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的背叛吧 关注:49,150贴子:825,212
  • 12回复贴,共1

【搬运】【无法逃离的背叛】记忆缝隙#若宫奏多X祗王夕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搬运】【无法逃离的背叛】记忆缝隙
#若宫奏多X祗王夕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4 21:56
    授权图镇楼 搬运自lof٩̋(ˊ•͈ ꇴ •͈ˋ)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4 21:57
      “我一直想,大家一起去烧烤、去露营,到了夏天再去一起去海边。樱花开了的时候和院长和那些孩子们再一起开怀畅饮。”
      最后夕月选择和若宫奏多回到朝阳孤儿院。
      “这一世抛弃记忆的夕月并不是由希,夕月只是夕月。他怎么选择都不要去责怪,这是我们欠他的。”祗王天白对着一众戒之手说。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鲁卡转身离去。
      “鲁卡……”十瑚叫住了离去的鲁卡。
      “除了由希,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鲁卡银色的眼眸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深邃,望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不是同伴吗?”十瑚上前想抓住鲁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4 21:58
        鲁卡停滞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毫不留恋的离开了。离开时,风起,吹起衣袂,背影孤寂。由希是鲁卡的全部。可是这一世,夕月什么都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
        鲁卡走后,大家纷纷离开。
        “泠呀在哪里?转世了吧。”祗王天白站在夕阳里。
        最后只就下了吴绫冬解。他有些担忧,问道:“天白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回去吧。”祗王天白并没有回答式部冬解的问题,踏着木屐,沿着夕阳,走在青石板路上,两旁的翠竹随风曳响。式部冬解也跟上脚步,慢慢走着。
        夜晚。樱花盛开。樱花在盛开之后就会在枝头慢慢凋谢。月光皎洁,樱花纷飞,宛如梦境。
        祗王天白站在樱花树下,抬头仰望盛开的樱花。
        千年前,他,泠呀,夜御,三人一起也曾在这样皎洁的月光里一起赏樱。
        【无法逃离的背叛】记忆缝隙

        #若宫奏多X祗王夕月

        “我一直想,大家一起去烧烤、去露营,到了夏天再去一起去海边。樱花开了的时候和院长和那些孩子们再一起开怀畅饮。”

        最后夕月选择和若宫奏多回到朝阳孤儿院。

        “这一世抛弃记忆的夕月并不是由希,夕月只是夕月。他怎么选择都不要去责怪,这是我们欠他的。”祗王天白对着一众戒之手说。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鲁卡转身离去。

        “鲁卡……”十瑚叫住了离去的鲁卡。

        “除了由希,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鲁卡银色的眼眸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深邃,望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不是同伴吗?”十瑚上前想抓住鲁卡。

        鲁卡停滞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毫不留恋的离开了。离开时,风起,吹起衣袂,背影孤寂。由希是鲁卡的全部。可是这一世,夕月什么都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

        鲁卡走后,大家纷纷离开。

        “泠呀在哪里?转世了吧。”祗王天白站在夕阳里。

        最后只就下了吴绫冬解。他有些担忧,问道:“天白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回去吧。”祗王天白并没有回答式部冬解的问题,踏着木屐,沿着夕阳,走在青石板路上,两旁的翠竹随风曳响。式部冬解也跟上脚步,慢慢走着。

        夜晚。樱花盛开。樱花在盛开之后就会在枝头慢慢凋谢。月光皎洁,樱花纷飞,宛如梦境。

        祗王天白站在樱花树下,抬头仰望盛开的樱花。

        千年前,他,泠呀,夜御,三人一起也曾在这样皎洁的月光里一起赏樱。

        那时泠呀的能力已经强到让人心生畏惧。夜御也有了一些想法。她将想法告诉天白,却不巧被泠呀听见了。

        “泠呀,夜御她没有其他的意思。人类对未知的东西会有恐惧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你?”

        “我自然是相信你。”

        祗王泠呀没有再说话,抬头看着眼前的樱花树。

        “多亏了泠呀的悉心照料,这棵树终于要开花了。等回来时,一起赏樱花吧。”

        “嗯。”

        约定在一片火光中碎裂。祗王天白回来时,整个村子都被火灼烧着,夜御也死了。泠呀带着黑暗站在火光里,还伤了祗王天白,留下了永远的印记。

        “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

        “太迟了。”

        泠呀离开了,带着黑暗。夜御却再也醒不来,气愤,悲痛,一瞬间让人感受到绝望。

        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切都是人类和杜拉斯混血的泠呀做的。可是祗王天白并没有看见事情的开始,他回来时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失踪了之后,祗王有王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4 22:00
          那日夕月的话让祗王天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切。
          一切真的是泠呀做的吗?他真的信错人了吗?祗王有王后来去了哪里?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祗王泠呀这样说过。

          “夕月,累了吗?”若宫奏多轻抚夕月柔软的头发,“累的话就靠着我睡会儿,还有一会儿才到家。”
          “奏多先生,也累了吧。”夕月摇摇头,“我还能行。”
          “不要勉强。”
          “嗯。”
          “夕月,上中学后就要从孤儿院搬出来了,你考虑好住哪儿了吗?”宫若奏多问。
          夕月摇头,转头看向窗外,“等回去就找合适的地方。”
          “不介意的话,你搬来和我住吧。”
          夕月立马转头看若宫奏多,“会很麻烦,我还是……”
          “夕月。”若宫奏多打断夕月的话,“是夕月的话,怎么会麻烦?夕月,你会选择和我回来,难道还要这么……”

          “不不不,奏多先生……”夕月说着红了脸,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搬来和我住吧,不要拒绝。至少在你大学毕业前,在你找到工作前,不然太辛苦我会心疼。”

          “嗯……那好吧。”夕月对若宫奏多先生露出暖暖的笑。

          不一会儿,夕月就晃晃悠悠打盹儿,若宫奏多伸手把夕月的头扶住摁到自己肩上,“夕月安心睡吧,我在呢。”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但是夕月让宫若奏多学会了相信。若宫奏多的记忆已经苏醒,在转世时封印的泠呀的记忆。

          仇恨,苦痛,孤独。延续千年的孤寂与苦痛,他受够了。和祗王一族战争也该结束了。

          背叛。所有人都知道祗王泠呀背叛了祗王一族。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觉得是祗王一族背叛了祗王泠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4 22:01
            【无法逃离的背叛】记忆缝隙
            #若宫奏多X祗王夕月
            “我一直想,大家一起去烧烤、去露营,到了夏天再去一起去海边。樱花开了的时候和院长和那些孩子们再一起开怀畅饮。”
            最后夕月选择和若宫奏多回到朝阳孤儿院。
            “这一世抛弃记忆的夕月并不是由希,夕月只是夕月。他怎么选择都不要去责怪,这是我们欠他的。”祗王天白对着一众戒之手说。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鲁卡转身离去。
            “鲁卡……”十瑚叫住了离去的鲁卡。
            “除了由希,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鲁卡银色的眼眸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深邃,望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不是同伴吗?”十瑚上前想抓住鲁卡。
            鲁卡停滞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毫不留恋的离开了。离开时,风起,吹起衣袂,背影孤寂。由希是鲁卡的全部。可是这一世,夕月什么都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
            鲁卡走后,大家纷纷离开。
            “泠呀在哪里?转世了吧。”祗王天白站在夕阳里。
            最后只就下了吴绫冬解。他有些担忧,问道:“天白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回去吧。”祗王天白并没有回答式部冬解的问题,踏着木屐,沿着夕阳,走在青石板路上,两旁的翠竹随风曳响。式部冬解也跟上脚步,慢慢走着。
            夜晚。樱花盛开。樱花在盛开之后就会在枝头慢慢凋谢。月光皎洁,樱花纷飞,宛如梦境。
            祗王天白站在樱花树下,抬头仰望盛开的樱花。
            千年前,他,泠呀,夜御,三人一起也曾在这样皎洁的月光里一起赏樱。
            那时泠呀的能力已经强到让人心生畏惧。夜御也有了一些想法。她将想法告诉天白,却不巧被泠呀听见了。
            “泠呀,夜御她没有其他的意思。人类对未知的东西会有恐惧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你?”
            “我自然是相信你。”
            祗王泠呀没有再说话,抬头看着眼前的樱花树。
            “多亏了泠呀的悉心照料,这棵树终于要开花了。等回来时,一起赏樱花吧。”
            “嗯。”
            约定在一片火光中碎裂。祗王天白回来时,整个村子都被火灼烧着,夜御也死了。泠呀带着黑暗站在火光里,还伤了祗王天白,留下了永远的印记。
            “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
            “太迟了。”
            泠呀离开了,带着黑暗。夜御却再也醒不来,气愤,悲痛,一瞬间让人感受到绝望。
            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切都是人类和杜拉斯混血的泠呀做的。可是祗王天白并没有看见事情的开始,他回来时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失踪了之后,祗王有王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日夕月的话让祗王天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切。
            一切真的是泠呀做的吗?他真的信错人了吗?祗王有王后来去了哪里?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祗王泠呀这样说过。
            “夕月,累了吗?”若宫奏多轻抚夕月柔软的头发,“累的话就靠着我睡会儿,还有一会儿才到家。”
            “奏多先生,也累了吧。”夕月摇摇头,“我还能行。”
            “不要勉强。”
            “嗯。”
            “夕月,上中学后就要从孤儿院搬出来了,你考虑好住哪儿了吗?”宫若奏多问。
            夕月摇头,转头看向窗外,“等回去就找合适的地方。”
            “不介意的话,你搬来和我住吧。”
            夕月立马转头看若宫奏多,“会很麻烦,我还是……”
            “夕月。”若宫奏多打断夕月的话,“是夕月的话,怎么会麻烦?夕月,你会选择和我回来,难道还要这么……”
            “不不不,奏多先生……”夕月说着红了脸,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搬来和我住吧,不要拒绝。至少在你大学毕业前,在你找到工作前,不然太辛苦我会心疼。”
            “嗯……那好吧。”夕月对若宫奏多先生露出暖暖的笑。
            不一会儿,夕月就晃晃悠悠打盹儿,若宫奏多伸手把夕月的头扶住摁到自己肩上,“夕月安心睡吧,我在呢。”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但是夕月让宫若奏多学会了相信。若宫奏多的记忆已经苏醒,在转世时封印的泠呀的记忆。
            仇恨,苦痛,孤独。延续千年的孤寂与苦痛,他受够了。和祗王一族战争也该结束了。
            背叛。所有人都知道祗王泠呀背叛了祗王一族。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觉得是祗王一族背叛了祗王泠呀。
            因为泠呀是人类和高级恶魔杜拉斯的混血,天生就带着令人畏惧的力量,所以不被一部分祗王家族的人信任。而泠呀一直相信着祗王天白,可是最后祗王天白却没有相信他。
            他厌倦了。不想再继续战斗了。这一世的夕月没有由希的记忆,夕月只是夕月。他想守护这个人类。大概他也能明白身为高级恶魔,有着高贵纯正血统的父亲会喜欢上身为人类的母亲的那种感情。
            正如他现在对于夕月的感情,想用尽能力一生保护。
            “夕月……夕月……”
            夕月迷糊之中听见温柔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缓缓睁开眼。
            “奏多先生……怎么了?”
            “我们到了。”
            天已经黑了,夕月跟在宫若奏多后面下了地铁。
            “小家伙们肯定已经休息了,今晚先住我那里吧,明天再回去。”
            “嗯。”
            回到住处,洗过澡,夕月没有衣服穿,就暂时穿了若宫奏多的衣服。若宫奏多的衣服对于夕月有些大。
            “夕月,你先睡吧。”宫若奏多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4 22:03
              夕月收拾好床铺,等着若宫奏多,但是真的好困好困。不一会儿就睁不开眼了。

              黑夜,皎月。微风,粉樱。祗王天白却感受一股越来越近的寒冷。
              “泠呀……”
              “祗王天白。”
              “你……若宫奏多。”
              “樱花又开了……呵呵,这么想战斗?可我不是来挑衅的。祗王天白,没有了神之光,你们无法战胜我。”
              “泠呀,你想怎么样?”
              “约定和平,直到夕月不在的那一天。”
              “泠呀,我可是要亲手杀了你。”
              “我们又一起赏樱花了,约定算实现了吧。千年了……”
              提到千年前的那个约定,祗王天白有些动容,毕竟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关系还很好,祗王天白痛心问到:“你为什么要背叛祗王一族?”

              “那你为什么不信我?”

              ——也许泠呀没有背叛呢。有人试着去相信他吗?

              夕月的话又浮现在耳边。

              “我会尽力安抚祗王一族。”

              “那样最好。否则我真的会屠灭祗王一族。”泠呀挥手,穿梭之门现于眼前,“一起找出当年的真相吧。我不想再继续这千年之战了。”

              “泠呀……”

              清晨,夕月睁开眼,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4 22:04
                “奏多先生……”夕月掀开被子,赤着脚走下床,四处寻找。
                “奏多先生……”
                若宫奏多关上门,蹲身拿起一双拖鞋,朝那急匆匆的背影走过去。
                “夕月……”
                “奏多先生!”夕月转身,着急的走过去。
                若宫奏多蹲身放下鞋子,“先把鞋子穿上,地上凉。”
                夕月低头,穿上拖鞋。然后抬头看着,目光说不清楚的感觉。
                若宫奏多伸手凉夕月伸手拥入怀里。揉了揉夕月柔软的头发。
                “我在呢。”

                一阵风起,若宫奏多将夕月拉到身后,看着不请自来缓缓走近的人。

                “鲁卡。”若宫奏多怀着敌意看着走过来的鲁卡。

                夕月伸出头,看着鲁卡。他从第一次见鲁卡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但是想不起来。

                “夕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如果是,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不是……”

                夕月愣了一会儿,然后点头,“是。”

                鲁卡目光露出了悲伤,看着夕月,然后转身离去。又是一阵风起,这次的风带着悲伤情绪。夕月拽住若宫奏多的衣角,他觉得有些莫名对不起鲁卡。

                奏多先生有最温柔的笑容。如果这份笑容可以守护,夕月愿意做这个守护者。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4 22:05
                  作者的话:
                  一直很心疼奏多,特别泠呀是他反复说放弃若宫奏多身份时,心就特别痛。所以夕月选择回去,那么这一世,奏多和夕月就能永远永远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4 22:06
                    施工完毕ヽ(•̀ω•́ )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4 22:09
                      渣渣辛苦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5-24 22:23
                        (路卡又被虐了啊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5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