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酒吧 关注:31,387贴子:835,971
  • 24回复贴,共1

【琴酒】暮归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来想等到暑假好好码完字再发帖的,结果实在忍不住......
不定更,假期更
敬告各位读者:本同人文篇幅较长,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私喷;本人文笔较差,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盖楼指出;本同人文有些片段可能偏离青山老师原作路线,如若引起极端不适,请帖下留言指出。感谢大家对我初次发文的支持!
琴哀吧,琴酒雪莉吧,gs吧同更
在此,我先琴哀镇楼为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4-07 17:45
    No.1
    夜好静啊,静的令她害怕。
    平常睡在志保身边的明美不知道哪儿去了,志保看见斜对面父母的门缝中透着亮光。
    志保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门没关密啊。”志保把缝拉大了一些,她的父亲宫野厚司坐在床边一言不发;而母亲艾莲娜则紧紧搂着明美,脸色煞白;姐姐明美则小声地啜泣。志保的直觉告诉她,今夜绝对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艾莲娜双颊滑下泪珠:“明美,爸爸妈妈可能回不来了,你要坚强,你10岁了,有些事不想做,但不得不做。我们如果在明天中午后还没回来,你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许哭,也不许对志保说,你是姐姐,你应该照顾她的。你就对她说,爸爸妈妈回英国了,等她18岁时,我们就会回来找她。”
    明美抬头看着妈妈的脸:“你们自己对她说不行吗?”
    艾莲娜尽量不去看女儿的眼睛,抬头看着天花板:“这叫我们怎么跟她说啊......”
    沉默的宫野厚司终于说话了:“相信希望吧,但愿我们会一切平安。”
    艾莲娜交给明美一沓录音带,共20卷,从1~20标好了序号:“这个,在志保生日时交给她,我没法陪她过生日了,就让我的声音留在她身边。”明美擦了擦泪水,小心地接过去。
    “爸爸,妈妈,姐姐,你们还没睡啊......”志保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搓着眼说。
    “没事!志保,我陪你回去睡。爸,妈,你们继续聊。”明美故作坚强地走向门口,将志保推回房间。
    “志保,”明美关上门后说,“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姐,爸爸妈妈要去哪里啊?”
    “很远的地方,你要学会自己独立了。”
    “放心吧,姐,我很好呢!”
    明美轻轻点了点头。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她想。
    ————————————————————
    次日......
    艾莲娜和宫野厚司发生了意外,去世了。
    -放心,我们没事的。
    我们没事的。
    没事的......
    没事的......
    仅仅只是意外而已吗!
    “果然!大人都是骗子!”志保愤怒地对明美说。
    “志保,我们回家......”明美把志保搂进怀里。
    志保回头看着明美的眼睛:“姐......姐姐!”
    姐妹俩在空荡荡的别墅中抱头痛哭。
    就这样,明美和志保的童年,就宣告了死亡。
    (No.1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4-07 17:46
      度娘一不高兴就乱吞贴,是不是服务器bug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4-07 17:51
        我哀在干嘛?给Gin擦嘴还是啥←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8 20:23
          搞个行为艺术,偶尔一周双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4-12 01:12
            更叫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9-04-15 23:33
              是被吞了吗,怎么从1直接到了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21 18:07
                先蹲一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22 20:57
                  No.8
                  sherry刚坐到副驾驶,gin就用他那把爱枪伯莱塔顶在她太阳穴上:“不许动。”sherry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那个男人是谁?”gin冷冷地说。
                  “诸星大,一个朋友。怎么,你要去找他麻烦吗?”sherry镇静了一下说。
                  gin把枪顶得更紧了些:“什么朋友?”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sherry真会觉得gin这句话酸酸的。
                  “普通朋友。”
                  “哼。”gin把枪口移至sherry的下巴,使sherry不得不将头抬高些,眼睛也半睁半闭着。“你姐姐怎么会认识那个男人。”
                  “事故。姐姐的车和诸星的车碰在了一起,就认识了。”
                  “这种无缘无故接近组织成员的人,当然得问清楚了,万一是来找我们麻烦的人,而你的姐姐把什么都告诉他了,那岂不是我们真的有麻烦了。”
                  “别用'我们'这个字眼啊,我跟你不一样,我又没干过坏事。”
                  “你的意思是我干过坏事了?”gin的语气微微有些变化,“把脸转过去,眼睛闭上。”gin命令道。sherry按他的命令全部照做了。gin把枪收了回去,转而用一只手扳住了sherry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前面撩开sherry的头发。sherry只觉得全身都开始紧张了。眼睛闭上了的sherry感到自己的脸颊被gin狠狠地吻了一下,那种压迫全身的感觉就消失了。等她回过头时,gin已经发动了车子。
                  “喂,”sherry半天才开口说,“你什么意思啊?”
                  “你说什么?”
                  “你别给我装傻好不好!你突然这么干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sherry突然觉得很生气,就像是被人玩弄了自己的感情一样。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转过去还闭上眼睛吗……”gin见她还是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要是让你有心理准备的话,按我对你的了解,你就是自己走回去也不会再上我的车了。”说完,gin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
                  “哦?我是应该谢谢你吗?这么照顾我的感受,还是怕我走回去累坏了跟boss没法交代?”sherry双臂包胸,头撇到一边。她想起诸星今天跟她所聊的。
                  -别露出那副表情嘛,我们都不是坏人。
                  -是谁让这么肯定?
                  -你不像。
                  哼,不像吗?开什么玩笑......
                  ————————————————————
                  两天后,8月17号......
                  “志保,快要到你生日了哦!你就要跟姐姐一样,是个成年人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也没人会给我过吧。”
                  “这么说......”明美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boss没同意。没同意你跟我一起过生日。”
                  “......”sherry听见姐姐在电话那头轻轻地哭。
                  “没关系啊,以前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过生日的吗,再说了,boss也同意了姐姐你可以把礼物送给我啊。”
                  “我会的。那就这样,我挂了。”明美挂掉了电话。sherry呆呆地听着电话挂断后的'嘟嘟'声。
                  “那这样行不行,”gin突然从她身后冒了出来,“我陪你过生日。”
                  “随便吧。”sherry赶紧把通话界面关掉。
                  “而且,”gin笑了,笑得让sherry不寒而栗,“我有一份给你的成年大礼呢。”
                  (No.8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5-04 14:17
                    No.9
                    8月18日......
                    明美的礼物一大早就被人送来了,sherry连睡裙也来不及换(自从上次胸前美景被gin看光后,sherry就再也不穿睡袍了),就跑下楼去,打开了礼物。一个很大的包裹,摇起来沙沙作响,估计是有许多东西,装在同一个包裹里了。包裹上明美用秀美的字迹写着:因为实在不知道买什么好,就买了些小东西,志保你会用得着的。sherry一脸期待地割开了包裹。
                    sherry惊喜地发现,每一个小礼物上都有姐姐的一句话。
                    她第一个拿出来了一块表——非常精致的一块银质石英表,三根指针闪闪发亮。“志保,你居然没有一块手表吗?这可不行,不守时可不是一个好习惯。”这是表盒里的纸条上的一句话。
                    第二个sherry居然拿出了一个闹钟。正当她感叹姐姐的细心时,闹钟响了起来,sherry这才知道这是可以把自己的声音设置为闹钟铃声的钟,明美显然没有想过自己要怎么录,这铃声只是这样的:“志保,起床了;志保,起床了……”设定时间为早上6:30。闹钟上的话是这样的:“没有姐姐叫醒你,你也要自己起床哦,不许赖床。”sherry笑了:姐姐还当自己是三四岁的孩子呢,过完今天晚上9:00,自己就是大人了!
                    第三件事录音带,不过很明显不是明美送的。录音带上用记号笔写的1~20几个数字。明美在上面贴的纸条上的字写得很草:“这是妈妈留给你的,听完,你可以宽恕一些他们的罪过。”
                    sherry从包裹里拿出的小玩意儿实在有点多,但最令她觉得值得珍惜的是一张照片——上次去热带乐园时姐妹俩和诸星大一起拍的。照片随一封信附上:
                    “亲爱的志保:
                    见信安。
                    我太久没见你了,对你的了解还不如对自己同事的了解。实在是很惭愧,在你的成人之日只能送这些平时的小礼物,不过平时也用得着的。特别是那个可爱的闹钟,每天早晨听见铃声的话能不能感受到我的温柔呢?
                    我见你自从回国以来就很少笑过了,我很担心,如果你真的在组织里活得那么痛苦的话,就走吧,他们不是雇佣你来做什么药的吗?你辞职不就得了?”
                    可是,组织哪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啊!sherry看到这里时叹了一口气。
                    “姐姐希望你可以是一个好孩子,你离开他们也能活的,不必跟他们一起搅那摊浑水啊,如果你想出来了,告诉我,我会尽我的全力帮你。
                    关于大君,姐姐知道了你和gin都对他很有敌意,可是我觉得大君是个好人,他没有什么危险的意图,请你劝说gin不要找他的麻烦,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万一组织真的找上门来了,我也挡不住,若是你在倒没关系,只怕gin也不跟你说一声就来,那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总之,志保你要小心一点,就算不为姐姐,也要想想你自己,现在可是寄人篱下。
                    我没办法说太多,这封信就到此为止吧,生日快乐,志保!”
                    这是明美信里的全部内容。
                    gin过来摸了摸sherry的头发:“这些礼物都是你姐姐送的?”自从几天前sherry和gin在车上那种sherry自认为“亲密”的举动后,他们之间摸摸头发、贴贴脸颊、吻吻额头之类的事已经变为了家常便饭,虽然sherry还不是很习惯如何与gin这种男人亲密,但她还是非常享受gin对她的这些举动。
                    “是啊。”sherry转过头去看着gin的眼睛。
                    “生日快乐。”gin吻了吻sherry的额头,“我要去组织一下,傍晚会回来。”他说着就出了门。
                    sherry很惊讶,这是gin第一天没有在家里监视她,可见他对她该有多放心。
                    ————————————————————
                    傍晚,gin回来了。
                    他走进家门,看见家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正当他沉浸在幸福感中时,突然感觉家里静得有点不对劲:sherry去哪了?
                    gin赶紧开始找sherry,正当他着急时,他在sherry的房间找到了她,gin大松一口气,而sherry却眉毛紧锁。
                    “怎么了?”gin出声问道。
                    “唉~”sherry叹了口气,用手捂住额头,“我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把花瓶的水打在了床上,湿了这么大一片。”
                    gin有点幸灾乐祸:“我家虽然有空闲的房间,但是没有空闲的被褥,也没有连空调。”
                    “那怎么办?”
                    “看来,”gin嘴角微微上扬,“只有到我房间去睡了。”
                    (No.9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5-12 20:07
                      更新啦~没人看吗感觉今天会有很多星号出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5-19 15:58
                        No.10
                        sherry自己把水洒在了床上,无法,只好听了gin的话,到他的房间去睡。她忐忑不安地踏进了gin的房间,他的房间里清一色的黑色被子黑色窗帘,气氛非常压抑,还有一股烟味。
                        gin坐在桌前,用手托着头,问她:“来这里洗澡的?”
                        sherry点了点头。肯定是gin搞的鬼,她房间的卫生间居然停水了,她今天打扫房间出了一身汗,急于洗个澡。她走进了浴室,确定了好几遍门有没有锁好,才脱去了衣服,准备淋浴。
                        而gin在浴室外隔着门看浴室内,他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就令他激动不已。料想sherry开始泡澡时,gin轻轻转动了门的把手:居然锁住了。sherry听见轻微的声音,从浴缸中支起身子,隔着门对他说:“你要干嘛?果然锁住门是个明智的决定,我还以为你是什么翩翩君子呢。”
                        gin很快回答了sherry:“你换的睡裙是不是落在外面呢?”
                        “嗯。”
                        “那我等你出来岂不是更容易下手?”
                        gin听见sherry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大骂道:“色狼,变态,厚颜无耻......”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围着浴巾,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出了浴室。gin坐在床上,看着sherry出浴的样子。gin看见sherry极富挑逗性的红透了的面颊和修长的美腿,不禁倒吸了一口气。sherry过来立在他面前,他还以为是sherry对他动了情呢,但只听sherry冷冰冰地说了一声:“你好恶心啊,坐在我睡裙上面干嘛?”
                        gin才发现sherry的睡裙坐在他的身子下。他拿着睡裙,叫sherry来抢。sherry脸红透了,恼羞成怒,一不小心,扣在胸前的浴巾,脱落了下来。她及时摁住了浴巾,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她丰满的上半身全部露在了gin面前。
                        她赶紧从gin手里抢过睡裙,闪电般穿了起来,躲在了被子里面,只露出一双清澈如水的蓝眼睛。
                        gin大饱了眼福。他赶紧洗完了澡。
                        “你今天不许动我!!!”sherry躲在被子里说。
                        “我承诺过会送给你一份成年大礼的——哦,你几点出生?”
                        “今晚9点。”
                        “这么迟。”gin叹了口气,虽然现在已经8:30分了,他仍然觉得迟。自己怎么能对一个未成年的女孩下手呢?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5-19 16:01
                          好容易熬到了8:55,他正准备急不可耐地上床去,但sherry一直紧张地看着他,不让他有一丝可乘之机。虽然她明知道,自己今晚的命运不会因为这样做就有转机,但她不想让自己一成年就......
                          “知道我今天想对你干嘛吗?”gin试着开导她,用尽了自己所有仅剩的情商,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耐心。
                          “知道,一份成年大礼。”
                          “那你也应该知道,”gin上了床,四肢支撑着,将sherry禁锢在了他的身体下面,“这是你成长必不可少的一个夜晚,度过这个夜晚,你才能被称为女人。”
                          “我知道。”sherry竟然哭了,呼出的气控制不住在颤抖。这个晚上,她决定无论gin要做什么,她都不准备反抗。
                          “乖。”gin俯下身,亲吻了她的嘴唇,用舌头去寻找她的丁香小舌,sherry做出了回应,这使gin不禁欣喜至极。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5-19 16:02
                            钟响了九下,gin嘴角漾起了笑意:“你属于我了。”
                            “嗯。”sherry也微笑着,用常春藤般的手臂勾住了gin的脖子,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gin在与sherry缠绵时,出其不意地褪下了她单薄的衣服。什么前戏?他不想做!他要等不及了。
                            “sherry,会痛哟......”
                            “不,等等......”话还没说完,痛苦的尖叫便从她喉咙里喊了出来。她抓着gin的背,使gin不得不停下。他意识到自己粗鲁的举动把她弄疼了。sherry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激起了gin的欲望,他抚摸着sherry光滑的肌肤,从肩膀到腰际一直到大腿,sherry在他怀里扭动着身体。
                            gin手指的动作十分轻柔,从sherry头发到脖颈,抚摸到sherry身体最高峰时,sherry在他怀里颤抖了一下,gin索性不往下摸了,转而开始逗弄sherry丰满的乳房。在sherry开始微喘后,gin手指垂直向下抚摸,一直到sherry身体最敏感的部位,gin笑了:“哟,都这么湿了,你就这么想要啊……”sherry不语,将微微出了细汗的脸撇向一边。
                            gin开始深情地抚摸sherry的花蕊,sherry扭动着被gin抱在怀里的上半身,她的花蕊中流出了一股液体,gin不顾自己形象的将它舔掉了,并满足地咂巴着嘴。gin与她接吻着,在她陶醉的时候,猛然进入了她的身体,他不敢太用力,怕把怀里这个洋娃娃一般的人弄得太疼,他轻轻试探了几下,sherry痛苦地抓住床单,gin完全进入了她,痛苦在顶峰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幸福感。
                            gin的动作越来越粗野,sherry终于达到了她曾听别人说过无数次的“高潮”。几次过后,sherry疲惫地依在gin的怀里睡着了,gin洋洋得意地把身边这个美人紧紧圈在自己宽阔的胸膛里。
                            两人都嫌这一夜太短暂了。
                            (No.10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5-19 16:05
                              请假: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我要开始冲刺了,暑假期间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帐号弄好,现在能更的字数越来越少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5-25 16:26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27 19:00
                                  我终于回归贴吧了!最近刚放暑假整理作业整理得我焦头烂额的,现在如果帐号没出什么问题的话,很快就能更新了。最近要预习下一个年级的课程。所以不定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7-03 09:12
                                    No.11
                                    这一觉睡得真舒坦!sherry醒了过来。她发觉有点不对劲。
                                    gin居然将头埋在了她双峰之间,睡得熟熟的!
                                    sherry突然惊醒,挣脱出了gin的怀抱,将被子拉到自己胸部以上。gin懒洋洋地醒了过来。
                                    “喂!你干嘛啊?变态!”sherry连哭带叫地说。
                                    “你昨天跟我做的时候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一句?”gin醒了过来,“不经意”地露出了他健美的身材,“喂,你干嘛啊?包得严严实实地干嘛?昨天不都被我看光了吗?”
                                    sherry这才感觉下身还有点隐隐作痛,撇过头去红着脸说:“你还好意思说......”
                                    gin将头埋在sherry睡过的地方,深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sherry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以后,转过身去,扑在了gin的怀里。gin贪婪地闻着她的发香:“昨天晚上是个例外。我这一头头发这么不方便,以后就得逼你在我上面了。”还没等sherry反应过来,gin一把把她搂进被窝里,将她压在身下,深情地吻着她。
                                    sherry面红耳赤地钻了出来,飞快溜回了自己房间,穿好衣服。
                                    ————————————————————
                                    从今天起,她就是成年人了!sherry心中有一点欣喜,但很快又消沉了下去:自己的初夜已经被gin给夺走了,以后她该怎么办?要是以后嫁的人发现她不是处女的话,自己该怎么办?那不是嫁不出去了吗?!
                                    sherry唯一想到的可以倾诉的人就是她的姐姐,她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明美很快就接了,声音十分轻快:“怎么了,志保?”
                                    sherry的声音又一点呜咽,她该怎么说出口呢!“你怎么了?”明美开始担心了,“今天你是你成年的第一天,你要高兴啊。是不是gin打你了?伤了你?骂了你?”
                                    “不,”sherry用手捂住嘴,“比那还糟糕。”
                                    明美怎么也猜不到gin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什么,但听见了妹妹的呜咽以后,她心里有了一个不确定又令她十分恐慌的答案:“是gin昨天晚上逼你做了吗?”sherry最后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她的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明美知道她的妹妹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明白这时候自己必须要镇定:“下面痛不痛?”
                                    “嗯......”
                                    明美除了安慰妹妹,她觉得自己也不能再做些什么了。“怎么办?”sherry问她的姐姐,这时候的她像个孩子一样,身边只有这么一个亲人,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恐慌地问她。
                                    “去爱他。”明美给了妹妹这么一个答案,她自己都觉得很荒谬。但是她能为妹妹做什么呢?难道她要跑到gin面前去以卵击石吗?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啊?但是,我怕gin烦了我之后,就把我一脚给蹬了......”sherry感到有些诧异。
                                    “可是这是我能提出的最好的意见,我能为你做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组织最底层的成员,他们随时都可以把我解决掉,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死的。”
                                    “我会让他们注意到的。”sherry说,“据我现在的了解,我对他们来说,还很有利用价值,他们不会因为这么一件事就得罪我的,我知道。”
                                    “你在跟你姐姐说话吗?”gin从后面问,自从昨晚后,他对sherry的态度温和了很多,称呼也比较亲昵了。
                                    sherry一惊,一阵委屈和羞涩便涌上心头,她大哭着扑进了gin的怀里。“乖,别哭。”gin说,“今晚还要回你自己的房间睡吗?”sherry猛地摇了摇头。“我就知道。”gin摸着她的头发说,“我猜你早就把昨天晚上所有的事告诉你的姐姐了,她让你该怎么做?”
                                    sherry主动地去吻了gin的嘴唇:“就是这么做。”她羞怯地低下了头,抬着眼睛看着gin。
                                    gin觉得她这个样子可爱极了。他故意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转过身去,嘴角却荡漾着微笑。
                                    “那,”sherry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会不会怀上......”
                                    gin平定了一下气息:“不会的,我昨天没有射在里面。”sherry脸一阵滚烫,她扑到沙发上,将脸埋在靠垫里,尽力掩饰自己的慌乱。
                                    “这个样子也太可爱了吧……”gin想。他现在真想把她抱到楼上去,再和她来一次。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gin开口问。
                                    “什么感觉?”sherry不肯将脸抬起来。
                                    “就是问你,下身痛不痛?”
                                    sherry拼命点头。
                                    “昨天我那个姿势把你弄疼了吗?”
                                    sherry拼命摇头。
                                    “那就好。”gin又吻了一下sherry的额头,贪婪地闻着她的发香。
                                    幸福感又把sherry包围了。
                                    (No.11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7-03 09:15
                                      第11章已经发出去了,希望度娘不吞楼,大家看得见的跟我吱一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7-03 09: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3 11:41
                                          No.12
                                          正当sherry享受着她的幸福时,诸星大正在公寓里坐立不安。
                                          他已经在明美的身边潜伏了几个月,但他并没有触碰到这个组织的核心,只是和组织的重要人物sherry见过几面、聊了几句而已。他目前从明美那里知道的,也只限于明美无意间说漏嘴的:组织的颜色是乌鸦一般的黑色。其他只有FBI提供给他的组织有身份的人总是以酒为代号,但是具体哪些代号指的是哪些人,除了sherry外,他并不清楚,而且就算是sherry,他也只知道她在组织里做科学家,做什么重要的研究。他的任务很难得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大的进展,这么快就陷入瓶颈期的。
                                          诸星受不了了,他要主动出击,编一个合乎情理的故事,接近sherry,通过她进入这个密不透风的组织里。听说sherry最近很走运,被组织里一个算是boss左膀右臂的干部宠爱,也许现在的她可以很轻而易举地让自己进入组织。一想到这一点,他全身就开始兴奋,就像一个把猎物逼得山穷水尽的捕食者。
                                          ————————————————————
                                          gin对sherry的防备没有那么严了,sherry立刻又到姐姐明美家里去混了。这倒省了诸星编一个理由将她约出来。
                                          明美上班去了,诸星将自己包装为一个网络从业者,明美便也没有问他职业了。诸星看到sherry主动造访,慌了一下,他还没有想好自己的故事。但既然sherry已经来了,只好让她进门来。
                                          sherry说了一句“打扰了”,便走进门去。“姐姐呢?”
                                          “她去上班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她是一名花旗银行的普通职员,很受顾客欢迎,业绩也是行内最好的。”sherry点了点头。她真羡慕啊,像姐姐一样的普通人的生活。
                                          “什么时候会下班?”
                                          “三小时后。”
                                          sherry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那我可以帮你们打扫些什么?反正呆在这儿三个小时什么也不做也怪闲的。”
                                          诸星环顾房间,还是决定请sherry坐下来,他要跟她说自己想要进入组织:“不用了,房间太整洁反而让人觉得很拘束,这个样子刚刚好。请坐,我去泡杯红茶来。要冰的还是要温的?”
                                          “温的吧,请加点糖。”sherry本来爱喝冰的,可是无奈下身还在疼痛,只好喝杯温的。
                                          “听明美说,你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啊。”诸星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是啊。”sherry也装作若无其事地答道。两人都不想让对方察觉到自己语气中的一些微妙的变化,以免对方起疑心。诸星和sherry就美国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sherry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
                                          “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你学的什么?”
                                          “化学。不过医学方面倒也挺了解的。”sherry如实说道顺便和诸星开了个玩笑,“你该不会是个程序猿吧?”
                                          “曾经是的,现在是个网络从业者,嗯......就是自由职业者。你有什么地方可以推荐我去面试的吗?那种适合程序员的地方,有一份正式工作也不错。”
                                          sherry叉腰苦想,她自从回国以来根本没有怎么接触社会上的东西,不知道哪里有招聘程序员的公司。倒是组织里有在到处寻找优秀程序员,但是她总不能让他去做这种事吧?再说了,boss也不一定会让一个不清楚底细的人进入组织。但她不想让诸星失望:“我所在的地方有在找优秀的程序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招收你。”
                                          “那请帮我联系联系。”诸星非常高兴,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他也没说几句,sherry就主动提出要让诸星加入组织,成为组织一员。sherry跟boss说明了诸星的情况,并且对boss说,她姐姐的这个男朋友只想好好工作,拿一份工资,不必让他接触到组织内部。组织有一栋聚集组织外部成员的大楼,但是大楼里的人都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效力于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也知道一些内幕。boss考虑了一会儿,决定让sherry通知那个诸星大下午来指定地点找他的代理人。
                                          sherry挂断了电话,对诸星说:“同意了。我等会儿会把时间地点发到你的手机里,之后的事,只有你自己帮忙了。”诸星答应了。
                                          ————————————————————
                                          午饭刚过,诸星就出去了。没过多久,他回来了,很高兴地对sherry说他被录取了,年薪也让他很满意。诸星的高兴不是装出来的,boss对他说明了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做不好可能会被灭口,诸星声称自己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sherry很是为他高兴:“那么我走了。”
                                          “你不等明美回来大家一起聊聊天吗?”
                                          “不了,”sherry说道,“姐姐要是知道我把你也牵扯进去,说不定会数落我一顿。今天就不要告诉她我来了,我不希望她担心我。就说我让你传个话,说,我很好,不用她担心我,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也叫她要好好爱惜自己。那么,再见。”
                                          “再见。”诸星平静地说。
                                          (No.12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08 21:07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24 07:3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