笕堇吧 关注:912贴子:50,122

娱乐下 博人和笕堇的孩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旁白 :博人剧场版 光之羁绊
名字 光 跨越20年的时间为了拯救毁灭的外来
PV BGM响起
午夜时分的木叶村,天空中坠落的星辰 一丝不挂的女孩倒在公园的中央 她的身份是
金色的长发,蓝宝石般的右眼,被刘海遮住的左眼是写轮眼!!

光:“妈妈,佐良娜妈妈 ”
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拥抱
光:“这里是哪里?!”
除了佐良娜以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虽然失去记忆,但是很快和小伙伴打成一伙
巳月:“博人,你不觉得他很像你嘛。”
让博人惊慌失措的推理
鸣人:“总觉得 有什么要发生,佐助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意外失去联络的佐助,鸣人急切的等待挚友的归来
一切灾害的根源登场
“祸神”之种
20年后毁灭一切的大树,异星之花开满大地
女子孤独的身影一动不动站在破败不堪的大楼顶中央,长发遮住了她的双眼,四周空气越发混沌,一股风吹过,只露出那鲜红的万花筒写轮眼,正紧盯着缓慢走近的“敌人”

女子:“还没完,还有希望”
·········································································································································


回复
1楼2019-05-30 20:38
    正片开场 松竹映画
    一个流行划过木叶上空,一声巨响打破宁静

    最快赶到现场的第七班(请自行脑补忍者跑)
    博人:我说会不会有外星人之类的降落?!
    佐良娜:你是**嘛,一定是陨石之类的。
    一行人快速穿过公园的一角,不远处就是冒着些许浓烟的事发地
    巳月:有查克拉?!看样子不像是陨石。博人,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呢。
    巳月的发言,让众人决定小心翼翼接近目标。

    烟雾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第七班分成三个方向包围了那个撞击坑,由于撞击把四周的土壤略微太高了几尺,三人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小坡,慢慢地露出了头。
    博人:“外星人啊,到底是什么。。。哎”
    博人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眼前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蜷缩在中心(只能维持这种姿态,摆成大字型就得和谐)
    月光照下,那头金色的长发把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映衬地更为诱人。
    博人刹那间忘记发生了什么
    “你还要看多久啊!”佐良娜跳下了坑挡在了女孩身前,“男孩子们都离远点。”
    巳月:“慢点,佐良娜 ,你现在就这么靠近她也不妥当”
    “多嘴,你们两个快去找人帮忙“佐良娜一下子就不耐烦了,就在刚才她突然感觉到一丝奇妙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很熟悉,是一种味道。
    就在博人和巳月走到一起的同时,木叶警察部的忍者到达了,在和博人他们简短的对话后,立刻联系了15班,将女孩送去了医院。这中间,佐良娜一直陪在身边。
    与此同时,鸣人和鹿丸在商议了过去曾今经历的事件后(剧场版),慎重起见,决定不日召开五影会议,同时给佐助发去了归来信号。


    回复
    2楼2019-05-30 21:02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30 21:37
        脚步声
        “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木叶丸和花火走了过来
        “15班早点回去休息,明天8点医院门口集中”火花走到三个人跟前,她看出笕堇有些为难“怎么啦,堇哪里不舒服”拍了拍她的肩旁
        “没有,我没事的”笕堇站了起来
        木叶丸一脸无奈的看着满手油腻的博人,“你们几个还站着干什么?”
        博人“木叶丸哥哥,老爸他们讨论出什么了嘛,告诉我们吧”
        木叶丸没有理会兴奋的博人,“佐良娜,你没听到吗,可以回去休息了”
        佐良娜转过身子,叹了口气“那么什么时候集合?”
        “别搞错了”木叶丸严肃地看着她,“你们作为第一个发现人,随时都会被传唤。现在赶快去休息。”
        “明白了,博人 佐良娜 走吧”
        巳月起身,博人跟在他身后。前面还有陪着笕堇的花火和其他两人
        佐良娜慢步离开,最后又看了一眼。
        眼中的门关的死死的,密不透风,听不见一丝动静。
        就在门的另一边,宇智波樱为首的医疗小组就已经忙碌了数小时
        躺在床上的女孩,插着呼吸装置,金色的长发顺着床头像瀑布流水般淌下,一边的心率仪器上读数渐渐上升,从红色字转为绿色。
        小樱擦了擦汗,因为送来的时候非常虚弱,而且身上有多处内伤,她花了比平常多数倍的查克拉才把眼前的女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自言自语的她,拿起放在一旁的记录本看了看

        记录本上,简单记录着几行基本特征,而在底下的用红笔圈出来一行大字。
        左眼 三勾玉写轮眼
        “接下来是四肢的治疗,各位再加把劲”用力给自己和医疗班的人打气
        已经累倒的博人他们,一刻不松懈的警务部,还有彻夜不眠的火影室。


        回复
        5楼2019-05-30 23:13
          等到小樱回到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她扶着头打开房门。发现灯亮着
          惊讶地看着客厅里,被铺满地板的照片,佐良娜一夜没睡。
          “佐良娜,你在干什么。”小樱对孩子莫名的行为想要发火,但是她太累了,实在没力气。
          放下包,小樱走进自己的房间,“今天午饭你先自己对付。”说完倒下
          “嗯,晚安 妈妈”
          佐良娜还是盯着眼前的照片,她觉得自己过去一定有留下过什么,希望从照片中找到答案。
          “在哪里呢?一定有线索”她抓了抓头皮,忽然闻到一股汗味,瞬间脸色变了“额!算了”
          尽管她对事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执着,不过女生在个人卫生方面,绝不会懈怠。
          另一边
          被妹妹叫醒的博人正在刷牙,他注意到老爸又没回来,意料之中。妈妈 雏田准备的饭菜,老远就能闻到香味。不过
          “哎。。。嘴里一股汉堡的味道”他后悔昨天一口气吃了三人份,等会只好意思意思了。
          抱着愧疚的想法,博人坐到饭桌前,他把平时爱吃的煎蛋放在了妹妹小葵的面前
          “哥哥?”向日葵不解地看着哥哥
          “拜托,帮我吃掉它”博人小声说着话,一边小心翼翼地盯着厨房的动静。
          看到小葵把煎蛋两三下吃下去,博人松了口气,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对油炸食品反感。
          “博人,吃完 去把自己屋子收拾下。”雏田一直很疼爱儿女,不过也对博人每天过于放松感到忧虑,所以时不时得督促他。
          “等会我有任务,得去找木叶丸哥哥他们,待会在收拾吧”博人开始编造借口,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逃脱妈妈的说教。(其实他就是不爱做家务)
          “任务?!”雏田放下手里的碗碟,走进了客厅“刚才木叶丸已经来过了,今天你们班没有任务。”
          “哎?!不会”博人面露难色,看着眼前老妈一步步逼近
          雏田最生气就是博人对她撒谎,她打开了白眼,盯着颤抖的小博人“博——人”故意拉长了话语
          “原谅我妈妈,我马上去收拾”博人三两下吃光了碗里的饭,一溜烟跑上了楼。
          “哥哥 加油”向日葵高兴地给博人加油
          这场景就是鸣人家的日常


          回复
          6楼2019-05-30 23:54
            导演KYO的日记1
            都9102了剧场版呢?!
            指望池本的速度,还不如自己写个原创的剧场版。


            收起回复
            7楼2019-05-31 00: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31 00:33
                “相信”视线回到佐井这边,他依然注视着远方
                他看到远处的病房里,病榻上的孩子抬起了手

                “大家准备一下”佐井转过身“那个孩子醒了”
                身后百米外,木叶综合病医院四楼一间靠窗的病房里。一个少女正力图起床。
                就在刚才,昏迷了整夜的少女有了意识。她咬紧牙关,脸上显露出痛苦,缓缓睁开右眼。眼前是白雪的天花板,“好痛啊!”努力伸出右手把自己撑了起来。
                好痛,莫名的恐慌感,少女一下子支撑起了上半身,金色的长发甩到了额前
                “等一下,你现在需要休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身旁。
                “你们是谁”少女直勾勾看着笕堇,语气中充满了敌意,但声音却不令人讨厌。
                房间里空气凝固了几秒,只剩下少女的喘息
                山葵和泪走到了笕堇的身旁,她们彼此点了点头。
                笕堇:“我叫笕堇,这是伊豆野山葵,这是雀乃泪。”她用手示意两位同伴
                山葵:“我们是木叶的忍者,你受了伤,现在在医院"
                泪:“你昏迷了一夜了,现在最好还是躺下,等老师来了在提问吧”
                听完这番简单的介绍,少女底下了头,一个人喃喃自语“木叶,忍者,受伤,提问?!”
                突然少女像发狂般,一下子撕掉左手还插着的注射针头
                一个可怕的影像从她脑海闪过,那是自己吗?自己被绑在什么地方,一群人围在身旁,用刀伸向了自己
                “啊!!”
                尖叫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少女不顾一切爬起身,想要上前去阻止她的三个人,被她一一甩开。明明刚才还虚弱的要命的身体,现在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笕堇想要压住她的身体,被她一脚踢到了墙边,身旁的器械也翻了一地。少女打算冲向窗口,泪一把抱住了她的腰。结果被她一掌从脑后打倒
                “啊,呜呜”

                “你这**!”见状山葵愤怒的朝她挥出拳头。
                啪!少女用左臂挡住了她的攻击,即可使出了一个过肩摔。
                “啊!” “怎么回事?!”

                被抛出去的山葵撞到了正打算冲进房门的其他人。
                “等”还没等笕堇说完,少女从四楼窗口一跃而下。


                回复
                10楼2019-05-31 19:11
                  少女纵身一跃
                  风吹来,及腰的金色长发迎风舞动,动人的美貌,看呆了一众路人
                  “好美”笕堇呆呆地望着少女在空中的身姿,不由发出感叹。

                  只见她轻盈地落在医院广场中心的水池上,脚底下没有溅起一丝波纹。随后上身微微挺起,一只眼睛直视着天空,如此,仿佛一尊美丽的女神。“蓝天。。。"
                  “到此为止!”
                  佐井班从三个方向包围了她,同伴拿出了束缚用的铁链。
                  “不要再跑了,不然我们只好用武力制止你”佐井拿出了忍法 超兽伪画的卷轴。
                  “哈哈”少女面向佐井三人露出微笑,“不要!”斩钉截铁的回绝
                  丑-申-卯-子-亥-酉 只见少女飞速结印 丑-午-酉-子-寅-戌-寅-巳-丑-未-巳-亥-未-子-壬-申-酉-辰-酉-丑
                  “不好!”佐井挥手示意两人躲开

                  -午-未-寅-巳-子-申-卯-亥-辰-未-子-丑-申-酉-壬-子-亥-酉
                  “水遁 水龙弹之术”

                  不到2秒功夫已经完成结印 ,随即从少女身边升起的四道水柱化作巨龙,巨龙张开巨口,想要吞没眼前的一切
                  “超兽伪画!”画笔飞驰,
                  佐井召唤出禽鸟,一跃而上, 躲过了龙牙。其余两人抱着附近的人 跳上了附近的高墙。
                  “麻烦啊”看着被水淹没的广场,佐井感觉自己低估了,正站在池子中央的少女。
                  “哇啊,这下怎么搞的?”山葵和泪追出了大楼,也对眼前的景象 目瞪口呆。“啊,又是你这家伙”山葵很生气
                  “忍法 猫被”
                  这是山葵引以为豪的术,借助忍猫的力量,使自己的获得如同猫一般迅捷。
                  ”山葵酱“泪看到山葵冲了上去,自己只好也跟了上去。
                  “大家等一下!”
                  笕堇不打算帮忙,她觉得之间一定有很深的误会。
                  山葵,泪 跟少女厮打了起来。两人联手已经有几年了,配合算的上熟练。但在少女看来,这不过是过家家的招式。
                  不出十招,两人被踢倒在地。
                  “不行 不行”少女做了个鬼脸
                  “是啊 不行啊” 一击手刀从她身后方袭来,是佐井,佐井找到了空隙
                  但是,少女在被击中的瞬间,化作了水。
                  “水分身”
                  笕堇对这个术再熟悉不过了,在她看来,那位少女一定是乘着水龙弹施展的时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同时留下了水分身。而她的本体早已不知去向。
                  目标丢失!


                  回复
                  11楼2019-05-31 20:54
                    正当医院的人忙得团团的同时,博人也在和满屋子的垃圾作斗争。
                    桌底下,床底下,角落里,到处有博人曾经购买游戏卡牌。
                    博人沉迷这款集换式卡牌已经很久了,任务获得报酬,除了固定交给妈妈保管的部分,其余几乎全花在了上头。
                    “呜啊,这里也有开了一半就扔掉的包装袋”博人弯着腰,从夹缝里把遗落的垃圾捡了出来,“嗯?怎么还有朵发干的花,跑到床和墙的夹缝里了。这花早就枯萎凋零了,看不出是什么,不过还有留有股奇怪的香味,博人一脸不爽,立刻放到事先准备的垃圾袋里。
                    干得无聊了,他躺倒在床上,“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收集到 佐助师傅的卡呢。”望着桌子上厚厚一叠稀有卡,全是父亲7代目鸣人。
                    “博人,你都干完了嘛?”妈妈雏田在楼下喊道
                    “完了,完了,我这就拿下来”博人起身,抱起那个大大的垃圾袋走了下去。
                    雏田看着儿子抱着好大一个垃圾袋走到面前,“不是告诉你,要把垃圾分类嘛,你这孩子,连妹妹都能做好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好好做呢。”
                    不过此时博人一脸冏样,雏田看到儿子忙了半天满头大汗,也不打算继续批评他了。
                    这时门铃响了,原来是巳月。
                    “早上好,一大早就打扫卫生,对博人来说真是难为他了。”
                    巳月太了解博人的脾气了,他总是冲在前面,把麻烦事抛给队友。不过巳月倒是乐于在身后帮助他,只不过总会惹得佐良娜大发雷霆。
                    “我说巳月,是不是有什么任务?”博人懒洋洋地伸着腰
                    “不,正式的任务并没有下来,不过”巳月故意吊了下博人的胃口
                    “不过,是什么,难道说是”博人开始兴奋起来
                    “没错,医院那边出了点情况,昨晚那个女生不见了”巳月微微一笑
                    博人瞪大了眼睛,可以从老妈身边溜走的机会来了,“是任务,这就是任务嘛”连应该带的装备都不准备,博人立马穿好了鞋。“走吧,巳月。看我博人把她找出来”
                    “博——人——”顾不得老妈在背后叫嚷,博人已经跑出了家门。


                    回复
                    12楼2019-05-31 23:58
                      继续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2 12:1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02 22:3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03 00:33
                            撸主呢,赶紧出来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3 12:20
                              博人在楼顶死死地盯着少女,两人用很快的速度,通过了车站北侧的街道。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在拐角处将要有一辆进站的雷车。
                              “博人 气流!”
                              使用两个影分身再利用风遁 烈风掌 给本体加速。这样可以快速接近对手,同时产生打击。
                              “呜!”少女察觉到了威胁,勉强跳开。背后驶入了一辆雷车,刚好挡住退路。
                              此时博人和她已经处于面对的位置
                              两人一瞬间对了一眼
                              “哈!”
                              “看招!”
                              拳头和拳头的交锋 被彼此间的力道所弹开。
                              这仅仅是忍者间的招呼
                              “影分身之术”博人没耐性了,再等下去追击的人就要来了。他要先问出消息。
                              四个影分身,立刻向少女冲了上去
                              面对拥有和本体一样战斗力的影分身,如果彼此间体术水平一样,那自然人多的一方会获胜。至少博人是怎么估计的,但是
                              少女一脚铲飞第一个,双手撑起,一个漂亮的后蹬腿踢飞第二个,右手撑住来袭的影分身,空中左脚回旋踢击中第三个,顺势双手缠住剩下的,以剪刀腿旋转十字固完美击倒。
                              博人背脊一凉,自幼在外公日向家修行古武术的他,第一次见识这种功夫。
                              “可恶!”博人开始结印“水遁 波涛”
                              少女后撤步,轻松躲过大浪的袭击,不过水还是漫过了这片地。
                              博人高高跳起,“就是现在,雷遁 迅雷箭”博人的意图就是用水遁改变场地,使得雷遁能够**到对手。数支雷箭从上空降落,雷电沿着水浪向少女袭来。
                              少女结印
                              “雷遁 雷阵 进”
                              她的身上包裹起一层雷遁电流,将博人的雷遁尽数吸收
                              随后把收集的雷电集中在右手,“出!"
                              像投掷棒球一般奋力投出,一个高能球向博人径直飞了过去!
                              博人立马用分身,把自己本体抛下。
                              少女趁势冲上前去,在他落地刹那,溜到背后,双手勒住了博人的脖子。
                              “就你这功夫还逞英雄”少女嘲讽着
                              博人:“还行,你倒是有点料嘛”
                              “你!!”

                              不仅嘴上要占便宜,身体这次也占到了便宜。
                              “影分身之术”
                              博人同样用话语激怒了少女,趁着机会召唤了影分身。
                              分身挥起拳头重重地打向少女。
                              啪!化作了一滩水
                              “水分身。。。”博人迟疑了一秒钟,随后抬头,看见少女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电线杆上。
                              少女不再看着博人,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笨蛋”,随后便跳了下去。
                              博人拔腿就跑,拼命追了上去。


                              回复
                              20楼2019-06-03 19:56
                                导演KYO的日记3
                                走程序走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该有所突破了。

                                我先去木叶综合医院挂个水,回来继续写。


                                回复
                                22楼2019-06-03 21:14
                                  回忆
                                  我是在一列巨型雷车上出生的。一家三口挤在一个不足4坪的房间里,虽然说是一家三口,可我不知道爸爸去哪了。
                                  我拉着妈妈的手,“妈妈,妈妈,爸爸去哪了?”
                                  妈妈摸着我的头,“光,爸爸呢,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辆车无休止的行驶着。窗外的景色只有漫天飞舞的尘土,还有闪着异样红光的树影,到了冬天更有凛冽的寒风和暴雪。一天天过去,我渐渐长大,交了新的朋友,把这辆车变成我的乐园。
                                  终于,我知道了,普通人是不允许离开车的,除非成为忍者。
                                  妈妈就是忍者。

                                  我参加了忍者培训班。
                                  培训班非常辛苦,但我知道和妈妈遇到的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忘不了,半夜里妈妈偷偷给自己治疗的场景。
                                  参加培训班过去了一年,我是以第一名毕业的。
                                  满脸干枯皱纹的人“宇智波 光。 三色满点,首席认定。 恭喜毕业”
                                  我接过印有 蛤蟆 蛇 蛞蝓 三种图案,三种颜色的卷书。戴上了刻着V字的护额,这护额和妈妈头上戴的不同。
                                  我听说以前的忍者都佩戴属于自己村子的护额,但是我们这代,村子都消失了。大家都躲到了雷车里,生活,工作。不同地方的人,不同的习俗。但是他们都会提起一件事
                                  前代五影用生命守护大家的故事。为了纪念他们的同心协力,于是把护额上的图案改成了V字。
                                  妈妈告诉我,V字还代表,胜利,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那时真是高兴坏了,因为那一年和我毕业的还有不少厉害的家伙。我们满怀信心想要大干一场。
                                  第一次任务,去猎取食物。
                                  就因为贪图一些浆果,我们越过了限制的范围。在那里,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异样红光的源头。是树,金属的树,因为生锈了,表面被氧化后,太阳光照射下来,所以才有了那红光。但是这规模,实在是太大了,到底有多少呢,一眼望不尽,无止境的树海。
                                  正当我们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危机出现了
                                  毫无生息,突然间从地上冒出了一个人影。如果那还能称做人
                                  被腐败的土壤植物包裹,躯干上露出金属的碎屑,那双眼,投射出残白,还有那饥渴的大嘴,还渗着血。
                                  我们立刻向后退去,可没走几步

                                  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从地上冒了出来
                                  “僵尸啊!”不知道谁说了个我没听过的词语。
                                  那些僵尸,一步步要把我们逼到一起了。
                                  “蹲下!”我听见谁喊了一声,那是我熟悉的声音
                                  电光火石间,一个身影带着闪电,从外一下切入那群僵尸的背后。
                                  手起刀落,转瞬间,只有被切断的肢体,那群怪物抽搐着一个个倒下。
                                  “现在赶快回去!”
                                  一个身影站在远处,留下熟悉的背影。是妈妈,那是妈妈的披风。她那件披风早就有些破烂了,但是总是舍不得换。
                                  妈妈盯着远处还在集结的怪物。
                                  “光,你们现在赶快回去。”结印中

                                  于是我们马上向雷车预定的方向前进。
                                  炎遁 凤凰烈火
                                  我感到身后一股巨大的气浪席卷过来,不禁回头
                                  只有一大片的火海,妈妈站在山头那里,凝视着更遥远的地方。


                                  回复
                                  24楼2019-06-05 02:10
                                    咕嘟 咕嘟
                                    喝完一大杯水,光把杯子放回面前的桌子。她面前正坐着鸣人,鸣人饶有兴趣地听着她的话,手边的茶已经凉了。同样身旁的鹿丸手中的香烟灰落了一地,这都是第几支了。在光的背后,佐井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女生。离门一个手的距离,还站着卡卡西,正闭着眼,就像田里的稻草人一动不动。角落里积着厚厚的灰,这地方有多少年没打扫了吧。
                                    鸣人:“佐井,再给她拿杯水,顺便带些点心进来。”
                                    佐井:“是”
                                    光:“不用,我接着说”
                                    光用手擦了擦额头滴下的汗,这地方多少还是挺闷热的,刚才擦破的地方虽然包着新的纱布,但汗水碰到还是会疼的。
                                    鸣人用手示意佐井出去拿吃的。“小孩子还是别太逞强,慢点没关系。我们等等好了。”
                                    光:“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光用力啪了下桌子站了起来,这声音很大,鸣人面前的水杯都翻了。“疼 疼”她抱着自己的左臂又坐了下来。
                                    鸣人和鹿丸互相看了一眼,表示可怜

                                    “里面出什么事了!”“你们想把她干什么!”“别冲动博人!”屋外可以依稀听见博人三人的声音
                                    咚咚,敲门声
                                    进来个满脸刀疤的壮汉。“没事吧,7代目?”低沉的声音
                                    鸣人:“没事,伊比喜”
                                    伊比喜:“了解。我去把碍事的小鬼赶远点”
                                    鸣人:“还请手下留情,呵呵”
                                    砰,门重新关上。
                                    光低着头轻声细语:“要抓紧时间”
                                    鸣人:“你说什么?时间?”
                                    光重新抬起头:“时间很紧迫,未来的时间,现在的时间,都很紧迫。”
                                    鸣人:“......”把手交叉在胸前
                                    卡卡西睁开了眼睛,鹿丸扔掉了烟头。
                                    “那请你长话短说吧。”鸣人摆正了身子。

                                    光:“那是四年前的事”


                                    回复
                                    25楼2019-06-05 03:07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05 06: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5 20:14
                                          在经过了第一次的战斗后,又过了好多年,我从下忍一步步向上努力。终于我被编入了名叫 新芽的特殊部队,这个部队里的人,都是实力超群的年轻人,妈妈就是队长。我们并肩战斗,守护着我们的“家园”,不过旅途还有多久。

                                          终于,在经历了漫长的旅途,雷车在一个巨大平原地带停了下来。
                                          那天清晨,我透过窗户看到,有很多和我们一样大,甚至更大的雷车,汇聚在了一起。
                                          原来,这条连绵不断铁路的终点就是这个平原。
                                          我们放弃了家园,来到了新的天地。大家都走累了,愿意在这里安顿下来,也期待有一天夺回故乡。
                                          很快我们建立起了哨塔,防御用的土墙。靠着临时搭建的帐篷,我第一次在安稳的大地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我看见,有更多雷车载着源源不断的资材赶来。
                                          很快,我们有了仓库,集市,教会,医院。有好多我没见过东西,还认识很多新朋友。
                                          第三天我们有了一个忍者集会所。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满头银发的忍者,戴着面罩,和妈妈聊了好长一会。妈妈对他毕恭毕敬,这引起了我的好奇。
                                          于是,我从周围的上了年纪的人那里打听到了,他是原木叶村的第六代火影。为了找寻合适的土地,带领着各国组成的先遣队离开了很多年。终于在半年前发现了,这块还未被染指的大地。
                                          从迁移人民,到四处流浪,到得到一个生存之地。难以想象,妈妈他们付出了多少。
                                          我觉得该结束了,我和妈妈能在这里安心生活下去了。
                                          这本该是旅途的终点,却在第六天的午夜时刻。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那天晚上,妈妈买了我喜欢的甜丸子,还泡了上好的茶。因为我们俩的生日只差一天,所以总是一起过。我们靠在一起着说着悄悄话,只有那天妈妈才会卸下冰冷的面孔,微笑着抱紧我。她跟我说起,十五年前的这一天,她就跟我一样大。那天执行任务,她和同伴走散了,一个人在一个小山坡上,眼前是无尽的树林,远处是一个很大的湖泊,天上有颗星星掉了下来,她向星星许愿。许愿这生能和她爱的人在一起。
                                          光:“妈妈,这个愿望达成了吗?”
                                          佐良娜:“没有,他最后和别人结婚了。”
                                          光:“哎?!爸爸难道是因为你不爱他,所以他才不回家的吗?”
                                          佐良娜:“哎?!你在想什么呢,我不是告诉你爸爸是因为任务,才没法回家嘛。”
                                          光:“可现在任务不是结束了嘛,我们有了新家啊。”
                                          妈妈一言不语看着我。
                                          昏暗地灯光下,那副眼镜的框早已发白,一条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
                                          佐良娜:“早点睡吧,明天你就十岁了,我会告诉你的。”
                                          我看得出妈妈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决定今晚好好休息,不再去打扰她。
                                          三月的尽头,迎接四月到来的那一刻的钟声,在教会的大钟上敲响。
                                          轰轰轰轰轰轰。。。。。。。。。。
                                          熟睡中的我感到大地在剧烈地抖动
                                          “光!”
                                          妈妈的声音提得很高
                                          “妈妈”
                                          我穿上外套,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我们沿着震感,火速前往最近的哨塔。在那边已经汇集了不少忍者,哨兵告诉我们,在远处有一股巨大的沙尘风暴正朝我们袭来,而从地震仪上显示,其中心还汇聚了高能量。而沙尘暴只是外部的气浪,中间真正的本体到底是什么,无法预知。
                                          原六代目火影,卡卡西:“先遣队 新芽小队,立刻前往村子带领大家上雷车,不要管物资了。能跑多远跑多远。”
                                          那位大人站在最前头,向我们发出指挥,“结界班,科学特战班,以及各位原来的木叶忍者,做好准备"
                                          他扯掉了面罩,“这恐怕是发生了和那一天同样的情况了。这次轮到我们了”
                                          我不知道那时我是什么表情,妈妈拉起我的手,我们不管身后发生的一切。
                                          逃离,只有逃离,是那时唯一的任务。
                                          先遣队很快就发动了第一辆雷车。我们新芽小队 也和赶来帮忙的人,发动了第二辆。虽然这雷车和我们原来那辆比,小得多。可现在根本顾不了。
                                          我全神贯注地干着活,没有注意到,妈妈已经不在身边了。
                                          就当我们的雷车即将始离大门的时候。
                                          巨大的冲击波到达了!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一切,我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
                                          我感到所乘坐的雷车被整个抛起,好大的力量,被抛到了高空,下面就是地狱吗。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收起回复
                                          28楼2019-06-06 02:21
                                            光!
                                            光! 光!

                                            “光!你在哪里!”
                                            我隐约听见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眼:“是谁?”
                                            护额不见了,头上好多血。
                                            “把手给我,光”
                                            我抬起胳膊,接着被拽了出来。
                                            眼前是同班的 强 李。他是个体术很厉害的男生,经常会负重训练。
                                            不过他现在状况有点糟糕,我发现他身上几处都插着金属碎片,有一块正中胸口,不时冒出鲜血。
                                            光:“你才是,赶紧处理一下吧。”我想要从兜里拿出愈合药剂
                                            李:“你快走,现在去追先遣队还来得及”他转过身,把一侧的大腿示意给我看。“我没法跑了”
                                            被尖锐物刺穿了腿筋
                                            光:“大家不是说好生死一起的嘛”
                                            李:“大家都死了,你是我找了好久才发现的。”
                                            光:“你说什么!”
                                            李指着远处,黑压压地的一大片人影。“敌人快来了,佐良娜大人和火影大人他们还在继续战斗”
                                            突然李跪倒下来,我赶紧上去想要拉住他,此时他把双手架在我的肩旁上,“拜托了!为了我们活下去。。。”
                                            李的双眼流着泪,但是他不害怕死亡,他的眼神在请求我,希望我能活下去。
                                            这时大地又在摇晃,从不远处有一小部分怪物,冲了过来。
                                            “走!”
                                            他把我扔了出去!
                                            “李!”
                                            我吃惊他还有那么大的力量,而这力量到底是?
                                            八门遁甲
                                            这是他最后的声音

                                            怪物包围了他,我看到没有放弃,可现在的我必须为了原来的集体活下去。
                                            好可耻,好不甘心。不知何时 ,天空中竟然下起了雪。

                                            浑身上下剧痛,但是我依然拼命往先遣队的雷车方向跑去。
                                            雷车绕着山脉缓缓而下,只要从山坡上跳下就能赶上了。
                                            突然身后有树枝缠住了我的腿。
                                            “啊!”
                                            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马上往后看去。
                                            一个丑陋的人形怪物,他的从右手伸出长长的树枝,这树枝不是一般的木质。表面是透明的,筋脉中间流淌着鲜血。可是却非常坚硬
                                            苦无没法切断!

                                            雷遁 千鸟
                                            不得已,只好使用忍术切断了树枝。
                                            “忍。。。。者。。。。”那个怪物嘴里冒出了我熟悉的词语
                                            没等我意识到,怪物一下子冲了上来。
                                            我瞪大了眼睛,在月色下,看清了他的脸。
                                            脸被奇怪的金属四处扎满,左眼闭着,右眼睛眼白变成了漆黑,瞳孔闪着红光,在这眼睛上还能看见一道深深地伤痕。额头上是
                                            被刀划过的木叶护额。


                                            回复
                                            29楼2019-06-06 03:08
                                              这时,怪物的躯干突然长出了一根根白骨,白骨像牢笼一样,打算把我囚禁在他的身前。
                                              无法动弹,这景象太可怕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建御雷神 !

                                              就在我要被白骨吞噬的瞬间
                                              在怪物身前空间中一道白光划过
                                              白骨被一分为二,随后不到半秒的时间,怪物身上被一股雷电击中。
                                              从哪里而来的雷电?与此同时迸发了巨大的力量和响声
                                              这股雷电的力量直接把我弹开,我翻滚了好几圈才止步,伴随着耳鸣和眩目,勉强想要直起身子。
                                              天旋地转,左眼好烫,整个脸好像烧了起来,我用手紧紧捂着脸。
                                              爆炸声,撞击声,喊叫声

                                              远处是是谁和怪物在战斗,想要确认,但是意识渐渐要失去了。
                                              “爸爸!”
                                              我失去了意识
                                              之后,仿佛在梦里,我看见妈妈牵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两个人并排走向远方。我拼命追着,呼喊着。
                                              忽然那个男人松开了手,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妈妈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她的眼睛变成了窟窿,流着血。
                                              一步步走了过来,抬起手朝我的脸伸了过来。
                                              妈妈!妈妈!不要啊,不要啊妈妈!

                                              光:”啊!哈 哈 哈”
                                              我猛地睁开眼睛

                                              发现只有右眼可以看得见,左眼被厚厚地纱布包着。不过我能感觉有眼睛的存在
                                              我一股脑做了起来,看着四周,是个陌生的房间。只有铺着白布的床,满地破碎的木片,头顶上是连吊扇和灯炮都没有。尽管腿有点软,我还是扶着墙,往洗手间走去。
                                              在走的过程中,我发觉头发垂到了腰间。
                                              我到底躺了多久,发生了什么。
                                              洗手间地板上乱糟糟的,有不少虫子的尸体,洗手台上积着一层灰。上面的镜子被锈蚀的很厉害。
                                              我拆掉了包裹着的白布,从不算清晰的镜子里,我看到:
                                              “写轮眼!”
                                              为什么我会有写轮眼?!
                                              “2年了,你终于醒了”熟悉的声音
                                              转过身,“妈妈。"
                                              妈妈就站在门口。护额不见了,她的前刘海变得更长了,右眼完全被遮住。
                                              “妈妈,我到底怎么回事”
                                              佐良娜:“光,我们边走边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刻不容缓了。”
                                              她走出了洗手间,我立刻追了上去。
                                              她打开了房门,一把拉住我的手,止住了我向前的冲力。
                                              门的对面竟然是离地几十米的高空,而底下则是废土,寸草不生。
                                              ”你好好看仔细了,如果说从前还能拥有些许植物动物,如今这个世界已经奄奄一息了。”
                                              她微微侧过身子,我从她头发的缝隙里看到了,她的左眼变成了一圈圈纹样,这不是写轮眼。
                                              “光,你的左眼被敌人夺走了,你现在的左眼是我给你的。”
                                              平静的述说着惊人的事实
                                              “妈妈?!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没时间一一说清楚,从现在起,你要掌握写轮眼的力量。”
                                              “为什么?!妈妈你总是不愿意告诉我,小时候就是,生日也是,现在还是!”
                                              我哭了,我受不了了!
                                              啪!
                                              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
                                              从来没有过,妈妈从来没有打过我。
                                              我瘫倒在地上,心如刀割,眼泪模糊了视界。

                                              我觉得有两根手指,轻轻触碰着我的额头。
                                              佐良娜:“请原谅妈妈,这也是迫不得已。”
                                              她抱起了我,“已经牺牲了太多的人了,这次一定要拯救这个世界。”
                                              我感受到她身上的暖流。
                                              这股暖流包裹着我,给了我勇气。
                                              之后,我跟着妈妈一边训练,一边研究拯救世界的线索。
                                              在两年的时间里,走遍了曾经的五大国。终于在古老的遗迹,楼兰古城中,发现了可能拯救的世界的方法。
                                              那就是穿越到过去。


                                              回复
                                              30楼2019-06-06 04:39
                                                导演KYO的日记4
                                                这波回忆感觉写得过头了,镜头占掉10多分钟的时间。
                                                果然感冒的时候,状态有点糟糕啊


                                                回复
                                                31楼2019-06-06 19:57
                                                  鸣人:“你是未来过来的人?”
                                                  光:“是。距离现在的20年后。”
                                                  鹿丸:“那你过来,是想要传递情报,还是要做点什么?”
                                                  光:“找人”
                                                  鸣人:“谁?”
                                                  光:“第一目标是,宇智波佐助。第二目标是,宇智波佐良娜。”
                                                  鸣人和鹿丸目光相交。
                                                  鸣人:“找到她们之后呢?”
                                                  光:“佐助有轮回眼,他会从我的眼中看到真相。会找到回避灾难的方法。”
                                                  鸣人:“佐良娜呢?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光:“妈妈没告诉我。”
                                                  、、、、、、
                                                  鸣人:“好吧,不管如何我们会把佐助找过来。佐井,带她下去休息吧。”
                                                  佐井:“是。”
                                                  光一下子站了起来,“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和佐良娜在一起?”
                                                  鹿丸:“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鸣人打断了鹿丸的话
                                                  鸣人:“我懂了,如果你不胡闹的话。”
                                                  鹿丸:“7代目?!”
                                                  鸣人:“鹿丸,她和佐良娜的缘分,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
                                                  光听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了喜悦,“谢谢您。”
                                                  佐井:“来吧,出来吧。佐良娜她们应该就在上头。”
                                                  光:“是”
                                                  光小跑着离开了屋子。
                                                  鸣人示意佐井把门关上。
                                                  鹿丸:“你相信她说的这一切吗?”
                                                  鸣人:“真假只有等到佐助回来,不过”
                                                  佐井:“不过什么?”
                                                  鸣人:“历史那么容易被改变嘛?不,不如说,一定要去改变历史吗?”
                                                  卡卡西:“鸣人,你越来越成熟了。”
                                                  鹿丸:“喂,喂 这可是事关木叶存亡的危机,你们还有功夫讨论,人生哲学吗!?”
                                                  鸣人:“抱歉鹿丸,我总觉得即使佐助回来,这件事也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卡卡西:“总之,各位加油吧,我先去找找有什么线索吧。”
                                                  卡卡西出了门
                                                  鸣人:“啊,拜托了卡卡西老师。佐井,安排15班和她们一起活动,博人这小子得有人看着。”
                                                  鹿丸:“哦?你想让笕堇去管着博人嘛。确实,我也从我儿子那里听说了,他们最近走得有点近。“
                                                  鸣人:”哈?!”鸣人懵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为什么鹿台会跟你说这个。”
                                                  佐井:“其实,是井阵最先发现的。”
                                                  鸣人:“什么!?发现什么?”
                                                  佐井:“约会。”
                                                  鸣人:“什么啊,不就是约会嘛。”
                                                  鸣人放下心,拿起了茶杯,这茶早就凉了。

                                                  佐井:“整晚上约会。”
                                                  鸣人
                                                  “整晚?约会?“
                                                  鸣人不禁脑补了些许成人之间的事“啊啊啊啊啊!”
                                                  鹿丸:“所以说,有时候你还得多了解一些自己的儿子。”


                                                  回复
                                                  32楼2019-06-06 23:32
                                                    调查
                                                    想看喜剧请回复1
                                                    想看悲剧请回复2
                                                    想看悬疑剧请回复3
                                                    欢迎提意见。


                                                    收起回复
                                                    33楼2019-06-07 23:51
                                                      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09 18:25
                                                        导演KYO的日记5
                                                        上面这一段实际拍摄中,只有笕堇在店里买东西,忧心忡忡的样子。为了补充背景所以特别扩写出来。
                                                        TV里就钦定的事,剧场版没空画。
                                                        谁钦定的?
                                                        当然是导演我咯。火花嫁人,博人笕堇当伴郎伴娘,火花把博人托付给笕堇。新年庙会,博人和佐助回家过年。佐助一回家,母女乐开怀,立马缠着不放。博人脑子里,过节当然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周密计划,带着礼物,心想今年老子也能有女朋友了。不用嫉妒木叶丸整天一副享乐的样子了。什么川木,第一基友巳月排在前面,川什么的,以后再说。

                                                        最后,你们猜,谁蒙住了笕堇的眼睛。


                                                        回复
                                                        37楼2019-06-10 23:54
                                                          “呼哇哇。。”
                                                          笕堇背后一紧,手不自觉得摸到了对方的手。
                                                          有点小,还嫩滑嫩滑的。
                                                          小孩子?
                                                          “啊?是小葵”
                                                          “答对了”向日葵把手从她眼睛上拿开,笑眯眯地站在笕堇身前。“堇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看你呆呆地站了好久”
                                                          “我?”笕堇看了看身旁的柜子,“小葵,能不能告诉姐姐,博人君现在喜欢什么?”
                                                          向日葵盯着笕堇的眼睛,头歪到了一边,“喜欢的?堇姐姐啊。”
                                                          “哎。。。呼哇哇!!”
                                                          “呼呼,我可是知道的。哥哥房间虽然乱糟糟的。唯独有一张他和堇姐姐的照片,总是会擦得很干净。”向日葵自信满满地拉着笕堇的手。

                                                          “小葵?”
                                                          “向日葵,我也很喜欢堇姐姐。”
                                                          笕堇感到一股暖流,方才心头上的乌云已经退去。“那么,小葵。我们一起选礼物吧。”
                                                          “嗯!”
                                                          这时,笕堇身后的店主终于松了口气。


                                                          回复
                                                          38楼2019-06-12 22:11
                                                            夜晚的木叶村,洋溢着家的温暖。孩子们津津有味地吃着大人用心准备的晚饭,大人们则享受着孩子带给他们的笑容。酒足饭饱之后,接着在浴缸里泡上一泡。把一天的烦恼和心酸统统抛到脑后。那便是幸福,平日里习以为常的幸福。
                                                            “小光!你睡着了吗?”佐良娜推开门,把头探向里面。
                                                            “没,没有,再一下下就好了。”
                                                            光继续把头埋进水里,只露出两个眼睛。
                                                            “泡太久,头发要坏掉的。最好快点。”
                                                            佐良娜拉上了门,扶着额头。从光进入浴室都已经过去了一小时。正所谓人有三急。她开始怀念住在独栋房子时,自己不用和父母挤一个卫生间,随心所欲泡澡的那份时光了。
                                                            “佐良娜。”小樱招着手
                                                            “怎么了,妈妈?”
                                                            小樱从厨房后,端出了满满一盆水果拼盘,上面还浇着冰激凌。
                                                            “哎?刚才你还是一副吃惊的样子,现在怎么对她这么客气。”
                                                            “哈哈,妈妈呢,刚才是睡糊涂了。”
                                                            傍晚时分,小樱听到房间里有动静就起身看看。糊里糊涂的她,听见有人不停在喊 妈妈,妈妈。但是这个声音很陌生。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看见昨晚的女生正抱着佐良娜,东问西问。嘴里不停念叨:“妈妈,这个很可爱。”
                                                            “佐良娜!你和谁结的婚,为什么不通知妈妈和爸爸!?”
                                                            “妈妈,求求你再躺会吧”被小光缠了半天的佐良娜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之后,佐良娜一边和妈妈小樱解释,一边还得阻止小光的好奇心。免得她把炉子烧了。小樱看着女儿身边多了个精神奕奕的女生,瞬间觉得家里又多了个女儿。一口气做了一顿大餐,把家里宴会的桌子都摆满了。
                                                            小光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把美食送进嘴里,边嚼边露出满意的笑容。身边的佐良娜受不了这种不拘小节的吃法,只好把头扭过去。小樱则是高兴极了,佐良娜总是一本正经,不容易从她脸上感受到享受美食带来的幸福。而此时此刻的女生正是她最希望看得样子。“小光,别急,一会还有更好吃的。”
                                                            餐桌上了水果拼盘,小樱把餐具好好摆上。佐良娜虽然脸上一副不悦的表情,不过诱人的水果和绝配的冰激凌,使她无法抗拒。
                                                            “洗完澡再吃嘛”
                                                            “先吃一个,再怎么说我才是妈妈的女儿。啊呜。”
                                                            “佐良娜。。。算了,小光这孩子也太慢了。”


                                                            回复
                                                            39楼2019-06-12 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