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卫受吧 关注:7,829贴子:23,444

【原创】云雾藏雪 by陶夭 傲娇腹黑王爷攻&忠犬痴情影卫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忠犬重生赎罪文。
剧情略有狗血,和物理定律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设定有出入……


云雪不喝孟婆汤,奈何桥前一坐百十多年,过了七生七世仍没能忘记前世情缘。
未曾想往生池中为人,竟是重回那一世。
又见花间风雅的那人,又想狂澜迭起的世道,却发现,这剧情,稍有改动?

这次,他连心带身都给了那人,那王爷越发傲娇起来,从未有过的喜怒无常,怎么,你还敢委屈了?






回复
1楼2019-05-30 00:38
    小才美如画ing……
    正经图片的话……
    应该是这样的……


    收起回复
    2楼2019-05-30 00:40
      楔子:
      月挂中天,夜色寂寥。子夜时分,一只惊鸿箭在夜空中炸开,好一片精彩绚烂。

      东裕王朝最大的异性王府,此刻正在庆贺当代北凌王凌子钰的生辰,过了白天的万臣齐贺,此时仍是张灯结彩、喧闹非凡。

      凌子钰屏退侍从,踏入花园的清凉月色。

      一黑衣人从暗处现身,将一件裘皮大氅轻轻系在那人颈上。

      “小雪,”凌子钰忽然握住了他的手,“你对我,可曾有半分情意?”

      云雪的手一僵,忽而抽出手,跪拜于凌子钰身后,“承蒙主人错爱,属下不敢妄想。”

      凌子钰失落一瞬,复而一甩袖袍,轻声道:“既没有,你还不走,留在这作甚?”

      素来谨言慎行、知礼守节的暗卫,此刻沉默,未发一言。

      凌子钰嘴角一哂,自顾自的离开了。

      在转角之处,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应答:“保护主人,是属下此生意义所在。”

      凌子钰踏入蝴蝶门:“莫要逼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当晚,北凌王府因叛国通敌之罪,全府被抄,上下一百八十三人,尽数下狱。

      一时大雪落,天地静。


      回复
      3楼2019-05-30 00:40

        (一)前世
        茫茫白雪落,好一片银装素裹,万里冰封。

        雪虐风饕之中,一处黑衣如落入天地之间的一处残碑,仿佛随时可以淹没,又仿佛风雨难得飘摇。

        云雪已经跪了一整夜,连睫毛都沾满风雪,身姿却依旧挺拔,细细看时,心口一处深深地伤口,血已凝固。
        面前的煌煌金殿更显静穆威严,却始终没见到要见的人。

        许久,一锦衣人从殿中踏步而出,行至云雪面前,“你当真执迷不悟?”

        云雪神色微动,重重叩下头去,声音冰冷喑哑:“暗卫云雪,求见陛下。”

        锦衣人侧身,无奈地挥了挥手道:“传陛下口谕,暗卫云雪,以叛主之罪,打入地牢,执刑。”

        他身侧立即有人赶上,把人从冰天雪地拉起。

        云雪额上还有沾染的许多冰雪,一时茫然而狼狈,他费力挣开身边的人,扑身向前,抓住了那人衣袍:“大人,求您,求您让我见陛下一面!”

        锦衣人挥手退下了云雪身后几人,蹲下身,认真道:“云雪,你可曾想过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你要说的事,陛下何尝不知,你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我怎么救你?”

        云雪清隽眉眼瞬时惊慌,“我该如何做、我要如何做?忘川血灵云雪已经交上去了,凌王未曾做过……”

        “够了,陛下要的,岂止只是你一条邪蛊。”锦衣人打断他,执起那双在雪地里冰冷的手,偷偷塞了粒丸药,“我帮不得你,这药一服,半个时辰必死,无痛无伤,下一世,莫要再搅进这荒唐事。”

        他招手,自有人来拉起云雪,无助的暗卫只拼命抓住这最后的稻草:“林止!林止、不要……”

        直到最后,有人掩了他的嘴,连这呼救,都隐在风雪里。

        林止看着云雪跪出来的一方净地也被风雪掩埋,眼底不由得一丝悲凉之色。


        最冰冷的皇家地牢,并没有人怜惜一个暗卫的生命,况且还是个叛主的暗卫。

        最里面的牢房里,一声声狠厉的鞭响传来,血腥味尤为浓重,任谁走到这里,也要瑟缩一下。
        云雪终是没服下那粒毒药,垂吊在刑架上,铁钩子无情地穿了他的琵琶骨,带着倒钩的鞭子毫不迟疑地落下,撕开皮肉,周身衣衫残败,已是气若游丝。

        牢门忽然被打开,一束光照进来复又湮灭,林止摆摆手,鞭子停了下来,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云雪无力地抬了抬眼,林止走上前来,低头道一声:“凌王已诛,你……节哀。”
        一口鲜血自嘴角蜿蜒而下,暗卫眼神空洞苍白,再无一丝希望。

        “吃了吧,我只能做到这了。”林止指尖又拿出一枚丸药,递了过去。

        云雪把头一偏,执拗地避开了丸药,“我主死于非命,我怎敢、有如此偷安念头?”

        “我看你是真忘了你主子是谁。”

        云雪失笑,嘴角更多的鲜血汩汩流下,“从他踏上皇位的一刻,他已经忘了云雪是谁,云雪、也忘了、忘了主子是谁。”

        “毒杀同门的事情,做来确实肮脏,而我们,不就是做这些的吗?”林止手中现出一把诛心小箭,“你我早已殊途,如今,尘归尘土归土,我便送你一程。”

        小箭自他手中脱出,径直扎上了云雪的心脏,鲜血喷溅而出,真真是人间地狱。

        林止走出牢门的那一刻,听得身后一分微弱声音断断续续:“果然是条、不归路罢。”


        收起回复
        4楼2019-05-30 00:42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30 07:59
            (二)黄泉
            不归路岂是只有一条?
            黄泉路上,那人失魂落魄、伤口狼狈,却是忘了痛。

            他执拗、始终未能饮下那一弯乌黑的孟婆汤。
            孟婆是个面色灰白的老婆婆,面容更是冰冷的很,一言不发地把汤倒了回去。

            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云雪一转身,发现了一张更为灰白惨败的脸——勾魂使,白无常。
            白无常打量着他满身的伤口:“小伙子这么想不开么?这是要报仇还是要……报仇啊?”

            “我没想报仇。”云雪略有局促地低头,“只是此生有负于人,不甘了念罢了。”

            “你知道这地府有千年,再有意思的事,也就没意思了。”勾魂使转身,示意云雪跟随,“你知这世事无常,天下乱明月有祸,世上安高堂无功。各人自有各人的因果报应,你操心个什么劲?”

            云雪低头不言。
            因果报应,他死前落得周身狼狈,即是报应罢。

            白无常没能得到回答一点不介意,将人带入一处幽暗房间,周身风景冷寂,幽暗鬼火盈盈升起,白无常就地而坐。
            “白爷,这是……”

            白无常笑道:“自然是瞧你样子我喜欢,让你有个地儿待一会儿,你记得,忘不了前世的人,不得转生为人。”

            “那我可否,伴在主人身边?”

            “哪个?”一声尖利刺骨声音传来,云雪只觉得身侧风声微动,已有一袭黑衣现身他身后,绕着他走了一圈:“你喜欢,我可不大喜欢。”

            黑无常嫌弃地离开了他,做到白无常身边一处石椅,讽刺道:“小子,我散了你的阳魄,可是知道,你有两个主子的,到底是哪一个?”

            “北凌王,凌子钰。”

            黑无常嗤笑一声:“你倒是会捡个便宜的。”

            云雪登时一慌:“并非如此,小人,绝不敢奢求。”

            “不敢奢求嘛。”白无常掩嘴轻笑,“那你便入轮回,受了那七生七世的煎熬,再来说这句话罢。”

            “那我可否……”

            “不行。”黑无常出声打断,袖袍一滚,将人打入往生池畔:“那人,可不大愿意要你呢。”

            云雪心中剧痛,看向平静无波的水面,怅然跃入。

            池水瞬间恢复平静,不知多久,池畔才出现了一个人。

            极为养尊处优的面容,嘴角含笑,眼中流波。

            “多谢勾魂使大人。”凌子钰躬身道。

            “不必不必。”白无常摆摆手,“王爷善行,功德簿上已经载满了,此番不过是地府一点馈赠,若是有何要求,无常愿代为传达。”

            “我只愿,”凌子钰温声道,“等他度完劫数,带他重回东裕,无常大人,可否了却在下一番心思?”

            黑无常道:“这例外可以开,只是他还有九十九年的命数要在这冰冷黄泉里过了……”

            “我与他,一同等便是了。”凌子钰微微一笑,“只是,莫要告诉他。”
            Ps:黑白无常我乱写的啊,地府规矩我不懂的啊……


            回复
            6楼2019-05-30 11:31
              (三)重回

              第一世,他化作高山雪狼,却在大雪封山之日被陷阱引诱,铁夹子狠狠地砸下来,脊椎骨断裂,被活活扒了层皮。

              第二世,他义无反顾一般跳入往生池,化一只苍鹰,被猎人捕捉,熬了七天七夜,绝食而死。

              第三世,是富贵人家一只叫声婉转的鸟儿,金碟精食,好不快活。

              第四世,是一个闲散王府花园里一只高傲的孔雀,那王爷性情寡淡,除了孤独,倒也是一番好日子。

              第五世,是穷苦人家一只看门犬,忠心护主十数载,蝗灾来临,它被遍地流民宰杀吃肉。那人家的女孩放声大哭时,云雪竟觉得几分感动。

              第六世,是原野间一只萤火虫,被人拿网子兜了,送给心爱的女孩。它只觉得那边空气窒息,情侣刚走,他便死在当地。

              第七世,他化作一只飞蛾,竟然鬼使神差一般飞入凌子钰书房,他拼命地飞向那盏灯火,那人一笑,将它赶了出去。

              飞蛾生命九天,他再也没见过那人。

              一直等到白无常又站在他面前:“怎么,还是没忘么?”

              “不敢忘。”

              白无常笑他:“没人束着你,那有什么敢不敢的,不愿意忘罢了。”

              这七世中,做过傲骨摧折的猛兽,做过高贵门第的宠物,知晓穷苦情谊,明白了蜉蝣生命。

              再不忘、还不忘。

              白无常走了,他在那石椅上坐着,足足熬过了这九十九年。

              黑无常过来时,云雪还有些不可置信。

              “这世,为人?”

              “你未忘却前尘,本不该为人,此世是违了规矩的。”

              他跃入往生池,黑衣消逝之后,池水重回平静。

              “看来,我是要跟着去了。”凌子钰道。

              ——————割割割——————

              云雪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周身酸痛,胸前背后处处是伤,一动即有钻心之痛。

              他掀掉了身上一层金线绣花的被子,打量着这周边,锦幔罗帐,沉缓熏香,十分奢华。

              他逐渐沉睡的记忆一股脑地涌进来,头疼欲裂。

              门忽然吱呀一声,云雪攥紧了身下华缎。

              进来的,是个老管家。

              云雪莫名的舒了口气,这口气还没舒畅快,老管家一侧身把他吓了一跳。

              日思夜想的一张脸就出现在他面前,凌子钰着一身浅蓝深服,点翠银冠,接过老管家手中的托盘,摆摆手,一个人踏入房中。

              云雪呆呆地看着,一时间竟然忘了礼节。

              直到凌子钰在他面前坐下,把一托盘的药放到他面前,嘴角勾了一个笑,揶揄道:“啧啧啧,真是烧的坏了,脑子不会也打傻吧?”

              他翻身下床,已是伏跪在地:“主人……”

              凌子钰踢了踢他的肩膀,“行了,起来吧,熬个刑虚弱成这样。”

              “属下、属下无能。”
              熬刑?云雪顿时一惊,这是他刚刚认主之后,凌子钰不愿打他,于是太子殿下手一挥,让人把他带去熬了遍刑。

              竟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见他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凌子钰叹了口气,俯下身,撑住那人肩膀,竟把人抱了起来。

              “主人,万万不可。”云雪局促道。

              “有何不可?”凌子钰挑眉,“你人都是我的了。”

              凌子钰一双手去解他的衣服,云雪又往后退。
              等他反应过来,又是慌忙认错。

              “闭嘴,”凌子钰厉声道,“***过来!”

              着实把云雪吓了一跳,他记得他家主子向来温文尔雅,还从未见过这般样子。

              自己是做了什么,把主人气成这样。

              心里想着,身体却是逐步靠近过去。

              凌子钰除了他的衣服,轻轻打开他背后血迹浸染的绷带。

              云雪心里大喊着不合规矩,却始终未敢说话。

              凌子钰把药膏一点点涂上去,想他当日初入地府带的满身伤,更是要比这痛上几分吧。

              瞧瞧手下人因他一声怒喝吓得不敢说话的样子,凌子钰心里难得的爽快。

              我陪你等了那么久,还不能教训你了?


              收起回复
              7楼2019-05-30 11:32
                给我#滚@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30 11:34
                  现在是重生了是吧!所以说只有前世是虐的?(看完开头就闻到了大虐的味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31 21:42
                    楼楼加油,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1 12:07
                      啊啊啊我小才好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01 12:37
                        下一章开启新剧情线,玻璃加糖渣
                        (有点后悔为什么开的是朝廷线不是江湖线+++)
                        我们可以开展定制剧情++++
                        但是期末季到了……
                        后面会更多少我也不知道了……
                        六月结束我会回来补上的
                        对的,包括其他文的坑,都会补的


                        回复
                        13楼2019-06-01 15:05
                          六月刚到就期末了?填坑才是大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6-01 15:24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1 15:44
                              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01 20:08
                                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4 05:11
                                  暖一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3 16:10
                                    第二张图片是哪里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20:1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4 01:05
                                        加油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1 07:17
                                          楼主啊,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9-07-01 12:27
                                            (五)风平浪静

                                            果然一连好几天凌子钰都没过来,只偶尔派几个人送些药材进来。

                                            只是这些人必要死死盯着他把药碗喝个干净,然后叮嘱些有的没的才会离开。

                                            那药里放了剂量不少的太子参,遮住了药本身的味道,云雪也没尝出来具体的药材。

                                            至于再想问些其他的,那些人嘴紧的很,半句不多说。

                                            云雪心里诧异,倒也没放心上。

                                            不论这药是为他疗伤还是要控制他,不论那人防备他还是折磨他,他都认了。

                                            绝不抵触,绝不违逆,绝不逃离。

                                            三五日的好药材喝下去,这些皮肉伤养的很快。
                                            其实云雪也没觉得自己有这般娇惯,倒是白白浪费主子这么多心思。

                                            可惜自己可出不去,云雪看了看窗外阳光晴朗,一把推开了门。

                                            一抬头便看到几只鸟雀叽叽喳喳,乱叫着在树枝上躲躲藏藏。
                                            他翻身一跃躺在了亭台栏杆上,手里一把鱼食轻轻巧巧地撒进去,看湖中几只锦鲤聚拥而上,便觉得十分有趣。

                                            世子房中,凌子钰正在镜前,由芙月服侍着束发,镜中男子面容清俊,肤白若雪,长发如墨,黑曜石般的漆黑双眸之中浮动温暖的流光。

                                            这北凌王唯一的儿子,继承了母亲绝美的容貌和温润的气质。

                                            “最近那家伙怎么样了?”凌子钰问道。

                                            芙月手中篦子顿了顿,轻挑了一下眉毛反问道:“不知道殿下说的是哪个家伙?”

                                            “你这丫头明知故问,自然是修云轩的那个。”

                                            芙月笑得更欢:“主子这么在意,干嘛不亲自去看看?”

                                            凌子钰勾起唇角,“想起来顺便问问而已。”

                                            “可是您动不动就想起来,奴婢倒是想知道,那云大哥有什么魔咒施在您身上不成……”

                                            凌子钰略微沉下脸来,如渊的眸中暗光流转:“谁许你对本世子的事情说三道四了?”

                                            芙月在他身边久了,也知道他的性子当不得真,脸色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于是歪了歪头,笑道:“殿下天天在奴婢身边问啊问的,倒是不许奴婢多说了,真是不许百姓点灯,奴婢说的,不对么?”

                                            凌子钰噗嗤一声笑出来,转过身道,“好好好,越发伶牙俐齿了你,我瞧他以后少不得被你欺负了去。”

                                            “奴婢哪里敢欺负他了。”

                                            “行了,中午把人叫来用午膳吧,顺便告诉宁焕一声,我下午带人去影殿。”

                                            芙月微微颔首:“是。”

                                            ——————didiid————

                                            云雪倚在栏杆上小憩一会儿,睁开眼便跳了下来,却不想脚下一滑差点没站稳。
                                            又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跑到了他脚底下的一片阴影里,蜷着身子。

                                            云雪踩它一脚,它便嘶叫一声,弓起了脊背,呲牙瞪着他。

                                            不过当云雪把一盘小鱼放它面前,那猫早就缴械投降了。

                                            吃饱喝足了,它便躺在太阳底下梳理毛发。
                                            云雪想抱它的时候,又被它一口牙呲了回来。

                                            算了算了,不惹你便是了。

                                            云雪摇摇头,起身的时候,看见门口一抹红衣身影。

                                            竟是芙月亲自带人前来。

                                            一队侍女鱼贯而入,云雪连忙迎了过去。

                                            “芙月姑娘。”

                                            红衣侍女莞尔笑道:“云大哥多礼了,我是奉世子之命来瞧瞧云大哥的伤势如何了。”

                                            “有劳主人费心,皮肉之伤而已,云雪早已无事。”这伤来自认主的熬刑,也要这般护养,云雪想着越发惭愧,再问道,“可是主人有事传召属下?”

                                            “殿下邀云大哥前去用午膳呢。”

                                            云雪清秀的一双眉为难地皱了皱:“仅、仅是午膳?”

                                            芙月掩口笑了:“那云大哥还想要怎么样啊?”

                                            云雪更慌,连忙抱拳道:“姑娘万不可如此戏说云雪,属下怎敢以下犯上。”

                                            芙月瞧着他如此无趣,也不逗他,只道,“云大哥若是无事,不妨现在跟着奴婢过去吧?”

                                            “那便麻烦姑娘了。”
                                            -----

                                            这午饭一开始,凌子钰就把所有人赶出去了,出了门芙月就要离开,一个婢女拽了下她的衣角,“月姐姐,我们真的要走吗?万一待会儿主子要我们服侍怎么办?”

                                            芙月拽着人就走了:“你操心个什么劲,里面不是还有一个吗?”

                                            “里面?”那婢女临走前还是疑惑地张望一眼。

                                            不过里面这顿饭吃的云雪心里发毛,一盘火辣辣的水煮鱼摆到他面前的时候,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凌子钰素来嗜辣,娇生惯养的世子殿下想吃什么,自然有各种菜色。云雪从训练严苛的炼影阁出来,吃的素来都是清汤寡水,这种极辣极重的口味他还从未吃过,也…吃不得。

                                            似乎是看出云雪的纠结,凌子钰很是贴心地夹了块油汁饱满的鱼肉到他碗里。

                                            云雪眨着眼睛,一时紧张地竟然忘了谢恩。

                                            这家伙越来越不懂规矩。凌子钰心想着,只看他作何反应。

                                            云雪认命地夹起红油油的一块鱼肉到嘴里,辣的小影卫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转。

                                            “喜欢就多吃些。”凌子钰恰当时机地补了一句。

                                            “多谢主人,属下、属下……”

                                            “嗯?”

                                            云雪眼睛一闭,道:“属下很喜欢。”

                                            “那便好。”凌子钰拼命忍下嘴边的笑,转了个话题,“最近休息的可还好?”

                                            “多谢主人挂心,属下早已无碍。”

                                            凌子钰意味不明道:“好,过了这些日子,怕是有的忙了。”

                                            云雪搁了筷子,离开席位,半跪在凌子钰面前:“主人可有差遣?属下定万死不辞。”

                                            这话说的并不算惊天动地,却足够真诚,带着一种飞蛾扑火般的决然热烈,亦带着教徒一般的深情虔诚,他愿意为主人奋不顾身地倾尽所有,却在话出口的一霎收敛感情,不敢造次。

                                            “别死不死的,”凌子钰专心地把一块排骨剥出来:“你还想再死几次呢?”

                                            云雪登时如过电一般心尖猛地一震,“主、主人……”

                                            他忽的想起那黄泉中的种种,七生七世的历练,九十九年的等待。

                                            还有跃入往生池之前,黑白无常欲说还休的神情……


                                            回复
                                            23楼2019-07-01 13:59
                                              okk,今天7.1,所以我回来啦哈哈哈
                                              终于放假了……
                                              最近在补漫威系列电影,刷的超开心
                                              又是要码字的一天


                                              回复
                                              24楼2019-07-01 14:01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1 14:0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1 14:10
                                                    终于又见到楼楼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1 14:10
                                                      (六)风雨欲来

                                                      凌子钰坦然道:“刚把你从炼影阁拎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半死不活的,我可是花了不少力气,把你从鬼门关救回来的,不至于什么还没干就再死一回吧?那我这生意做得,可太亏了。”

                                                      云雪忙道:“属下不敢,属下愿竭力为主人分忧。”

                                                      凌子钰轻轻笑了,唇边勾起的弧度恰好带起一片夏日的涟漪,“你切记得,我规矩不多,但你既然做了我的贴身影卫,日后便只可听我的命令行事,不得错漏,不可欺瞒。”

                                                      “属下谨遵主人命令。”

                                                      “行了,起来吧。”凌子钰道,“没事情的话,你还是尽早上任的好。”

                                                      “谢主人。”云雪起身,“那属下先行退下了。”

                                                      “你打算退哪去?”凌子钰带着问询的眼光看他一眼,扫了一眼满桌子的菜,声音依旧温柔似水,“你主人还没有吃完,你自然应该在一边布菜。”

                                                      云雪道:“是属下思虑不周。”

                                                      “行了,过来吧。”

                                                      那黑衣影卫只得一步步走过去,拿起一双布菜的筷子,细细思索着主人上一世爱吃的菜色,做起了侍女的活计。

                                                      凌子钰舀了一勺鱼汤:“我刚还以为,炼影阁只会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没想到我的喜好你猜的还挺准。”

                                                      一句话慌得云雪立即跪了,“主人恕罪,属下只是胡乱猜测,属下不敢……”
                                                      不敢揣测主人心意的。

                                                      把人吓成这幅样子的罪魁祸首凌子钰装作无辜地抬头,一根手指扳起了那人下巴,“你很怕我?”

                                                      他怎么觉得这家伙比上一世更敏感了呢?
                                                      他明明没做什么啊……

                                                      “主、主人……”云雪此刻心神空荡,也拿不准主人几个意思,“属下愚钝,不知、不知该如何侍奉主人,属下有不合之处,请您责罚教训。”

                                                      “你骗我,你是从心底里害怕我。”凌子钰正色,声音和缓却决断,“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怕我,我明明从未怪罪过你什么。我只需要你待在我身边,由身至心地属于我,这个要求为什么会吓到你?”

                                                      “主人,云雪、云雪会忠诚主人的,至死不渝。”云雪不顾一切地抬起头,黝黑的双眸中笼上一层水雾,如同林间追逐光影的白鹿,“对属下来说,守护您是属下此生意义所在。”

                                                      凌子钰心神忽紧,一时屏住呼吸,这话,是上一世云雪同他讲过的最后一句话。

                                                      守护主人,是云雪此生意义所在。

                                                      可是,可是你最后去哪里了?

                                                      他记得一片火海里,北凌王府上下一百八十三人,死的死伤的伤,芙月扑过来用身体拦住刺向他的长枪,少女的身体被像稻草一样甩了出去,摔在墙上。

                                                      他记得牢狱之中,那金线龙纹的方奕站在他面前,把一只忘川血灵轻轻巧巧地碾死。

                                                      他记得他进入地府之时伤痕累累的身躯,心口之上被生生划开,割肉取血,把自己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拱手奉上。
                                                      又被人弃如敝履。

                                                      “滚出去。”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冷若冰霜。

                                                      云雪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原地叩了个头,而后死死地垂着,拼命压制心底翻覆成海的绝望,慢慢膝行退了出去。

                                                      合了门,便在门口回廊处静静跪着。

                                                      就算是再来一次,他还是没办法赢得主人的欢心,他真的只是想守在主人身边的暗处,当一次真真正正的影卫,化一把没有感情的利刃,在伤害到主人之前,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还活着。

                                                      可是他、他为什么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是毫无把握?
                                                      云雪啊云雪,留在主人身边,你真的配么?

                                                      可是,可是他还要去哪?
                                                      连黄泉都走了一遍的人,他还能去哪?
                                                      主人不收留他,他真的,无路可去了啊。

                                                      ------biubiubiu-----

                                                      凌子钰慢慢冷静下来,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怨自己轻信了人,怨自己没看透这皇家权势之后的算计,没明白方奕的用心和为人。

                                                      又何必,迁怒到一个影卫身上?
                                                      明明知道他恐慌自责,竟没有半分安慰,竟还要这般为难他。

                                                      凌子钰懊悔着打开了房门。

                                                      芙月带走了所有的人,世子房前空空旷旷,只有几个护院护卫站在殿前,偶尔路过几个婢女也不敢向房中窥探。

                                                      可是这房间周边有几个暗卫藏身,他还是清清楚楚。

                                                      凌子钰看着脚边深深拜伏的黑衣影卫,身形瘦削,姿势虔诚,乌黑长发从两肩滑下,直铺在砂石走廊,自他一出门便维持着跪拜的姿势,未发一言。

                                                      他要带这个人去影殿的,他要让所有影卫知道,他是影殿少殿主的。
                                                      可是他却让这人在许多影卫注视之下极尽屈辱地跪了这么久。

                                                      凌子钰轻轻半跪下身,轻抚那人肩头,“小雪,抬头。”

                                                      云雪慢慢直起上身,眼神凄婉得宛若暴雨过后零落的一支茉莉,褪尽了所有光华:“主人息怒,属下惹主人不快,属下该死,主人尽管责罚,求您,别弃了属下。”

                                                      凌子钰轻轻把人揽到怀里,隔着衣物听见云雪轻声地如同呓语,“别、别扔了我。”

                                                      “不会,你是我的,走不掉了。”


                                                      收起回复
                                                      28楼2019-07-01 22:36
                                                        okk,今天的更文任务完成~


                                                        回复
                                                        29楼2019-07-01 22:36
                                                          小雪好可怜心疼⊙﹏⊙,不过我还是好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2 09:18
                                                            楼主粗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2 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