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圣域吧 关注:2,239贴子:64,134

【撒雅】撒雅的26个字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熊并祝撒加(加隆)生日快乐


回复
1楼2019-05-30 20:31
    age(年龄)
    “要吃糖吗?我听说这种糖很受欢迎。”
    “要喝吗?我上网查过,这么做味道应该不错。”
    “多穿件衣服吧, 预报今天会有点冷。”
    “要不要换双鞋?高跟鞋大概会不方便。”
    “我听附近的人说过,新开的游乐园有好几个项目都不错,等会过去试试?”
    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听到出行计划的时候,纱织觉得不能怪自己最终没忍住。
    是了,她是很明白对面这个刚刚确定关系的男人讨好自己的心情,也并不打算无视自己的年龄只有他一半的事实,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在自己初次约会的时候,看起来象对方的孩子而非恋人。
    “撒加……”纱织几乎是磨着牙地念着对方的名字,“我的年龄是十五岁,不是五岁!”
    “嗯?”
    “所以你不必把我当成无行为能力的幼童!”纱织瞪圆了眼睛,完全没意为到,这样的她看起来倒真比实际年龄更小了些,“我可不想把你当成变态,认定你想在我身上寻找养成的乐趣啊。”
    撒加沉默了数秒:“我要失陪一下,麻烦你稍微等待一会,不会太久。”
    刚才,果然不该那么说吧?纱织皱起了眉头。抱怨当然没问题,但是,象养成什么的,会容易触动那些过往的话,总该留意着不要说出口。回想起撒加曾在一瞬间骤然黯淡的双眸,她不由得轻声叹息。”
    抱歉。“然而深沉的男声伴着叹息响起,“找东西费了点时间。”
    “嗯?什么?”一时难以转换思路,纱织只能略膛目地看着已经回转的撒加,和……他手中抱着一大叠花花绿绿的宣传页,“这是什么?”
    “从市区拿回来的旅游广告。”撒加说,丝毫没有为私事动用小宇宙,还让女神得知的不安,“这方面的东西,我不是很了解。只好找来让你自己看了。今天的行程,我谨遵女神的吩咐。”


    回复
    2楼2019-05-30 20:31
      治愈又可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9-05-30 21:24
        好像被吞了一层?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9-06-03 11:18
          certainly(当然)
          “我想要幸福,想要得到幸福,想要你幸福,想要成为你的幸福。”
          “雅典娜,你最近又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真是过份!什么叫奇怪的东西!不觉得很浪漫吗?”
          “好吧,你看的是什么?”
          “无聊的男人。”纱织嘀咕一声,“漫画啦,《CLOVER》里象征四叶草的少女的名言,”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想要幸福,想要得到幸福,想要你幸福,想要成为你的幸福。”
          “诶,没错。”纱织的耳朵瞬间烫了起来,却毫不气弱地瞪大双眼,“我尤其喜欢最后一句。”
          撒加笑了:“你的话,当然。”








          顺便,看不出来被吞楼


          回复
          6楼2019-06-06 21:19
            温馨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8 17:30
              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9 07:55
                distance(距离)
                “雅典娜,最近你是不是太累了?”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最近你每天睡得都很早。”矢车菊色的眸子担忧的望着她,“圣域现在没什么大事,你不用这样着急学习。”
                纱织的脸忽然红了:“……不是的。”她小声说。
                “嗯?”
                “是……那个……唉……”结结巴巴地嗫嚅着,少女神祗终于说出了最近看到的数据分析。
                “结吻的合适距离吗?”带着笑意的目光在少女的头顶上打转,“这种问题……”
                纱织的脸更红了:“不许笑!我知道我个子矮!啊!”她突然失声惊叫着,“撒加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我只是想告诉女神,不要太小了看你的圣斗士的臂力。”撒加微微笑着,向绯红的少女俯下头去,“只要你需要,随时可以调整到合适的距离。”


                回复
                10楼2019-06-09 22: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0 17:52
                    eyes(眼睛)
                    “怎么了?”接过纱织递来的杂志,撒加张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人长得和你有点像。”纱织指了指一张照片中的男人。
                    撒加认真地看了一会:“我不觉得。”他说,随即便觉得自己似乎反驳的太生硬了,“嗯……眼睛的颜色?”习惯性地皱起眉头思考了三秒,撒加补充说。
                    然后就收获了雅典娜女神一个偷功减料了三分之一的白眼。
                    “眼睛的颜色,当然也算,其实仔细看还是有点差别的。”纱织伸手在照片中的男人脸上一点,“我说的是这!”
                    “眉毛?撒加疑惑地问。
                    “我真想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如果等我拿来像机你还能保持一动不动的话。”放下相册,纱织的手指按在了撒加的眉心,“就是这里一模一样!”
                    修长的眉在一瞬间舒展开来,撒加含着笑,握住纱织的手:“抱歉。不过这真的只是思考时的习惯。”
                    “我知道。可会有这习惯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纱织不快地垂着眼角,“你知道不知道一直都有人说你看起来就很忧郁。”
                    撒加无言地看着纱织。纱织说的他也有所耳闻,但究其原因,却正是两人平日里默契地闭口不谈,却绝不可能消失的旧日。
                    撒加不会逃避曾经的罪孽,然而承担是一回事,面对他人的关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当这个人,同时拥有曾经的受害者、发誓守护的女神与最最珍爱的恋人三种身份的时候。
                    “我记得你说过忧郁的美男子很吸引人来的,可惜我只是徒有其表。”撒加的调侃不出意外地得到了纱织一个不满的瞪视,却也让之前过于认真而略显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真是谦虚。”
                    “是实话。蓝色与忧郁是同一个词,不是吗?”
                    纱织瞪大了眼睛,简直要被撒加突如其来的厚颜打败了。她可是真没想到,撒加会用这种近乎无赖的方式歪曲词义。然而,没等她说出什么,撒加已经再次开口了。
                    “况且这种表象也并不确切,或者说,只是遥远到无法触及本质的外人,粗糙观察后错误的判断——不是所有的蓝色都要烙上忧郁的铅印。就象你的眼睛也是蓝色的,蓝色的晴空,看着只会让人开朗舒畅。”撒加说着,渐渐收敛了调笑的神色,“而我的话,你还记得你平常喜欢用什么来形容我的眼睛?”
                    纱织不明所以地看着撒加:“矢车菊?”
                    “你知道蓝色矢车菊的花语是什么?”
                    “遇见……幸福?”
                    “所以说忧郁只是外人的错误观感。”撒加说,他温柔微笑着,矢车菊色的双眸中,脉脉地漾满纱织身影:“我已经,遇见了幸福。”


                    回复
                    12楼2019-06-13 18:37
                      fancy(设想)
                      “想要吗?”
                      “什么?”
                      “这个。”修长的手指比向电视,宽大的屏幕里,一群水手裙的少女在各种摊位前工作着,朝气饱满,一脸认真,眉眼间却满是愉悦的笑,那笑意柔软,粉红,恰如吹满校园的樱雪,“同学,社团,学园祭……诸如此类的东西。”
                      将目光转回电视,有一秒的时间,纱织蔚蓝的视线仿佛透过画面,看向了自己想象中的人生,“偶尔。”她说,跟着微笑起来,加重了语气,“非常偶尔的时候。”
                      “雅典娜……”
                      “真的是偶尔啦,比起……”纱织突然忍俊不禁,大笑出声,“大概比你们兄弟两个肯戴上圣衣头盔的时候还少吧。”
                      “雅典娜!”撒加顿时一脸哭笑不得。
                      纱织的神情认真起来:“我是说真的。我不是,不能是普通的少女,这件事,很早已经我就知道了。”
                      所以不羡慕,不,是不能羡慕吗?
                      矢车菊色的双眸没有错过少女脸上一闪而逝的黯淡。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这个世界需要雅典娜的守护,但是……
                      撒加一定是想多了,不,是想错了。看着修长的双眉不自觉,或者说习惯性地微微蹩起,纱织如此确信着。对于自己片刻前不自觉地流露出的神色,她并非全无所知。只是,撒加的想象固然错误,若要认真解释,只会更加糟糕。
                      “而且,我也并不想做普通的少女!”一把握住撒加的手,纱织微微仰头,露出坚定明朗,甚至带着几分霸气的笑意,“普通少女的话,就没有办法和撒加相遇了。所以,这个设想,驳回!”


                      回复
                      13楼2019-06-16 22:53
                        小姐说得太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8 10:54
                          gift(礼物)

                          “这是什么?”纱织拎着一只红色的的袜子,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家教皇大人。
                          项链,碧玺项链,紫色碧玺项链……如果继续下去,撒加还可以补充它的品牌和设计人,也可以运用他出色的口才,恰如其分地描述它的样式,不过当然,纱织问的不是这个:“圣诞礼物。”最后,他只是简单地回答道。
                          撒加的回答并没有让纱织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消失,事实上,那反倒更浓烈了,“你觉得……我应该……我可以……我适合……”一时之间,纱织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收到这个?”
                          雅典娜过圣诞节,这听起来确实有点奇怪。不过撒加并不觉得这是问题:“我了解过,这已经并不再是一个教徒独有的宗教节日。”
                          “我不是说这个!”纱织简直想要呻吟一声。她当然不介意以雅典娜之名收到圣诞礼物——既然这是在这天得到恋人礼物的唯一身份——但绝不是这种方式!这个礼物伴随的应该是玫瑰花束、烛光晚餐、浪漫的约会……好吧,考虑到恋人多年来战士的身份,这些都可以省略,但无论如何,它不该被塞在一只红色的袜子里挂在自己的床头!
                          这不是恋人间的方式,是父母和孩子间的方式!
                          “不是这个?”撒加不解地看着纱织,“可是你曾经说过,在你四岁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是很想得到圣诞老人的礼物的。”
                          “所以那不是我‘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而是我‘四岁’的时候!”纱织简直想要对眼前这个完全找错重点的男人翻个白眼了,“这种事根本不需要知道身份,我‘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想要的圣诞礼物不可能会被圣诞老人塞进袜子送给我了。”
                          “抱歉。”虽然知道纱织并不是真的生气,但撒加仍然为自己道了歉。不过接下来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再把礼物从袜子里掏出来送一次好象并不很恰当,他想,不妨转移一下话题,“那么,你那时想要的圣诞礼物又是什么?”
                          纱织抿起嘴唇,沉默了一会才回答:“游乐园的摩天轮。”
                          这确实没法装进一只袜子挂在床头……虽然知道纱织的意思是想去玩一次,撒加却仍然忍不住这样想了一秒:“你现在还想要这个吗?”
                          纱织的神情中染上一丝怀念:“我当年就去过了。虽然不能真找到圣诞老人当邮差,但爷爷送了我我想要的每个圣诞礼物。呃……”她突然停住嘴,迅速地扫了撒加一眼,渐渐微红了脸,“只除了七岁那年的。”
                          撒加好奇又好笑地看着纱织:“是什么?”
                          “我想要一个爱我的王子,然后象迪士尼童话里的公主一样和他幸福地生活。当时爷爷告诉我,这个他没办法给我,需要我自己去寻找,而且可能会找不到。”纱织温柔地凝视着撒加,唇边的微笑越来越深,“也许我该告诉爷爷,虽然……换了个赠送人?但是,这个礼物,我也已经收到了。”


                          回复
                          15楼2019-06-21 01: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1 02:17
                              here(这里)
                              “小孩子的想象力真是丰富。”从孤儿院慰问回来的路上,纱织发出不知是无奈还是赞美的感叹。
                              “是我想的不够周全。”撒加坦然地承认错误,“以后应该给他们准备一些更轻松的电影。”
                              “不,这不怪你。倒是我才该提前想到这个。”
                              纱织的话并非安慰。虽然撒加向来以思维慎密著称,但他的经历必然会限制他的思维方式,从小在圣域长大向死而生的战士,在童年是不会陷于充满可怕怪物的噩梦的。即使万一他们真的梦到了,也绝不会被自己光怪陆离的想象吓到——冲上去在梦境中和怪物打成一团倒是很有可能。
                              “所以,你小时候会做噩梦?”
                              “嗯。”纱织微撇过眼,随意地应了一声。
                              不太对。撒加想着。确实每个人少时总会做点足够丢脸的蠢事,可纱织并不会在意这些的女孩,她可能会故做不快地瞪着自己,也可能干脆拿来当做笑谈,但唯独不会这样避口不谈:“在你恐惧的怪物中,有我?”略做沉吟,他肯定地问道。
                              纱织神情一敛:“……有。在爷爷告诉我一切之后,‘圣域教皇’确实让我做了很多次噩梦,而且每次出现的形象都不一样。”她面无表情,眼中却渐露调侃,“有时是个好几人高的巨人,有时有着青蓝的皮肤,有时留着黑长的尖指甲,有时眼晴中会放射各种彩色的杀人射线,还有的时候整天仰头哈哈哈地疯狂傻笑……”说到这,纱织自己倒忍不住噗笑出来。
                              正如纱织预想的,撒加脸上的沉肃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懵然和哭笑不得:“雅典娜女神的想象力,确实比凡人的孩子们更胜一筹。”最后,他干巴巴地说道。
                              纱织没好气地白了撒加一眼:“谢谢夸奖。不过那段时间很短。后来……”她翘起唇角,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你就只出现在美梦里了。”
                              “美梦?”撒加的目光探究地抚过纱织的头顶。虽然脸露笑容,这份笑意可并未沉入纱织的眼角眉梢,她周身环绕的沉郁的粒子,虽然微不可察,却瞒不过撒加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没什么……”应付的回答到底在撒加执意探问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就是……我们见面的那些。”
                              修长的双眉蹙了起来。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撒加都不认为自己与纱织在十二宫战后的会面称得起美好,更不用说成为美梦,被一再回味了。
                              一只柔软的手忽地钻进撒加的掌心,用力地握住他,耳边则传来少女幽幽的叹息:“是美梦。只有在梦里,我才能见到你。”
                              撒加只觉得喉咙又当涩又紧:“雅典娜。”他轻声呼唤着,右手用力一拽,将纱织整个拉进了怀里。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一向引以为豪的口才却已经消失无踪,张口结舌了半晌,只得重复着叫了一声“雅典娜”拥紧了她。
                              然而纱织在他的怀里抬起头来:“但是,现在,事情又再一次变化了。”她盈盈地凝视着他,缓慢却异常认真的翘起唇角,柔软而深情地对着他微笑:“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都不需要了。你就在这里。”


                              回复
                              17楼2019-06-24 00:18
                                非常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7 10:09
                                  imformatization(信息化)
                                  “视频会议?”
                                  “是的。网络已经架设完成,和世界各地都可以联络。”
                                  “但是,圣域需要安装这个吗?大家平常都是用小宇宙联络的。”一边点击鼠标试用,纱织一边略有些迟疑地问道,“我知道这是对外专用,可是,你不早就在圣域的外部驻点安装过了?”
                                  “需要的时候跑去专门的驻点,或是通过小宇宙传讯,再让专人对外联系终归太麻烦了。”
                                  撒加解释的合情合理,可纱织仍然从圣域教皇一本正经地脸上看出些许端倪:“不会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毕竟整个圣域,最有可能经常需要和外界进行类似联络的,也只有身兼圣域神祇与城户财团总裁的她了。
                                  “至少我也是需要和外界联系的。”圣域与世隔绝,却不代表不食人间烟火,名为教皇的大管家当然不能不理世事。
                                  “可是……”如果是撒加的话,以前没有这种东西不照样让圣域运行良好?不,倒不如说为了保证圣域的神秘感,以教皇之身根本就不会现身和对方交流,向以前那样,将这种事交给下属才是最佳选择,更不用说,要让网络信号穿过圣域的结界要费上多大的劲。等等,这又是什么?
                                  “这也是你要用的?”点开桌面上另一个图标,纱织转头瞪大了双眼看着一脸无辜的撒加,连声音都下意识地提高了三分,“你对网购也有需求?”
                                  撒加对现代社会的信息化了解颇深,最早将各种相关科技一一应用,甚至在圣域的资金来源中,还有一家运行良好、收益颇丰的硅谷公司,可无论如何,纱织都确信,这个人对网购这种东西毫无兴趣。
                                  “向所有人开放,圣域中任何需要的人都可以使用。雅典娜女神当然更不例外。”
                                  “谢谢。”
                                  “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因为我的缘故。将这句话咽在喉咙里,撒加展颜一笑,“令女神不适,可是我的失职。”


                                  回复
                                  19楼2019-06-27 23:4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9 18:22
                                      Japnese(日语)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是很美。”撒加仰着头,仔细地辨认着天空,“大概是因为天气晴朗的缘故,颜色非常明亮。”
                                      纱织沉默了片刻:“你学了日语?”
                                      “稍微学习了一点。”撒加没有说,他希望已经在圣域住下的女神能够过得更轻松自在,昔日她会流落日本是自己的责任,那么,现在给她一个更为熟悉自然的环境当然也是。
                                      “听力已经不错了。”纱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巴巴的,评价却很中肯,“真有兴趣学的话,试试抽时间多看点文学家的著作吧。”


                                      回复
                                      21楼2019-06-30 22:2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2 08:57
                                          kneel(下跪)
                                          “我要废除下跪的礼节。”
                                          “好。”撒加不加思索地表示了赞同。说完,他打量了纱织一眼,站起身走到旁边的桌子上,端起一碟小饼干放到了纱织的面前。
                                          你是在随便哄小孩子吗?我可是认真的!一时间,纱织的脸上明显地写出了这样一句话。不过,撒加接下来的补充表明他并非在毫无原则地随意应付。
                                          “但是,一些正式的场合,我建议还是保留下跪礼。”撒加说,“我知道你不太习惯过于古典的方式,但有些时候,一定的仪式感还是必要的。”
                                          午后的阳光自撒加身后墙壁的高窗中洒落下来,无数的尘埃在光柱中,围绕着他头顶的碎发起舞。纱织看着那随意的舞蹈,脑中忽然想起年前撒加跪在她和史昂面前时,丰沛的长发上那重新戴起的、庄严的三重冠。她忽然就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也有道理。我也不该太过激进,想要一下子上上上个世纪的圣域拉进几百年。不过,你是怎么想的呢?”好奇心忽然冒了出来,纱织忍不住问道,“你真觉得这些是有必要的?”
                                          “是的。”
                                          这回答也太干脆了,纱织一时间几乎被噎到了:“我是说,不考虑各种外在的因素!”她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感觉自己表达的不是很清晰,“这么说吧,典礼上保持原样是因为需要,私下里呢?比如纯粹的私人场合,撒加你也觉得礼节更好吗——不用考虑我。”
                                          “事实上,考虑到你,我才觉得私下里也有需要用到跪礼的时候。”撒加说着,渐渐笑了起来。
                                          纱织反是没了笑意:“因为我是雅典娜?”她皱起了眉头,几乎是有点沮丧的说,“可我不想和你们隔的太远。”
                                          “不、不是这个。”撒加的笑意倒是更深了,他意味深长地看着纱织,目光从她的眼眸一下下滑,挪移到她随意搭在在膝上的左手上,在修长的无名指上流连了数秒,又重新扬起,对上了一片乍粉中的蔚蓝:“但是有些时刻,虽然是完全私人的场合,我想,也许你也会觉得,还是保留下跪的旧俗会比较好。”


                                          回复
                                          23楼2019-07-04 21:19
                                            好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6 20:11
                                              letter(信)
                                              略显凌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厚纸盒。
                                              盒子不大,比普通的信封也只大那么两三圈,高度倒足可以比得上常见的鞋盒。盒面是紫色的,和主人的发色极是相仿,纸的种类乍看难以判断,倒是隐隐可见纸面上镌着许多秀美的藤花。花枝繁密垂了多半面的纸,衬着盒盖上白皙的手指,倒好象少女的指间停伫了一群小巧的紫蝶。
                                              “在想什么?”
                                              发现这群蝴蝶已经休酣了好几分钟,撒加终于忍不住走过来问道。
                                              蝴蝶一瞬间惊散了——纱织下意识地把手往回收了收:“啊?没什么。”低垂地蓝眸胡乱地在桌面上转了两圈,她重新伸手按住了盒子,“就是你知道的,我需要好好想想到底把哪些东西要扔掉。”
                                              这确实是今天预定的日程,可这可并不能解释雅典娜为什么会对着个盒子先是踌躇后是发呆。
                                              “这里是什么?”想了想,撒加单刀直入地问。
                                              “也没什么……就,只是一些信件。”
                                              “哦。”撒加没有继续问下去。所谓信件,通常都容易关乎隐私,纱织如此犹豫又不想坦言,更只可能并不想让他了解的私密,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会多问。
                                              然而,就在撒加准备走回书架旁边的时候,纱织把盒子递了过来:“也许你愿意看看。”
                                              “不,不用这样。我是说,我没打算……”
                                              “本来就是写给你的。”
                                              写给自己的?撒加愣住了。在他的记忆里,确实收到过一封纱织的信,然而彼时的自己将之视为战书,看过后便随手撕碎扔掉了,而在那之后,两人先是阴阳两隔后是朝夕相处,纱织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会给自己写信?
                                              撒加打开盒盖,只见一叠素白的信封将纸盒堆的半满,最上面的一个信封上,装饰的樱花绘印之下,用娟秀的笔迹写着的,正是自己的名字。
                                              信纸和信封是成套的,满满一张纸上只写了两句话:
                                              “撒加:你好吗?圣域现在一切都好,大家都在帮我的忙,你放心。”
                                              “安好。”
                                              “这是……”撒加盯着落款的日期,下意识地瞪大了眼,他抬起头,神情复杂地看着纱织。
                                              “头七。”避开撒加的视线,纱织垂下眼帘低声说道,“一种东方的习惯。”
                                              撒加静静地看了纱织几秒,放下手中的信纸,拿起第二封信。
                                              同样的信封和信纸,同样的简短的两句话。
                                              “撒加:吗?圣域很好,我今天去了罗德里奥村,村里的孩子们说,他们很想你。我也是。
                                              盼安。”
                                              日期是第一封的五天之后。
                                              接下来的一刻钟里,撒加读完了余下的二十多封信。
                                              一模一样的信封信纸,大同小异的内容,或长或短的落款间隔时间……撒加沉默地看完,又沉默地将它们一一收好。
                                              “雅典娜。”他说。
                                              纱织低应了一声,却没有抬头,直到撒加掰开她汗津津发凉的手指,将一张纸硬塞在她的手里。
                                              纱织狐疑地往手里看去。
                                              不是盒子下方精心收藏的空白信笺,只是一张普通的公文纸。抬手一看,上面是一行笔力刚劲的大字。
                                              “雅典娜: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身体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纱织听到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


                                              回复
                                              25楼2019-07-07 16:09
                                                结尾很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12 18: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13 13:14
                                                    need(需要)
                                                    年轻的姑娘一谈起恋爱,就会变成需要恋人保护的娇弱公主——一直以来,纱织都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在她的想法里,就算是公主,也是与王子并肩战斗的公主才最帅气。
                                                    纱织当然不会到处大肆宣传自己的恋爱观,可也并没有过刻意隐瞒过,结果,在一次次的出游,观影,聚餐中,她的这个观点在同龄人的小范围内便广为人知了。
                                                    毕竟在她身边的年轻人里,有些实在算不上口风严紧。
                                                    可纱织没想到,连撒加都知道了这件事。不过,她可不打算接受言行不一的评语,就算是以担忧、关怀的问话说出口的,也不行。
                                                    “我和她们的情况不一样。”纱织说着微微扬起头,摆出一副骄傲的模样,“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装出过柔弱没用的、凡事都需要等你来保护的样子来?”
                                                    撒加不加思索地点了头:“没有。”
                                                    纱织便露出满意的笑容:“所以这不一样。”她强调的又说了一次,“我只是退后了一步,把事情交给你——这是在给你一个展现绅士风度的机会。”
                                                    撒加哑然失笑:“真是要多谢女神的善解人意。”他说着,略夸张地做了个行礼的手势。
                                                    “你知道就好。”纱织一脸的得意洋洋,眼中却隐隐闪过一缕柔情。
                                                    不,其实不知道才好,纱织想。我不需要你来保护,可是我知道,你需要保护我。只是这件事,没必要让你知道。


                                                    回复
                                                    31楼2019-07-14 12:11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15 18: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16 19:14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18 11:26
                                                            opposite(相反的)
                                                            论到对世界或人生的看法,就算是恋人也不会全然一致,纱织很清楚这一点,也对此全不在意,在她看来,观点不一样不算什么,只要能互相理解就毫无问题——一直以来,纱织与她的恋人就属于这毫无问题的范畴。
                                                            然而有句话说的好,凡事总有例外。
                                                            “我简直都不敢相信!”纱织几乎是嚷出来了。她并不是生气,而是惊讶过了头,毕竟,不能理解撒加的想法是一回事,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想法可是另一回事,“你居然认为世界上会有完美的存在?”
                                                            “确实有。”撒加的表情仿佛在说圣域有十二宫一样理所当然。
                                                            “这种……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你是怎么……”纱织皱着眉,一时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此时难以置信的心情,“我以为通常来说,我才比较理想主义的那个。”
                                                            “我的想法基于现实,有切实的证据。”
                                                            “证据?”
                                                            撒加目光炯炯地看着纱织:“实例。”
                                                            纱织一瞬间了悟了撒加的意思:“天啊!我是说,你真是……”她深吸了几口气,“但是当然不算。你忘了我处理文件的时候时不时就会出错吗?最近一次甚至就在昨天早上。”
                                                            “你只是需要时间。”撒加语气温和,态度却很顽固,“这种事每天都在减少,很快就会消失。而且我们都清楚,这种状况不是你的错。”
                                                            我并不觉得错误需要用将来时表达的“消失”可以称得上完美。纱织在心中悄悄翻了个白眼,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要辩解这个,一定会扯出她根本不想再提的某些过去式的东西。再说,听恋人一再强调自己的完美已经够羞耻的了,如果自己再反过来拼命辩解并不,看起来简直会象个傻子。
                                                            不过现在也够蠢的了。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意识地象条被扔在岸上的鱼一样把嘴张开又合上,还重复了好几次,纱织决定换个思路:“但我和你的看法可是相反。”她飞快地扫了撒加一眼,堵住他准备反驳的嘴,“我就不觉得你很完美。”
                                                            连主体都换了的比较好象算不上“相反”,但撒加当然明白纱织的意思,并为之一愣。他倒不至于自恋到自居完美,只是很惊讶纱织会这样说。
                                                            所幸纱织很快就给出了解释:“你有缺点,绝对,而且不止一个。”她站起来,难得地采用俯视的角度看着撒加,“我不一一举例,但你得承认我说的没错。”
                                                            “我没打算否认。”
                                                            “但是我喜欢!”纱织突然笑了起来。她斜跨两部绕到撒加身后,伸手揽住他的头上去,“不需要完美。我爱的,就是这样的撒加。”
                                                            “雅典娜……”
                                                            “如果你变得‘完美’了,没有这些缺点了,就是另一个人了。但那有什么意义?我不会爱那个人。”纱织低下头,靠上撒加被自己拉得微微仰起的前额,“你不完美,所以我当然也是。”
                                                            撒加抬起眼,给了纱织一个疑惑的眼神。
                                                            “撒加有没有听说过,每个人都是一个不规则的半圆?”
                                                            “没有,那是什么?”
                                                            “每个人都是一个不规则的半圆,只有合适的两个人才能恰到好处地拼成一整个。其他的,要不怎么都没法真的凑到一起,要不就是互相磨得坑坑洼洼,最后勉强凑成歪扭的‘圆形’。”纱织狡黠一笑,“我觉得我们可是挺合适的。”
                                                            考虑到两人的过往也许并不,撒加想,但他当然明智地没这么说。再说,纱织指的是他们这两年才开始的恋爱,而不是他过去的那些错误:“或许是的。”
                                                            这种不合时宜的谦虚真有点讨厌。纱织愤愤地呼出一口气: “所以——你不完美,我当然也不。你要知道,能和一个凹凸不平的截面严丝合缝地拼到一起的,”她居高临下地瞪着撒加,“只有另一个完全相反的凹凸不平的截面。”


                                                            回复
                                                            36楼2019-07-18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