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术吧 关注:46,320贴子:239,587

苗疆蛊事,我亲身经历的情蛊事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是一名玄门弟子,道号玄一。自少年之时就随师父修习道法,研究占卜易经八卦风水道术等。

之前在贴吧里有和大家聊过有关轮回前世的话题、和合法事的问题以及一些我修行路上的小故事。接下来就和大家聊聊我过去一些年接触到的“蛊事”吧。

下面是我这些年处理过的一些和“蛊事”有关的真实案例,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不信者,就且当故事一般听听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5-10 11:51
    先和大家简单讲解一下蛊。蛊毒,自古便有古书记载,《诸病源候论•蛊毒候》记载:“多取虫蛇之类,以器皿盛贮,任其自相啖食,唯有一物独在者,即谓之为蛊,便能变惑,随逐酒食,为人患祸。”


    蛊简单的理解就是一种生物病毒,通过提炼各种毒虫的某些特殊物质,并且经过多道秘制的工艺制成。大多蛊物,多数是以针对人之身体为根本,主要伤害的作用。部分蛊物也有治疗作用。例如在云贵苗疆一带,某些病症只有蛊药可以医治。


    收起回复
    2楼2019-05-10 12:02
      这里就以很多小伙伴都很感兴趣的心蛊举例吧。感情心蛊便是源自蛊术,属于比较高深的控心术,其实是针对于控制人的内分泌系统和多巴胺、荷尔蒙产生的一种反应,从而控心控身,控人于方寸之间。
      心蛊,也就是大众所说的情蛊,效用如大家所想,如果有一女子对情人施下情蛊,那么这位小伙子悲剧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此女,一旦离开此女就会日夜难安,头疼欲裂、日日昏沉等种种症状。


      收起回复
      4楼2019-05-11 10:32
        我之前逛淘宝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人在淘宝售卖情蛊给一些失恋或者离异的情侣、夫妻,价格由低到高,几百、上千、上万不等。有一些月销售量过百。在这里,我真的忍不住呵呵了。下面我来简单阐述一下情蛊的制作过程,大家就知道我为什么想笑了。


        收起回复
        5楼2019-05-12 14:47
          楼主,太阳穴老疼,一疼就生气,控制不了情绪,怎么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12 16:59
            应该是故事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9-05-12 18:48
              确实有确实存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3 05:47
                楼主是哪里人士啊!民间法教的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13 05:48
                  情蛊,目前主要分布于边境一带的少数民族,由于工艺的特殊性,现在会制作情蛊的人,全国加起来恐怕也不过千。一般而言,都是从少女十岁左右开始培育,由于真实制作过程涉及门派机密,且制作画面稍微有点恶心,我就不明说了。养成时期一般至少需要十年左右,大概至少女十八至二十期间。期间,养情蛊的少女不可与他人同房,否则情蛊立即失效。现在大家理解我为什么想笑了吧。十年时间啊,换做是你,用那么长的时间精心培育一样东西,第一必然舍不得出售,第二即时出售,价格低于十万恐怕也是不值得的吧。


                  收起回复
                  10楼2019-05-13 10:52
                    以上就是最传统的心蛊的制作方法。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有研究出其他简单版或者低配版的情蛊。不过这效果比起最正宗的情蛊可是差的远了。


                    收起回复
                    11楼2019-05-14 20:53
                      这里和大家说起我二十多岁出头时处理的一件事吧。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正在整理八字相关的资料,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接起电话,原来是我大学时同系的朋友XXX(因为涉及个人隐私就不便说出此人姓名,下文以他的小名“阿桂”代替)。电话里阿桂的声音分外着急,他和我说道“玄一,我可能出大事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浑身不对劲。”我见他情绪有些激动,赶忙安慰他几句,他这才稳定下来,和我聊起了他的近况。


                      回复
                      12楼2019-05-16 14:37
                        等着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5-17 00:37
                          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5-17 10:35
                            阿桂和我说道,起初前几个月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但是从大概六个月之前就开始各种不对劲了。起初只是肢体酸软,晚上出现失眠的症状,那时候自己还不觉得有什么事,只是以为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所以身体有点疲劳。之后就增加了休息时间,晚上十点便早早的上床睡觉了。这样坚持了半个月之后,身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又增加了许多症状,例如:全身无力、手脚冰凉、严重失眠。


                            回复
                            15楼2019-05-17 16:02
                              酸楚糊涂,都能写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17 19:37
                                之后阿桂去了多家医院,从西医到中医,西医并没有查出有什么具体原因甚至连感冒发炎都没有。至于看了中医,则还是之前的老一套说法就,就是什么肾虚、体虚、血虚。在吃了一个月的药但是依然没有好转之后,几乎都要崩溃了。更可怕的是,身体出现了更加异常的反应,四肢关节疼痛、胸口疼痛、口干舌燥、严重脱发。有一次平躺下来的时候甚至还听见胸口似乎有什么声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翻动。而他的脸上和鼻翼两侧甚至会出现像蛇油一样的东西。


                                回复
                                17楼2019-05-20 10:34
                                  mark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1 10:33
                                    之后发展到病发的时候,腿软的连走路都走不了,只能卧床。之后阿桂也尝试过找过各路神婆、村里的、县里的,庙里的、道院里的师傅也找了好几个,还有朋友们推荐的各路师傅,但是折腾了一圈下来,吃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依然不见效。这时想起大学时期,我也是研究这一块的,才想来问问我。


                                    回复
                                    19楼2019-05-21 16:08
                                      情蛊,相当于给你下种毒药,但我有解药。只要你不离开我,背叛我。就没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2 12:13
                                        听到他说到此处,我心中就隐有不安。由于我当时正在外地出差,便让阿桂拍了一张照片传给我。当看到阿桂传给我的照片时,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他面色灰暗,双眼竟隐泛绿光,这小子居然真的是中蛊了!而且蛊这东西,三月入血、半年入骨、一年入心、三年入脑,算算时间这一句过去了大半年,这就算是解了蛊,身体也断然不可能恢复到和从前一模一样了。


                                        收起回复
                                        21楼2019-05-22 16:08
                                          见此情景,我和阿桂约定三天之后,家里见。结果三天以后,阿桂并没有如约到,当晚我便给阿桂挂了一个电话,却不是阿桂接的电话,而是阿桂的家里人接的。接电话的是阿桂的母亲,老妇人焦急的电话里说道,阿桂前两天突发疾病,口吐白沫,整个人都类似于“羊癫疯发作”一样被送进了医院。我赶忙带着师父云游之前留给我的一颗“保心丸”匆匆前去了医院。(因丹药成分涉及门派机密,不可外泄,此处暂以保心丸替代。)


                                          收起回复
                                          22楼2019-05-23 17:26
                                            见到阿桂的时候,已经和几年前同学聚会时的面容大不一样。我曾经听师父说起过,有的蛊会导致人体的迅速衰老,那时候我还不信,但这次亲眼所见昔日好友的变化,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还有太多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只见阿桂躺在病床上,满面的蜡黄。


                                            回复
                                            23楼2019-05-24 12:45


                                              收起回复
                                              24楼2019-05-25 14:40
                                                继续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5 18:29
                                                  见到阿桂的时候,已经和几年前同学聚会时的面容大不一样。我曾经听师父说起过,有的蛊会导致人体的迅速衰老,那时候我还不信,但这次亲眼所见昔日好友的变化,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还有太多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只见阿桂躺在病床上,满面的蜡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那种长期卧病在床的老人,之前我爷爷住院的时候,我前去照顾爷爷,那时候和爷爷同病房的还有一位得了肝癌只有两个月寿命的老人。当时那个老人就是满脸的蜡黄,浑身全无一丝生的气息,如果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一座风干的蜡像。


                                                  回复
                                                  26楼2019-05-26 15:06
                                                    眼前的阿桂就是如此,明明是和我一般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七老八十即将结束生命的老人一般。阿桂见我前来,虚弱的抬了抬手,似乎是坐起来和我说话,但是又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办法坐起来。我立马走上进去,拉住阿桂的手,说道“阿桂,你先好好养身体,我带了一颗丹药,你先吃下,我再回去继续配药。”说着,讲丹丸塞入了阿桂的嘴里。阿桂的眼里似乎水汽泛滥,吞下了药丸,嘴里哽咽的说着谢谢。


                                                    收起回复
                                                    27楼2019-05-27 20:01
                                                      楼主学的是什么道术啊那么厉害,有缘收徒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5-27 21:54
                                                        道友你好,玄门弟子对蛊也如此研究透彻,佩服佩服。小道才出师,敢请讨教讨教。万物皆分阴阳,不好就是坏,道家俗称蛊为药攻,并没有你说得那么玄乎。同事道家弟子应多劝大家多打坐,修生养息,这宣传蛊,我觉得不怎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27 23:12
                                                          此次去医院,主要是确认阿桂究竟是中的什么蛊,才好回去准备具体的材料,对症下药。回去以后,我先打电话咨询了师父,又把家里藏书库里的各种书一顿翻箱倒柜。有一些解蛊的材料比较好寻,有一些材料不托托关系还真的是难找。这其中一味“骡子血”,我是辗转托了邻居亲戚家的远方表亲,才帮我弄到了新鲜的骡子血。


                                                          收起回复
                                                          30楼2019-05-28 16:26
                                                            (由于玄一居住在二线城市,很多材料并不是可以轻易在菜场买到的)材料备齐之后,便开始了熬制。


                                                            这熬制过程并不是和熬中药一般,一锅煮就可以了,要想真正发挥效用,还必须配合各种符箓。由于涉及到门派机密,具体解蛊材料以及解蛊步骤,我就不和大家详说了。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句,不同的蛊所需要解蛊的材料是不一样的,不可以把解A蛊的材料给解B蛊的吃,一定要先确认究竟是中的什么蛊,否则胡乱吃药,反而有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回复
                                                            31楼2019-05-30 1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