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轼吧 关注:9贴子:198
  • 0回复贴,共1
文章来源:江苏检查网http://www.js.jcy.gov.cn/jianyuanwenhua/201311/t1331213_1.shtml
 
说到朱轼相国(文华殿大学士)告知蓝鼎元,皇上将要召见他之事,须从蓝鼎元雍正二年得以入选京师,游太学之后受命校书内廷,参修《大清一统志》说起。原来这是雍正帝亲自过问、下旨编修的重要类书,蓝鼎元对九州历史地理的通晓和研究在此得有用武之地。他分工撰写福建省和贵州省总论、图说及其府县图说,广东各州府县的图说,充分发挥其见识,指点各地之历史由来与山川形势,一一如在胸中眼底,如建议将川省之遵义州划归相邻之黔省,经略西南确属良策。他对古今历史和山川地理融会统览的才识,挥洒自如的文章,在王公大臣中渐渐引起了注意,统领编修《大清一统志》之事的朱轼大学士(位于军机处大臣之首,相当于宰相),不时召他喝茶品茗。
  朱轼原籍江西瑞州,以博学廉正著名,蓝鹿洲感觉到了朱大学士对他的赏识,原来朱大学士看了《平台纪略》和《东征集》十分欣赏,更确认蓝鼎元是有大见识与政治韬略之士,品啜闽北岩茶之余曾笑问鼎元:“鹿洲笔走风雷,如何多年九经科试竟次次失之交臂?去年皇上登基之后,大开乡会试广罗人才,你随蓝提督自台湾班师而回参试,正值风华正茂、气势如虹,闽中考官怎如此不识真文章也?莫非鹿洲在八股行文之余,也挥洒了广涉山川之笔么?”蓝鹿洲听问,始而不免喟叹,末了却似茅塞顿开,俯首拜道:“相国果真洞若观火、料事如神!前年鼎元正因自台岛初归,难以释怀,应试时在卷末附上一首咏台小诗,或许考官以为此乃离题且不合时宜了吧!”朱轼听罢呵呵大笑,却命给鼎元纸笔,写下他那年写在卷子上的诗句:“台湾虽绝岛,半壁为藩篱;沿海六七省,口岸密相依;台安一方乐,台动天下疑;荷兰与日本,眈眈共朵颐……”
  朱轼阅罢,拍案连声称叹,问鹿洲道:“这是你写的诗?你就敢把这首诗写在乡试会试卷子上了?鹿洲你好大的胆子啊,‘沿海六七省,口岸密相依’,意思是不能海禁了?那可是圣祖康熙皇帝的决策啊!好一个‘台安一方乐,台动天下疑’,你的意思台湾是天下之重?”蓝鼎元拱手作揖道:“大学士恕鼎元冒犯,鼎元前年从台岛军中回来,胸中块垒,实在是不吐不快,科试荣辱不足为念;愚见台湾看似绝岛,实乃系神州半壁之重,沿海口岸,实为神州生存之通道,为补内地万民之不足不可不开,但愿管见能上达于朝阙!”
  原来自康熙帝早年收复台湾之后,闽浙粤沿海多年海禁稍有松弛,又遇朱一贵起事,主张封锁台岛、延续海禁、不与南洋相通之说颇盛。朱轼见鹿洲对此心怀忧患,甚有远见卓识,不免思忖应激励他向皇上进言,饮茶沉吟道:“好,那你敢不敢将对经略台湾、经略海疆大事之见,细列条陈,写出来给我,待我呈给皇上御览呢?”蓝鹿洲起身拜道:“但为国家,何惧之有?”
 于是蓝鹿洲回寓所将原写给福建吴观察的论台湾事宜之十九策再作梳理,又写就“论南洋事宜书”,准备呈交给朱轼大学士。却见院子里进来一南方打扮的壮汉,原来是蓝陆海搭船先到天津卫远道而来;陆海从家乡给他带来衣物之外,从包里掏出查玛郎给他捎的物品,都是小件饰品之类,却像是日本人的用物,正觉诧异,陆海道:“查玛郎特意从台湾捎来给你,说是日本人不时窜到他们东部山中,以这些区区小件换取山社住民的鹿茸鹿皮山货。”鹿洲甚喜:“有物证给皇上了!”陆海听说了,又为他忧虑,道:“大人你可要慎言,冒犯了皇上可不比得罪地方考官啊!”鹿洲道:“那自然,可我更不能辜负国家养我用我之恩啊!”
  这天,蓝鹿洲在朱轼大学士引领下进宫,先于太和门外等候。雍正皇帝于早朝之后在养心殿召见编修蓝鼎元,朱轼大学士在侧介绍蓝鼎元叩拜皇上后,雍正帝就直接问他:“论治台十九策,你写了那么多,何者为重?”鼎元叩拜了立回皇上:“整肃吏治、法治为重,勤垦开发、增兵分戍为重,教化番民汉民、融合族群为重。”
  雍正帝听他作了分项说明,却问道:“你只说听民开垦,要让平埔山地一体,朕听说靠近山地处每有土番生番出来割人头,难道就让垦荒农民白白去送死,或再起冲突纠纷,搅得内外不宁?”鼎元不慌不忙接道:“回禀陛下,土番生番过去每有割人头恶俗不假,但随着近山入山开垦者越来越多,其恶俗渐渐消弱,台中台北广大地界以至台岛东北部之宜兰,过去少有汉民之处现已村社相连,如官兵皆垦,更不畏土番生番了。”雍正帝又道:“依你之见不必限界或渐次推进?前者当地官员禀奏曰,唯划界严加管束,方能避免冲突,你却不患冲突?”鼎元又叩禀道:“深林密丛,可以藏身为害,荆棘日辟,番患自消,全在人为教化,冲突又多因胥吏与通事盘剥,整治则可安;画地禁民无入番界,这也是一策,然但能使民不入,不能使番不出,画进去一尺他们又出来一尺,那势必全台湾画尽这界线了,那样一来兵民是无法从海上飞越到山地里面去,而日本、荷兰窥视台湾岛内者大有人在,他们却必能进到台岛腹地去了!”
  雍正帝颇觉惊讶,问道:“你确切知道日本人、荷兰人还有要进到台湾岛内去的吗?”鼎元从布囊中取出查玛郎捎来的日本物件,禀道:“陛下请看,这是小人乡亲刚从台湾捎来的日本物件,上有日本图案字样,日本商人不时窜到岛内名曰‘以物易物’,实以区区小物件,换走山民鹿茸鹿皮山货掠其财富也!荷兰人海船也不时到台岛附近窥测,日久恐生番之地之民亦不能保其有也!”
  雍正对蓝鼎元应答所陈甚为认可,接着问了他的具体建议,鼎元一一细答。雍正帝让他回去继续细写条陈。鼎元叩谢皇恩退出。雍正帝却对朱轼说:“大学士你所推举之人果然不差!朕观此人,不要说管治州县,便是用做道府,亦绰然有余矣!”
  只因雍正帝此言,却引出了此后蓝鼎元治理粤东、办理数十大案、肃清海疆的一系列壮举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9-05-06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