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夫妇吧 关注:20,391贴子:129,509

【嫌弃夫妇】 山海遥相望,应醉绮罗丛 (唐山海x岳绮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嫌弃夫妇】 山海遥相望,应醉绮罗丛 (唐山海x岳绮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9 16:31
    .
    设定照搬,时代背景估计是要改一下,其他不变.



    .
    堆糖最近刷新中,可能有些图片找不着,觉得还是重新发一遍.


    .
    就这样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9 16:35
      第一章.
      .
      她离开他的回忆后,重复地活着。
      .
      1938年的上海,繁华鼎盛又纸醉金迷,一如歌中所唱,不夜之城.
      .
      但即便外界再如何灯红酒绿地喧嚣,仍是传不到商会现任会长的耳朵里.
      .
      小丁猫正侧卧于偏厅的皮质沙发上,瞌着眼安安静静地睡着,马不停蹄地从赶香港赶回来,着实有些累人.
      .
      好在这半个月那姓岳的小妹妹不怎么闹他.
      .
      可有些事吧它就是这样,不提还好,这一提还真就应了.
      .
      本是窝着好好的白衣少年郎,忽地打了一个激灵,胸口惊起一阵抽搐,接着便是长久的阵痛,小丁猫由开始的单手捂住心口变为双手竭力压制,险些一个踉跄碰倒了桌上的玻璃杯.
      .
      可就是这样,丁少爷依旧是嘴硬.
      .
      “我还以为...你死在里头了.”
      .
      手边的玻璃杯应声而碎,小丁猫轻皱了皱眉,又该换了,那杯子之前用着挺顺手来着.
      .
      哦对,他差点就忘了,她不会同他讲只字片语的,从来都是由砸他身旁的东西代替.
      .
      双手抵在心口捂了好一会儿,渐渐地没那么疼了小丁猫才松了一只手,忽然就起了和这位岳妹妹聊一聊的心思.
      .
      “岳绮罗,你到底为什么.”
      .
      胸口的痛感如同毒蛇钻入,一寸一寸地蔓延腐蚀着他的左心房.
      .
      他知道,她又生气了,真是个脾气不好的小丫头.
      .
      也不知道那小军官是如何愿意这么耐心地哄着她这坏脾气的小妖女的.
      .
      “...为了张显宗.”
      .
      喊出那个名字的一刹那,痛感骤停,小丁猫知道,他说对了.
      .
      “凡夫俗子而已,何苦呢.”
      .
      张显宗一介凡胎肉体罢了,有一日能得眼高于顶的岳绮罗如此相待,实在有趣.
      .
      说起来,不知是从何时起,许是她在他身体里待的时间太过长久,他竟也开始能看到存于她记忆深处的张显宗了.
      .
      小丁猫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岳绮罗对自己打开了那么一点点的心扉,至少,没了敌意.
      .
      也是,凡间日子好过,匆匆几十年于他们这般的异类不过眨眨眼的事儿,但在如今的丁少爷看来,岳绮罗同他过了这凡人的下半辈子,也算是白头偕老了.
      .
      她静了许久,没再砸东西也没再闹腾,小丁猫拂了拂衣袖起身.
      .
      “不如,你忘了他,我放你出来.”
      .
      “砰!”
      .
      窗框猛烈地随着秋风摆动,扬起鬓角的碎发,小丁猫看着窗外的长廊叹了口气.
      .
      她的脾气当真是坏.
      .
      没再理会岳绮罗是否还要闹腾,小丁猫径直上了楼,留着满地的茶水等着明日下人来收拾.
      .
      他忙得很,没那么多闲工夫总陪着小丫头扯闲话,不过若是她考虑考虑他的提议,或许就不同了.
      .
      张显宗用了一条命教会了岳绮罗何为爱,如此轻易便能忘却,那才是说笑.
      .
      放她出来那句却是真的.
      .
      小丁猫陷入被褥,脑袋里走马灯似的过了一遍,从沉睡到吞了岳绮罗,每一件都记得.
      .
      就连她的回忆,都那样清晰.
      .
      她总在唤那个名字,生气的时候,牙疼的时候,就连在他身体里虚弱地快要死的时候,岳绮罗都在喊着张显宗的名字.
      .
      夜晚他每每不得安眠时,皆是她想张显宗想得厉害的时候.
      .
      小丁猫也时不时会想,张显宗到底有何处好,让她这般心心念念地忘不掉.
      .
      直到半个月前,他第一次看到了从前没有过的记忆,像是凭空生出来的一样,是她内心深处,极宝贝的回忆.
      .
      那是在二十年前,他还未苏醒,她和无心也还在不死不休地斗着.
      .
      意外地,小丁猫没看见岳绮罗,只看见了无心站在一簇篝火旁,似是烧着什么东西.
      .
      往仔细了一瞧,那烈焰之中劈啪作响着的,是张显宗的尸身.
      .
      小丁猫下意识地想寻岳绮罗,回过头便见到了躲在草垛后边的小姑娘.
      .
      岳绮罗脸上早已没了被张显宗养着时的白净红润,反而爬满了一道道黑色裂痕,瞳孔也早已露出妖异之色.
      .
      小丁猫只静静地看着,看见岳绮罗捂着左脸,看见她眼中的不舍,还有,那道泪痕.
      .
      他听见她说.
      .
      “张显宗,我牙疼...”
      .
      突如其来地,原本封着她的心脏一抽,像是被什么人打了一拳.
      .
      伸手捂实了那不听使唤的心脏,良久,小丁猫看见岳绮罗起身离去.
      .
      她要去找无心寻仇了吧,明日她就该被自己吞进肚子里了.
      .
      篝火逐渐削弱,不徐不缓地伴着张显宗的骨灰扬起一抹萤绿色的魂魄.
      .
      小妖女捂着脸说牙疼的样子挥之不去,小丁猫越想头越疼,意识慢慢模糊,再醒来便已回到了自己床上.
      .
      她牙疼起来,原是这样难受啊.
      .
      要不...
      .
      他帮她治治牙疼罢.
      .
      就当是她陪着他这么些年的补偿,再者,她若是哪日把牙疼的毛病给了他,得不偿失.
      .
      小丁猫忽然就不想岳绮罗陪着他一块儿死了,看见她说疼的时候,眼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
      .
      她牙疼了,他想帮她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29 16:36
        .
        只是没想到,小丁猫刚做了这个决定不过一天,他那位便宜老爹就来了电话.
        .
        说是上海局势已稳,叫他回去准备准备接长沙的盘.
        .
        啧...
        .
        看来帮小妖女治牙疼这事儿得延后了.
        .
        于是乎,丁少爷极不情愿地从香港这风平浪静的地方挪去了暗潮汹涌的沪上.
        .
        要不怎么说他这老人家年纪大了不愿意挪窝儿呢,他那爹也不嫌累得慌.
        .
        大概辗转了几次火车轿车之后,丁少爷身心疲惫地回了这再熟悉不过的老地方,想起当初他怎么收拾陈大光和顾基的,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
        还得笑脸相迎地见那些个叔叔伯伯,好不容易得了空还没安生几日,岳绮罗又闹腾起来了.
        .
        这年头连做个少爷都这么难吗?
        .
        还是睡着了好啊,除了时不时被人扰了清净和送点吃的进肚之外没什么坏处.
        .
        若是真这么想,小丁猫还真想起个人来,无心.
        .
        自打无心把苏桃送去了国外以后便没了踪迹,不知道又上哪去了.
        .
        若找着了,便让无心帮忙找找张显宗罢,左右有那一魂一魄在手,不怕寻不着.
        .
        流目微闭又睁开,望向窗外尽是满目清明,可光看着反失了几分韵味,也不为何,就觉得怪得很,像是少了些什么.
        .
        今日岳绮罗还未闹.
        .
        小丁猫一愣,自己莫不是犯魔怔了,想帮她治牙也就罢了,怎么还惦记上了.
        .
        要不然,叫叫她?
        .
        “姓岳的小妹妹,我放你出来如何.”
        .
        他整日忙着,还要匀出心思照料她,倒不如先把人放出来,既然要治牙,总得先找着病根.
        .
        意料之中的,她仍旧没有半分回应,但小丁猫知道她在听,不说话他就当她是默认了.
        .
        掌心翻转,素白的指尖萦溢起一团绿雾,下一秒猛地打向左侧心口.
        .
        “咳...”
        .
        抑制不住喉头的腥甜,小丁猫捂着心口一咳,显而易见这一下使了多大的劲儿.
        .
        缓了缓神望向桌前方才起身的小姑娘,依旧是二十年前被吞时的那副打扮,褐色军衣黑色头纱地站在他面前.
        .
        “重见天日的感觉如何.”
        .
        结果这小姑娘的目光一触及到他,当即就摆了架势要动手,想来是瞧着他现在好欺负.
        .
        “我今日便要了你的命!”
        .
        出手成爪直奔小丁猫而去,奈何没了那些个会动的小纸人,就岳绮罗现在那点儿法力,连他的小手指都碰不着.
        .
        一个抬手擒住那同自己并无二致的手爪子,用了些力道地摁在书桌上.
        .
        “何必白费力气.”
        .
        岳绮罗被他抓得毫无还手之力,被困了这么些年又久未进食,自是反抗不了饕餮的压制.
        .
        “你听话些,我便帮你找张显宗,如何.”
        .
        小丁猫的声音与手上的力道截然不同,飘飘忽忽地好似风一般吹到了耳边,岳绮罗一愣,耳里就只剩下了张显宗三个字.
        .
        “他在哪...”
        .
        久未言语,记忆中小姑娘糖果一样甜丝丝的语调全无,只余如今干涩到极致的沙哑.
        .
        丁少爷面上一副淡然模样,心里却是想着,一会儿该让人泡壶冰糖雪梨过来.
        .
        “我帮你寻他,条件是你乖乖听话.”
        .
        小丁猫松了力道,岳绮罗将手抽回,满是怀疑地看向眼前这看似白衣翩翩的少年郎.
        .
        “看不惯你总牙疼罢了.”
        .
        小丁猫索性就着椅子坐下,仿佛事不关己地抬眸直视着岳绮罗.
        .
        他只是不想这小丫头的牙疼传染给他,而她的牙只有张显宗能治,那帮忙寻一寻又有何不可,各取所需罢了.
        .
        看不惯她总捂着腮帮子,看不惯她难受,看不惯她总叨叨着张显宗,就是这样.
        .
        “你会这般好心?”
        .
        “若非我一时发了善心,你如何出得来.”
        .
        丁少爷挑了挑眼角,要不是他,岳绮罗不知道要在他肚子里再呆上个几百年,不说谢也就算了,脾气还这样臭.
        .
        “你!”
        .
        岳绮罗一噎,自从遇上了无心开始,她做什么事都不顺,还被这老妖怪封在心脏里这么久,真是想想就来气.
        .
        还是张显宗待她好.
        .
        不过...无心.
        .
        “我让人找了,等着吧.”
        .
        小丁猫翻过桌上摆着的书卷,头也不抬地回了岳绮罗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还能不清楚她打的什么主意,这些年共用一个身体,通晓想法什么的,早已驾轻就熟.
        .
        说着便习惯性地掏了颗糖剥开放进嘴里,眼仁一抬发现小丫头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瞧.
        .
        岳绮罗的眼神看得小丁猫一顿,差点没把刚吃的水果硬糖直接吞了.
        .
        她...
        .
        “...那边柜子里有.”
        .
        小丁猫指了指大厅窗户边上的柜子,然后眼见着岳绮罗哒哒哒地就跑到对面找糖去了.
        .
        说好的牙疼呢???
        .
        整个柜子被翻了一通,而后丁少爷看着小姑娘毫不客气地抱着好几个糖罐子窝到了沙发上.
        .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把她给放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29 16:38
          .
          小丁猫伸手斟了一杯红茶,看着小丫头眼中悲切的情绪兀自轻笑出声.

          .
          “你倒长情.”

          .
          递到唇边呷了一口,茶香溢满唇齿,却在看到岳绮罗捂着左脸时荡然无存,上好的滇红索然无味.

          .
          忽然有些碍眼.

          .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明明被困在自己身体里,岳绮罗依旧是念念不忘着别人的名字,小丁猫不大明白.

          .
          可到底不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比起前者,丁少爷更愿意自己去探究,随意放下手里的瓷杯,望见由窗棂洒进斑驳的光影.

          .
          “天气不错,一道走走.”

          .
          红衣小姑娘眼皮一抬睨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把桌上的糖罐重新抱在怀里.

          .
          看得小丁猫有一瞬间的暴戾,当即撂了罐子拽了人往门口拽,岳绮罗受制于武力压制正发了狠地抓着,被小丁猫一句话堵了回去.

          .
          “带你去挖人.”

          .
          小丁猫没理会牵着人出来时杜敢闯的神情满宅子的下人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只淡淡吩咐了一句.

          .
          “备车.”

          .
          什么妹妹不妹妹的...也无所谓了.

          .
          “去哪.”

          .
          被强制性塞进车里的小姑娘皱着眉控诉着自己的不满,如此一比较,张显宗待她不知有多么好,不过这老妖怪要带她去干嘛?挖人?

          .
          “把你扔了喂狼.”

          .
          丁少爷食指关节杵着太阳穴随口胡诌一句,吓得前面司机差点一个急刹.

          .
          少爷啊,妹妹不是这么养的...

          .
          黑色福特稳当地停在郊外林间的空旷处,那一片四周各环了一棵树,仿佛像是刚进行完的一场祭祀,正中央那一亩三分地也才铺上新土.

          .
          “你去入口等着.”

          .
          小丁猫对着一旁满是疑惑的司机吩咐到,一会儿施法术挖人什么的,还是该避着些,别到时候给吓出什么毛病来.

          .
          “是.”

          .
          那司机道了声是就朝着林子入口处走,约莫一刻钟便不见了踪影.

          .
          “动手吧.”

          .
          小丁猫努努下巴指了指泥土格外平整的那块儿空地,岳绮罗眉心狠狠地抽了抽.

          .
          “什么.”

          .
          “挖开就知道了.”

          .
          极为刻意地不准备动手,小丁猫一副你尽管动手反正不关我事的作壁上观样,左右小妖女下手狠了疼的也是底下那位,跟他是半点儿挨不上.

          .
          岳绮罗拧着秀眉狐疑地看了几眼那块新泥,随后一指头戳落了最上头的一层,土间夹杂着的赫然是几缕深棕色的发丝.

          .
          “挖出来,人归你.”

          .
          小丁猫瞄了一眼被岳绮罗刨出来的土坑,不错啊,这能坚持这么久都不断气.

          .
          “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
          岳绮罗是当场就想撂担子走人,可奈何不了自身法力恢复地慢,打不过眼前这老妖怪.

          .
          “罢了.”

          .
          小丁猫说着就是一挥手朝着那土坑打去,再这么下去,那人估计就真该断气了.

          .
          噗地一声响,周遭的土皆被震出坑,原先人为挖好的深度也已显露,待看清了中央之人的面貌,岳绮罗彻底怔在了原地.

          .
          “张显宗...”

          .
          不过短短的几个字话语之中都带着微颤,岳绮罗只觉得那颗牙又开始发疼,疼地四肢百骸阵阵发麻.

          .
          那是张显宗,她的...张显宗.

          .
          “趁着还没死透把人弄上来.”

          .
          岳绮罗意料之中的反应让小丁猫拧了眉,久别重逢罢了,也值得这般,哦对,差点忘了,那颗牙还是因他而生的呢.

          .
          看着那道红衣急切地驱使着纸人将人托在半空,啧...真是不大爽快.

          .
          “走吧.”

          .
          结果就是两个时辰后岳绮罗坐在边上看着床上半死的唐山海发呆.

          .
          岳绮罗一双黑曜石似的瞳仁正流连于唐山海那张好看但伤痕遍布的脸上.

          .
          和上辈子一样的脸.

          .
          那眉宇之间比从前多了几分庄严与英气,一身裁剪得体价值不菲的西装却是比从前衬得更似那些世家公子.

          .
          什么都没有变,可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
          “叩叩.”

          .
          岳绮罗抬眼将视线移向径直推门而入的小丁猫,后者看着差点没笑出声.

          .
          “放心吧,过会儿就能醒了.”

          .
          瞧着小丫头一副人不醒誓不罢休的样子,小丁猫啧啧称奇,从前无论如何也看不上人家,现在可好,反过来了,这风水轮流转,委实不假.

          .
          “你喜欢他什么呀.”

          .
          丁少爷问完就想扇自己一耳刮子,怎么回回看见小丫头那副失了魂的样子就这样管不住嘴.

          .
          岳绮罗没回答,心里却也琢磨着这个问题,自己喜欢张显宗什么呢?

          .
          喜欢他每日给她送的糖果点心吗?明明腻得她牙疼.
          喜欢他一声声温柔地叫她绮罗吗?明明她很不屑.
          喜欢他那个时候所说的他爱她吗?明明她不爱他.

          .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她曾经都不屑于施舍一丝眼神的凡夫俗子,深深地印在了她脑子里.

          .
          也许是因为那颗蛀牙,她总想着既是因张显宗而生,那他就该治好她,所以她才总念着他,以致于让这饕餮认为她爱着他.

          .
          或许...

          .
          她也是喜欢他,爱他的吧.
          .
          瞧着那张安安静静的脸,岳绮罗忽然就有些气,直接起身出了房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29 16:41
            .
            正厅里两位名义上的兄妹相处地也还算过得去,可客房里的唐山海就没那么想得通了.

            .
            确是一年前那位有过一面之缘的丁少爷不假,可这么位人物为什么要救他,救了他之后就只给了纸笔外带一碗冰糖雪梨?

            .
            唐山海只觉得脑子比被活埋时更加混沌,醒过来之后这未知的一切都使自己恐慌.

            .
            可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看看那位少爷有何意图,躺了也有一阵儿功夫,唐山海动了动右手,勉强能握住笔.

            .
            于是乎,小丁猫没劝动岳绮罗独自一人返回客房时,开门就看见了桌上的空碗和满满当当的三页纸.

            .
            这做特工的,怎么跟那些记者似的这么多问题.

            .
            抽出第一张细细看了看,小丁猫没忍住的嗤笑惹得唐山海又是一阵发懵.

            .
            这丁少爷...什么毛病?

            .
            “唐山海,你不会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吧.”

            .
            少年独有的阴沉嗓音叙述着无比残忍的事实,唐山海猛地一怔,是啊,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在世人眼中,唐山海已经死在了那个林子,那个土坑里.

            .
            “你有权知道这些.”

            .
            食指划过桌面,小丁猫拾起那份报纸递于唐山海,漆黑的瞳闪过几分戏谑,意料之中地看见了是唐山海震惊的神色.

            .
            “丁少爷说笑了,死人哪还有什么权利.”

            .
            孺子可教.

            .
            满意地一挑眼角,一手背在身后,小丁猫拿过托盘里被冷落了许久的牛皮纸袋.

            .
            “既然唐山海死了,我想你该有个新的名字.”

            .
            张显宗.

            .
            岳绮罗默念,背靠着墙听着隔壁的动静,一开始小丁猫说带她去见他时,她竟觉得有些开心,岳绮罗想,她又可以见到张显宗了.

            .
            可他会想见她吗?他...还记得她吗?

            .
            她伤他这样深,若他记得,应该也不会再想见她了吧,岳绮罗终究是没有同小丁猫一道,她第一次觉得怕了,怕张显宗.

            .
            怕他怪她,怨她,怕...他不再记得她.

            .
            岳绮罗静静地听着那一字一句,企图从唐山海的言辞之中找出一点点张显宗的影子,她听见他说.

            .
            “张显宗,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
            唐山海看着那被光打得有些发白的调令,盯着那个陌生的名字,觉得似乎在哪儿听过.

            .
            “有现成的,顺手就拿来用了.”

            .
            丁少爷顺手掏了右口袋里的烟盒,唐山海以为他是要抽烟,哪知这位反拈了片儿参片出来.

            .
            小丁猫也没想那么多,左右唐山海缺了一魂一魄,八九不离十是张显宗的转世,顶个张显宗的名字算得了什么,小妖女非但不会介意,相反会更开心才是.

            .
            岳绮罗这声张显宗叫了一辈子,听也听了几十年,这忽然间改口,别说岳绮罗,即便是他也觉得别扭.

            .
            所以为了让自己和小妖女都习惯些,丁少爷决定把这不习惯的事儿丢给唐山海,美其名曰叫久了也就习惯了.

            .
            “长沙...上任时间又为什么在两个月之后?”

            .
            唐山海翻到尾页才看到右下角的横线处印着长沙的红章,这位少爷,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
            小丁猫低着头,全然没有半分想要和唐山海解释事情原委的意图,甚至都有些后悔怎么没使法术让唐山海哑一整个晚上.

            .
            “行了,这两个月时间你好好休息,至于这些问题,我只能说,愚不可及.”

            .
            换而言之就是,您老自个儿慢慢琢磨去吧.

            .
            传言丁家这位少爷不好说话,可没想到这么不好说话,小丁猫砰地一声甩门就走看得一堆话梗在喉头的唐山海差点呕血.

            .
            哎不是...不是说有什么问题写下来吗,写完了又不给回答算怎么一回事啊?

            .
            “都听见了.”

            .
            没理会唐山海有多蒙圈,小丁猫抬眼看向早已站在门口却一言不发的红衣小姑娘.

            .
            “要见他吗.”

            .
            “不想.”

            .
            岳绮罗毫不犹豫地拒绝,她不想见唐山海,至少现在不行.

            .
            “因为他不是张显宗了.”

            .
            相差无几的墨色眼仁对上小丁猫的,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这老妖怪确实还挺明白她的.

            .
            “既然都不是他了,为什么还要找他.”

            .
            因为那张和张显宗一模一样的脸吗,岳绮罗也这么想,可仅仅也只是长得一样罢了,其他的,压根儿没有一点儿相像.

            .
            沉默了许久,红衣微微一动,缓步走向扶栏,指尖轻颤着扶住栏杆.

            .
            “错了.”

            .
            小丁猫凝了她一会儿,似是想着岳绮罗的记忆里她自认为认为错了的事.

            .
            “那句话...说错了...”

            .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小丁猫上前一步看她,那张无论如何也养不圆润的小脸早已泪痕遍布,左侧脸颊有些轻微的红肿.

            .
            小丁猫一怔,她在他面前哭,这是头一回,愣怔了半晌,头一次安慰女孩子的丁少爷靠近岳绮罗,把人揽进怀里一下一下轻拍着小姑娘的肩.

            .
            “好了...不难过了.”

            .
            “牙疼...”

            .
            小丁猫垂了眼睑又放轻了手上的力度,他好像知道她哪句话错了,是那一句.

            .
            她不爱张显宗之言.

            .
            岳绮罗说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29 16:45
              加上实践周有九天假期,最近应该可以一直更这个,明月的话,抽空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9 16:56
                大大还有一个帖子是不是也是这个名字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29 21:09
                  终于更了,这是半章吗?卡得真是时候,接下来是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29 22:35
                    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29 22:42
                      加油鸭,楼主(第三次冒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30 05:39
                        等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30 11:27
                          楼楼又重写一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30 15:56
                            .
                            小丁猫前脚刚跨进门槛,抬头就被面前站地整整齐齐的一帮人唬得眨了眨眼.


                            .
                            “少...少爷,我们原本好好干着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
                            管家最先反应过来解释道,刚刚明明还好好的,等再回过神来,一帮子人就已经在门口了.


                            .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


                            .
                            小丁猫揉了揉太阳穴,还能是怎么回事,除了岳绮罗那小妖女也没别人了,这丫头净会给他添麻烦.



                            .
                            待进了大门,小丁猫步履匆匆停也不停地上了楼,径直推开的反是唐山海的门.



                            .
                            “砰”地一声吓得唐山海一个激灵,手里的书差点没掉到地上,看得丁少爷是火气蹭蹭蹭地往上窜,直接连人带书抽起.



                            .
                            “这几日不要出这栋宅子,还有...上任的事,早些准备吧.”



                            .
                            言罢便伸手拍了拍唐山海的肩,到底也是因为他才让唐山海搅了进来,难保商会那些老狐狸的手伸得太长,总得护他周全.



                            .
                            “为什么这么急?”


                            .
                            “早些熟悉熟悉也好,若是太勉强,按时去就是.”


                            .
                            自从住进了丁宅开始,唐山海觉得围绕着自己的问题比在行动处时只增不减,遇到的每个人也都愈发地看不懂.


                            .
                            一如小丁猫,一如岳绮罗.


                            .
                            知晓岳绮罗的名字,也是出于一场误会,他接住她,在看清她眉眼的一瞬,心底升起了一阵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实在莫名其妙.


                            .
                            “你能放下我吗.”


                            .
                            小姑娘的嗓子脆生生甜丝丝的,说起话来像极了窗外的百灵鸟.


                            .
                            “额...好.”


                            .
                            才见第一面就抱了人家姑娘,即便是当初以假夫妻的名义和徐碧城共处一室,唐山海都未有过这般的尴尬境地.


                            .
                            当即放下怀里的红衣小姑娘,唐山海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岳绮罗倒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儿



                            .
                            方才那一下,像极了张显宗面对她的时候.


                            .
                            “谢谢你救了我.”


                            .
                            玩心一起,红衣轻扬,岳绮罗踩着微风向前踏了一步靠近,刻意凑近了唐山海些许,逼得本就脸皮薄的唐公子又往后退了几步.


                            .
                            “...不客气.”


                            .
                            方才未看清这小姑娘的模样,现下倒是瞧了个明明白白,除了长发和红衣,同小丁猫一个样子,是个极好看的小姑娘.


                            .
                            “你叫什么名字.”


                            .
                            唐山海问这话是出于礼貌,且为了更好地区分这姑娘和丁少爷,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仅六个字便叫岳绮罗上了心.


                            .
                            “岳绮罗.”


                            .
                            当年文县的馄饨摊边,张显宗也曾这样问过她,语调同现在,一模一样.


                            .
                            “记好了,不许忘.”


                            .
                            “好.”


                            .
                            唐山海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笑着便应了,实则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存了几分真心,她不许他忘,他的记性也一向很好.


                            .
                            “在想什么.”


                            .
                            小丁猫抬手在面前摆了摆,唐山海一个晃神,这才收回刚才如同庄周梦蝶般相遇的思绪.


                            .
                            “没什么,我现在收拾.”


                            .
                            睨着唐山海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小丁猫心里也就明了了几分,想是已经见过小妖女了,而且看样子,二位相处得还不错.


                            .
                            既然如此,他还是把岳绮罗一并带去长沙吧.


                            .
                            小丁猫一言未发,看了专心找皮箱的唐山海一会儿,而后转身去了隔壁房间.


                            .
                            进了门一抬眼就对上了岳绮罗的眼睛,丁少爷懵了一秒后转移了话题.


                            .
                            “心情可好些.”


                            .
                            随后小丁猫就目睹了小丫头靠着床板晃荡着一双脚,不必问,心情必定好的很.


                            .
                            “那过几日随我去趟长沙.”



                            .
                            那双红色绣花鞋不晃了,岳绮罗抬头,黑葡萄似的眼珠静静盯着他瞧.


                            .
                            “想着你们刚见面,总要相处几日,明日便启程说不过去.”


                            .
                            “何况...你也不会同意.”



                            .
                            小丁猫背着手微微俯身望进那双眸,眼底依旧漆黑一片,并无他的倒影,是了,唯有看到张显宗,她的眼睛才会亮些.



                            .
                            “为何要去.”



                            .
                            岳绮罗垂眸避开,盯着脚上绣花鞋的鞋面儿瞧,岳绮罗等着,等小丁猫告知她缘由,后者神色微动,随即便笑开.


                            .
                            “药到病除.”


                            .
                            小丁猫顺势往门边上的椅子一坐,如今唐山海是伤患,皮外伤好得快,但这内里可就不一定了.


                            .
                            “我问过大夫,伤及肺腑倒是不难治,只说是缺样药材.”


                            .
                            “什么药.”


                            .
                            丁少爷眉眼一挑,语调微不可闻地带了些许调笑之意.


                            .
                            “答应同我去了?”


                            .
                            岳绮罗想也没想,当即一掌拍向离了不过几米远的椅脚,脚尖不过轻轻一抬便能止住,小丁猫眼底的笑意更深.



                            .
                            “丁宅安全得很,你放心便是,他内伤未愈,不宜轻易挪动,两个月后我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张显宗.”


                            .
                            岳绮罗没说话,小丁猫说的...是张显宗,试试,倒也无妨,反正她也不会再放张显宗离开.


                            .
                            “那么.”


                            .
                            “我们成交了.”


                            .
                            素白的小指指尖递到面前,丁少爷难得幼稚地拉过小丫头的小手指,强制性地做了承诺.


                            .
                            拉过勾了,他会兑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30 21: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30 2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30 23:15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30 23:27
                                    来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4-30 23:29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4-30 23:46
                                        来啦来啦~老岳居然会撩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5-01 00:0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5-01 03:24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5-01 03:24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5-01 03: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01 05:51
                                                  楼主今天会更吗?_?会的话就加油啊(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01 12:35
                                                    看样子今天应该不会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01 22:07
                                                      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02 01:26
                                                        第五章.


                                                        .
                                                        是重逢,亦如初见。


                                                        .
                                                        再一次见到岳绮罗,是在第二天晨起时,可唐山海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今天小丁猫会让人叫他下来吃早饭.



                                                        .
                                                        “丁少爷,岳姑娘.”


                                                        .
                                                        唐山海拉开椅子坐下,动作虽轻却依旧引得岳绮罗侧目,身旁的小丁猫略有深意地瞧了一眼目光专注的小丫头.


                                                        .
                                                        啧...


                                                        .
                                                        “伤养好之前,先吃些清淡的,也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


                                                        .
                                                        说着,小丁猫挥了挥手让人将一碗白粥端上桌,放在了唐山海面前.


                                                        .
                                                        “已经很好了.”


                                                        .
                                                        显然唐公子想的太过简单,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也没等到人递碗配菜上来,不禁抬眸瞄了一眼对面的少年郎,蓦然想起小丁猫的话.


                                                        .
                                                        伤养好之前,先吃些清淡的.


                                                        .
                                                        不是...他也没得罪跟儿前这位吧.


                                                        .
                                                        唐山海张了张嘴,愣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全无半点在行动处时张口就呲陈深的气势,正纳闷着,只听对面啪一声撂了筷子.


                                                        .
                                                        “吃饱了.”


                                                        .
                                                        红衣小姑娘也没起身,把凳子后挪,故意发出极大的声响,满屋子下人和唐山海第一时间看向静静吃饭的小丁猫.


                                                        .
                                                        “不许靠近柜子.”


                                                        .
                                                        而丁少爷只掀了掀眼皮,极其矜贵地拿下巴杵了杵糖柜方向,继而又优雅地啜了一口粥.


                                                        .
                                                        岳绮罗一听这话就来气,就这老妖怪的法术,那锁她怎么也撬不开,那牙确是疼了点,可嘴里也整日地没什么味道.


                                                        .
                                                        每每这时,岳绮罗总能念起张显宗的好来,他就从不会这么拘着她,她要什么他都给.


                                                        .
                                                        即便她要他的命,张显宗也是愿意的.


                                                        .
                                                        “张显宗.”


                                                        .
                                                        “...啊?”


                                                        .
                                                        唐山海愣了一秒,一时间还没完全适应这个名字,看向岳绮罗后又想了想既是丁少爷寻的名字,小姑娘知晓也并不奇怪.


                                                        .
                                                        “我要吃糖豆.”


                                                        .
                                                        “这...”



                                                        .
                                                        小姑娘甜丝丝的语调挑起了唐山海那微乎其微的怜悯之心,下意识看了一眼对面的小丁猫,那位只径自放下瓷勺离了餐桌,淡淡一句.



                                                        .
                                                        “早去早回.”



                                                        .
                                                        听得唐山海愣了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
                                                        “你可还饿.”


                                                        .
                                                        小姑娘圆溜溜黑漆漆的一双眼睛直盯着他瞧,眼底似乎还带了些许怒气,唐山海心头一怂连忙摇了头,哪敢说自己其实没吃几口.



                                                        .
                                                        “那还不起来.”



                                                        .
                                                        “哦...好.”



                                                        .
                                                        岳绮罗简直要被气笑,就这傻劲儿,即便是转世投了胎也改不了.



                                                        .
                                                        等唐山海再回过神来,已然被岳绮罗拽着衣角进了丁宅几里以外街口的糖果铺.



                                                        .
                                                        “张显宗.”


                                                        .
                                                        唐山海这才细细看向面前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岳绮罗,小姑娘面上带着极浅淡的笑,尾音微微上扬,是明显欢欣的语调.



                                                        .
                                                        “岳姑娘...为什么想要在下陪同.”


                                                        .
                                                        话音刚落,小姑娘眼中那微弱的光亮一瞬间便暗了,唐山海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消片刻,岳绮罗的声音再次响起.


                                                        .
                                                        “绮罗.”


                                                        .
                                                        “什么?”


                                                        .

                                                        唐山海一愣引得岳绮罗皱眉,怎的灌了一碗孟婆汤反倒比二十年前更傻了,话都听不明白.


                                                        .
                                                        “唤我绮罗.”


                                                        .
                                                        “为什么?”


                                                        .
                                                        唐山海不解,怎么好好的,小姑娘忽然就跟他谈起了称呼问题,他不就是那二位吵架被拉来充数的吗?


                                                        .
                                                        “随便你,我要上面那三罐儿,他结账.”


                                                        .
                                                        他还敢问她为什么!岳绮罗气地一指玻璃柜最上头的三罐儿水果糖,撂下一句扭脸就走,看得唐山海只顾得上发愣了.


                                                        .
                                                        “先生,请这边结账.”


                                                        .
                                                        偏生那糖果铺的店员还甚是煞风景地取下了岳绮罗钦点的那几罐彩色糖果,等着唐山海付账.



                                                        .
                                                        “好,我...”


                                                        .
                                                        经这么一提醒,唐山海习惯性地摸了摸西装的内袋,随即手便僵了僵,他两手空空被小丁猫救上来,如今孑然一身,哪来的钱财.


                                                        .
                                                        “少爷吩咐,以后那位小姐来买东西,一律记在他账上.”


                                                        .
                                                        站在门口半天的杜敢闯实在看不下去,索性知会了店员记账,也并不是要帮这位什么,不过是不想让她家少爷遭了人家的话柄.


                                                        .
                                                        打从那红衣小姑娘和这个在床上瘫了大半个月的这位出了丁宅,少爷就吩咐了一路跟着过来,原以为是听些什么,哪想竟看了这么一出.



                                                        .
                                                        “替我谢谢你家少爷.”


                                                        .
                                                        唐山海尴尬了半刻,腆着脸向杜敢闯道了谢,哪想人根本就没想领这情.


                                                        .
                                                        “大可不必,少爷只是吩咐让我们跟着小姐,至于您,只需要哄小姐开心.”



                                                        .
                                                        唐山海这回算是领教到了早上小丁猫为什么没拒绝,感情是拿他当免费的陪护来了.

                                                        .
                                                        不过...

                                                        .
                                                        为什么偏偏挑中他,又或者,给他现在的身份去长沙就任布防官的职务,也是另有目的.

                                                        .
                                                        那她呢.

                                                        .
                                                        那个喜爱红衫,又有着极好听名字的小姑娘,她对他,又图些什么?

                                                        .
                                                        她叫他时,那样地熟稔自然,就好像是...久别重逢一般.

                                                        .
                                                        岳绮罗...

                                                        .
                                                        这小姑娘,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唐山海很是好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02 2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5-02 20:52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5-02 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