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吧 关注:254,761贴子:6,027,204

【柯哀王道】无关埃及的雪(重发+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关埃及的雪:
知道吗,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
埃及没有眼泪:
我想,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呢。
我爱你,但是与你无关。
傻瓜,
当然有关系啊。
因为我也爱你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8 07:36
    甜的?虐的我自行离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8 07:37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8 07:54
        终于重发这篇文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8 08:31
          我在这里说明一下,重发的版本在剧情上会有拓展和改动,也就是说,重发和续等于写在一起了,明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8 09:3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28 12: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8 19: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9 18:29
                  (一)
                  这已经是灰原哀离开日本的第五天了,柯南很认真的在日历上花下一个圆圈,然后在旁边写下了一个小小的“5”。
                  她不是离开,博士说她只是去旅行,做一场她很久之前就想要做的旅行。
                  灰原哀去了埃及,那个古老的国度。
                  事情的发生还要从五天前说起,那时的工藤新一刚刚恢复柯南的身份,身为工藤新一的他在休学旅行中终于和毛利兰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心满意足的归来。当他走进博士家的宅邸时,就看见灰原哀拖着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箱子,戴了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准备往外面走去,他很自然的将她在玄幻处拦了下来,问到,
                  “你要去哪儿?”
                  灰原哀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说,
                  “我要去哪里似乎和你没有很大的关系。”
                  “怎么没关系。”
                  “有关系吗?工藤新一,我不是一个做药的机器。”
                  说完灰原哀就拖着箱子走出了大门,连带着的,还有一声巨大的关门的声音,柯南听着这声音,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难道留下来看你和你的青梅竹马相亲相爱吗?灰原哀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不想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自己内心一丝一毫的不满,但同样的,她也不想再给柯南创造任何变成工藤新一的机会。
                  赤井秀一在不远处的车子里等她,毕竟现在的自己还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孩,以这样的身份,恐怕连日本的边境都出不了,所以,她只能委托赤井秀一来带她出去,带她出去旅行,带她暂时逃离这个有着工藤新一,有着毛利兰的地方。
                  她选择了埃及,那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
                  赤井秀一将她的行李箱在后备箱里放好,然后带着她离开,这全部的过程柯南站在楼上的窗户旁看的一清二楚,看着赤井秀一的车子走开,他感觉到了一丝生气,好像有什么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但他也很清楚,灰原哀不属于自己,她有她的选择和自由,他禁锢不了她,也不可能控制她。
                  可是,灰原哀临走时的一句话,让他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
                  当所有的好都变成理所当然,一切就都失去了他本来的价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9 20:05
                    柯南看着汽车远去,转身下了楼瘫坐在沙发里,说不上难受,但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不开心,博士将刚刚打好的果汁递到了柯南的手里,笑着说,“新一啊,你不用担心小哀,小哀说她只是去埃及旅行几天,很快就回来了。”
                    只是……去旅行么……
                    柯南吸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不再做其他的思索。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打开一看,是毛利兰的短信,无非是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他草草的回复了一句就合上了手机。
                    没有灰原哀的柯南永远变不成工藤新一。
                    这是一个再明了不过的事实。
                    之后,就有了这五天柯南的等待。

                    在日历上标记完之后,柯南把笔很随意的扔在了桌子上,拿起桌上的一本埃及漫谈就看了起来,这五天里,他几乎将所有与埃及有关的资料都看了个遍,试图找出这个地方吸引她的原因,但仍是一无所获。五天来,柯南的心情一直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说不上难受,但就是不开心,不习惯,不习惯她不在身边的状态。
                    习惯,真的是一种太过可怕的东西。
                    这时,博士家的电话响了起来,博士接起来后,用他那爽朗的声音说,
                    “啊,是小哀啊,玩的怎么样啊。”
                    听到灰原哀的名字,柯南一个机灵跑到了电话前,示意博士说下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天应该就是旅行的最后一天了吧。”
                    “埃及很好,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柯南很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他忍不住想嘶吼一句,你是不打算回来了吗!但他没有,还是听着灰原哀和博士说完自己会延迟行程的话,之后就是对博士的关心,再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从头到尾,没有关于自己的一个字。
                    不过说起来,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让她来关心的呢。
                    柯南不说话,转身上了二楼的房间。
                    他已经五天没有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家了,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去,柯南有些忿忿的抓了抓头发,然后用被子一把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样的状态,真讨厌。
                    远在埃及的灰原哀在赤井秀一的陪同下,已经游览了好几天,如她所期待的一样,埃及并没有让她失望,特别的异域风光既不同于日本的东方美,也不同于英国的欧式美,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灰原哀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得到了放松。她不用去思索柯南,工藤新一,毛利兰,不用去思索组织,以及所有那些让她讨厌的事情。
                    可是,当第五天赤井秀一提出有事情时,她就料到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赤井秀一来到埃及是有任务的,他要将两个人带回日本,让他们和灰原哀在一起,既是保护,也是陪伴。
                    因为他们同样服下了APTX―4869,同样变成了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小女孩。
                    他们和他们,是惊人的相似,他同样是侦探,同样有他的青梅竹马,她同样是科学家,同样来自那个黑暗的组织。
                    但他们之间也有不同,只是这样的不同,灰原哀用肉眼还分辨不出来。
                    当她看到那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的时候,她仿佛看见了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
                    男孩和女孩都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那个男孩说,他叫渡边希,女孩说,她叫小池绘梨果。
                    灰原哀笑了笑,拢了拢自己耳鬓的头发,伸出了手,笑着说,“你好,我叫灰原哀。”
                    那一笑,一瞬间,明媚了天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9 20: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9 21:15
                        楼子,可以把原版链接发给我吗,我之前看过,想重温下再来看这个会好一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9 21:17
                          修改过后的副cp会更虐心,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9 21:33
                            楼子,你这次的改写能不能不要让小池绘梨果死啊,我刚才又重温了一遍原文,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太可怜了,楼子可以写一下她和渡边希一起吃解药恢复原身之后的故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9 22:56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29 23:22
                                up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9 23:23
                                  能不能让我一次性看个够啊(」゜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5-29 2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30 00:08
                                      只要不是哀,虐谁都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30 00: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30 08: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30 11:26


                                            回复
                                            23楼2019-05-30 11:31
                                              “怎么样,我就不给你解药。”
                                              是啊,我就不给你解药。
                                              这样的一句话,是威胁,是玩笑,是事实,是悲剧,恐怕还是……
                                              一份不能言说的在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30 11:39
                                                (三)
                                                时间在很平常的过去,小学生的生活还在继续,少年侦探团理所当然的从五个人变成了七个人,只是不一样的是柯南和灰原哀之间的关系好像越来越远了,即使两个人是同桌,居然也有了一个星期不说话这种情况的出现。
                                                一个星期里,柯南总是很努力的去试图引起她的注意,从开玩笑到逗小猫,所有他能想到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个遍,但全部收效甚微,灰原哀对他还是冷冷的,不愿意说话。相比之下,小池绘梨果欢快的几乎不像一个已经十七八岁的人,整日里跟着步美她们胡闹,乐在其中。
                                                当小池绘梨果凑到灰原哀身边的时候,她正在看着手里那高深的化学书,小池绘梨果附过身来,带了好奇的语气说,
                                                “你居然在看这个啊。”
                                                “怎么了,你难道不看吗。”
                                                灰原哀翻了几下书页,实际上,她并没有看进去多少。
                                                “以前会看啊,现在看的少了。”
                                                灰原哀没有理会她,仍独自低着头。
                                                “那个,小哀,你喜欢工藤,是吧?”
                                                小池绘梨果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灰原哀,眼睛里一闪一闪着光芒,可是,灰原哀并没有回答她。
                                                ——————
                                                “我很喜欢渡边希,第一眼见到就很喜欢。”
                                                小池绘梨果说的无比认真。
                                                “所以我不想把他还给他的青梅竹马,所以,我是不会给他解药的。”
                                                这话听起来既好笑,又有点可悲,解药是她们可以握在手里的唯一筹码。
                                                “光是不看的话,也还是会后悔哦。”
                                                小池绘梨果说完就跑开了,继续去享受她那只有七八岁的新的人生。
                                                ——————
                                                灰原哀合上了手里厚重的书本,站前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元太,步美,光彦在玩足球,柯南只是看着他们,也不接近,她冲着他喊了一句,
                                                “喂,江户川。”
                                                柯南回过头来,眼睛里带了些不可思议,带了些惊喜,她终于和自己说话了吗,柯南向着窗边走去,站在窗户低下,灰原哀站在屋子里面。
                                                “我们和好吧。”
                                                灰原哀笑着说。
                                                是啊,大侦探,我们和好吧,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每分每秒都很珍贵呢,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不要,”
                                                柯南低着头说。
                                                灰原哀愣住了。
                                                “我们一直都很好啊。”
                                                柯南抬起头来,给了灰原哀一个最大,最灿烂的笑脸。
                                                我们一直都很好。
                                                这话真好听。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30 11:42
                                                  自从小池绘梨果和渡边希住进博士家以后,博士家的氛围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小池绘梨果似乎并不急于研究出解药,只有渡边希很生气的和她要解药的时候,她才会往那件研究室里钻一会儿,就算这样,也只是在里面待半个小时就会出来。灰原哀很少有机会和她一起做实验,为数不多的几次里,灰原哀看得出,她根本没有心思去做,只是在那里草草的玩弄那些花花绿绿的药水。
                                                  灰原哀看着她,问,
                                                  “你真的不想做出解药来吗。”
                                                  小池绘梨果把试管放回架子上,很认真的摇了摇头。
                                                  “小哀,你不知道,他有多讨厌我,可是你也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小池绘梨果的眼睛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 。
                                                  她说的无比认真,灰原哀听的无比感同身受,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是啊,大侦探,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那个,绘梨果。”
                                                  “怎么了?”
                                                  “我们去埃及玩吧,就我们两个。”
                                                  “好啊。”
                                                  绘梨果笑着点头,眼睛弯成了两轮月亮。
                                                  听说埃及快要下雪了呢。
                                                  那就去看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30 11: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30 13:43
                                                      (四分之一)
                                                      渡边溪于一年前的一个阴天初识了小池绘梨果,那个女孩子穿着一条脏兮兮的红裙子,蹲在地上,用手里的树枝画着娃娃。
                                                      真是丑不可言。
                                                      ——————
                                                      听到脚步声,小池绘梨果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一眼,让一向喜欢干净的渡边溪对她的印象再次掉了一个档,她的脸上或多或少的分布着灰色的尘土,除了一双眼睛,几乎看不到哪里是干净的。两条黑色的辫子上也粘了尘土,还有细碎的树叶,小池绘梨果丢掉了手里的树枝,“蹦”到了渡边溪的面前。
                                                      “啊啦,我喜欢你呢。”
                                                      渡边溪懵了。
                                                      喜欢这么随便就可以说出口的吗?
                                                      ——————
                                                      之后的那天下午,渡边溪看着小池绘梨果从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如何被朱蒂带进了浴室,然后一个小时之后,一个“崭新的”小池绘梨果就站在了他的面前。身上脏兮兮的红裙子已经被朱蒂丢在了洗衣机里,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薄荷绿的连衣裙,两条黑色的辫子变成了披在身后的长发,头上还带了一个一个小小的雏菊发卡。
                                                      实在是有些可爱的过分了。
                                                      ——————
                                                      “啊啦,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小池绘梨果一副害羞的样子,渡边溪的脑子里还在回荡着他刚刚知道的消息。
                                                      她就是制作那种毒药,改变了他整个人生轨迹的始作俑者。
                                                      渡边溪冲上去,一把抓住了小池绘梨果白色的衣领,然后咬牙切齿的说。
                                                      “为什么……要研究那种东西……”
                                                      “我讨厌你……”
                                                      渡边溪看着小池绘梨果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了下去,最后努力的从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来。
                                                      “对不起,我也不想那样的。”
                                                      她说的很恳切,充满了无奈。
                                                      渡边溪放开了她。
                                                      ——————
                                                      小池绘梨果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东京的街头,手指在窗玻璃上画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来,这时,忽然有一束阳光穿破乌云射了出来,照在了小池绘梨果干净的脸庞上。
                                                      “这是太阳呢。”
                                                      渡边溪转过身看着她小小的背影。
                                                      “真好看。”
                                                      她如是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30 15:27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30 19:21
                                                          (六)
                                                          回到下榻的旅店的时候,灰原哀还是冷冰冰的,房间里只有两张床,小池绘梨果并不打算再去为柯南单开一间,她是个精打细算的人,这样做,不划算。
                                                          换句话说 她私心更想看看柯南和灰原哀之间最后会怎么收场。
                                                          她是个爱看热闹的人,这点无论是从前的她还是现在的她都没有改变。
                                                          ——————
                                                          灰原哀一直坐在床上看着那本厚厚的化学书,并不理会房间里另外的两个人,柯南一直都只在门进的地方站着,也不往里面走,小池绘梨果叹了口气,走到了柯南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我能做什么?”
                                                          小池绘梨果忍不住扶额叹息,她终于相信了灰原哀对这个人情商的评价,可是,小池绘梨果想的是十有八九这个人在装模作样。
                                                          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喜欢是藏不住的,看到他时,眼睛里都会放出璀璨的光芒,无论灰原哀再怎么掩饰,柯南都不可能毫无察觉。
                                                          ——————
                                                          “江户川柯南,不,我想我应该叫你工藤新一。”
                                                          突然,小池绘梨果的表情变得诡谲起来,这样的一个笑容,让柯南想起了自己和灰原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那个巷道里,她也是这样和自己说的。
                                                          “我在想,小哀爱上的,究竟是你这个叫柯南的小鬼,还是那个自命不凡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
                                                          小池绘梨果的话像锥子一样,一句句的钉在柯南的心头,她说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灰原哀,不,是宫野志保,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命运共同体?还是一个试验品?
                                                          而现在,小池绘梨果给了他一个准确的答案。
                                                          她爱他,多么轻巧的回答。
                                                          ——————
                                                          入夜,辗转反侧的灰原哀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睡,她爬了起来,身边的小池绘梨果睡得还是很香甜,灰原哀很羡慕她那样的本事,只要每天晚上躺下了,马上就能睡着。
                                                          灰原哀穿上鞋子离开了房间,走到了旅馆大堂的玻璃窗钱,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显得格外清冷。灰原哀就那样站在窗子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那是不同于东京的一份哀凉。
                                                          “出来吧,别躲着了。”
                                                          灰原哀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到,柯南从后面的雕像后走了出来,走到了她的身后。
                                                          “想问什么,说吧。”
                                                          柯南看着灰原哀的背影,发现这个身躯是如此的娇小,好像只要轻轻一捏就会碎掉,他沉默了许久,不知该从哪里说起,终于,他还是开了口。
                                                          “灰原,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他问的格外认真。
                                                          “没有,什么也没有。”
                                                          她回答的也格外认真。
                                                          答案在这一问一答里,变得心照不宣。
                                                          ——————
                                                          “工藤新一,”
                                                          灰原哀忽然说到。
                                                          “我在想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去找你,那样的话,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世事就是这样无常,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你说是不是。”
                                                          听着灰原哀的话,柯南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的问题。
                                                          “外面冷,灰原,我们回去吧。”
                                                          “工藤新一,”
                                                          灰原哀的声线变得凌厉起来,
                                                          “我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关心,我,没你想像的那样可怜。”
                                                          柯南愣住了,他没想到此时的她对自己的怨念已经是如此之深。
                                                          那句话没错,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可他还是搞不明白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无能为力吧。
                                                          ——————
                                                          房间里,小池绘梨果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笑着说,
                                                          “出来吧,好久不见了。”
                                                          贝尔摩德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这个小姑娘,脸上充满了赞赏。
                                                          “不错嘛,不愧是组织的王女,这样的演技真的像一个小女孩呢,连我都忍不住想为你鼓掌了。”
                                                          “我本来就是小女孩。”
                                                          小池绘梨果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
                                                          “任务呢?说吧。”
                                                          “现在的你,只要待在Sherry身边就好了,但是有一点。”
                                                          贝尔摩德贴近了小池绘梨果的脸。
                                                          “不要爱上那个侦探小子哦。”
                                                          “放心,”
                                                          小池绘梨果也笑了,笑容融化在了月光里。
                                                          “我的心里已经没有爱他的位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5-30 19:38
                                                            (七)
                                                            那天晚上的争吵,最后是以柯南的低头结束的,他终究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心里的答案。
                                                            灰原哀从他的身边走过,看了他一眼,说,
                                                            “如果你想不清楚的话,就没有必要来到这里。”
                                                            说完,灰原哀就走回了房间。
                                                            小池绘梨果还在床上熟睡着,灰原哀轻轻叹了一口气,也躺下继续睡觉。
                                                            ——————
                                                            那天晚上,柯南在那扇落地窗前站了很久,努力思考着自己想要得出的答案,可是,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他走回房间里,看见灰原哀的被子掉了半个下来,很小心的帮她盖了上去。
                                                            与此同时,身在东京的渡边希还在过着他的小学生生活,自从那三个人离开之后,步美他们三个人就一直问个不停,渡边希很烦,但还是努力装出耐心的样子,编造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他们三个人。 这天,他们四个人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可是在路口转角的地方,渡边希愣住了,站在那里再也动弹不得。
                                                            他看到了野泽百合,那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
                                                            如果不是那种药,现在他应该走在她的身旁。
                                                            ——————
                                                            渡边希看了很久,直到野泽百合从他的身边走过,然后再走远,渡边希往下压了压帽子,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小池绘梨果的电话,
                                                            “你好,这里小池。”
                                                            “把解药给我。”
                                                            ——————
                                                            正和柯南还有灰原哀走在一起的小池绘梨果忽然表情变得冰冷起来,连带着语气也变得冰冷,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做解药的机器。”
                                                            说完,她就挂掉了电话。
                                                            柯南不用想也知道了这个电话的来源。
                                                            他担心的是这句话会刺激到现在的灰原哀。
                                                            因为他们两个实在是太像了,自己和渡边希也太像了。
                                                            一样的身不由己,一样的怨天怨地。
                                                            ——————
                                                            不等柯南多想,忽然,贝尔摩德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柯南的眼神刚好和贝尔摩德撞到了一起,然后,他就看到了贝尔摩德的枪口。
                                                            柯南把灰原哀一把护在怀里,大喊一声,
                                                            “灰原小心!”
                                                            接着就是一声子弹打出的声音。
                                                            ——————
                                                            柯南拉起灰原哀,努力把她保护在安全的范围内,然后拉着她飞快的逃跑,并没有注意小池绘梨果。
                                                            就在刚才子弹飞过来的一个瞬间,柯南明白了自己心里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是的,他爱灰原哀。
                                                            柯南爱灰原哀。
                                                            工藤新一爱灰原哀。
                                                            他只要她活着,只想要保护好她。
                                                            ——————
                                                            两个人在混乱的人群中穿梭着,在小巷里逃跑着,不知道跑了有多久,两个人终于在一个小巷的角落里停了下来。
                                                            直到这时灰原哀才发现,柯南中弹了,虽然子弹没有留在肉里,但还是造成了一个不小的伤口。
                                                            灰原哀有些慌乱的查看着伤口,声音也带了些颤抖,
                                                            “工藤,你等等……我给你包扎。”
                                                            这时,柯南一把抓住了灰原哀的手臂。
                                                            “灰原,你听我说,”
                                                            灰原哀看着他,愣住了。
                                                            “我会保护你,不是因为解药,而是因为,”
                                                            灰原哀的心紧张了起来,好像在等一个审判,
                                                            “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正个天地都寂静了。
                                                            ——————
                                                            小池绘梨果走到贝尔摩德的面前,插着双手说,
                                                            “为什么要伤害他们两个?”
                                                            “我在帮Sherry啊。”
                                                            贝尔摩德笑得诡谲。
                                                            “我该走了。”
                                                            小池绘梨果看了一眼手表。
                                                            “如果半个小时之后再找不到他们,怕是那个侦探就要一命呜呼了。”
                                                            说完就朝着反方向走去。
                                                            “哎,王女也是这么不可爱呢。”
                                                            贝尔摩德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30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