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aria吧 关注:445,978贴子:5,982,429
  • 7回复贴,共1

[新短篇文坑]染血的记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沙雕群友的玩梗time


回复
1楼2019-05-16 21:44
    既然短篇小说不用审核,那我就直接来发了


    回复
    3楼2019-05-16 21:46
      233333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6 21:48
        ——“女儿,我所剩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也不需要留恋些什么。”她轻抚着雪若的额头,说道:“‘生’于这一族,我们的一生中需要斩断太多,今天的诀别只是第一个而已……”不禁流下眼泪,滴落在她的脸颊上,好似久旱逢甘霖,少女的心又像被严冬覆盖一季的竹笋,被春雷惊醒,破土而出。
        ——“别走……”她心中万千思绪,却又搅成一团,一条也抽不出,只能吐出这两字。
        ——那位“母亲”想:别怪我,亲爱的,因为说得越多,留下的记忆片断就越多,你肩上还有延续种族香火的大任,这实在是太重了,事到如今,我貌似也能理解当年母亲的所作所为了。她双手用力一推把雪若推出了家门,门口压力板被触动后,木门关得密不通风。
        ——她再去踩压力板,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无论是正常走上去还是跳跃。雪若那纤弱的双手扒不开紧闭的木门,然后就用手指去挠,不一会就磨破了皮,溢出点点血珠。血腥味丝丝外散,她的身体变得奇怪起来:原本粉白,甚至可以说是苍白的颜色,竟渐渐转绿。感觉到了胴体的异样后,便开始嚎啕大哭,说是哭声,还不如比作狼人在满月时的嗥叫。


        回复
        5楼2019-05-16 21:49
          今天先到这里,作业我来了


          回复
          6楼2019-05-16 21:49
            ——她虽然有丝于心不忍,但还是保持缄默,蹑手蹑脚地走进棺材里,侧身躺下,瞥了眼屋脊梁上的划痕,趁着自己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按下了最后的机关按钮——闭合棺门,并打开在其下的火焰喷射器,而连通到洞穴顶部的一条长电线,触发了屋前,也就是雪若头顶上的石头暗门。“咔嗒”,一瓶随机传送药水应声落下,砸在了她留满天蓝色长发的头颅上,些许薰衣草紫的药液飞溅到地上但并无大碍,更多的是沿着躯干的轮廓流遍不着片衣的光洁玉体。
            ——她的灵魂仿佛脱壳而出,存在于同一个时间点内的不同空间,就像那另一宇宙中的穆阿迪布(沙丘一二部主角,是个神棍)一般,虽远不如他,但也可说习得真传——她可以审视万物众生,并在命运的河流中探出自己的归宿。一只绿色的巨手把雪若抓住,她在记忆的崎岖山道上被飞速后拉,时不时能目睹到先祖们与男性人类的暧昧交往,但每当她们的肤色渐渐泛绿起来,变得诡异时,那些残像,都消失在可视范围的尽头。
            ——一种撕扯感从脑子开始,蔓延至全身。她得想个办法,否则这很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身神魂均不在一体。身体驻留原地,精神被抽离,灵魂在游荡。但是,她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力挽狂澜——命运的手掌死死掐住了她的咽喉,直喘不过气来。眼前所视之物皆为虚影,手肘向外一曲,触碰到的残像都随风飘散。
            ——“母亲这是要带上我一起走吗?”她向自己反问道。生物对死亡的恐惧天性不由而至,双腿不禁战栗起来,重心向后倾斜,摔了个大屁股墩。她心想:好脏啊…等等,我的精神、灵魂回来了。上一秒还在天旋地转,骤时的转变让她不知所措——雪若来到了一个曾经见过,却又说不上名字的地方。


            回复
            7楼2019-05-19 17:34
              突然发现自己码字速度贼**慢,唉...
              铺垫已经完成了,之后就开始写正文
              稍微xing描写,但是车速也不会快


              回复
              8楼2019-05-19 17:35
                附上我P的沙雕图


                回复
                9楼2019-05-19 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