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445贴子:923,997
  • 14回复贴,共1

终于能发一篇新稿子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用图片镇楼,就这么狂傲


回复
1楼2019-05-02 13:46
    伪证者之墓
    第十一号岛,这是整个浮游大陆最繁华的大都市——科里拿地尔契市。它承载着整个浮游大陆文化与科技的结晶,当然了,其中的旅游景点也是多到数不清,像是“苍穹中的宝石”、“传说与浪漫的炖锅”……仅仅从这些形容词中便也能窥见一二(不愧是提亚忒)。
    而在岛上的一个偏僻角落,坐落着一个鲜有人知的、姑且算是一处景点的地方——伪证者之墓。当然,随着晶石影业的发展,许多人也了解到了这一处景点,然而大多数人仅仅只是知道名字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这里再次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要讲述的故事,便是从这里展开……
    ————————
    “听着!地上的船队出现了意外,我们作为距离最近的护翼军要前往支援他们。说实话各位也明白,我们的力量不够,这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如果有不想去的可以留下来,我以指挥官的名义和尊严保证,你们不会落下任何的坏名声!现在,不想去的,向前一步走!”
    “……”
    “……我们有两小时的时间准备,去吧,两小时后登船!”
    “是!”
    “莱尔?你不会在写遗书吧?”
    “我又无牵无挂,哪有人回来看我的遗书。下去之后除了提升我的军籍,做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光荣牺牲’嘛。就算是抚恤金都不知道给谁,如果还有活下来的兄弟的话,就给他拿去吃点好的。如果没有的话……就捐了吧,哪里都好。”
    “所有的兄弟里你是最冷静的一个,如果这会传染的话——你绝对是母体。”
    “别闹了,你呢?不也和我一样‘冷静’?”
    “反正都是死,放松一点不好吗?”
    “如果这也能传染的话,你也是母体。”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莱尔,这封信…是给那孩子留的吧?”
    “人家可是‘大姑娘’了,话说我们也不老吧,虽然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不管是谁。”
    “呵,在人家的眼里你可是个大哥哥啊。”
    “别闹了,你还有心情说这话。”
    “是要把真相说出来吗?”
    “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也是……莱尔(liev),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骗子,还真是贯彻到底了,不管是你,还是那群老头们。”
    “哼。提这些也没什么必要了吧。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别去了。帮我个忙,把这些给那孩子。”
    “哦?看起来不止一封信嘛。那个包裹里是什么?”
    “小礼物”
    “看来还有准备啊,不过还是你自己去吧,我可不想担这重任。”
    “难道活下来不好吗?”
    “瞧你这话说的,你自己去送不就好了,还何必要到我这一手。”
    “我要不下去,你们会死的很快。”
    “什么啊,有你没你不都一样。”
    “那,该怎么送?”
    “要不就留在这里吧,那些孩子会收拾你的遗物,这不就能收到了吗?”
    “遗物?你以为我一定会死在那破地方?那我就先让你死在这里!”
    “你要在这里解决我……我去,别拿棍子啊!来人管管啊!”
    ……
    “整队!登船!”
    “是!”
    ……
    “指挥官,您哭了。”
    “不过是一滴水罢了。”
    “船队已经起航了,好在知道最后他们也没有看见您脸上的闪光,毕竟我的眼力过于细致。”
    “不,他们应该是看见了。只是最后还是没有保留住那点尊严……喂别和外面说啊!我去下休息室。”
    “您放心,休息室的隔音很好,请便。”
    “……就你话多。”
    ……
    关于护翼军第三师团机动队前往地表OD-17地区救援奥尔兰多商会报告:
    人员:共175人
    装备:共5艘浮游艇以及配套补给
    指挥官:机动队长莱尔
    经过:机动队抵达地表后防守三个小时,商会船员全员归来,机动队三浮游艇于地表炸毁,另外两艘于返回时一前一后坠毁,据调查机动队成员无一幸免。通讯频道中最后得到的消息是机动队队长莱尔的一段录音,其相关材料一收至附件。
    报告撰写人:护翼军第三师团驻地二十七号岛基地指挥官:
    ……
    “请问……这里是地二十七号岛的护翼军基地吗?”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
    “我……我是莱……我是来整理机动队成员的遗物的,毕竟死在那种地方。”
    “?!这件事情还没有公开,你到底是谁?”
    “我……”
    “把枪放下,士兵。”
    “指挥官!她擅闯护翼军基地!”
    “把枪放下,让她进来,出了事我负责!”
    “指挥官!”
    “把枪放下!”
    “是!”
    “……你尽到了一个士兵的责任,可这件事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
    “指挥官……”
    “这是军事机密,回到你的岗位上!士兵!”
    “是!”
    ……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很正常。”
    “嗯……”
    “你认识莱尔吧。”
    “……您怎么知道?”
    “果然,其实我刚刚是猜的。”
    “……”
    “你应该就是莱尔一直说的那孩子。”
    “诶?”
    “虽然他很少和人提及,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点。我还以为他收养了一个小孩子,没想到……”
    “……那家伙(小声)”
    “……那小子不赖嘛,有这么好看的女朋友,真是给军营里的大汉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啊。哈哈哈。”
    “什么女朋友!只是认识而已!”
    “抱歉,不调侃了。这里便是莱尔的房间了。他不要个人的卧室,所以这间宿舍就算是他的房间了。柜子也没有锁,当然也没有锁的必要了。”
    “……我很遗憾。”
    “那么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你了,对了,其实不用刻意的隐瞒身份的。在军中这些规矩还是懂的,那么,一会儿见。这位笨拙的大小姐。”
    “……嗯”
    ……
    “……那家伙……”
    “……”
    “……”
    “果然是一无所有啊,莱尔,你这家伙为什么到最后,连你自己都不属于你自己呢?”
    “……这家伙还留着写日记的习惯啊……这么长时间了我才打听到你的下落,很不容易的好吧……”
    “……为什么连他都看不到了,我还能这么冷静……就连这也他教给我的吗?……”
    “……这本日记,是属于他的吗?……这里记录的是他吗?”
    “……?这个……是给我的?……看来那家伙不仅仅只留下一个日记本。”
    “……在临死前留一封信。是遗书吗?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吧。那么作为第一目击人。我要不要拆开来看看?……”
    “算了。回去再说吧。”
    “……莱尔……莱尔……为什么……应该是……要哭的啊……为什么啊……”
    ……
    “……那孩子,看来受到不小的打击啊。”
    “嗯?把她抱回去?”
    “不了,先安置下来吧,那一身装扮一看就知道是偷跑出来的。真是的,莱尔认识的人都这么任性的吗?……”
    “好吧,目前也不能做到其他的。来人,把那个人安置下来,就在休息室吧”
    “……第十一岛哪里肯定急坏了吧。那群自称贵族的老头不知道要发什么样的火了……都发生了什么啊……”
    ……
    “还没有找到吗?”
    “没有,也和护翼军打招呼了,但是杳无音讯。”
    “该死。那丫头还是太任性了!都教了她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改过来。莱尔到底干了什么?该死!”
    “老爷息怒,也许是有人包庇了小姐。”
    “快去查,查不到提头来见吧!”
    “是!”
    “对了,船队的人没有透出消息吧?”
    “他们已经说不出话了。”
    “干的不错,这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一定不能露出丝毫马脚。”
    “是,老爷!”
    ……
    “上面下来了通知,是那孩子的。”
    “果然是那群老头!”
    “指挥官,我们应该把那孩子送走,这事本就和我们无关……”
    “不,这事我们管定了!”
    “指挥官……我们不必如此……”
    “是啊……这原来是和我们无关的事。但是谁叫我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就当是用上我的一切来一场豪赌吧!”
    “可惜了啊……看来平静的生活要到此为止了。”
    ……
    “……我睡着了?”
    “嗯,中午好。”
    “你是……那个带我进来的军官?”
    “对,是我。”
    “十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你就住在这里吧。”
    “不,我要回家,不能在这里久留。”
    “去自投罗网吗?”
    “诶?”
    “护翼军签署了你的逮捕令。你回不去了……”
    “这样啊……没事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要走了。”
    “(这孩子,这么倔,果然没错)这可不是为了我或者你,是为了莱尔,他值得我这么做。”
    “……”
    “我去让人给你拿午饭。莱尔的东西都放在了床头柜,一封信,一本日记和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的包裹,都在那里。”
    “……谢谢。”
    “不用谢,放心吧,我会帮助你直到最后一刻,以我的生命起誓!”
    “为什么要帮我?”
    “为了一个早就应该解开的真相。”
    “……嗯。”
    “你好好休养,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谢谢。”
    “说过了,不用。”
    ……
    “信、包裹、日记本,只有这么点东西。对于一个死去的人的遗物,会不会太少了?”
    “你这么说到提醒我了,把那笔钱给她吧,用得上。”
    “莱尔的那份?”
    “不,所有人的。”
    “为什么?”
    “值得。”
    “我知道了……”


    回复
    2楼2019-05-02 13:48
      ————
      4月3日,晴
      今天认识了一个好孩子,落落大方感觉很清新,家里人让我多接触,可我总觉得有些怕她……不管了,为了家族。
      ————
      4月10日,晴
      不管看几遍,都感觉那是个恐怖的人……整天面无表情,明明比我小一岁怎么会气场如此强大,今天话都没有说……不管了,为了家族!
      ————
      5月11日,阴雨
      在雨天送花会怎样呢?结果是必然的——被轰出去了……比我小一岁还如此无礼,这……没天理啊!我……我不管了!……算了,家族为大,我……再试试吧。嗯……她长得也挺好看的……为了家族!(加油!自己!)
      ————
      5月29日,晴
      今天是她的生日,作为朋友理所应当的去祝福了。然后……我第一次看见了她的微笑!!我成功了??!总之,我决定了,我要追她!也不知道哪个礼物她喜不喜欢……等等,我怎么觉得我就像恋爱中的少年一样无知?……嗯,这是为了家族!
      ————
      7月10日,晴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终于能把她邀请出来一起玩了!嗯。不得不说还是蛮可爱的,似乎当做妻子也不错?嗯,我大她一岁,阅历和见识也理所应当的比她多,所以想要保护她也是很简单的事。
      ————
      8月22日,雨
      家族……崩裂了……不知什么原因,宪兵突然进攻了家族大院,如果不是恰好外出,连我也……从废墟中挖出了日记本,没有被破坏还真是万幸。但是。我该怎么办呢?……家族只剩下我自己了……就算要结婚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了,保护什么的,就像笑话一样……再见了,那孩子。……
      ————
      哈哈哈,为了家族?哈哈哈哈!
      ————
      10月5日,晴
      很可笑对吧,我穿上了护翼军的制服,毁灭了家族的组织,现在倒成了我的家……算了,就这样吧……
      ————
      11月16日,雨
      我还在调查家族毁灭的信息,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头绪,宪兵科的长官看起来是碰不得的人……就这样吧。
      ————
      12月25日,雪 降雪祭
      在护翼军也算是认识了一些朋友……嗯,至少他们说是朋友。……今天是个大节日,所以他们给我准备了这一身……所以说海盗服是什么鬼啊!中二度爆表啊!还不如穿制服!……嘛,仅限今天,就好好的放松一下吧。
      ————
      2月7日,阴
      那孩子……应该没事吧……大概已经被她的家族锻炼成合格的大小姐了……她还会记得我吗?……好像写信给她……
      ……
      “这就是,最后一篇了吗?……莱尔,这里的你,还真像一个小孩子啊。青春期还没过吧?真可爱啊……莱尔……莱尔……”
      “你在看莱尔的日记本吗?”
      “你是谁?”
      “我是这座基地的书记官,也是指挥官的秘书。初次见面,多有冒犯。”
      “不,我这边才是,添了这么多麻烦……”
      “没什么,客套话就不必说了,请拿着你的东西,马上跟我来。”
      “为什么?”
      “宪兵科的人来了”
      ……
      “我们是宪兵队的成员,来整理机动队成员的遗物,请把门打开。”
      “请出示书面文件。”
      “准备匆匆,因此遗漏了。”
      “那非常抱歉,军里的规矩你们也懂。”
      “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也请你们尊重一下我的工作。”
      “你知道我有权利将你扣押。”
      “你可以试试。”
      “士兵,把枪放下。”
      “指挥官……是。”
      “打开门让他们进来,我们没必要拦住他们,反正拦也拦不住。”
      “是!”
      “你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在这里实在太屈才了。我已经签署调令了。去十七号岛吧,我记得你的家好像在那。”
      “指挥官……”
      “去吧,收拾一下,坐下午的浮游艇,去拿我桌子上的文件吧。”
      “是!”
      “各位,招待不周请见谅,现在可以进来了。”
      ……
      “整座基地死气沉沉的,就像是大撤退一样。”
      “除了必要的后勤保障刚刚那个是最后一名士兵。”
      “破釜沉舟?”
      “随你怎么想。”
      “抱歉,关于那件事我感到抱歉。”
      “没必要,他们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
      “到了,机动队成员的宿舍,剩下的时间交给你们了,还有,请尊重他们。”
      “我们会的。”
      “……”
      ……
      “莱尔死前的录音资料在哪里?”
      “地下档案库。”
      “就让它待着吧,总有一天会用到的。”
      “什么?”
      “那是一场由他掀起的大变革”
      ……
      “其他人的东西已经整理完毕,只是有一件事想问一下。”
      “什么事?”
      “莱尔的东西呢?”
      “我代为保存。”
      “我们要一并带走。”
      “不,有我保管就好,你们不必操心了。”
      “请您交出来”
      “如果我说不呢?”
      “我想您将会以妨碍公务罪被逮捕。”
      “嗯,好,抓吧。”
      “我不希望如此。”
      “谁不是呢?”
      “来人,把他带走。”
      “放开指挥官,暂且说声谢谢,当然不要期待我会说第二遍,无论是哪件事。”
      “你是哪位?”
      “书记官。”
      “我是自愿走的,你不必这样。”
      “可是指挥官?”
      “这是命令,接下来交给你了。”
      “……是。”
      “感谢您的配合。”
      ……
      “失礼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
      “指挥官被带走了。”
      “为什么?”
      “妨碍公务”
      “……对不起……”
      “说这些太晚了,收拾一下,我们要走了。”
      “去哪?”
      “科里拿地尔契。”
      “诶?”
      “我知道你还一无所知,不过路上再说吧,时间不多了。”
      “要做什么?”
      “揭露真相。”
      ……
      “你好,请问有何贵干?”
      “取档案。”
      “好的,请出示身份证明、许可、以及档案名。”
      “护翼军第三师团第二十七号悬浮岛基地二等兵,书面许可由基地指挥官签署,取OD-17地区报告及其附件。”
      “请稍等……这个档案被封锁了,只有两位以上的一等武官签署才能调用。”
      “果然吗?谢谢。”
      “不用谢”
      (果然如指挥官预料的一样,那么接下来就看那边了。)
      ……
      “我们必须要赶在仪式之前到达!快!”
      “什么仪式?到底怎么回事?”
      “科里拿地尔契市政厅前的剪彩仪式,到时候到的人可不少。”
      “的确,父亲当时让我出席。礼服都做好了。”
      “现在可没时间去在意什么礼服。倒是莱尔的东西你都看了吗?”
      “暂时只看了日记本,信和包裹都还没有打开。”
      “那就好,包裹里的东西可不是莱尔的,是指挥官的。”
      “诶?”
      “那里面是OD-17地区事件通讯频道中最后收到的录音,那将是最有利的证据。”
      “那……莱尔的东西呢?”
      “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锁着,放心吧,没人拆开过。”
      “……”
      “信倒是他给你的,等尘埃落定后再看吧。”
      “嗯……”
      “我们这次过去的目的你知道吗?”
      “嗯……”
      “你确定?”
      “嗯。”
      “你真的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
      “不就是毁灭我的家族吗?”
      “你……”
      “就和当初我的家族毁掉了莱尔的家族一样,只不过这次由我们动手罢了。”
      “这事我们还不知道,能说说嘛?”
      “也没什么好说的……当时我的家族和莱尔的家族都是你们所说的贵族,政治联姻你知道吧。”
      “嗯,很卑劣的手段。”
      “当时的家族想要和莱尔的家族联手从而控制整个悬浮大陆的高层,也就是有贵族执政。”
      “很不错的计划,后来呢?”
      “后来莱尔的家族除了位武官于是他们打算抛下我们单干……”
      “武官?这样就敢单干了?”
      “他们家族拥有掌控浮游大陆经济的科技的能力,而我的家族主要是扎根在军政系统。因此我们联手就有可能控制整个大陆。”
      “很宏伟,但是他们为何还想抛开你们单干?”
      “粮草。”
      “什么?”
      “莱尔家族的武官控制着整个军队的粮草,是整个军队的命脉。”
      “原来如此。”
      “很可笑对吧,就因为这个。莱尔的家族不到一晚就被灭了。莱尔是那件事的最后一个幸存者……”
      “……”
      “我得到消息后四处寻找。找到了,人却没了。……悲哀吗?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形容了……”
      “你……准备好了吗?”
      “嗯,莱尔是最后一个能亲近我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比起这些,家族就像是个大山,令人喘不过气。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必担心我。”
      “……(这孩子……)快到了。”
      “嗯……”
      ……
      “接下来呢?”
      “别着急,听我慢慢讲。”
      “快点快点!”
      “不要催,不要催!!”
      “指挥官。”
      “哦?你来了。准备好了吗?”
      “东西都带上了。”
      “嗯,那我们走吧。”
      “爸爸别走!还没讲完呢!”
      “结局很简单,我们利用莱尔生前留下的东西作为证据,将整个家族的黑历史全部扯出,大贤者大人亲自签署逮捕令,总之很圆满。”
      “毁了一个家族还算圆满吗?”
      “谁知道呢?……”
      “ ……”
      “走吧。”
      “嗯。”
      “你们要去哪里?”
      “扫墓。”
      “啊嘞?”
      “伪证着之墓。那个贵族大小姐起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不过故事的主人公在旁边开了一间医院,现在名气还蛮大的。”
      “那个姐姐好厉害啊!”
      “乖乖呆在家里哦,还有不要吃太多蛋糕,会蛀牙的。”
      “是!指挥官!”
      “我可是你爹!叫什么指挥官。”
      “妈妈都可以的……”
      “咳咳,那只是因为叫习惯了而已,毕竟她以前是我的副官嘛。”
      “所以我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妈妈?……不过……好像还不错?”
      “犯啥花痴呢你,走了。”
      “是!”
      ……
      “你们来了。”
      “诶?没想到你们已经是夫妇了吗?”
      “什么鬼,怎么连你也这么说,还没结婚好吧?”
      “嗯哼?”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
      “谢谢。”
      “说过了,不用。”
      ……
      “莱尔,好久不见。”


      ————
      后记:我终于在学校里写完一篇作品啦!!呜呼!!这其实还不是完成品,因为剪彩仪式那段还没说,而且还有一个疑问没解开。这就当做一个彩蛋藏起来吧。
      不找到的话就不会续写!(其实只是一个偷懒的借口……应该也没几个人看),那么,完结撒花!看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我问!(只是懒得填坑,直接问我吧!)
      感谢各位
      ——by:XK
      嗨?嗨!这里是负责码字的回响,不知道为啥,想出来打个招呼。
      ——by:忘却·回响


      回复
      3楼2019-05-02 13:50
        先一股脑子发了再说。。好像也没啥好说。。emmmmm。。宅男要出门了几个小时再说。。


        回复
        4楼2019-05-02 13: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02 15:11
            @happy冷梦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02 20:08
              吧主已经加精了,下次发同人文还是来个正式题目比较好~虽然我现在发帖也感觉氵贴方式比较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2 21:0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5-02 22:49
                  emmmm这难道这么不明显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3 08: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5-03 11:24
                      太乱了,不要发草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5-05 07:03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5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