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吧 关注:478,589贴子:11,872,182

【长更】fgo同人:归去来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有时间就慢慢写,各位master不要着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4-21 19:39
    b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1 19:43
      g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21 19:44
        【序章】长安 长安

        正值四月,阳春时节,西安经历了一周反常的燥热,忽地迎来了一场大雨。

        在西安的南郊高新区,平日夜晚的红云也因此时的阴雨看不见了,新兴的建筑下,只剩泛黄的路灯守着这暴雨如注的夜晚。

        不知过了多久,已是暗至三更,尚都会商楼林立的小巷里突然有一道蓝色的光线向天空划去,红色的光紧随其后,两道光就如此飞去,马上就在夜幕中没了踪影。

        天地间,雨依旧未绝,依旧仅有点点街灯独自伫立,审视着平稳时代里的不归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4-21 19:51
          【x序章】秦川 秦川

          “今早雨依旧没有停呢……”
          秦川望着窗外,口中咀嚼着今日的面包。

          但是这雨说来也与他的作息没什么关系,他还是要赶七点的公交,进行一天的课程。

          吃完,秦川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时钟,“???怎么就七点了???”秦川瞬间色变,来不及准备,抓上书包就冲入了电梯。

          随即就发现了一件大事。

          外面……好像还在下暴雨吧?嘴角抽了抽,秦川只能无奈的把书包罩在头上“家里钥匙都没拿……车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今天惨了……”

          秦川从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在他五岁时就因病去世了。
          母亲对他来说还有一些模糊的印象,父亲则只是一个不完整的概念而已。

          他的父亲据说是一名在考古界有很大名气的学者,秦川曾在百度的词条上看到过父亲的名字:“秦古学”,词条上仅仅写了一句话:“著名考古学家,在2003年率调查组深入石鼓山进行考古工作时失踪,现已确认死亡。”

          这对秦川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六岁后他就由姑姑秦古竹抚养,后来姑姑因工作调去上海,他就一个人生活在西安。

          父亲倒是给他留了一笔遗产,他的生活也不至于拮据。

          但是有时候看着别人的双亲,秦川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父母

          “真是的……没事乱跑什么啊”,秦川一阵失神,电梯开门的轻微摩擦声把他拉回了眼前。“行吧,豁出去了!”秦川扶了扶套在头上的书包,猛地拉开大门就冲了出去。

          “嗒嗒嗒……”跑了一会儿,好像只有自己的脚步声进入耳中,秦川一愣,伸手探去,竟然没有一滴雨水。

          咋回事?把书包放下,秦川望着干着的水泥地,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这里没有被雨打湿的迹象,更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雨。

          抬头望去,天依旧是阴阴沉沉,雨似乎还在天空下着,但落到这里却立即无影无踪了。

          秦川懵了,不禁看向四周,“一切正常啊……嗯?那里是……”

          在目光所至之处,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人躺在路上,离太远了,看不清模样。

          看了一眼手表,“七点二十”,“已经晚了啊……”秦川多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索性心一横,向那个倒下的人走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4-21 20:39
            【正章引】须臾客

            秦川离那人越来越近,渐渐看清了那人的样子:一袭淡蓝色的上襦,蓝麻色的襦裙,只有外氅是白色的,上面绣着彩鹤祥云。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秦川注意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姑……娘”在离那人两米远的地方蹲下来,秦川喉结微微上下,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少女大约不过十七岁,眼睛紧闭着蜷缩在这里,那件白氅盖在身上,毫无动静。

            肤若凝脂,发似青丝……秦川把所有形容貌美的话都想了一遍,却只能怔怔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口中不自觉喃喃道,过了一会,秦川笑着站起身,思索了一下,掏出手机。

            他秦川虽然没专门积过什么善德,但受家庭文化氛围的影响,也不至于做出什么乘人之危的事。

            “还是报警吧,这样学校那边也好有个交代。”秦川按上110,手慢慢放到拨通键上。

            “你就是秦川吧。”秦川微微一僵,僵硬地低头,只见那少女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盯着他,正准备站起来。

            “我是须臾客,现在是你的侍卫,你可以…嗯……”碎玉般好听的清幽声音,但少女站到一半就腿一软摔了下去,发出了一声哼鸣。

            “……现在是你的侍卫,我会在这段时间里称你为master,你就叫我savant便好。”

            秦川僵硬地把手机放到兜里,对少女尴尬地笑了笑,“那个……你能再说一遍吗?”

            少女听到这话,好像有点措手不及,但随即脸色又严肃起来,“我是须臾客,你是我的master,我是你的savant……”

            少女顿了顿,抬起手说道:“……但是……你是不是应该先拉我起来?”

            四处是久久未散的阴云,在天地间唯一没有浊湿沾染的地方,少年遇到了他早已注定的命运。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4-21 21:19
              支持的意思…就是看到这里说句话……别让我老感觉在打单机存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4-21 21:33
                好看 前排表示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1 21:37
                  友情提示:各位看的时候点右上角正序,不要点热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4-21 21:38
                    【第一章】圣杯战争

                    “……所以说,你是须臾客,而西安即将会有一场‘圣杯战争’,我则是七位master之一?”秦川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少女,微微无语地说道。

                    刚才情况实在太尴尬,他不得已只好扶着少女起来,晃晃悠悠到了家门口才想起来没带钥匙。

                    谁知道少女对门轻轻一推,门就轻巧打开,在秦川的目瞪口呆下走进了屋子。

                    “……”少女喝了一口冰可乐,少见地脸色一红,似乎极为惊异这液体的味道。

                    “是的,我自号须臾客,至于真名暂时不能告诉你。这里即将会召开一场由国际魔术协会主办的圣杯战争,我们的目标……不是胜利,而是活到最后。”少女抬起了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严肃话语,双眼淡淡地回视着秦川。

                    一秒,两秒……
                    秦川在对视中败下阵来,也喝了一口可乐,激将般地问到:
                    “为什么是活到最后?你没有把握赢吗?”这话里有着秦川对少女冷漠态度的微微怨气,他的语调也淡了下来。

                    “不是”少女似乎感受到了秦川的不满,声音变得稍稍柔和。

                    “圣杯战争依靠savant与master的共同努力,仅凭我一人之力,想要保护好你都很困难。”

                    少女偏了偏头,看向窗外。一头长发飘起,在阴沉沉的背景下映出些许光泽。

                    “况且,是你父亲拜托我保护好你的。”少女的眼中投着没完没了的雨,扬手把头发挽到耳后。

                    “我的父亲?他还活着吗!”秦川直直盯着少女,迫切问到,声音十分大……

                    “……”少女因这十分惊人的分贝楞了一下,又回头看向秦川。

                    “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在苏醒后只看到了他留下的信与值得我这么做的报酬,至于他还是否在世,我不知道……”

                    “这样么……”秦川低下头,沮丧地靠在沙发上。
                    “父亲应该早已去世了吧……我如今又在幻想什么……”

                    突然头发感受到了些许压力,秦川向上看去,只见少女把那身白氅脱下,扔到了自己头上。

                    “我知道你很难过,但现在一刻不可以耽误,虽然说了是你的侍卫,那也暂时只是口头上的。”

                    少女站了起来,从袖中摸出一把金色的小刀,轻笑地看着秦川。

                    “接下来,麻烦你放点血,完成一下仪式吧。”

                    金色小刀上曲折蜿蜒的细小纹路发出淡淡的微光,照亮了少年恐惧的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4-21 22:4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4-21 22:4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4-21 22:48
                          66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21 22:49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21 22:50
                              bd,被删的楼@一下吧主帮你恢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21 22:59
                                12楼@阿塔兰忒💕 谢谢吧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4-21 23:42
                                  已经反映了,恢复要点时间,加油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4-22 00: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4-22 08:19
                                      我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4-22 21:19
                                        楼主每天要上课……尽量晚上更多点,谢谢各位吧主大佬的帮助!接下来我会把我无意义的楼层删掉以免影响各位吧友的阅读体验,谢谢大家支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4-22 21:20
                                          少女把手连带着小刀伸向秦川,看着秦川惊恐的眼神戏谑一笑,

                                          “这么大个人了,还怕放点血么?”

                                          秦川抬起头,此时正对着他的落地窗中,天依旧是昏沉沉的,看着少女明净面容露出的浅笑,秦川只觉一阵目眩。

                                          好美……即使十分恐惧少女手上的利器,秦川还是如是想到。

                                          “不是,只是……啊——!!!”

                                          少女不等秦川墨迹完,就一刀刺入了他的手腕。

                                          红色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披在身上的白氅很快染上了一抹妖异的红色。

                                          “动……动脉啊!!!我不想死啊!!!你……”

                                          白氅像是有生命一般律动着,血液不受控制地纷纷向白氅飞去,秦川感到身子越来越沉,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

                                          “你……”
                                          秦川看向少女,少女的神情似乎有些疑惑。

                                          但他已经再也坚持不住,双眼重重闭上,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4-22 21:4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4-22 21:46
                                              应援一下

                                              等我写完自己所有要写的我也来给迪昂写一个吧,虽然估计很久之后了


                                              收起回复
                                              31楼2019-04-22 21:48


                                                回复
                                                32楼2019-04-22 21:50
                                                  【第二章】逐渐远去的平静生活

                                                  “我已经玩完了吧。”不知过了多久,秦川睁开了双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百无聊赖地想到。

                                                  四肢仍旧乏力……现在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吧。

                                                  有脚步声?有节奏的声音离秦川越来越近,一张脸随即出现在秦川的视野里。

                                                  “醒了为什么不起来呢?”
                                                  是少女疑惑的声音。

                                                  秦川也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对显而易见之事提出的疑问,只能翻了翻白眼,表达自己的无奈。

                                                  “失血过多而导致乏力吗……”
                                                  少女好像意会了秦川抽象的表达,微微颔首,拽向秦川的胳膊。

                                                  “!!!”秦川只觉一股大力将他拉起,身子立着向前倾去。

                                                  头也好疼……

                                                  “好些了么?”

                                                  “咳咳”秦川清了一下嗓子,试图控制双手将自己撑起来。

                                                  “托你的福,我还能再坐起来。”秦川费劲地找到一个合适的坐姿,向地面打量去。

                                                  这是……八卦?

                                                  只见地面上不知何时布满了奇异的纹路,构成了一幅八卦的样式,而自己就坐在最中间的阴阳鱼上。

                                                  “你的魔术回路很奇怪……我说不清,但是主从契约总算是签订了,今后你可以叫我须臾客,或者……”

                                                  少女又露出纠结的表情,似乎什么事难以开口。

                                                  “叫你什么?”秦川看着又披回少女身上的白氅,微微有些奇怪。

                                                  就是这白氅……吸了我的血……秦川一阵恶寒,这种不应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东西还真是没办法解释。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职介的存在……caster?或是saber?”

                                                  秦川无语。

                                                  “你就叫我caster好了,在我的印象中,caster的手段好像会的多一些。”

                                                  少女站起身,拿向一边的冰可乐。

                                                  “圣杯战争的最终奖品,是能实现‘一切被根源允许的愿望’的圣杯,其实圣杯战争真正意义上不是由魔术协会举办的,而是魔术协会根据圣杯位置决定的周期性活动。”

                                                  少女喝了一口冰可乐,脸色微微一红。

                                                  一喝可乐就会脸红……奇怪的体质。秦川无聊地想到。

                                                  “这次的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了,七骑servant,七位master,这是圣杯自己选择的机制,短短十天,七位剩一位,最终的胜利者就会获得圣杯。”

                                                  “既然要七位剩一位,那我们要是活到最后的话岂不是也能获得圣杯?”
                                                  秦川对少女话中的矛盾有些奇怪。

                                                  少女坐在了沙发上,又拧开了冰可乐。

                                                  “不经过厮杀的胜利者是得不到圣杯的青睐的,这点已经有人验证过了,而我自有办法保护你的安全。”

                                                  少女的眸子朝这边看来,晶莹透亮的眼睛却出乎意料的深邃。
                                                  “还有什么问题吗?”

                                                  秦川在这种目光下有些招架不住,咳了咳,问道:
                                                  “咳咳……最后一个问题,国际魔术协会是什么,在圣杯战争中又有什么用呢?”

                                                  少女盯着秦川:“这是两个问题。”

                                                  秦川尴尬地笑了笑。

                                                  少女把头歪向另一边,缓缓说:
                                                  “国际魔术协会是一个学习魔术的地方,总部现在坐落于英国伦敦。”

                                                  “其实各个时代国际魔术协会的总部位置各不相同,有时候在埃及,有时候在雅典,还有时候在中国……”

                                                  “至于在圣杯战争里,魔术协会主要起着见证人与记录者的作用,以前也有过魔术协会的人参与圣杯战争的情况,但这次不太可能。”

                                                  钟表已经过了下午一点,但窗外丝毫没有阳光灿烂的样子,秦川甩了甩手,扶着墙站了起来。

                                                  “你我的血契已经完成,看到你手上的令咒了吗?那是你身为master的证明。令咒有三划,可以强迫你的servant做三次指定的事情。”

                                                  闻言,秦川看向扶着墙壁的右手,手背上点点红色勾勒,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纹路。

                                                  “好,那么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我们在这十天里要做什么,蜗居在我家吗?”

                                                  桌子上散落着空可乐瓶,秦川眼角微微抽动,这孩子,这么喜欢喝可乐吗……

                                                  “当然不是。”
                                                  少女也豁然站起,走到冰箱前打开箱门。

                                                  “你马上跟我走,我们要出一趟远门了。”
                                                  少女拿出三瓶可乐放入袖子里,提上没喝完的那瓶,认真地看着秦川说道。

                                                  啊……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呐……看着冰箱里幽幽飘出的冷气,秦川真真切切地觉得他的快活日子在今天彻底消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4-22 22:48
                                                    各位在这里猜一下自号须臾客的少女真名是什么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4-22 23:07
                                                      【第三章】碑林博物馆

                                                      “碑林博物馆?”
                                                      秦川看向一旁的少女,惊讶道。

                                                      “是啊,碑林博物馆。”
                                                      少女可乐不离手,随意答道。

                                                      两分钟前在少女的强拉硬拽下上了出租车,秦川只好任由少女指定位置,即便如此,听到目的地是碑林博物馆,他还是有些惊讶。

                                                      碑林博物馆啊……遥远的名字,好像去过?是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了吧……
                                                      学校也去不了了……给姑姑打个电话请个病假吧?

                                                      秦川又回头疑惑地看向少女。
                                                      “话说回来,你这衣服是哪来的?”

                                                      只见少女的一身汉服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件白色的宽松外套,配上一条紧身长裤,别有几分大小姐的味道。

                                                      “咕嘟……咕嘟……”
                                                      少女喝了一口可乐。

                                                      “简单的魔术而已,别忘了,我可是caster哦?”
                                                      少女一双明眸看向秦川,含着可乐微微不满地说道。

                                                      秦川又注意到了少女脸上(喝可乐就会有)的红晕,一慌,头偏向车窗外。

                                                      这servant还怪可爱的……

                                                      秦川如是想到。

                                                      要是一直都这么可爱就好了?

                                                      又想到早上被放血的一幕,秦川不禁一个激灵。

                                                      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为妙……

                                                      秦川拍了拍自己的头,看着窗外的街道。

                                                      下午还是阴雨绵绵……西安这里最近是真的不太平啊……

                                                      一排排悉心种植的改良树种在大雨中不断倾散着绿叶,雨点打到出租车上也爆出一串密集的声响。

                                                      红衰翠减的景象啊……

                                                      像是想到了什么,秦川看向少女,说道:
                                                      “Ca……caster?我们为什么要去碑林博物馆呢?”

                                                      他到现在也没能理解少女十分高涨的行动力,只好悻悻如此发问。

                                                      少女看了眼秦川,又看向自己的袖子。

                                                      “因为某种原因,如今圣杯战争的英灵已经没有自己的宝具了。”

                                                      少女好像有些失落,顺手摸出袖子里的匕首,又说:

                                                      “你看这把匕首,它就是……唔唔唔……!”

                                                      秦川急忙侧身把少女的嘴捂住,十分慌张地悄声说道:

                                                      “这种武器不能在公共场合拿出来的!话说为什么你的衣服变成外套了也能从袖子里拿出来东西啊!”

                                                      前面的司机师傅好像听到了些什么,从视镜看向后座。

                                                      当看到秦川伸手捂住少女的嘴时,立即意会般的笑了笑。

                                                      “年轻人啊……真活泼啊……”

                                                      秦川急忙把手伸回来,挠了挠头嘿嘿陪笑。

                                                      少女像是被秦川的动作惊住了,愣了愣,伸出小手摸了摸脸。

                                                      嗯……少女沉吟片刻,猛灌了一口可乐。

                                                      “嗝。”

                                                      少女因不小心发出的声音慌张地闭上了嘴,脸颊通红。

                                                      “……”

                                                      秦川无语地看着少女。

                                                      “……”

                                                      少女盯着手中的可乐不再说话。

                                                      “好吧,所以那里有我们需要的宝具是吧?”秦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无奈说道。

                                                      “嗯。”

                                                      少女似乎因为刚才的窘迫有些害羞,开始惜字如金起来。

                                                      离碑林博物馆还有近五十分钟的车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9-04-23 23:23
                                                        秦川微微闭眼,想在这平日的午后来一场短暂的休息,少女也靠向了座椅。

                                                        他们尚不知道,在碑林博物馆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阴暗泥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4-23 23:26
                                                          没人看吗……我有点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9-04-23 23:29
                                                            插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4-23 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