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的脚丫吧 关注:412,187贴子:49,647,293

【惨兮兮】毕业聚餐喝醉以后和同班天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帖罢了
已经没脾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1 11:20
    本可儿成为弃后被连删多次已经没有脾气噜。
    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1 11:23
      恭迎姐姐回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1 11:37
        为什么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01 11:37
          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1 11:38
            看看我多爱你,总是即时捧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1 11:39
              丫头这里更吧 你已经被艳红无情锁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1 11:39
                姐姐放心飞 妹妹永相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1 11:40
                  撒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1 11:41
                    sm眼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1 11:41
                      本猪精女孩柱先去吃饭厚 等等来更
                      累了一个上午元气大伤 要大补才好


                      收起回复
                      11楼2019-06-01 11:45
                        爱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1 11:47
                          爱你,啾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1 11:50
                            爱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1 11:50
                              妹妹煮饭要是还是在高潮处戛然而止,艳红还是不会放过你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1 11:50
                                我好想吸镇楼二睡着的那个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01 11:51
                                  来喽,解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01 11:59
                                    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1 12:03
                                      肯定死丫头老吊胃口所以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1 12:09
                                        请你复制粘贴gkd 把昨日今日份加班搞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01 12:17
                                          姐姐,霉霉们饿了,中午了快煮饭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01 12:20
                                            怎么回事,哈?煮了这么久也被吸,艳红slm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6-01 12:28
                                              吃完饭又要睡个午觉???艳红锁定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01 12:3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01 12:44
                                                  艳红说以后不煮到姐妹们满意就去吃饭睡觉洗澡的话你的帖子发一个吸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01 13:12
                                                    一回来就吃!!🐷精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1 13:12
                                                      尔虞我诈钩心斗角相互攻讦表面姐妹背地捅刀数不胜数
                                                      当然本可儿这种人淡如菊的仙子自然不可能参与太多只求在深宫之中得以自保。
                                                      我和他关系更密切一些是大一上学期刚开学的宿舍装扮大赛惹
                                                      当时我们宿舍杀出重围进了决赛,决赛现场是需要全员上台用ppt展示宿舍文化风貌,有才艺表演的也可以加分惹。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因为当初宿舍报名填写的的联系人是贱婢瓜尔佳氏.舍长,所以当时所有的比赛要求举办组织都只和舍长沟通由他负责传达。
                                                      舍长和我们传达的版本是-一个人上台讲解ppt足矣。所以本仙女就自告奋勇做ppt最后由舍长请缨上台讲解。
                                                      比赛当天我们询问舍长教室在哪里,死🐴舍长和我们说让我们在宿舍等他凯旋而归就好惹我们去现场他上台会紧张。
                                                      听到如此,本仙女晚上就戴着我的美羊羊发夹出去和部门小伙伴逛街噜。谁知道异变陡生,当晚本可儿穿着地才蓝高跟鞋👠浪荡回宿舍时在楼下碰到我们的班助学长。
                                                      我很高兴的和他发了一个招呼,结果他和我说:孤立舍友很高兴是吗?宿舍装扮大赛让××(那个死🐴舍长)一个人上场被评委老师刁难?
                                                      本可儿听了一脸懵逼询问道:不是可以一个人吗?
                                                      班助学长听了气急更甚指责我:你们宿舍只有××(舍长)一个人是吗?我下台的时候问他你们宿舍的人在哪里他和我说他通知你们了你们都不愿意来还把他骂了一顿。
                                                      然后学长balabala和我说了一大堆道理不要孤立舍友舍长有舍长的苦心什么der
                                                      本可儿当时真素委屈极了,和学长解释了是舍长在撒谎班助学长丝毫不信还认为我在推脱责任。我们宿舍没有正面和舍长battle过所以他干嘛要这样的理由我们只猜测是想一个人上台出风头,结果事情出了意外班助学长问他的时候他就装作受害者把锅送给了我们
                                                      (因为后面几年他装作受害者的模样真的用了好几次每次看他故技重施本可儿都想说能不能换一个戏码本宫倦了)
                                                      不过这种背后插刀真的很低菊,只要两方对质真假立现罢了,因为我和班助学长不熟QQ都没加,舍长那个人精开学前就和学长聊的火热自然学长更偏向他罢了

                                                      故事回来当时晚上,还在楼下被班助学长“教育”的我有一种无力争辩的委屈,郑先生就是这时候从外面回来到了楼下,学长自然把他叫到跟前说教他也懂得了现在的情况。
                                                      我不懂是不是成长环境使然,郑先生真的很少生气,听完学长讲话以后他也微微颔首,然后看着我笑了一下。
                                                      即使没有任何肢体的触碰和言语鼓励,在那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他的一个笑真的很像是一盏灯。
                                                      郑先生讲话不疾不徐,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描述了一遍,后又补了一句:学长可以去把舍长叫过来对质一番,××一个人的话你可以不信,两个人的话您总该信一些了吧。后续当然就是死🐴舍长被拆穿,班助学长也私发给我消息道歉。
                                                      可能短暂的共患难让我们两个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发展开始偶尔两个人吃饭约电影。
                                                      本可儿当初大一进来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野🐔,sk2、lamer之类的品牌也都是听闻他的描述才知道,很大程度上来说郑先生真的影响了我的为人处世还有衣品云云。
                                                      他很喜欢和我说他去何处旅游的见闻和当地风物,而当时我只是一个高中只出过一次省不谙世事的少女惹也希望姐妹们在大学期间交到真的朋友,和值得的人接触,他们真的可以影响你很多~


                                                      收起回复
                                                      30楼2019-06-01 13:18
                                                        我一脸懵逼的????这都可以生气???我知道他的性子就是一旦生气几匹马都拉不回来偏偏我又猜不透他为什么老是爱和我置气,而且都是莫名其妙的小事
                                                        总之假期回来,他从川渝给宿舍每个人都带了一包兔头,偏偏没给我惹。
                                                        我舍友问他:××(我的名字)没有吗?
                                                        本可儿在床下的椅子上💺看剧,就听到他的冷笑从背后传来:呵呵,他没资格吃我的东西
                                                        本可儿当时就很不爽,真素孝鼠惹,以为老娘是廉价的女支女一包兔头就打发了吗,爱给不给惹,给你脸了还
                                                        一般我们冷战都是一个星期左右,本可儿早已见怪不怪。
                                                        和好的一天我记得是晚上,本可儿在逼里逼里看美食的综艺,看到打糍粑的时候本可儿口水都要流出来噜
                                                        (其实我很爱吃甜食惹但这两年为了我的脸和道阻且长的抗糖化道路已经戒糖好久噜)
                                                        看着看着本可儿嘴里就不由自主说出了一句:好香啊
                                                        刚说完话,就看到有人往我桌子上扔了一大盒礼盒装的红糖糍粑。
                                                        我抬起头看到是郑先生,有点不知所措。
                                                        他就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背回来累死了。就打开宿舍门出去了。
                                                        本可儿当场又开始🐔三错惹
                                                        毕竟作为丫吧的老姐姐那些直男爱的小把戏早已见怪不怪惹,而且石矶娘娘如我也不懂怎么去套路男人
                                                        所以拿到红糖糍粑以后内心欣喜是自然的,也不敢抱走太多幻想。
                                                        后来的日子本可儿记忆模糊噜,应该是没有什么吵架就这样一天天翻篇过去。
                                                        大一下学期暑假,班上的真姐妹们约我去成都玩儿。彼时我家经济已宽松很多,也抱着出去看看世间风物开阔眼界的想法就答应了。
                                                        可能母者自母我和真姐妹们在春熙路附近租了一套短租公寓,四个人两张床也毫无避嫌。
                                                        长于南方不爱吃辣的我第一天晚上去科华北路吃杀牛场的时候真的辣到要晕厥惹不过真的很爽很爽
                                                        (前面在柜子里还找到当时吃饭送的纪念袋)
                                                        下场就是刚吃完火锅本可儿的舌头底下就烂开了花了长了一个溃疡
                                                        欲哭无泪的我发了一个空间说说结果郑先生在底下评论“你去成都了也不和我说?”
                                                        暑假我和郑先生联系的不多,去成都的计划自然也没有告诉他。评论完了以后他就私聊我,问我住哪里他也要来成都。



                                                        收起回复
                                                        33楼2019-06-01 13:26
                                                          郑先生QQ问我去成都为什么不和他说,他说他那次去川渝就短短三日实在没有玩过瘾
                                                          本可儿便回答是班上的姐妹们相邀来成都叫他也不方便
                                                          郑先生鸡爪子回复的很快:我可以帮你分摊房费啊,而且和××(姐妹们)他们毕竟一个班的也不会不熟。
                                                          本可儿心里想我有姐妹在手万事无忧,臭男人快走开吧,于是鸡爪子打字:我和她们一起住一起分摊房费
                                                          郑先生可能以为清纯的女高中生如我会选择一个人住一个标间惹,惊愕之余打字问我:你们睡一间房?你和谁睡一张床?
                                                          本可儿当时同行的有三个姐妹,我和其中一个姐妹睡一张床
                                                          当时可能觉得没什么,现在细细回想反倒觉得有点不太妥当惹,虽然这个同床的姐妹现在也没有脱单而且每次暗恋的男生都是基佬惹
                                                          (感觉又可以煮一锅大戏
                                                          郑先生给我发了一串…,可能表示很无语,后面补了一句:你们在一起了?
                                                          本可儿当然不可能和他说姐妹磨β天打雷劈,但出于之前他天天骗我的情况本可儿就回复他:你猜
                                                          郑先生回了我一句:哦
                                                          后来外卖来惹我和姐妹们去吃小龙虾噜也就没了下文,当时的我也没细想那么多。应该是第三天的上午,我和姐妹们当时在IFS逛街,逛到MAC专柜的时候三个直女姐妹进去开始试色
                                                          大一的本可儿还只是一个初入护肤门也不懂化妆的清纯可人儿,就有些局促的站在店门口也不好意思进去(现在本可儿是彩妆母拉拉惹
                                                          只能鸡爪子划拉着手机心里祈祷:愿信女一生吃素保佑她们快点买完。
                                                          本可儿弱小的身躯在门口徘徊,忽然背后有人狠狠推了我一下,本可儿差点飞了出去,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想哪来的野鸡胆敢用脏手碰本宫的凤冠霞帔🙄
                                                          转身望过去,竟然是郑先生惹。他那天穿的一件白T配基础款的牛仔裤倒也显得干净利落。
                                                          (不要问本可儿为什么还记得因为他夏天只有白T,各种logo的或者纯色T
                                                          我很疑惑的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他哼了一声,说:我问xx(和我同床的姐妹)她说你们在春熙路我就过来啦。原来大一的那段时间郑先生妈妈在成都和别人合伙加盟了一家连锁餐饮店,所以郑先生就借着探望妈妈的理由来成都玩惹
                                                          后来姐妹们逛着MAC,郑先生就和我去旁边的群光广场买一点点喝惹。
                                                          那时候一点点好像还没开来胡建,郑先生很开心的给我点了一杯波霸冰淇淋,说他上次喝了觉得很ok让我试试。
                                                          其实本可儿对于奶茶分不出个好赖,几块的钱蜜雪冰城和二三十的喜茶我三两口下肚觉得味道都一样
                                                          但是当时郑先生眼神里仿佛很期待一般问我奶茶好不好喝,我便笑着点头说好喝。
                                                          郑先生听罢咧着嘴笑得很开心,沾沾自喜的说:看吧,我多厉害啊。
                                                          本可儿嘴上笑嘻嘻,内心口区区。
                                                          后来的几天大家就很开心的吃喝玩乐,逛了大家都知道的锦里太古里青城山云云。


                                                          收起回复
                                                          34楼2019-06-01 13:28
                                                            前情提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6-01 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