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燕官方同人吧 关注:1,755贴子:68,757
  • 18回复贴,共1

【龙欲腾飞花满燕】龙太子&飞燕女同人番外小说剧-《心之所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当你在闯荡三界的过程中,你是否留意过,那些你所熟悉的主角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现在,《梦幻西游》电脑版有声小说剧已登陆喜马拉雅FM,为每一个听众,展示一个唯美的梦幻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3 11:39
    李连旧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龙太子:

    残阳似血,抹得天地间一片淋漓的红。红光映射在斑驳的金甲上,也似一片血色洇染。

    龙太子用力掰下一块翘起的金甲,引发了一连串细微的“嘎吱”之声,甲片底隐约黏连血肉,他温和清俊的面容掠过一丝痛苦之色。

    “太子,您受伤了……”护卫眼尖看见,有些惊慌地上前。

    龙太子摇摇头,指尖一弹,甲片化为一片金光消弭,金光中两抹金红血色。

    一抹,是他的。

    一抹,是兄长的。

    想到兄长,心间便猛地一痛,似利刃狠狠一绞。

    眼光一转,看见身边寥寥几个护卫,刚出龙宫时带领的十二护卫,都是从小伴他,一同沐风栉雨,生死鏖战过来的过命交情的兄弟,方才一战之后,只剩了三个。

    方才那一战……

    夕阳猛地堕下,地平线黑沉沉在远山脚下蹲伏,天地间一片苍郁的青色,呼号的风声里,好像那些厮杀重来……冷笑狞厉完全陌生的兄长、锋利酷烈出必见血的金枪、奔走呼号拼死相救的护卫、呼啸翻滚遮人眼目的霾云,霾云里那个满身浴血恍如魔神的男人,他最信任最敬爱的兄长……

    长枪破空而来,尖锐贯耳。

    “太子!快走!”

    “太子,切莫顾念旧情,龙鳞已经堕入魔道,不再是您的兄长了!”

    “龙太子,龙鳞触犯天条,罪无可赦,你应大义灭亲,助我等速速捉拿叛逆,如若助纣为虐,定斩不饶!”

    “我不信,我不信——”

    “我龙鳞一人做事一人当,谁要你这个 废 物 做好人? 滚,给 我 滚 !”

    “太子小心!”

    “我留下,你们带太子快走!”

    “哥哥——”

    一声呼唤浩荡绵长,穿裂滚滚彤云,击破十余年兄友弟恭的美好记忆,音歇风静,现云层两侧,怒目相视的他和他。

    划一道带血云迹,如楚河汉界,分明。

    满心沉痛和不解,如那天河巨浪翻卷,淹没了他。

    意识混沌,头脑却越发清明,越来越浓的夜色里,隐约似有微响,细碎轻巧,似薄底快靴踩破落叶,轻轻。

    他霍然转身。

    “谁?!”


    收起回复
    3楼2019-05-03 11:47
      飞燕女:

      “好好做个妖怪不行吗?妖怪,就是该作恶害人才对!干嘛做那副死样子,害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薄底快靴重重地踩在泥泞上,溅起斑驳的泥点儿,圆圆的,像一双双嗔怒的眼。

      飞燕女的眼神也是嗔怒的,还夹杂着几分懊恼,她赌气般尽捡泥坑走,踩得泥坑啪啪响,仿佛正踩在那可恶的妖怪脸上,心里便能痛快几分一般。

      邪神蚩尤近日不安分,频频冲击封印,她领命出师门,联同诸门派高手维护三魂阵,以此巩固封印,一路倒算顺利,只是她总觉得被大家推举为首领的那位大唐高手沐风,有点奇奇怪怪的。

      随即她便遇上了传说中蚩尤的义子,大妖逢梁,却发现是逢梁在偷偷维护封印,而那位光风霁月的沐风,才是行迹鬼祟,似有不可告人目的那一个。

      然而众门派高手早已被沐风蛊惑,反倒认为她和妖怪勾结,要破坏封印,她百口莫辩。

      是啊,人妖不两立,好端端的,大家怎么会怀疑自己人有问题,而去相信邪神蚩尤的义子呢。

      于今之计,只有回去请师父出来主持公道了。

      但是,师父会相信她吗?

      “会的,师父向来最疼爱我了,一定会相信我的……吧?”

      飞燕女懊恼地叹口气,一脚踢飞了一颗拦路的石子。

      真是,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啊!

      想到刚才沐风的指控,大家怀疑冷漠的眼神,不分青红皂白的围攻,相处那么久,为同一个正义目的出生入死的伙伴,却因为几句挑拨和内心偏见,就可以兵刃相见!

      同伴尚且如此,没见过大妖逢梁的师父,真的会只听自己述说,就放弃人妖对立,相信一个恶名昭彰的大妖吗?

      烦躁!很烦躁!

      “哎哟!”

      头顶上忽然降下一片青云,一张脸横眉竖目地从云端探下。

      “哪个混账乱扔垃圾!”

      那人头顶上,一个青包圆溜溜地发光,飞燕女噗嗤一声笑出来,对方脸比包更青。

      “混账丫头——”

      “对不住啊大叔,刚踢石头玩,不小心踢到您了!”飞燕女笑吟吟探过头,“您没事吧?要不,我帮您吹个气,保管气到包消!”

      笑语嫣然,眉目生花,任谁对着这张脸和这般清甜音调,火气也得灭上八分。

      云端上的汉子有些讪讪的,摸摸青包,很没杀伤力地瞪她一眼,语气已经软了下来。

      “我自己会吹!小丫头,让开,别拦路,我还有要事!”

      那人抬头望着天际滚滚黑云,神情有些急躁。

      飞燕女也看见那些黑云了,云光里金甲成行,旌旗似火,蔓延于整个天际。

      似乎是天兵出行的阵仗,看这人打扮,也是一个天兵。

      发生什么事了吗,要劳动这许多天兵出动?

      “大叔,这是怎么了?不会是邪神蚩尤已经冲破封印了?”

      “什么邪神蚩尤,我们是去捉拿龙太子的!”

      “龙太子?”飞燕女也听过这位龙宫太子的名号,隐约记得此人温和良善,名声极好,“怎么了,他犯了天条?”

      “他的兄长龙鳞,堕入邪道,屠杀无辜人类,并伤害天兵,已经犯下死罪。”天兵匆匆答。

      “那关龙太子什么事?”飞燕女更觉奇怪,龙太子兄长龙鳞她也有耳闻,据说两人一胎双生,感情极好,龙太子亲切温柔,颇得人望,龙鳞却沉默寡言,平日很少听见有关他的消息。

      “龙鳞性情大变,一路杀戮,龙太子追寻而至,却并不相信我等对龙鳞的指控,甚至在我们试图捉拿龙鳞时出手阻扰,天帝要治他包庇勾结之罪!”天兵抬头看看前方,匆匆道,“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以后走路小心些!踢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好唻,大叔,你放心,那个龙太子,我要是看见了,就帮你们拿下他!”飞燕女大声招呼。

      天兵在云端胡乱挥挥手作答。匆匆腾云而去。

      “糊涂虫!不明是非的护哥狂!”飞燕女撇撇嘴,“给我瞧见了,非打得他五颜六色不可!”

      和那群十二门派高手一样,都是只论亲疏,不明是非的糊涂蛋!

      她最讨厌这种人了!

      看看前方,离师门已经不远,无论如何,先把三魂阵的事情解决再说吧,只要能获得师父支持,就能揭破沐风奸谋,澄清她和逢梁的冤屈,避免十二门派高手被沐风蛊惑,以为自己在维护封印,其实是在冲击封印。封印一旦被破,蚩尤能把这天地都翻了!

      抬头看看深重如霾的夜色,飞燕女加快了脚步。


      回复
      4楼2019-05-03 11:48
        龙太子:

        “谁!”

        一声轻叱惊破这一刻沉寂的夜,正在一边休息的几名护卫警惕转身。

        “对不住,老朽等人有急事赶夜路,不想却惊扰了诸位。诸位请便,请便。”

        微带苍老的声音响起,语气谦和,众人紧绷的神情微微放松,龙太子向前走了几步,便见浓重的夜色里,匆匆走来一行人。

        带刀佩剑,劲装短打,当先一人双眉皓如霜雪,神态慈和,只转掠的眼神中,隐见锋芒一闪。

        龙太子微微皱眉。

        夤夜赶路,行色匆匆,显然是有要事,当先这老人神态稳重,看不出端倪,但是其后那些少年男女,却颇有愤慨急躁之色。

        若在平时,也就是萍水相逢,相揖一笑,擦肩而过,犯不着多管闲事。

        然而此刻四面皆敌,追兵在后,杀机四伏,由不得他不慎重。

        “老丈客气了,看诸位深夜急行,想来必有要事,”龙太子微笑,有意无意拦在道路上,“不知有何难处,在下能否一效犬马之劳?”

        “不敢劳公子动问,不过区区……”

        老者的话还没说完,他身后一个神色最愤懑,脾气看起来最急躁的少女,已经大声道,“阁下真是古道热肠,既如此,我等想问问,阁下可曾看见一位红发少女,经过此地?”

        龙太子怔了怔,摇摇头,微微放下了心。

        看来和自己无关。只是一个少女,何以令这许多人连夜赶路寻找,是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自己麻烦缠身,但是看见他人有难处完全置之不理他也做不到,忍不住便要问一句。

        那老者依旧在摇头,不愿多说模样,还是那少女,一脸鄙弃地道:“飞燕女啊!平日里师门里一副正义嘴脸,谁知道一出去就露馅,居然和妖怪勾结,和正道做对,想要放出邪神蚩尤!真是辜负师父的器重,丢咱们师门的脸!”又去摇搡老者,“师父,师父,这次您可不能再纵着那丫头了!沐风传信,那么多十二门派高手作证,亲眼看见她和大妖逢梁在一起破坏三魂阵,还对大家出手,证据确凿,再不清理门户,咱们的名声就整个完了,师父!”

        “是啊,”另一个忠厚少年也在叹气,一脸不解,“师父待飞燕女多好,将平生绝学倾囊相授,平日里有什么好的都先尽着她,同门师兄弟姐妹也一向护着她,如此情深恩重,她却为了一个外人堕入魔道,置师门于不义之地,连自己的师父亲友都不顾了,实在是……实在是……”

        “无论如何先找到人再说吧,说不定还有隐情呢?说不定别人误会了呢,就算她真的一时误入歧途,也应该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迷途知返啊。”又有人叹息着说。

        夜色里火光跃动,映在众人脸上,那些凝重、不屑、愤怒、不解……闪闪烁烁,泛出一片幽光。

        瞧着那些复杂难言的神色,龙太子心中一动,想要说什么,心底却忽然有莫名的情绪泛起,一路上涌,堵住咽喉。

        飞燕女,和自己的最初境遇何其相似,一样是深受亲友爱护,然后忽然生变。

        不同的是,他遭遇亲人背叛,而她自己成了背叛者。

        她比他幸运,她背叛了,亲友却没有背叛,师父还在为她掩饰,师兄姐们虽然不安愤怒,却还愿意给她机会,为了她深夜奔波,不辞劳苦。

        这样的厚爱,这样的恩情,飞燕女居然忍心背叛!辜负多年抚育培养的师门,却投向萍水相逢的妖怪。

        有可信任的亲人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她却不懂得珍惜!

        信外人不信亲人的糊涂蛋!

        龙太子微微闭了闭眼睛,有种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自己的哥哥能像她的师门这样可以信任依靠,多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像飞燕女一样轻易背弃。

        失去了,便更加珍贵,再看他人拥有却弃如敝屣,却觉得分外刺心愤怒。

        “师父!”

        忽然一个少年气喘吁吁跑来,神色急迫。

        “师父,我发现飞燕师姐了,她就在十里外,正往这里来!”

        众人神色激动,纷纷道要前去捉拿,也有说要以逸待劳,在此处围堵埋伏便可。

        老者微微沉吟,龙太子会意,上前一步。

        “按说贵门清理门户,我这个外人不便插手,只是这夜里围捕,容易被人走脱。所谓叛徒大逆,人人得而诛之,我既恰逢其会,出手相助,自也义不容辞。”

        老者抬头看看面前的男子,面容清正,神情温和而坚持,目光湛然,郎朗清清。

        君子风骨,一眼便明。

        他叹口气,长长一揖。

        “既如此,便劳烦阁下了。”

        龙太子微笑,带领护卫们走到一边,此处是一处密林边缘,需要扼守住各处入口,否则一旦被飞燕女逃入密林,便很难再抓捕。

        此刻,半月如钩,斜斜坠在云底,为这天地间的晦暗,抹一道玉色微光,却并不觉得明亮,只让人心头沉沉,似也被那一弯,勾心扯肠。

        龙太子静静立在密林的东北方向,看着黑色的地平线上,渐渐现出一抹跃动的红色来。


        回复
        5楼2019-05-03 11:49
          飞燕女:

          “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天兵天将找了许久找不到,我随便转转就有了线索,这么好运气,要不要算个姻缘?”拳头一握,“知道谁和我红线绑在一起,先揍他个半死!”

          前方只有一条路,是通往师门神山的必经之路,再过一片密林,就快能见到师父了。

          刚才在路上,听见几个路过的人族提起,看见前方有几个龙族出现,都身上染血,想必便是龙太子一行。

          她本无心多管闲事,不过如果正好遇见,教训一下这种是非不分的笨蛋也好!

          前方不远,就是密林。

          林如巨兽,静静蹲伏在朦胧月色下,无声无息,却又杀机凛冽。

          听说那些龙族就在前面,要不要悄悄摸过去,给那个糊涂蛋一个“醍醐灌顶”?

          身后忽有风声凌厉。

          有人声音平静温和却寒意微生,响在耳侧。

          “飞燕女!”

          她一侧头,眼角余光里,金光漫越,如露如电,将一天月色,映亮。


          回复
          6楼2019-05-03 11:50
            龙太子:

            前方人影自月色中剥落轮廓,远远看去,步伐轻巧,一簇红发似一团火跃动。

            下一瞬龙太子的身影已经风一般卷过。

            满腔的愤懑失落无处宣泄,他要教训这骄纵自私不知珍惜的少女!

            金枪出手之前,他光明磊落,不忘一声呼喝。

            那红发少女愕然回首。

            月色下一双眸子大而清透,倒映他掣枪而来的身影,倒映这满山淡淡月色,月色人影烟光里依旧可见眸瞳如流水,明澈可见三界琉璃,众生万世。

            这样的眸子……

            这样的眼眸,明珠美玉,看不出一丝贪欲无知。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下一瞬他眼前红影翻飞,伴随一声愤怒的清叱,一道厉光如惊电至,搅散一天明月。

            他惊而不乱,旋身转踵,金枪如龙,一现又收。

            铿然巨响里,两条人影一触即分,翩然各至左右。

            月色下,默然对峙的男女。

            这就是那个不明是非盲目信亲的护哥狂?

            这就是那个辜负亲友与妖勾结的无情女?

            “龙太子,你这个是非不分的人,凭什么对我出手?”

            “背叛师门勾结妖魔者,人人得而诛之!”

            “放屁!你说谁背叛师门?”

            “自然是你,你又为何说我是非不分?”

            “无凭无据你敢污蔑我?这不是是非不分是什么?你哥哥诛杀无辜百姓杀伤天兵你还护着,这不是是非不分是什么?”

            “不要提龙鳞!”

            “呵呵,”飞燕女冷笑,“心虚了吧?自己做错事人人喊打,还敢来装模作样主持正义?你懂什么是非真相?”

            “龙鳞有苦衷!一定有。”龙太子深吸一口气,握紧金枪的手指微微发白,好半晌才沉静了声音,“我们是亲兄弟,难道我也要像别人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定他罪,甚至不给他一个辩白的机会吗?”

            少年声音悲愤,听得飞燕女怔了怔,忍不住正眼看对面的人,那一双眼眸湛蓝如月光海,便纵此刻浪涛微涌,也是柔和宁静,不见沉霾。

            正想说什么,忽然看见那双柔和宁静的眼眸,动荡起来。

            与此同时身后有尖锐呼啸声响。

            她心中警觉,身形一闪,“铿”一声一枚紫色飞剑钉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剑头红缨风中微颤。

            她眼光一凝。

            这是师妹的飞剑!

            再一转头,赫然看见白发白衣的老者,立在黑暗之中,静静看着她。


            回复
            7楼2019-05-03 11:51
              龙太子,飞燕女:

              “师父!”

              飞燕女惊喜地扑过去,却忽然听见身后龙太子的喝声。

              “小心!”

              对面,师父的身后,忽然扑出一条人影,青气劲风狂卷而来,一下窒住她的呼吸,飞燕女猝不及防,待要后退,青气里无声无息白光一亮,“嗤”一声轻响。

              一串血珠,滴溜溜溅开,月色下艳若珊瑚。

              飞燕女身子倒飞,真如轻燕,落地时却一个踉跄,眼看要倒。

              一双手轻轻扶住了她的肩。

              飞燕女诧异地回头,便看见龙太子温和的眼眸,见她看过来,龙太子似乎也有些尴尬,赶紧收回了手。

              他有些讪讪,按说他答应帮忙堵截飞燕女,就不该再出手助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遇险,便忍不住提醒,看见她受伤,便忍不住搀扶。

              手握着她的肩,触感清瘦,掌心却微有些黏腻,还没来得及去看,对面,刚才出手的青衣少年已经开口怒骂。

              “飞燕女!你真是恶毒无耻!竟敢勾结妖魔,还试图偷袭师父!”

              “青竹师兄!”飞燕女一脸愕然,“你这是什么话?”

              她上前一步,眼前人影连闪,同门师兄弟们纷纷现身,将师父护个水泄不通。

              飞燕女哭笑不得地看着这阵仗,心底却隐隐有寒意升起。

              “师父……”她茫然地盯着师父。

              “飞燕女!”师父的眼神满是痛心,“你和逢梁勾结,冲击三魂阵,妄图破坏蚩尤封印之事,如今已经传遍了三界,为师和你诸位同门,此来正是为了将你捉拿问罪,给三界一个交代!”

              “还不弃械就缚,随师父向三界请罪!”师姐停云声音尖利,“你让师门蒙受奇耻大辱,还敢装无辜!”

              “我没有!”飞燕女怒气上涌,“沐风才是投靠了蚩尤的奸细!逢梁其实是在维护封印……”

              她忽然住口,对面,师兄师姐,连同师父,那一张张脸上的神情,满满痛心失望,却找不到一丝信任。

              他们不信她!

              “飞燕女,你还小,不知江湖险恶,被奸人蒙蔽,中了邪术,也不能全怪你,是师父没有教好你,”师父语调转柔,看她的眼神慈悯深切,“随师父向三界群豪请罪吧,师父会一力替你承担的。

              “不,没有邪术!只有阴谋!师父您听我说!”眼底酸涩,有什么情绪猛地冲了上来,她用尽全力,才压下那般几乎能让自己声音不稳的翻腾。

              咬着牙,她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个清楚,从联同十二门派高手出门维护三魂阵开始,到路上大唐沐风的奇怪行径,到抵达三魂阵后,发现大妖怪维护封印,沐风却对大妖怪出手,以及两人之间暗指沐风才是蚩尤的人的对话……然而越说,心越冷,越说,音越低。

              那么多人,静静地看着她,神情平静,静到近乎冷。

              她的声音单薄无力地回荡在这样冷漠之中,仿佛撞上四面的壁垒

              都在忍耐,忍耐着看她“胡言乱语”,像在看一个努力圆谎的小丑。

              她慢慢停了下来,千言万语化风去,最后只剩一句饱含期盼的“师父!”

              然而对面,师父的神情,比她还忍耐,还悲伤。

              “飞燕女,”深夜里叹息声如此悠长,“你真要如此执迷不悟,继续撒弥天大谎吗?”

              飞燕女退后一步,险些撞到身后一直默默倾听的龙太子。

              她恍若未觉,龙太子却忽然看看她的肩,再看看自己的掌心。

              一抹殷红耀眼,又刺眼。

              停云的喝声越发愤怒,“她已入魔障,不可轻纵,拿下!”

              龙太子眉头一挑,看着对面势力庞大的人群,有意无意向飞燕女靠近一步。

              这一步挪动,他自己也怔了怔,一时有些不明白何以会这么做,然而没有思考,下意识便迈出了这一步。

              飞燕女转头看他一眼,那一眼眼神清凌凌,又似一团燃烧的火。这眼神看得龙太子又一怔。

              随即飞燕女忽然一把将他推开。

              猝不及防,龙太子退后几步,抬头望进飞燕女的眼睛。

              “现在,我觉得,他们要是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声音很低,却如重锤一样,锤进龙太子心底,以至于有一瞬间,他脑海一片空白。

              眼前的人,都是飞燕女的亲友,然而,没有人像他愿意信任兄长一样,信任她。

              兄长也是忽然性情大变,被人追杀,他会不会……也有不能说,甚至说不清楚的苦衷?

              脑海里一片迷茫,一霎是兄长往昔的爱护,一霎是他先前的酷厉,一霎是飞燕女看见师父的惊喜,一霎是她方才的凄绝。

              直到扑面的冷风惊醒了他。

              冷风里似乎还有微微的热流飞溅。

              他抬头看见飞燕女已经被卷入了围攻的战团。剑气纵横,掌风呼啸,双拳难敌四手,又是彼此熟知招数的同门,她之前又受了伤,越发显得左支右绌,勉力挣扎。

              满地殷红遍洒,都是她的血迹。

              然而还是可以看出,她是师门中武技最强的一个,有很多的机会可以重创同门,但他只看见那些一心“清理门户”的同门们在她身上留下纵横的伤口,却没有一个同门因她而伤。

              停云一剑飞来,险险掠过飞燕女咽喉,一道殷红乍现,翻卷如樱唇。

              “哎呀可惜,只差三分!”停云声音扼腕。

              龙太子目光落在停云领后。

              那里一道剑痕,再入三分,停云的头颅,必然先于飞燕女咽喉碎裂之前掉落。

              半途收剑必定损耗真力,飞燕女一时有些气息不稳,脚步踉跄,然而停云不依不饶,长剑一振,翩然直向飞燕女眉心。

              剑光寒影,闪避不及。

              飞燕女闭上眼。

              就这么结束了吗?真是不甘心啊,沉冤未雪,封印难固,蚩尤一旦脱困,必定毁天灭地……

              “住手!”

              飞燕女只觉得身子被人猛地一拽,再睁眼看见的便是龙太子不算宽阔却笔直的背脊。

              她怔怔地看着他,忽然眯了眯眼。

              太阳出来了,第一抹金光,正镀上他的剪影,沉稳巍然,山一般在前。

              停云的喝骂声听来依旧如此刺耳。

              “龙太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助纣为虐,阻止我们清理门户吗!”

              “停云姑娘,”龙太子声音温和,却自生坚定,“此事还有蹊跷,应该慢慢查证,就这么痛下杀手,万一冤枉无辜……”

              “她和逢梁勾结,是她自己承认的事,哪里无辜了?”

              “世事并无绝对,听信一面之词未免偏颇,最起码,看在同门之谊的份上,也应该给个机会。”龙太子语气诚恳,转向飞燕女,“飞燕女,你想放弃了吗?”

              飞燕女怔怔地看着他。

              交战之中,他也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吗?看穿自己一腔悲愤,看穿自己自暴自弃,看穿自己想要放弃,要么就被同门杀死,要么回到师父膝下?

              “你……信我吗?”好半晌,她的声音轻轻响起。

              龙太子有一霎的沉默,飞燕女的眼神渐渐暗淡,然后下一瞬她听见他语气坚定。

              “我信。”

              飞燕女抿紧了唇,如此用力。

              不然她不能压抑住此刻将要奔涌而出的泪水。

              停云的冷笑声却很明显,“你信?你先前还义愤填膺,要帮我们一起捉拿叛徒呢,这转眼就开始做好人了,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你也是内奸?又或者,看飞燕女比较美貌?”

              “休得信口雌黄,侮辱他人。”龙太子并没有生气,只是看了看她的衣领。

              “我信一个人如果真的勾结妖魔,就不会对咄咄逼人的同门手下留情,我信一个人真的背叛师门,就不会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放过要杀她的师姐!”

              “什么手下留情?什么宁可受伤也放过?你在胡说什么?”

              “请停云姑娘先看看自己的衣领之后!”

              “衣领,衣领怎么了……呃这……”

              “飞燕女明显在你们当中武功最高,可是打斗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你们一个人都没受伤?”龙太子目光掠过每个人,每个人神情都有些不自在,“一个在这样绝境之中,依旧不愿意伤害同伴一分的人,又怎么会勾结妖魔,杀害同伴!”

              他的声音不高,却清晰,似这一刻阳光四射光芒,瞬间抵达她心底。

              飞燕女望定他一步不移的背影,那样的背影此刻浸泡在她模糊的眼眸里,轮廓依旧分明。

              萍水相逢,初始敌对,依旧不能蒙蔽一颗真正明澈宽容的心。

              他能这般立于她身前遮蔽风雨,她又如何能够放弃?

              “师父,我愿自缚,随你们前去三魂阵,当面查看内情并对质!”

              一阵沉默。直至一个声音再次缓缓响起。

              “我愿以随身印信和武器抵押,甚至以我自己为质,担保飞燕女清白无辜,请求贵门给她一个机会!”

              讶然惊呼声起,飞燕女霍然转头,龙太子并不看她,缓缓解下金枪,双手奉上。

              “太子!”

              龙太子竖起手掌,打断了护卫们的惊呼阻止。

              “你们想必对她不放心,那就留下一半人和我在这里,如果去了三魂阵,被她所害,留下的人得到消息,可以立刻把我杀了。”他笑笑,眼看众人面面相觑,无人接枪,干脆脚尖一挑,金枪化流光一道,“夺”地一声,钉在停云脚尖前三寸之地。

              飞燕女仰起头,日头已经行至头顶,如此温暖,将含而未发的泪水烤干。


              收起回复
              8楼2019-05-03 11:53
                龙太子,飞燕女:

                龙太子盘膝坐在地上,看着飞燕女走到了师父身边,频频回首。

                他想了想,忽然对她招招手。

                蹭地一下,飞燕女就出现在他身边,速度之快,惊得他失笑。

                “你……”她咬唇,磨磨蹭蹭,“我……”

                龙太子微微笑起来,“我只是想嘱咐你一句,”他的眼光落在她热烈的红发上,很想亲手抚平那一簇翘起,最终却只以眼光流连一阵,才道,“小心照顾你自己,不要太过倔强。”

                飞燕女撇撇嘴,半晌才小声慢慢道:“这就开始教训我了……”

                “方才你为什么推开我?”龙太子笑。

                “方才你为什么要上前?”飞燕女眼神清亮,盯着他,“你当时是想做我的人质,助我先逃离,是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

                “我不逃,不退,不心虚。”飞燕女望定天边曙色,缓缓摇头,“我相信总有人信我,我相信谎言终会被拆穿,我相信真相永不会被湮没,现在,我还相信……”

                她忽然站起,大步向前,跟上师父,走了几步之后,她回头,做了一个嘴型。

                龙太子盯着她的脸,慢慢,笑了起来。


                回复
                9楼2019-05-03 11:54
                  龙太子:

                  日头缓缓爬下西山,再换月色主宰苍穹,龙太子始终坐在地上,望着三神阵所在的方向。

                  先前隐约听见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有黑烟滚滚,遮蔽日色,但很快便风涤尘清,再现一天湛蓝。

                  这世事多半如此,最开始云遮雾罩,亦可能黑白混淆,甚或有绝路横亘,但是走过去,终能抵达那一片碧海蓝天。

                  兄长的性情大改,背叛,杀戮,这一路追寻的苦,满心的绝望慌乱和痛楚,在此刻,在生死未明的等待中,忽然沉淀,平静,缓缓开出静美的花来。

                  不逃,不退,不心虚,相信真相终明,天地自宽。

                  真好。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看守他的人已经有些急躁,看他的眼神饱含怜悯——大抵觉得这是个即将赔命的傻子。

                  他只是从容微笑,金甲黄袍,委于尘埃,笑容却干净温雅,似婆罗莺歌海中以天地之灵孕育出的般若无垢花。

                  前方忽然有骚动,隐约有喜悦的欢呼。他抬起头来,便见一道火红的光,似箭射来,瞬间便撞入他的视野。

                  听见她的声音,清脆,入玉珠儿撞上铃铛。

                  “龙太子我回来了!”

                  “龙太子,师父还是相信我的,他一直都相信我!”

                  “龙太子,沐风终于被戳穿了,只是可惜了逢梁……”

                  “龙太子,你是对的,如果亲人都不能信任,都不给他一个辩白的机会,那谁还能信他呢!”

                  “龙太子,我的事情解决了,你别怕,接下来换我陪你了,我陪你面对天兵,我陪你追寻龙鳞,我陪你向他要一个解释,该给他信任就信任他,信错了也没关系,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他微笑,抬起头来,想起先前她离开时的那句唇语。

                  “我信你会等我。”

                  就在这里。

                  就在此刻。

                  就在相遇的命运中,在交汇的微笑里。

                  (完)


                  回复
                  10楼2019-05-03 11:55
                    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5 19:05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19 07:28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3 15: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4 07:21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6 18:49
                              d,是我这辈子比不上的文笔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9-07-13 15:37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0 13:54
                                  顶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31 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