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涵笑话吧 关注:397,625贴子:1,020,655

云南某地的诡异习俗,村子里的女人会用残忍方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几天前,我的初中同学齐大柱,从部队退役回来,许久不见,我主动出钱请他去饭馆喝酒。
酒过三巡,齐大柱忽然压低声音,用种神秘的语气讲道:“小杰,我在部队听说了个好地方,早***想去了,今天终于有了机会,你要不要一起?”
齐大柱虽然家境贫寒,但从小喜欢旅游,总是省吃俭用穷游各地,于是我问他哪个景区?


回复
1楼2019-04-19 03:51
    几天前,我的初中同学齐大柱,从部/队/退役回来,许久不见,我主动出钱请他去饭馆喝酒。
    酒过三巡,齐大柱忽然压低声音,用种神秘的语气讲道:“小杰,我在部队听说了个好地方,早***想去了,今天终于有了机会,你要不要一起?”
    齐大柱虽然家境贫寒,但从小喜欢旅游,总是省吃俭用穷游各地,于是我问他哪个景区?
    齐大柱喝了杯酒:“在云南的十万大山里,有个全部是女人的村子,她们生了男孩子就送养外村人,或则直接掐死,绝不在村里留男人,但为了繁衍后代,每年的九月份,都会对外开放一段时间,让男人进去随便挑女人做那事…”
    齐大柱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天花板,表情/猥/琐,口水流到了衣服上。


    回复
    2楼2019-04-19 03:52
      我让他少白日做梦了,真以为有女儿国啊,齐大柱擦了下口水,把眼睛一瞪:“你不信的话,咱俩打赌!如果我输了给你一万,你输了给我一千就行,敢不敢?”
      我动心了,因为如果真有这么个村子,玩下才出一千块,那也值了,如果没有,能净赚一万!
      看着一本正经的齐大柱,我仰头喝下杯中的白酒,道:“行!我和你赌!”
      竖日,我和齐大柱收拾了下行李,有帐篷,水,食物等,然后,齐大柱借了一辆基本上除了喇叭不会响,其他都会响的皮卡车,带着我往云南去了。
      齐大柱早就把地址给打听清楚了,我们赶了三天路程,便到了云南的大山中,很多地方都没有路,坎坎坷坷,还好齐大柱在部队学的是开卡车,技术精湛,不然非冲到山底下。


      回复
      3楼2019-04-19 03:52
        齐大柱把车停在了一座山脚下,指着远处说:“就在前面,咱们得走走。”
        我们把东西收拾了下,徒步赶路,十几分钟后,一个村子出现在了视野里,齐大柱笑着说:“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我说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村子,等真能玩了再笑。
        齐大柱胸有成竹,泰然自若。
        村口已经搭了一个黑色的帐篷,齐大柱笑着说:“有人比我们还早呢?”
        掀开帐篷,我们看到一个胖胖的男人坐在里面,手里拿着本羞羞的杂志,正看的入神。


        回复
        4楼2019-04-19 03:53
          他察觉到我们后,立刻抬起头,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胖爷还以为花花来找我了呢,原来是同道中人,快请进寒舍一坐。”
          胖子给我们腾出个地方,我和齐大柱互相看了看,跻身进去。
          齐大柱问:“兄弟,你也是来玩村里女人的吗?”
          胖子厚颜无耻的回答道:“这叫什么话,胖爷我是来帮她们繁衍后代的。”
          齐大柱大笑着拍胖子肩膀,说自己也是热心肠的人,专门跑来为村里贡献呢,又问儿的详细情况,胖子把那本杂志塞到枕头下面,说:“我也才来两天,这里的女人啊,那真是美若天仙,看都能把人看去了,但就是有一点不好,规矩太多。”
          胖子讲的时候,还一副色迷迷的表情,似乎在YY。


          回复
          5楼2019-04-19 03:53
            齐大柱问:“什么规矩?”
            胖子回答:“这里的女人天黑后,会把自己的红肚兜挂在门外,你喜欢哪个,摘了肚兜推门进去,就随便给你弄,但奇怪的是,天亮鸡一叫,她们连话都不和你说,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有次胖爷我忍不住,穷追猛问,她们说是规矩,哼,胖爷我为帮她们繁衍后代奋不顾身的,就这样对我这个大恩人,真是群白眼狼。”
            齐大柱和胖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忽然外边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胖子把烟捻灭,道:“天快黑了,她们在穿着肚兜跳舞,两位兄台,和胖爷一起去认肚兜吧。”
            三个人来到村里,在一处空地上,有二十多个身材性感,美若天仙的女人,上半身只穿了件纹图不同的红肚兜,下1半1身穿着黑色的短裤,裸露着白玉般的玲珑脚丫,手舞足蹈,那些响声,正是她们身上装饰品发出来的。


            回复
            6楼2019-04-19 03:53
              胖子指着个肚/兜上纹了一朵花的女孩说:“这是花花,我都和她做两天了,真的让人飘/飘/欲、仙,死了也值,你俩可别和我抢啊。”
              齐大柱让他放心,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我家庭条件不好,毕业又没啥好工作,也没有女孩子看上我,存货快三十年了,瞧见这么热/舞/美/女,自然血/脉/膨/胀。
              齐大柱拍了下我,嘿嘿笑着说:“小杰,钱准备好了吗?”


              回复
              7楼2019-04-19 03:53
                我咽了口口水,让他放心,回去就转他一千,虽然是我大半个月工资,但值!
                天色暗下来后,我们几个人开始分头行动,我在村里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一个纹蝴蝶的/红/肚/兜前,这是我头次/碰/女/人,心跳加快,走路都有些晃,我深吸了几口气,猛的扯下那个/红/肚/兜,用力推开了门。
                只一眼,我便按耐不住了。


                回复
                8楼2019-04-19 03:53
                  屋子里有个女人,正直勾勾看着我,她精致的面孔和白皙如玉的皮肤,更是让我呼吸急促,兴奋不已。
                  女人看样子正在倒茶,她嫣然一笑,摄人心魄,继续手头动作,然后端了一本茶走了过来。
                  我能闻到一种特有的香味,大概是女人香吧。
                  她站在我面前,把茶伸了过来:“小帅哥,先喝杯茶吧,能提升战斗力哦。”
                  我贪婪的吸着她口中吐出的香气,她用手遮住嘴巴,优雅的笑了声:“以前没碰过女人吗?”


                  回复
                  9楼2019-04-19 03:54
                    我忙不迭点头,哆嗦着手去接茶,结果没端好,杯子摔在地上碎了,茶也洒了一地。
                    我觉得很尴尬,女人倒没生气,她慢慢关上屋门,从里面锁住后,又帮我倒了杯茶,我手依然抖的厉害,为防止再摔碎,我猛然喝了下去。
                    女人温柔的拉着我的手,带我到床上后,开始用手摸来摸去,我忍不住把她压在身下,一阵猛/亲,可我又不知道亲哪里,干脆就去咬/脖/子,舔/耳/朵吧。
                    她身上特别的香,皮肤还特别的滑,让我特别的舒服。
                    我想到胖子那句话,这一刻,死了也值!
                    女人脱/掉/了我/的/裤/子,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心中升起了一股戾/气!怎么说呢?就是特别愤/怒那种,想要/杀/人!
                    什么情况?
                    但是,原/始/的/渴/望让我压制住戾/气,可正打算和她负距离接触,戾/气感竟然更加的浓重了。


                    回复
                    10楼2019-04-19 03:54
                      我忍不住捂着脑袋,侧身倒在床边,女人很奇怪,问怎么了?
                      我从小脾气就好,别人打我都不一定还手,今天这情况也太反常了,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咋回事。
                      那种戾气越来越浓,我望着眼前这个女人,竟萌生了种掐死她的冲动!
                      这个地方,我也似乎来过,反正给我一种蛮熟悉的感觉。
                      女人笑盈盈的帮我弄了几下,我忽然更加的愤怒了,狠狠抽了她一巴掌,为防止不干出啥可怕的事情,我在女人惊愕的目光中,穿上衣服跑出了屋子。
                      然后,我听到那个女人在我后背大骂:“你神经病啊?”
                      跟着,就是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这把我给尴尬的,还能再尴尬些吗?回到帐篷里,齐大柱他们还没回来,我暗自嘲讽:“杨小杰啊杨小杰,平日里不总是想是个女人都要吗,咋今天这么漂亮个女人,还不满意了呢?”
                      抽完了烟,我拿出手机,玩贪吃蛇打发时间,忽然意识到一个诡异的问题。


                      回复
                      11楼2019-04-19 03:54
                        女人说了,那杯茶是提升战斗力的,那不就是wei哥吗?咋我喝了啥反应没有呢?难道她在骗我?
                        真是的,自从进了这女人村,全他妈是怪事,我又玩了几个小时游戏,困的睁不开眼了,就回帐篷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齐大柱回来了,进帐篷就把我推醒,说:“你小子咋回来这么早?昨天那女人没给你伺候舒服吗?”
                        我哪里敢说自己见到美女太生气,那不成**了吗,笑着说玩的很好,只是大半夜她求饶了,齐大柱一脸的羡慕啊,自言自语:“没想到你这么牛。”
                        齐大柱伸了个懒腰,说昨天晚上他碰到那个,特别的妖娆,把部队里的存货全给用上了,今天晚上还要去找她,真会玩。
                        看着鼾声如雷的齐大柱,我是欲哭无泪啊,人家都是去玩一晚上女人,我竟然是玩一晚上贪吃蛇…


                        回复
                        12楼2019-04-19 03:54
                          中午的时候,我们三个在一块吃饭,齐大柱和胖子两人谈起昨晚上的经历,各个绘声绘色的,胖子说:“有一点你们绝对不能和我比。”
                          齐大柱点了根烟,问哪一点?
                          胖子说:“我发现花花喜欢我了。”
                          齐大柱哈哈大笑:“兄弟,这村子不能留男人的,你别多心。”
                          胖子很生气的从口袋里摸出样东西,我和齐大柱面面相窥,都不懂什么意思,听了胖子的解释,我俩忍不住笑喷了…


                          回复
                          13楼2019-04-19 03:54
                            齐大柱和胖子又开始对女人的美貌评头论足,唾沫星子乱飞,忽然,外围站着的女人齐刷刷跪了下去,这把我们仨给看懵逼了。


                            回复
                            15楼2019-04-19 03:55
                              只见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拿着肚兜走上了台,女人们又站了起来,老太太把台上女人也扶了起来,看到她脸的刹那,我险些瘫倒在地上。


                              回复
                              16楼2019-04-19 03:55
                                精致的五官,玲珑的面孔,白皙如玉的皮肤,这是张何等俊俏的脸,美的令人窒息。
                                老太太亲自把红肚兜穿在那个女人身上,然后和她说了几句什么,台下其他女人纷纷鼓掌,胖子和齐大柱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凑到人群后面了,我急忙跑过去,齐大柱拉了拉一个女人的手臂,问:“你们这是干嘛呢?”
                                那个女人像是个木偶一般,身子一侧,又慢慢转过去,继续鼓掌。


                                回复
                                17楼2019-04-19 03:55
                                  齐大柱正准备再拉,胖子把他拦住:“没用的,这群娘们规矩特别多,白天不和咱们说话的。”
                                  齐大柱不信邪,又用力拉了下那个女人,这次她直接整个被转了过来,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就有些诡异了。
                                  正常人被拉后,都会去看下是谁动的手,最不济也要动动眼珠子,可这个女人,却还保持着双眼平视前方,在我们的惊愕中,机械性的转正了身体。
                                  齐大柱愣了下,还准备去拉,那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边,她拽住齐大柱的手,一推,齐大柱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我很惊讶,因为齐大柱当了三年的兵,再不济也不会被老太太轻易推倒吧?老太太面若冰霜的说:“晚上你们随便搞,但鸡鸣之后,族人不和你们讲话,请遵守规矩!”
                                  老太太讲完又走了回去,齐大柱很不服气,可刚才那一下,傻子也看出老太太不是善茬。


                                  回复
                                  18楼2019-04-19 03:56
                                    回到帐篷,齐大柱骂不绝口,胖子安慰他能日就行,别想太多,我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画面,总觉得村子里透着股邪气,我说:“你们不觉得蹊跷吗?这么好的地方,咋就咱们仨来了?”
                                    齐大柱说:“蹊跷啥子?你出去后,愿意把这地方讲给别人吗?”
                                    胖子也附和说:“是啊,除了规矩多点,这里还是不错的,反正我出去后,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否则来的人多了,咱们还得排队呢。”
                                    被他俩一说,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些放松,也许那个呆滞的女人,只是不想破坏规矩吧。
                                    夜幕降临后,三个人又朝着村子进军,刚进村口,我就看到一户人家门前挂着的肚兜有些眼熟。


                                    回复
                                    19楼2019-04-19 03:56
                                      胖子提醒了我:“哎你们看,那不是今天台上女人穿的肚兜吗?”
                                      齐大柱点点头,我心跳加快,生怕他俩抢这个女人,猛跑一阵到了门口,转身一看,齐大柱和胖子还站在原地,对我指手画脚,嘲笑不断。
                                      齐大柱说:“小杰啊小杰,你放心吧,我们不和你抢,我还要去找我的鸟鸟。”
                                      胖子也道:“我还是喜欢我的花花,这个留给你了兄台。”
                                      两人手拉着手,在月光下漫步朝村子深处走去。
                                      我和胖子并不熟悉,他是否专一?我不得而知,可齐大柱虽然家境不好,但会和哄女孩子开心,所以对象换的很勤,哪怕是白富美,他也只玩一次,村里这些女人根本没法和白富美比,他怎么会独恋一枝花?


                                      回复
                                      20楼2019-04-19 03:56
                                        我没有多想,摘下红肚兜,推开了门。
                                        果然是白天那个女人,她梳着马尾辫,几缕刘海被卡子扎起,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十分的纯洁,十分的美丽,摄人心魄,令人陶醉。
                                        她见我进来,俏脸微微一红,害羞的低下了头,虽没昨日那个女人热情,却更加的吸引人。
                                        我走进屋里,把门插上,她已经倒好了茶,递过来后用很小的声音说:“先生…喝…喝茶。”
                                        我感觉她好像头次和男人接触,心想不会是处吧?提出疑惑,女人竟然羞答答的点了点头。
                                        草,我不是在做梦吧?头次/做/爱,就碰上了这么美的/处/女?


                                        回复
                                        21楼2019-04-19 03:56
                                          女人的叫声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先生,请喝茶。”
                                          我看了看女人端着的杯子,摇摇头:“不喝了吧,我不是太渴。”
                                          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你也是头一次?”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是啊,女人把茶一伸,让我先喝下再说。
                                          我这个人吧,有个习惯,别人越让我干什么,我越不想干什么,也算是叛逆吧。
                                          我摆出副强硬的态度:“我真不喝,我不渴的。”
                                          女人很倔强:“必须喝,这是我们的规矩。”
                                          于是,我俩开始推攘起来,一来二去,茶杯竟然被推到了地上摔碎了。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女人弯腰去收拾茶杯的碎屑,不小心又割破了手,我焦急的弯下腰去,拿出创可贴黏上。


                                          回复
                                          22楼2019-04-19 03:56
                                            我出了一头的汗,担心的握着她的手,问:“疼不疼?”
                                            女人抬起头,双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她缄默片刻,问:“你…在关心我吗?”
                                            我说:“废话!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我把她扶到椅子上,用屋角的簸萁整理了下碎屑,帮她倒了杯水,道:“我听说女人头次可疼了,你的手已经这样了,先不做了,我陪你聊聊天吧。”
                                            女人立刻慌了,忙不迭的说:“不,你一定要和我做,我不怕疼的,快来吧。”
                                            我虽然也浴/火/焚、烧,但我对这个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情/愫,我不忍心她在受伤的情况下去感受另一份疼痛,也许有人说我太作,可你真的在乎一个人时,真的会关心的失去理智。


                                            回复
                                            23楼2019-04-19 03:56
                                              女人把我搂住,表情迫切,我被她刺激的也忍不住了,直接在椅子上和她做了起来。
                                              这是我的头一次,光找对位置进去就费了好大一会儿,轻车熟路后,我们尝试了很多种姿势,我感觉此时此刻,给个神仙也不换。
                                              我和她做了十二次后,筋疲力尽,我躺在床上,把她抱在怀里,温柔的抚1摸着她的头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
                                              这个女人叫小倩,我开玩笑说自己其实是宁采臣转世,没想到她根本不知道宁采臣是谁,我只好和她讲了下倩女幽魂的剧情。


                                              回复
                                              24楼2019-04-19 03:57
                                                小倩依偎在我的怀里,撒娇的问:“你喜欢我吗?”
                                                我把她抱的紧了些:“当然,我想要娶你,我回去就准备下,来这里提亲。”
                                                小倩并没有高兴,反而有些难过:“可我们注定没以后,我离不开村子的。”
                                                我问为什么?小倩回答是规矩。
                                                我哼了声:“什么狗屁的规矩,人是活的,规矩是死的,违背了又能怎样。”
                                                小倩缄默不语,把我抱的更紧了些,然后说:“你是个好男人,我也很爱你,可倩女幽魂的故事,终究也还是故事,现实很残酷的。”
                                                天色慢慢亮了,小倩起身穿好衣服,我知道又是所谓的规矩,起床吻了下她的脸,很浪漫的说道:“有那么一天,我会踩着七彩霞云来娶你的。”
                                                小倩微微一笑,可眼眸里却有滴眼泪在打转。


                                                回复
                                                25楼2019-04-19 03:57
                                                  我正打算离开时,小倩忽然把我拦住,她问:“你来这里几天了?”
                                                  我告诉她两天,小倩脸色忽然变了,很着急的说:“听我的,赶紧离开,再也别回来了。”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赶自己走,想问个究竟,小倩却不再多讲,焦急的大喊着:“过了今天,谁也走不了!”


                                                  回复
                                                  26楼2019-04-19 03:57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小倩摇摇头:“我不能说,这是规矩,总之你别问了,今天赶紧和朋友离开这个村子。”
                                                    回到‘根据地’后,齐大柱已经睡下了,我在他旁边的空位躺下,满脑子都是小倩,这个女人,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东西,我发现胖子脸色苍白,双眼发红,体型也瘦了很多,显然是纵、yu、过度。


                                                    回复
                                                    28楼2019-04-19 03:58
                                                      胖子吃了口罐装牛肉,道:“这村子里的规矩真奇怪,你们猜昨天花花让我干嘛了?”
                                                      齐大柱猥琐的笑了笑,低声道:“不会让你玩S.M吧?”
                                                      胖子把眼睛一瞪:“玩也是胖爷我S啊,比这更诡异,昨晚上花花竟然从床头拿出盒套套,戴着才肯干,这特娘的不是影响胖爷我为村子贡献吗?”
                                                      齐大柱揶揄道:“可能怕你小子传/染/啥病,不然我们怎么没被要求戴?”
                                                      齐大柱看了看我,我点点头,表示小倩也没让戴,胖子不高兴的骂了齐大柱一句,齐大柱也不甘示弱,可没多久,两人就转到了荤/段/子,真是志同道合…
                                                      月黑风高夜,我们三人再次行动,到村口时我问齐大柱今天打算去哪家?他点了根烟:“草,你不问我都忘记说了,我发现最近自己变的不太对劲啊。”


                                                      回复
                                                      29楼2019-04-19 03:58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问他怎么回事?齐大柱抖了下烟灰:“小杰,你应该最了解我吧?我啥时候上过相同的女人?在我看来,玩女人就和穿衣服差不多,不能投感情,多穿才爽,可来了这个村子后,我发现自己离不开鸟鸟了,只要天一黑,我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挥之不去啊。”
                                                        胖子说:“兄台,我比你更苦,白天也想花花,可又不让见,心跟猫爪子挠一样。”
                                                        以齐大柱的个性,确实不可能做到专一,我也感觉有些奇怪,齐大柱把烟丢在地上踩灭,道了句罢了,便往鸟鸟的住处走去。
                                                        照例,我又来到小倩的屋前,摘下红肚兜,推门进去。


                                                        回复
                                                        30楼2019-04-19 03:58
                                                          小倩穿了件灰色上衣,黑色的民族裤子,裸着白皙如玉,玲珑剔透的美脚,她抬头的那一刻,我发现她的左半张脸有些微肿,双眼泛红,眼眶中晶莹剔透,像是刚哭过一样。
                                                          看到我后,小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慌乱,我问她的脸怎么了?小倩摇摇头:“没事儿,摔了一跤。”
                                                          我说:“撒谎都不会,摔一跤哪能把脸摔成这样的?到底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出气去!”
                                                          我并不是在客套,而是真的很心疼她。
                                                          小倩道:“你别问了,你怎么还没离开?再不走真来不及了。”
                                                          我说走可以,但要带上你。
                                                          小倩把我推开:“你别傻了,倩女幽魂只是故事,我离不开村子的,你还有机会。”
                                                          我找来毛巾,沾了些冷水,帮她擦拭着微肿的半张脸,这是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土法子,可以缓解疼痛。


                                                          回复
                                                          32楼2019-04-19 03:59
                                                            -------------------
                                                            篇幅限制:
                                                            精彩继续-
                                                            (何生烧烤)回复: 64

                                                            味一杏一G(公)一Z(宗)一浩一找
                                                            ,这里有完整的
                                                            ---------------------


                                                            收起回复
                                                            34楼2019-04-19 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