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吧 关注:319,595贴子:41,216,855
  • 10回复贴,共1

小文一章,无关霹雳,并非自推,而是昨天开了个脑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事情是这样的,前天因为从自己嘴里蹦出了一句话,觉得挺有意思,就顺着这句话开了个脑洞,写了一章。写完之后就产生疑惑了,到底我抄的那句七拼八凑的诗,到底意境对不对呢?于是就打算放出来,雷文共赏,大家来找茬。


回复
1楼2019-05-11 11:29
    当我睁开眼,眼前就是这一幕场景……
    “我喜欢你!请嫁给我!”
    “哈?”我不由得疑惑道。眼前这个人的脸,差一点让我误会成某片森林里飞出来的妖精。
    “所以说,你答应吗?!”
    她的态度很坚决,我反而被这种不明所以的状况,逼得有点退缩。
    “嗯……我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这是实话。“你能稍稍给我解释一下吗?”
    拥有着华丽外表的她,听到我这句话后,变得气鼓鼓的。
    “所以说!”她指着自己身上白色的华服,接着很快又用一根食指指向了我。“我,神宫之主——星天夏月,要娶你,东越国太子——宇文成师!”
    “哈?”
    再一次,我露出了无法理解的表情。

    第一章:好好的太子不当,你让我嫁过去?
    “这不是很好吗?”
    当我坐在寝宫内的椅子上,听到亲舅舅这么说的时候,我脸上的表情有点管不住了。
    其他人倒还好,舅舅你这是跟着起什么哄?不说别的,好歹我也是一国太子,嫁我尚属攀高枝,何况是要我嫁出去?简直是在开玩笑……
    “好了,好了,舅舅你也笑够了,小儿的戏言,你打算当真到什么时候。”
    “那个神宫之主可爱吗?”
    “可爱可爱,”我敷衍地说,“简直像是从哪里飞出来的妖精,头发就像晴天的黑空一样。”
    “那你还犹豫什么?”
    “舅舅……”我用看异物一般的表情,看着我那个长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实际上一点也靠谱的亲舅舅嗤之以鼻。“你知道那个神宫之主多少岁吗?”
    “四岁,怎么了吗?”
    “我呢?”
    “20岁。”
    “你觉得我会爽快地答应吗?”
    “以你的性格很难说呢。”
    “什么叫以我的性格很难说?是根本不会好吗?”
    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舅舅大概也能看到,我现在的脸有多长。
    “可是你想想看,那是神宫之主哎,成为他的夫君,你不就有一权在握了吗?”
    ——除非他根本就不想看见。
    “然后呢?”我能感觉到,我脸上的表情更臭了。
    “然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啊。”
    舅舅那开心笑着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反而我,认真地开始思考起他那一句话来。
    对啊……从面前的茶桌上拿起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雕金茶杯,任谁都不会想到一国的太子,会说出想离开皇宫这种话吧。再说太子这个位置就等于将来的皇帝,有谁会舍弃唾手可得的江山吗?
    舅舅更进一步地在游说着我:“神宫虽然没有实权,但谁都不敢小觑它,依附其预言立国的东越国更是如此,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居于海中,东临东越国。西边是凤栖山,南边是青龙渊。要说神宫有什么能力能影响诸国,以至于别人都不敢对它做什么,最大的原因莫过于此。以我侄儿的才貌,我是没想到连那位宫主也能影响到啦,但……”舅舅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欣慰地说,“干得好!不愧是我宇文计都的侄儿。那地方可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后花园,以地位来说,也一点不比东越国皇帝差。你就好好嫁过去,舅舅我一定会努力打点嫁妆,争取风风光光地把你送出门的!”
    “你认为这很好笑?”我鄙夷地看着他。
    舅舅一脸无辜。
    “可那位小宫主看起来很认真啊,拜帖都送到你父皇那里了,还送来了聘礼。”
    “嗯……”
    窘迫的我露出窘迫的表情,感觉非一般复杂。
    “如果我向父皇提请,拒绝这门亲事呢?”
    一直嘻皮笑脸的舅舅脸色一瞬间暗淡了下来,僵硬的表情严肃地道:“那大概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死吧?”
    “嗯,说得也没错。”我心里在想,“大概也就这么回事了。”
    窗外一只鸟雀叽叽喳喳飞过,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入太子殿,显得到处都暖阳阳的,却不知从哪里吹来了刺骨的寒风。
    我——宇文成师,和我的舅舅——宇文计都,坐在一张圆茶桌的两侧,各自满怀心事。
    说什么嫁过去那是说笑的,就算事实如此,也绝不会用到“嫁”这个词,否则不光作为一个男人面子上过不去,就连东越国的面子都丢光了。堂堂太子用“嫁”?是连姻,连姻……不过我没有心情去纠正舅舅,也心知舅舅肯定不会改口,就随他去吧……只有和神宫连姻的事情,此刻我尚需考虑。
    我喃喃地说:“到头来能保命的方法,就只有放弃王位了吗?”
    ……
    天贺十六年,皇后宇文倩薨逝。
    同年六月,太子妃李月夕溺于井中,原因不明,太子殿因而迁居。
    天贺十八年,太子成师犯了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欺君之罪,差点被废掉。人也被软禁在太子殿,就差三尺白绫。后因望族宇文氏力保,和朝中一些大臣下跪请愿,人和位子总算是保住了。
    但,没过几个月,好景不长,成师被剥去皇族姓氏,只允许自称为宇文氏。宇文氏也因太子失宠的原因,彻底失去在朝中的位置,成为一般外戚。大批官员遭受牵连,有些知趣的干脆就告老还乡了。只留下宇文计都做着一份闲职留守宫中,为的就是保护他那个四面楚歌、朝不保夕的侄儿。
    天贺十九年,成师病倒在太子殿内,对外宣称身体不好,自此不再上朝。
    天贺十九年冬,以祈寿为由,皇上格外开恩,允许宇文成师到西海神宫为自己祈寿,并休养。
    直到现在,天贺二十年春,西海神宫之主向东越国下了一份特大聘礼,要的就是太子宇文成师“嫁”入神宫。
    ???
    感觉是不是有哪里错了?
    首先,父亲不让儿子跟自己姓,这是闹哪样?
    然后,原本只是找个借口,到外面去避一避,结果居然被一个四岁的小孩给看上了,非他不“娶”。
    要是十年前,成师大概会皱着眉头,修书怒斥。现在他却捧着茶杯,心里想的是父皇身边那只野狐狸接下来会有什么打算。
    “侄儿,你就从了吧。”
    我撇了舅舅一眼,啜口茶,淡淡地说:“舅舅,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但也应该明白,如果我去了外面,宇文氏将彻底失去一个名义上的靠山,往后的日子将更不好过。”
    “难道你以为我们现在的日子就好过吗?不瞒你说,族老已经把大部分资产转移到了其它国家,留在这个国家走不掉的,除了部分房产,也就你和我了,难道你还留恋着自己的太子之位吗?”
    “……我以前可没听你提起过。”
    “当然,这么机密的事情,可不是杀头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现在会告诉我。”
    “那当然是因为,你舅舅我看到了机会啊。”
    “哦?”我面无表情的随意应道。心里想着的是:把你从这座宫殿里弄出去的机会。
    “把你从这座宫殿里弄出去的机会!”
    果不其然,舅舅果然两眼放光的双手撑着云石桌面,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灯上彩,金碧交射,锦绣相映月流辉。紫皇宫殿重重闭。风雨凄凄,恐在华胥幽梦中。
    我淡淡地叹到,恐怕除了这一声叹气,我做不了什么了。
    “我……考虑一下吧……”


    回复
    2楼2019-05-11 11:29
      问题就在于这一段七拼八凑的诗!
      “灯上彩,金碧交射,锦绣相映月流辉。紫皇宫殿重重闭。风雨凄凄,恐在华胥幽梦中。”
      古文渣的我,实在摸不准描述到不到位啊。只是想装个逼。
      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都会偷,但意境错了,岂不贻笑大方?为这句话纠结了很久,我到底要不要这样写。


      回复
      3楼2019-05-11 11:32
        请问楼主性别?


        收起回复
        4楼2019-05-11 11:52
          大家都不说什么,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看来就是没什么问题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1 12:54
            那我就接着恶搞下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11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