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小红娘吧 关注:257,488贴子:2,241,898

【同人】这里主面具团,中间偶尔穿插淮竹秦兰,希望小哥哥小姐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同人】这里主面具团,中间偶尔穿插淮竹秦兰,希望小哥哥小姐姐们能够喜欢『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3 19:32
    王权霸业〔1〕
    在下名叫王权霸业。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这么个组织?“面具掩真面,行侠不留名。”对这个组织是我创立的,最后也是我看着它消失的。
    现在想起来,面具人数第一次到齐应该是在蓝天大会,那天,出了不少插曲。
    当时在场的孩子中,我最熟悉的就是李家两兄弟了,刚刚张口打了个招呼,小妹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兴奋地冲他俩招手:“李逍遥,李去浊,你们也来啦!”
    李……逍……遥……
    我顿时觉得头大起来,名字可是李自在永远的软肋,李自在的脸瞬间黑的媲美包公,大概是因为不好发作,默默的忍了下来。
    “对不起啊,小……”
    我道歉的话响起的同时,一个小小的声音同时响起,出于礼貌,我停了下来。
    “你们好……我叫杨……一叹……”
    小时候的杨一叹确实挺内向的,说这话的时候还躲躲闪闪的,我抬头,附近不远处,他的爷爷正望着他,大概是被逼来认识的。
    “杨一叹?就是那个三只眼睛都是紫色的怪胎?幸会幸唔……”
    不怕事儿大,就怕事儿不够大的,自来熟的小妹笑眯眯的冲杨一叹打了个招呼,等我觉得这招呼声如此刺耳,慌忙捂住小妹的嘴巴时,似乎……已经……迟了……
    我歉意的冲杨一叹笑笑,“真对不起,小妹不识礼数,抱歉,抱歉。”说完松开捂住小妹嘴巴的手,狠狠瞪了小妹一眼:“去跟人家道个歉!”虽然说杨一叹并未发火,但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有的,否则只能是丢我们王权家的脸。
    “唉,好吧,对不起,冒犯了。哎,对了,前几天我看见你和你爸站一起,总觉得很鼓励……(很诡异)”
    这次我及时的捂住了小妹的嘴巴,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这家伙可真会惹事,尴尬地冲杨一叹笑笑,忽然想到,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王权霸业,这个是我小妹,王权醉,很高兴认识你。”
    站在河里自在说话的李娶浊也凑了过来:“我叫李去浊,那个是我哥,李自在,逍遥自在的自在,我们都叫他李逍遥,幸会啊!”
    “哦,你…”
    我看见杨一叹硬生生的吞下了好字,顺着他的目光,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忍无可忍的李自在抓着他的法宝葫芦砸在他弟的头上,这一下似乎砸得不轻,李去浊头上起了个大包,委委屈屈地捂住头,小声吐槽:“哥,你干嘛打我?”
    ……
    有时候想想这些回忆都觉得温暖,好笑,但……当你想到记忆中的那些人都不在的时候……即使是镀上金边的记忆,怕是……也会褪色成冷冰冰的颜色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03 19:33
      文笔比较渣,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03 19:34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3 19:43
          终于等到你…加油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03 20:05
            又可以吃面具的粮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03 21:09
              杨一叹〔1〕
              我叫杨一叹,三只眼睛都是紫色的怪胎。
              母亲说,我很内向怕生。确实如此,所以小时候我几乎,不,根本没有朋友,只是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练习法术,这种现象结束于十多岁时的蓝天大会。那天在祖父的逼迫下,不得已去认识王权他们。闲聊了几句话后,我又胆怯的退回祖父身边,有些羡慕的看着那四个人打打闹闹。
              我以为王权他们很快会忘了我,但我错了。
              “喂,杨一叹,你去我家吗?”
              那天我正在院外练习法术,正专心的时候,王权醉忽然从树上跳下来,小声问。
              我被她吓得后退了两步:“去你家干什么?”
              “哎呀,反正就是去玩,你走不走?”
              “这。。。。。”
              “别这吖那吖,走啦走啦,我哥和李逍遥他们都去。”
              “那。.。我先跟我娘说一下吧。。”
              我有一点心动,成天关在屋子里练习,也有点烦了。
              “说什么呢?你要是告诉你娘,那还有得去吗?走啦,我们出去玩都不跟大人说的。”
              王权醉干脆直接拉我走,还不忘小声嘀咕:“要是你没我厉害该多好,一个催眠术就可以把你骗走。”
              ……话是没错,但怎么听起来那么古怪呢?
              【王权家的凉亭】
              “杨一叹你来啦,欢迎欢迎欢迎!”
              李去浊冲我挥挥手,好热情的样子。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一直揪着我的王权醉就嚷嚷道:“本小姐我呢?”
              “一边凉快去。。。”
              李去浊嫌弃的话还未说完,王权醉就冲了上去,两人迅速扭打在一起。
              我目瞪口呆,这。。闹的是哪出?
              正在旁边擦拭宝剑的王权霸业头也不抬,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在,你弟这是……第几次作死了?”
              “别想了,数不清的。”
              一旁的李自在埋头看书,淡淡地回答。
              我也不知道他们来找我干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
              一分钟之后,李去浊揉了揉头顶的一个大包,提议说:“不如我们这次偷偷去涂山走走吧!”
              涂。。。山。。。他。。。脑子。。。进水了吗。。。听祖父说,涂山遍地都是凶恶的妖怪,背着大人去,还能回来吗?
              “嗯,我看不错。”
              王权醉点了点头,得,又一个脑子进水的。
              “……听着挺有道理的。”
              李自在放下书,认真地说。
              “那走呗!”
              王权霸业终于把剑擦拭好了。
              他们这么去,会不会有危险啊?我回去,该不该告诉祖父啊?
              我猛然间想起,王权醉好像是说拉我去玩的,她说的去玩,该不会。。就是去涂山吧?
              他们用行动证明了。。果然啊。。还不忘扯上我,真是。。
              回来后,自然免不了一顿责骂。
              之后,他们依然喜欢拉我去,即使知道回来免不了一顿责骂,我也逐渐喜欢跟他们溜去玩。
              ……
              十多年以后,我跟王权醉说:“当年还是谢谢你们带我出去玩的,不然我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家里练习法术吧。”
              王权醉跳脚:“那啥,你想太多了,同龄人当中你最乖,拉你去,我们不至于罚的那么惨,毕竟都不好意思不罚你光罚我们。”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5 11:44
                我尽量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5 11:44
                  感觉每次在狐妖小红娘吧发文的时候好像都没几个人看,是因为我文笔比较渣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5 11:45
                    好棒啊很少看到面具团的文要加油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9-05-05 18:59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5-06 07:17
                        我只想问?结局是杯具还是洗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6 08:30
                          日常@º拂枫南岭º 日常道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06 12:47
                            李自在〔1〕
                            我叫李自在……虽然有些不礼貌,但还是请你先别笑了,我……看了有点心烦。
                            说来惭愧,从小到大,我因为名字被嘲笑了无数次,连杨一叹那个有名的面瘫听到我的名字后,嘴角至少上扬了至少10度……即使如此,我竟然也没能因此产生免疫力,惭愧啊惭愧。
                            我一度怀疑我爹当年是不是被关在家里关疯了,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毕竟和我的名字比起来,李去浊和李慕尘这两个名字已经好太多了。
                            说起我爹怕是真的关疯了,现在天天坐着轮椅满天飞,拦都拦不住。我弟现在天天踩着个风火轮满世界跑……大概……是在向我爹致敬吧……
                            啊,不好意思,偏题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自在,桃源李家大公子,去浊是我的弟弟,李慕尘是我的妹妹。
                            记得第一次和王权霸业相识,我也是如此介绍弟妹的,然后我看在王权霸业,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私底下对我说:“自在,你对你妹妹似乎不太亲近?不然为什么叫弟弟是去浊,叫妹妹却是生疏的连名带姓喊?”
                            我无言以对,因为情况确实如此。
                            从小到大,妹妹惹了祸之后,总少不了我一顿训斥,而弟弟负责哄她,所以不用想也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不大好。
                            说不郁闷一定是假的,毕竟亲兄妹感情差成这样心里肯定不好受,更何况自从认识了老大王权霸业以后 ,他一天到晚带着他的小妹在我眼前晃,有个词是怎么说的?“手足情深”这个词好像是专门为他们两个而制造的,每次看着他们两个打打闹闹,再想想自己和妹妹僵持的关系,总是忍不住头疼。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妹妹走在最前面,中间是我和弟弟,最后面是老大和王权醉,我听见王权醉问了一句:“哥,如果有人把我杀了,你会不会哭?”
                            “你放心好了,我一滴眼泪都不会掉。”不用回头看,我都能猜到老大嘴角的笑意,王权醉还没发飙,老大又补了一句:“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帮你报仇。”
                            ……
                            看看前面的妹妹,我突然觉得有些难受,这辈子 ,我们怕是也做不到这样了吧。。。。。。
                            我正发呆着,弟弟突然之间蹿出来出现在我眼前:“嘿!哥!哥!哥!哥你没事吧?老大!王权醉!我哥这是咋了?哥你没事吧?哥?哥,你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说出来我肯定帮你啊!”
                            “你能帮我什么啊?你别闯祸我都应该谢天谢地了,还指望你帮我”
                            我嫌弃的说了一句,完全没有注意到嘴角慢慢上扬。
                            “你们快来看,我哥到底咋了?发春了吗??”
                            就算我和妹妹的关系无法挽救。
                            “哥,你到底咋了?没事吧!”
                            起码,我还有个弟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6 12:48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8 11:48
                                一段一段的发,哈哈,以后再整理【这里一只闲的无聊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8 11:49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得,又是杨一叹。爹啊,你儿子听你夸他听的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啊!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夸夸别人吗?再说您的两个儿子又不是一无是处,至于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不止我一个人不服气,王权醉也开始嘀咕:“回头我把那家伙骗去溜一圈,看你们还怎么夸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08 21:29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得,又是杨一叹。爹啊,你儿子听你夸他听的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啊!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夸夸别人吗?再说您的两个儿子又不是一无是处,至于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不止我一个人不服气,王权醉也开始嘀咕:“回头我把那家伙骗去溜一圈,看你们还怎么夸他!”
                                    我不得不佩服起王权醉的勇气,这话要是被我爹听到了,那可是要单独拎出来训半个时辰的!不过……这办法似乎可行?
                                    后面的事情我应该也不用说了,拐卖成功,还有你别骂我,那是他自愿的,而且不是我出的主意。嗯,别问我自愿来的还算不算是拐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09 11:48
                                      好吧,我唯一能坚持下就是你能看我的文了@猫小喵喵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09 11:57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09 13:58
                                          加油


                                          回复
                                          22楼2019-05-09 16:02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得,又是杨一叹。爹啊,你儿子听你夸他听的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啊!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夸夸别人吗?再说您的两个儿子又不是一无是处,至于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不止我一个人不服气,王权醉也开始嘀咕:“回头我把那家伙骗去溜一圈,看你们还怎么夸他!”
                                            我不得不佩服起王权醉的勇气,这话要是被我爹听到了,那可是要单独拎出来训半个时辰的!不过……这办法似乎可行?
                                            后面的事情我应该也不用说了,拐卖成功,还有你别骂我,那是他自愿的,而且不是我出的主意。嗯,别问我自愿来的还算不算是拐卖。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涂山,映入眼帘的是二个九尾狐的雕像和一长排的围墙,说实话,还挺壮观的。
                                            “喂,你们一气道门的,又想干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14 18:39
                                              @猫小喵喵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14 18:39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得,又是杨一叹。爹啊,你儿子听你夸他听的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啊!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夸夸别人吗?再说您的两个儿子又不是一无是处,至于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不止我一个人不服气,王权醉也开始嘀咕:“回头我把那家伙骗去溜一圈,看你们还怎么夸他!”
                                                我不得不佩服起王权醉的勇气,这话要是被我爹听到了,那可是要单独拎出来训半个时辰的!不过……这办法似乎可行?
                                                后面的事情我应该也不用说了,拐卖成功,还有你别骂我,那是他自愿的,而且不是我出的主意。嗯,别问我自愿来的还算不算是拐卖。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涂山,映入眼帘的是二个九尾狐的雕像和一长排的围墙,说实话,还挺壮观的。
                                                “喂,你们一气道门的,又想干什么?”
                                                一只紫色长发的折耳狐在围墙上气势汹汹的喊。
                                                “什么嘛,这小妖精也忒没品了,我们道士就不可以出去玩玩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15 17:15
                                                  顶顶顶グッ!(๑•̀ㅂ•́)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15 21:2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15 22:34
                                                      李去浊〔1〕
                                                      我叫李去浊,李是李子的李,去是离去的去,浊是浑浊的浊。我是桃园李家的老二,桃园李家你总知道的吧?嗯,那我继续说了。
                                                      这次我们四人去涂山,顺便拐卖了一只杨一叹。
                                                      我先声明啊,这主意不是我出的,是王权醉那家伙提的。那时我们从西溪谷溜了一圈回来,被我爹那个老古板骂了个狗血淋头,骂了快一个时辰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啊,也不学学杨家那个小少爷杨一叹,天天苦练法术,哪像你们四个到处乱跑,不务正业!”
                                                      得,又是杨一叹。爹啊,你儿子听你夸他听的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啊!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夸夸别人吗?再说您的两个儿子又不是一无是处,至于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不止我一个人不服气,王权醉也开始嘀咕:“回头我把那家伙骗去溜一圈,看你们还怎么夸他!”
                                                      我不得不佩服起王权醉的勇气,这话要是被我爹听到了,那可是要单独拎出来训半个时辰的!不过……这办法似乎可行?
                                                      后面的事情我应该也不用说了,拐卖成功,还有你别骂我,那是他自愿的,而且不是我出的主意。嗯,别问我自愿来的还算不算是拐卖。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涂山,映入眼帘的是二个九尾狐的雕像和一长排的围墙,说实话,还挺壮观的。
                                                      “喂,你们一气道门的,又想干什么?”
                                                      一只紫色长发的折耳狐在围墙上气势汹汹的喊。
                                                      “什么嘛,这小妖精也忒没品了,我们道士就不可以出去玩玩吗?”
                                                      小狐妖耳朵挺尖,我说的话,她一句不落的听进去了,瞬间炸毛:“谁是小妖精???!你再说我揍你信不信?!”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17 12:2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17 18:21
                                                          很棒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17 18:21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17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