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吧 关注:42,163贴子:199,326

游戏中曾轰动一时的灵异事件,至今无人能解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界上有许多非自然、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怪事,被人们称为灵异事件。而在游戏这个由程序搭建的世界里,也有一些骇人听闻的灵异事件,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来看一看吧。


回复
1楼2019-05-23 18:43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学故事》期刊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和中国科普研究所主办,面向9-19岁学生,以科学故事为主题的科学故事会会员计划已开启,gushihui.kpcswa.org.cn,注册会员,开始你的积分之旅

    2019-07-20 21:05 广告
    现在都流行建微信群,一些相识的学生,同事或者朋友建群后,在群里发红包,聊天打屁,泡妞钓凯子。


    新人入群往往会发个红包意思意思,但是一进群就要和全体成员玩游戏的,你们遇到过吗?

    有的游戏真不能瞎玩,尤其是陌生人发起的游戏,号主我就亲身经历过一次,而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这么致命……

    记得那天晚上,我写完作业就看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看他们吹牛。

    突然间,有个昵称“扬帆起航”的发了条长消息,说要跟我们玩个游戏,他会把游戏任务私聊给我们,让我们去完成。

    “这人是谁,怎么没有改昵称?”

    我奇怪地点开“扬帆起航”的头像,却发现他的一切资料都是空的,头像都是黑乎乎的,没有任何图案。

    “这人是谁啊。”


    回复
    2楼2019-05-23 18:43
      谁在装神弄鬼恶作剧?”

      。。。

      群里很多人都看到了“扬帆起航”发的消息,纷纷议论了起来。

      我们班里一共有56人,所有人在进群的时候就把群内的备注换成了自己的真名。

      我点开群成员列表查了下,一共是56人没错,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真名,没有找到“扬帆起航”这个昵称。

      “准备好,游戏马上开始。”

      正当我们疑惑的时候,“扬帆起航”又在群里发信息了。

      “喂,我们还没同意呢,你谁啊,脑子有问题?”一些同学在群里吵开了。

      “我接到私聊了,那个人让我摸班花的胸,任务失败会在第二天早上之前淹死在水里。”

      班里的体育委员举着手机对我们叫道。

      现在是晚自习的下课时间,体育委员大叫一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顿时间,大家的目光全都汇聚在班花身上,男生们更是肆无忌惮地打量班花的美腿和高耸的胸部。

      “去啊,快去摸班花啊,想想班花那温热细腻的胸脯,我们还求之不得呢!怎么没让我们做这个任务!”


      回复
      3楼2019-05-23 18:45
        我没有把死亡游戏当真,看着班花出声打趣体育委员。

        “滚蛋,给我1万我都不去。”体育委员不好意思地说着。

        班花冷着脸没说什么。

        大家吵闹着,丝毫没有把游戏放在眼里,体育委员也没有去摸班花的胸。

        第二天,一个惊爆的消息如狂风般席卷整个学校: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死了,闷死在了宿舍的水池里。

        现场的视频疯狂地在各个群和朋友圈里流传,一个男的坐在板凳上,脑袋浸在水池里,鼻腔里的血液倒灌进水池,将水池里的水都染成了暗红色。

        他的两只眼睛怒瞪着,似乎在死前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

        很多人都怀疑体育委员是被人谋杀的,因为没谁会傻到在洗头的时候,闷死在水池里。


        回复
        4楼2019-05-23 18:50
          水池里的水不多,一抬头就没事了,不至于被闷死。


          但是法医和刑警都过来看过,确定体育委员是自己在水池里闷死的。


          体育委员的离奇死法,让我们想起了昨晚的游戏任务,一时间人心惶惶,很多女生都吓哭了。


          “第一轮游戏失败,接下来发布第二轮游戏任务。”


          中午,微信群里弹出了一条长消息,发送者正是“扬帆起航”。


          “你是谁,我们已经报警了,你现在出来自首还来得及。”我发了条信息吓唬他。


          可是“扬帆起航”没有再在群里冒泡。


          2分钟后,文艺委员毛钰收到了一条私聊信息,来自于“扬帆起航”。


          “什么任务?”


          大家好奇地看向毛钰。


          回复
          5楼2019-05-23 18:53
            “那人让我当着你们的面拍张裸照,然后发到朋友圈里,失败的惩罚是悬空吊死。”

            说这话的时候,毛钰一脸不屑的样子,显然是没想真的按照游戏任务上说的去做。

            虽然已经死了一个人了,但不是所有人都将体育委员的死和神秘人发布的游戏联系到一起,毛钰就不相信死亡游戏,完全无视了游戏任务。

            “哈哈,脱啊,脱光衣服拍裸照,发到朋友圈的话,我第一个给你点赞!”

            有男生激动地大叫,唯恐天下不乱。

            “滚蛋,一群只知道撸管的丝。”毛钰厌恶地叫道。

            我看着毛钰,一想到她全身裸露,露出饱满的胸部和诱人的下体站在我 面前的场景,就感觉浑身发热。


            回复
            6楼2019-05-23 18:55
              “这个扬帆起航有可能是我们认识的人,也许还是黑客,否则不会悄无声息地进入我们的群。”

              我赶紧摇头甩掉心中的杂念,对大家说道。

              “不管是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家都没有主意,纷纷转头看我。

              我是班长,平时班里的事都是我组织进行的,大家都比较信服我。

              “现在还说不准,再看看。”我叹了口气。

              傍晚快放晚学的时候,毛钰的闺密劝她按照游戏任务说的去做,但是毛钰不愿意,觉得闺密是故意想看她出丑,两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

              激动之下,毛钰伸手就去推她闺密,但是打空了,身体失去平衡,从大开着的窗口里倒倾了出去,脖子正好挂在电线上,被电线紧紧地缠着脖子。

              “嗬嗬。”


              回复
              7楼2019-05-23 18:57
                她大张着嘴巴,使劲挣扎,但是越挣扎,电线捆绑得越紧。

                班里所有同学都被惊动了,纷纷聚集在窗户边看,有人去叫老师,有人报警,也有人试图去救毛钰。

                毛钰的闺密当场就吓哭了,坐在地上没有力气起身。

                “救,救。。。”

                她被电线悬挂吊着,无力地对我们伸出手臂,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班级里很多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尖叫起来。

                很快,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双眼充血变成了血色,阴森可怕的血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2分钟后,毛钰双腿挺直,双腿间尿湿了一片,浑身都是汗水,两只眼睛血红,就这么吊死在空中,尸体被微风吹得晃来晃去。


                收起回复
                8楼2019-05-23 18:59
                  事后,警察过来查看了现场,反复排查周边的物体和出入学校的可疑人员,没有发现异常的人或物,确定这又是一起意外产生的事故。

                  当晚,毛钰的亲属大闹学校,她的父母哭喊着接走了毛钰的尸体。

                  不知道学校领导是怎么处理这事的,反正第二天早上,毛钰的家属已经离开了。

                  学校里连续死了2个人,死状极其凄惨,给我们班的同学蒙上了一层阴影。

                  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我们才真正地感觉到游戏的可怕。

                  “我要去报警,我受不了了!”

                  有个同学受不了无形的压力,在课间的时候突然咆哮。

                  电话打到警察局,人家压根不信,只以为我们是在恶作剧,直接挂断了我们的电话。


                  回复
                  9楼2019-05-23 20:05
                    “各位同学,大家听我说,鉴于连续有两位同学离奇死去,我们接下来就尽量配合那个神秘人玩游戏吧。”

                    这时候,我站出来地对全班同学说道,试图稳住局势。

                    没人出声,大家默许了。

                    “我接到任务了。”没过多久,徐良举着手机对我们大叫,打破了班里的寂静。

                    “什么任务?”大家围了过去。

                    “摸一个班里女生的下体,必须贴着肉摸。”徐良的脸色十分难看。

                    “啊!”

                    听到这话,班里的女生全都尖叫了一声。

                    “我这个任务和之前的不同,有时间限制,我只有5分钟时间。”徐良补充说道。

                    “怎么会这样?”


                    回复
                    10楼2019-05-23 20:06
                      我拧着眉头,从徐良手上拿过手机,看“扬帆起航”发给他的消息。

                      很奇怪,明明徐良没有添加过他,但是好友列表里却有扬帆起航这个帐号。

                      贴肉摸下体,虽然“扬帆起航”说得委婉,但是大家都知道是要让徐良把手伸到女生的内裤里,去摸女生的下体。

                      “你真的要完成这个任务?”我深吸一口气,出声询问徐良。

                      “我没得选,”说完,徐良放下手机,转身看向班里的女生,“谁愿意让我贴肉摸下体,我给她1千块。”

                      女生们面面相觑,全都愣住了。

                      “帮帮我,我没有时间了,只剩下3分钟。”徐良哀求班里的女生,可是依旧没人答应他。


                      回复
                      11楼2019-05-23 20:09
                        “2千块,我他么贴1千,谁让徐良摸下体,就能得到2千块,妈的,屁大的事,有什么可墨迹的!”

                        语文课代表王伟掏出1千块拍在桌子上,他和徐良的关系很好,不能见死不救。

                        “徐良,王伟,你把我们当什么?鸡?”肖芸站出来冲着他们怒吼。

                        “对不起了,我没时间了。”

                        局势僵持之际,徐良的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继而猛地起身,大吼着冲到肖芸面前,拉开她的打底裤,把手伸进肖芸的内裤。

                        “你混账!”肖芸愣了片刻,然后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徐良脸上。

                        徐良的身体失去平衡,扑通一下就倒在了地上,脸色变得煞白。

                        “没摸到,我没摸到!”

                        徐良坐在地上,恐惧地尖叫,浑身都在颤抖。


                        回复
                        12楼2019-05-23 20:14
                          “求求你,肖芸,你给我摸一下,一下而已,我给你钱,给你1万,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求你给我摸一下!”

                          但是肖芸刚受到惊吓,哪里肯答应他,只把徐良当成变态了,其他女生也吓得跑出了教室,远远地隔着窗户看他。

                          “求求你们,我给你们磕头了,救救我,我没时间了!”

                          徐良“彭彭彭”地给班里女生磕头,把头都磕破了,都没人理他。

                          “哥几个,帮我按住肖芸!”

                          眼看磕头没用,徐良翻身站起来,对着王伟招呼了一声,然后就恶狠狠地向着肖芸冲去。

                          “啊!”

                          肖芸尖叫着带着剩下的几个女生跑出教室,然后从外面锁住了教室大门。

                          “不,不!”

                          徐良绝望地撞门,双眼布满血丝。


                          回复
                          13楼2019-05-23 20:15
                            “来不及了,只剩下最后20秒了。”我站在教室里,死死地盯着钟,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啊,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

                            徐良癫狂地大吼,然后整个人突然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口鼻里溢出了殷红粘稠的血液。

                            “嗬嗬。”

                            他在地上轻微挣扎着,嘴巴里冒出血沫。眼睛,鼻子,耳朵里冒出的血液却越来越多。。。


                            回复
                            14楼2019-05-23 20:15
                              教室里外乱成一团,所有人都惊恐地大叫,被徐良的样子吓得不轻。


                              没多久,徐良就死了,身下淌了一大滩血液。

                              和之前死去的体育委员和毛钰一样,徐良的双眼也是怒瞪着的,眼球充血,脸上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不甘。

                              “怎么会这样。”

                              我紧握着拳头,咬牙低喝。

                              加上徐良,我们班已经连续死了三个人,都是我的同学,天天一起生活也是有感情的,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

                              “***有多金贵,是金逼银逼还是钻石逼,他么的2千块摸一下都不给?又不是破你处,***矫情个屁!”

                              王伟狰狞地对着肖芸大吼。


                              回复
                              15楼2019-05-23 20:17
                                “别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过去拍拍王伟的肩膀。

                                “班长,你也是明白人,他么的2千块都能破肖芸的处了。她出去卖初夜也就2千块,让她给徐良摸一下逼都不给,就是她害死的徐良,草!”

                                王伟愤怒地大吼,浑身都在颤抖。

                                肖芸瘫倒在地上,捂着嘴巴崩溃地大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徐良死了,王伟作为徐良的朋友,难免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我没有说话,在想如果接到这个任务的是自己,那么我能完成吗?班级里有哪个女生愿意给我摸下体??说到底,还是徐良没钱,如果他有钱,砸个5万,我就不信没人愿意给徐良摸下体。

                                很快,一群老师冲进了教室,查看徐良的情况。

                                “扬帆起航,你给我听着,立马结束你的游戏和杀戮,否则我直接把你从群里踢出去,再把你从好友列表里删了,看你怎么继续游戏。”


                                回复
                                16楼2019-05-23 20:33
                                  看着血泊中的徐良,我愤怒地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对,把他从群里踢出去,他就没法作恶了。”

                                  同学们纷纷在群里发消息力挺我。

                                  几秒钟后,“扬帆起航”的消息出现在了微信群里:

                                  “如果你们踢了我,或者将我从好友列表中删掉的话,那么游戏将会提前结束,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我才不信你,我马上就把你给踢了。”我继续在群里发消息。

                                  我是班级群的群主,有权力踢人。

                                  “附加一点说明,玩游戏还有生还的可能,但要是踢了我,你们必死无疑。”

                                  发完这最后一条信息,“扬帆起航”就不再说话了,微信群顿时冷清下来。

                                  “怎么办,要不要踢了他?”

                                  同学们全都看向我,等待我做出决定。


                                  回复
                                  17楼2019-05-23 20:35
                                    “再看看吧,现在我们处在劣势,刚才我也只是吓唬他一下,不敢真的乱来,毕竟已经死了三位同学了,不能轻易激怒他。”

                                    我摇头放下了手机。

                                    这时候,警察局的刑警过来,封锁了现场,将我们班级剩下的53人全都隔离起来,对我们进行审讯。

                                    徐良死在班里,死因离奇,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犯罪嫌疑。

                                    “怎么办啊,陈亮。”王语嫣皱着眉头看我。

                                    “没事,等会警察问你的时候,你如实说就行,别害怕。”我拍拍她的手臂,跟着警察走出了教室。

                                    王语嫣长得很漂亮,鹅蛋脸,尖下巴,拥有挺拔的鼻子和圆润的额头,很班上很多男生的暗恋对象,我也不例外。


                                    回复
                                    18楼2019-05-23 20:35
                                      警察将教室作为一个简单的审讯室,让我们一个个进入教室,进行审问。

                                      “警察说一定会给我们查个水落石出!”

                                      接受过审讯的同学从教室里走出来,激动地对我们大叫。

                                      “太好了。”

                                      站在教室外等待审讯的同学脸色放松。

                                      听着同学们激动兴奋的呼喊,我却开心不起来,理智告诉我,这事没这么简单。

                                      很快,我被带进教室审讯,警察问了我一些关于徐良的事,做了一些记录,然后我把微信群的事告诉了警察。


                                      回复
                                      19楼2019-05-23 20:40
                                        警察让我出去等着,承诺说一定会让徐良的死水落石出,但闭口不提微信群的事。

                                        所有人都被审讯了一遍,嫌疑被排除,然后警察就离开学校了。

                                        下午,刑侦那边出结果了,说徐良是死于内脏器官急性衰竭,这是先天疾病,然后就这么结案了。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灰心了,本以为警察会查出事情真相,没想到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连警察都治不了那个扬帆起航,我们接下来能怎么办?难道要继续被他操控着做游戏?这样我们迟早会被玩死的。”

                                        沮丧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一句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一般人连续杀了3个人,一定会露出马脚,但是这个扬帆起航却丝毫没有露馅,你们觉得他是怎么做到的?”


                                        回复
                                        20楼2019-05-23 20:42
                                          我摩挲着下巴,沉吟着出声。

                                          “妈的,说不定那个扬帆起航还不是人呢,是鬼还不一定呢!”

                                          王伟赌气般地大叫。

                                          “有道理。”

                                          我眼睛一亮,突然想通了。

                                          是啊,也许那个扬帆起航是鬼。

                                          被王伟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发生在学校的一件事,当时一个班里的所有人都离奇死亡,消息被封锁并且镇压下去才没有具体地流传出来。

                                          因为事情发生的时间点太久远,而且消息被封锁了很多,所以我只知道这么点,并且还是听长辈说起的,据说当时也轰动了一时。

                                          “大家知道02年学校非典事件吗?”

                                          我转头看向王伟他们。

                                          “知道,据说当时我们学校死了很多人,有个班级更是全部死于非典,学校还因此停课了半学期。”

                                          王语嫣接过话锋说道。


                                          回复
                                          21楼2019-05-23 20:42
                                            “难道是死在学校的鬼魂回来复仇了?”

                                            数学课代表惊恐地大叫。

                                            不知不觉间,恐慌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

                                            我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没有再出声,独自陷入了沉思。

                                            那些人的死因是个谜,学校对外公布是死于非典,但是经历过非典病毒的人都知道,这个病毒没有短时间杀死全班学生的威力。

                                            而且单单只感染了那个班级的学生?这也太巧合了吧。

                                            “这个扬帆起航也许和那些死去的人有关,我有个远方亲戚是专门驱鬼跳大神的,我请他过来看看,说不定有用。”

                                            数学课代表孙文杰想到了主意。

                                            晚上的时候,他带着一个穿着麻布衣的瘦小老头进了教室。

                                            老头在教室里随意看了几眼,然后从布袋里抓出一把米粒撒在教室的各个角落。


                                            回复
                                            22楼2019-05-23 20:45
                                              然后,他取出一张烙印着丹红的黄纸烧了,两手掌心贴在地面上,对着教室的各个角落磕头。

                                              就在老头正对教室准备磕头时,他身体一颤,突然抬起头,混浊的双眼猛地瞪大,死死地盯着教室正中央,露出了震惊和恐惧的表情。

                                              “我跟他们没关系,不掺和这件事,放过我,我是无辜的,要杀就杀他们。”

                                              说完,老头对着教室正中央磕了几个响头,起身拔腿就走,任凭孙文杰怎么拉都拉不回来。

                                              “他怎么跑了?”我走到孙文杰身边,奇怪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听我爸说,我这个远房亲戚法力高深,不但能驱鬼,还能看到鬼,甚至是和鬼交流。”

                                              “看到鬼?和鬼交流?”

                                              听到这里,我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炸立了,脊背一阵冰凉,颤抖着身体转头看向教室的中央。

                                              在这个瞬间,我感觉有双无形的眼睛在跟我对视。


                                              回复
                                              23楼2019-05-23 20:45
                                                想看全文可以关注


                                                回复
                                                24楼2019-05-23 20:46
                                                  违心公众号:


                                                  回复
                                                  25楼2019-05-23 20:46
                                                    关键词回复:


                                                    回复
                                                    27楼2019-05-23 20:46
                                                      【生死游戏】


                                                      回复
                                                      28楼2019-05-23 20:46
                                                        那个老头子似乎在教室正中央看到什么,这才被吓跑。


                                                        一时间,班里的同学们都紧张害怕起来。

                                                        “他肯定是在教室里看到鬼了,所以才被吓跑的,孙文杰不是说了么,那个老头能看到鬼。”

                                                        英语课代表姚红惊恐地大叫。

                                                        本来死人就够可怕的了,现在驱鬼的老头被吓跑更是雪上加霜,使得我们更加恐惧了。

                                                        “这学我不上了,明天就转学!”

                                                        恐慌之下,有人大叫。

                                                        “对,有能力转学的就转学,转不了学的就暂时听课在家,反正不要来学校就对了,暂避风头。”


                                                        回复
                                                        29楼2019-05-23 20:51
                                                          王语嫣和孙文杰对视了一眼,仿佛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恐怕没那么简单。”我沉着脸没有放松警惕,觉得这事不是转学或者休学就能解决的。

                                                          “所有退避的人,都会死,只有完成任务才能活下去,一环环的任务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你们就自由了,在这之前,谁都不能躲避游戏。”

                                                          就在这时候,微信群里,“扬帆起航”发来了消息。

                                                          “草,那个扬帆起航可能是我们的熟人,他仿佛在暗中监视着我们,否则怎么知道我们此刻的计划?”

                                                          金辉愤怒地低喝。

                                                          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父亲是本市的二把手,有权有势有钱。

                                                          仗着他父亲的地位和金钱,金辉平时做过的恶事可不少,但是此刻却也只能无力地怒吼。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说话。


                                                          回复
                                                          30楼2019-05-23 20:58
                                                            傍晚时分,我去学校的图书馆翻阅2002年的一些老资料,试图从中找到当年死在学校的那群学生的真相。

                                                            “那些都是很久之前的报纸了,灰尘扬起来都能呛死你,有什么可看的?”

                                                            一位老头说话间,缓缓走了过来。

                                                            我和他随便聊了几句,得知他是这里的管理员,别人都叫他方伯。

                                                            “现在最受欢迎的图书是一些现代言情,你翻的这些旧报纸都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看过了。”

                                                            方伯感慨道。

                                                            “你知道学校02年非典事件吗?”

                                                            “非典?”他脸色剧变,“你问那个干什么。”

                                                            “能跟我说说吗?”

                                                            看他的反应,肯定知道当年的事。

                                                            “我知道你们班近几天接连死人的事,不瞒你说,我确实知道一点02年非典事件,当时那个死光人的教室就是你们现在的班级。”

                                                            方伯忌惮地回道。

                                                            “越来越可怕了。”我轻声呢喃着,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

                                                            “当年非典带走了全班人的性命后,那个教室就被封闭了,直到去年才重新开放作为教室。”

                                                            方伯继续说道。

                                                            “他们真的是死于非典吗?”我拧着眉头追问。

                                                            没想到方伯听到我这个问题之后,脸色剧变,顿时变得激动起来,随便糊弄了几句就以图书馆要闭馆为由,把我赶出了图书馆。

                                                            回到教室,我心神不宁,一是因为方伯对这件事的态度,前后变化太大了。二是因为方伯跟我透漏的一些信息很吓人。


                                                            回复
                                                            31楼2019-05-23 21:0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