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132贴子:6,829,396

【原创】卫殇 几个脑洞,还是先写了这一篇。这一篇的题材有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卫殇


几个脑洞,还是先写了这一篇。这一篇的题材有些老套了,但还是决定先写,因为有一小部分地方会和以前的文有交叉,写完了也算把前篇文的后续交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3 18:35
    自古二楼是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3 18:3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3 18:46
        童言无忌,是真,还是假?
        在卫琮梓看来,自家表妹与房家小姐的互相喜欢是永远的,即使当年她们都是孩子,也从来没有因此怀疑过。因为爱情,不分年龄。
        造化弄人,是真,还是假?
        温重炎以为卫帝与卫后本是青梅青梅,却没有想到,天意,向来最让人无法抗拒,她只想,好好珍惜眼前人。
        那年夏日,初识的季节,一切的一切,都是天真烂漫的。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儿?”
        “我叫卫良絮。”
        “你是公主殿下?”
        “你应该称呼‘您’。”
        “好啊,小絮儿,你好。”
        手里握过刀枪,也拾过细软,为你,编织玉簪。
        “小阿房,编竹筐,手持藤条穿细长。背上竹篓下山去,童子问,小生要去作何啷?
        远里望,是梦廊,窜进吾家小闺房。手持玉簪别发上,描眉细语贴花黄,要做絮儿唤君郎。”
        你曾经的梦想,我如今的恍然,若我不曾忘记,是不是所有伤害,都不会上演。
        “絮儿,够了,够了,阿姊知道你不爱灵儿了。是阿姊的错,是阿姊让灵儿过来陪我,想让灵儿能够见上你一面。灵儿已经受够了伤害了,你对她好点吧,她的脑中就留下了你一个人了,你就当阿姊求你了,别再伤害她了,好吗,好吗?”
        究竟是什么让我与你越走越远,我们又因为什么要彼此错过。若那从城头上的身影不曾落下,即使没了天下,我也再无痛惜。苍天?这罪过,是你的玩弄,还是我的错误?阿灵,若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忘记你,永远,永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3 18:47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3 20:27
            報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3 22:29
              这周末或者下周一开始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3 23:22
                文章可能有点虐,篇幅被我越写越有点长,不知道会不会中篇变长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4 09:4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4 18:04
                    今天看晋江的事情,虽然我不怎么接触网文界,但还是觉得,啧,这个zz正确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4 21:36

                      母后给她招了亲,其实还是挺讽刺的,自己一届女帝,却娶了一个女子为后,真是有够乱的。
                      没有去接她的皇后,直到快要拜堂时才被太后派来的人硬拖了过去。那红纱下的脸若隐若现,看不出是何模样,但若从第一眼的感觉,也是知她长得必然不算清秀的。
                      高堂上坐着她的母后,那个一手遮天的女人,连自己是个女儿身,也能在她的扶持下,做了皇帝。她不讨厌自己的母后,相反很爱她,她也知道自己的母后必然也是爱她的,不然,她为何会选择放弃自己的太子哥哥,非要让自己坐上这把位置?但是,她不明白,为何她要反对自己与韦相大公子成婚的事儿,而选择一个女人与她成亲?
                      她偏头看着一旁激动的女人,从自己走到她身边时,她似乎情绪就有些异常,似乎盼了自己很久了?
                      母后走到魏国公身边,有一丝不好的直觉突生,直到一声‘国丈’,她才终于知道自己这次娶的妻子是谁。魏国公房之柬的女儿,整个卫国有名的傻子小姐,房悟灵。
                      卫良絮只感觉有一丝恶寒从脚底升到头顶,她几乎是想逃一般的甩开那握住她的手,却看见母后忽然冷下去的眸子,以及魏国公抿着的唇,老实了下来。
                      皇帝成亲的过程说来是不长的,只是需要携带着皇后接受百官的朝拜与祝贺。母后站在最中央的位置,宣布着帝后二人的至高无上。当她听见自己母后说了一句,今生只有房皇后一人,后宫不得令立他人时,包括卫良絮在内的所有文武百官都是瞠目结舌,这是皇家要自己断根吗?
                      没有人敢反驳,至少在戚彦霖活着时,谁也不敢与太后明着对干。更何况,如今皇家的媳妇的父亲,也就是国丈,还是拥有着卫国三分之一兵权的男人,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场政治联姻,包括卫良絮。
                      看着站在靠宫门位置的年轻男人,他穿一浅绿官服,头戴方冠,眼神正不舍的看向自己。所有的不甘与愤怒都冒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要娶一个傻子为后,要让全天下笑话她。即使母后不让令立他人,她还是会想方设法给韦明昌一个位置,一个正大光明,与自己站在一起的位置。
                      感受到身旁的人拉着她的袖子,恶狠狠的看着已是摘下面纱的人。她长得实在不算绝色,甚至连清秀都算不上。眉毛浓密的似男子,鼻梁挺翘,一张薄唇,唯一算得上好看的,只有那圆润的杏眼,但也被眼角处延伸的两寸长的疤痕败坏了。她盯着自己,有些痴迷,正傻傻的对着她笑。
                      “良絮。”
                      “谁给你的胆子叫朕的名讳。”
                      声音有些大,但殿下歌舞的声音也覆盖了她的分贝,却还是让戚彦霖听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5 12:23
                        她看着那孩子仿佛怔愣了一般,在那嗜血的威胁下,弱弱的叫了声‘陛下’。
                        心中有什么东西划过,太后只是叹了口气,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絮儿会突然喜欢上韦相的儿子。如今,她替卫良絮求娶房之柬的女儿为后,是费了多少口舌,甚至是动了那人的名号,才让魏国公终于答应了。她知悟灵是会好好照顾絮儿,即使她是有些痴傻,但也是因为当年的事儿,是皇家欠他们的。
                        看着卫良絮眼底的厌恶与嫌弃,戚彦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童言无忌,向来都是欺人的,对吗?
                        歌舞结束,卫帝也要携皇后回宫,大臣们跪拜恭送着,却见皇帝一人拂袖走了,只留下皇后不知所措的看着跪满整个大殿的百官。太后和魏国公都脸色不好,派人将皇后带上了轿銮,看着离开的明黄身影,戚彦霖才朝着房之柬道歉。
                        “国公。”
                        “太后不必对下臣道歉,是吾儿自己愿意嫁给陛下的,臣只是舍不得拒绝我这痴儿。臣只请求太后多多照拂灵儿,她从那年开始,便……”
                        “孤知道,国公放心。”
                        看着房之柬颓败的离开,戚彦霖只能叹息,造化弄人,谁又知道当年会变作今天?
                        淑房殿,卫良絮臭着脸看着眼前端坐着的女人。她的母后威胁她,若今夜不在皇后宫中住下,明日便将韦明昌派到边境军中历练,她心中气郁,‘唰’的站起身子,走到房悟灵面前。
                        “你真是朕的好皇后,尽然连我母后都看中、帮衬你。”
                        话中转了几个调,听得房悟灵心惊肉跳,但当她抬起头与卫良絮对视时,还是沉迷了。
                        卫帝卫良絮乃是卫国第五任帝王,深受卫文帝的喜爱,因此从小娇生惯养,也长了一副国色天香的容貌。正所谓‘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或许就是形容她的。只是她如今身为帝王,少了一丝女儿家娇羞之气,更多了一番帝王之风,更是迷人。
                        “絮儿。”
                        那痴痴的嗓音有些低,让卫帝心头一跳,觉得这唤声有些熟悉。却见灯火下那幅痴傻的容颜,瞬间惊觉这是何人。
                        “放肆!”
                        含着威压的语气展现着帝王的暴怒,房悟灵从痴恋中惊醒,连忙手脚并用的爬在地上,这是所有人都会告诉她的,只要皇帝生气了,你就要像狗一样卑微乞求着陛下息怒。
                        卫良絮平复着气息,她怎能对刚才那声呼唤而走神,看着那傻子跪在自己面前,她有什么资格叫出只有自己亲近的人才能唤的称呼。
                        绕过她的身子,躺在床上,既然母后不让她走,她不走也是了。瞥了眼跪在地上的人,本想着既然是新婚之夜,拿了她的初次,也算是成了她母后的心愿,也解了自己心中的郁气,却在看着她那张脸时,没了兴致。
                        长得宛如男儿般,又何故生成女儿,还是个傻子?
                        烛火噗呲噗呲的响,夜色深了,一日的疲倦,也惹来了睡意。
                        有人在她附近,解开她衣口的领子,眼睛瞬间睁开,反手制止住了这人的行动。从她曾经断掉的记忆重新开始时,她的母后便让人教她习武,她不知道为何,但却在母后的强迫下,也有能够瞬间制服敌人的能力。
                        “啊。”
                        听着一声痛呼声,还未清醒的大脑终于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疼的皱眉的女人,以及解开了三颗扣子的衣领。将衣袍拉拢,一把将她摔在地上,听见闷得一声响,却是连心疼都没有。
                        “谁让你起来的?没有朕的准许,你就给朕跪在那儿,听见没?”
                        房悟灵想要揉揉甩的青疼的手腕,却在听见头顶的威胁时,端端正正的跪好,弱弱的回答了一声。
                        “喏。”
                        没再看地上的人,翻身扯过被子就睡着了。窗外的月亮缺了一个口,照射进这昏暗的室内。梦里似乎有些看不清的景象,两个孩子追逐在池水边,应是关系极好的。
                        看不清他们的脸,只听见那愉悦的欢笑声,还有不知是梦里还是窗外的蝉鸣声。
                        “(小)絮儿,我会保护你的,永远永远。”
                        声音微弱,害怕床上的人听见,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嘴里有低低的呢喃。
                        “明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5 12:23
                          @沐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5 12:25
                            小灵儿真可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5 13:09
                              心疼,又一不小心把复制点成了删除,等我晚点再更#(nu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5 13:45
                                很棒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5 15: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26 00:00
                                    楼楼很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6 22:04
                                      嗯,我一直在写,因为一不小心删掉了,气的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把桌子砸了(对不起,亲爱的小桌桌)。然后重新写了一遍,篇幅挺长的,将近万把字,我没发出来,因为一直没找到当时写的感觉。所以我准备再改改,然后一次发,下次会多更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26 23:22
                                        还有,我才更了一章半啊,度受就把我三分之一的内容给吞了,真的太不要脸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6 23:24
                                          “神医?有多神?难不成能起死回生?”
                                          卫良絮笑着打趣,却见她家姊姊笑得有些温柔的说道。
                                          “我不知道她能不能让死人复生,但她有悬壶济世之心,又是一个情怀高尚之人。”
                                          见卫琮梓眼神温柔,不同于对自己的宠溺,那眼里是有钦慕与爱意的。
                                          “阿姊喜欢他?”
                                          有些兴奋和好奇,想要见见是谁偷走了她温柔贤惠的表姐的心。
                                          “絮儿。”
                                          卫琮梓脸色一红,嗔怒的看了她一眼。卫良絮见阿姊害羞,知她面薄,也就没再打趣她。
                                          “等下次有机会,我带她回来。”
                                          “好啊,好啊。”
                                          看着她天真带着喜悦的表情,不同于她在朝廷上的威严与果断,在自己面前,她还是有着幼时的依赖与真诚。
                                          眉头一锁,卫琮梓还是打量着多年未见的表妹,见她的神情并没有多大变化,她心中有什么东西划过,依旧笑着,却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絮儿如今可有心仪之人?”
                                          见卫琮梓问着自己,没有注意到她眼里的探究与追忆,卫良絮只是忽得想起那个人,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笑着说道。
                                          “有。”
                                          “阿姊可否能知道她是谁?”
                                          见卫帝眼底的欣喜,那股喜欢之意是没有任何掩饰的,但她却突然觉得有些心慌,甚至害怕她说出答案。
                                          “韦相的大公子,韦侍曹,韦明昌。”
                                          心中有什么东西被击垮,她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自己看着长大的表妹,那年的话语都如白驹过隙一般消散,但她却从未忘记那两个许着同样愿望的人儿。那将小絮儿护在身后的身影那般坚定,说要在以后迎娶她。再后来,她离开京城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怎会忽然喜欢上另一个人?她当年明明说……
                                          “陛下,公主,太后唤二位尊上去仁寿宫一趟。”
                                          小黄门进门通报,阻止了卫琮梓想要问的冲动。手腕被人拉住,卫帝小跑着带着自己前往太后的宫殿,看着自己眼前的人儿,明明没有太大的变化,却怎的让她有些陌生?
                                          “絮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有低低的话语飘过,卫良絮疑惑的看着正盯着自己出神的阿姊。
                                          “嗯?阿姊在说什么?”
                                          “没事儿。”
                                          卫琮梓只是笑着摇摇头,见卫帝也没有多问的心思,继续拉着自己走。
                                          慈宁宫,戚彦霖仔细打量着许久没有见着的卫琮梓,见她似乎长高了些,身子也纤瘦了些,摸着她愈发娇柔的脸儿,说道。
                                          “琮梓这次回来了,便不走了吧。”
                                          “好,阿娘。”
                                          笑着对着正温柔看着自己的太后说道。卫琮梓幼时便被送到京城做了卫良絮的伴读,几乎所有时间都跟着卫帝,陪着她在皇宫里长大,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过继到现在的太后,当年的皇后膝下。戚彦霖自是喜爱这小女儿,比起自家的小魔王,卫琮梓一向温柔又贴心,不似卫良絮的乖张与专横。因此,戚彦霖也更加喜爱和疼爱这个孩子,卫琮梓也便唤着她‘阿娘’。
                                          “嗯,好,你回来便住在宫里吧,絮儿老是惦记着你,这次回来,便多陪陪阿娘。”
                                          “好。”
                                          卫琮梓幼时便比一般人安静淡然一些,她天性淡泊,不喜争抢。卫良絮登基后,她便出宫游历天下去了,如今回来了,戚彦霖更是舍不得她离开。
                                          又多嘱咐了几句话,戚彦霖看着正走过来的卫良絮,想着今日传来的消息,颜色一正,带着威严。
                                          “孤不是让皇后去接你了吗?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卫良絮眉头一皱,她着实想不透为何她的母后这般重视这个傻子,说她的父亲是魏国公,因而忌惮也不至于。但就因为母后要她娶了这人为后,并且不得另立她人,她本就因此而烦躁着,刚因阿姊回宫的喜悦被这一问扰的心烦,干脆皱着眉,语气不善的说道。
                                          “太后,朕没让您派她来接朕,是您自己让她来的。您不是一向在意世人的眼光吗?您让一个傻子出来丢人现眼,不是让百姓看皇家的笑话吗?”
                                          戚彦霖眉目一瞪,似乎不相信这是卫良絮说的,这样的混账话,她究竟是怎样说出口的?
                                          “你……”
                                          “母后,当时是您要朕娶房家小姐为后,好,朕娶了,也算完成了您老人家的心愿。但是,朕希望您不要插手朕的家事,哪怕她是您选得儿媳,哪怕她是魏国公的女儿,朕都可以……”
                                          “絮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27 09:19
                                            似乎看见了卫良絮眼底的嗜血,她突生的杀意让她心惊。戚彦霖鲜少见卫良絮这样忤逆自己,她天性强势,像极了自己的模样,因此一直惯着她,任由她胡来,却也没想到胡来到这般地步。见二人对峙着,卫琮梓上前想要阻止卫帝接下来的话语,却瞥见那门外露出的衣角,以及那落寞的身影。
                                            房悟灵靠在门框上,神情低落,身子笔直的站着,腰部却有些弯曲,像是压抑的很了,一碰触便能断裂。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大殿里的人儿,那落寞的表情,像是被人丢弃的奶狗儿,躲在废弃的角落里,睁着那可怜的双眼,乞求着来自世人的施舍。
                                            房悟灵咬着嘴唇,粗喘着气,衣角被她捏的皱起。她很久没有见到卫良絮了,算来两人成亲这么就以来,她只有新婚之夜留宿椒房殿,其余时间她都忙,更是无法见着。她以为卫帝生气是因为她今天穿的不好看,所以她忍着哭得冲动,一个人爬上马车,没有看见大臣们眼里的各色各异的目光,回到了宫里,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跑来了仁寿宫。她没有在意一路上嘲笑她的宫人,她本就不适合穿长裙,那衣摆无人为她系,显得松垮又无神。可她并不知道,她只希望能够让卫良絮看见自己最好的一面,却听见了她发自肺腑的语言,那般真诚,那般直率。原来,一直以来,只是她想要的太多了吗?她希冀那抹身影能够转过头看自己一眼,就如同以往一般,含着两人才有的情绪,最后却只剩她,还这样乞求着。
                                            卫琮梓看着离去的身影,那般孤寂又落寞,她似落荒而逃,跌跌撞撞的,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悄无声息。瞥见她抬手摸着眼角的动作,再看着一旁蹙眉显得不耐的卫良絮,追了出去。
                                            起身走到案几前,拿起桌上的周折,卫帝端正的坐下,看着眼前盯着自己的太后,只淡淡说道。
                                            “母后,强扭的瓜不甜。”
                                            戚彦霖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她的变化一如她的性子,让人无法摸透,可是,絮儿,这个瓜,本来就是你当年自己种下的,如今,你却要生生折断吗?
                                            似乎知道多说也无益,戚彦霖向来尊重卫良絮的决定,也没有再想劝说她。她会保护自己的女儿,让她坐上如今的位置,甚至帮她扫平一切,让她能够安稳幸福的活着。耳边是房之柬离去是的嘱托,以及房悟灵憨痴的模样,那些过往她不曾忘去。她会保护自己的孩子,但也会保护另一个孩子,那个可怜的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7 09:19

                                              皇帝御驾亲征,得胜归来,为了庆祝卫郝二国的互助,也为了庆祝卫帝的雄才武略,卫良絮邀请了郝国的陛下殷洛前来赴宴,以庆祝这具有意义的宴会。
                                              郝帝同意,并亲自前往卫国,在宴会上,与卫国签立了同盟条约,并一同签立了通商协议,二国携手,在中原有了不可撼动的地位。
                                              朝堂上,卫帝看着跪在地上的房之柬,见小黄门将虎符放在自己面前,她笑得有些浅。
                                              “魏国公忠心护国,又是先帝亲封的国公,并赐以兵权。朕尚且年轻气盛了些,又无指掌天下的能力,国公便将这虎符好好收着,继续辅佐朕吧。”
                                              魏国公再拜了一次,对着卫帝说道。
                                              “臣已年迈,家中子孙愚昧不堪大任,陛下乃贤明圣君,天下有目共睹。今臣已半步迈入棺材,恐心有力而气不足,毁了陛下的英明。还请陛下收走臣手里的虎符,臣愿归于田野,望陛下成全。”
                                              卫良絮看着脚下黑压压的一片脑袋,有些轻笑着。曾经有想反对她的大臣如今各个如那老鼠般,只求安稳。她大胜归来,又与中原之主郝国结盟,怕是多少人忌惮她,多少人怕自己找他们秋后算账。
                                              理了理耳边的朱缨,端正了身子,说道。
                                              “魏国公乃我皇家贤明之公,朕年岁尚幼,还需国公辅佐。来人,封魏国公为魏王,赐九旒,入朝不拜。”
                                              伴随着声声万岁,卫良絮宣布退朝,文武百官恭送着皇帝离朝。
                                              卫良絮知道,若是她坦然的收了魏国公的兵权,必然有人质疑她刚立后,就架空皇后的娘家。她并不需要房之柬手里的兵权,毕竟她手里握着的三分之二兵权,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她的抉择。她只是需要做给世人看,看她的大度,看她的圣恩。
                                              有侍人传报说皇后病了,她并没有搭理,只是让人去传御医,毕竟样子还是要做的。
                                              来来回回三四次通报,卫帝终于抬头,盯着再一次进来的小黄门,将手里的周折扔了过去,刚好砸在小黄门的头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都给朕滚,皇后如此娇贵吗?需要给朕通报三四次?”
                                              “陛,陛下,是,是玉阳公主,让奴婢唤,唤陛下过去。”
                                              那小黄门吓得打着哆嗦,卫帝性情乖张,但凡有惹着她生气的地方,轻则十几大板,重则凌刑处死。
                                              卫良絮见是阿姊唤她过去,便是忍着杀人的脾气,臭着脸去了淑房殿。
                                              “呜,啊。”
                                              房悟灵痛着叫唤,手不断乱挥着,想要释放她的疼痛感,却是得不到任何缓解。
                                              卫琮梓拉着她的手,却立刻被握住,那手上被挖出一条血痕,她也不在意,只是心疼的给房悟灵擦着头上的冷汗。
                                              “阿梓,我疼。”
                                              听着她脆弱的声音,卫琮梓只觉得心一疼,这个比她小半个月的妹妹小时候是多么惹人疼啊。她总是担当着骑士的绝色,保护每一个她在意的人,明明是聪慧的,是坚毅的,怎么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让她心疼死了。
                                              “灵儿不疼啊,阿姊派人去找絮儿过来了,不疼啊。”
                                              嘴里安抚着她的情绪,她的眼里因为那个名字一亮,看着她的侍儿将一支支银针扎在她的头上时,她才涣散着眼神,昏睡了过去。
                                              那侍儿等了许久,才一根接一根将银针取出,却是叹了口气。
                                              “弥生,灵儿怎么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27 09:20
                                                担忧的问着,没有顾那已是流着血的手臂,轻轻的摸着房悟灵的软发。
                                                “公主,针灸对小姐的作用越来越小了,每一次都需要很久才能缓解小姐的疼痛,且时间也越来越短。”
                                                “没有办法了吗?”
                                                看着这清秀的侍儿,他是魏国公当年救过的孩子,为了报恩,便一直待在国公府里,为魏家小姐治病。
                                                “弥生学疏才浅,只会这些法子了。”
                                                目送着弥生去煎药,看着空下的房间,卫琮梓决定去找温重炎,她希望这人能够救灵儿。
                                                有脚步声进来,看着明黄的身影出现,卫琮梓终于笑了,她上前想要将卫良絮拉到房悟灵面前,却被这人拉住手臂,提到她眼前。
                                                “谁干的?”
                                                看着卫良絮阴鹜着脸,她没有反应过来,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刚才灵儿难受,不小心挠着了,算不得大事,待会去处理就好。”
                                                谁知道卫良絮就像是突然暴怒的狮子一般,拿起坐上的烛台就往房悟灵床前走。
                                                房悟灵睡得不安生,昨夜下了雨,她的旧疾便复发了,浑身的疼痛让她难受,她拧着眉头,低低的呼疼。
                                                见她安安生生的睡在那里,阿姊手上的血痕又细又长,她尚且舍不得伤她,这样一个傻子,凭什么伤她阿姊。
                                                卫琮梓见卫良絮拿着烛台就冲了过去,那烛台高高举起,立刻就要砸在那人儿头上,几乎吓得叫出声,她太久没有见过絮儿这暴虐的模样了。
                                                “絮儿,絮儿,放下,乖,放下。”
                                                死死抱这抹明黄身影,一只手拦住她抬起的胳膊。
                                                卫良絮感觉着身后那拉扯的力道,看着那流得更快的血,随手扔出了烛台。
                                                那烛台落在房悟灵耳边不足一寸的位置,发出沉闷的响声,惊醒了那本就睡得不安稳的人。
                                                “阿姊,你没事吧,你拦着我干嘛啊,有伤着吗?”
                                                看着那流着血的胳膊,卫良絮眼底有些歉意,卫琮梓摇摇头,却是看着床上正要起身的灵儿。
                                                “陛下,你真的来了。”
                                                房悟灵笑着,果然阿梓没有骗她,絮儿还是来了,还是关心她的。
                                                转过头看着那一脸的笑意,那眼底的青黑更显得她现在的丑态。卫良絮一步一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又寒如玄冰的声音说道。
                                                “对啊,朕来了,朕以为你病入膏肓了,要给朕说什么遗言,没想到还活的好好的。”
                                                “絮儿,你怎么。”
                                                却见卫良絮转过身来,掩饰了刚才一闪而过的厌恶与杀意,卫琮梓只以为自己看错了,却清楚的知道,刚才的感觉是真的。这个孩子,想要杀了房悟灵,为什么? 她们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皇后也见到朕了,便好好养病吧。”
                                                身子被人拖走,卫良絮急着给她处理伤口。看着身后跪坐在床上的身影,忆起多年前有些俊逸的脸庞,如今消瘦的看不出曾经的模样。
                                                看着离得越来越远的两个人儿,房悟灵将自己的脸颊埋进臂弯里,摸着颈脖上挂着的小玉石,上面刻着两个名字。嘴里念着什么东西,像是一首童谣,眼角有什么东西溢了出来,温热的,打湿了衣袖。
                                                “絮儿,我会保护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7 09:21
                                                  韦府,卫良絮看着正画着山河图的韦明昌。韦相的大公子韦明昌,世人皆传其五岁能文,七岁能诗,是个天资卓越之人。但在卫良絮眼中,她觉得这人更确切来说,是个聪明又努力的人。更还有一点,这人曾经救过她的命。
                                                  那山河图画好,卫良絮缓缓走上前,看着这一副江山风景图。图画恢弘大气,上有孤雁齐飞,下有江河万里。她是知道这人心中有抱负的,只可惜母后并不看重他,她倒无所谓,因为,她总有办法让韦明昌实现他的鸿鹄之志。
                                                  “嗯,不错。”
                                                  腰腹被人环住,卫良絮眉头一皱,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这人抱住她时,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放松了身体,靠在他的怀里,盯着那幅图画,却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闪过,却是模糊的看不清。
                                                  “陛下,微臣什么时候才能站在你身边呢?”
                                                  “快了,朕总有办法让你拥有这样的权利。”
                                                  摸着腰腹间的手,这人与自己呆在一起也有十多年了,若不是母后的阻拦,以及那突然冒出的女人,她必定是会学郝帝,立韦明昌为男后。
                                                  “陛下每次都这么说呢,结果臣依旧只是一届侍曹。”
                                                  韦明昌语气有些抱怨,卫良絮只当他发着牢骚,毕竟他也正值意气风发之年,与他同岁的公子有做了八图校尉的,也有做了太学学士。只有他,还是一个不起眼的侍曹,连站上朝廷,都是靠着他的丞相父亲,以及皇帝的恩准。
                                                  “你好好做好你的事情,朕既然说到会让你走到那一步的,必然是会想办法。”
                                                  “等到臣都风烛残年了,陛下却还是只想着让臣做君后吗?”
                                                  韦明昌说的有些急,甚至语气有些变了。卫良絮只盯着她,原本温和的颜色淡去,那眼里有考究与冷漠。
                                                  心中一骇,他才惊觉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连忙想要上前讨好这人儿,却见她眼底变幻着,像是要将他看穿。
                                                  卫良絮能有今天,不仅是因为太后,还有她自己的狠厉与果断。她作为皇帝,习惯了一切都必须按照她的想法来,哪怕韦明昌是她所爱之人,也不得超出她的控制范围。更何况,他的话里还有话。
                                                  “陛下,臣只是一时激动,臣知道皇后还有用,她的身世与地位都能让陛下能够更进一层。臣恨不得陛下能够得到所有有用的一切,哪怕臣身死,只要陛下好好的,便也无憾了。”
                                                  韦明昌眼里带着眷念与柔和,那话语里只有对卫帝的好,他说完不忘摸摸卫良絮的发,他知道,这人喜欢自己这样对她,这似乎是她仅有的几分执着,想从这些动作里,得到什么。
                                                  果然,皇帝阴郁的脸色终于好转,她看着身边人眼里的宠溺,往一旁床上走去。
                                                  “朕知道,明昌,你是朕所爱之人,朕有的,能给的,都会给你。但是,有些东西,是你便是你的,不是的,便不要肖想。”
                                                  有些困顿,卫良絮翻身躺在床榻内侧,韦明昌随后躺了上来,将她搂进怀里,温柔的说道。
                                                  “臣知道,臣还能想要得到什么呢?臣只想和陛下在一起,就如同以往一般,一直在一起。天下再美,也美不过臣心中的陛下。”
                                                  “嗯。”
                                                  听着怀里低低的回复声,以及慢慢沉重的呼吸声,韦明昌知道她睡着了。
                                                  停下拍扶着身边人儿背上的手,眼神不断变化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27 09:23
                                                    他和卫良絮保持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有十五年了,从卫良絮幼时受伤被他意外带回去,一直到成年,现在,他们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
                                                    他想要权利,特别是卫良絮登基为帝后,他对于权利的痴迷也就越来越深,他受够被别人嘲笑的目光。对啊,世人都知道皇帝喜欢他,但他只能做着一个无名无分的人,承受着皇帝的恩泽。他想要真正的权利,可以手握生杀予夺的权利,他想要将所有人踩在脚下,特别是太后,那个千方百计打压自己的女人。
                                                    他看着卫良絮一日日的成长,也看见了她手里的权利越来越稳固,他以为自己离胜利越来越近了,与自己想要的越来越近了。可是,戚彦霖既然给卫帝娶了亲,还是魏国公的傻女儿,并且昭告天下卫帝不得再娶亲。这算什么,他期盼了十多年的位置就这样没了,只她太后一句话?他就无缘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因此,他更坚定他要坐上那至高无上位置的信念,他知道自己的父亲靠不住,那一国丞相,既然连个女人都斗不过,还做了太后忠心的大臣。
                                                    他有想过要了卫良絮,让她怀上两人的孩子。这样,即使他没名没分,他也是未来小太子的父亲,他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坐上他想要的位置。
                                                    可是,戚彦霖很明确的告诉过卫良絮,一旦她与自己发生了关系,并且有了两人的孩子,她会立刻让自己永远消失。而卫良絮也是不愿意的,她始终不喜欢这样偷偷摸摸的感情,她是一国至尊,怎可能和一个外人行周公之礼,即使他是她的所爱之人。
                                                    眼神明了又暗,暗了又明。韦明昌突然想起这几日朝野的传闻,或许,这也是个办法,不是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7 09:25
                                                      老实说,比文笔比上一篇好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27 10:08
                                                        接着23楼,被吞了n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5-28 09:25
                                                          你们看的见28楼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28 11:10
                                                            还是好心疼啊,肿么酱紫对小灵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5-28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