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锦觅吧 关注:6,986贴子:88,319

【锦玉良缘】入骨相思,此生白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6 15:42
    魔界大殿
    魔界大长老擎城王对下首站着的以鎏英暮辞和卞城王穗禾一左一右和各位魔界长老诸人说道“魔界经此大难 本王想举荐卞成王为新魔尊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底下的诸人听到都小声的议论道“可以可以”
    “卞城王可以担此大任”
    卞城王听到大家的话恭敬的对大长老说施礼,“大长老,焱城王逝去,固城王败走,小王虽是三王之一,有资格继任魔尊,可小王年事已高恐怕力不从心,小王愿推荐一人担此重任”
    大长老听到他的话“哦,你想举荐何人”
    卞城王大声喊出“昔日天界火神旭凤”鎏英穗禾的脸上也带着笑容
    其它人听到卞城王的话都开始议论纷纷“旭凤非我族类,有何资格出任魔尊”另外一个人却说“大长老赐血给他不就成了”
    “我看行,咱们过去几度攻过忘川都被火神打得落花流水,他若成尊必能令我魔界强大”鎏英穗禾脸上笑意更盛
    “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开罪天界,如今我们魔界连连变故,若天界发难,恐怕难以抵挡啊”
    “有赤焰战神在怕什么?”
    大长老听到刚才那人说怕开罪天界隐隐不悦“魔界天界本来就是各行其是不存在开罪之说,火神旭凤曾多次助们魔界平乱与魔界有恩,他也曾经救过本王一命对本王也有恩”有看向后面的旭凤“火神旭凤可愿领魔尊之位”
    旭凤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中一步步走向高台,路过的鎏英卞城王,穗禾暮辞注视的目光,“擎成王”旭凤双手在前向他施礼。
    擎成王点了点头“火神旭凤,你可愿成为魔族之人与领魔尊之位”旭凤还没答应就听到“慢着”这时丹朱急切的声音响起,丹朱着急的跑了过来,极力挥舞着双手,“千万不要答应啊,否则再无回头之路”这时两个魔族中人,一左一右拦着丹朱,不让他上前,丹朱极力的阻止道“凤娃”旭凤看了一眼丹朱,对大长老说道,“旭凤愿为魔族,今后为魔界苍生鞠躬尽瘁,竭尽一生”
    丹朱听到旭凤的话,顿时瘫软无力,眼里含泪,擎成王赞赏的点了点头,下首的卞城王,鎏英穗禾暮辞脸上也带着得意的笑容。
    “授魔血”听到大长老的话,侍女恭敬的端着盛着酒的托盘来到旭凤和大长老面前蹲下,大长老拿出匕首,将手指刺破旭凤看了眼丹朱,带着大长老魔气的血滴在酒中,双手端给旭凤,旭凤准备接过饮下下
    “凤娃,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可是天之龙子,你真的不要这天界的血脉了吗?”听着丹朱的话旭凤的脸上的表情开始复杂,大长老问出声“你可想清楚了”旭凤想到在天界他和润玉之间的对峙,说是父帝母神倒行逆施,众叛亲离,才有了润玉顺利登位,便下定决心,接过酒杯
    “凤娃”丹朱哭喊着
    旭凤面向众人,当着众人的目光,将将酒杯中的酒饮下,见此情形,穗禾得意的勾唇一笑,鎏英暮辞,卞城王脸上也带着得意的笑容
    “授陨魔杵”听到大长老的话,旭凤单膝跪下,手心朝上准备接过陨魔杵,大长老拿起侍女托盘中的陨魔杵郑重的放在旭凤的手里,“魔尊请起”旭凤拿着与陨魔杵面朝大家右手高举,鎏英和卞城王穗禾的脸上的笑意更浓,突然陨魔杵凌空消失,陨魔杵的突然消失,让卞城王鎏英穗禾脸上的笑容一个子就凝固了,旭凤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上,手上已空无一物,“这,……”这突然的变化连一向沉着的大长老也吃惊不已,下面的人看这情形开始议论纷纷,连架着丹朱的人都放开了丹朱,“怎么回事啊”
    “陨魔杵了”
    “不会是因为他愿本是天界的人陨魔杵不认他吧”
    穗禾听到这话开始着急对身边卞城王说到“这是……”卞城王和鎏英也决觉得奇怪
    “大家先别着急,大家静一静”
    “卞成王,这是怎么回事啊?陨魔杵可是我们魔界的圣物啊,在他的手上居然凌空消失了,这可如何是好呀”
    “是不是不能让他做魔尊,不会是给我们的警示吧?”也有些人开始赞同起来“是啊,一定是这样”
    “要不然陨魔杵怎会消失”
    听到这些话,鎏英卞城王穗禾的脸都变的难看起来,鎏英不愿听到那些人对旭凤的怀疑“大家静一静,这一定是有人在故意做乱”
    “可陨魔杵从来就没出现这种情况,那一定是他没资格继位魔尊”
    “他当然没有资格”话刚想起,大家齐看向门口的固城王,“是你”穗禾先出声,旭凤卞城王鎏英看到固成王,心中大概已经明了“我们正想到处找你呢,没想到你就自己出现了”鎏英看着固城王“来人抓住他”固城王也不躲避,大方的让人抓住,固城王的这一行为让旭凤卞城王有些不解
    “固成王交出陨魔杵”大长老看着他
    固城王笑了笑“陨魔杵真不在我身上”
    “你胡说,就是你做的”穗禾厌恶的看着他
    固城王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旭凤卞城王大长老等人更觉的不太对劲,固城王不会这么蠢到自己来送死,陨魔杵也没有会自己跟随的能力,旭凤卞城王心里更加疑惑。
    听着穗禾的话,鎏英也极力赞成“没错,除了你谁还会那么卑鄙的拿走陨魔杵”
    “是本尊”
    一道威严冷酷动听的声音响起,虽然不大,但却掷地有声,响彻整个大殿,冰冷却带着威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6 15:43
      这时一片妖冶的红色雾气快速飘到高台之上,这时慢慢的幻化出人影,一头银白的发丝,犹如那上好的绸缎一般,在烛火中发出光泽,一身贵气的的玄色锦袍斗篷,金线绣着龙纹的腰带束在腰上,整个人风姿卓越,一张银质面具遮住恍若美玉的面容,薄唇微抿却更显得无情冰冷,面具下漆黑幽深的眸子犹如深潭,深不可测,不怒自威,带着危险的气息,令人无法直视,浑身上下带着迫人的贵胄气息和说不出的威慑力强大又神秘,让人从骨子里觉得害怕震颤,男子慵懒的坐在上首的位置睥睨的看着大长老旭凤和下首诸人,这时出现四个冷傲的魔者分别恭敬男子的两边站在
      “圣尊”大长老和卞城王和魔界一些长老有见识之人,连固城王都恭敬的跪下行礼,“参见圣尊”一片人跪在地上,大长老拉了下身边的旭凤示意他跪下,看着大长老和卞城王旭凤不知该如何是好,他除了父帝母神还从没有跪过其他人,“旭凤跪下”大长老对旭凤严肃的说到,旭凤看了眼上面气势凛然的人只能跪下,看着旭凤跪下,穗禾也只好不甘心的跟着跪着,看着卞城王跪下,鎏英也和暮辞跪下,她是魔界的人,自然也听说过魔界圣尊,圣尊才是魔界的真正的魔界之主,即使是魔尊也的跪下俯首称臣,圣尊才是真正的拥有号令群魔的能力,圣尊令下魔界上下无敢不从,否则必将灰飞烟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6 15:44
        由于圣尊持有幽冥万魔图,万魔图现,群魔都得听从圣尊的指令,而陨魔杵就是万魔图上的一角,可想而知万魔图有多厉害,最初的圣尊给了魔尊仅次于圣尊的权力,便闭关起来,也因为如此历代圣尊他们都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出现,正是因为如此十几万年一般人都不知道魔界圣尊只知魔尊,只当那是虚无的传说可魔界三王和一些长老却是知道的 ,只要圣尊出现,众魔都的服从,就像此刻他们所感受到的来自灵魂的震撼和臣服,使的他们心甘情愿的跪伏在他的脚下,大长老就知道这因该就是传说中的“圣尊”
        圣尊并没有叫他们起来,屈起腿慵懒的靠在榻上,修长如玉的手轻敲着自己的膝盖上方,食指带着一个镶嵌着金丝明珠复杂图纹的黑玉板指,那是代表着圣尊魔界之尊无上权威的身份,陨魔杵被圣尊丢给旁边的手下,如今整个大殿人都跪下了,只有丹朱一人傻站着,显得鹤立鸡群“下立何人,大胆见了圣尊还不跪下”
        “我,老夫……”丹朱被上面的人怒吼一声,既然不争气的跪下了,圣尊看了一眼丹朱面具下是薄唇微抿,眼里闪过轻蔑
        “本尊听闻今日要选的魔尊是昔日天界弃神,谁的主意”轻飘飘的话没有一丝温度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感觉到空气稀薄,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听到圣尊的话,在场的人都已经开始明白,这圣尊恐怕是不满意旭凤,
        “回圣尊,是小王举荐的”卞城王出声回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他举荐旭凤为尊,这传说中的圣尊会出现,看样子圣尊好像是不满旭凤,圣尊看也没看卞城王看向大长老“你也赞成”大长老看了眼身边的旭凤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离圣尊最近,明显觉的圣尊问他的话带着寒意,连他这个久经沙场的老骨头都感觉背脊发凉,说不出话来“圣尊……我”
        “魔界何时变的如此没用了,要一个天界弃神来做魔尊,看来你还真是老糊涂了”这句话是对着大长老说的,大长老在圣尊的强大气势下却连反驳的话都不敢回
        “圣尊,凤兄他曾经是……啊”鎏英看着大长老发抖的样子帮着旭凤说话,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倒摔出十米远,鎏英被摔在柱子上跌落下来大吐出血来
        “英儿”
        “鎏英”谁都没有看到是谁出手的鎏英就已经被摔了出去,速度之快连她旁边的暮辞都没有反应过来
        “卞城王,这就是教的好女儿吗?她算什么东西本尊说话何时轮到她插嘴了?本尊最讨厌的就是自以为是的女人”卞城王和暮辞准备过去看鎏英“站住,圣尊有让你们起来吗?”圣尊旁边的魔者呵斥着卞城王和暮辞,
        “圣尊,小女年幼冲撞了圣尊,请圣尊见谅”卞城王无奈跪下开始向圣尊磕头,他怎会不明白圣尊在打鎏英也是对他的不满,暮辞想挣扎的去到鎏英身边却被圣尊的手下打倒,丝毫动弹不得只能跪着
        “圣尊,请你不要怪鎏英,鎏英都是为了我”看着鎏英好像伤的不清,旭凤对着上面气势逼人的圣尊说到,他之前虽在天界多年可却从没有遇到这种气势凌厉霸气的人,仿佛他就是天地间的王者,有着让天地色变,无以伦比强大而可怕的实力,使人看到都绝对会被他的气势所压倒,即使是他的父帝为天帝多年也不曾有这样的气势
        “旭凤,先天帝太微和荼姚那个毒**的儿子,你也会有今天”大长老卞城王等人听到圣尊的话,恐怕这个圣尊是极不满旭凤的吧
        “圣尊,我母神她……她已经死了,逝者已矣请圣尊……”旭凤听到毒**心里极为不满,那怕现在他是知道他母神是犯了错,可听到有人这样说他母神他还是会为她辩解
        “死了,都算便宜她了,原本本尊是想将她抽皮拔筋挫骨扬灰,没想到还没有轮到本尊出手,她倒自己先死了算她死的早,要不然本尊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圣尊轻飘飘的说出声
        “圣尊,你,我母神与你有何仇,你要如此对她”看着仿佛与母神有着深仇大恨的圣尊,旭凤不敢相信他母神不应该有得罪魔界的人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6 15:45
          “哼,何仇”圣尊旁边的一位黑衣少年先出声说道“昔日废天后荼姚心狠手辣,蛇蝎心肠,无恶不作,先天帝太微惨无人道,暴厉恣睢,死在他们手下的冤魂不计其数,你这个昔日天界高高在上的嫡子火神殿下不知道吗”
          “我,……”少年的话让旭凤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他从润玉那里知道过去父帝母神的错,却从来没有人像今天这样当着他的面和他说起
          “卞城王,你到底是看上这旭凤什么了还让他来做魔尊,让一个懦弱无能,认不清现实,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自欺欺人的一个懦夫。”
          “圣尊,我”听到圣尊的话,卞城王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着卞城王的沉默圣尊的眼眸一闪,鎏英就被拖着从远处到了卞城王身边,这一切周围的人都无法阻止
          “英儿”
          “鎏英”卞城王和暮辞想上前去关心鎏英,鎏英脸上血色全无,不断的血从嘴里流出
          穗禾看着鎏英的惨样,看了一眼上首的霸气侧漏的圣尊,立刻收回视线心里开始不安起来,直觉告诉她,这个男子太危险了,这是一种让人从骨子就感觉到害怕的感觉,让人想要逃离
          “你的父亲答不上,你来回答本尊你为什么看上这旭凤为魔尊了”圣尊对鎏英问出声
          “圣尊”卞城王和暮辞都着急的看着鎏英害怕圣尊会伤到鎏英
          “咳咳咳……因为凤兄他英勇善战,正义无双,武功高强……啊”鎏英的话还没有说完上首那个拿着陨魔杵的冷傲男子就直接打的鎏英闭了嘴,那男子朗声说出“这陨魔杵也不怎么好用吗,怎么还拿它来做魔界圣物了”说话都男子剑眉星目,眸光暗雅,身姿修长,如玉般完美无暇的的容貌尽显魅世风华,无可挑剔的身形和圣尊一样穿了一件黑衣斗篷,只是斗篷上多了些昂贵的貂毛,只见他拿着陨魔杵,身上流露出几分散漫与贵气,却又带着冷漠和高雅,张扬却又让人如沐春风
          圣尊没有回答那男子,只见那男子对圣尊笑了一下,那男子一步步走下高台,来到鎏英的身边,用陨魔杵挑起鎏英的下颌让鎏英看着他,鎏英从没有被人如此轻薄过,可对方又是一个比暮辞还要俊逸风华的男子,苍白的脸上有了丝红晕可却听到那男子幽然的说道“他是很能打,不过战神的名号不过是荼姚为他镀了层金,这世上比他武功高强的大有人在,对于你所说的正义无双,我看是自私自利吧”那男子把鎏英狠摔开鎏英,站了起来,路过的穗禾看着清冷俊美的男子,心里闪过一丝微妙的悸动,不的不说这男子有着一种让女子都沉沦的资本,旭凤如同是骄阳,如火如荼,润玉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温润如玉,那眼前的男子俊美绝伦冰冷如玉,让她也看的有几分痴迷
          那男子走到跪在地上的旭凤问出声“如今你一心入魔,那你如何看待如今的天帝,你的兄长,还有作恶多端的太微荼姚”
          听着男子的话,旭凤答出声“父母之罪我来赎,但润玉加诸我身上的父母之仇,杀身之恨,我一日都不会忘记,定会一一讨回”
          “所以你为了能和从前事事不如你,
          和你有着天差地别的兄长一较高下,才会选择入魔妄想当魔尊,你说你父母之罪你来偿还,你如何偿还,他们残害了多少无辜生灵,天帝之母和天帝的母族全部命丧荼姚之手,你身为他们的儿子就算让你死一百次也是你活该吧”
          “我,”听着男子的话,旭凤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比起你的懦弱无能,天帝的胸怀气度倒是让我有几分钦佩,你口口声声说要找天帝报杀身之仇,那天帝的灭门之殇,杀母之仇夺妻之恨是不是也该找你和荼姚一一夺回呢”
          不等旭凤回答穗禾先出声说到“原来圣尊,你们是怕得罪天界,才这样对旭凤的,你们分明就是为了讨好那润玉,你们……”穗禾的话不大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卞城王和鎏英大长老听到穗禾的话可他们却又觉的不可能,毕竟圣尊的实力是摆在那里的
          “本尊说过,最讨厌的就是自己为是话多的女人”上首的圣尊眼里浮现出杀意“千决,她如此反驳你,去割了她的舌头”圣尊对那俊美绝伦的男子说道,仿佛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众人才知道这可以和旭凤润玉媲美的男子叫千决,穗禾的脸一下子变的刷白,却看到千决也在圣尊旁边坐下“这种女人,那配我出手,只会脏了我的手”
          旭凤有些着急“圣尊,不要,穗禾他不是有心意冒犯你的,你放过她吧”
          圣尊对旭凤的话置之不理,对下首跪着的固城王说到
          “固城王,把这女人的舌头割下来”
          “是,圣尊”固城王得到命令准备去行动,其它人都不敢有任何作为,只能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一切,“穗禾”旭凤立刻来到穗禾面前,看到旭凤,穗禾收起准备出手的鎏璃净火,可却没有看到圣尊看到这鎏璃净火眼里的愤怒和哀伤 ,千决立刻飞身向下,一掌打向旭凤“圣尊之令,你敢违抗”旭凤稳住刚才被千决打退的脚步“穗禾只是无心的一句话,不应该受此罪过”
          “哈哈哈哈”千决笑出声大声质问旭凤“无心的话,过去荼姚想杀人的时候才不管什么无心的话或是什么理由,只要她想杀就杀,怎么也没见你出来阻拦那个毒妇了”
          “我,我母神她那有你说的这么恶毒”
          “没有吗,还是你一直在自欺欺人,胆小懦弱的不敢去相信而已,你想要救穗禾也可以,你我来比试一场,你赢了魔尊之位是你的,穗禾也可以免受责罚,若你输了,就自废修为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6 15:45
            其他人听到千决的话都有点不敢相信,没想到这千决口气如此之大,毕竟旭凤是赤焰战神,六界中少有人与他相敌,原本一直跪在地上的丹朱听到千决要和旭凤比试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对千决说道“凤娃在六界所向披靡,无出其右,你怎么可能是凤娃的对手”
            千决轻蔑出声“无出其右,过去天界荼姚专权横断极尽打压他人,就是为了突现旭凤的出色,其它人也尽量避其锋芒,隐藏实力,可比他优秀的大有人在,如今就让我来领教一下昔日的赤焰战神是不是名副其实”其它人听到千决的话,却有几分道理,他们看重的是实力,可也如千决所说旭凤过去的威名也有荼姚的帮助,毕竟荼姚心狠手辣罪孽深重
            说完千决便不客气和旭凤打了起来,千决一脚踢向旭凤,却被旭凤挡住,所以人开始仔细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这旭凤是不是真的战无不胜,只有圣尊不屑的看着其它,旭凤挡住了千决一脚,千决斗篷一甩,快速在打向旭凤,十几招下去,二人难分伯仲,可旭凤毕竟刚复活不久,而千决却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对付起来难免有些吃力,只见千决手上绿光一现,手中一把泛着银光的折扇在手中,扇子飞旋而出扇刃紧抵着旭凤的咽喉
            “你输了”
            其它人看着这一切,都没有想到这旭凤在千决的攻击下这么快就败下阵来,看千决好像是圣尊的手下,都有如此好的修为,那圣尊岂不是更加强大
            千决看着旭凤,拿着扇子悠然自得的扇了起来,如今的千决看着倒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样子
            “我刚才说过,你输了你的自废修为”听到千决的话,旭凤有些不甘心,他没有想到这世上真的有比他强的人,一定是他才刚复活的原因,才会输给千决,不然他不会输的
            “你们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对凤娃”看着这些人丹朱有些害怕魔界中人阴晴不定,残忍暴劣
            “他如今是魔界中人,自然得听从圣尊之令,怎么还以为他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火神所有人都得服从他吗”千决轻蔑出声“如果不想自废修为,我可以帮你”
            “我”旭凤不敢相信千决真的让他自废修为,他一直都以为千决是不可能胜过他的,才会应下此战
            千决准备在次对旭凤出手时,圣尊出现拦下了他,千决看着圣尊“为什么”
            “我的仇,我自己来报”说着冷盯着旭凤穗禾,穗禾被圣尊看的有些害怕,向后退了几步
            “固城王
            “你们想做什么,穗禾”旭凤想上前保护穗禾,千决将旭凤定住,圣尊的两位手下下来将旭凤紧按趴下,旭凤却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固城王听到圣尊的的话又看圣尊盯着穗禾,那会不知道何意,穗禾看着走近的固城王知道难逃此劫,使出了鎏璃净火打向固城王,圣尊看到鎏璃净火,眼里的暴怒仿佛要把世界毁灭,一道妖冶的红色灵力居然直接打向穗禾,将穗禾打倒在地
            “是不是以为得到了荼姚的毕生功力,就无所畏惧呀
            穗禾的鎏璃净火也看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旭凤看到了吗,她就是杀害先水神风神构陷你的人,她得到了荼姚的鎏璃净火杀了先水神以为这样就能让你和锦觅心生隔阂,却没有想到锦觅直接将你一刀毙命”圣尊有不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穗禾“这就叫得不偿失,没想到你杀了先水神,锦觅直接杀了旭凤,让他失去一切,永无翻身的可能
            “旭凤,对于这个害死锦觅的父亲嫡母,构陷你的凶手,你打算如何处置”听到圣尊的话,旭凤带着复杂的看向穗禾“真的是你杀了先水神他们”
            “没有想到局然是你杀了洛霖临秀”丹朱也狠盯着穗禾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鎏璃净火,除了你和荼姚谁还会,这件事注定和你们母子脱不了干系,你应该也清楚,只是懦弱的不敢相信而已,其实你早就清楚,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的袒护着她们,干嘛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的厌恶”千决的话使的旭凤的脸色发白,当初他是查到和母神有关,便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大家看着旭凤也有几分复杂,他们过去就是看到旭凤的战神威名,并没有考虑其它的,现在想来也许他们真的错了“大长老,卞城王,旭凤虽然活的光风霁月,义薄云天是因为他背后有荼姚对他的庇护,若没有荼姚在背后替他把他不想做的不愿做的一切的黑暗血腥都替他完成了,他才能在阴谋诡计频出的天界,没有经历一点黑暗,活的坦坦荡荡,都说光明的背后隐藏着无尽的黑暗,他能如此荼姚穗禾功不可没”
            “这,圣尊”圣尊的话让卞城王和大长老不知该说些什么,荼姚的恶毒他们也是早有耳闻,那荼姚所做的一切自然都是为了旭凤
            “一个从来就没有经历过黑暗的人他怎么能体会到这黑暗背后的可怕,旭凤对于他的父帝母神之过自然也清楚不过,他却一在的自欺欺人,包庇袒护他们这难道不是黑白不明吗?这种人做自会服从命令,不管是非对错让他做冲锋陷阵的将军可以,让他做上位者,只怕也是个不明是非黑白对错的昏君罢了”圣尊的话让在场的诸人也有些赞同,旭凤有勇无谋的确是不合适,上位者就应该像圣尊那样的
            “是老夫见识浅薄,圣尊教训的是”大长老先认错,可卞城王却有些矛盾,虽然他是知道这些,可旭凤却也真的出类拔萃
            “你胡说,凤娃那有你说的这样,他明明就是良善……你”丹朱的话还没有说完看着圣尊瞪向他,不争气的闭上了嘴,这男人太可怕,他看到他的眼睛就觉的汗毛竖起冷汗直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6 15:46
              圣尊又看向旭凤“你说润玉与你的杀身之仇,你要一一讨回,可你却最没有资格怪润玉,当年太微为了权势利用到一个无辜的女子身上,用簌离一石三鸟,既分化了东南水系的权力,又借此打压了先水神,又得到了最为富庶的太湖,润玉的出生本就是一场阴谋,如果不是因为当年荼姚因为无子险些被废,荼姚灭了簌离全族才将润玉接回九重天,后因你的出生荼姚对润玉百般刁难,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这,怎么可能,父帝母神他们,这些事你们怎么可能知道”旭凤颤抖的问到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这些事都过了那么久,你们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丹朱也帮着旭凤说道,这些隐藏的罪恶没想到今天被人全说了出来”
              “在这六界之中,没有我不知道的,月下仙人丹朱,我就不明白了那天帝不也是你的侄儿吗?你怎么就如此偏心,厚此薄彼”千决看着丹朱问出自己的疑惑
              “那白龙弑父篡位,心机深沉,老夫没有他这样的侄儿”听着丹朱对润玉的不满,圣尊看着丹朱“你和旭凤一样都没有资格怪他,荼姚对他赶尽杀绝,太微冷漠无情,在他最无助困难的时候你可有为他说一句话,那当年太微弑兄篡位怎么没见你有这么大的意见,你不也是那太微的帮凶吗?太微比荼姚更加冷血无情,他能落的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全是他的报应,你会喜欢你这个侄儿,不过是因为你依赖鸟族贡献的鸡可以够你享用吧”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是因为爱吃鸡的原因才疼爱凤娃的”丹朱红着脸为自己辩解,其它人听到圣尊的话开始笑起来,没想到这丹朱被圣尊说成是因为好吃
              “你们果真和那润玉是一伙的,你们就是为了讨好那润玉,你们……啊”穗禾的话还没说完就惨叫出声,嘴角留出血来,只见圣尊手一甩将手里的东西丢在鎏英面前,鎏英仔细看着血肉模糊的东西,细看便知道那是穗禾的舌头,鎏英惊慌失措的抬头看着圣尊
              “本尊说过不喜欢话多的女人,穗禾就是下场”鎏英知道圣尊说的是她,“鎏英不敢”
              这边穗禾趴在地上唔唔的喊出声,却在也说不出话来了,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圣尊怎么出手的穗禾就被割了舌头“穗禾”旭凤看到这样的穗禾却无能为力
              “固城王”
              “属下在”
              “我已经费了她的修为,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了”听到圣尊的话固城王立刻叩谢圣恩
              “带下去,好好享受”圣尊薄唇轻吐出无情的话来
              “呜呜呜呜”穗禾一直挣扎却没有任何用,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穗禾被固城王带走,旭凤想帮穗禾却被按着不能行动“你们放开我,你们这群魔头,你们这样做你们一定会有报应的”旭凤哭喊出声,却被千决打倒在地“穗禾杀了你爱的人的父亲,你还这样袒护她,难怪锦觅要把你一刀毙命”
              “凤娃,你不能这样对凤娃”丹朱看着旭凤被千决踩在地上,旭凤的头朝下不甘心的叫到“穗禾是错了,可你们不能这样侮辱她”其它人都识趣的不敢开口说话,生怕圣尊会牵连他们,卞城王有些于心不忍,却也无可奈何,鎏英本想帮旭凤可对上圣尊狠辣的目光心里开始害怕,她又看到地上还留着血迹的舌头,在加上她本就被圣尊重伤,现在一丝力气也没有,暮辞也有些着急,可他也更害怕鎏英受伤,只能防备的看着圣尊
              “你果真如你父母一样自私自利,你爱锦觅可面对她的杀父仇人,你却一在的袒护,你说你爱锦觅,却无动于衷任由着你的亲人将锦觅和她身边的人残害,如果当初不是你袒护着穗禾,先水神怎么会死?你怪润玉害了你,你无视你兄长的感受抢夺兄嫂,为了一个副将却要制他于死地,如果不是锦觅死的就是润玉了吧,还真是得你父母真传呀”圣尊的话让人觉的圣尊对锦觅润玉似乎有好感,尤其说着锦觅时的一抹温柔
              “你说你的父母之仇要向润玉讨回,那本尊就先讨回本尊的杀母之仇吧”说着圣尊妖冶的红色灵力将旭凤提到半空中,红色灵力穿透旭凤的身体,旭凤被摔在地上“凤娃,你怎么样,你们,凤娃和你们有什么仇,你们要如此对待他”丹朱急忙抱着旭凤看着狼狈不堪的旭凤对圣尊说到“叔父,我……咳咳我没事”
              “他和我确实是没仇可荼姚与我有杀母之仇,母债子偿天经地义。
              旭凤感觉到他身上的灵力全无“你,你废了我的仙根”
              “什么,凤娃”丹朱也着急的看着旭凤,被废了仙根,那凤娃的修为岂不是全部化为虚有?以后也如同一个凡人,再也不能修行了
              “你不是说你父母之过你来偿还吗?放心,本尊不会要了你的命,只是废了你的修为让你在也不能修行而已”圣尊说完斗篷一甩留下好看好弧度做在上首的位置上“卞城王如此看重这天界弃神旭凤本尊就给你一个面子,如今旭凤也算是我魔界一员。给他一个身份,不如就让他做你的女婿可好”
              “圣尊,不可呀,不可呀”圣尊的话让卞城王鎏英暮辞旭凤都变了脸色,齐齐向圣尊求情
              “圣尊,这万万不可我早以有了婚约,我不能嫁给凤兄”鎏英也跪着求情
              “婚约”圣尊看着懵了的旭凤“你的凤兄从不在乎婚约,你可以不嫁,但是违抗圣尊之令,满门抄斩,卞成王和你有关联的人一个都活不了”鎏英如同被抽干了一样,跌坐在地上,看着同样的卞城王暮辞,圣尊面具下讽刺的笑越来越明显,又看着旭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6 15:51
                “昭告六界 昔日天界弃神旭凤,自愿入魔,本尊特此赐婚,杀害先水神风神的凶手穗禾为正妻,鎏英为妾室,三日后成婚,尔等诸位好好准备他们的大婚,谁若有异议,就地正法”
                “遵令”其它人都开始遵命,这谁不知道这圣尊不是故意羞辱旭凤吗?这穗禾被赏给了固城王,又被割了舌头,却偏偏要让她来做旭凤的正妻
                “圣尊,那固城王他杀害先魔尊之事该如何处置”大长老轻呼出声,怎么也没想到这圣尊和荼姚还有这样的关系,旭凤这个仇人之子落在圣尊手里,那里还有什么好下场
                “固城王本尊自会处理,等新的王位继承人选出,再处置也不迟,魔界三王并立,亘古不变,如今若处置了固城王岂非卞成王一家独大了”听到圣尊的话,卞城王知道这圣尊对他恐怕是……否者怎么会赐婚给英儿旭凤,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圣尊和旭凤之间会有杀母之仇
                “如今你们就好好准备婚事吧,卞城王恭喜你呀!哈哈哈哈”圣尊对卞城王大笑出声,便消失在大殿中。
                圣尊离开千决等人也跟着离开
                “父王,我不嫁,我不嫁”鎏英对卞城王哭诉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事情会这样,本来信誓满满的准备让凤兄继位魔尊,可却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圣尊最后她和父王还落的如此地步
                “父王,我和暮辞怎么办,父王”卞城王和暮辞的脸色也不好看,
                “卞城王,难道就没有其它方法了吗?鎏英她……”听到暮辞的话丹朱也着急“是啊,总不能让凤娃娶穗禾那妖女呀”
                “好了,圣尊之令不可抗,违抗者万劫不复,圣尊虽然让你们成婚,你们都不想可以假意成婚,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大长老看着为难的诸人,帮他们出着主意
                “这,这……”旭凤不知该说什么,以前他的婚事他做不了主,现在他更做不了主
                “这是唯一能保全你们的方法,毕竟你们应该也是知道圣尊的,你们好好想想,你们假意成婚,你们大家都还能活,可如果你们公然违抗你们谁都活不了,老夫只能这样帮你们了”
                魔界的深处,一间冰雪的宫殿,这里不同其它魔界黑色的建筑,却是全部由万年寒冰所打造出来的,真个宫殿寒气逼人透着幽蓝的光芒
                “圣尊,寒泉殿以建好请圣尊移驾”原本和千决在谈话的圣尊摸了摸心口的位置
                “千决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圣尊和千决一前一后走进殿,殿里面虽然寒冷但东西的摆置却一样也没少,寒气逼人的宫殿里居然还有很多的鲜花,细看就知道这里面的布置应该是属于女子的房间
                “这不错吗?有助于恢复”
                圣尊没有说话,走到厚厚的冰床边,缓缓的吐出自己的内丹,那内丹中居然幻化出个人影来,过后又回到圣尊的体内,还没有看清人影的样子,冰床上的寒冰就将人整个冻住,形成一座冰棺,朦胧中能看到是个绝色艳丽,风华出众的倾城女子,圣尊轻抚着冰棺,红唇下吐出和大殿完全不同的温柔“今天我为你报仇了,我还留着他们就是要等你自己亲手来处置他们好吗”
                天界
                九霄云殿
                “什么,魔界圣尊出世,旭凤被废了修为”润玉坐在高台之上看着下面的一诸仙人
                “回陛下,是的,听闻那魔界卞城王鎏英推举旭凤为魔尊却被圣尊出现阻止了,那圣尊废了旭凤的修为还割了穗禾的舌头,还把穗禾赏给了固城王”太巳仙人把听到的报给了润玉,这圣尊出世不到半日早以六界尽知
                “陛下,这圣尊还说穗禾得到了废天后荼姚的毕生修为杀害了先水神风神构陷那魔头旭凤”影雀也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润玉,大殿里仙人听到影雀的话都开始喧闹起来,三年前先水神遇害,死的不明不白,后面这事就不了了知,可如今的水神似乎又和那旭凤纠缠不清,还被陛下软禁在璇玑宫里,但如今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陛下,如今这圣尊不知到底是何意,他既废了旭凤可他又给旭凤和穗禾赐婚,这圣尊实力不容小觑,若他对我天界有异心,恐怕我们”太上老君把自己的担忧说出声,魔界圣尊,都有十几万年不曾现世,但昔日的魔界圣尊个个本事了得,天界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润玉还在想穗禾的事,之前他是猜测,没想到果真是穗禾,还有锦觅那里,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陛下,我觉的魔界圣尊对陛下和天界应无异心,应该只是不想旭凤即位魔尊,听闻圣尊之母是死于废天后荼姚之手,圣尊此举应当是想要为母报仇”太巳仙人对润玉恭敬的说道
                影雀也附和“没错,听闻圣尊在魔界还大加赞赏陛下”
                “是吗”
                “回陛下,没错,那圣尊对先天帝废天后德行有失极为不满,对陛下倒是赞誉有加”
                “没想到废天后荼姚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如今倒是连累了她最疼爱的儿子身上”润玉的话让大多人都有些赞同,这旭凤虽然正直磊落,可那荼姚却,润玉削了旭凤的神籍,沦落到了魔界偏偏有落到了仇人的手里,他们虽然有些感想却也不敢表现出什么来,毕竟天帝对旭凤也是有恨的
                “陛下,听闻那魔界把月下仙人留在了魔界等旭凤鎏英穗禾成婚了才放他回来,陛下该如何处置”破军把自己听到的也禀报给润玉
                “天界加强戒备,虽然现在无事,但也得防患于未然,竟然魔界说成婚后才能让叔父回来,那就等他们成婚后在说”润玉虽然不知这圣尊是何意,但他能让旭凤修为尽毁甚至能让旭凤娶其它人,也能让他感谢他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6 15:53
                  其它仙家听到润玉的话怎会不知这是故意的,毕竟天帝火神水神他们三人的情感纠葛他们也是知道的
                  璇玑宫
                  锦觅被关在殿里,看着自己手里的话本,回想着和旭凤的一切,门口的彦佑着急的对锦觅说道“美人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那旭凤被废了修为,三日后就要娶穗禾和鎏英了”一听到旭凤锦觅立刻有了精神着急的看着门口的彦佑“噗嗤君,你说什么,你说凤凰他被废了修为,谁做的,他才刚复活,难道是润玉害了凤凰”
                  “不是他,你被误会,这和润玉没关系,其实你也别怪他,他也是逼不得已的”彦佑向锦觅解释道
                  “不是他,那是谁,谁能有这本事废了凤凰的修为”
                  “听说是魔界圣尊,本来卞城王鎏英举荐旭凤为魔尊的没想到被圣尊阻止了,还废了旭凤的修为不说还给旭凤和鎏英穗禾赐婚让他们三天后完婚”
                  “你说什么,魔界圣尊,他为什么这样对凤凰”听到旭凤被废了修为还要和别人成婚,锦觅的眼泪掉了下来
                  “好像是说圣尊之母是被荼姚所杀,那圣尊就让旭凤来偿还”
                  “那是荼姚杀的和凤凰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这样对凤凰”听到锦觅的质问,彦佑不知该怎么回答,虽说是荼姚杀的可旭凤毕竟是仇人之子,很少有人会不迁怒于人吧,可能也只有锦觅才会,这时彦佑看着锦觅,心里有些想法冒起
                  “不行,我要去魔界,我要去看看凤凰,那圣尊怎么可以逼着凤凰娶鎏英他们”听着锦觅的话,彦佑从思绪中反应过来“不行,听闻那圣尊残暴不仁,喜怒无常,他要是对你不利怎么办”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去魔界,噗嗤君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你既然那么想去魔界,我成全你”千决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是什么人”彦佑看着来人,此人修为高的他居然毫无察觉,如果对方是想取他性命,恐怕他早已成为了亡魂
                  “我是魔界圣尊的人”
                  “魔界圣尊”彦佑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千决破开结界,直接将锦觅打倒在地
                  “你干什么”彦佑看着他的动作,想阻止却被千决一招甩开
                  “去告诉天帝,这个女人魔界先留下旭凤大婚希望天帝和花界诸位芳主都来,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这个小美人会出什么事”千决说完便带着锦觅身形一闪,已没有了千决和锦觅的身影
                  “你,……”彦佑气急败坏的看着这一切,他是知道穗禾被圣尊赏给了固城王给糟蹋了,刚才那人对锦觅却丝毫不客气,他害怕锦觅也会遭此不测,看来他的去找润玉了
                  花界花神冢前
                  圣尊轻柔的抚着先花神的牌位,幽深的眼眸里涌现出无尽的哀伤,一滴泪从面具下滑落,最后圣尊把一朵最娇艳的花放在先花神的牌位上喃喃自语
                  “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一定能重现人世的”感觉到有人的到来圣尊准备离去,看着先水神风神的牌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便离去
                  这时长芳主等人来到花神冢前“这是谁放的花”海棠芳主问出声
                  “应该是其它人来祭拜先主的吧”长芳主看了看周围没人,那应该是花界的人
                  圣尊出了花界,就看到千决,千决上前对他说到“我把那个女人抓来了,你打算怎么做”
                  “先把那个不义不孝的女人关起来先,让她好好尝尝什么才叫真正的牢狱之灾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听到圣尊的话千决回答
                  “好,可这样就等于你和天界公然对抗了,毕竟这个女人现在是,我怕天帝会”
                  “就告诉天帝,她在我们手里,不会有任何闪失,只要天帝等到旭凤的婚礼那天就可以迎回她,倘若天帝借此想为难魔界,那我们就只能为难这个这个女人了,到时缺胳膊少腿可就怪不着我们了”只是那天她还能不能回的去
                  “我明白了”千决和圣尊回到寒泉殿
                  “你说什么,魔界的人带走了觅儿”润玉狂怒的看着彦佑,原本刚下朝的润玉正准备和太巳仙人和太上老君赏量魔界的事,没想到彦佑带来锦觅被魔界带走的消息,润玉的努火使的太巳仙人等变的战战兢兢,他之前还对魔界圣尊觉的心怀感激,却没想到这圣尊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出
                  “陛下,这魔界到底是何意,居然绑架水神,这不是公然挑衅天界吗”太上老君也摸不着头脑,这怎么突然就把水神给带走了,明知道水神是天帝的挚爱之人
                  “陛下,魔界使者到”邝露走进来对润玉说到,她也才知道魔界把水神给掳走了,本来旭凤被圣尊给废了修为,她是挺为润玉高兴的,这样旭凤永远都不可能威胁到润玉,还听说在圣尊对陛下也是多有赞誉,天魔两界应该能和平共处,可还没有反应过来,魔界就直接带走了水神,在天界带走水神这不是公然打陛下天界的脸吗?
                  一个魔界少年进来把圣尊的话带给了天帝“天帝请放心,我们只是想请天帝来魔界参加婚礼而已,有了她天帝一定会来的对吗”说完不等润玉有何反应便先离开了
                  其他的人听到这魔界少年的话,都开始担忧起来
                  “陛下,魔界此行凶险万分,陛下万万不能答应了”太上老君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已经是很明显,就是想把陛下引入魔界
                  “陛下,这恐怕是魔界的阴谋吧,他们以水神为引,请君入瓮,到时候再来个瓮中捉鳖”太巳仙人也赞同出声
                  “请陛下以天界为重,不可以身犯险呢”邝露也跪下对润玉说到,都说魔界圣尊,出神入化,这不是明摆要让陛下去……
                  “润玉,可锦觅她”
                  “彦佑仙君,水神再想办法慢慢救,可陛下不得有任何闪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6 15:55
                    太巳仙人不满的对彦佑说道
                    “够了,觅儿在魔界的手里,不管怎么样,决不能让他们伤害锦觅,至于旭凤大婚那天,本座会亲自去魔界”润玉打断太巳仙人的话,虽然他不知道这魔界圣尊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用锦觅去冒任何风险,
                    “陛下,可如果这真的是阴谋怎么办”太上老君看着润玉心意已决,但也把自己的担忧问出声,天界好不容易安定,润玉也是一个雄才伟略的天帝,比他父帝不知要强上多少,可就是太痴情了,更何况魔界圣尊实力强悍,过去的魔界圣尊个个都能够让六界风云色变。
                    “既然魔界那么想把本座引入魔界,本座就要看看他们到底意欲何为”
                    “陛下,这昔日魔界圣尊出世,六界必将翻天覆地,而且这魔界圣尊深不可测,居然能够轻易的废了火神”太上老君看了眼润玉立刻改口道“旭凤的修为,可见实力不容小觑,他们若对陛下不利,老臣怕陛下会凶多吉少啊”太巳仙人和邝露也附和着“陛下,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在营救水神也不迟”
                    “是啊,陛下,这明知是魔界的阴谋诡计,陛下还”
                    “够了,本座心意已决,无需再劝,魔界有他们的打算,本座也不会坐以待毙,你们下去吧。”润玉赶走了他们,屋里只剩下彦佑
                    “你真的打算不管怎么样都要去救锦觅”彦佑问出声
                    “有我在一日,我必护她幸福康乐一日,决不会让她有任何危险”彦佑听到润玉坚定的话,润玉对锦觅的感情确实是不假
                    润玉看了他一眼,“你说,魔界的人和你说要花界诸位芳主也要到场”
                    “没错,你发现了什么吗”
                    “这圣尊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说让我去魔界还说的通,怎么又非要花界的人也去了”
                    “谁知道呀”
                    魔界
                    寒泉殿
                    圣尊温柔的抚摸着冰棺“我会把伤害过你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我要让他们加倍的偿还你”
                    “我会把属于你的一切一一替你讨回来,我不会轻饶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6 15:56
                      搬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6 15:59
                        今晚上要交手机,求更新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6 19:20
                          “我会让他们所有人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圣尊紧靠着冰棺坐下眼里闪过前所未有的坚定
                          千决进来看着难过的圣尊,在圣尊面前蹲下,轻拍了下圣尊的肩膀
                          “天界,花界我都已经通知了,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你以她为引怕你对天界不利了”
                          “那最好,我倒想看看他们到时候知道了这一切会作何感想”
                          三天时间说快不快 ,锦觅被魔界圣尊所掳,天界和花界都最快得到了消息
                          “什么,锦觅被圣尊给带走了”花界听到润玉带来的话,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圣尊为什么要我们也去魔界看那旭凤成婚呀”
                          “这圣尊也不知到底是何意,现在觅儿在他手里,只怕芳主们和我一起去趟魔界,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护你们周全,决不会让你们有任何危险的”
                          “陛下放心,锦觅是我们的少主,我们当然要和陛下一起去接回她”长芳主点了点头
                          “不管那魔界圣尊要干什么,我们都决不会让他伤害锦觅”
                          长芳主等人一致决定和润玉一起去魔界把锦觅接回来
                          锦觅被千决带到了魔界,千决听从圣尊的吩咐把锦觅关进来魔牢里,一开始锦觅醒过来还嚷嚷着要出去,可在里面久了,监牢里哀嚎不断,不断有魔被身首异处,锦觅毕竟过去从没有经过这些,看到鲜血淋漓的画面就直接被吓到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耳朵不去听耳边的哀嚎
                          暗处的身影看着锦觅的样子勾唇讽刺一笑
                          “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6 22:17
                            “我会让他们所有人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圣尊紧靠着冰棺坐下眼里闪过前所未有的坚定
                            千决进来看着难过的圣尊,在圣尊面前蹲下,轻拍了下圣尊的肩膀
                            “天界,花界我都已经通知了,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你以她为引怕你对天界不利了”
                            “那最好,我倒想看看他们到时候知道了这一切会作何感想”
                            三天时间说快不快 ,锦觅被魔界圣尊所掳,天界和花界都最快得到了消息
                            “什么,锦觅被圣尊给带走了”花界听到润玉带来的话,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圣尊为什么要我们也去魔界看那旭凤成婚呀”
                            “这圣尊也不知到底是何意,现在觅儿在他手里,只怕芳主们和我一起去趟魔界,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护你们周全,决不会让你们有任何危险的”
                            “陛下放心,锦觅是我们的少主,我们当然要和陛下一起去接回她”长芳主点了点头
                            “不管那魔界圣尊要干什么,我们都决不会让他伤害锦觅”
                            长芳主等人一致决定和润玉一起去魔界把锦觅接回来
                            锦觅被千决带到了魔界,千决听从圣尊的吩咐把锦觅关进来魔牢里,一开始锦觅醒过来还嚷嚷着要出去,可在里面久了,监牢里哀嚎不断,不断有魔被身首异处,锦觅毕竟过去从没有经过这些,看到鲜血淋漓的画面就直接被吓到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耳朵不去听耳边的哀嚎
                            暗处的身影看着锦觅的样子勾唇讽刺一笑
                            “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6 22: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26 22: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27 19:43
                                  冒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7 19:49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魔界却发生了一场腥风血雨的改变,圣尊以雷霆之力掌控了整个魔界大权,如果说之前大家都是因为圣尊的名号而害怕敬畏圣尊,毕竟魔界众魔都在幽冥万魔图上,圣尊有生杀予夺的权力,那现在他们是从骨子里的害怕臣服,圣尊杀伐决断嗜血残忍,以鲜血为引白骨铺路将魔界牢牢的握在手中,由不得任何人反抗,三王中以前因焱城王逝去,固城王败走,卞城王一家独揽大权权倾魔界,圣尊将曾经卞城王的势力逐一瓦解,但却保留着卞城王的王位,固城王被判将于旭凤婚后处罚,千决被封为沐城王,又从以前一直保持中立的焱城王一派中选出了一位慎城王,奠定魔界三王并列
                                    “圣尊,听闻你把水神给带到了魔界”今天的大婚,新人还没有入场,大长老和卞城王先在场和圣尊交谈起来,他们也是过后才知道
                                    “圣尊,那水神毕竟是先天帝的未婚妻,此举只怕是不妥”
                                    “本尊不过是想请天界和花界来观礼而已”圣尊漫不尽心的说到,似笑非笑的看着卞城王
                                    “卞城王,你看本尊够给你面子吧 你如此看重旭凤本尊连天帝都请来参加你女儿的婚礼,哪怕你的女儿只是一个妾室”听到圣尊冷漠无情的话,卞城王那里不知道这是故意在羞辱他,鎏英本和暮辞两情相悦,却被圣尊强行指给了旭凤不说还是个妾室,魔界向来看不起妾室,这不是故意打他和鎏英的脸吗,他又何尝不知是因为他推举旭凤为魔尊,从而引发了圣尊对他的不满,这三天圣尊又以铁血手腕将他曾经的势力给一一拔除又何尝不是对他的警告,过去他一直看好旭凤以为旭凤定能把魔界带向兴盛,却没有想到圣尊出世,旭凤和圣尊是不能相比,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魔界有圣尊这样的强者他无话可说,可他也只是想给魔界找一个强大合适的魔尊,旭凤符合资格,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却没有想到圣尊出世,而旭凤和圣尊之间会有杀母之仇,他和鎏英支持旭凤从而惹恼了圣尊引来了圣尊的惩处
                                    “圣尊,小王慌恐”卞城王诚惶诚恐的说道,这两天因为鎏英的事,还有其它的事使的他疲惫不堪
                                    “圣尊,天帝和花界诸人到场”一名黑衣少年进来禀告,他是圣尊的心腹,上次就是他出言怒斥旭凤和去天界通知润玉的,他本是上古瑞兽乘黄后裔,名唤连择
                                    “请他们进来”圣尊在上首位置慵懒的回答
                                    润玉带着破军太巳仙人和花界诸位芳主到来,彦佑也跟着一起
                                    “天帝大驾光临,魔界蓬荜生辉”圣尊应付的说道,但身子没动任然是慵懒的躺在榻上
                                    “圣尊”润玉平静的喊出他的称呼,也仔细打量着圣尊
                                    即使他就那么慵懒的躺在那里,但他浑身上下的气势足以让人知道他强大的实力,足以让人震撼害怕,就如此刻长芳主们,破军和太巳仙气就被圣尊的气势压倒 ,不敢直视上首的圣尊
                                    彦佑是第一次见到圣尊,但确实是如外面传言的那般傲然霸气,让人望而生畏
                                    圣尊看着润玉所带来的人,嗤笑出声
                                    “天帝你的人也太没用了吧,跟我魔界的人比起来也差太远了吧”太巳仙人和破军听到这话也有些不甘,但他们也却如圣尊所言
                                    润玉看着圣尊和圣尊旁边的四个魔者心里不快但也是事实,他能感觉到圣尊的四个手下修为不错,天界恐怕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魔界尚武,强者为尊,但天界以德治世,今日本座是来参加婚礼随意就好”润玉的话说的很巧妙,即说魔界的人向来好强,天界任德,今天所带的人都是些平凡之辈
                                    圣尊听到这话,轻笑出声
                                    “来人看坐”
                                    润玉看了眼大殿,并没有看到锦觅的身影有点着急,但只能先按耐下,带着人先坐下
                                    “天帝的话虽如此,无用之人还不如趁早舍弃,本尊这里的人各个本领高强,沐成王便能够将你们昔日的天界战神击败,看来还是本尊卸下有方,要不本尊便忍痛割爱赠给天帝一位手下,为天帝分忧”
                                    圣尊的话激起千层浪,这不是明摆着安插人在天界吗
                                    “多些圣尊好意,天界人才济济,本座那能抢圣尊的人了”润玉也回敬过去,其它人看着这天魔二界的最强者都不说话,卞城王看着润玉圣尊,他总感觉这圣尊对润玉似乎有些好感,不像旭凤那般厌恶
                                    “圣尊,请问我天界水神现在在何处”润玉先问出声,他实在是有些担心锦觅
                                    “是啊,锦觅她在那里”长芳主也大胆的问出,听到润玉提锦觅圣尊眼里寒光一闪,语气也犹如那三冬寒雪
                                    “等婚礼结束了,你们自然能见到她”听到圣尊的话,润玉着急也无用,他在这里应付圣尊,也派人去魔界暗自寻找锦觅了,就看等会的消息
                                    大殿变的寂静无声,圣尊变的更加寒气逼人,其它人在圣尊的气势下更加战战兢兢
                                    这时新人上殿,旭凤穗禾鎏英都一身魔界嫁衣上前,穗禾虽是正妻但穿着全身妾室的打扮,两位新娘都没有盖盖头,穗禾直到今天才被人接出了固城王府上来和旭凤成婚,如今她说不了话,她心里也五味杂陈,当初她一心以为旭凤能是魔尊,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圣尊,废了旭凤的修为,割了她的舌头,又让人凌辱她,使的她失去了清白却又让她嫁给旭凤,让她现在都无法接受
                                    同样难过的还有鎏英旭凤,暮辞,旭凤对鎏英本就是朋友之义,可现在他却也娶她,人在屋檐下不的不低头,他若反抗,他死还无所谓,可却也连累鎏英和卞城王一家还有叔父,他只能妥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7 22:41
                                      暮辞看着一身婚服的鎏英,却要和旭凤成婚,如今他的心情也不好过,不管怎么说旭凤以后就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了,就算他们成婚虽然不会成为真的夫妻 ,他以后想光明正大的和鎏英在一起也总会授人诟柄,但他们却也无能为力
                                      三人到最前端,看着上首的圣尊像看看蝼蚁一般的藐视着他们,看着他们三人不甘不愿的样子却不能反抗圣尊心情大好
                                      “新人到了,那就赶紧行礼吧”听到圣尊的话礼仪官赶紧上前出来主持新人行礼
                                      旭凤也看到了上首坐在圣尊旁边的润玉,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他一直都以为他比润玉强,即使润玉做了天帝他们还是旗鼓相当,他那怕放弃了天界的一切,他还是可以和润玉抗衡,所以当卞城王鎏英让他加入魔界时他才会同意,可却没想到最后圣尊出现,一个沐城王就足以让他完败,所有人都说他的过去的辉煌是靠他的母神而得来的,过去他也一直以为自己战无不胜,却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许多高人是他所不知的,他被废了修为,一下子跌落尘埃,可看到高高在上的润玉心里很是不甘
                                      三人都各怀心思的行完礼,愿本一直想嫁给旭凤的穗禾发现现在自己一点都不高兴,看到修为尽失的旭凤穗禾心里追悔莫及,如果当初她不那么笃定的认为旭凤一定可以当上天帝会不会不同,如今的她受尽凌辱,旭凤却无动于衷,她对不起所有人,可唯独对的起旭凤,旭凤却对她现在的处境视而不见,她现在被人控制着没有选择的权力
                                      润玉看着行礼的三人,看着这样的旭凤,心里也高兴不起来,却也有一丝窃喜,这样锦觅和旭凤就在也没有机会了可也疑惑不解,他之前以为是圣尊知道锦觅与旭凤的关系,让锦觅来看着他们三人成婚或是其它,可这都结束了怎么锦觅还不在
                                      “好,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夫妻了”礼仪官的话想起
                                      “恭喜呀”千决先开口恭贺道,却没有一丝悦色
                                      千决的话想起,来观礼的其它人也都开口恭贺道
                                      “恭喜卞城王喜得佳婿”大长老也向卞城王说到
                                      卞城王强颜欢笑的应付着
                                      “天帝,此情此景心中可否畅快呀”圣尊突然问向润玉
                                      “圣尊,此情此景我无心品会如今婚礼已结束,水神了”润玉把自己的担忧问出声
                                      “不急,不急”圣尊从榻上起来,银白色的头发发出耀眼的光泽走下高台。
                                      “今日本尊送天帝一份大礼”看着在卞城王旁边的暮辞,连泽立刻会意的把暮辞抓来按跪在圣尊的脚下
                                      “暮辞”鎏英看到这情况,心里开始着急,这几天圣尊在魔界将对他不满的人全部处以极刑,她知道这个男人太危险了,随时都会没命。
                                      “天帝,这暮辞是昔日荼姚的爪牙,帮着涂姚那个毒妇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当初要不是他把你母亲的藏身之地告诉荼姚,你母亲怎么会死,本尊把他交给你如何”看着暮辞润玉和彦佑自然是知道他,润玉也从位置上起来,走下高台,看着暮辞,说他心里不怨恨暮辞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他,簌离怎么会死,暮辞抬头看着润玉,之前的事虽然过去了,一直也没有人提起,他也刻意的去忽略,却没有想到圣尊会提起还把他交给润处置,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圣尊会突然把暮辞交给天界,这不是在向天界示好吗
                                      “圣尊,陛下,求你们放过他吧,当初的事他都是被逼的,他无从选择”鎏英听到圣尊的话立刻上前在暮辞身边跪下哀求道
                                      “鎏英,你还是没学乖呀,本尊与天帝谈话那有你插嘴的份”圣尊看着鎏英冷酷出声,看着准备发火的圣尊卞城王急忙跪下“圣尊息怒,小女只是一时情急,圣尊息怒”
                                      “圣尊,今日是他们大喜的日子,请圣尊放过鎏英吧”大长老也开口劝到
                                      “是啊,圣尊,这大喜的日子圣尊还是不要动怒为好”彦佑也帮着说话,他和鎏英虽然没什么交情,但也知道穗禾就是因为多嘴才被割了舌头
                                      “鎏英,你给本尊记着,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最好少插嘴”
                                      “多些圣尊”卞城王立刻谢道,鎏英满眼泪水,现在她的心无比煎熬难过
                                      圣尊又看向润玉“天帝本尊的这份礼如何”
                                      润玉看着圣尊,他可不相信圣尊是在向他示好
                                      “不知圣尊会何会想到送本座这份大礼”听到润玉的回答,圣尊心情大好,果然这润玉也不简单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我的母亲都是死于荼姚之手,这个理由够吗”润玉看着圣尊,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他还是感觉到圣尊提起他母亲的时候的一抹忧伤
                                      其他的人听到圣尊的话,看样子因为圣尊之母和天帝之母都死于荼姚的手上,这二人怕是要结成同盟了,那旭凤,其它人带着复杂怜悯的目光看着旭凤,如今这旭凤在天界魔界都有被他母亲所害的人
                                      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旭凤也没想到因为这个原因圣尊居然会和润玉示好
                                      “那本座就收下圣尊的礼”听到润玉的话,鎏英开始着急 ,以前她是不屑润玉,可现在她只能向润玉哀求到
                                      “陛下,你放过暮辞吧,当初那不是他的初心,他也是被荼姚所逼的,他没有任何办法”
                                      看着哀求润玉的鎏英,圣尊极为不满,润玉先出声“无仿,圣尊竟然把他给了本座,不如就交给本座来处理,可好?”
                                      “那是自然,鎏英你听好了,暮辞和荼姚联手害死了天帝的母亲,天帝要如何处置他,都是应该的,想当初你的凤兄被锦觅所杀,你恨不得用灭灵箭直接杀了锦觅,如今你就更没有权力管天帝怎么对待这个杀母仇人的帮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27 22:4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7 22: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27 22:4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7 22:56
                                              咋看的一懵一懵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5-27 23:34
                                                好刺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28 08:44
                                                  看得我这叫一个爽快,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8 09:3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28 11:29
                                                      这个圣尊不会是花仙神的儿子吧,锦觅的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8 11:30
                                                        锦觅啥时候三观被正确回来,她太过于护二凤是不对的,圣尊让二凤俩老婆太赞了,二凤的人生开始了怨偶。以前就奇怪,魔界没人了吗?要一个天界的弃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5-28 12:08
                                                          晚上下班更文,精彩部分了,其实大家都已经猜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8 13:4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28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