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尚吧 关注:3,637贴子:5,642

【漠尚】尚仙师他衣袍宽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生子文,大王无限宠
※避雷,魔界药物,吃了长胸
※系统:oocooc严重ooc,私设多多
——————
(一)
尚清华原本睡的正香,不知是谁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吹进来,冻的他立马清醒过来,裹紧了被子正要翻个身继续睡,门外又传来几个侍女的说话声。

“今天是圣女大喜之日诶。”

“待会干完活一起去看看?”

“好啊,想想上次见到圣女还是在十几年前,只远远的瞧上了一眼,不愧是圣女,容貌和修为都是咱们比不上的。”

另一人笑她,“若是比上了你就可以做圣女了。”

“圣女永远只能是我们仰望的存在啊。”

“谁说不是呢……”

二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尚清华心道,终于是清净了。

又是一阵风吹进来,尚清华颇为烦躁的嚎叫一声,“怎么不把窗给我关上!北疆这该死的破天气!”

翻身下床正要关窗户突然想到刚刚那两个侍女说的话,今日是纱华铃的大喜之日?

尚清华莫名想去凑凑热闹,想看看是哪个瞎了眼的敢娶那个女魔头,真的是女魔头了。

尚清华穿戴完毕,风风火火的来到漠北君的书房,一把推开门。

北疆魔宫里敢这样招呼不打横冲直撞的除了他的小团子也就没谁了,可不就是小团子,怂起来缩成一团只露出两只小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可萌可萌了。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人心中一片柔软,放下手中的笔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早饭吃了吗?”

尚清华摇头,“还没有。”

他本想让漠北君陪他去,但奈何洛冰河为了陪沈清秋把所有的事务都推给了他,实在是忙的抽不开身。而他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去,毕竟纱华铃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尚清华想不然找个小魔陪着自己去?但是会不会被打啊?

漠北君见他只是站着不说话,一脸纠结的小表情,正要问他,又想起今天的日子,他明了,推开手边的公务,拉着他往外走。

尚清华还以为是自己扰了他办公要被赶出来,结果却发现他拉着自己往厨房走去。

漠北君给他端了小板凳坐下,自己动手开始和面。

这不是尚清华第一次看他下厨了,但每次总是被他的背影身姿吸引目光,原来真的有人下厨做饭也是可以这样好看的。

一块手帕递过来,漠北君嫌弃道,“擦擦口水。”

尚清华有些尴尬的接过帕子,往嘴边拭去,什么也没有!把手帕往桌上一扔,鼓着一张脸道,“大王你学坏了。”

漠北君只是笑着把面推给他。

虽然知道魔族不同于人类不用一天三顿饭,但尚清华还是给漠北君挑了一筷子,后者也没说什么,乖乖张嘴吞下那口面。

尚清华特别喜欢喂漠北君吃东西,尤其喜欢给他自己吃过的,毕竟有那个什么,间接性接吻。

虽然知道这样有些不太礼貌,但漠北君并不在意,在他眼里,只要是尚清华给的,屎都吃!(不是,大王我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2 07:46
    不好意思抢了二楼,超喜欢楼主!刚从微博过来,这篇文超好看(。・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2 21: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24 23: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25 23:49
          (三)
          尚清华这些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漠北君看出来了,魔宫所有魔都看出来了。

          关于那天的事他们也都有所耳闻,但却没有一个附和的,因为尚清华的好他们都看在眼里,漠北君对他的宠爱也毫不掩饰。

          只可惜,人类的寿命怎能和魔族相比,尚清华总有一天是要离他而去的,他们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对于尚清华也是格外的好,毕竟,他还能陪漠北君多少年呢?漠北君的笑脸也永远只有对着尚清华才有。

          漠北君想了许多办法逗他开心,但是都没有什么用。

          “哈哈”

          “啊哈哈哈”

          漠北君一向睡眠极浅,周围一点动静就会醒过来,此时枕边人一直发出笑声,他一下就醒了。

          原来是做梦了,这个小傻子梦到什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漠北君替他掖好被角,刚抱住他,尚清华一条腿就撩了上来,架在他身上。

          漠北君无奈的叹口气,眉眼间尽是温柔,随他去了,真是睡觉都不老实。

          尚清华醒来时漠北君已经走很久了,身侧的床榻都是凉的。他抚了抚漠北君睡过的地方,眼眸微沉,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来到漠北君的书房,这里有很多各类的书,他找到一本记载药物的书,一个劲的往后翻,他记得他无意间看到过一种药,一种他现在很需要的药。

          找到了!

          尚清华扭头看看四周,很好,没人。轻轻撕下那一页,揣进怀里,偷偷摸摸的往苍穹山去了。

          他昨晚做了个梦,梦里有他,有漠北,还有……他们的孩子。

          那个孩子和漠北君一样,有着一双冰蓝色眼眸,和他一样的面瘫脸,但是却很容易被逗笑。

          梦里,他和孩子在堆雪人,漠北君在给他们俩画画像。儿子很调皮的揉雪团砸漠北,漠北黑着脸要打他小屁股,儿子边喊爹爹边往他身后躲。

          他想有一个孩子,一个和漠北的孩子。

          到了苍穹山直冲千草峰木清芳的住处,遣退了所有弟子后从怀中摸出那份药方,“木师弟,请你帮我个忙。”

          木清芳接过药方看了几眼,一口回绝道,“我不会帮你这个忙。”

          尚清华抓住他的胳膊,“我真的很需要这个药……”

          “你知不知道这里面好几味药都对身体伤害很大?”

          尚清华垂眸,“我知道,但是我想要一个孩子。”

          木清芳道,“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是谁非得嫁给漠北君?”

          “……不是,我想要一个和漠北的孩子……我生的……”说这话时尚清华完全不敢看他。

          木清芳一听只觉十分震怒,嗓音不由得大了几分,“尚清华你是不是疯了?!”

          尚清华扯了扯他衣袖,小声道,“我没疯……”

          “呵”木清芳挥开他双手,冷哼一声怒道,“魔族真是欺人太甚,生孩子这种事他魔族没有女人了?非得你用这种法子?”

          说完他就后悔了,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让漠北君再娶,但是这绝不可能,他苍穹山第一个不答应。所以就只能让尚清华服用这种危害身体的药?

          尚清华抬眼定定的看着他,“我心甘情愿的。”

          见他没再说什么拒绝的话了,尚清华轻叹一口气,笑道,“配药吧。”

          他如此执着木清芳也没有办法,只得道,“三天后再来吧。”

          尚清华惊喜的正要谢他,木清芳又道,“我也是第一次配这药,能不能成功不能保证。而且,这是魔族药物,还不知道人吃了会怎样,你真的决定好了?”

          尚清华心里正乐呵呵的,哪顾得了那么多,况且他是真的很想要个孩子,便一个劲的点头说决定好了。

          三天后尚清华如期而至。

          木清芳把生子丸交给他,再三叮嘱道,“我也不知有没有用,切记一年最多吃三颗,这里面大多都是对身体有害的药,有一定的毒性,不可多吃。”

          “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木师弟。”尚清华喜咪咪的拿着药就要回去。

          木清芳忙拉住他,又交给他一小瓶药丸,“若是有任何不适一定要停止服用,这个可以压制毒性。”

          尚清华随手把那一小瓶塞进怀里,显然没有打算服用的意思,“木师弟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哈。”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木清芳摇摇头叹口气,回药房去做二手准备了,尚清华这样迟早要出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26 15:50
            新人报道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27 00:40
              接第四章——
              ————
              “尚清华你知不知道你还有多久可活了?”木清芳气急,竟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尚清华低着头不说话。

              沈清秋用手中折扇轻敲床沿,“木师弟,到底怎么回事?”

              木清芳倒豆子似的全给抖了出来。沈清秋揉揉眉心问他,“这事你和漠北君商量没?”

              尚清华小声道,“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这是惊吓吧?”木清芳果真是被气到了,往常的他哪像这般,从来只是一心扑在医学药理上。

              咬咬下唇,尚清华问道,“那我还有多久可活?”

              木清芳别过脸道,“多则两百少则五十。”

              尚清华微吐一口气,露出个比哭还丑的笑,“还好,还能陪他们那么久。”

              沈清秋动了动唇像是要说什么,但还是没开口。

              木清芳摇摇头,“我给你一个打胎的药方,这个孩子不能留。”

              “为什么!”

              “他就是你的催命符啊你知不知道!没了他我再帮你好好把余毒清理干净你还可以多……”

              尚清华打断他,双手护住腹部坚定道,“我一定会生下他!”

              “飞机……尚师弟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让漠北君怎么办?”沈清秋虽然知道他的难处和私心,但还是没法做到完全赞同。

              “漠北……”尚清华抿唇,“我会亲自和他说明的。”

              其实,他也不太确定漠北会不会同意,他不敢说,他怕漠北君会生气,会怪他。

              沈清秋见他又开始发愣,拉了木清芳离开。这件事,恐怕尚清华是不会告诉漠北君的,所以他也不想多这个嘴,这本就不是他的事,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一切都看尚清华自己怎么决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7 07:06
                沙发?🌚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7 10:54
                  板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4-27 12: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29 00:26
                      大大要虐吗,有点担心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29 00:26
                        (五)
                        他没有告诉漠北君,他想,可以等孩子月份再大些,那样就算他不同意也没辙了。

                        但事与愿违,有些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的。

                        这晚尚清华突然感觉胸|前痒痒的,他原本想伸手去抓,但漠北君刚好推门而入,他也不太好意思当着面掀衣服抓,只好忍着。

                        漠北君刚一到床边就压在他身上,狂|暴的吻落下,使他喘不过气。尚清华双手推拒着漠北君下压的身子,不能压坏了孩子。

                        对于他的反抗漠北君很烦心,他已经快半个月没碰过尚清华了,前几天熬到很晚就是为了今天能早点回来陪他,结果他一个劲的拒绝?这让漠北君心里升腾起一股烦躁。但看见身下人的脸心情却又大好,那股子躁|意生生被压下去。

                        果然啊,他被尚清华吃的死死的。

                        结束这个漫长的吻,漠北君喘着粗气把头埋在他颈窝,“你是不是生气了?”

                        “嗯?”不得不说漠北君技术是越来越好,尚清华被亲的身子都软了。

                        “这段时间,我没能好好陪你。”

                        “没事啊,我知道冰……尊上他把事情都推给了你,我家大王这么幸苦我怎么会生气呢,心疼都来不及。”尚清华一手抚着肚子隔开距离,一手搭在漠北君背上。

                        漠北君在他颈窝蹭蹭,翻身平躺好把人抱进怀里,“睡吧”

                        尚清华点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闭眼。

                        漠北君刚把烛火熄灭,尚清华就在床上蹭来蹭去,好不安分。

                        “怎么了?”

                        “嗯……没事,就是胸|前痒痒的。”尚清华伸手抓了抓,结果却越抓越痒。“大王你快睡吧,累了一天了,不用管我,已经不痒了。”

                        “嗯”漠北君听话的闭眼睡觉。

                        待他呼吸平稳后尚清华才又伸出手来狠狠抓了几番,刚才忍的实在幸苦,他都快把亵衣给抓烂了。

                        直到他觉得快把胸|前抓出血时才停手,一不痒了困意立马就上来了,尚清华闭眼就睡着了。

                        漠北君睁眼,神色清明,哪有刚睡醒的样子。他死死的盯着尚清华,眉头紧蹙,一只大手附上他胸|前轻揉着。他都闻到血|腥味了!尚清华也不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肯定不是普通的瘙痒那么简单。

                        漠北君就这样盯着他替他揉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到了他起床的时间,正要起身却发现身边人有些不对劲。

                        手底下的东西……似乎好像鼓起来了?他手底下应该是胸……

                        大手又在他身上摸了几把,果然……好像变大了。

                        漠北君微瞪双眼,不可置信的扯开尚清华的上衣……这……

                        女人的胸|部他不是没看过,勾引他想爬上|他床的魔也不少,魔族女人各个都身材丰满较好,只是手下这个……明显小了不知道多少,像是刚发育的少女。

                        似被火烧到般猛的收回手,漠北君不禁红了耳尖,为什么尚清华身上会有女人才有的东西?

                        本想叫醒他问问,但见他睡的正香,不忍心打扰,便叫了人在门外守着,他亲自去了千草峰请来木清芳。

                        尚清华醒来时,看到桌边的木清芳有些疑惑,“木师弟?”

                        木清芳早已听到身后的动静,却迟迟不转身,就是不知要怎样告诉尚清华他长了一个女性器官的事。

                        见他不应,尚清华掀被下床,穿衣的时候又觉得胸前有些痒,右手抓上去,抚摸到一片柔软,尚清华咦了一声,他什么时候长了这么多肉了。

                        “尚师兄”

                        “嗯?”

                        木清芳转身道,“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尚清华边穿鞋边道,“嗯,什么事?”

                        木清芳耐心的等他穿好鞋,思索着要怎样开口使他更容易接受些。

                        见他又不说话了尚清华皱皱鼻子,猛的抬起头急道,“不会是孩子出问题了吧?!”

                        “都这时候了还关心孩子!是你自己。”木清芳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一个魔族的孩子,值得搭上|他一条命?

                        一听说孩子没事尚清华顿时松了口气,无所谓摆摆手道,“我能有什么事啊?总不能是又少活几十年吧?”

                        木清芳被他这态度气个半死,道,“你摸摸你胸前。”

                        尚清华听话的摸了两把,嗯,手感不错,吃肥了呀这是,好事啊!

                        木清芳一看他就是没搞明白糊里糊涂傻里傻气的,也不再管他能不能接受了,直接眼一闭道一句,“你没发现你长了个女性才有的器官吗!!”

                        “……”

                        尚清华愣了几秒后才艰难的道,“……你说什么?”

                        木清芳不回答他了,尚清华此时需要好好消化这个巨大的信息,他就静静地等着他。看着他面上的表情由震惊惊悚不可置信变成绝望最后归于平静。木清芳有些意外,按理说依他的性子不应该这么快接受啊,总得掉两滴瓜子吧?!

                        尚清华坐在床边,一手抚着自己前胸,轻声道,“没事的,你早就说过了这是魔界药物,我想这应该就是副作用了吧。”

                        木清芳动动唇,他想让尚清华别憋着,痛痛快快哭一场,一个男人,身上发生了这种事,比死了还难过。

                        “不就是长个胸吗,没事的,我可以接受的。”尚清华一直反复重复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木清芳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木清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就在他考虑要不要给尚清华扎一针的时候,漠北君正好推门而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29 19:22
                          接五——
                          ——
                          礼貌性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要不是看在尚清华沈清秋的面上,魔族这样欺辱他苍穹的人,早不知开战几回了。

                          虽然漠北君也不喜欢人类,但好歹是尚清华的同门,这回又帮了忙,漠北君也象征性回了个礼。

                          其实漠北君一直在门外,屋内的一切动静他都知道。此时他来了木清芳刚好也还有事,就告辞了,他得回去查查这药还有什么副作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29 19:24
                            快更,大大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29 20: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29 21:46
                                更了请@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29 22: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30 02:17
                                    (六)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人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子怒气要发作,但又心疼的不得了,只因为这个人是尚清华,才能叫他如此,叫他懂得什么叫做喜怒哀乐。

                                    尚清华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内走不出,漠北君把人抱进怀里,又怕挤着了孩子不敢用力。

                                    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眉心,尚清华一下惊醒,看清身旁的脸,竟然下意识的就要抱头,下一秒又改为抱肚子。

                                    他这一系列动作落在漠北君眼里让他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尽量放柔了声音,轻声道,“清华。”漠北君注意到了,他刚一开口怀里的人就往后缩了一下,恨恨的握了握拳,继续道,“木清芳说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清华你知道吗,我本以为,我这样的魔,是注定要孤老一生的,但是我遇到了你,是你给了我欢乐给我的世界带来色彩,你教会我什么叫做关心爱护,什么叫做温暖,什么叫做家人。”

                                    他低头看了眼尚清华,见他已经不再害怕了,但是眸中还有些茫然和畏缩,心疼的抚上他脸颊,柔声道,“我是你的夫,你是我的妻,夫妻本就是一体,你的所有我都会包容和爱护,所以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好吗,我会着急会担心会难过,清华,你看着我。”

                                    尚清华抬眸,漠北君低头吻上他,两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直到尚清华感觉脸颊上凉凉的才眨了眨眼。

                                    “因为有你,我才是一个活着的魔,因为有你,我的魔生才完整。谢谢你,清华。”

                                    这是漠北君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同一个人讲话,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也是他第一次跟人说谢谢。其实他应该是生气的,气尚清华竟然这样该死的自作主张用自己的命换这个孩子,气他不告诉自己,更气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一切的怒气在见到他之后顿时烟消云散。这样好的一个人,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的人,他有什么理由去生气呢。他只是气自己的无能,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好。

                                    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在轻微的颤抖,尚清华抬手回抱他,漠北君眼里流光闪烁,似有些晶莹液体。

                                    “大王,我要说的和你一样,因为有你,我的人生才完整。”

                                    听到木清芳那句话时,他脑中是一片空白的,他不断安慰自己没事的,不就是长了个胸,他连怀孕这种事都做了,还怕长个胸?但是漠北君踏进屋的那一刻他慌了,他自己是无所谓,可是漠北君呢?为了他漠北君放弃女人放弃后代繁衍,娶了一个叛徒回来,以后说不定还要被笑孩子是男人生的,孩子的娘曾经是个叛徒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他身上长了这么个玩意,漠北君会怎么想?他不敢想,他怕漠北君会厌恶他,会让他滚,毕竟他自己都恶心极了自己这样子。

                                    但是现在,漠北君这番话直冲进他心里,任谁都知道他的心意,若是他还退缩害怕想逃离这个温暖的怀抱,那他就是个傻子,辜负了漠北的一片真心。

                                    别人怎样他都不管,他只要知道他的大王不厌弃他就够了。

                                    尚清华从他怀中退出,一双眼睛红红的看着他,道,“大王,对不起……是我自作主张……”

                                    漠北君打断他,“沈仙师都和我说了,这句对不起应该由我来说。”

                                    “大王?”

                                    “是我没能多陪陪你。”

                                    尚清华不赞同道,“这怎么能怪你,你只是在其位谋其职。”漠北君还要开口,尚清华又接着道,“我觉得大王超厉害的,要接手君上的工作——每天上朝,之后还要批奏折,完事还要微服出巡,这么多事这么累你都能做的很好,你好厉害的。”

                                    漠北君沉默,尚清华又开始说些他听不懂的词汇了,但最后一句他听懂了,尚清华说他好厉害,是在夸他。压下要上扬的嘴角,漠北君道,“我去跟君上说,我要照顾你。”

                                    “别!千万别!”一想到洛冰河那嘤嘤怪缠人的架势,这要是让他干活不能陪着沈清秋了,那可还得了,怕是得把魔宫给掀咯。

                                    “我不习惯让人照顾的,都是我侍候别人。”可不是么,当卧底那些年,都是他侍候眼前这个魔二代的。“况且,你懂得怎么照顾人吗?”

                                    听出他语气中的偷揶,漠北君垂眸,他确实,从没照顾过别人。“我可以学。”

                                    尚清华不置可否,起身指指床榻。

                                    “嗯?”

                                    尚清华站在原地不动,轻抚几下腹部,见漠北君还是一副“怎么了,干什么,你告诉我一下我不知道啊”的样子,压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他是第一次他不懂得慢慢学。

                                    见他自己开始整理床铺了,漠北君立马拉住他,让他呆在一旁别动,动作十分笨拙的捋平床单和棉被,再贴心的扶着他坐好,脱衣脱鞋让他躺在床上。

                                    “大王你去处理公务吧,我自己躺会。”虽然是刚睡醒,但消化自己身上多了个东西耗费了他极大的精力,再加上情绪大起大落,此时是有些困了。

                                    漠北君坐在床边不肯走,“我看着你。”

                                    尚清华又哪是真的想让他走,既然他不想走那正好,他也不像女人那么矫情等人走了再暗自伤心,扯了扯他衣袖,道,“那你躺下,陪陪我。”

                                    漠北君依言褪去外衣钻入被窝抱着他,并收起自身的寒气,还让人又加了几盆火,尚清华怕冷。

                                    屋子里暖烘烘的,爱人又在身侧,肚子里还有一个未诞生的小生命,尚清华觉得没有什么是比现在更让他感到开心和幸福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30 11:28
                                      dd楼楼好棒


                                      回复
                                      25楼2019-05-01 10:16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5-01 12:17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01 12:36
                                            大大好棒,坐等下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01 18:18
                                              哇,期待包子出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02 17:44
                                                楼楼写的好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02 17:45
                                                  好期待下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03 17: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04 01:07
                                                      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5-04 21:45
                                                        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5-04 22:39
                                                          (七)
                                                          安稳平和的日子过久了,总会有些烦闷无趣。

                                                          这一个多月以来,尚清华被漠北君养的整个人胖了一圈,明明只有不到三个月身孕,却像是有了个啤酒肚。胸前那处也是长大不少,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很高,这样看起来就像个两百斤的胖子。

                                                          尚清华不开心了,嚷嚷着要减肥,他可不想一生下孩子就胖的走不动路。

                                                          漠北君当然是不肯的,不仅不肯,还加倍的喂他吃补品。

                                                          尚清华本想偷偷倒掉,但好歹是漠北君的心意,关键还是他亲自看火亲自熬的,让他这样一个不喜欢火的魔好几个时辰不离开一直守着炉火旁,石头做的心也能被感化,更何况他一向心软。

                                                          但是这个心软的保质期呢,最多三天。

                                                          自从身材走样,尚清华就再也没迈出过寝殿,每天只能靠着窗户晒太阳,但北疆这鬼地方上哪来的好天气。

                                                          每当从窗户往外看时,尚清华就有种在蹲监狱的感觉,只是这个监狱高大上一些,还有专人服侍,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能活动的范围大些,但其实本质都是一样,没自由。

                                                          终于,在不知道多少次喝补药喝到吐的时候,尚清华决定了离家出走!

                                                          但体型限制了他的想法。

                                                          命人两天内做出两套合身的宽松的衣裳,又从床底翻出积攒多年的积蓄——《魔界大佬和他的小娇妻》手稿。

                                                          他已经三个月没去人间的《清雅阁》交稿了,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已经把他的上半册下架了。

                                                          当他穿着大几号的衣衫打开房门时,一群小魔惊呆了,这谁啊?

                                                          他跟漠北君说想吃他做的拉面了,漠北君立马跑去厨房,再支开看着他的小魔,说他在房里呆了三个月了想出来透透气,让他们安排一下,又对附近偷偷看他的小魔道,“你们都没事做?”

                                                          待人都散去后尚清华喜滋滋的拍拍衣袍两侧,招出仙剑往人间驶去。他专门让人在衣衫里面做了两个内兜,用来装他的宝贝。

                                                          火急火燎的来到《清雅阁》询问老板他那本书的事,老板竟是一时之间没认出他来。尚清华心道,幸好他及时跑了,这才三个月就都不认识他了,要十个月那还了得!怕是他妈都不认识他了。

                                                          暗自摸了把泪,还好,老板没把他的上半册下架,这三个月他可是一天都没有怠慢停歇起早贪黑的把下半册给写了出来,为此都差点跟漠北君吵起来。因为漠北君说他不好好休息不爱惜身体要把他的手稿丢掉。

                                                          当他把手稿交给老板时,老板是这样说的,“您呐,可在我们这出了好几本书呐,每本都抢手的很呐,我们可是要靠您吃饭的呐,怎么阔能把您的书下架呐!”

                                                          “以后呐,您要是还想出,我们这边始终给您留个位置呐。”

                                                          尚清华放心的提着酬劳准备找间酒楼大吃一顿,却不想刚出门就被人打晕,待醒来时发现他被扔在一个黑黝黝的小破屋里,面前还有一人背对着他。

                                                          尚清华试着召唤仙剑想逃跑,结果却发现灵脉被封,难怪这人不绑他!

                                                          “你是谁?”咽了口唾沫,尚清华揣紧了小钱袋子,另一手护着腹部,这人应该不是漠北君派来找他的,怕是来者不善啊!尚清华明智的选择装傻保命,找机会逃跑。

                                                          “你,你要钱是吗?我都给你,全给你,你放我走好吗,别杀我……”

                                                          那人依然背对着他,显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放我走吧,我这条命不值钱几个钱的。”

                                                          那人还是不动,尚清华忍不住想,难不成是个聋子?

                                                          “闭嘴,再吵割了你的舌头。”

                                                          尚清华正准备暗戳戳的想逃跑,那人突然开口,吓了他一跳。声音冰冷毫无感情,简直是比漠北君还漠北君。

                                                          说起漠北君,漠北君人呢?他都走了大半天了漠北君都没派人找他?尚清华莫名觉得心塞,自家老公不给力啊,难不成非得等到了生死关头才会出现?

                                                          “跟上。”

                                                          “去哪?”

                                                          那人突然回头瞪了他一眼,尚清华心里一惊,下意识捂嘴摇头,默默跟上。

                                                          那人带着半块银面具,另半张脸白皙俊秀,本应是个俊俏儿郎,但那半张面具下似乎隐隐冒出些寒气,双目眸色阴狠,身上散发着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尚清华跟在他身后隔了段距离,那人也不回头看看,像是不怕他会逃跑,也是,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还是个孕夫,上哪来的力气跑。

                                                          跟着七拐八拐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停下,一阵风吹过,尚清华不禁打了个寒颤,抬头望去,他竟是站在崖边!刚要往回退两步,那人从背后推了他一把,接着也往下跳。

                                                          尚清华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在心里骂了这人千百遍,自己想死就去死呗干嘛要拉着他!

                                                          闭着眼不想看见自己惨死的样子,尚清华心里难受极了,他好后悔为什么要跑出来,为什么不听漠北君的话好好呆着,为什么交完稿不赶紧回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可能,再也见不到漠北君了吧,还害惨了这个未出世的孩子。

                                                          “尚仙师?”

                                                          一道带着轻笑戏谑的微冷声音在耳边响起,尚清华猛的睁开眼,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他没死,他还能再见到漠北君。

                                                          但看清面前这张脸后,他觉得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好久不见啊,漠北的小跟班,哦不,应该是妻子了。”

                                                          “怎么,苍穹山的人何时这么没礼貌了,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叔叔,不应该打声招呼吗,我的侄媳?”

                                                          “……”尚清华站在角落,身边是那个戴面具的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05 07:12
                                                            接七——
                                                            ——
                                                            “……”尚清华站在角落,身边是那个戴面具的男人,面前又是凛光君,暗处一定还有他的部下,这下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他现在只希望漠北君千万别找到他,凛光君这是下了套等着他钻呢!
                                                            ——
                                                            ps,放假犯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5-05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