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锦衣卫吧 关注:37,310贴子:274,637

-这里月见,沙雕楼主一枚,懒癌晚期,学业问题限制,更文时间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这里月见,沙雕楼主一枚,懒癌晚期,学业问题限制,更文时间不定,入坑慎重。
-
希望各位小可爱们不要嫌弃楼楼渣渣的文笔,如果人物形象崩坏请谅解哈
-
喜欢段九cp很久了,期待少锦第三季的播出,希望段大大和阿九能给我们发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2 23:00
    【故梦 . 壹】
      灼热的感觉自脚底漫延至全身,我只觉得浑身难受,脑袋晕眩,身边不时有人声尖叫,吵得我耳朵疼。
      
      “阿九!阿九!快走!”一个威严的男声响在耳畔,听起来有些熟悉,我下意识循声望去,却只看见一个人影,明黄色的衣袍在火光中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被火吞没。
      
      我一惊,伸手欲抓紧那男人的衣角,却抓了个空,脑袋突然嗡嗡作响,疼得厉害,眼前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我猛然睁开眼,发现刚刚只是一场梦,想到那个噩梦,我的头就不住疼痛。
      
      睁眼之后,我正躺在一张床上,环顾了四周,发现这看上去是个女子的闺房,装饰典雅精致,很是好看,看得出,房主人对这间房很是用心。
      
      我掀开被子赤着脚下了床,口中渴的厉害,看到桌上有茶水,就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喝。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白衫女子走了进来,看见我,表情很是吃惊,伸手捂住嘴,一双杏眼瞪的大大的。
      
      我见她这反应,尴尬停下了倒茶的动作,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只愣了片刻,便很没形象的夺门而出,还一边喊着:“快,快,快去喊掌门来!就说阿九姑娘醒了。”
      
      ‘阿九?是,我的名字?我怎么不记得了’听见那女子唤我的称呼,不由得一怔,想了想,可是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挠了挠头,不明所以,但由于是别人家,我也不敢随心所欲,便又乖乖坐回了床上,两只脚晃着玩。
      
      只是片刻,房门又被推开了,只是这次进来的,不是那女子,而是一个白衣男子。
      
      男子神色很是激动,好看的眉眼间有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一身白衣穿在他身上,显得儒雅,恍若谪仙。
      
      我看着他,心口一阵疼痛,我忙伸手捂住心口,垂下了头。不知为何,我自第一眼见他,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便漫上心头,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男子见我这般模样,有些慌乱,手忙脚乱的安慰我,我只觉好笑,开口对他说:“多谢大侠关心,敢问大侠贵姓?”
      
      在我看来很正常的一句问话,却令男子一愣,不可置信地抬眼看我,看得我心慌。我看出他的失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准备出言安慰,却听得门外一阵骚动,一个白发男子被推入房中,我抬眼看去。
      
      那是个穿着很随意的男子,长发松松挽着,有一种洒脱之感。
      
      “哟,小阿九醒来啦!这下段掌门可安心了吧,还请你让让,我来给她把把脉。”男子说着,把那位‘段掌门’拉开,将三指放在我脉搏上。
      
      那白衣男子没生气,负手立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把脉,薄唇紧抿,面色凝重,目光一直停在我身上。
      
      屋子里静的出奇,只听到几声鸟叫自窗外传来,听上去格外悦耳,令我感到舒心。
      
      良久,我面前的白发男子站起身,背对着我,跟着白衣男子说:“她的伤还算重,能醒过来已是不错,你出来,我跟你谈谈。”
      
      白衣男子深深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夹杂着不少我读不懂的情绪,之后就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谈了什么,只是独自坐着,那位杏眼的女子进来给我送茶点,她看着我,笑盈盈道:“阿九姑娘你可算醒过来了,我们掌门为了让你醒来,可是废了不少心思呢。”
      
      “你,认识我?”
      
      “怎会不识姑娘您?您可是我们掌门最为关心之人。”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掌门又是谁?这又是哪?”
      
      女子愣了愣便道:“我名唤雁回,我们这乃是昆仑山的昆仑派,我们掌门自然是段云啊。”
      
      “段云?”我努力回想却又引起了一阵头疼。
      
      “姑娘?你怎么了?”雁回见我头疼忙问道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却听她惊讶道:“掌门。”然后,就有一双手覆在我捂脑袋的手上,好听的声音响在耳畔:“会疼就别想了。”
      
      我抬头,一张好看的脸近在咫尺,眉眼间的温柔神情仿佛能溢出水来。许是不习惯被人这样看着,我咳了一声尴尬别开眼,不敢与他对视。
      
      他收回了手,让雁回下去了,在我跟前蹲下,凝目望着我:“我叫段云,是昆仑派的大师兄,两年前接任掌门,你叫朱颜,小名阿九,是我的小师妹,自小便喜欢我,你我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只是两年前出了些变故,你受了很严重的伤,一直昏迷。”
      
      “我叫朱颜,是你的小师妹?我同你是青梅竹马?”我有些不信。
      
      “是的,关于以前的事你便不用在意了,反正是些不快乐回忆,不记得也好,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他对我微微一笑,那笑容令我如沐春风,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他所说的话。
      
      我轻轻点头,冲他笑开。他见我笑,心情好像变好了不少,眼中的忧愁和苦闷一扫而空。
      
      我那时就在想,这样温文尔雅的男子,能当他的小师妹,一定是很不错的一件事吧,怎么还会有不愉快的回忆?但思前想后,脑中还是一点记忆也没有,只得作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2 23:03
      顶顶,欢迎欢迎!已加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2 23:42
        顶顶,又有文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3 00:47
          很不错(*๓´╰╯`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3 15:5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3 18:35
              【故梦 . 贰】
                我这几日,在昆仑养伤,段云请的那位大夫叫萧琼,据说是江湖上很有名的神医,的确,经他医治,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这一点令我不由得感谢他。
                
                段云待我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雁回成了我的贴身侍卫兼侍女,将我的起居照顾的井井有条。
                
                雁回性子直爽,总爱调侃我和段云:“阿九,你是不知道,你醒来那日,我急急去找掌门,掌门那时尚在议事,但听到你醒后,就赶忙走人,我们掌门行事一向沉稳,可那日,我头一回见他慌了神。”
                
                每每闻言,我只是轻轻一笑,似是不甚在意,可那种喜悦感却是掩都掩不住。
                
                “阿九。”温润的嗓音自我身后响起,我回头看去,段云正站在桃树下看我。
                
                正逢花期,粉嫩花瓣开满了枝丫,远远望去,一簇一簇花海煞是好看。
                
                我笑笑朝他走去,乖巧喊他:“段师兄早啊。”
                
                他闻言,眉头微皱:“阿九,你日后唤我段大哥吧,你从前便是如此唤我。”
                
                我想,明明是同门,为什么要唤段大哥?抬眼见他的表情,最后还是我妥了协,拉着他的衣角:“段大哥!”
                
                他听后,看上去有些恍神,看着我的眼神中,是那样的炽热和温柔,那个眼神,我从未见过。
                
                我有些不解,不过换了个称呼而已,他情绪的波动怎么如此大?
                
                当时我以为喊出那个称呼我会扭捏,但不知何故,我看着他眼时,那句‘段大哥’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连我也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口,好像,本该就是这样的。
                
                段云不愧是做掌门的料,情绪收放自如,脸上微微的错愕很快便被微笑取代,他顺手折了枝桃花别在我耳旁:“真好看。”
                
                “你说的是人,还是花?”我笑着伸出一指放在花上,将问题抛给了眼前的人。
                
                “自然是人。”段云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折扇,轻轻摇着。那扇子是素白的扇面,扇面题了字,字体飘逸流畅,显得整个扇子素颜非常。
                
                一旁的雁回不知何时离开了,只余我们二人站在院子里,我耳旁只有风将桃树枝叶吹的沙沙作响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我本来只是想开开他玩笑,可他的回答让我失了片刻的神,我摇摇脑袋问他:“段大哥,我真的是昆仑派的人?”
                
                “自然是,怎么了?”
                
                “就是,就是,我为什么不会昆仑派的武功?”
                
                “你不是受了伤么,想不起来很正常,你好好调养几日吧,等你好的差不多了我便教你学。”他说着伸手揉揉我的头。
                
                “真的,那太好了!段大哥你可不许反悔啊!”我一听,开心的蹦哒起来。
                
                “阿九。”段云出声唤我,拉住了我的衣袖。
                
                “嗯?”我侧头看他,只见他从袖中取出一个银制的发梳,细长的银条制成花的形状,粉色的宝石点缀其间,小巧而精致。
                
                我的手触到时,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几句话:
                
                “呐,给你,这个应该能换些钱,那样你就不用再做贼了。”
                
                “难道公主,就不怕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
                
                “你若真是那样的人,又怎么会不顾危险来救我?”
                
                女子声音带着丝俏皮,在我脑海中回荡,熟悉却又陌生。
                
                “可还喜欢?”他开口打断我的思绪
                
                “喜欢!”我将发梳拿在手里把玩,爱不释手。
                
                “我来帮你戴上吧。”他没等我回答,便取过发梳,伸手抚上我的发。
                
                我低下头,任由他的手在我头上抚过。像是怕弄疼我似的,他的动作很轻柔,指间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我发间划过。我第一次知道,习武之人的手,竟也能如此细腻,一个茧都未有。
                
                “好了”他停下了动作
                
                我跑到小湖边上,看了看水里的倒影,侧过头冲他笑:“真好看,多谢段大哥了。”
                
                他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微风拂过,将他白色的衣衫吹起,没被发冠固定住的头发垂至腰间,随着衣袂蹁跹。我看着他俊朗的眉眼,心跳顿时狂跳如鼓,再也移不开眼。
                
                “阿九,明日,我带你下山玩玩,可好?”
                
                “真的?”我在这山上早就待的有些烦闷了,几次想偷偷溜下山都被雁回捉了回来,想来应该是雁回把这事说给他听了吧。
                
                “自然。”
                
                “段大哥太好了!”我一激动抱了抱他,转身走人:“我去收拾下东西,先走啦!”
                
                段云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他那样呆滞的模样令我发笑。我想,昆仑派弟子若是瞧见他们素来淡然沉稳的段大掌门此刻的样子,必会惊的合不拢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3 22:5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3 23:56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3 23:57
                    【故梦 . 叁】
                      翌日,段云敲我的房门将我吵醒,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给他开门。
                      
                      段云换了身便装,虽然仍是白衫,却比正装少了分端庄严肃之感,多了几分江湖气息。
                      
                      他将一条粉色的衣裙递给我,看着我不解的眼神笑道:“莫非你想穿着那套衣服去玩?”
                      
                      提到下山,我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接过粉裙关上了门。
                      
                      他带我下了山,我们一人骑了一匹马沿着崎岖的山路向邻近的村镇走去。
                      
                      由于我不会骑马,他就用一根绳子拴在我的小白马上,牵着我的马走,我跟在他身后一边哼歌一边赏景,好不惬意。
                      
                      我本来是想带上雁回的,那丫头,在山上待的久了,除了看书便是练剑,简直无趣至极。
                      
                      我觉得她需要体会体会民间的生活,好说歹说了好久,才将她勉强说动了,却被段云一口回绝。
                      
                      理由很多,又是不能耽误人丫头练功、又是说有他随行便不需要她…我总结了一下,就是一点,他不想带雁回。
                      
                      我本来还想怂恿她不要怕,想去就去,管他干什么,可无奈,这丫头是直肠子,段云说的话从不会反对,最终还没跟我走。
                      
                      我们很快就到了镇子上,镇子上人声喧闹好不热闹。小贩各种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河岸旁停着几艘船只,有人正在从船上搬运货物,不远处的酒楼里,说书人扯着嗓子绘声绘色的讲着故事。
                      
                      我觉得新鲜,一路跟着人流走,一时间没注意到身后的段云,我以为他不在身后了,急急转过头去看,但一回头,段云正在我身后看我,见我回头冲我笑笑,我脸有些发烫,停下来等他。
                      
                      “卖冰糖葫芦喽!又甜又好吃的冰糖葫芦!”不远处一个小贩的吆喝吸引了我的视线,我的眼神瞬间被红红圆圆的冰糖葫芦吸引。
                      
                      “想吃?”段云顺着我的视线看去问我。
                      
                      “嗯!”
                      
                      “那走吧。”说着,他拉住我的手腕走近“拿两串糖葫芦。”
                      
                      “好勒,您拿好。”小贩从插满糖葫芦的木柱子上取下两串递给我。
                      
                      “谢谢!”我急忙接过咬了一口,顿时酸酸甜甜的滋味在我的嘴里漫延开来,口齿留香。
                      
                      段云看我满足的模样无奈笑笑:“你看你,吃的满嘴都是。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他伸手用指腹轻轻擦拭我嘴角沾上的红糖,动作温柔得很。
                      
                      我停下了吃糖葫芦,愣愣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做,才能抑制住不断加快的心跳。
                      
                      我们边走边看,碰到好玩的事物,段云都会买下来送我,待到日头垂落,夜幕降临,街上已经人影散乱。
                      
                      一个拐角处闪过两个人影,我一惊,段云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他对着暗处淡然喊到:“两位跟了我们这么久不累么?不如出来聊聊?”
                      
                      两个黑袍人对视一眼,摘掉帽子走了出来,一男一女皆着鱼龙服,腰佩绣春刀。
                      
                      “段兄,好久不见,不知你在昆仑呆的如何?”男子双手抱拳笑嘻嘻道
                      
                      “段某很好,多谢关心。”段云并无过多情绪,只是同样回了个礼。
                      
                      而后,便是一阵沉默,女子一直瞧着我,眼神中是满满的惊讶,她皱眉开口打破沉默:“姑娘是?”
                      
                      “你唤我阿九便好。”我有些不解的答道
                      
                      “阿九?那姑娘可识得我?”
                      
                      “不识。”我摇摇头。
                      
                      “不识?怎会不识?阿九姑娘你…”
                      
                      她还想再问却被段云打断:“如若二位没别的事我们便走了。”说罢他将我拦腰抱起,便运起了轻功。
                      
                      那男子忙出声喊:“段兄,请等等!”但段云并未因此停下脚步,我耳边那男子的声音消失在风中。
                      
                      我察觉出段云神情不对,眉头紧蹙,便一直不敢吭声,安安静静缩在他怀里。
                      
                      他的怀抱似乎有种魔力,能驱散我内心的一切恐惧,他身上有股好闻的香味,在我周身萦绕,令我心安。
                      
                      “方才那二人,我之前认识?”他将我放下后,我小心翼翼开口询问
                      
                      “嗯,认识,不过你不用在意,有些事,忘了也好。”末尾几个字他说的很轻,我有些没听清,但见他心情那么差也就没问。
                     
                      “段大哥,你看上去,心情不好?”
                      
                      “没什么,不过想起了些旧事罢了。”
                      
                      “段大哥,我听人说,心里不开心的话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会憋坏的,这样,我听着,你说给我听吧。”我弯弯眉眼安慰似的笑笑。
                      
                      他偏过头来看我,眼神呆滞了一会,伸手一把将我拉入怀中,将他的头放在我肩膀上,我一怔,不知该如何做,只是任由他抱着。
                      
                      他在我耳畔说话,弄得我耳朵有些痒。他说,阿九,无论如何,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他问的突兀,所以我便随口应了句,我觉得我的脸有些烫,好在天色渐暗,且以我们这种姿势,他看不见我通红的脸。
                      
                      那日,他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将我紧紧搂在怀里,我能察觉到这个人内心的害怕,害怕得到却又再次失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4 23:23
                      期待后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4 23:5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5 09:48
                          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5 12:12
                            祝2019届高考生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7 09:41
                              楼主文笔可以啊!干净简洁


                              期待


                              收起回复
                              15楼2019-06-07 20:44
                                【故梦 . 肆】
                                  我们逛了几日后,顺着原路返回昆仑,段云选择了走水路,彼时,天色正好,碧波荡漾,我站在船头将手伸进水里玩,段云则在船尾撑船。
                                  
                                  忽有兵器破风之声传来,段云将我拦腰抱起,脚尖轻点,跃上了一块石头上。
                                  
                                  段云搂着我的手没有松弛,反而用力缩紧。他目光死死盯着一群黑衣人看,眼中杀气渐生。
                                  
                                  黑衣人似是冲着我来的,见偷袭未果,便直接抽刀向我逼来。
                                  
                                  段云拍了下我的头以示安慰便拔剑与黑衣人撕打在了一起,一时间刀光剑影,白衣与黑衣交错。但黑衣人明显不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落了下风,被他用剑柄点穴,瘫倒在地。
                                  
                                  “你们的穴位半个时辰后便会自己解开,记得回去告诉你们主人,我身边的人,不容他伤害!”一字一句冷漠非常,他说完后,收起剑回到我身边。
                                  
                                  “段大哥,他们是?”我犹豫着开口
                                  
                                  “一群无名小辈,不必在意。”
                                  
                                  “那,我们继续赶路吗?”我抬眼看了看阴沉的天色问他
                                  
                                  “不了,随便找个地方歇歇脚吧,看样子快要下雨了。”他顺手拉住我的手腕上了岸。
                                  
                                  这附近能歇脚的山洞很少,以至于我们寻了半天也没寻到。
                                  
                                  一滴雨忽的落在我鼻尖,我伸手摸掉后,可又被雨水滴到。雨越下越大,虽然段云用扇子帮我挡雨,但是我还是被淋湿了,一块块的雨渍在我的衣摆上格外显眼。
                                  
                                  好在,终于有一个不太大的山洞可容我们避雨。
                                  
                                  段云看着我的样子,用手理了理我额前凌乱的发丝,而后自责的向我道歉。
                                  
                                  我看着他同样湿透的衣衫,摆摆手不甚在意。我额前被他摸过的地方有些发烫,我用手背覆了上去,烫的异常。
                                  
                                  他见我的动作,皱眉,拨开我的手,将手贴上我的头。
                                  
                                  “发烧了?”他收回手说
                                  
                                  “发烧而已,我休息下就好了,别担心啦。”我看着他皱起的眉,伸手去拂。
                                  
                                  段云眉眼生的好看,哪怕皱起,依旧清秀俊朗,但我不喜欢看他皱眉,那令我心疼。
                                  
                                  他伸手抓住我的手,眼中满是自责和担忧,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发笑。
                                  
                                  我只觉头昏昏沉沉的,浑身难受,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身子软软倒在他怀里,之后便没有了知觉。
                                  
                                  在我昏迷的时候,又做了个梦,和那次不同,这次的梦境里,没有灼热的大火和刺耳的尖叫。梦中月色朦胧,满院桃花开的正艳,桃树下是一对并肩同行的男女,背对着我,看不见面容。
                                  
                                  我本想绕到他们身前去,却听见有个声音唤我,一抬头,刺眼的光芒将我包裹,我下意识用手臂去挡光,光芒消散。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景物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我正躺在一张木床上,屋子里陈设简单,看上去像是客房。
                                  
                                  我揉揉吃痛的脑袋坐起,面前出现了雁回放大的脸,段云坐在一旁盯着我,见我醒来伸手摸摸我的额头松了口气:“终于退烧了。”
                                  
                                  段云换了身干净衣衫,但嗓音沙哑,眼中有一丝血丝。
                                  
                                  雁回笑着把段云往门口推去:“掌门,你快去休息吧,这有我呢。”段云又看了我一眼,转身出了门。
                                  
                                  雁回端起一碗汤药,用勺子喂我。我闻到难闻的药味不肯喝,雁回笑着从一个长纸袋里取出一串糖葫芦:“姑娘乖乖喝药,喝完了吃一口这个就不苦了。”
                                  
                                  我捏着鼻子将药一口一口灌下后,接过糖葫芦就吃,口中涩意被逐渐化去。
                                  
                                  雁回倒了杯茶,一边喝一边同我讲话:“阿九啊,我们掌门真的对你很好呢。”
                                  
                                  “嗯?”我吃着糖葫芦含糊不清回她
                                  
                                  “我们掌门昨夜冒雨将你抱回门中时,我见他那般严肃,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谁知只是你发烧了。”说着,她笑笑:“也是,在他心里,你就是最大的事。”
                                  
                                  我脸有些发烫,别开眼尴尬笑了几声。我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道:“雁回,你同我讲讲你们掌门的事吧。”
                                  
                                  雁回看着我,学着说书人的样子清了清嗓子:“我们掌门是个孤儿,被前任掌门紫栖真人收做弟子,他自小聪慧,被赞为昆仑派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弟子,紫栖真人也有意把他作为下一任掌门培养。本该是顺风顺水的一生,却在他十八岁那年发生了变故。那一年,紫栖真人惨死于门中,而当时,他是嫌疑最大的人。”
                                  
                                  我听到这情绪有些激动,而雁回笑着安抚了我才继续说:“我们掌门心中愤怒,但又无法自证清白,所以他离开了昆仑派,行走于江湖间寻找证据。那时,他与冥火僧、花道常并称为三盗。他查到杀害紫栖真人的是残月楼的部下,又因其他缘由,牵扯出了许多事,最大的当属天书。”
                                  
                                  “天书?”我听着有些耳熟
                                  
                                  “嗯,关于天书,市井流传着一句话‘得天书者,得天下。’故而引得江湖人不择手段抢夺此书。一时间风云变幻,加之朝廷内外党争不断,边关战士难歇,百姓难以安居。残月楼伙同冥火僧夺得天书后,举兵借着为傅氏一族平反的借口举兵与朝廷对抗,最终还是战败。残月楼主被杀,但其旧部势力尚存,蛰伏在南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08 13:57
                                  (接上)
                                  一带,蠢蠢欲动,想要重振残月楼。”
                                    
                                    “那天书,现今流落何处?”
                                    
                                    “这我就不知道了,有人说被残月楼藏在南疆,有人说被锦衣卫收入宫中,但究竟在哪谁也说不清。不过仍有传言说,这天书重现之日,天下必有大患,若想解此大患,只有毁灭天书。”雁回讲到这,捏了个梅子放进嘴中。
                                    
                                    我听的有些恍惚,脑中闪过几个片段,不自觉念到:“剑峰倚荡激千尺,白云日上影中仙。”
                                    
                                    雁回一愣,神情严肃的看着我:“这诗,阿九你…”
                                    
                                    “怎,怎么了,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而已。”我有些不明所以
                                    
                                    “没什么。”她神色有些古怪,见她不愿多说,我也就不再追问。
                                    
                                    想到天书,我便起了兴致,能够搅乱天下的,该是一本怎样的奇书?想着想着,睡意又起,我合上眼再次躺会了床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8 14:0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8 14:28
                                      来啦~!很期待后面的剧情吖!天书在少锦动漫里的情节我都快忘了,我就记得鬼市了0 0


                                      收起回复
                                      20楼2019-06-08 15:28
                                        好看,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08 17:26
                                          入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08 23:50
                                            楼楼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08 23:50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6-11 09:20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1 22:56
                                                  好看已入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12 20:10
                                                    啊啊啊,敏感词是个什么鬼,给度娘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3 00:06
                                                      我是催更的小天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16 22:06
                                                        【故梦 . 伍】
                                                          我是被雨声吵醒的,滴滴答答的雨声令人心烦,我醒来时,雁回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诶,雁回,你在看什么?”我以为她在看话本,就招手唤她过来。
                                                          
                                                          谁知凑近一看,哪里是什么话本,那只是一本讲药草的书。也是我多想,这无趣的丫头怎么会看那东西?
                                                          
                                                          我撇撇嘴将脑袋移开,一抬眼便对上段云的眼,看上去,他精神不错。
                                                          
                                                          “段大哥,早啊。”
                                                          
                                                          “嗯,你的病怎么样了,可有复发?”
                                                          
                                                          “没有没有,我好得很呢!”说着我还挥了挥手臂,以示我身体已经恢复。
                                                          
                                                          “这几日,我要去办些事,你且在这乖乖等我几日,待我回来,我便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一听说有好玩的地方,我开心道:“好啊好啊,你去吧,我等你。”
                                                          
                                                          他笑了下,摸了摸我的头,将一旁的雁回叫了出去,似是有要事相商。
                                                          
                                                          我在房中等的无聊,门突然被推开,段云走了进来。
                                                          
                                                          我伸长脑袋看向他身后,并没有雁回的身影,正准备问,却见他步步紧逼。
                                                          
                                                          我下意识起身往后退,很快便被他逼至墙角,我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你是谁?”
                                                          
                                                          ‘段云’咯咯笑着,用手拂过脸颊,一张妩媚的脸显露出来:“小姑娘蛮机灵的嘛,不错,不错,我喜欢。”她说着,伸出一只手指来,摸我的脸。
                                                          
                                                          我下意识扭头避开,并且推开她,往门口跑去,我只顾着埋头跑,一个不小心,撞在了一人怀里。
                                                          
                                                          “阿九?怎么了?”温润的嗓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指了指身后的女子,便躲在了他身后。
                                                          
                                                          他看了一眼屋内抚窗而立的女子,并未惊讶:“花兄今日怎么有空到昆仑来了?”
                                                          
                                                          女子抿唇一笑:“无事,只是听两个锦衣卫说看见了某个小殿下,便来看看。”
                                                          
                                                          段云神色一变,拉着我在屋内坐下,倒了三杯茶,示意那女子坐下:“花兄倒是闲的很,倒也不怕石校尉担心?”
                                                          
                                                          “他?哼,让他担心去。”女子翻了个白眼。
                                                          
                                                          “呵,你这脾气,也就他受得了。”段云轻笑,骨节分明的手拿起茶杯送至唇边,喉结上下滑动。
                                                          
                                                          我悄悄看着他的侧颜,心跳不由得加快。
                                                          
                                                          女子好笑的看着我:“阿九姑娘身子恢复的不错,听闻,你记忆受损?”
                                                          
                                                          我愣了愣还未答话,段云便已替我接过话茬:“她忘了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包括人?”她意有所指的看向段云
                                                          
                                                          “嗯。”
                                                          
                                                          她收起笑,凑近了看我,指着自己的脸问我:“你可记得我?”
                                                          
                                                          我认真的看了几眼,在她期待的眼神里,摇了摇头。
                                                          
                                                          她有些懊恼的收回了视线。
                                                          
                                                          我垂头沉思,却仍是什么也想不起,段云拍了拍我的肩:“既然想不起便不要勉强,不然又头疼了怎么办?”
                                                          
                                                          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指了指段云,奇怪的问我:“你记得他?”
                                                          
                                                          “我也不记得,但是段大哥说,我是他的小师妹。”
                                                          
                                                          “小师妹?”女子听后笑着看向段云,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段云很是平静的点了点头,视线同女子的对上。
                                                          
                                                          “不记得便算了,那我们重新来一次,我叫花道常,是当年和你的师兄齐名的三盗之一,师承灵犀岛萧琼。”
                                                          
                                                          我有些惊讶,她竟然是萧琼的弟子?
                                                          
                                                          她看出了我眼中的惊讶:“怎么?有何问题?”
                                                          
                                                          “没有,没有,只是突然想到了萧大夫,花姐姐,你即是他的弟子,那边请你代我向他道声谢,是他治好我的病的。”
                                                          
                                                          花道常笑道:“真是个乖巧的丫头,是我师父喜欢的性子,若是我师父在,定会想将你收做弟子。”
                                                          
                                                          “花兄此次来,必定不是为了来看阿九的吧?”段云突然打断我们的对话。
                                                          
                                                          花道常收起了玩闹的笑容:“锦衣卫那边已经有所动静了,你要早做准备。”
                                                          
                                                          “多谢花兄提醒,那日在街市碰见那二人,我便知道他们必会有所行动,况,我们回来途中,还遇到了残月楼的人。”
                                                          
                                                          “残月楼?消息传的居然这么快?”她皱眉思索一番,又瞪大了眼:“莫非,锦衣卫里有奸细?”
                                                          
                                                          “有这个可能,对于天书,残月楼自然会不择手段。”
                                                          
                                                          我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但看他俩严肃的神情却也不敢插话。
                                                          
                                                          花道常沉默半晌,起身同我们告别后,从窗外跳了下去。
                                                          
                                                          屋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阴暗的天色转晴,天光大好。
                                                          
                                                          “段大哥,你说要带我去的地方,好玩吗?”
                                                          
                                                          他似是没料到我会问这个,微微一愣后答道:“嗯,那个地方很好玩,你从前,很喜欢那。”
                                                          
                                                          “我从前?段大哥,我是不是忘记了很多事?”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怎么,只是觉得丢了这些记忆有些可惜。”
                                                          
                                                          “可惜?那如果是伤心的记忆呢?你也想找回来?”
                                                          
                                                          “嗯,不管是什么样的记忆,那都是我所经历过,我自己的记忆。”我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8 16:49
                                                          头与他对视
                                                            
                                                            他看着我,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的神色,抬手摸了摸我的头:“我的阿九长大了啊。”
                                                            
                                                            我不明所以,只是有一种熟悉之感漫上心头,好像以前也有个人,会这般摸我的头,会笑吟吟看着我。
                                                            
                                                            顿时,我一阵心口钝痛,我吃痛的捂住心口处。
                                                            
                                                            段云担忧的看我,我笑笑表示没事,让他不用担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8 16:50
                                                            期待阿九恢复记忆啊,虽然可能会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8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