子递给了蓝兔。蓝兔接过细语“你看这个簪子玉质
                  剔透,但似乎里面有黑影,故我断定里面可能有书信什么的,如此以来这个东西就有可能打开,你看”蓝兔将簪子用力向两边拧开一纸信笺就这样掉了出来,虹猫不禁有恍惚,这样的她他究竟多少时日没有再见到过了。
                  拾起信笺一行清秀的小楷映入眼帘“宫主少侠,此地凶险,于破晓码头离。”虹猫合上信笺,虽不知此举何意,但那眼神是绝对绝对不会错的“虹猫,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虹猫微微思索“这样蓝兔,你去把叮当叫醒,一会我和寒天他们过去”“好。”蓝兔离开。
                  夜深如水,村庄深处,似被血浸染……
                  “叮当”“唉,蓝兔,怎么啦?”叮当也并没有睡,手中似捧着一纸书信,蓝兔好奇“这是…”“这是出门前父亲给我的信…”蓝兔显然显的有些失落,但又着以为叮当开心,不过多时,虹猫便推门而入,讲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天,渐渐破晓––––
                  众人来到岸边,一切早已准备就绪,于是船再一次扬帆起航了……
                  “宫主”紫兔唤到“你是谁,为何叫我宫主”紫兔显然愣了一愣“我是阿紫呀,宫主,你就不要再打趣我了。”突然忆起了平日里那个总喜欢闹着玩的宫主“不,紫兔,蓝兔她真的失忆了”“什么。”紫兔显然更惊讶了“那,那传言你们掉入不老泉的事,也是真的了?”“是的”虹猫满脸惭愧,小狸出来打圆场“对了紫兔姑娘,你不是当初引爆马车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切都要从头说起––––”
                  雾,终于散去,万里晴空下,一段往事浮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8 12:31
                    ·第六集
                    “自我引爆炸弹后,我有幸掉入了地下河,随波涛飘荡…”
                    “诶,你不会飘了这么远吧?”小狸突然打断。
                    “自然不是,我飘到了一处沙滩上,被一女孩救醒后随偶遇的村长回村。”
                    “那你如今又是为何?”
                    “后来,村里不时会有惨叫,而且海上不时浮着几具尸体。我和同屋的朋友怕极了,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我们出逃了。再往后,我们了解了过住,组了自己的团队隐在外岛之上……”
                    “原来如此,那这些人怎么办?”
                    “送到玫瑰姑娘那,她就是救我的人,她说我若有事就回来找她。”
                    远处,分明是一艘海盗船。
                    “船长,你看,这艘船上的人好多呀。肯定有很多的财宝。”
                    “好,那就一定要把这艘船拿下。”
                    船长分明是没有听到那人的回话,疑惑回头一把利刃却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少…少…少侠…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有事相求。”
                    “什么事,竟让我来帮忙”
                    “看见前面那艘船了吗?告诉方圆几百里的兄弟们,若你们敢动她一分一毫,这个年你们就也罢。”
                    “好好好,小的明白。”
                    连忙点头哈腰,见那人抽了利刃,转身之际抽刀向那人刺去。面前的黑衣却利索的接下,顺便将他的胳膊卸了。
                    “哎呦!”
                    “怎么,还想刺杀我,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不敢了不敢了,少侠,我们这就去干。”
                    再也不敢惹面前的人,灰溜溜的坐上小船走了。
                    【此处灵感源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顾二叔护送盛明兰一家人平安赶回的段子】
                    船,静静的在海上行驶着。一路似乎异常的平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08 21:36
                      ·第七集
                      “日高闲步下堂阶, 细草春莎没绣鞋。 折得玫瑰花一朵, 凭君簪向凤凰钗。”
                      是呀,一大片玫瑰花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进了众人视野,紫兔相对来说就淡定许多,引人来到了一阁楼前,待看清来人之后,蓝兔却突然拾了树枝向那人刺去。
                      “你为什么非得让虹猫嫁给你?”
                      “那是局势所迫,况且你也知道的呀。”
                      “凭什么什么都让我包容?”
                      蓝兔说着突然脱力,失了中心向下跌去。“蓝兔!”从空中将人揽住,缓缓落地。“灵儿…这是?”“大家都先进来吧。”紫兔示意众姐妹先留园中休息。灵儿进屋将蓝兔放在床上把脉后寻了颗药丸替人灌下。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我被晶石所救,醒来便是在一片丛林里。我跌跌撞撞找到了这家医馆,静修之后拜了这位师傅,后来又救了紫兔姑娘。不过我更没想到的是,紫兔竟然早与你们认识。”
                      接到众人疑惑的目光后虹猫开口“紫兔是蓝兔的侍女,这小跟在她身边。而灵儿是鼠族的人,与三郎绝战时跳入地心之火。”
                      “哦,原来是这样。”寒天最先反应过来。
                      “诶,那师傅呢?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灵儿抛出问题。大家便你一句我一句的把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怪不得蓝兔会失忆。”
                      “那蓝兔为什么会说‘你为什么非让虹猫嫁给你?’”叮当按挨不住心里的不安便问道,小狸听闻笑了笑,替虹猫将往事一点一点说了出来……
                      夕阳西下,那些尘封的片段往事,被一点点的接连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09 08:24
                        自顶


                        回复
                        26楼2019-04-09 12:27
                          up


                          回复
                          27楼2019-04-09 17:44
                            ·第八集
                            是夜,月光透过窗户映在人身上……
                            而床上的少女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睑微颤似要醒来,而抢之先行的却是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
                            次日,阳光爬上了树梢……
                            蓝兔起身,摸出了那间久藏包袱里的衣服,换上以后轻轻推门却和虹猫撞了个正着。
                            “蓝兔你没事儿吧?”虹猫赶忙询问抬头却是熟悉的衣着,随后跌进一个怀抱。
                            “虹…对不起…”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回来就好。”
                            小狸刚刚睡醒揉着惺忪睡眼路过却发现两人抱在一起,不适时的叫了一句引来叮当等人,两人赶紧松开。
                            寒天只见眼前站着一位蓝衣女子,肌肤胜雪,双目似一泓清泉,有着道不尽的侠骨柔情,肌肤娇嫩,气若幽兰。不经失声问道“蓝兔,是你吗?”紫兔和灵儿此时却一把抱住了蓝兔,三人喜极而泣。小狸欢呼“耶,蓝兔回来了!”
                            众人吃过饭,帮灵儿将从岛上救出来的女子安顿好后,蓝兔便拽着紫兔和灵儿去了房间里。
                            “对不起灵儿,我昨天说的话……”
                            “哎呀,没事的,我也理解你。”
                            “对呀,宫主,你这样真的很正常。要是这事儿发生在我身上,虹猫少侠我都不会放过。”
                            “咳咳”
                            “哈哈哈”
                            三人笑了一会儿后,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你们此次前往三台阁,我想随你们一同去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那你若走了这里该怎么办?”
                            “没事素日里有几个得力的帮手,就靠他们了。”
                            “如此便好,那大家就先都歇下吧忙了一天了。”
                            “好,如此就都歇下吧。”
                            蓝兔推门走出却遇见虹猫端了盆热水向着自己房间走去,心里不由的一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10 21:18
                              ·第九集
                              “虹猫…”蓝兔迎了上去,虹猫愣神后说话都有些结巴“蓝兔,你…你忙了一…一天了…泡脚放…放松一下”“那就劳烦虹大少侠把水端到屋里了”蓝兔调皮一笑,蹦跶着回屋了……
                              次日灵儿备好了马匹吩咐一番后,众人便向三台阁的方向赶去。
                              “真没想到距大比只剩下了三日时间。”
                              “是呀,如此一来,这样我们的准备时间也就少了许多。”
                              “不过蓝兔既然有恢复咱们获胜的几率是不是就大了很多呢?”
                              “不一定,其实我现在才恢复了四成功力,很多大招都不能用。”
                              “那咱们要怎么办?”
                              “听说往日大此都会有两个候补选手,我虽然因地心之火功力骤减,但如今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还要多拜托你们了。”
                              “自己人一天到晚客气啥。”
                              远处的黑影似乎有些眼熟,在目睹一切之后默默点头 后仍是尾随。
                              远处的三台正热闹非凡,众人分工后蓝兔便和小狸叮当寒天一同去寻客栈了。
                              “小二,来一间天字号房,再来三间地字号房。”递给小二锭银子后领了房牌后正欲回房,耳畔却传来了一声不悦的声音。
                              “哟,这不是老朋友吗。”箭心说道。寒天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转头,眉头微微皱起“呦,您那坏脾气难道还没改好?”“这些事还由不得你们这些爬虫来管。”“你……”叮当和小狸也再也忍不住,异常默契般的齐齐转头“我劝你们这群人还是不要太欺人太甚了。”蓝兔微微皱眉却仍然没有转头,袖中又是熟悉的触感。箭灵不由得嘲笑“怎么如此还不想跟我们打一架,莫不是怕了?”“这样如果你们能接住我们的一枚飞镖,我们便不住这家客栈,如何?”“当然可以。”寒天终于按耐不住一口答应下来。“那就接招吧!”
                              话音未落一团炽热的火苗便向寒天袭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4-11 04:53
                                ·第十集
                                寒天瞳孔骤然放大,双手凝聚内力企图灭掉火焰却未曾成功,眼看早已无反抗之力。
                                箭心抿嘴嘲笑,火焰却在一刹那凝结为冰“咚”的一声掉落在地。
                                “谁?”箭心皱眉,箭玥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急忙开口“虽是普通的丝绸却柔韧无比且刚强有力,最重要的是能够悄无声息接触物体瞬间冰冻。阁下莫不是玉蟾宫主蓝兔?”箭玥目光凝聚,似是在等着什么“阁下怎如此确定,紫兔姑娘不也得流云飞袖的真传。”“对不起是在下冒犯了,不过愿赌服输,箭心,我们走”箭心极不甘心的跺了跺脚随人离去。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蓝兔,刚才是多谢你了。”
                                “是呀是呀,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现在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这是怎么了?”虹猫进来时看见了怒气冲冲离开的箭心。“没事,你们那边怎么样?”“自也是没事的。”
                                不好啦!!!
                                一个小兵急忙冲入客栈“河的上游发生了泥石流,已经导致水位上涨,估计不消几日水便可决堤。阁主让所有武馆派两人去参加商议。”小兵一口气说完后急匆匆地离开了。
                                “宫主,你和虹少侠去吧。”紫兔出声,“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去了,你们保重。”“放心。”
                                两人来到三台阁时已经聚了不少武馆,不消半刻人们都进了三台阁寻到位置坐好。
                                苍老的声音在空中炸开。
                                “想必大家都已知道此事原由”
                                “是的”
                                “那大家有没有治理的办法?”
                                “难道加固堤坝不能吗?”
                                “此办法不可,之前试过却没有办法。”
                                “那怎么办呢?”众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如今只有找到长虹,冰魄两位剑主才可。但他们闭关数日,我不确定他们可否赶来。”
                                两人不由得沉了沉眼眸……
                                “糟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4-12 04:54
                                  ·第十一集
                                  糟糕...
                                  这下该如何是好...
                                  虹蓝二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两人都面生难色,微微叹了口气。
                                  先把取不取得到净元珠搁在其后,现在摆在二人前的问题是该救天下百姓还是该救五侠?
                                  看着台上那满面愁容的三台阁主和台下喧嚣的人群,两人一时都拿不定了主意...
                                  是人都有私心,不是生来就是神仙的。
                                  “不妨,我们立即飞鸽传书至玉蟾,求长虹冰魄二人出关?”
                                  台下不知是谁道,话音一落便引来纷纷称赞。
                                  众人皆说此法可行。
                                  “可若是赶不来,该如何是好?”
                                  “是七侠就有法子,他们定不会放着天下苍生不顾,他们是我们的英雄!找到他们,我们就有希望!”
                                  人群的呼声越来越高昂,这句话令众人鼓起了勇气。那呼声,来自每个人的心底,是百姓们最后的呼唤与希望...
                                  他们在与那黑云压城般的老天抗争,他们不畏惧,他们相信人定胜天,而七侠就是他们的光明!
                                  “好...事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长虹冰魄了。”阁主的声音虽含无奈,可也被人群的力量感染。
                                  他不想寄希望于他人,可奈何他的力量太过渺小,太微不足道了。
                                  虹猫蓝兔二人此时却依然举棋不定。
                                  该如何是好?
                                  倘若是虹蓝二人,定会愿意牺牲二人让兄弟们恢复,让百姓安乐。对他们而言,这是笔值当的买卖。
                                  倘若是五侠,他们又会怎么想?
                                  ...定也是牺牲自己而拯救百姓吧。
                                  两人相视,知道彼此在百般纠结之后已都拿定了主意,而蓝兔的眸中闪着淡谈的泪花。
                                  对不住了,兄弟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4-12 23:15
                                    ·第十二集
                                    不久众人便散了,两人留到了最后……
                                    两人上前抱拳,虹猫开口“在下虹猫参见阁主”“在下蓝兔参见阁主”阁主不免有些惊讶但是思索之后却又平静下来“看来近日上的江湖传言可都是真的了”“是的”“那你们如今真要救百姓吗?”阁主显然也想到了其中的利害“无妨,我等均已想好”“好,那就请随我去拿”
                                    不久,三台阁就被笼在一片光芒之中,待光芒散去便是熟悉的身影。
                                    “阁…阁…阁主…不好了,堤坝已经撑不住了!”
                                    阁主从一旁抽出两把上好铁剑递给两人,虹猫蓝兔对视一眼,走!
                                    “虹猫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呀?”叮当来回踱步,“照他们两个肯定没事的,你就别瞎操心了。”“大家快逃!海水决堤了!”说着,不少人向山上狂奔而去。众人对视一眼,也急忙随人向山上奔去。
                                    相反的方向似乎传来一道熟悉的蓝光……
                                    “冰天雪地——”海水一瞬间冻结,“长虹贯日——”在海水融化的一瞬间两人以以力打退海浪“双剑合璧——”
                                    三日后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入暖送屠苏。”
                                    春节的来临使整个凤凰岛挂上了新春的色彩。只不过悬崖边上,却只剩了他们两人……
                                    两人轻轻将石壁擦拭干净,上面的面孔依然清晰熟悉,只不过石壁依然是石壁……
                                    山下传来了合家团圆的欢笑声,黑夜似是有人急速靠近石壁——虹猫蓝兔两人耳畔炸开极其熟悉的声音——是五个极为熟悉的身影,烟花也在这一刻绽放天际——
                                    漂亮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他们,整个世界随着他们的归来而光彩一瞬,多么美丽的烟花,仿佛寄托着新的希望,仿佛寄托着归来的光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5-05 20:01
                                      完结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5-0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