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吧 关注:109,235贴子:429,625
  • 13回复贴,共1

接下一家死过人的棺材铺,从此诡事缠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叫林飞,一个不入流学校毕业的大学生。

与许多没钱没背景的年轻人一样,无法在大城市扎根,索性回到老家所在的县城,找了一份饿不死但吃不饱的工作。

我是个年轻人,人生中最应该拼搏的阶段,却窝在一个贫困落后小县城,要说心里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

直到有一天,我在路边的围墙上,发现一则棺材铺低价转让的小广告。
我有个发小,高中读完就在家里的资助下开了个棺材铺,两年下来不但把


回复
1楼2019-05-14 21:42

    本钱赚回来,还给家里修了二层的小洋楼,把村里人都羡慕的不行。

    他跟我说这年头死人钱好挣,我们这里的风俗,讲究入土为安,都喜欢把过世的亲人风风光光的葬在祖坟,出手也比较大方。

    所以,我一狠心跟家里借了五万块钱,接手了这家棺材铺。
    棺材铺的位置在县城的边缘小镇上,靠近山区比较偏远,


    回复
    2楼2019-05-14 21:49

      但正是这种对土葬有着根深蒂固的思想的地方,棺材的销路才比较好。

      交完所有的费用,老板把棺材铺的钥匙放到我手里,并叮嘱了我一句天黑后不能开门就匆匆离开。

      想不到自己这就当了老板,我很兴奋,当天就搬过去,忙里忙外的打扫卫生,满脑子都是对新生活的憧憬,没注意到天是什么时候黑的。

      这条街上的铺子本来就不多,此时全都关了门,外面又黑又静,只有我的棺材铺还亮着昏黄的光。

      想起原来老板的叮嘱,我放下手里的抹布正打算关门,一个抽旱烟的老头抬脚跨进店里。

      “哟,这家铺子换老板了啊!”他一进来就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看起来很和善。


      回复
      3楼2019-05-14 21:56

        “是的,大爷,我叫林飞,请问您怎么称呼?”我带着笑容热情的招呼,“新店开张,棺材和纸货全部打八折!”

        “叫我刘老汉就行。”

        老头在铺子里转了一圈,伸手在一口棺材上摸了摸,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棺材不错,比我儿子给我准备的那一口好多了。”

        有些老人在年纪大了以后,都会提前为自己准备好寿材,就怕到时候走的快来不及,这个老头应该也是一样。

        “您要看中的话就订下来,您是我第一个顾客,我给再您打七折。”


        回复
        4楼2019-05-14 21:59

          让我第二天送过去。

          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做成了第一单,我满心欢心的把老头送出门,数了数他给的崭新钞票,不由得感慨,死人钱果然好挣。

          一整晚我都喜滋滋的,感觉两层小洋楼正在朝我招手。

          第二天一早,我就联系了一个送货师傅,把棺材给老头送去。

          等我到了地方,发现这家人院子里传来阵阵哀乐声,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手臂上都戴着黑色的袖章。

          原来这棺材不是老头给自己定的,而是给家中去世亲人用的。

          我让送货师傅把小货车停在外面,自己先进院子找老头。

          院子两边摆着不少花圈,最中间的屋子挂着白幔,有几个身穿孝服的人在门口边哭边烧纸,看样子是灵堂。


          回复
          6楼2019-05-14 22:05

            原来他要做的事,竟然是捞尸。

            很快,我大哥就打出了第二道旗子,上面写道:“可捞十二道鬼窟之尸。”

            这一下,就在我们这边给炸开了锅。

            十二道鬼窟,是所有人的禁忌。



            几十年来,没有人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因为洛水是顺流而下,所以以前也有溺亡者的尸体流进十二道鬼窟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捞尸,曾经有一个我们市里一个大人物的公子哥带着女朋友来游泳,不幸卷进去了,尸体就流进了十二道鬼窟之中,出再高的钱都没有捞尸人敢进鬼窟,后来这个大人物找了潜水员过来,但是连着三个潜水员进去之后都没有出来,也只能作罢。

            就这样的一个十二道鬼窟,竟然有人敢说进去?




            回复
            7楼2019-05-14 22:08

              “请问,刘大爷在吗?”我走过去礼貌的询问。
              话一出口,烧纸的人全都停止哭泣,抬起头来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
              我有点奇怪,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着没什么异常,又问了一声。
              “我找刘大爷,请问他在吗?”
              “你是谁?找我爹......有什么事?”一个皮肤黝黑脸色憔悴的中年汉子站起来,眼睛因为哭泣有点红肿,看我的眼神越发奇怪。
              我露出微笑:“这位大叔,节哀啊!刘大爷昨天晚上在我那定的棺材,让我今天给送过来,你看你们谁来收一下......”
              “你瞎说什么?!昨天晚上我爹怎么可能找你定棺材?”我话还没说完,中年汉子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起来。
              其余人也都露出恐惧的眼神。


              回复
              8楼2019-05-14 22:19

                看他们反应这么大,我还以为是自己找错地方了,连忙跟他确认地址。

                “小岗村,刘永和家,是这里吧?”

                “是这里。”中年汉子的脸色有点白。

                “那就没错了,就是刘大爷定的,他让我把棺材送到这个地址,钱已经......”

                “绝对不可能!”中年汉子的神色很难看,伸手指向供桌上的遗照,“我爹前天就已经走了!”


                回复
                9楼2019-05-14 22:22

                  走哪去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朝遗照看过去。
                  黑白照片上是一个笑容和善的老人,怎么和昨晚来买棺材的刘老汉有点像?
                  我有点懵,仔细盯着照片上的人看了看。
                  等等......那不是像刘老汉,那分明就是刘老汉!
                  我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
                  这家死的人就是刘老汉?!
                  可刘老汉来棺材铺是我亲自接待的,怎么可能已经死了?
                  但是灵堂上就摆着刘老汉的照片,谁会拿自己亲人的死开玩笑?
                  如果他前天就已经死了,那昨天来买棺材的人是谁......
                  我手脚冰凉,整个人僵在原地。


                  回复
                  10楼2019-05-14 22:26

                    “现在信了吧,我爹昨天根本就不可能去你那里买棺材,你快点走!”中年汉子黑着脸,催促着我赶紧走人。

                    我喉咙发干,吞了口唾沫哆嗦的问:“那,那棺材......”

                    “还棺什么材?小老弟,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用这种下三烂的方法做生意?”

                    中年汉子愤怒起来,捏起拳头对我比划。

                    “我跟你说,我已经在别家订好了棺材,你最好快点滚,别耽误我家办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中年汉子显然是误会我了,


                    回复
                    11楼2019-05-14 22:28

                      直接把我撵出院子。
                      我只好悻悻的把棺材拉回铺子,给送货师傅付钱的时候,我发现钱包里多了一叠冥币。
                      不多不少,正好14张!
                      外公跟老村长的话我虽听的云里雾中,不过有一点倒可以确定,大头不是死于自杀,那杀死大头的人究竟是谁呢?
                      老村长跟我有着同样的疑问,他问道外公,“如果是人干的,你认为会是谁?”  
                      “唉!”
                      外公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搭话儿,想来他也正为凶手是谁而烦恼。
                      见外公久久不语,老村长自顾推测,“难道是它们的后辈子孙中有知情者,如今回来报复了?”
                      说完他嘬了嘬牙花子,又推翻道:“好像也不对啊,当年参与此事者都是道门中人,大家发誓不会将此事对外说出,修道者最重口舌之报,应该不会违背当初的誓言,它们的后辈子孙又如何会知晓此事?”  


                      回复
                      12楼2019-05-14 22:32

                        “事无绝对,凶手曾控制着大头的魂魄将程缺引了出去,用鬼遮眼之法差点将程缺害死,并控制着厉鬼来闯程缺的房间,这说明凶手会道术,能控制厉鬼代表道行还不浅。”外公沉声说道。

                        听了外公的话,老村长深吸了一口气,“照你这么说,凶手也是道门中人……可这~这也说不通啊!老程你说,这事会不会是咱们想复杂了,老李头跟他孙子的死或许只是个意外,跟当年的临河之事根本没啥有关系。”


                        回复
                        13楼2019-05-14 22:35

                          外公苦笑了一声,道:“三天死俩,蜷腿上吊,溺死碗中,尸体被剥皮,这一切你觉得都是意外?”
                          老村长被外公问的哑口无言,‘砰砰’直磕烟袋锅子,随后,一股呛人的旱烟味伴随着老村长的咳嗽声飘了进来。
                          咳了一通,老村长还不甘心的说道:“就算这事不是意外,也不表示它就跟当年那事有关啊,也许是他老李家得罪了高人,也许凶手杀人是为了练啥邪术……”
                          “我说你这把年纪,怎么倒学会了自欺。”
                          外公不耐烦的打断了老村长的话。
                          “哪有那么多也许,若只是为了修炼邪术,他怎敢对程缺出手?当我程不悔是摆设吗?


                          回复
                          14楼2019-05-14 22:38
                            太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18 22:0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