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045贴子:6,826,536

【原创】无她可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无她可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5 19:21
    【原创】无她可拟
    “你看看隔壁家的女孩子……”
    邱杨倒要看看隔壁家的女孩子到底有多好。
    没想到她就这么一瞅,再别不过眼去。
    Σ(|||▽||| )
    【主甜甜甜的文~(。・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05 19:21
      01:你看看隔壁家的孩子

      “就是这里吧?”
      邱杨关上手机,继续提着行李箱,进入了红锈铁门大开的路口。
      这个小区两道的绿植葳蕤,枝叶遮盖了半边天,今天天气很好,地上是透过枝干洒下的碎阳。
      邱杨还是挺喜欢这个僻静,看上去有些年代感的小区。
      绕了会儿,找到了小姨家所在的6号楼。
      “啊啊啊……”
      邱杨略有绝望地望着这一道道高高的水泥楼梯,她已经n久没住过这种不带电梯的房子了。
      这种小事麻烦小姨也不太好。
      邱杨咬咬牙,提起了她30寸的的大行李箱,吭哧吭哧地往上抬。
      终于爬到五楼了。
      “——咚咚”
      “杨杨,你终于到啦。”
      给邱杨开门是一名短发利落,穿着灰色吊带小背心和白色短裤居家模样的年轻女性,就是邱杨的小姨梁静。
      “我不行了。”
      邱杨一下子趴在了抹茶绿的布艺沙发上,沙发扶手上正懒懒地闭眼休眠的大橘猫被这么一震炸毛地跳下了瓷砖地板。
      邱杨伏着一方枕,打开手机看通讯软件上好友们的消息,跟好朋友报了声她刚到了新城市的小姨家里,又接着刷起来别的手机软件,正看到有趣的东西乐呵呵的笑着,就被梁静不轻不重地打了下脑袋。
      “你这个臭小孩,快去收拾你的行李啦。”
      “再等等嘛。”
      “别老玩手机了,过两三天都要上学了,收收心好好学习,你今年是初三了对吧?”
      “开学初二下学期呢。”邱杨撇撇嘴。
      “那也别老光顾着看手机。”
      “你怎么跟老妈似的,你也——老——啦。”
      “啪!”
      这下打头可重了几分。
      “我看你就是缺少社会人的毒打。”已入社会有几个年头的“社会人”(社畜)梁静用威胁的口吻说,接着数落道:“你看看隔壁家的孩子,就没你这么怠惰……”
      “打住,真打住,这么老一套可别再用了,还给隔壁家完美的孩子呢,她神之子啊?”
      邱杨一白眼。
      “跟你一比,她可真算的上是神之子。”
      “切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05 19:22
        02:此人若神人

        “你要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梁静问。
        “家里吧,不……挺好的。”邱杨差点把“不想走”给说出来了,她可不想再被梁静数落。
        “可乐鸡翅怎么样?”
        “好哇好哇!”
        邱杨的肚子也听着咕咕叫了。
        邱杨依旧趴在沙发上玩手机,而没几分钟梁静从厨房里出来。
        “杨杨,酱油没了,快去帮我带一瓶。”
        “……”
        没成想,她还是要出门。
        梁静把鸡翅都解冻完切好了,她也不能说吃个清淡的就算了。
        邱杨郁闷地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穿着偏大的客用宽拖鞋出门了。
        从空调房里出来更是闷热,邱杨想快点买完快点回去。
        凭着记忆到了不远处的小杂货铺,买了瓶酱油和杯冰豆沙饮料。
        在上楼时,邱杨还是耐不住拿出手机刷了刷。
        “哈哈,这个……”
        没注意脚下一打滑,人摔在了水泥楼梯上上,生理条件反应下地护住了脸,手重重地磕到了。
        一下眼泪就疼地掉出来了,地上的酱油瓶也摔得四分五裂,衣服上也沾了酱油,黑漆漆的酱油也还在往下流。
        “哇!”
        我再也不要买酱油了!
        还趴地上邱杨更委屈了,就哭出声了。
        “你没事吧?”
        一声犹如轻飘飘柔软的云飘来的声音,邱杨一抬手起身,眼泪模糊中一只白的明晃的手向她伸开。
        “没什么事…”
        邱杨含糊地回答。
        她被扶了起来,那个人也似乎并不介意被邱杨蹭上了点点酱油。
        “不要哭了,”
        那人递来了香香的面巾纸。
        “噗噜!”(擦眼泪吸鼻涕)
        待邱杨看清那个帮助她的人,她更是下意识呆了又呆,愣了又愣。
        心里则是那个雀跃。
        哇啊啊啊啊啊!好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啊!
        这个女孩的五官一眼就看过去很出众,皮肤白皙细腻,邱杨还能感受到被触碰过的手上那温暖柔软的触感,她身上穿着的荷色的裙子能让人感到心里都清凉了几分。
        这是,神之子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5 19:22
          来了老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05 22:08
            已收藏 楼楼加油 我有一个问题 这是不是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5 22:15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要追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5 22:23
                03:看在可乐鸡翅的份上

                “还好吗?”女孩见邱杨两眼直直的,又担心地问。
                “还好还好,就磕了点……”邱杨脑抽了下,又顺着问:“要来我家吃饭吗?我小姨的可乐鸡翅一绝。”
                见女孩笑了笑,邱杨不由得心道:糟糕,这美少女笑起来也好让人心动!
                “先把楼道上的酱油瓶渣子扫了吧,不然会给楼里腿脚不便的老人家带来不方便。”女孩拉了拉肩上的包,“我家就在上一层,我帮你吧。”
                “我家就在上上层!好巧诶!”
                诶?
                她就是……邻居家的孩子!
                这个传说居然有一点真实?
                “是梁静姐姐家吗?”女孩问。
                “是啊,她是我小姨。”
                “我从来没见过你。”
                “我今天刚搬来的。”
                “噢。”女孩点点头,“你是不是还要去重新买瓶酱油?那我帮你把地扫了吧。”
                “别别,我自己来就好了。”毕竟这都是她自己不小心弄的。
                “好啦,就当你请我去你家吃饭的答谢吧,你去买酱油吧,别让梁静姐姐等急了。”女孩笑着摇摇手。
                “好!”
                邱杨一下更精神了,就屁颠屁颠地又返回小卖部去重买酱油了。
                回来时看到女孩不仅将酱油散落,瓶子玻璃破碎的楼道不仅被扫干净了,还正在拖地。
                “好了。”女孩轻巧地拎着拖把。
                “谢谢你帮我清理残局。”邱杨很感动,她真觉得她人真好。
                “没事儿。就当看在可乐鸡翅的份上吧。”女孩露出了一个能醉人心脾的嫣然一笑。
                邱杨感到又开心,脸上又有些发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6 11:54
                  小剧场:邱杨是许如沛的第一迷妹(1)

                  很后来的后来,邱杨回忆起来,问许如沛:为什么第一次见就帮我这么多呀?真为了可乐鸡翅?还是年轻轻轻就受雷锋精神宣扬影响深刻,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还是,还是!第一眼就觊觎俺的美色?嘿嘿。
                  许如沛捏了捏邱杨的脸蛋,好笑地回答说:第一眼见还不知道是谁在觊觎谁的美色呢,某人的眼睛可直勾勾的像个大色狼。好啦,别想这么多。我当时是出于礼貌把你扶起来,但接着我又越发觉得你是个真笨蛋,好不担心你再摔个第二次。
                  邱杨不服地哼哼:我才不是笨蛋。
                  许如沛:你就是,所以我才心甘情愿一直照顾你,未来也是。
                  邱杨:你又像个渣男讲情话了。
                  许如沛:我看你挺受听的。
                  邱杨:哇!你这个心机女人!
                  许如沛咯咯的笑。
                  邱杨看着那好看的笑脸心下又沦陷了。
                  她对这女人的心机也挺受用Σ(|||▽|||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06 11:54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6 18:36
                      04:撸猫的乐趣在哪里
                      梁静听到推门声,从距离门口不远的厨房探过头来“:你这小孩怎么买酱油买了这么久?”
                      “梁静姐姐好。”邱杨身后的许如沛向梁静微笑地打招呼。
                      看到许如沛,梁静又露出了理解般的二月春风笑容:“是认识新朋友啦?还把如沛带回家里做客。”
                      “……”
                      怎么觉着梁静看到许如沛比看到她还亲。
                      “在等十几分钟就好了哦。”
                      梁静说着继续回去挥动锅铲。
                      “你叫什么?”
                      邱杨才想到要问这个,刚刚梁静姐说叫什么…如?
                      “我叫许如沛,三点水的沛。”
                      “三点水的沛…”
                      “旁边是个市字。”
                      “啊,哦!”
                      邱杨脸红了红,她真显的像个文盲。
                      只见梁静家这只大橘在许如沛来后就在许如沛的脚边绕来绕去,一副温顺的求摸摸抱抱的舔猫样(?)。
                      许如沛把肥硕的大橘抱上了腿。
                      “喵~”大橘这声叫的更是得意。
                      “这猫挺有灵性。”邱杨鄙视地了眼大橘。
                      “喵嗷~”大橘高傲地抬着猫猫头回视她。
                      “是啊,西瓜很可爱。”许如从容地沛摸上猫猫头。
                      “它叫西瓜?”
                      “梁静姐姐说她喜欢吃西瓜,所以就给猫取名叫西瓜了。”
                      “是喂的跟只大西瓜一样。”
                      “哈哈。”
                      邱杨看着许如沛轻柔地一下下撸着猫。
                      看西瓜一副眯着眼被撸的很舒服的样子。
                      “真有这么舒服吗?”邱杨闷闷地小声咕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7 10:02
                        嘿嘿嘿 楼楼 今天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7 10:25
                          05:大人的事大人自己解决


                          “这还是如沛第一次来家里吃饭。”
                          梁静从冰箱里取出了一瓶橙汁。
                          “啊,对了,你父母没关系吗?”
                          梁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担忧的问。
                          “没事,他们今天都不在家。”
                          邱杨的视线从可乐鸡翅上移开看向坐在面前,坐姿端正的许如沛。
                          虽然许如沛还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但她的语气让邱杨感到另有难以读懂的消极情绪在其中。
                          “来,吃个鸡翅。”邱杨大咧咧地夹了块鸡翅到许如沛碗里,“我还没动过筷哦。”
                          “嗯,谢谢。”许如沛细嚼慢咽起来。
                          梁静有点欣慰这两个小朋友看起来还相处的还不错。
                          毕竟许如沛这么乖,邱杨又是个皮到骨子里的。
                          “噗。”
                          “你突然笑什么啊姐?”因为邱杨和梁静的年龄相差还不算大,邱杨比起叫梁静“小姨”,还是更经常叫她姐。
                          “没,我就是想起你小时候在你大伯家把长扶梯当滑滑梯滑,伯母都要吓死了,回去爷爷是不是还教训了你?”
                          “别,别,哎呀,你不能像夸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夸我两句也别第一次见就跟人家爆我糗事啊!”
                          邱杨见许如沛也乐得头低下笑开了花,更加不好意思地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西兰花。
                          “嗯哼,给你夸了你后面怎么跟别人圆谎?”梁静又闲聊起别的,“杨杨,你是不是要去六中读了?可刚好和如沛一个学校。”
                          “诶!那又巧了,我好像是进二班。”
                          邱杨欣喜地问:“如沛你几班?”
                          “我是一班的。”
                          “啊,有点可惜,不过也在隔壁了嘛。”
                          “你可以考进来,年段前50好像就可以了。”
                          要别人在邱杨眼里看来什么说前多少名进尖子班,问你要不要也来就是在炫耀,但许如沛给她的感觉就是在真诚地邀请。
                          “啊啊,那我加油!”
                          邱杨还是不大喜欢在假期还没结束前考虑学习的事的。
                          “有不会的就问如沛,向人家多学学。”梁静看出这小鬼的小心思了,她这跟她母亲一样爱向往自由的性子真是让人不耐。
                          “我妈都没你那么唠叨。”
                          “他们把你寄我这儿就是叫我多管管你。”
                          “你先抵住被伯母他们催婚吧!”
                          梁静一翻白眼,“大人的事大人自己解决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07 15:05
                            最近要写的东西还挺多的,这篇文也算是篇练笔爽文(还是会讲逻辑会完结的)楼主喜欢存稿完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07 15:09
                              0?:???
                              邱杨:“???”
                              许如沛“?”
                              邱杨:“!”
                              许如沛:“!!!”
                              (迷惑对话大赏,才不是骗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08 02:05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08 17:18
                                  06:不太好

                                  “姐,你手机响了。”
                                  邱杨点点头示意放在茶几上振动发亮的手机。
                                  梁静接过手机,看来电显示,她轻松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慌忙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
                                  梁静听着手机走到了客厅外的阳台上。
                                  “就是工作也不可以挨得这么近。”
                                  “我看你就是有别的心思了!”
                                  梁静不大却激烈的声音传到了她俩耳边。
                                  “姐有男朋友啦?”邱杨悄声问。
                                  许如沛也一脸迷茫地微微摇头,表示一概不知。
                                  很快梁静打完电话走了进来,她匆匆地披了件薄外衫,拎起一个小包包,就往门外赶。
                                  “我公司有事要处理,杨杨乖乖听如沛的话。”
                                  说完就套上鞋走了。
                                  “喂!什么叫听如沛的话啊!”
                                  “咚。”门给关一下子上了。
                                  “鬼才信她去处理工作了!”
                                  邱杨小声嘀咕。
                                  “梁静姐看起来是有急事要去做。”许如沛理解地说。
                                  “啊,算啦。我们也算自由些了。”邱杨又眼睛亮亮地对向许如沛。
                                  “如沛!待会儿带我去逛逛这里吧!”
                                  “今晚不行。”
                                  “啊?”
                                  “我作业还没做完。”
                                  “都快开学了你作业还没做完?”凭着转学不用做作业的邱杨一副小人得志地笑许如沛。
                                  “是补习班的作业,今天刚布置的。”
                                  啊……邻居家的孩子还是好好学啊。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邱杨莫名想到这个。
                                  那她就是燕雀啊!
                                  不成!
                                  “什么作业啊,我帮帮你?”
                                  “数学的。”
                                  “……啊~,我一看多了数字就头疼。”
                                  邱杨真实地退缩了。
                                  “没事儿,我数学也不太好,才去补习的。”
                                  邱杨本还感动万分地以为这是她和邻居家孩子唯一的共同点(?)
                                  后来她才了解到,许如沛所说的不太好,只是少个几分拿到满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08 17:41
                                    07:石头剪刀布
                                    “真的好无聊啊。”
                                    吃完饭后的邱杨放下筷子,可怜兮兮地看向许如沛:“那……我陪你做作业好不好?我绝不打扰到你!”
                                    许如沛想了想:“嗯……我能在你这儿做吗?”
                                    邱杨:“好啊,我房间正空。”
                                    许如沛笑了笑:“我们来锤子剪刀布吧?”
                                    “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邱杨一下子跟着出了。
                                    她出剪刀,许如沛出的石头。
                                    “你输了,碗筷就都交给你咯。”
                                    许如沛俏皮一笑。
                                    “这不成!”
                                    邱杨不服地嚷嚷,她这才发现许如沛也有点坏。
                                    不过她也感觉不坏,这让她觉着她和许如沛有些像朋友的样子了。
                                    “我先下去拿东西了。”许如沛笑着拎起包。
                                    “去吧去吧!”邱杨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08 21:31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08 22:03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09 13:25
                                          捉虫,许如沛停下写题目过程的笔和许如沛正坐在床边抱着吉他弹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09 19:3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09 20:0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09 20:07
                                                08:谁叫你吓我
                                                许如沛坐在了书桌边上开始写题。
                                                邱杨也没真闲着,在边上整理起了她的行李。
                                                一度较为安静的室内只听得见笔和纸相摩擦的声音,行李箱的拉链声,衣物用具的翻叠声。
                                                突然,许如沛听见背后响起了琴弦稳稳拨动的声音和隐约低吟的女声。
                                                “嗒哩啦啦……”
                                                许如沛停下写题目答案过程的笔,回过头看到邱杨正坐在床边抱着吉他弹唱。
                                                邱杨的神情很专注,她的头微微低下,散落的短发遮过一边的脸颊。
                                                许如沛不能明确听出邱杨唱的是什么,貌似是首英文歌,她觉得很好听。
                                                邱杨也的确弹唱的很好听。
                                                好像是特意为了不打扰到在做题的许如沛,这首曲子音调平缓柔和。
                                                许如沛又继续提笔写起了题,邱杨的弹唱声莫名让她倍感舒心。
                                                让她有那么一刻逃避现实……
                                                许如沛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她这次比往日做完题后感到还要轻松,许如沛接着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弹唱声不知何时就停了,许如沛微微弯下腰,看到那家伙已经以一个随便的姿势躺床上睡过去了。
                                                她不知为何视线停留在她安详的睡脸上的久了些。
                                                她就觉着,这家伙是个奇怪的生物?
                                                邱杨突然皱着眉动了动,似是要醒过来了。
                                                许如沛有点心虚吓了跳地直起身,又见她动着嘴讲这些含糊不清的梦话。
                                                “啊嘛嘛噢咕咕#@√%^$……”
                                                “哈。”
                                                许如沛好笑地又弯下腰,手指戳了戳某人还在睡梦中的脸。
                                                “谁叫你吓我。”
                                                给邱杨盖上小毯子后,许如沛拎上包,她又想“明天再见吧”这句话应该由邱杨来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09 21:32
                                                  09:温柔的人

                                                  “啊哈——”
                                                  起床的邱杨抓了抓睡得凌乱的头发,打了个呵欠。
                                                  她下意识看向空荡荡的书桌,呆了呆。
                                                  许如沛不在了,她心里莫名有点小落寞。
                                                  邱杨打开手机看时间,早上快八点,刚好吃个早饭。
                                                  外头阳光正明媚,邱杨懒懒地手扶肩一转头再伸伸手。
                                                  “嗯~起床起床。”
                                                  出了房门,家里没什么动静,梁静还没回家,邱杨有些担心地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打通了。
                                                  “没事啦,昨晚是在公司休息。”
                                                  听梁静语气也比昨晚接电话好了不少。
                                                  “早餐的话,橱柜里有面包,冰箱里也有牛奶,记得热下喝。我要继续工作啦。”
                                                  对工作也满是干劲,邱杨想必梁静的的心情也不错。
                                                  邱杨转念一想,又试探地问:“姐,你单反能借我下不?我今天想出门走走,拍拍风景。”
                                                  要放在平时,梁静对于曾弄坏了她拍立得前科的邱杨是绝对会冷冰冰无情拒绝的,但貌似她今天心情真的很好。
                                                  “成儿,你也是第一次到这里,单反就当在我房间的衣柜下面的柜子里。”
                                                  听到梁静答应,邱杨在心底小小的欢呼了下。
                                                  “谢谢姐!”
                                                  挂完电话后,邱杨静下喜悦,她又想到了许如沛,她想邀请她跟她一起出去。
                                                  一来有人带个路挺好的,二来她对许如沛有些许好感。
                                                  明明是认识还不到一天。
                                                  可能是因为她的温柔吧。
                                                  那只白皙柔软的手将狼狈的她从一摊酱油玻璃碎渣子中扶起。
                                                  邱杨闭了闭眼,一些过去很久的旧事凭空在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邱杨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寄在外公家。
                                                  外公家所在的地方儿有他们那儿大多人说话自己的那一套方言。
                                                  小孩子起就用方言交流。
                                                  邱杨只会说标准的普通话,她融入不了那群说方言的小孩子里。
                                                  小孩心思单纯敏感,认为不会说方言的邱杨就是个外来的异类。自然地都把她排挤在外,不跟她玩,远远地躲开她。
                                                  甚至会两三个调皮的男生会嘻嘻笑笑地看着邱杨,用方言大声地对说她说着什么,让邱杨倍感恶意。
                                                  小邱杨觉得很委屈,终于有一次,她忍不住委屈地伤心哭了出来,她跑回了外公家。
                                                  外公对她没有安慰,依旧是那副古板严厉的说教语气,外公会说普通话,他说:
                                                  “你就不会机灵地学着点?”
                                                  邱杨的小叛逆在那时被激发了。
                                                  她再也忍受不了这个寂寞漫长的夏天。
                                                  小小的她第一次离家出走,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到了让她感到和善的舅妈家。
                                                  舅妈还是很和善,只是很快又把她送回了外公那儿。
                                                  也是这次事后邱杨也坚强了不少。
                                                  男生们再笑她的时候,她也不善地用标准的普通话大声回敬他们,甚至像个男生跟他们打起了架。
                                                  她的坚强让不少男孩的家长告状到外公这儿,外公训她,她就逃的比兔子还快,外公头疼地怒斥她的父母把她带走。
                                                  邱杨虽然觉得她战胜了,但还是依旧很孤独。
                                                  比起被夸坚强,像个真正的女孩子一样软弱又何尝不是她所想。
                                                  外公也不喜欢女孩儿,她曾听母亲抱怨外公让她再生一个她的弟弟什么的……
                                                  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到底让邱杨猛然记起她昨天忘记要许如沛的联系方式了,邱杨又不禁懊恼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5-10 10:40
                                                    邱杨是许如沛的第一迷妹(2)[恶搞向]
                                                    提问:邱杨对许如沛的印象
                                                    邱杨(思考了一下):是hero……(再想了想又笑起来)不对!她还是更适合当公主!

                                                    提问:为什么不是王子?
                                                    邱杨(警惕):是在暗示我是受吗?
                                                    西瓜(猫语翻译):证据确凿
                                                    邱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5-10 10:41
                                                      顶顶顶,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10 12:4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5-10 15:30
                                                          010:你今天有空吗


                                                          邱杨试着敲了几下门。
                                                          等了好一阵……没人回应。
                                                          邱杨正有点心烦地要走下楼。
                                                          厚重的防盗门一下被“嘎吱”地推开了。
                                                          “邱杨?”
                                                          一听到许如沛略带沙哑的声音,邱杨立马转身。
                                                          “诶?”
                                                          邱杨从开了一半的门后看到许如沛穿着睡裙,一头长发比邱杨刚睡醒时还要散乱,脸色苍白,一副眼睛都没完全睁开的初醒迷蒙模样,却给人种毫无防备的淡淡慵懒之美。
                                                          邱杨想赏心悦目这个词真是时时都适合她。
                                                          就像作文里写景,写鲜花开的艳丽。
                                                          这些加分项本身就专指了某些美好的含义。
                                                          “你要进来吗?”许如沛问。
                                                          “会不会打扰?”邱杨迟疑了下。
                                                          “没关系,现在家里只有我。”许如沛顿了顿,“若你不嫌弃的话。”
                                                          “怎么会!”邱杨立刻摇摇头。
                                                          邱杨进了许如沛的家,她的家里整洁的很,家具摆件都有条不紊地被整理过摆放,哪像梁静家里,虽算不上邋遢脏乱,但单地板瓷砖也比不上许如沛家这儿能光亮的能照清人。
                                                          “诶。”邱杨这才注意到许如沛光着脚。
                                                          “你不脚冷吗?”
                                                          “我刚起床,忘了穿。”
                                                          许如沛说着,绕过边她的长发,走进厨房,给邱杨倒了杯水。
                                                          “你稍等一下。”
                                                          “没事儿。”
                                                          邱杨赶紧摆摆手,想也是她自己打扰了,许如沛还顾不上穿拖鞋地来给她开门。
                                                          邱杨在许如沛回房里后,她稍微扫了圈发现许如沛家里没有电视,也没有wifi信号,最近的还是楼上梁静的wifi。
                                                          难怪邻居家的孩子能一心扑在学习上,邱杨又可怜起许如沛活的会不会太枯燥。
                                                          当穿戴洗漱好的许如沛从房间那侧出来,不见邱杨。
                                                          许如沛正疑惑着门又咚咚响起。
                                                          “是我呀!”
                                                          许如沛听这有些熟悉的清脆女声,打开了门。
                                                          邱杨手上多了牛奶和面包。
                                                          “我去给你拿了早餐。”
                                                          邱杨递给她,还是大咧咧笑着。
                                                          “谢谢你。”
                                                          许如沛愣了下道谢接过,她没想到邱杨还是比她想的要细心多。
                                                          “你今天有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5-10 21:56
                                                            发现更了快10来章,字数还不到1w俺会更加努力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5-10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