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吧 关注:477,235贴子:4,485,926

【步步惊心】润物无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所有的古装剧里,这是我心中永远也无法被超越的一部。时隔七年,陪室友再重温,还是惋惜于四爷和若曦的感情。我室友央求我给这部剧写个续,我考虑了好久,正好最近有时间,决定给四爷和若曦的感情一个美好的结果,也给自己一直以来的执念一个交代。
这篇文是双重生,文章比较平淡,基本没有虐点,不会有那种爱的死去活来的感觉。人物会尽量贴近原著,可能有时候会崩坏。文会引用原文的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4 20:51
    「第一章」释然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水开了,北斋低下头,用开水烫洗了茶具,舀一小勺茶叶放在茶壶里,茶碎在下面,整颗完整的茶叶平铺在上,注入开水,空气中立刻腾起丝丝茶香,“所以,这就是你的心魔?”
    张晓,又或者说也是马尔泰若曦,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女子泡茶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心中赞叹。她曾是御前奉茶的女官,自然看得出门道。
    “太平猴魁。”她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神色晦暗不明,目光带着些许的茫然,“我究竟是谁?是张晓,还是马尔泰若曦?又或者谁都不是?”
    “你既是张晓又是马尔泰若曦。”北斋往往茶壶里添了水,抬起头来,“就如你所说,你同时拥有张晓和马尔泰若曦的记忆,那么她们就是你的一部分,你哪个也不能摈弃。”
    “那你是绿芜吗?”张晓问出了自己的疑问。面前的女子一身微雨青绿的旗袍,黑发用一支碧绿的玉簪随意绾起,垂下的流苏轻轻一晃,折射出绚丽的光芒,为这出尘脱俗的美人平添了几丝明媚,而那熟悉的容颜亦如当年一般清秀温婉。真的太像了,连那身气质都如出一辙。非要说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眼神了。同样清澈的目光,绿芜的眸子中还是带着女子的柔弱,而北斋的眸子却很沉,深如古井,又带着一丝坚韧,让人看不懂也猜不透。
    “我不知道。”北斋摇了摇头,“你有马尔泰若曦的记忆而我没有绿芜的记忆。”
    张晓有些失望,本想着在这茫茫人海会遇到一个跟自己同类的人。
    “尝尝吧。”北斋转身从架子上拿下一盘糕点摆开。
    “芙蓉糕!”张晓有些惊喜,拿起一个咬开,轻蹙眉头,低头一看,里面别有洞天,“玉蔻糕?”
    “你的心魔是因为你放不下,所求的太多。但其实很多事情真实的样子却不是你看到的。你只看到了你该看到的部分。”
    北斋语调平缓,声线冷淡,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的魔力,引导这人向更深处探索。她取下头上的发簪挑了挑焚香炉内的熏香。张晓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在缭绕的烟雾中,她仿佛看到了她自己刚走完的一生,也可以说是马尔泰若曦的一生。她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一个与她记忆中不同的一生。
    八阿哥的算计,玉檀的暗示,她看着自己一步步从幕后走到台前,一步步卷入那场血雨腥风的九龙夺嫡之中。原来一直以来是她自己太过愚蠢,太过贪心,她总是侥幸的想得到别人的几分真心,有人想将她从麻烦中抽离,而她自己又一步一步走回了麻烦的中心。她曾问过敏敏格格,难道性格中的刚烈是用来对付自己阿玛的吗?她又何尝不是,仗着自己已得到的,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那迷雾中的人生像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划过,她有着上帝视角,却不能插手,也许天道就如此吧。划到最后,眼角一滴泪落下,只剩下释然。
    张晓睁开眼睛揉了揉脑袋,打量四周,是间古色古香的茶馆。脑海里闪过几个破碎的片段,她才想起她是在酒吧喝酒,结果与老板颇为投缘,就被老板邀到后面的茶馆畅谈。她一时分不清刚才是梦境还是现在是梦境,直到耳边想起一个清澈的声音:“醒了?”
    北斋把一杯茶递给她:“喝一口,sherry调的酒后劲儿比较大。”
    张晓接过醒酒茶喝了一口,问道:“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北斋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投到别处,“一个下午而已。比起你的一生。”
    “你怎么知道?”张晓神色惊惧,在宫中铸成的波澜不惊的面具慢慢裂开一道细纹,没曾想自己梦中的场景也被人窥的一干二净。
    “你可悔?”北斋并不回答而是反问。
    “悔吗?”张晓反问自己。说不悔那是假的,可要说悔,做都已经做了,除了自怨自艾又能如何呢?想想她所做的一切,其实皆与她性格有关。虽说在现代职场上也摸爬滚打了几年,可与深宫那些人精比起来不过是小儿科而已。还是社会主义的光环太过美好,让她无法用恶意去揣度别人。可她却忘了,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最难测的都是人心。
    “张晓啊张晓,你还是不懂历史啊。”她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让疼痛感将她从那诡异的昏昏沉沉中抽离几分,喃喃自语。她只记得伤感于每一个人的结局,却忘了他们本身。换而言之,每个人的结局都是由自己本身造成的,今日之因造成了明日之果,自己的所作所为,决定着自己的结局。但人类的劣根性让每个人不愿承认自己的过失,只认为是外因所致,包括她自己。说到底她是最没资格怨恨别人的人,她占尽了先机。历史上的八贤王,是雍正的死对头,能成为雍正死对头的人,让雍正忌惮的人,又怎么会是胸无城府,毫无算计之人。后人早有定论,虽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而她倒好,一点都没想起来,全凭第一眼的感觉就先入为主的觉得这帅哥是个好人,活该被人算计。好一个八贤王,攻心为上,一步就让她栽了。也得亏是她,一个三百年后来的灵魂,多少受了点历史的影响,理智还有几分,要是原本马尔泰家的那个娇小姐,估计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没有了,直接就开开心心嫁入八贝勒府了。这大概就是八阿哥本来算好的结局,只可惜被她打破了,她就是变数,误打误撞的结束了这段以算计开始的孽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4 20:52
      可能也是老天看不过眼,将她抽离麻烦,结果只能怪她自己太愚蠢,明明对方放手了,她还要不管不顾的搅到局里。只苦了那千古帝王,竟被她牵制住,交付了真心。
      张晓苦笑着摇了摇头,马尔泰若曦这一生,太多的情,太多的缘,剪不断理还乱。她又回想起她刚到八贝勒府的那几日,茫然无措,冲到大街上想要寻死。有个清冷低沉的声音告诉她:“既来之,则安之。”她依稀记得那人站在她面前,一手端在腰间,另一手背在身后抓着自己的小辫子,身形挺拔如苍然古剑,面色清冷,眉目淡然,薄唇轻抿成一个一字,把刀刻般的轮廓又化开几分柔软。六个字,却是她听过最令人安定的语言。也许她一开始轻信的不是八阿哥,而是那埋藏心底的四爷了。只可惜她从未真正做到:既来之,则安之。直导致忧思过度,油尽灯枯。
      叹一声可惜,心头突然一轻,一世的愁,怨,悲,苦,竟都化作一阵风,在心底烟消云散。张晓又沉沉睡去,不知在这红尘中飘往何方。北斋又用簪子挑了一块香料放入焚香炉中,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浓郁的香,醇厚却不呛人,细细嗅着,其中还带着几分淡淡的苦涩,愁怨,能轻易勾起人心底的回忆。北斋给它起名叫“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4 20:53
        楼楼写的太棒了,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5 08: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5 09: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5 10:26
              写得太好啦,坐等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5 15: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5 20:45
                  催更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6 01:51
                    真得很有韵味!追文了追文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5-26 04:44
                      「第二章」重归
                      大清王朝,康熙四十三年。
                      也是个太平盛世,西北,马尔泰将军府中却乱作一团。
                      “李太医,我女儿怎么样了?”马尔泰将军语气焦急。
                      李太医号过脉,抚了抚胡须:“二小姐并无大碍,只是从马背上跌落,受了些惊吓,开些安神的药服下就好了。”
                      “谷雨,带太医去开药。”
                      “是。”
                      谷雨领着太医前去抓药,马尔泰将军独自坐在女儿的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儿暗自叹气,若曦啊,如果可以,阿玛也不想让你去参加选秀,可这三年一次的选秀制度是大清的祖制,阿玛也阻止不了啊。

                      张晓只觉得自己从一片迷雾中走出,耳边嘈嘈杂杂,人来人往,七零八落的脚步声响个不停,心中升起一阵烦闷之气,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不堪。过了好一会,脚步声终于停了,环境归于平静,头痛感减轻了不少,她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间古色古香的屋子,一看就是个少女的闺阁。环顾四周,细细打量,熟悉的大清的风格装饰,只是不是八贝勒府。
                      她这是回来了?可是这次又变成了谁?
                      正欲下床,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小丫鬟,十三四岁的样子,端着一碗汤药。
                      “二小姐,你醒了。”看到张晓坐起来,小丫鬟的语气里含着几分惊喜。
                      “帮我拿一面铜镜过来。”张晓语气淡淡的,但极力掩饰的几丝颤抖还是出卖了她的心境。二小姐,若曦,她还是若曦吗?
                      “二小姐先把药喝了,奴才这就去拿。”小丫鬟只以为是她刚醒来太过虚弱,并没有多想,将汤药递给张晓,转身去后面的梳妆台上拿铜镜。
                      从铜镜中看到的女子轮廓有些模糊,但那就是她自己,她又怎么会不熟悉。铜镜中的少女十三岁的样子,远山峨眉杏仁目,雪肤凝脂点绛唇,清丽明媚,正是十三岁的马尔泰若曦。泪水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劫后重生的喜悦感扑面而来。她真的回来了,是老天看不过她上一世蠢的可怜,想再给她一次机会吗?
                      她哭的浑身发抖,倒是把身旁伺候的小丫鬟吓的不清,就要跑出去喊太医:“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我去叫太医。”
                      “我没事。”若曦连忙擦掉眼泪,拦住她,“我好像有些事情记不得了,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二小姐今早与老爷争执了几句,跑去马场骑马,结果从马背上跌下来了。”那小丫鬟快人快语,三言两语就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若曦细细思索了一下,从这段话里她得到两个讯息,第一,她是从马背上跌下来的,第二,她是因为和老爷争执。老爷,阿玛!她还在西北!“我阿玛呢?快去叫我阿玛。”想到上一世死前都未能再见阿玛一面,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好好好,奴才这就去叫,二小姐躺着别激动。”小丫鬟安慰了几句朝门外走去。
                      “等等。”若曦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喊住她,神情微微有些尴尬,“你,叫什么?”
                      “奴才谷雨。”小丫鬟屈膝行了一礼,温柔的笑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6 10:2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6 14:0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6 17: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26 21:20
                              啥时候更新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5-27 02:43
                                若曦眯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会,谷雨便领着马尔泰将军过来了。
                                “若曦,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马尔泰将军刻意放柔了声音,仿佛怕吓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倒是他旁边一个看起来十三岁左右的少年郎,说起话来全然不在乎:“二姐,跟你说了不要选那匹马,你偏不听我的,更何况你还不会骑马。”
                                马尔泰将军闻言抬手狠狠给了少年一记爆栗:“小声点,你二姐才刚醒,你在这嚷嚷什么?”
                                “哎呦。”少年冷不丁被磕了一下,抱头哀嚎。
                                看着这一出,若曦有点发愣,随后又想起上一世她除了有马尔泰若兰这个嫡亲的姐姐,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了两个月,叫马尔泰若成,应该就是眼前的少年。
                                若曦一时没说话,若成好奇的凑过去:“二姐怎么一句话不说,莫不是摔傻了?”
                                “胡说八道。”马尔泰将军气不过,又赏了他一记爆栗。
                                少年被敲的直跳脚。
                                她看着好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惹得阿玛和弟弟都平静下来。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马尔泰将军坐着跟女儿聊了一会,站起来,一手拎起儿子后衣服领子:“若曦你好好休息,阿玛明天再来看你。惊蛰,谷雨,伺候好二小姐。”
                                “是。”两个丫鬟站出来应道。
                                她这才看到房里除了谷雨还有一个跟谷雨差不多大的姑娘,谷雨看起来活泼些,而那姑娘更冷静,应该就是惊蛰了。
                                “二姐,你好好休养,等你好了我给你挑一匹好马。”若成被阿玛拖到门口,一改之前不正经的样子,认真的叮嘱道。
                                “知道了。”若曦笑着朝他摆摆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8 20: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8 21:03
                                    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28 21:38
                                      写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9 09:55
                                        更文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31 01:27
                                          「第三章」进京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坐在窗边的女子手中捧着一本宋词,缓缓读着,微光落下在她身上,从长长的睫毛上跳过,勾勒出浅浅的轮廓,好一幅佳人美图。
                                          还有十几日,还有十几日她就要进京了。她已经跟阿玛说清楚,以前是她不懂事,她愿意进宫参加选秀。其实就算不愿意又能如何呢,逃也逃不掉,避也避不开,还不如干脆一点,而且那里是她上一世的结束,也将是她这一生的开始。
                                          “二小姐病好之后,性子安静了许多呢。”谷雨端了一盘马蹄糕走进来。
                                          这几日若曦大多都在自己的房里读书,练字,作画,刺绣也会上手,不再像以前那样到处疯跑了。奴才们都阵阵称奇,连她阿玛都急忙慌的跑来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若曦心中苦笑,要说心事,她确实没什么,她只是没办法做到像一个真正的十三岁少女那般活泼开朗了。
                                          “马上要进京了,总要让阿玛省省心的。”若曦掩下心思,笑了笑。
                                          “二姐,二姐,走了,去马场。”外面传来少年激动的喊声,末了又狠狠拍了几下门。
                                          若曦全神贯注,执笔落下,却手一抖写出了头。
                                          “哎呀,真可惜。”在一旁研墨惊蛰停下来探头看了看,可惜了一幅好字。
                                          “无妨。”若曦搁下笔,走过去打开门,“急什么呢。”
                                          她这个好弟弟每天以各种理由拖她去马场,还振振有词:“我们是马背上的民族,怎么能不会骑马呢,而且二姐你要进京,若是不会骑马丢的可是我们马尔泰家的脸。”
                                          跟自己的弟弟学骑马,若曦觉得还很有意思,虽然上一世也曾学过,但并不精通,而且她弟弟的骑术确实很棒,比起阿玛来也未有几分逊色。两人并肩在马场飞驰,像是比赛,谁也不让谁。
                                          跑了一会,若成勒下马,一改往日的调儿啷当,神色中带着几分认真:“二姐,皇上对阿玛的赏赐又下来了,这是我们马尔泰家的荣光,却也把我们家推在了风口浪尖,你此次进京一定要小心啊,别被人算计了去。”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若曦点点头,心中暗叹弟弟聪慧,才十三岁的少年,便已经懂得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想想自己当年,真的是一点都比不上。上一世,她的阿玛还不如现在这般风光,八爷已经算计到她身上了,还有后来的太子爷。这一世,阿玛屡次立下奇功,被皇上嘉奖,来算计她的虎豹豺狼会更多。若曦眸子深了深,眼底划过一丝锋芒,看来她必须要好好准备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31 01:27
                                            更新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31 07:13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31 15:03
                                                楼楼再多写一些就可以加精了


                                                收起回复
                                                25楼2019-05-31 16:03
                                                  我好像发现了一篇好文
                                                  楼主加油哦,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31 22: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01 07: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01 14:50
                                                        我也有写,不过我对不起若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01 20:56
                                                          北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02 04:09
                                                            棒棒哒,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02 14:4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