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唐门吧 关注:2,602,614贴子:67,839,921

【文贴】逆云而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4-27 01:0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4-27 01:04
      审核通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4-27 01:05
        序章:
        寒冷的夜晚,在星斗大森林的角落。
        四周一片宁静,许多魂兽早已入眠,除了几只弱小的低阶魂兽还在防备着,寻找一处真正安全的休息区。
        这就有一只还不满十年的绿蜥,它谨慎地打量着,不断地吐着长舌。对于这个隐藏着许多危险的地方,它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不是被当成其他魂兽的食物,便是被人类猎杀……它继续朝着一个地方小心前进,舌头试探着路。却是在猛然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炽热的魂力。
        可,这时候想要离开已经晚了。
        紧接着,面对它的就是炽热的浪潮向自己席卷而来。
        这股魂力强大到它连一瞬间的抵抗都没有,便已焚尽在这股力量之中。
        一只绿蜥死亡,没有引起什么动静。转向魂力的中心,赫然绽放出一朵赤色的红莲:红莲缓缓降落,才看清中央站着一个皮肤黑黝的赤足少女,她的头发如火焰一般,一双酒红色的眼瞳好奇的看着周围。
        “这里就是斗罗大陆吗?”她露出了小孩子的天真模样,嘴角微微上扬,“不错,好玩。”
        她从红莲上一蹦而下,那红莲散成光束,以少女为中心撑开防护罩,直至百米。“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
        在少女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并没有发现,在某一处,有个视线一直紧盯着她……
        那人浑身散发着黑暗的气息,周围的树木也有些被影响到,已经有小部分的枯萎。他披着黑色的长袍,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分界线)
        神界。
        “岳父大人。”情绪之神霍雨浩走到唐三身边,带着几分担忧,递上了一杯茶。“岳父大人,怎么了?”
        “雨浩,你还记得近日逃下神界的星光红莲吗?”唐三接过茶,却无心思去品,只是将杯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我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岳父大人的确考虑的周到,这星光红莲到了斗罗大陆,的确……可能会酿成大祸。”
        唐三还想说什么,便听见门开的声音,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三哥,要是实在担心,让我去吧。”
        “红俊?”
        “毕竟我和她同为火属性,就算她能力不容小觑,但我身为二级神祇应该可以制服。况且……”他停顿了一下,眼中多了几分哀伤,“我也想回去看看。”
        “那,好吧。红俊,小心点。”唐三当然知道他那眼神中流露的是什么,便是,让他回去看看吧。或许能解开他的心结也说不定。
        “我知道。”马红俊说完,便转身离开。
        殊不知,他们的对话一直被角落里的银发女生听见。
        她咬了咬嘴唇,显得很为难。
        “星火……你究竟想干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4-27 01:09
          1
          唐三独自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手中端着霍雨浩刚刚送来的茶水,品了几口。那茶水早已凉了,可他并没有要换掉的意思,只是盯着茶杯中剩余的茶水轻晃而溅起的波纹,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中。片刻之后,他饮下最后一口茶水,然后拿起茶壶,倒满了两个茶杯。
          “茶斟满了,阁下既然来了,不妨出来喝杯茶。”他平淡的说出这话,本是安静的房间显得有些诡异。
          他一手拿起重新满上的茶杯,另一只手不急不慢地拿起另一杯茶,却是飞快地,但又不失平稳地扔向门口处。那茶杯被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没有一滴落在外面,才被送到口边。经过这举动,那只手的主人整个已经暴露在房间里。他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不禁摇了摇头。
          “本尊的那个兄长可真是找了一帮好孩子呀。”他的声音略显苍老,隐藏在黑袍下的面容大致也令人猜到了几分。“看来本尊离开这里了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呀。”
          嗯?兄长?唐三敛下眉眼,似思索着什么。若他所说的兄长指的是……
          “不错,本尊的兄长正是神王。”他想到了唐三的猜测,并没有隐瞒什么。
          “吾名梵。修罗神,或者说是海神,唐三,你打算是自动退位还是本尊帮你一把?”
          “呵。”唐三冷笑一声,“那也要看看阁下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梵并没有接下去,两人僵持着,似乎在等着一个契机。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人依然没有任何举动。
          “爸……”屋门再次打开,是唐舞桐进来了。
          “舞桐,快闪开!”还没等唐舞桐将话说完,唐三便赶忙打断。可已经晚了。唐舞桐的出现正是打破他们僵持的契机,此时梵嘴角上扬,手中赫然乍现出一柄银色的长剑向着她刺去。只是,梵也没料到的是,来者不止唐舞桐一人,一个高大的身影闪到唐舞桐前面,金色的头发在剑气的散发下有些张扬的飘了飘。
          他撇了撇嘴,额头拧成一团,心里已经在几秒内骂了唐三千百遍。“唐三你这只老狐狸!你是有多受欢迎?又有人来?”对唐三这种称呼的,在神界也只有他了——融念冰。
          唐三没有回答融念冰的问题,起身抽出海神三叉戟将梵引出,到了外面。身后九个神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给他增添了一抹威严。他本不想动武,只是,有句话叫做'龙之逆鳞,触之必死'。显然,梵已经触动了唐三那块名为家人的逆鳞。
          不过,认真起来的唐三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畏惧,嘴角依旧是那诡异的笑容。
          “不错,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吗?”他慈爱地抚摸了手中的剑,他的凌虚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废话别多说!”
          一个呼吸的时间,海神三叉戟已经向他袭来,凌虚也在那一刻刺出
          ……
          —————————
          斗罗大陆,一个小山村里。
          一个十岁左右的乌发少年斜躺在一匹成年灰狼的尸体上,眼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漆黑的眼眸缓缓睁开,意识渐渐苏醒过来,却在猛然间闻到一股血腥味立马撑起自己的身体。疼痛感袭来,下意识地看向周围——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月光下翠绿的青草被染上了鲜红的血色。他咬着牙,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到村子的祭台。
          祭台上,也是血红一片,人和狼的尸体遍地。
          他身子僵住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绝望漫布至眼底。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他的声音很沙哑,不似他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悦耳动听。
          没人回应他。
          不,不能留在这里!他听见了来自心底的警钟。血腥味散发出去,很快更多的灰狼都会过来,他在这里等着只有一死!不,他不能就这样放弃,他想活下去!再次迈开步子,一步一步朝着村口走去……
          “沙……沙沙……”
          草丛中响起一阵声音,少年警惕地看过去,对上了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那是狼深邃的眼睛。“还是……晚了一步……吗?”他手中凝聚出一柄普通的玄铁剑,这是打算一战了。普通的玄铁剑武魂和一个十岁的少年,对付一匹成年的灰狼,有胜算吗?
          灰狼可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便已,向他扑去。他身子往一边倾斜,玄铁剑从侧面朝灰狼的颈部刺去,或许是他恰好把握住了时机,又或者是老天爷在眷顾着他,倒是刺中了,却被狼爪死死扣住手腕。虽刺中,但,没有到致命的位置。这该怎么说?万幸中的不幸?有什么想法也只能等见到阎王老爷再说了。他闭上了眼睛,静等着死亡的宣誓。
          血液溅到了少年的脸上,他感觉到身上压着个什么东西,有点闷。
          等等!他没死?这个血液不是他的!
          下意识的睁开眼,只见灰狼的趴在自己的身上,已成一具尸体。而狼的尸体上插着一柄银剑,在黑夜之中散发着光芒。
          光芒在猛的一瞬间变得刺眼,他下意识的遮住了眼睛,却感觉到身上少了那份重压,只是身体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热。少年没有看见,银剑散发的光芒全数融进他的身体里,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整个人缓缓浮起,那柄银剑散成最后一股能量,直射他的眉心。
          少年睡了很长的一觉,虽不知道睡了多久,但非常舒服。
          他隐约听到了一对父子的声音。
          “爸爸,你看这里躺着一个大哥哥!”
          ———————————
          屋里原本点燃的油灯已烧尽,而屋外的战斗也差不多结束。
          “下次再来,可不只是这了!”梵已经消失不见,但他带着几分阴森的声音回荡在唐三等人的耳边。
          唐三用手轻轻擦去脸上划破的一丝血痕,依旧是原本的神态,但额头上却露出明显的汗珠。显然,他没有能力再继续战斗了。
          “爸爸!”唐舞桐急忙扶住疲惫的唐三。
          “舞桐,我没事。”唐三勉强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思索着看向远方。“那凌虚剑灵倒是聪明,只怕他也不愿意任由梵这么做。”
          目前,神界,暂时安全了。
          只是……红俊得有的忙了。
          唐三不知道,斗罗大陆没过多久,圣灵教出动了。
          ——————————
          “教主。”黑袍侍卫对着一个正在修剪着花枝的中年男子下跪,表情略微严重。“罗刹殿的势力已经开始遍布所有国家了,只是再这样下去,属下害怕……”
          “薛海,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事你不用管。”那中年男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淡淡地说道,“罗刹殿的事我自有分寸,既然我创立了这么个分布,便是有自己的把握。”可薛海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没有给薛海再次开口的机会。“你退下吧。”
          “是。”
          当薛海离开了大殿门口,将门彻底关上的那一刻,中年男子停下了手里的事。他把桌上的花盆轻轻的转动,下一秒,后方的墙壁旋转,露出了一面硕大的镜子。里面缓缓照射出一个人影——是梵。
          “琉原参见主人。”那中年男子像刚才薛海那样对梵行礼,态度没了刚才的孤高冷傲。“已按您的要求整顿完毕,罗刹殿已经可为主人所用了。”
          “你做的很好,那孩子呢?”
          “我已让人安置在地牢,随时可供主人实验。”
          梵满意地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有意无意的点了点头。他倒要看看,这回唐三,还有整个神界还有什么办法能和他抗衡。愚昧!最终不还是会落到他手上吗?
          “对了,星斗大森林的那个神秘的领域……”他的声音将梵的思绪拉了回来,“我让人悄悄去过,也没有办法探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亲自来对付。”
          “遵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4-27 01:1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7 01:39
              怪了,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到这个文的招人帖质量好棒呀,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7 01:50
                dd眼熟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4-27 03:13
                  dd小雅超级棒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4-27 07:58
                    后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27 08:38
                      保底月更,存稿还有两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4-27 09:22
                        来晚了,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27 09:5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27 10:30
                            世界观铺的好大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27 10:3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27 11: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27 16:50
                                  期待我的两个女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27 16:52
                                    1,史莱克学院
                                    史莱克学院名扬天下,只收怪物不收人类。入学测试每年不定,但往往要有大批人去了又返。外院被分为东,西,中三院,东西院为武魂系,中院为魂导系,一年级学生只分为两个班,等到进入二年级才选择进入东,西,中三院。东院院长是池子,西院院长是齐库泽,中院院长是穆忆白,中院副院长是洛衣。内院同原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4-27 17:58
                                      后排dd |・ω・`)
                                      感觉第一篇的信息量就好大OuO
                                      但剧情构思很赞!!
                                      期待后续鸭! (●'◡'●)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27 23:4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29 11:19
                                          明天后天放两篇五一文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4-30 19:48
                                            放假回来顶一顶啊


                                            收起回复
                                            26楼2019-04-30 22:40
                                              up |・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30 22:45
                                                先更一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5-01 10:36
                                                  2
                                                  史莱克城,集市。
                                                  乌发少年背着一筐沉银铁块独自走进一家铁铺,轻车熟路的取下筐随意搁到了房间的角落里,然后脱下破旧的外套挂在了钩子上,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珠。屋外的阳光照进来,映衬出他精致的五官。
                                                  过了两年,他越发耀眼了,只是漆黑的眼眸中那抹深沉从未改变。
                                                  他眸光微敛,似回想起来了往事。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徐凌霄。”
                                                  那对父子是山里的普通猎户,遇见了那少年,现在应该说是徐凌霄,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家。和自己的独生子一起成长。
                                                  徐凌霄虽没有很好的天赋,但他的实力增长的速度让猎户暗自惊叹——短短一年,15级的他与魂尊战斗毫不落入下风,一手剑法更是出神入化,他……在这个环境确实是委屈了这么好的苗子,可自己一个普通的猎户又能给他什么样的帮助呢?要进入那个地方学习的话,的确适合他,但就要靠自己去努力了。
                                                  不久便让他们两个孩子前往史莱克城谋生。
                                                  其实徐凌霄有个秘密从未告诉任何人,包括收养自己的猎户和那个弟弟。他思索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脑海里。
                                                  “臭小子,想什么嘞?”那个声音对于徐凌霄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这也是他埋藏在心里的秘密,他精神之海里住着一个奇怪的老头,而且还跟他的武魂有着密切的关系!似乎是从那晚开始,他的武魂彻底变了样,并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但他能感觉到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原因就来源于武魂的改变……还有这个怪老头的指导。
                                                  “你小家伙想什么呢?连师傅的话都听不进去!”那个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话语中多了几分不耐烦。
                                                  “谁是你徒弟!”三年里,怪老头不止一次说要徐凌霄拜他为师,徐凌霄不答应,时间久了这家伙好像是自我安慰地直接把他强行任成徒弟了。徐凌霄对此感到十分无奈,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呀!算了算了,不管这个为老不尊的死老头了,认识他算我徐凌霄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死老头,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徐凌霄的问题,换来的是一阵沉默。他问过很多遍这个问题,回答要么是敷衍,要么是转移话题,就是不面对。怪老头在精神之海里咳嗽了几声,叹了口气。“你……”
                                                  “哥!”米色头发的少年径直走到徐凌霄的面前,将他的思绪从精神之海拉回来,也打断了怪老头即将要说的话。
                                                  “子琛。”徐凌霄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多了几分温和,“怎么了。”
                                                  米子琛拎起手上的袋子在他眼前晃了晃,“我买了碗冰粥,哥你刚回来,先吃点休息一下吧。”他的目光中闪烁着让人难以拒绝的意味,即使是对自己严格要求到极点的徐凌霄也无法抗拒他的愿望。
                                                  徐凌霄端起冰粥拿起勺子舀起一勺,只听见铁铺的门开了。转头看向那边,米子琛已经挡在门前不让来人进入。
                                                  “请问你是?现在铁铺不……”
                                                  “你们有见一个丫头吗?”是个男声,而且似乎很着急,听起来年纪并不大。
                                                  徐凌霄眉头皱起,有些感觉奇怪。那个声音的主人不顾米子琛的拒绝,推开他走进了铁铺,徐凌霄也看到了他——银白色的头发,个子本就算高,而站在十二岁的米子琛身边,更是显得他分外地高大,五官还算端正,目约十五六岁的样子。只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着急的神色。
                                                  徐凌霄越看是越迷了,放下了手中的冰粥朗声开口:“什么丫头?”
                                                  “跟你个子差不多,长发,低马尾!”少年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似怕误会什么,又加了一句,“她是……我妹。”
                                                  米子琛摇了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诶?这样啊,抱歉了。”银发少年既然得到了回答,想也不想就离开了,出门时徐凌霄清楚地看到他脸上除了急切,似乎还带着……害怕?
                                                  算了,不管自己的事。他刚又重新拿起碗,勺子还没进嘴里,却停住了,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哥,又怎么了?”米子琛没有理解他的举动,出声问道,却看见徐凌霄给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把碗放回去拿起门旁的一根木棍,一步一步,往自己房间那走去。步子很缓慢,他在仔细听,他的感应一向要比常人敏锐数倍不会有错,有人躲在这里!
                                                  只是,他没有算到的是那人比他的行动快了一秒。
                                                  门突然被打开,紧挨着的是无数根翠绿色的细藤冲出。徐凌霄下意识的往一边闪去,手中的木棍打在细藤中间,那细藤好像有灵性似的,顺势将木棍绕紧想要把木棍和徐凌霄全部拉进去。他不傻,一瞬间便选择松开了手,任木棍被卷进的房间里。
                                                  房间门是虚掩着的,看不见里面的情景。
                                                  “子琛,别动!”徐凌霄眼神凌厉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将武魂凌虚剑凝聚出来,将再次伸出的细藤轻松斩断。
                                                  不过,刚斩断了几根,又有无数伸出门外。徐凌霄不停挥动凌虚剑,一手剑法轻松解决。但……这没完没了的可不行。
                                                  “臭小子,别拖了,用魂技赶紧解决!”怪老头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畔。
                                                  他没有再犹豫,两个黄色的百年魂环显现,第一个黄色魂环闪耀——苍龙出水。凌虚剑被魂力包裹,比之前更佳锋利,在一斩砍断一根新长的细藤后徐凌霄身体后仰,如鬼魅般移动到了门口,剑直指细藤的中心。剑气释放,以剑锋为中心扩散开来,震开了四周的细藤。才看清楚了幕后人的真面目。
                                                  “嗯?”徐凌霄整个人呆住了,时间似乎凝固在了这一刻。
                                                  “诶呦呦,竟然是个小女娃!”怪老头有意味地打趣道。
                                                  不错,站在徐凌霄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银红色的长发扎成了低马尾随意的搭在背后,但有两缕发丝垂在耳边,酒红色的眼眸,五官精致。她面色苍白,略显慌乱,一动也不敢动,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离她脖子只差分毫的凌虚剑。仿佛再近一点,那雪白的皮肤便会划破一抹红色。
                                                  “别,别杀我!我投降!”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话的可信度,特意举起了自己的手。
                                                  ——————————————————
                                                  史莱克城,小巷里。
                                                  银发少年累的满头大汗,斜靠在墙壁上。
                                                  “虞花灵那丫头到底躲哪去了!乖乖地一路上也没见这家伙这么机灵呀!”他手伸兜里像要拿出什么,但是……掏了很久兜里却什么都没有。他越发的着急:钱袋?令牌?通讯器?魂导器?东西呢?!“喵勒个咪的,虞!花!灵!”跑走也就算了,害得自己被老爹回去骂也算了,钱袋和别的东西一样也还不放过!让不让人活了!
                                                  “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从他身后传来,他转过头,望向小巷深处,似乎有个人影,还是个小姑娘。少年立刻警觉起来,周身若隐若现地散发着灼热的气息,只是,当他听见那人再次开口:“玄门少主,原来你也有这个时候。”
                                                  这语气?少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气息收敛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尴尬的笑。
                                                  “琉璃?敢情你一直在看好戏呀!”
                                                  琉璃从巷子里走出来,露出了她那双翡翠似的双眸,无辜的眨着眼睛,额头上的水滴形的挂坠映衬着她一张人畜无害娃娃脸。手上握着一柄蓝色的紫藤花伞,腰间的流苏随着晚风轻轻摇晃。
                                                  “倒是好就不见了——玄门白虎堂堂主,白虎琉璃。”
                                                  ……
                                                  一个小时后,这位被称为玄门少主的已经在一家餐厅里狼吞虎咽地将眼前的所有食物一扫而空,算不上多,可已经超过了一个成人的分量。况且,琉璃还一口都没动。
                                                  “敢情你南幸出门都不带钱的吗?你是多长时间都没吃饭了。”琉璃玩弄着腰间的流苏,有意无意地问道。“还有,就算你没钱,也应该去玄门找蓝姨去借吧,要不是我在这里遇见你了……”她口中的蓝姨是玄武堂堂主,玄武蓝淑。
                                                  “我去了,人家都不让我进,我还是被扔出来的!”南幸一股脑的把自己的遭遇全部说了一遍,甚至还夸张了几分,不过并没有影响到琉璃的思路。
                                                  她似思考地点了点头,“你作的,活该!”
                                                  南幸刚喝进一口水被她这话呛住了,咳嗽了几声。“我活该?琉璃你有没有人性啊!”
                                                  “人家一个小姑娘,你都是个魂宗级别的家伙,这钱还能被拿走,还不仅是钱,那么重要的令牌也能能丢,我看把你扔出来还是好的了!”翡翠似的眸子露出一丝鄙夷“你是把人家怎么得罪了,虽说她身份特殊,但也是……”
                                                  “你行了啊,你貌似比她还小,搞得自己跟个大人似的,少在那教训我。”
                                                  “但至少我可没你这么粗心大意。”
                                                  “……”南幸一副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看着琉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打住,咱到此为止,我可不想再跟你聊下去了。用星盘赶紧查查虞花灵人在哪?”又伸出一根手指,“一个月的甜点,可以吧。”
                                                  她摇了摇头,伸出了五根手指。“五个月。”
                                                  “你趁人之危啊!”南幸头都大了,关键是她常吃的那家甜品店光排队等都要好大一会儿才行,而且还不让中间出去!
                                                  “脑子还不算太笨。”琉璃算是默认了。
                                                  “三个月!”南幸往后退了一步,“不能再多了。
                                                  “不行就算了,拜拜。”她说着,转身就要走,还没有打算要付这顿饭的钱,是直接朝着门口出去。
                                                  “别走,四个月!
                                                  “成交。”琉璃转过身来看着南幸,嘴角上扬,一点也不给他反悔的机会。而南幸此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被这小丫头给坑了。“先回去吧,明天再说,记得拿到钱之后先去帮我买甜品呦,可别忘了是四个月。”
                                                  ……南幸觉得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对。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5-01 10:36
                                                    顶!


                                                    回复
                                                    30楼2019-05-01 10:47
                                                      喜欢这两人的相处模式ツ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哈哈哈哈哈哈
                                                      过分真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01 13:10
                                                        刚回来,忘记艾特了。
                                                        @泪玉烟 @璐璐比丶 @貝斯澪 @-狼人斗罗- @如妖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5-01 14:29
                                                          @♤永恒爱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5-01 14:30
                                                            不错,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5-01 14:3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