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439贴子:1,383,746

【卫聂王道】雪落松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11 17:03
    前言
    与他初次见面,那少年一袭白衫,在鬼谷如火般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显得越发俊逸出尘。因着初次见面,他略微曲着腰,开口叫了一声“小庄”。
    经年之后,卫庄回忆起那次初见,不禁感叹恍若隔世,但当时的感觉却宛若脑海沙滩上贝壳,经时光的浪潮日日冲刷,依旧闪着幽光。他微曲着腰的样子,像被雪压的略弯苍翠的松,谦逊又不失桀骜;他说话的声音,像微风刮过松林雪簌簌的落下,带着少年特有的轻柔;错身而过,他身上的味道,像松林旁刚解冻的小溪,纯净干冽。
    卫庄低头轻吻枕边人的额角,他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卫庄行过很多地方,他并不计较住处,没有师哥的地方就算在富丽堂皇,也不过就是个落脚的地方。但流沙的手下都知道,首领住处不必贝阙珠宫、雕栏画栋,但必有松林清溪。他们的首领几乎每晚都在松林中散步,下雪的时候尤甚,并时常就在溪边草地上和衣而卧直到天明。
    新来的下属感到不解,费尽心思才找到符合要求的住处,首领竟要露宿。终有一日,耐不住好奇,去询问赵风,他已经跟了首领六七年了,并且一直负责住处这项职责。赵风听罢,竟面露伤感之色,沉声说道:“首领他心里……有一个人”那下属实是豁达大度之人,此时竟也无端的生出些感伤来。
    当晚卫庄又去松林里散步,那下属看着他的眼神不经意的就带了几分同情,慧如卫庄,马上就猜透他定是不知从谁那听来了什么,牵牵嘴角自嘲一笑。“师哥啊师哥,只有这样我才感觉你一直在我身边,以前从没想过这世上还会有一人让我牵挂至此,你看连我新来的下属看我如此疯魔,都知道吝惜。原是我看错了你,你竟是如此很绝之人,马上十年了,你到底在哪。”卫庄在溪边草地上坐下,月华如洗,雪压松枝,飒飒有声,卫庄轻合眼眸,又是一夜好梦,梦里他如期而至,眉眼如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11 18:48
      啊,新人,其实也不算,一直潜水,谨以此文表示我对卫聂哈哈哈,写的不好,还请各位见谅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11 18:50
        篇幅不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11 18:51
          顶一个,文笔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11 19:55
            好看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11 22:37
              (一)
              盖聂出生在赵国一个颇为富裕的大户人家,他的祖父是富可敌国的商人,父亲则是赵国中流砥柱的大将军。盖聂生的极好,完全承袭了父母的优点,小小粉粉嫩嫩的一团却也能叫人一眼看出将来定是个堪比公孙阏的美男子。有诗云道:“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祖父就将“子都”二字作为盖聂的字,并请来先生教他舞文弄墨。
              盖聂也不负众望,长到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文治武功样样精通。身量尚未长开但修长挺拔,带着少年人的青涩,加上喜穿白衣,腰间以一黑绸穿着一块雕着云雷纹的莹莹白玉缚着,越发显得身长玉立。他发丝极黑如墨,用一根白色的丝带绾在脑后,两侧垂着几缕碎发显得脸型轮廓十分柔和。脸颊清瘦,唇角时常微微上翘,鼻若悬胆,两道剑眉下如漆的点缀着一双琥珀色的凤目,又长又密的眼睫,文雅秀气中又不失顶天立地的英气。但凡见过的,无不赞道:“真乃一璧人也”。
              十二岁那年一算命先生路过盖府,见到盖聂说他将来必是出将入相的不世之材,又观他纤细修长,指节分明,道他将来定是一位使剑好手。在盖聂十二岁生日那年,祖父便花重金请人造了一柄剑,此剑薄如蝉翼,与韧性十足,十分轻巧灵动,舞动起来剑风刮过仿若松间落雪,遗世出尘,顾名为“松雪”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12 14:0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12 17: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12 22:30
                    加油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12 23:4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13 02:09
                        盖父要自杀吗?盖母怎么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13 19:57
                          (三)
                          盖聂穿过古朴的回廊走到院子的另一侧,那是盖家的祠堂,盖母正在里面擦试着盖家历代先祖的排位。盖聂走进去,对着盖母拱了拱手说道:“母亲,这些事还是让孩儿做吧,您这几天辛苦了,多休息休息,父亲请您过去一趟。”盖母转过身,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脸,温柔一笑,忽然微微皱了眉道:“你可是哭过了,怎么你父亲都跟你说了什么?”
                          盖聂连忙拭了拭眼睛笑道:“母亲说的哪里话,孩儿怎么会哭?只不过刚刚过来的时候,被虫眯了眼睛,儿子这会眼睛还难受呢。”盖母拿绢子遮了遮嘴轻笑出声,爱怜的捧着儿子的脸一边轻吹他的眼睛一边说:“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快跟母亲说说,你父亲都跟你说什么了。”盖聂于是就将盖父说的话向母亲转述了一番,盖母却渐渐失了笑意,脸上也一点点的失去了血色,直到白的仿若祠堂新刷的墙。
                          盖聂察觉有异,忙扶着母亲问道:“母亲你怎么了?可是觉得哪里不舒服?”盖母揽着儿子的肩头说道:“无事无事,只是娘早上并未进过早膳,适才又弄了这半天,竟有些饿了。聂儿,娘想吃城西的那家栗子酥,就是离咱们家有些远,你可愿辛苦替娘走一趟?”盖聂笑道:“不妨事,孩儿愿往,那母亲就先去父亲那边,孩儿这就去买。”说着便要往外走,盖母拉住儿子的手,满眼疼惜,缓声说:“不用着急,列祖列宗不可怠慢,你还是先替娘把这些排位擦拭干净,再去也不迟。娘就先去你父亲那了,你买完糕点就送到你父亲那吧”
                          盖聂点了点头,盖母笑着转过身,走到门口,她突然就失了力,觉得那门槛仿佛有几丈高。盖母用手扶着门框,她突然转身将儿子搂在怀里,声音有些沙哑,但很平静,“聂儿,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学本事,好好做人。”盖聂双手环上母亲瘦削的背,感到母亲微凉的手指穿过发丝,他轻声说道:“孩儿自当竭尽全力,成为更强的人,母亲放心。”盖母粲然一笑,盖聂生的极像她,尤其那一对琥珀色的凤眸,此时午后的阳光透过祠堂小小的窗正照在盖母脸上,越发显得纯净透亮。她没有再看盖聂转身出去了,走出很远,盖母忽然觉得手心一阵疼痛,低头一看,竟是手攒着太过用力,十指丹蔻将手心刺的鲜血淋漓。她看着祠堂方向,依稀看到盖聂单薄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盖聂将祠堂打扫完毕,就出门去为母亲买糕点,一路上他心事重重,总感觉父母今日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缘由。因着心中有事,他走的极慢,到了城西那家糕点铺已是黄昏时分了。“来一包栗子酥”盖聂对店中伙计说道,伙计一见是他连忙笑着说:“盖少爷呀,又来给盖夫人买糕点啊,不过今日没有栗子酥,只有余荣饼”余荣!!!盖聂仿佛心脏给人狠狠捏了一把,心口剧痛,眼前一黑,差点栽倒。伙计慌忙扶住他,盖聂死死抓住他的手问道:“为什么今日没有栗子酥。”伙计吃痛想要把手抽回来,但盖聂力道奇大一时也挣不脱,他连忙说道:“这是我们小店的规矩,盖少爷您可能不晓得,我们每天只卖一种糕点,盖夫人知道啊,她难道没告诉您吗?”盖聂颓然松了手
                          伙计骤然失去力道向后跌坐在地上,盖聂把他扶起来问道:“有马吗?”伙计一看他神色不对,也略猜到事情的严重性,指了指店铺旁边栏杆上栓的一匹白马。盖聂道了声谢,飞身上马疾驰而去,白衣白马,如一阵白色飓风,他骑术卓绝,虽一路疾行但并未撞到一人。盖聂到了家门口忽然手上一软松了缰绳,从马背上直直摔了下来。他挣扎着站起身,走入盖府大门,发现展叔的儿子展苍蹲在大门后一角落里抹眼泪,他忙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问道:“苍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怎么哭了啊”展苍比盖聂小三岁,但已经十分懂事了,他死死的咬着手指不肯说话。盖聂的心仿佛在沸油里滚过,又被冰窖里冻了,他向父亲的房间走去,觉得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13 23:30
                            明天还要考试的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13 23:33
                              哭T﹏T,心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13 23:3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14 06:52
                                  (四)
                                  终于到了门口,房门紧闭,盖聂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看见父母并排躺在床上十指紧扣,神色安详似乎睡着了。静,万籁俱寂,盖聂研习过内功而且颇有些造诣,于是耳力极佳,他听见此时枫树落叶,屋顶有飞鸟落下,院中池塘的鱼在游弋。
                                  可是此刻,在这间陈设简单的卧室里,盖聂极力想捕捉一丝一毫的呼吸声,却是徒劳。他想大喊,想大哭,但是他发现他发不出一丝声音,流不出一滴眼泪,他宛若毫无生气的木偶僵硬的挪到床边,哆嗦着捧起父亲的手,那只布满老茧但十分温暖的手,此时却变得的僵硬冰冷。
                                  其实这一路上,盖聂都一直抱着一丝侥幸,他觉得父母不论因为什么原因都不会,也绝不忍心把他自己一人独自扔在这世上,哪怕就是在握住父亲手的前一秒他也是这样想的。现在这冰凉的触感彻底弄碎了他如泡沫般的幻想,盖聂只觉得心口剧随后蔓延到四肢百骸,随后呕出一口鲜血,吐的那衣襟上全是,在白衣掩映下更显触目。这时他突然发现父亲枕头底下压着一个信封,他赶忙抽出展开来看
                                  “子都吾儿,见字如面,为父戎马一世,战功赫赫,然此生最大之幸即得遇汝母,又得子如尔。吾如今蒙奸人所害,若后半生只能缠绵病榻,还要累及妻儿,吾实不能如此。聂儿,吾良子也,为父征战时曾幸与鬼谷赵一有数面之缘,汝若欲成大事,必当拜此人为师,盖府可交由展叔,至于汝母,曾有誓曰‘同生共死’故此吾等当一同归去,省去繁琐仪式,只需择一山清水秀之地葬了即可。漫漫尘世,吾等毫无恋栈,唯汝吾实是不舍,人云‘缘许三生’,只盼来世再会,仍为父子。人生路长,人心不古,诡变百出,吾儿珍重!珍重!珍重!父,盖林煜,母,林紫青,绝笔。”
                                  盖聂将信折好,小心放入父亲衣里,站起身,眼前阵阵发黑,向后一仰却并未跌到地上,而是被人从身后抱住。淡淡竹香萦绕,盖聂抬起头来,来者是一须发皆白的老人,虽已年老,但却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身形清瘦挺拔,宛若书中修行多年的仙人。展叔站在他身后,神色肃穆,盖聂稳住身形与该老者拉开几步距离,拱手道:“可是鬼谷子赵一先生?”那老者被猜透身份也不惊讶,而是走到盖父盖母床边,微微颔首,片刻后方道:“曾听林煜兄提过,说他有一天赋异禀绝世聪明的儿子,可是你吗?”盖聂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床上的父母,忽然举手往脸上扇去,但刚及半空就被人捏住手腕,随后点了穴道,那只手便不能再动。盖聂说道:“何来聪慧,若真如此,我有怎会猜不透父母的心思,让他们为我而死。”鬼谷子第一次仔细打量着他,眼前少年一袭粗布白衣,衣上斑驳血迹,依旧难掩风姿,脸色苍白眼圈通红却是一滴泪也没掉,他微微点了点头,解了穴道走到门口对他说:“先善后吧,记得你父亲对你说的话。”然后飘然而去。
                                  三日后,在离盖府不远的一座清幽小山脚下,鬼谷子找到了盖聂,他正坐在父母坟前,盯着墓碑出神。“此处风景秀丽,又无世俗纷扰,林煜兄应当很满意。”盖聂见是他来了,站起身拱了拱手说道:“父亲平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待到天下太平,他与家人能找一处宁静之地安度此生。”鬼谷子问道:“那你呢,你的愿望又是什么?”盖聂看着身后青山,沉声道:“承父志,安天下”
                                  鬼谷子拍手道:“好!好志气!那你舍得离开这里?”盖聂回身看着父母墓碑说道:“死者已矣,若是活着的人不能顺着他们的心意好好活着,那岂不是更加辜负他们了”鬼谷子看着他,只是三日未见,少年又清减了几分,脸色依旧苍白,但一双凤目熠熠生辉,让人充满希冀。他说到:“跟我去鬼谷吧”盖聂问道:“可是那苏秦、张仪、孙膑、庞涓先辈从师之处?”鬼谷子答道:“是修炼最强者的地方,你拜我为师,修习三年,你就能成为强者,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你就能实现你的梦。”盖聂浑身一颤,跪下磕了三个头,“我要做最强的人,师傅在上,弟子愿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14 15:28
                                    祝楼楼旗开得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14 21: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14 22:28
                                        (五)
                                        自那日别了展叔以及乡亲邻里,跟随师傅来到鬼谷,光阴荏苒,弹指倾间盖聂已在鬼谷度过三月有余。这三月里,他时刻牢记父母的教导,每日寅时刚过便起,先劈柴挑水,而后便去练剑,白衣胜雪,身姿轻巧灵动,一把木剑在他手里仿佛被赋予了生命。那把松雪剑,盖聂身上唯一一件从家里带出的东西,他再进鬼谷的那日拿剑匣封了将它埋在鬼谷后山的一大片松林之中,鬼谷地处荆楚云梦一带,山青水秀,此地方配得上松雪,他对着松林拜了三拜,决然转身。
                                        剑舞到辰时,他便去为师父准备早膳,盖聂虽出生于富贵人家,但自小便被教育众生平等,人无贵贱,小时候他经常看家里的师傅做饭,久而久之竟也叫他也去不少烹饪的法子。清粥小菜,朴素却也可口,师徒二人用毕早膳,盖聂收拾妥帖,便开始早课。天文地理,阴阳八卦,奇门遁甲,武学军阵,岐黄之术,盖聂觉得自己就像一团干瘪的棉絮,得拼命的汲取水分。早课上到午时,盖聂又服侍师傅用午膳,午膳过后小憩片刻,鬼谷子便在院前空地上教他纵剑,给他讲过剑招走势,鬼谷子就坐在屋檐下观看盖聂练剑并不时指点一二。待到戌时,又开始研习本门派独特的内功心法——吐纳之术,亥时人定,侍奉师父就寝之后,盖聂迎来属于他自己的闲暇时光,鬼谷后山有处悬崖,那是盖聂最喜欢的地方。他总是坐在那里练功,随后去松林中散步,子时回屋就寝,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这天早膳用罢,鬼谷子叫住盖聂“聂儿,为师有事要出谷一趟,你这几日在谷中侯着,功课可不能怠慢了。”“师父尽管放心去便可”盖聂把碗收了起来,鬼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七天之后在谷口那棵大槐树下等我,我大概黄昏时归。”于是一星期之后,盖聂如约提前一个时辰在树下等候,不久他就看见了鬼谷子的身影,不过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跟了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近了,盖聂对鬼谷子拱了拱手,“聂儿,他叫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从今天起他就是你师弟了,也是你最大的对手,你们两个最终只有一个能够成功,代表鬼谷改变天下的命运。”说完鬼谷子就走了,只留下这两个人站在原地。
                                        盖聂微微欠着身叫了一声“小庄”,而那少年却故意拖长声音道“师哥”,三分嘲讽,四分戏谑,三分挑逗。盖聂不禁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他,却冷不丁撞进一双如后山悬崖下寒潭一般冰蓝色的眸子里,眼前的少年留齐肩短发,明明十几岁的年纪,鬓边发丝已经发白,以一条朱红色的抹额缚着。他穿着一身黑色短衫,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下巴微微扬起,像一只高贵优雅的黑豹。他五官深邃立体,英气逼人俊美异常,又带着几分妖气,嘴角向上挑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却是一丝笑意也没有,此刻两人看似都很放松,但是只要稍懂武功的人变能看出这平静之下实则暗流涌动,也许下一秒就会剑拔弩张。
                                        “听师傅说,你叫盖聂字子都?不过你的长相倒也配得上这二字。”卫庄率先打破僵局“这只是小时候家里人随意起的,我现在已不在以它作字了。”“有趣”卫庄走到那棵槐树下坐着“听说公孙阏当年不仅相貌生的美,还有着一身的好武艺,能征善射,可是左传中却有记载说郑伯将伐许,五月甲辰,授兵于大宫。公孙阏与颍考叔争车,颍考叔挟辀以走,子都拔棘以逐之,及大逵,弗及,子都怒。秋七月,公会齐侯、郑伯伐许。庚辰,傅于许,颍考叔取郑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颠。瑕叔盈又以蝥弧登,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郑师毕登。壬午,遂入许”卫庄忽然抬头看着盖聂,眼神冰冷,“师哥将来不会为了鬼谷子之位,也要效仿这位仁兄,杀了我?”
                                        盖聂平静的与他对视,“你我各凭本事,若是你觉得你会输给我,那未免太看轻你自己,若是你觉得你赢了我,我会暗箭伤人,那你又未免太看轻我了”卫庄听罢突然哈哈大笑,“师哥果然善辩,看来这三年我得加紧时间了,不然我可能真的要看轻我自己了”盖聂不在接他的话,注意到他沾满尘土的黑衫,“小庄你这几日舟车劳顿,定然累了,不如先去沐浴,我去替你备些饭食,安顿住处。”“师哥真是周到,三年后,我也不会念着今日之情,放你一马,到时我们既分高下,也决生死,你何必如此”卫庄坐着没有动,盖聂却转过头向谷内走去边走边说“我只是尽人事,你接不接受无妨,至少你现在是我的师弟”卫庄看着他清秀俊逸的背影,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15 15:08
                                          啊!拖拖拉拉,终于让大叔二叔见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15 15:09
                                            嘻嘻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15 20:4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15 22:28
                                                终于见面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4-15 22:54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4-15 23:3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17 14:28
                                                      啊,抱歉大家,昨天太忙,突然觉得好感动,我写的这么烂,竟然有亲爱的们看,爱你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17 19:0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4-17 23:01
                                                          写得不烂,好棒,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4-17 23: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4-18 0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