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吧 关注:123,304贴子:729,160

【阅读体】往事回首(楼楼是个取名废,不用在意)(一)自从花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阅读体】往事回首(楼楼是个取名废,不用在意)

(一)
自从花城回来以后,谢怜每天早晨醒来都会发现花城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仿佛一辈子都看不够似的,然而,今天一早醒来,他却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三郎?!”
“哥哥,怎么了?嗯?”
“三郎,这是哪里?”
“抱歉,哥哥,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什么人?”
远处,风信、慕情、师青玄、贺玄、灵文等人正走过来。
灵文:“太子殿下,血雨探花,你们怎么也在这?”
谢怜:“我也不知道,有人知道这是哪吗?”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你是谁?”
“你们可以叫我蝶儿”
“你把我们弄到这来有什么目的?”
“别害怕呀,我可没什么目的,让你们看一些东西罢了。哦,对了,人还没到全呢,看看谁来了。”
话音刚落,远处又走来一群人。君吾、梅念卿、裴茗、半月、裴宿先走了过来,随后众神官也一脸懵的走过来,甚至一些仙乐国因人面疫而死去的人也来了。这些都没什么,但最后进来的几个人却让众人大吃一惊,他们分别是师无渡、仙乐国主、仙乐皇后、引玉、青鬼戚容。
“哥!”师青玄最先反应过来,扑了过去。
师无渡被他扑了个满怀,揉了揉弟弟的头“青玄…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见到你?难道,难道你也死了?!不,不可能!”
“哥,我没死,我一点儿事都没有,哥,你看,太子殿下他们也在这呢,我们都没事!”
这时,谢怜也反应过来,走上前去“父皇…母后…你们”
皇后也有点儿懵,看到谢怜顿时喜出望外“怜儿!”
国主还稍稍镇定些,皱眉到“这是哪里?”
谢怜:“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被弄到这里来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时刻提防着点儿就好,不必担心。”他没有说的是,只要有三郎在,他什么时候也不会担心。
至于权一真,他看到引玉后就扑了过去,不过还没扑到就一阵红烟爆开,只剩一个不倒翁掉到了引玉怀里。引玉松了一口气道:“多谢城主。”
至于青鬼,不知怎的,他一出来就晕了过去,一旁的谷子连忙接住他,退到了一边。
这时,那个声音又从空中传来“嗯,这回人都到了呢。接下来你们就在这看点东西吧。”

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屏幕,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天官赐福
花怜镇楼,侵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11 22:41
    嘿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12 05:09
      没有文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12 05:10
        喜欢阅读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12 08:32
          发文请先文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12 11: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12 12:01
              楼主滚来发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12 18:06
                (三)
                【太子少时一心修行,修行途中,有两个广为流传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他十七岁时。
                那一年,仙乐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上元祭天游。
                ………………

                可是,那一天,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在仪仗队绕城的第三圈时,经过了一面十几丈高的城墙。
                当时,华台上的武神正要将妖魔一剑击杀。

                这时,一名小儿从城楼上掉了下来。
                刹那尖叫连天。正当人们以为这名小儿即将血溅神武大街时,太子微微扬首,纵身一跃,接住了他。
                人们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飞鸟般的白影逆空而上,太子便已抱着那名小儿安然落地。黄金面具坠落,露出了面具后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
                花城(拥住身前的人):哥哥……
                谢怜:三郎,那,就是你吧。
                花城:嗯,当时我以为我就要摔成肉酱了,幸亏哥哥你接住了我,要不然就没有现在的三郎了呢。
                众神官:太子殿下你为什么要接住他,现在出来一个这么恐怖的血雨探花……
                师青玄:哇,原来小时候的血雨探花是这样的啊,不过血雨探花你这是和人打架了还是怎么了,怎么弄了一身血?
                黑水:你别说了!
                梅念卿:血雨探花,你放开小殿下!!
                君吾:没用的…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12 18:06
                  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12 18:10
                    勤快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12 18:10
                      不不不,只是刚刚开坑的爆更而已,楼主懒得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12 18:12
                        更新!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12 18:46
                          要记得发截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12 20:23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12 20:4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13 00:00
                                勤奋的楼楼大半夜的来更文了
                                (四)
                                【下一刻,万众欢呼。
                                百姓们是兴高采烈了,可皇家道场的国师们就头疼了。
                                万万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不祥啊,太不祥了!
                                华台绕皇城游行的每一圈,都象征着为国家祈求了一年的国泰民安,如今中断了,那不是要招来灾祸吗!
                                国师们愁得发如雨下,思前想后,请来太子,委婉地表示,殿下您能不能面壁一个月以示悔过?不用真的面壁,只要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太子微笑道:“不要。”
                                他是这么说的:“救人又不是什么坏事。上天又怎么会因为我做了对的事情而降罪于我?”
                                呃……万一上天就降罪了呢?
                                “那么上天就错了,对的为什么要向错的道歉?”
                                国师们无言以对。
                                这位太子殿下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从没遇到过他做不到的事,也从未遇到过不爱他的人。他是人间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所以,虽然国师们心里很痛苦:“你懂个屁!”
                                但不好多说,也不敢多说。反正殿下也不会听的。】
                                梅念卿:小殿下真是太不好管了。
                                君吾:嗯,是挺难管的。
                                梅念卿:你还说?你以为你好管吗?你一点儿也不比小殿下好管好吗?
                                风信:嗯,你是人间正道。
                                慕情:你是世界中心。
                                谢怜:咳,都是年少轻狂的事了,现在就不提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13 00:53
                                  (五)
                                  【第二个故事,也发生在太子十七岁这年。
                                  传说,黄河之南有一座桥叫做一念桥,有一名鬼魂在这座桥上徘徊多年。
                                  …………

                                  那鬼魂现身,果然如传闻中一般阴森可怖。它开口问了太子第一个问题,太子笑着回答:“此间人间。”
                                  鬼魂却道:“此间无间。”
                                  开门大吉,第一个问题就答错了。
                                  太子心想,反正三个问题都是要答错的,何必等你问完?于是便亮了兵器,开打了。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太子武艺高强,那鬼魂更是悍勇骇人。一人一鬼在桥上斗得是几乎日月翻转,最后,鬼魂终于败下阵来。】
                                  一神官:第一个问题就答错了,太子殿下,你真是…人才
                                  师青玄:我说太子殿下,你好歹让那鬼魂问完了啊,这鬼魂怎么就这么倒霉,撞上了你
                                  【鬼魂消失之后,太子在桥头种下了一颗花树。这时,一名道人路过,恰好看到他在此撒下一抔黄土,为它送行,问:“这是做什么?”
                                  太子就说了著名的八个字:“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

                                  诸天仙神们在他上元祭天游那一跃时便留意到了这名十分出色的悦神武者。这次一念桥头一见后,有仙家问帝君:“您看这位太子殿下如何?”
                                  帝君也答了八个字:“此子将来,不可限量。”
                                  当晚,皇宫上方天生异象,风雨大作。
                                  在电闪雷鸣之中,太子殿下飞升了。
                                  …………

                                  这位太子殿下,无疑是上天的宠儿。
                                  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他想做的,没有做不成的;他想飞升成神,就当真就在十七岁那年飞升成神了。
                                  他原本就是民心所向,加上王与后思念爱子,下令为他在各地大力兴修宫观庙宇,开窟立像,万民朝奉。信徒越多宫观越多,寿元越长法力越强。于是,仙乐宫太子殿在短短几年之内风光无两,鼎盛一时,达到了巅峰。】
                                  君吾:事实证明,当你身在无间时,也不能做到心在桃园。
                                  谢怜微微一笑:但是我的初心始终不曾泯灭,不是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13 00:5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13 09:48
                                      加油呀(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13 15: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13 17:14
                                          dd


                                          回复
                                          23楼2019-04-13 17:50
                                            (六)
                                            【直到三年之后,仙乐大乱。
                                            大乱的起因是国主暴政,叛军起义。可是,虽然人间已战火四起,天界的神官们,也是不能插手的。
                                            除非妖魔鬼怪越界侵犯,否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
                                            但他才不管。他对帝君道:“我要拯救苍生。”
                                            帝君坐拥千年神力,尚且不敢整天把这几个字挂嘴上,听到他这么说,心情可想而知。但又拿他没办法,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太子道:“我能。”
                                            于是,他就义无反顾地下凡了。仙乐人民自然是举国欢庆。
                                            然而,古往今来的民间故事早就竭力地向人们阐述了一个真理:
                                            神仙私自下凡,肯定没好结果。
                                            ………………

                                            从那以后,一位守护平安的武神便消失了,而一位招来灾祸的瘟神诞生了。
                                            人们说你是神你就是神,说你是屎你就是屎,说你是什么你就得是什么。本来如此。】
                                            谢父:暴政……
                                            谢母:不,不是你的错,只是,天要亡我仙乐罢了……
                                            君吾:我说了,你救不了所有人。你看,你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把你推下神台。
                                            谢怜:我知道,但是我不后悔,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花城:至少,哥哥是我心中永远的神,也是唯一的神。
                                            谢怜:三郎……
                                            众神官: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风信:我/操/了,是你心中的神你还那样对他?
                                            谢怜:风信,你先别激动。我,我是……自愿…的
                                            强撑着说完这句话,谢怜的脸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任由花城把他揽进怀里。谢怜只好把脸埋在花城怀里,不敢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13 18: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13 19:18
                                                楼楼热衷于晚上更文。
                                                (七)
                                                【太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更不能接受的,是他要接受的惩罚:贬谪。
                                                封禁法力,打落人间。
                                                他从小就在万千娇宠中长大,从未受过人间疾苦。这个惩罚,等于让他从云端坠落到烂泥地。
                                                ………………

                                                这位太子殿下登天快,坠地更快。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仿佛还是昨天的事。但天界唏嘘一阵,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谁知,过了许多年,某日,突然天空一声巨响。
                                                这位太子殿下,居然又飞升了!
                                                古往今来,被贬谪的神官不是一蹶不振就是堕入鬼界,根本没有几位被打下去后还能有翻身之日的。第二次飞升,这可以说是一件轰轰烈烈的奇观了。
                                                更轰轰烈烈的是,他飞升之后,一路冲进天界,拳打脚踢,大杀四方。于是,他只飞升了一炷香就又被打了下去。
                                                一炷香,可以说是史上最迅猛也最短暂的飞升了。
                                                如果说他第一次飞升是一桩美谈,那这第二次飞升就是一场闹剧。】
                                                花城:哥哥,那段日子你……
                                                刚从花城怀里钻出来的谢怜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抵住他的唇,没有让他说下去。
                                                “不管怎样,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说完谢怜才注意到自己干了什么,一时间脸色更红,咳了一声,转过头去。
                                                风信:**了,这里还有别人好不好。
                                                慕情十分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
                                                裴茗:呵呵。
                                                灵文:……
                                                黑水抬起头来,似乎在想什么,并未插言。(黑水内心:什么时候能和青玄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呢?那个碍事的水师还在这。啊!怎么办啊!?)
                                                君吾:念卿,你看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咱们……
                                                梅念卿立刻躲出三丈远,废话,他可不想回去后三天下不了床。
                                                忽(dan)觉(xin)气(zi)氛(ji)尴(de)尬(yao)的师青玄道:“对了,太子殿下,你第二次飞升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知道会被打下去的吧。”
                                                谢怜恨不得有人转移话题呢,这时连忙接道:“嗯,知道”
                                                风信:那你为什么还要那样做?
                                                谢怜:……
                                                见他不愿意说,众人纷纷闭嘴,继续看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13 23:5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14 00:1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4-14 00:12
                                                      e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4-14 00:1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4-14 00:1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4-14 00: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4-14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