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6,617贴子:6,841,610

【原创】青山之上,白云之巅(老版新白娘子传奇青白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
前世因今生果
前世姻今生缘
前世作恶今生偿还
如果没有她,想来岑碧青到死都还是那一个玩世不恭得“公子哥儿”
如果没有她,想来岑碧青永不能体会究竟何为至死不渝得爱情
如果没有她,岑碧青也不会爱得伤痕累累却仍无法割舍这份爱
如果没有她……岑碧青只会是岑碧青。
“姐姐,青儿真得很爱你……”

主角:白素贞 岑碧青
配角:许仙 黑白无常 骨幽 丹瑕
已有1W字存稿,可以放心入坑~
另,文笔一般,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4 00:41
    第一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一句话她岑碧青从来都不信,但当她死后魂归地府,被阎王一声令下,让她投身于蛇道时得那一刻,她信了。
    她前世入魔道后所做得恶事,终究是要自己来偿还。
    不过好在她生前也做过善事,也算是稍稍抵消了恶果,否则她怕是连蛇道也轮不上。
    当她投身于蛇道后,前世得记忆被尽数除去,只是她那前世顽劣的性子到这一世竟一点也没变。
    加上前世入了魔道,许是入魔太深,导致她投胎后那作恶的本性没有完全的改善。
    蛇的一生本来很短暂,只是或许是前世慧根未被彻底除尽,岑碧青凭借着仅剩的一丝慧根,在山中修炼起来。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
    当她修得八百年的功力后,她终于能够幻化成人性。
    当岑碧青能够幻化成人形的那一刻起,她便忍不住那顽劣的性子。
    她自知若是想混迹在人世,自然是男儿身会方便的多。所以当她出现在人世间时,她身着一身男装。
    还别说她一身男装倒也是一位英姿飒飒,俊郎的公子哥儿。
    一开始岑碧青幻化成人还有些不适应,但日子久了后却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
    她甚至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却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而还有一个疑虑在她心中存在许久,几乎是自她有些灵性,开始修炼不久后便存在了。
    那就是她的名字。
    岑碧青,几乎是没有多想她就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
    还有,对于这个名字她也有该死的熟悉感。
    只是这疑惑无从解答,好在岑碧青并没有太过纠结于这些,时间久了也就不太在意了。
    而通过这些日子在人间的混迹,岑碧青发现了银子的重要性。
    原来在人间做什么都离不开银子。而她身为一个有些道行的蛇妖而言,却被银子难住了。
    以至于她最近一直在许多有钱人家里来回穿梭,搜寻着银两。
    而就在她一次带着满袋银两回到前些日子找到的住所时,却发现里面有些异样的动静。
    屋子里有几股阴煞气,很浓重,岑碧青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出,屋子里有不速之客,且也是有些道行的。
    话虽如此,她岑碧青对自己的道行还是有些信心的,至少自保完全没有问题。
    “什么人,胆敢闯入小爷我的府邸!”
    岑碧青一声厉喝,闪身于屋子里。
    当看见眼前站着的是五只小鬼后,岑碧青原本有些戒备的心放松了下来。
    不过是五方鬼而已,她岑碧青并不放在眼里。
    “哼,你们几个小鬼,到这里来做什么。”
    岑碧青轻哼一声,语气中略带轻蔑。
    “这地方不错,我们哥儿几个喜欢。”
    听岑碧青的话,其中一个红衣小鬼很是猖狂的回答,那一副也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态度,加上其余四个小鬼在旁附和的起哄,完全惹怒了岑碧青。
    别的不说,就岑碧青这个性子,本就已经有些手痒痒,
    随时都准备动起手来。现在又听这红衣鬼这么说,也不多言,抬手狠狠虚挥一下,下一刻就见红衣鬼被一巴掌拍飞在地。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五鬼都愣住了。不过只一瞬,五鬼回过神,一同扑向了岑碧青。
    只一瞬之间,五个影子闪身至岑碧青眼前,看样子是要一起动手,这倒也正合她意。
    岑碧青微微敛神,并未慌乱。
    她先是侧跨一步,再是半转身,一抬手劈向离她最近的那一个身影。
    动作顺畅利落,看似很悠闲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有些缓慢的动作,其实手起手落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那紫色身影脚步一个踉跄,被打退数步,最终跌跪在地。
    只这么一招,且并没有用到法术,修为法术,就已经能够高下立判。
    这一点岑碧青清楚,相信那五鬼更清楚。
    不过岑碧青并没有就此罢休,下一刻就见她又是一个转身,前踏一步,一掌打在红衣鬼胸口。
    红衣鬼瞬间被击飞了出去。
    连续两下打倒其中两鬼,岑碧青突感无趣。不过就在她准备收回伸出准备击向另一只鬼的手之时,忽然间一个念头闪过。
    接着身随意动,岑碧青手一抓,扼住了红衣鬼的脖颈。
    岑碧青后退一步,与其余几鬼拉开了段距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4 00:42
      第二章
      “你们道行太浅,做我对手太无趣。给你们个机会,做我的手下,我就饶了你们,如何?”
      话音刚落,就见其余四鬼有要冲上来的意图,但似乎忌惮于岑碧青的道行以及她此刻正狠狠扼住红衣鬼的脖颈,最终他们并没有冲上前。
      其实在刚刚短暂的过招之间,岑碧青已经看出了,这红衣鬼便是他们五鬼的头目。正所谓擒贼
      先擒王,她以这红衣鬼的性命来想要挟,定然是有效的。
      况且游魂野鬼修炼不易,相信他们不会傻到宁可被打的魂飞魄散也不屈服。
      加上他们五鬼属于游荡在人间的孤魂野鬼,黑白无常定会捉拿他们。
      而他们本身道行太低,根本不是黑白无常对手,若是不走运撞见了黑白无常也只能是被勾魂拘押回地府的结果。
      顿了顿,不等回答,岑碧青又补充道:“若是应了做我的手下,我可以保你们不被黑白无常拘魂,如何?”
      虽说她也没有对过黑白无常,但她就是有自信能够敌得过他们。
      只不过两个小仙而已,她不看在眼里。
      果然不出所料,其余四鬼面面相觑了片刻后最终点头应下。而被岑碧青扼喉的红衣鬼也很老实的没有挣扎。
      看来他们也不是太傻,还懂得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好,既然你们答应了,那便不许私自离开或做些我不允许的事,否则!这五方驱鬼诀……”
      岑碧青刻意拖长音节,并不将话说的太明,但她知道,这五方鬼定能知晓她的话外音。
      五方驱鬼诀并不是一个很易掌握的口诀,甚至可以说能够清楚记得五方驱鬼诀的人,寥寥无几,可她岑碧青就是会,那口诀似乎就在记忆最浅处,几乎不用多去回忆便可将口诀想起的清清楚楚。
      “是,我们知道了。”
      五鬼的回答,语气听起来有些沮丧,也许是有不服气的,但岑碧青倒也不在意,反而颇为满意的点头。
      “我叫岑青,你们以后叫我大哥就是。”
      岑碧青本没有打算告诉他们她原本的姓名,想想却还是勉强说了个名字出来。
      将岑碧青中的碧字省去,岑青?却也像是男人的名字。
      “大哥”
      五鬼冲着岑碧青抱拳,一声大哥,让岑碧青听得心情大好。
      “哈哈哈,好。”
      岑碧青大笑几声,对于自己能够驱使五鬼,洋洋得意。
      说来这五鬼倒也真的很听她的话,听她指使随着她东跑西藏,还随她一同去盗库银。
      不过这五鬼终究性子顽劣,比起岑碧青有过之而无不及,总是喜好去捉弄凡人。
      平时倒也罢了,可这次他们在盗库银前还捉弄打更的两人,让岑碧青很是无奈。
      “住手!”
      岑碧青看着在玩弄两人帽子的五鬼,呵斥一声走上前。
      “大哥”
      几人见是岑碧青,忙收起了玩笑意味,有些恭敬的称呼一声大哥。
      “我带你们出来是干活儿的,不是闹着玩的。快把帽子还给人家。”
      岑碧青看了几眼打更的人,一副命令语气,五鬼只得悻悻的将帽子扔还给两人。
      随后跟着岑碧青进入了银库。
      岑碧青本以为这次盗库银会和以往一样顺利,只是当她看着五鬼在那拿着银子抛来抛去,不免的有些担心,小声吩咐着让他们小心点。
      只是话音刚落,下一刻一锭银子掉在地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
      岑碧青秀眉轻蹙,冲着五鬼摆摆手:“快走。”
      五鬼闻言离开了银库,只是岑碧青却站在原地不曾动过一步。
      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很快,这阵脚步声随着门被推开的声音,最终断在她身后。
      “终于被我逮到了吧。”
      闻言,岑碧青转过身去,瞧见一身捕快装的男子,轻笑了声:
      “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岑碧青本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此刻她与几个捕快打斗着,多过了几招后,心生玩意,将他们一群人领到了自己所住的府邸之中。
      一看到那几人见到岑碧青的真身后那目瞪口呆的模样,尤其是那捕快的头头都被吓得晕了过去,岑碧青心中很是得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4 00:43
        第三章
        这件事只算是个插曲,让岑碧青起了玩心而已,很快的也就忘记了。
        有了银两的岑碧青开始肆意挥霍起来。
        只要是她感兴趣的,哪怕只是一根发簪,不用多考虑一锭银子就递了出去。也不去想这锭银子究竟可以买多少根发簪。
        这一日,岑碧青在集市上逛了许久,直到乏味了才回到府邸。
        只是这一次,又有不速之客。
        不过比起五鬼,这一次倒也算不得不速之客。
        岑碧青站在庭院里,看着眼前这个身着一袭白衣的女人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带着玩意的笑,微微眯了眯眼,随即大笑道:
        “哈哈哈,你这小娘子好大的胆子,竟敢潜入本王的府第,你是干什么的?”
        那白衣女子显然没料到在这样一个残败的府邸中还会有人烟。
        在听见岑碧青问话后,白衣女子转过身来。
        当看见白衣女子的面容后,岑碧青愣住了。
        她从未见过如此貌美的女人。且别说是这些日子在人界未看到,就之前她在山中修炼的时候,也未曾见过有道行的妖可以幻化出如此美丽的样貌。
        岑碧青本对自己的样貌很是满意,甚至以为自己会是世间最美的女子,但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与她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她太美了,美得攝人心魄却又圣洁无暇。
        “我,我本来是想借居在这里,没想到这里会有人。你……你是人吗?”
        女子有些试探的询问却让岑碧青又起了玩心。
        岑碧青飞身至女子面前,当如此近距离的看见女子面容时,她又是一怔。
        但这一次却很快回过神来。
        岑碧青放粗了嗓子道:“我不是人,我是神仙。”
        只一句话,下一瞬岑碧青一个闪身,来到了女子身后。
        “小娘子,你见过神仙没有?”
        尽在咫尺的精制面容让岑碧青忍不住抬起手来。只是她的手还未触及女子面容便被女子一手挡开。
        “我看你才不像个神仙,倒像个色鬼。”
        女子神色一凛,只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与岑碧青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见此岑碧青心里清楚,又是一个有些道行的,不过却不清楚是人是妖。只是不论是人是妖,她岑碧青都不会怕上一份。
        “好,你来得正好,我就是王爷,你来当我的王妃。”
        岑碧青几步走上前,一伸手,握住了女子的手,拉着她就准备往屋里走去。只是当她手刚放在女子手上那一刻,却又被女子挣脱开。
        女子几个动作与岑碧青打斗起来,只是在打斗中,女子一个转身,却又跳开几步。
        “休得无礼,否则不要怪我给你难堪。”
        女子似乎是被惹怒了,她此刻怒目而视的看着岑碧青,语气有些警告的意味,然而岑碧青却并不放在眼里。
        “真的吗?我不信。”
        岑碧青轻笑一声,又一个翻身,来到女子身后,挡住了离开的路。
        “你到底想怎么样?”
        女子见状颇有些无奈,轻叹口气。
        “想你做我的妃子啊。”
        岑碧青轻耸肩,一摊手,一副无赖模样,也确实很让人反感。
        不过这却也正是岑碧青想要的效果。这女人若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倒是无趣了。
        “做你妃子?可以。我给你三次机会,你若降得住我,我便依你。”
        女子的话正合岑碧青的意。她喜好打斗却也喜好美色,虽说她并不是男子,但,男女美色她都要得。
        “好极了,看招!”
        话音刚落,岑碧青便一掌打向女子。
        本来她以为凭自己的身手即便不用法术,却也足够对付眼前这个女人,却没想到,只过了几招她便占了下风,被女子一掌打在胸口,踉跄的后退几步。
        女子借机离开了府邸。
        “想走?”
        岑碧青忙追了上去。被打一掌,若是就这么让她离开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方才是她太过轻敌所以才被女子看出了破绽。
        岑碧青追在女子身后,很快,女子在庭院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4 00:44
          悄默默的自己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4 09:46
            加油,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4 10:13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4 10:20
                加油(ง •̀_•́)ง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4 12:01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4 15:0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4 15:09
                      来了来了+——是十雨太太啊!我来催更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9-05-24 15:2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4 18:25
                          好看o(≧v≦)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4 18:40
                            第四章
                            “请吧。”
                            “你刚才说过要给我三次机会的。”
                            岑碧青这一次再也没有掉以轻心,站在女子面前,调动体内法力。
                            感受到体内窜动的法力,岑碧青轻施力,朱唇微张,口中喷出火来。
                            这是她所会的招数里最强的,她要一击制胜。
                            火焰喷发而出,形成一条火龙,将女子围住。就见女子周身燃着火焰,却无法伤到女子一分一毫。
                            见此,岑碧青不由得加大法力,火焰燃的更旺几分,只是见女子仍从容不迫的站着,别说是露出痛苦神色,就连微微蹙眉都不曾有,甚至嘴角还噙着笑。
                            这让岑碧青备受打击,岑碧青再次加大法力,此时的火焰已然将女子完全包围,几乎密的瞧不见人,只能隐约看到女子的面容。
                            可即便如此,火已经燃到极点,女子仍旧是那般模样。
                            女子见岑碧青使不出别样招数,双手轻轻一挥,火焰像是有灵性般自她周身缓缓散开,最终回到岑碧青口中。
                            这种情形岑碧青此前从未遇到过。之前所遇到的别说是能够抵挡她的火焰,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让她使出这一招。
                            现在这女人不仅仅能抵的住她的火焰,甚至可以将火焰打回她体内,而期间所用的招数,不过只是挥手而已?
                            “你还有两次机会。”
                            女子得意的笑笑。这笑容中虽有得意却不带嘲讽,只是在岑碧青看来却于嘲讽无二。
                            她从未有过这般的羞辱,这绝对是不能忍受的。
                            “你别高兴得太早!”
                            岑碧青神色一变,语气是以往所不曾有过的气不过。
                            既然连火龙对她都造不成伤害,那唯有……
                            岑碧青在心中偷笑,虽说火龙奈何不了她,但她若是恢复原形,一口便能将她咬住。
                            只要将她打伤那便是她赢了,才不理这女子是否会因此中毒。
                            此刻的岑碧青,想的只是赢,她想赢,仅此而已。
                            当岑碧青隐身在树林里,现出原形被女子看到时,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神色,但很快却又露出了笑意。
                            这让岑碧青很是不解,不过下一刻她说的话让岑碧青明白了她为何会笑。
                            “我当是什么妖怪呢,原来是同类。”
                            “原来你也是”
                            岑碧青幻化成人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女人,却怎么也无法将她与蛇联系在一起。
                            她身上没有妖气,这是最奇怪的事。
                            “你才只有几年的道行,竟敢如此猖狂,我今天要是不除了你,日后你一定闯祸。”
                            随着话音落,女子手结剑指,一道光直逼岑碧青面门而去。
                            岑碧青不敢轻敌,当下立刻闪身躲避,双脚轻点便跳到了树上,紧接着再一个接力,岑碧青一脚朝着女子踢去。
                            既然女子说要除了她,那么为了自保,还是找机会逃来的紧要。
                            只是岑碧青怎么也没想到,下一刻女子竟然招来了雄黄剑。
                            她明明也是蛇妖,却能够手握雄黄剑,丝毫没有无惧神色,这大大出乎了岑碧青的意料。
                            能够使用雄黄剑的蛇妖,修为以及来历定然都不简单。
                            当岑碧青被女子一掌打倒在地,被雄黄剑指着脖颈之时,她害怕了。
                            是的,她怕死,或者是说,有谁不怕死?她似乎能够体会到之前白福被她扼喉时,他的恐惧。
                            “姑娘手下留情啊,我知错了。”
                            岑碧青右手轻抵着剑刃,放软了语气求饶。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记住了,以后不准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去吧。”
                            见岑碧青求饶,女子收起了雄黄剑,竟真的绕她一命。
                            说实在的,倘若今日身份对调,是女子向她求饶,她估计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可现如今女子如此大度,且要她日后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言语间都有着嘱咐意味,此人,不,此妖当真不简单。
                            “多谢姑娘饶命之恩。”
                            岑碧青连忙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女子微微拱手。
                            女子只轻点头以示回应,并未有过多反应,这又再一次的给岑碧青对女子多一层的认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24 20:0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25 11:59
                                啊啊啊啊啊,高举青白大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5 17:43
                                  第五章
                                  当岑碧青收回思绪朝女子看去时,女子自顾的朝前走着,完全没有再理会岑碧青的意思。反而是岑碧青自己,几个快步跟上女子的脚步,轻唤了声:“姑娘”
                                  “嗯?”
                                  见岑碧青在身后唤她,女子回应了一声,就听岑碧青接着道:
                                  “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啊?”
                                  其实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想清楚了去路。她决定要跟着眼前这位貌若天仙的女子。她有如此高的修为,心地又如此善良,再加上她虽为蛇妖却可以使用属于仙家的雄黄宝剑,所以岑碧青可以断定这位女子身份绝对不简单。
                                  若是可以跟着她修行,将来定然获益良多。
                                  “你我均属异类,不必客气了。”
                                  “若是姑娘你不嫌弃,我愿以终身侍奉姑娘,做一个忠心不二的丫鬟。”
                                  女子并不求回报这又再一次出乎岑碧青意料。难道这世间上真的有如此大度不计前嫌的女子吗?可是女子并不求回报,岑碧青却决定了,不论女子说什么她都要留在女子身边。
                                  “丫鬟?这……”
                                  女子闻言觉得惊讶又好笑,抬手比了比岑碧青的装饰。
                                  岑碧青一看便知女子话外意思,轻笑一声。
                                  “姑娘,你不相信啊?我本来也是和你一样的,不过……为了戏弄你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不信你看。”
                                  随着岑碧青一个转身,她身上的男装瞬间变回了女儿装。
                                  一身青色裙袍,腰上腰带紧系,将岑碧青的腰身完美的显现出来。
                                  “小青拜见姐姐。”
                                  岑碧青微微欠身,朝着女子盈盈一拜。
                                  恢复了女儿身的岑碧青略感不自在却又有久违的怀念。
                                  “太好了。”
                                  女子看见岑碧青女儿装束瞬间喜笑颜开,忙走上前扶起岑碧青。
                                  “快起来,小青妹妹。我叫白素贞,以后我们两个就姐妹相称好了。”
                                  白素贞展露的笑颜岑碧青看在眼里。只一个笑容,让岑碧青再一次感慨她的美貌,当真无人能及。
                                  “不可以,要主仆相称,姐姐你的活命之恩,我小青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虽说可以姐妹相称岑碧青是很高兴的,但又一想她岑碧青之前曾傲视一方,谁都不放在眼里,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这种猖狂,今天老天爷才会派下一个道行比她高却又如此善良仁慈的同类来教训她。
                                  白素贞能够饶她一命却也不求回报,怎么说也不该只是以姐妹相称。
                                  如果换作是以前,岑碧青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甘心成为一个人,不,一个妖的仆人。
                                  “随你好了。”
                                  白素贞听岑碧青这么说,倒也不再坚持,淡淡一笑,随她去了。
                                  岑碧青见白素贞同意了,当下开心的拉住了白素贞的手,连声说了几句谢谢姐姐。这倒是让白素贞有些哭笑不得。
                                  答应以主仆相称,为何她还会这么高兴?
                                  这个疑虑若是问出口,岑碧青也只会告诉你,她也不清楚,只是觉得内心欣喜罢了。
                                  而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也没有再被白素贞甩开手。
                                  当岑碧青拉着白素贞回到原本她居住的那个府邸后,看看如此破败的地方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白素贞,怎么看都觉得白素贞不太适合住在这样脏乱的地方。
                                  相信人谁看都会觉得她是一个住在豪华府邸的千金大小姐。
                                  其实这里是可以用法术来改变的。那就是所谓的幻术,虽然一切本质不会变,但至少视觉上会好很多。
                                  只可惜她道行不够,让她幻化一两个小物件也就罢了,若是想把整个府邸幻化的焕然一新,她岑碧青是做不到的。
                                  这么想来,岑碧青轻叹口气,道:
                                  “对不起,姐姐。都是我道行不够,做不到将这个地方幻化。”
                                  白素贞见岑碧青这么自责,有些心疼,轻拍了下她的肩,摇摇头道:
                                  “若是想将整个府邸幻化本就不是一件易事,这又不能怪你,你不必自责,我有办法。”
                                  说罢,白素贞抬手一挥,随着她这一挥手,眼前的景象开始发生了变化。全部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变成了另一个模样。不多时,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豪派大气的府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5 22:29
                                    好像没有人的样子,那我就自己看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25 22:53
                                      哈哈哈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6 07:56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26 09:47
                                          有有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6 12:56
                                            第六章
                                            白素贞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岑碧青再次愣住了。
                                            这不是幻术,这绝对不是幻术。倘若只是幻术,那只能变幻其外观,但实则其本质是不变的。到现在她眼前的,外观与本质分明是一样的!
                                            白素贞这么轻松就办到了她岑碧青完全办不到的事,她究竟拥有是何等高深的道行?
                                            而拥有如此高深的道行为何不是求升仙界,反而要在红尘中厮混呢?
                                            岑碧青是这么想的,却也这么问了。
                                            “我是……哎……尘缘未了。”
                                            “尘缘未了?什么尘缘哪?”
                                            不知怎么,一听见尘缘未了四个字,岑碧青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情。
                                            岑碧青一句问话似乎是勾起了白素贞对往事的回忆,就见她稍稍思索片刻后道:
                                            “记得在一千七百年前,有一天我险遭杀身之祸。,幸好有一位牧童他救了我。我不能忘恩负义不报答人家啊。”
                                            白素贞这么说,岑碧青明白了,她口中的尘缘指的是救命之恩。
                                            而她说一千七百年前,也就是说她之前已经有一千七百年前的道行。
                                            所以难怪她能这么轻易地将府邸变得焕然一新,难怪她不怕雄黄剑反而可以使用雄黄剑,难怪她在面对岑碧青时可以那么有自信。
                                            修炼了一千七百年,已然是可以飞升了境界了。
                                            “我知道了,就像姐姐你饶了我的性命一样,我是不能不报答你的,对不对。”
                                            “太委屈你了。”
                                            白素贞对于岑碧青留在自己身边服侍她这一点觉得很是抱歉。
                                            岑碧青已经知错悔改,她也就并未打算再除了她
                                            她明明可以离开继续独自一人生活,但最终她决定留在自己身边伺候自己,只因她饶了她性命。
                                            “哪里的话,那是我心甘情愿的啊。”
                                            岑碧青根本没想到白素贞会这么说。感动至于对白素贞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只是念头一转,想到已经过去了一千七百年,想要找到当初救她的那个牧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姐姐,这一千七百多年。可能那位牧童已经转世二十多回了。茫茫人海,姐姐你要到哪里去找他?”
                                            白素贞闻言轻笑:“观音菩萨曾经点化我。她说:有缘千里来相会,需往西湖高处寻。”
                                            “有缘千里来相会?那姐姐你说,我们能够相遇这也是缘分哦!”
                                            岑碧青一想到能够认识白素贞这是种缘分,那一股欣喜劲儿就又出来了。
                                            “你说是就是咯。”
                                            白素贞见岑碧青这开心模样,不知觉间似乎也被影响,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微笑。
                                            “不,这不是我说,这一定是天意。有观音大士指点,所以姐姐你才来到了杭州来寻找你的恩人。一定是观音大士觉得姐姐你一人在杭州寻恩人太过孤独,才安排了我陪在姐姐身边。”
                                            岑碧青说的头头是道,白素贞险些就信了她的说法。不过凡尘俗事众多,观音大士又怎会顾及到这一点。
                                            “姐姐,从明天开始,我们每天到西湖,去游山玩水,找你的恩人。”
                                            “好。”白素贞笑着点头
                                            “等这个恩人出现之后,我报了恩,就跟你飞离人间,一心想道,绝不恋战红尘。”
                                            白素贞的话让岑碧青陷入沉思。绝不恋战红尘?
                                            在人间的这些日子以来,她见过不少痴男怨女,知道情并非是说舍下就能舍下的。
                                            若是她爱上了那一个要报恩的小牧童,又该如何是好?
                                            想至此,岑碧青轻叹口气,道:“恐怕到时候由不得你了。”
                                            岑碧青在担忧什么白素贞自然也清楚。
                                            情?她自信自己不会陷入这凡人才会有的情。她此次寻找恩人只为报恩,待恩情报完后离开人世间,又有什么情可言。
                                            “我自有定力,我不会被人间的七情六欲所牵引的。”
                                            白素贞说得信誓旦旦,也减轻了些岑碧青的忧虑。只不过……
                                            “可是姐姐,你又凭什么断定他是你的恩人呢?”
                                            “我自有法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白素贞话不说明,不告诉岑碧青她有什么法子倒是让岑碧青更为好奇了。
                                            不过很快岑碧青想明白了,白素贞现在已近飞升之境,自然有推算能力,想要算出一个人的前世也不是什么难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26 15:16
                                              第七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须往西湖高处寻……高处……”
                                              这一日一早,岑碧青便和白素贞一同来到了西湖。
                                              一想起观音大士给的这句提示,岑碧青百思不得其解,嘴里一直念叨的高处寻三个字。
                                              忽的视线被前方一棵树上的男***引了过去。
                                              高处……高?他在树上,岂不是高?
                                              一想到他可能是白素贞的恩人,高兴地险些蹦了起来。
                                              “姐姐,你看,那不是有个高人吗!”
                                              白素贞听见岑碧青这么说,也将视线放在了那人的身上。
                                              见他高高在上,忽也觉得他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恩人,白素贞面露喜色,笑道:“让我算算看。”
                                              话音落,白素贞开始闭眼推算起来,待片刻后却又面带失望神色的睁开眼。
                                              “不对,他以前是个读书人。”
                                              “不是他哦?”
                                              听白素贞说不是他,岑碧青也顿感失望,丧气的垂下头。
                                              “我找的是个放牛的。”
                                              “那好,我们再找吧。可不容易找哦。”
                                              岑碧青本以为的恩人不是恩人,这让她很是失望。嘟着嘴嘟囔着,心里还有些埋怨观音大士给的提示太过含糊。
                                              这寻找恩人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岑碧青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在接连又找了几个她认为是恩人的人,却全被否认后,岑碧青已经有些失去了耐心。
                                              “我看着观音菩萨一定是老糊涂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说这两句不明不白的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须往西湖高处寻。哎,我们寻了多久了?寻来寻去,这西湖哪里有什么高人,根本是整人嘛。”
                                              原本只是在心里的埋怨这一次岑碧青却忍不住说了出来。
                                              “小青,不可胡言乱语。”
                                              白素贞责怪的念了句,岑碧青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说观音大士,忙闭嘴不言。
                                              “哎,姐姐,我看哪,今天估计是找不到了,不如我们今天休息休息,明天再来找恩人,好不好?我们找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好好欣赏欣赏这西湖的景色呢。”
                                              岑碧青到底还是那个性子,看着来来去去的人,都是来这里游玩的,只有她们两个是来找恩人的,都没有好好的欣赏景色。
                                              白素贞见岑碧青那双眸子盯着她看,目光中有着期盼却又有祈求的意味,叫白素贞实在无法不答应。
                                              “你啊。”
                                              白素贞无奈笑笑,最终点头同意。
                                              “反正恩人肯定就在这附近,又不会跑掉的,慢慢来不急嘛。”
                                              岑碧青开心的挽着白素贞的胳膊,话语有撒娇意味,这真的是岑碧青以前从未有过的语气。
                                              白素贞暂时放下了找恩人的事,陪着岑碧青在这西湖游玩了起来。
                                              看着岑碧青东瞧瞧西看看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一个这样有活力的妹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今天若是只有她一人的话,不知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没有人和她说说笑笑,没有人拉着她的臂膀唤她姐姐,没有人和她一起在这西湖游玩。
                                              就在白素贞和岑碧青边走边瞧这美丽风景之时,岑碧青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息,这股气息不是妖气,不是煞气,但究竟是何气息,她也说不准。
                                              岑碧青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这股气息很淡,几乎不可察觉。而且她有用余光看向白素贞,并未从白素贞面容上看出什么端倪,白素贞似乎是没有察觉到那股气息一样,她若是察觉到了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岑碧青不解的摇摇头。
                                              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还是被白素贞察觉。
                                              “青儿,你摇头做什么?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姐姐,我……”
                                              岑碧青思忖片刻,决定把刚刚的感觉告知白素贞。她本是不打算说的,但现在白素贞问起,又加上她刚刚又再一次的感觉到了那股气息。
                                              那股气息虽不知是什么,但岑碧青却可以感觉出那气息不善。
                                              “青儿,你是说你感觉到一股不善的气息?”
                                              白素贞有些惊讶。她刚刚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善的气息,可是看岑碧青严肃认真的面孔,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当下凝神聚气,试图从四周察觉出什么一样的气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26 15:18
                                                要留青白在人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6 18:22
                                                  楼主加油
                                                  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5-27 12:53
                                                    好看,已收藏,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7 22:32
                                                      第八章
                                                      片刻后,她却是察觉一股不善气息,但是这气息很弱,连她这样拥有两千四百年高道行的都不易察觉,以岑碧青几百年的道行,理应根本感受不到的。
                                                      白素贞对此虽然有些疑惑,但当下并没有太过在意。
                                                      “拥有此气息之人怕不是善类。青儿,我们去看看。”
                                                      说罢白素贞就朝着气息所在的方向走去。岑碧青本想劝她不要去理,毕竟来者不善。但转念一想,以白素贞此刻的修为,即便那人不是善类,白素贞也绝对敌得过。
                                                      再者而言还有她岑碧青呢!就算她的功力比起白素贞差得远了,但多少还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岑碧青跟着白素贞的脚步,没走多远白素贞便停了下来,手指轻动,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不过多时,白素贞睁开眼,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女子,是她。
                                                      岑碧青顺着白素贞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女子的侧影。
                                                      这个女人此刻面对湖泊,像是在欣赏湖泊景色,只是当岑碧青将视线投放于她面容之上时发现,她这面孔有些熟悉,只是想不起来究竟像谁,为何熟悉。
                                                      虽然只是侧面,却也能看出,这女子也有一副好容颜。不过容貌虽美,一想起那让人不适的气息,岑碧青不由得又警惕几分。
                                                      而岑碧青又看了看身侧的白素贞。
                                                      她的表情也没有很轻松,看样子这个女子不好对付,或者是连白素贞也没有推算出她究竟是何身份。
                                                      “姐姐,我先去探探口风,你在这里等一下。”
                                                      白素贞还未说什么,岑碧青反倒主动请缨。
                                                      其实在未弄清楚对方来历以及身份前,最忌轻举妄动。
                                                      而经过昨日与白素贞一事后,岑碧青再也不会轻敌,更别提轻举妄动。
                                                      只是岑碧青刚走出一步,手却被白素贞拉住。
                                                      回过头去,白素贞轻摇头。
                                                      白素贞方才的推算虽然能够算出这气息出自何人,却怎么也无法算出她的身份。
                                                      一般来说,若是她想,算出一个人的身份不是难事,除非那人道行高深,已经到了她无法推算的地步。这并不是说那人道行一定高过她,但之前不会与她相差过大。
                                                      所以她才会在岑碧青准备走上前的时候拦住她。
                                                      这个地方较为偏僻,四周并没有人,若是女子趁岑碧青上前的时候动起手来,岑碧青绝不会是对手。
                                                      “终于来了吗?”
                                                      女子幽幽的开口,声音清冷,听不出情绪。
                                                      只是当她缓缓转过身来,岑碧青看清她的面貌时,惊讶的无以复加。这女子…竟然和她一模一样!
                                                      难怪她会有熟悉感,自己的面孔,怎么能不熟悉!
                                                      别说是岑碧青自己很是震惊,就连白素贞都感到意外。
                                                      这世上面有相似的人很多,倘若只是长得相像也就罢了,可若是一模一样就很匪夷所思。
                                                      但若是说自身的气质与神韵,眼前这个女子更多的是孤傲与冷漠,而岑碧青则是娇俏与灵气。
                                                      很难想象,有些完全一样面孔的两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也许是太过震惊,岑碧青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熟悉感,又是该死的熟悉感,这不仅仅是对她面孔的熟悉感,甚至于她这个人,岑碧青都有熟悉感。以至于她原本的戒备也在看见女子面容的那一刻,完全消散。
                                                      “你可曾记得我,岑碧青。”
                                                      女子的一句话,让岑碧青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感到有些恐慌。
                                                      她怎么会知道她的这个名字!她还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哪怕是身边这个她愿认做主子的白素贞。
                                                      “你,你是……”
                                                      “岑碧青,你可记得骨幽?”
                                                      女子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却又丢回给她一个名字。
                                                      骨幽?
                                                      岑碧青微微蹙眉,这个名字她确信她之前不曾听过,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名字她……熟悉。
                                                      “小青!”
                                                      白素贞见岑碧青这个模样有些担忧,眉头紧蹙,但对于此刻的情形她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眼前这个女人知道小青的全名。而她白素贞,却只知道她名为小青。
                                                      因此而言,小青理应是认识女子的,但从她的问话听来,她似乎并不认识女子,那女子又是如何得知她的姓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28 00:08
                                                        @牧晨曦12138 @山间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28 00: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8 00:26
                                                            给你花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28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