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243贴子:6,832,875

【原创】九天珑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又名——
《她们都想吃了我》
《你家娘们千奇百怪》
《逼我降妖》
文案;
变态沙雕杀人犯重生修仙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0 09:55
    今天520啊,先祝各位看官节日快乐!
    新文改了几天(抠脚),终于写好一部分背景和文刚,也把第一章码好了!
    我这个人非常有强迫症,不喜欢有缺憾!所以,唉,自己删了几次,对不住!太做作了
    然后,如果有朋友看过我的另一篇文章《生如蚁而美如神》的话,也不知道为啥,忽然被删了?我上网查了一下,可能被吧务隐藏了,唉,可能是因为我太坑了
    然后,我想说,这篇小说主角可以带入赵雅芝女神版本的人物!也有一部分是原创人物,然后背景是南宋时期,大部分借鉴了史实,也修改、添加了少部分内容。
    最后,我申明一下,我喜欢你们催更!但我确实比较坑还有抱走雅芝姐的白素贞(๐•̆ ·̭ •̆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0 10:11
      不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0 14:58
        写了就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0 14: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0 15:02
            还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0 20:5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0 22:15
                那那篇不更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2 1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3 00:17
                    许逸死了。
                    那天,雨来得匆忙,播洒玉米粒大小的雨滴,掀翻了空气中的尘土味儿。
                    当子弹穿她的过大脑,带来一瞬间的巨痛,过去的种种,如走马灯放映在许逸的眼前,随后,黑暗湮灭了所有鲜活的事物。
                    她死了,死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被埋没在黑暗之中,连时间也静止了,像是被人捆绑着手脚,无法动弹,没有任何知觉,甚至感觉不到自身的呼吸,只有思想依旧存在。
                    这就是死亡吗?
                    上苍的惩罚,未免也太小儿科了。
                    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也不知从何而起,黑暗里许逸隐隐约约听见了女人哼曲儿声儿,声音虽然不大,终是打破死寂,带来一些变化。
                    那哼声儿酷似摇篮曲,夹杂着母亲温柔的鼻音,特别令人心安,也容易让人困乏。
                    许逸稍稍犯困,就想睡觉,但这里太窄了,想翻身?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唉,死后可真是一点也不舒坦...
                    忽然,一股巨大的推压力朝许逸袭来,将她狠狠一推,连带那盎然的睡意都被晃醒。
                    朦胧之间,似女子忽深忽浅的呻吟逐渐清晰,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许逸久违的心跳中蔓延开来。


                    回复
                    15楼2019-05-23 12:29
                      第一章
                      北宋靖康元年,金国南下渡黄河破宋京东京。
                      几番交战,宋国兵、心不聚,开封就此沦陷,史称“靖康之变”。
                      事出突然,坚守城池的将臣屈指可数,金军大胜,于城中养息,意追剿宋国余孽,自然,被鲜血浸透的开封,不是一个惨字可以盖全。
                      金朝天会五年,金太宗下诏废徽、钦二帝,贬为庶人,强行脱去二帝龙袍。
                      紫宸殿上,宋钦宗质问金人洪书烈何在,金人将军仰天大笑,指那城东仁和门朝向曰:“你那无能小将,有心求饶于我,殊不知死劫难逃,我已将他斩首示众,且头悬仁和门!”
                      “你!!!”
                      话尽,宋钦宗气极攻心晕了过去。
                      随行李若水抱着钦宗身体,斥责金人为狗辈,金人用刀割裂他的咽喉。
                      即日,金人又册封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北宋灭亡。
                      靖康二年五月初一,金兵俘徽、钦二宗北去后,赵构在南京应天府即位,改元建炎,成为南宋第一皇帝。
                      绍兴二年,宋高宗迁都杭州,南宋朝延初步在东南站稳了脚跟。
                      绍兴十一年,宋高宗与金议和,设立经界所,分三百六十行,业业繁荣,南宋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当年,宋国将军洪书烈一干等人贪生怕死,破城后向金人磕头求饶,成为百姓茶饭过后的娱题。
                      北宋亡国,南宋议和之臣以秦桧为首,上书洪书烈有罪,宋高宗曰:“善。”
                      绍兴十一年一月,洪书烈被作罪臣写入史实,仍无法平息民怒,一些江湖人士声称要寻到洪书烈那遗腹子,千刀万剐,报仇雪恨才好。
                      皇宫之东,朝烟殿。
                      正值春困时分,一着紫色直裰朝服的中年男子,于一少年面前赋词滔滔,他的话不是讲别的,正是关于前朝一品大将军洪书烈。
                      “唉,若非洪书烈等懦夫,前朝也不会就此亡国。”
                      中年男子哀叹一声,结束了高谈阔论,他看向少年,又补充道:“不知,太子殿下有何感想?”
                      他本以为少年听了自己的讲授,会同其他皇子一样涕泪垂下,义愤填膺。
                      结果,眼前的少年面无表情,甚至闭上了眼睛,倚在太师椅上,尤似休憩许久。
                      这下,中年男子神色一变,连忙跪拜在地上,磕头认错,道:“太子殿下!臣句句是肺腑之言,若是无意重伤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呵。
                      肺腑之言?
                      少年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似星汉灿烂,泛着迷人的色泽。
                      看着中年男子,少年嘴角勾勒出一丝轻笑,道:“哦?李太傅何出此言?请起罢,本宫不过是乏了,岂是让李太傅误会了?”
                      都说南宋太子赵光奕天性聪明,身怀过目不忘之能,幼时六通四辟知天理,曾举大道治贫瘠经济。
                      宋人赞美此子乃贪狼星降世,宋朝复兴指日可待也!
                      就连天子宋高宗,也自愧不如他儿。
                      然而,一向受宋人颂慕的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赵光奕少时易怒,曾令数位太子太傅辞官退位,更有甚者被满门抄斩!
                      朝廷部分臣子自然是不满赵光奕之举,向宋高宗进谏,其言关乎废太子另立储君。
                      然,每每进谏,宋高宗都置若罔闻,反倒是与臣子拉起家常。
                      通透者,自是不敢再提罢黜太子一事,但某些心直口快的大臣,硬要辱没赵光奕之名,同他论废太子之事,这不,惹得宋高宗龙颜大怒,谪左迁苏州县令。
                      可见,宋高宗对赵光奕宠溺不明啊!
                      而他只是个见识浅薄的三甲进士,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得罪赵光奕?
                      好在,赵光奕并未发难,李仓勉强从地上立起身来,吉拜道:“殿下,今日授课已毕,臣先行告退。”
                      少年没有回答李仓,只是盯着眼前瑟缩发抖的中年男人陷入一瞬的回顾。
                      须臾,少年挥了挥手,李仓连忙退下。
                      所谓“伴君如伴虎”,就是这样吧!
                      赵光奕彷徨的一刻,让李仓下意识以为自己也要人头落地。
                      但转念一想,他便扇了自己嘴巴子。
                      想什么不好啊,非要想死?
                      自己全家十三口人,还指望着他养呢!
                      如今他被皇上任职为太子太傅,行事更需谨慎。
                      他得回去好好想想,究竟是哪儿的内容出了差错...
                      烦,真烦。
                      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在少年的脑子里叫嚣着——
                      许逸,你可长点心吧。
                      能不能把上一世的脾气收收?
                      话是这样说。
                      死在她手下的人也不少了。
                      许逸觉得头疼。
                      她已经死过一回了。
                      她也没想过,自己可以再一次感受太阳的温度。
                      你说穿越就穿越吧,还整个战乱年代、家破人亡,这身世还能再惨点?
                      于是,她成为南宋太子赵光奕。
                      一开始,许逸觉得自己疯了。
                      但当名为白老的男人,把她从病逝的母亲身边抱离,再送到金碧辉煌的皇宫交给宋高宗赵构当作储君养育时,许逸就再也坐不住了。
                      她没有疯。
                      这一切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
                      真的。
                      许逸的内心很不平静,甚至很懵。
                      这整啥啊?狸猫换太子?
                      还是这南宋的皇帝赵构一手操作?
                      纵使,整个py交易的过程及结果再令人吃惊,她也不会傻到跟任何人透露半句,不然,以宋高宗的性子......她也琢磨不透自己的结局是什么...
                      唉,许逸可是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南宋太子。
                      宋高宗那老头儿坏得很!
                      处处派了密探监视她,一点自由都没有。
                      哪怕是杀人,也不过瘾了。
                      许逸想,如果可以重来,老天爷啊,请容她收回那句抱怨。
                      但目前,她也只能老老实实接受命运,至少,在身份暴露之前,怎么说,也要好好享受一番不是?
                      就这么决定了,许逸一巴掌震在扶手上,把一旁年轻的侍卫吓了一跳。
                      脑子里艳丽的计划,让许逸一直笑吟吟的,道:“南飞,备轿,本宫要去慈元殿一趟。”


                      回复
                      16楼2019-05-23 12:30
                        优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3 12:44
                          第二章
                          绍兴四十一年,春三月甘五。
                          宋,以青山绿水为墨渲染了临安,又逢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富丽堂皇的繁盛之京绽放万千星星桃色,尤似未出阁的少女,藏身大街小巷,引人叹为观止。
                          许逸刚踏入慈元殿,一股淡香便由着寒气沁入鼻尖,她环顾一番,发现了猫腻。
                          原来这慈元殿内院,修葺了座小花圃,坛上着花数朵,株株千娇百媚。
                          一抹略微轻柔的声音从慈元殿正堂处响起。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嫔妾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许逸闻声,不由眉目染笑,连忙上前扶人身,道:“刘贤妃,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些礼节。”
                          那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比许逸还高半个头,她双颊绯红,颔首欲言又止。
                          许逸松开了扶着刘贤妃的双手,道:“贤妃,不请我进去坐坐?”
                          “啊...殿下...嫔妾...这...”
                          刘贤妃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愿不愿意。
                          真是墨迹。
                          许逸也不等她回话,只身往正堂走去。
                          见那少年身影一闪而过,刘贤妃这才回过神来,她跟了上去,脸也愈发的热!
                          “殿下...唉...殿下...!”
                          慈元殿外。
                          燕南飞神情凝重。
                          忽然,燕南飞看见一抹黑影从慈元殿上飞过。
                          须臾,他缓了口气。
                          一进正堂,一股脂粉味儿迎面而来,许逸以食指蹭鼻尖,眉头微皱。
                          感觉到刘贵妃在身后,那眉眼间又是一番喜色,往床榻潇洒一坐,道:“我还以为贤妃不会进来呢。”
                          不进来,她怎么能不进来?
                          要是让宫中的人知道,当朝太子在她刘贤妃的闺房里,还坐在她的床榻上......
                          指不定会被恨她的人利用,添油加醋传到宋高宗耳里。
                          那她不就完了啊!
                          只是,眼前的少年也并非纯良之辈。
                          刘贤妃虽为后宫之人,故也晓得此人脾气不好,凡是惹他不快之人,下场可谓是令世人后背发凉。
                          她不知道赵光奕要做什么。
                          目光聚在许逸身上,她开口如动情般轻柔,“太子殿下,嫔妾觉得,殿下坐在嫔妾的床榻上...有些...不妥。”
                          这女人也不蠢。
                          不过。
                          还不够。
                          倚着床头,许逸蹬起一只腿儿搁在床榻边,她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道:“贤妃啊,你不知道,这几年来,我就没怎么睡过一个好觉。”
                          少年俊俏的脸颊柳眉微皱,油然而生的落寞在他眉目之间格外出尘,刘贤妃看在眼里,脸颊又灼热了起来。
                          “...殿下何意?”
                          “何意?嫣然,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说话间。
                          许逸已经睁开眼睛,那陡然是一双秋水盈朗的眼眸,带着少年独有的黠魅。
                          只要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掀起飓风。
                          嫣然是刘贤妃的闺名。
                          这只有皇上才知道,他怎么会晓得?
                          莫非...太子倾慕于她?
                          刘贤妃动摇了。
                          看向许逸的眼神也多了分妩媚。
                          如果说爱情是甜蜜,那合欢便是甘露。
                          世人口中的“鱼水之欢”。
                          她从来没有从宋高宗那儿品尝到过,因为那个男人每次都半途而废。
                          再看看赵光奕...
                          这个少年比他爹都还阳刚几分呢。
                          那要是在床上...
                          刘贤妃逐渐轻佻的眼神,仿佛,能把许逸剥个精光。
                          那露.骨的模样。
                          饶是前世“身经百战”的她,都倍感惊悚。
                          这女人是有多欲.求不满啊?
                          虽然宫内都在谣传宋高宗那老头儿不举...
                          好在。
                          鱼儿上钩了。
                          出卖点色.相。
                          也不亏。
                          许逸心里正盘算着接下来的戏,身边就多了个人。
                          垂拱殿。
                          龙椅上的男人,约莫三十有四。
                          他容颜俊美,一身镶金边的黑衣,发束冕流冠,两只袖口及肩处用金、银二色丝线各绣一条五爪金龙霄凤凰。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许逸口中的宋高宗老头儿。
                          白发宦官垂首向宋高宗恭敬禀告,“陛下,皇城司冰井务一侍苏文求见。”
                          宋高宗头也不抬,说话声充满了清冷威严。
                          “让他进来。”
                          “喏。”
                          白发宦官颔首,随后转向正庭,声色尖锐道:“喧,皇城司冰井务一侍苏文进殿。”
                          很快,一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叩拜道:“微臣叩见陛下。”
                          宋高宗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抬起那双犀如鹰狮的眼睛,怀揣着一丝笑意,审视眼前的男子,缓缓开口,道:“瞧瞧,今日卿又给朕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男子浑身一震,如实将他尾随赵光奕的所见所闻统统上禀。
                          此刻。
                          刘贤妃正以男下女上的姿势将她压在身下。
                          本来许逸个头就比刘贤妃小一点,这女人又乘她不备将她推倒在床上,才有现在这个场面。
                          许逸脸都青了。
                          这女的。
                          都开始扒她的衣服了!
                          若她为男儿身,被扒衣服倒没什么。
                          反正,她拖也能拖到人来。
                          可是,她是女儿身啊,这要是暴露了那还了得?
                          就在最后一层衣衫快要被揭开时,许逸猛然抓住人手,深情并茂地说道:“等等...嫣然...你喜欢我吗...”
                          刘贤妃眼神迷离脸颊红热,脑子更热乎。
                          “啊...殿下...我...”
                          突然。
                          一行铁甲长剑的御林军行步齐正,肃杀进入慈元殿。
                          其来势之迅,列二队驻正堂两道。
                          这是禁卫军。
                          许逸眼前一亮。
                          那老头儿终于来了。
                          太好了!
                          许逸推开身上的女人,骤然跪拜在地瑟缩振声,道:“父皇,子臣一时鬼迷心窍,望父皇恕罪!”
                          话音一落。
                          宋高宗走进正堂,一扫正堂内景,目光一凌,令众人后背发凉。
                          刘贤妃惊恐得无法呼吸。
                          天杀的!
                          宋高宗怎么来了?!
                          她声色颤巍说道:“嫔妾...求...陛...陛下...恕罪...”
                          看见赵光奕衣衫不整,再看刘贤妃满面潮红,一声怒斥终是从宋高宗喉咙中发出。
                          “混账东西!”
                          白发宦官及御林军五体投地,齐声悚道“陛下息怒”。
                          陛下一向对殿下宠爱有加。
                          几时发过这么大的火?
                          殿下也是。
                          试问宫里谁人不知刘贤妃是宫中最受宠的嫔妃。
                          玩什么不好。
                          偏偏要玩陛下的宠妃...
                          这不是玩火自焚吗?
                          白发宦官暗叹一口气。
                          这一次。
                          他也不知道如何帮太子说话了。
                          许逸不敢抬头。
                          一滴汗珠竟从额头滑落。
                          她这假老爹气场也太强了。
                          令她心中生了一丝忐忑。
                          怪难受。
                          宋高宗的脸色很难看,就跟要将人生吞活剥似的。
                          许逸深吸一口气,摆平心中忐忑,态度诚恳道:“父皇,是子臣糊涂,为尝合欢之乐,不分伦理是非,欺辱了父皇的女人,子臣甘愿受罚!以平父皇之怒!”
                          “哼!”
                          “甘愿受罚?既然朕的太子都这么说了,朕若不罚岂不是有损皇威?”宋高宗冷笑。
                          “即日起,三年之内,太子赵光奕禁入皇宫,如若抗旨,就地处决!”
                          “来人,把这混账东西给朕扔出皇宫!”


                          回复
                          20楼2019-05-23 20:19
                            那篇小说估计是被系统隐藏了,诸位原谅我啊我老老实实更新这篇吧,我自认为会比那篇更精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23 20:41
                              这个是九天神笛修改一下来的还是新文,看不出来九天神笛的影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4 00: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4 11:20
                                  ddd


                                  回复
                                  29楼2019-05-25 10:33
                                    没动力更了一半,朋友们,你们给我点创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6 19:14
                                      第三章
                                      南宋皇宫正门为丽正门,丽正门装饰华丽,门为朱红色,缀以金钉,屋顶为金瓦,镌镂龙凤天马图案,远望光耀夺目。
                                      这里是皇宫禁地,每隔一盏茶的时间便会有御林军在皇城外围巡逻,更是不允许外人在此逗留过久。
                                      然而就在今日,丽正门外十米之外却是意外的人群攒动。
                                      为什么?
                                      因为不久之前。
                                      一个锦衣清秀的少年,被一队御林军驾着丢出了丽正门。
                                      丽正门是什么地儿?
                                      那可是皇宫大门!
                                      横着出来的人比比皆是。
                                      像少年这样被御林军驾着丢出来的。
                                      宋人倒是从未见过。
                                      当时,一群人就抛下手头的活儿,在离丽正门十米开外扎成一堆。
                                      热闹谁不稀罕?
                                      但十米的距离太狠了。
                                      众人左看右望,却无一人敢走进一步。
                                      好家伙,一点也听不见!
                                      被这么一丢,少年不止屁股摔疼了,脑袋也荡晕了。
                                      他坐在地上,愣神许久。
                                      御林军小队长看着少年纹丝不动,以为太子不舍离开,颔首抱拳道:“太子殿下,陛下的旨意,您也听到了,请不要为难小将。”
                                      他哪知道,许逸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根本没有理会他一言半语。
                                      方才宋高宗的话在她脑海里浮现成影。
                                      “三年...禁止入宫...”
                                      啧。
                                      计划通。
                                      许逸一蹦而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三年,足以让她在外潇洒好一阵。
                                      但是。
                                      那老头儿。
                                      当真这么放心她在外面浪荡吗?
                                      很快。
                                      许逸便淡出众人焦灼的视线。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没过多久,许逸被赶出皇宫一事,传遍了整个临安城。
                                      当人们晓得,那被丢出来的少年是太子赵光奕时。
                                      不由唏嘘一片。
                                      太子被赶出皇宫,那可是史无前例之事,这储君之位,怕是难了!
                                      天黯了,细雨来得悄无声息,山中鸟雀嬉戏归巢,路上行影单薄,林间灯火零星可见。
                                      许逸是朝东走的,走了半日多。
                                      她看见京都富饶的市井,也看见互相扶持的落难流民,这些景象不过昙花一现,取而代之的是湍湍绿流,数只船儿飘在水面,河对岸拔地而起翠竹片片,林中屋舍俨然,几囱炊烟袅袅。
                                      远看飘渺流动,仿佛仙人笔下卷。
                                      别说。
                                      许逸还挺喜欢这地儿。
                                      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
                                      只可惜天黑得快,又下了毛毛细雨,不然的话,她可要好好欣赏一番。
                                      忽然,一阵马蹄声凌空传来。
                                      那声音非常近!
                                      许逸身子一紧,往林丛处一偏身。
                                      霎时,泥水四溅。
                                      身后快速移动的物体,与许逸仅隔十厘米之距。
                                      一队人马奔涌而过,朝山头离去。
                                      明明差点丧命于马蹄之下,她却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躁动,胸腔中炙热的心脏也砰咚跳响,许逸整个人都开始变得亢奋起来。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山头上有一处客栈,虽然灯笼里的火光不太明显,但还是能看清个轮廓。
                                      在这雨夜天,显然是个好去处。
                                      一跨入门槛,眼尖的小二就看见了许逸。
                                      屁颠屁颠的过来招呼,“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扫了眼客栈内景,许逸收回目光。
                                      “都有。”
                                      周围很安静。
                                      随便一桌都坐满了人。
                                      “好叻客官!只是...客官...我们这小店刚不久就坐满了人...这...”小二笑讪讪地搓搓手。
                                      许逸点了点头,道:“无妨,送到屋里来。”
                                      “好叻!客官里面儿请勒!”
                                      路过客栈大堂时,许逸目光瞟过临近的饭桌。
                                      这些人,很眼熟人啊。
                                      在柜台付了银两,许逸直接去了客房。
                                      推开房门,一股淡香涌入鼻尖。
                                      她没有听清楚小二在说什么,只是当门掩上的那一刻,许逸才丛彷徨中回神来。
                                      真奇怪。
                                      自己怎么会失神?
                                      打了个哈欠。
                                      这半天她行了千里的路。
                                      想来,是太累了。
                                      客栈里,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抿了口酒,若有所思,随即与旁人低声说道:“二哥,你瞧见方才那少年没有?”
                                      “看见了,如何?”
                                      “我见那少年衣着华丽,出手阔绰,不如...”
                                      被称作二哥的男子闻言一顿,又夹了块肥肉塞嘴里。
                                      李大莽的意思他懂,只是打家劫舍这种事...
                                      见人无动于衷,李大莽继续道:“二哥,我们此行损失不少,就是卖了老宅,也凑不齐姨母治病的玉帛...”
                                      男子手一僵,叹了口气。
                                      妥协了。
                                      “何时动手?”
                                      饭后。
                                      一抹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躺在床上,许逸双手枕头。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能干的事情不多,但游遍大江南北绰绰有余。
                                      老一辈的人,都很知足。
                                      就像她前世的父母,忙碌一生,最大的愿望便是去西湖看看。
                                      看看许仙与白素贞相遇的断桥。
                                      只是,再善良的人。
                                      也逃不过天灾人祸。
                                      这一世,她想先游西湖,之后再做打算。
                                      许逸微微侧头,注视着那道温润的半月。
                                      心头莫名的悸动。
                                      蓦然。
                                      许逸睁大了眼睛。
                                      一袭白衣,似仙雪神玉。
                                      乘清风,踏明月,凌空越去!
                                      “那是!”
                                      该死!
                                      许逸没有看错!
                                      那是人。
                                      一个在天上飞的人。
                                      许逸来到房窗。
                                      那抹白影早已无踪。
                                      倚窗坐下,摁住自己嘭嗵狂乱的心窝,许逸脸色僵凝。
                                      她想到数万种可能性。
                                      但最可怕的可能性,就是与自身命途有关。
                                      那些惨死在她手上的人...
                                      日后若是有如那白衣神人一般的存在为他们讨伐自己呢?
                                      她又该怎么办?
                                      可恶!许逸咬牙切齿。
                                      都怪那老头儿,借刀杀人!
                                      想独善其身,难啊。
                                      半晌,心如止水。
                                      许逸背对着月亮双手后撑,她唾口热气微微昂首,让月牙映入眼目。
                                      呵。
                                      她早该晓得。
                                      从自己保留前世记忆开始,她就应该明白。
                                      这个世界不简单。
                                      太过狂妄。
                                      迟早会死在他人手里。
                                      或许。
                                      他,还不一定指人。
                                      因为常人,是不可能做到凭空飞天,哪怕是轻功,也需要脚下有实物才能施展。
                                      曾经,许逸的贴身侍卫燕南飞,为她杀死了不少行刺她的刺客。
                                      他武功的一招一式,许逸都略习一二。
                                      包括轻功,听燕南飞说,凌空步最高尽两米。
                                      两米,有多高?
                                      很明显是不能与那白衣人相比。
                                      那人腾云驾雾的身姿,就跟小说里写的牛鬼蛇神一样,太过玄幻。
                                      若是在前世,就算有人飞在天上,她也不会轻易相信这些怪力乱神。
                                      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事实就摆在她的眼前。
                                      她岂能不信?
                                      忽然。
                                      一行清脆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几位爷...就...就是这里...”


                                      回复
                                      35楼2019-05-29 00:19
                                        吹一下我芝美颜!但其实还有很久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5-29 10:18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5-29 1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6-01 18: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6-02 17:16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6-02 17: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6-05 10:56
                                                    崔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6-17 15: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6-17 15:16
                                                        第四章
                                                        狭窄的走到站了十几余人,个个人高马大,手握大刀。
                                                        小二战战兢兢地指认道,“几位爷...就...就是这里...”
                                                        忽然,房内传出似重物滚落的闷声。
                                                        李大莽抬脚一踹,房门猛地向里张开,执刀挑起铺盖一看,竟是空无一物。
                                                        这怎么回事?!
                                                        微冷的夜风吹得纸窗“嘎吱”作响,注意到异样的李大莽三步作两跨到房窗。
                                                        黑夜下,月光的照拂,使得周围的事物更为清晰。
                                                        竹林中单薄的身影,渐渐远去。
                                                        显然,那人是听见动静,翻窗逃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问道,“莽哥,这咋整?”
                                                        他娘的,这到嘴的肥肉岂能让他白白溜走?
                                                        李大莽嗓门一震,“追!”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这一点,许逸再清楚不过。
                                                        上一世,面对危机她总有出乎常人的敏锐直觉,可惜还是躲不过正义的制裁。
                                                        而迄今为止,这种直觉似乎是被削弱了。
                                                        奔跑在竹林之中。
                                                        每一次呼吸,都令许逸感到精疲力竭。
                                                        她这副身子,在皇宫娇生惯养久了,比不得前世吃苦耐劳练就出一身本领的身体,更别说是在天寒风凉的泥泞山路上狂奔。
                                                        客栈二楼离地面尽三米高,但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想再死一次,敢在宋高宗地盘上抢劫,那只能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许逸只身一人,又穿得一身锦衣丝履,难免会被人盯上。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跳了。
                                                        作为同类,她再清楚不过对方来意不善。
                                                        不逃?那她就死定了!
                                                        一行人马走在竹林间,随着竹林土壤上清晰的脚印步步紧逼。
                                                        眼瞧着那脚印愈发的深,王和昌心中甚喜。
                                                        徒然,月光一点点的变黯了。
                                                        竹林的光线本来就不好,凭借着那一点月光才能看清楚脚印,但现在月光消失了,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二哥,这月亮刚才还多光亮的,怎么说黯就黯呢?”
                                                        王和昌也觉得奇怪,耳边也响起了兄弟们的嚎叫,他大吼道,“兄弟们别急,别乱闯,眼下咱们看不见,我琢磨那小子也一样,先撤退,等天亮了继续追。”
                                                        月,无限眷恋着这片土地,淡白的光芒始终将竹林笼罩身下。
                                                        伴随着沉沉的喘息,晃过一个人影。
                                                        一步,又一步。
                                                        踏出深深的脚印子,溅得泥水乱飞。
                                                        前面有一块石头,许逸来不及抬腿躲开,脚尖狠狠地踢在石头侧面,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在草丛里。
                                                        皮肤火辣辣的。
                                                        痛,很痛。
                                                        身体的力气也似被抽空。
                                                        但这些都不及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困意。
                                                        她太累了。
                                                        意识逐渐变淡,呼吸不再紊乱,嘴里也无意识的嘟嚷,“都跑到这儿了,他们应该不会再追了吧...”
                                                        许逸想,她就休息一会儿...
                                                        一会儿再上路。
                                                        只是,除了王和昌一行人马外,许逸也不是这竹林中唯一的客人。
                                                        那是两只如雪姣白的兔儿。
                                                        “咦,媚娘,你在看什么呢?”
                                                        “你小声一点,别把他吵醒了。”
                                                        “哦?谁啊?”
                                                        蓦然,其中一只兔儿,竟化作了一位娇俏的白衣小娘子。
                                                        借着小小的洼池,胡媚娘细细打量了一番自身衣妆。
                                                        “嗯,彩英你看我,还不错欸...”
                                                        瞅了一眼胡媚娘,彩英也化作一位俏丽的紫衣小娘子,慢条斯理玩着发辫,自上向下打量了胡媚娘一番,点头同意,“嗯,是还挺不错的。”
                                                        听得彩英赞同,胡媚娘不由看向许逸。
                                                        彩英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根胡罗卜,她啃着胡罗卜若有所思,“媚娘,原来你说的就是他啊。”
                                                        “嗯,就是他。”
                                                        胡媚娘径直走向许逸,弯下腰来近距离观察眼前的少年。
                                                        从他踏入竹林的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他了。
                                                        少年身躯纤瘦,相貌清秀俊美,气宇不凡。
                                                        身为妖怪,她们对灵气特别敏感,即便是许逸睡着了,七十二脉皆闭合,胡媚娘也能感觉到,他的身上游走着一股浅淡不明真气,那是修仙之人才会有的灵气。
                                                        但他只是一个连凡人也无法应付且只会逃的少年郎,身上又怎么会有灵气呢?
                                                        他好奇怪,也好果断。
                                                        嗯...
                                                        还有一点好看。
                                                        “媚娘,他有什么好看的,你为何要救他?又为何一直盯着他看呢?”吃完胡萝卜,彩英把玩着发辫,她觉得这个少年除了外貌出尘,其他的也和别人没两样啊。
                                                        胡媚娘摇摇头,起身语重心长,“彩英,你当真察觉不到这少年身上的异常?”
                                                        “你是说...”胡媚娘这么一提醒,彩英便想起来了,这少年闻着有点香,那种香是师父身上曾经有过的。
                                                        彩英俏眉微皱,“他...他是修仙之人?”
                                                        “对,虽然他身上灵气微弱,但确实存在。”胡媚娘继而挑起许逸面朝下的脸颊下巴,难得有这般的修仙之人存在,若是放过这次机会,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看着这张沾染上泥泞的俊秀面孔,胡媚娘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缓缓说道:“彩英,你可记得师父曾经说过,我们妖物若是与修仙者相结合...”
                                                        彩英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胡媚娘的意思,只是太吃惊了,“媚娘...你我都还小...!这样...是不是太早了点?”
                                                        早?胡媚娘不觉得早了。
                                                        一百年了,她有一百年没有见到过师父了。
                                                        如若不再快点加紧步子修炼,恐怕师父都与他人两情相悦了。
                                                        “彩英,先将他带回武夷山。”
                                                        客栈里,横着五人尸首,鲜血浸染的衣面处干裂狰狞。
                                                        李大莽捡了张抹布擦干净了大刀,抬眼便瞧见王和昌站在客栈外。
                                                        李大莽激动的上前道,“二哥,人抓到没有?”
                                                        方才竹林的月光明明非常圆润,可当他们寻人还不过几步之距,这竹林就像被人熄了灯火的房间一般,硬是一点东西也看不见了,王和昌一行人在里面是四处撞壁,不如退出得好。
                                                        这事儿太邪门了,王和昌没有和李大莽说。
                                                        “没有追到人。”
                                                        李大莽见王和昌一脸沉重,自以为晓得他在想什么,笑道,“二哥莫急,跑了肥肉,还有小腿肉可以吃。”
                                                        “哦,此话怎讲?”
                                                        “嘿嘿,二哥瞧瞧看。”
                                                        李大莽往旁边让开位置,他背后的桌子上摆了一堆零零碎碎的银两。
                                                        王和昌眼前一亮,心道这些银两足够母亲治病了。
                                                        他想,莫非是那少年逃走时忘了带的玉帛?如果真是那样,那实在是太好了。
                                                        本来王和昌也不打算杀人,他只想劫财而已。
                                                        但当他临近桌子时,却嗅到了一股子血腥味,他扭头一瞧,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王和昌觉得自己头昏脑胀,气得要死。
                                                        看着地上横尸的男女老少,王和昌觉得自己鼻子一酸,瞪着李大莽,又扯着他的衣襟领儿吼道:“打劫这事儿已经够寒碜,你还捎上几个无辜人的性命?!你是人吗?!啊?!我他娘的是这样教你的?!”
                                                        “那怎么办?!姨娘的病不要玉帛救?!”李大莽似早晓得王和昌会反应过激,他一把抓住王和昌的手,将那些词句统统脱口,“二哥,你再想想,那少年已经跑了,这些人也是知道我们是做了打劫的勾当,若他们去官府那里告我们,那该如何是好?!不如杀了他们拿了玉帛烧了客栈以除后患。”
                                                        王和昌颤抖着身体,松了手,他的眼里饱含泪,一家五口人啊,整整一家五口!
                                                        为了凑齐救母亲的玉帛,他竟然跟着李大莽这天杀的走了这条路。
                                                        再也不能回头了啊!
                                                        王和昌瘫坐在椅子上,觉得胸口闷痛,若是母亲知道他这般不是人的作为,那她该有多伤心...?!
                                                        李大莽却不以为然,将心中的话一吐为快,“大哥,这事儿已经出了,现在让兄弟几个赶紧做事,再去追那厮,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是啊,事情确实已经发生了...
                                                        王和昌抹了把鼻涕泪,他也没有回天法术。
                                                        如果母亲不知道这件事,那她定不会伤心,亦不会不认他这个儿子!
                                                        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要这消息不走漏风声,他们一定要抓到那少年,杀之除后患!


                                                        回复
                                                        44楼2019-06-17 16:0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6-17 17: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6-17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