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锦衣卫吧 关注:37,352贴子:274,854

回复:-这里月见,沙雕楼主一枚,懒癌晚期,学业问题限制,更文时间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坐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9-07-10 01:03
    大大!关于段云十八岁的变故是官方给的还是你自己写的呀?我一直以为他十八岁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16 10:44
      喂,少侠,你肯定听说过《剑网3》,近期福利特别多,快来了解一下! 查看详情
      2020-02-22 10:01 广告
      ⊙假更
      那啥,月见的手机暂时不能用,所以最近可能不会更文,抱歉啊,但文文在我小本本上写了一些,等我手机能用了就码字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22 17:47
        等你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2 23:10
          先插个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23 11:53
            【故梦 . 陆】
              转天一早,段云便准备离开,我和雁回去送他,他不放心我似的,叮嘱了我好些事,我撇撇嘴:“哪有那么娇气?”他笑笑用扇柄轻轻敲了下我的头,转身离去。
              
              雁回拉我回去,说外面风大莫受凉了。我摇摇头,固执的站在原地,直到那一抹白色离开我的视线。
              
              我在山上呆的无聊,就拉雁回陪我下棋,我棋艺不精,跟着段云学了几日还算有些长进,我以为这丫头只会习武,其他东西一概不通,便想着赢她几盘尝尝甜头,可结果输的最惨的还是我。
              
              我在一连输了几盘后,兴致全无,不服气道:“明明我连段大哥都能赢了,怎么会输给你?”
              
              雁回听了笑我:“掌门的棋艺可比我好了许多,他会输,应该是他让着你吧。”
              
              被她一语点破,我羞红了脸,白了她一眼后走回房中。
              
              昆仑派的弟子每日清晨都会在后山练剑,我有时候起的早了,便托腮坐在一旁看,兴起时也拿一柄木剑耍耍。
              
              雁回就在一边指点我,不知是天资不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怎么也无法耍出雁回那种感觉,于是我就缠着雁回让她耍给我看。
              
              雁回剑使得很好看,白衣蹁跹,一双杏眼澄澈,剑尖划过地面惊起一地落花。
              
              一次雁回有事去了,我便自己随便逛逛,误打误撞进了段云的书房。
              
              段云的书房很简单,没有过多的陈设,但书桌旁的香炉和墙上挂的字画又给这个房间添了丝雅致。
              
              我在书桌旁看了一下便准备走,可当我起身时,腰间的配饰将书桌上的东西弄到了地上。
              
              我忙弯腰去收拾,将书拾起来后,余光瞥见一幅画,我奇怪这副画为何不挂在墙上,便拿来看看。
              
              画卷展开后,我拿画卷的手一僵。
              
              画上是灼灼开放的桃花,一个粉衫女子站在桃花间浅笑嫣然。
              
              而那女子的脸,竟与我每日在铜镜中见到的脸有八分相似。
              
              我一时间心慌的不行,将画卷重新卷好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是夜,月色微凉,我心中烦闷无法入眠,便倚着门槛坐下赏月。
              
              一盏灯在走廊的一头亮起,忽明忽暗,我戒备的盯着光亮处看去,直到看清了人脸才放下戒备。
              
              那人是雁回。
              
              雁回见我还没睡便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怎么还没睡?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睡不着而已。”我看向她:“雁回,你跟着段云多久了?”
              
              “没多久,论辈分,掌门是我师叔,只因我师父因病去世这才跟着掌门。”
              
              “那我的事,你可知晓?”
              
              “你的事?”她奇怪的看我一眼:“掌门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是他的小师妹啊。”
              
              “是了,我是他的小师妹。”我淡淡一笑,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落在院中的几棵桃树上。
              
              已近深秋,本来枝叶繁茂的树木,只剩下几片枯黄的树叶倔强的挂在树枝上。
              
              我这才发觉,昆仑山上最多的树木,就是桃树。
              
              “你掌门,可有心悦之人?”
              
              “心悦之人?你怎么想到问这个?”她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应当,是没有的吧。”
              
              雁回起身,拿起提灯低头对我说:“别乱想了,你早些睡吧,我巡夜去了。”
              
              见我应了句,她便走了,提灯的身影穿过长长的走廊消失在拐角处。
              
              四周重新归于平静,月光如水般倾泻下来,满地月华仿佛一层薄霜。
              
              我浑浑噩噩过了两日,段云就是在两日后的午时回来的。
              
              那时我正在房中看书,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我以为是雁回就没回头,直到段云折扇一打在我身边坐下,我才发现是他。
              
              “又在看什么?不会这几日你都在看话本子吧?”
              
              “怎么会?我可是还练了剑的。”
              
              “是吗?那你耍个我看看。”
              
              看他一脸不相信,我便提了剑走到院子里,学着平日里雁回教我的动作,手腕一动,长剑在我手里舞了起来。
              
              段云在一旁看着,眼中有几分赞赏。
              
              我的体力很快耗尽,挽了个剑花停了下来,冲他扬扬下巴。
              
              他把折扇收起,走到我身后,握住我的手腕:“这一招,是这样舞的。”
              
              我身体一僵,被动的舞起剑,段云边拉着我练剑边跟我讲解动作,但我心里紧张,对于他的话没仔细听。
              
              等一套剑法练完,我忙拿着剑退至一边。
              
              我喘了几口气才开口同他说话:“段大哥,你不是说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吗?”
              
              “嗯,我们明天就去。”他顿了顿,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多了几分玩味:“阿九,明日若是你起得比我早,我就给你个礼物怎么样?”
              
              “礼物?”我讨好的凑到他身边拉他的袖子:“是什么?是什么?”
              
              他以拳抵唇笑出声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什么嘛,还卖关子。”我佯装生气。
              
              “明天记得早起啊,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他伸手摸了下我的头,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28 21:39
                我同雁回说了这事,雁回却取笑我:“要你早起?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就是说啊,所以我才想,让雁回你明早喊我起来啊。”
                
                “要是叫不起怎么办?”
                
                我犹豫半天才慢吞吞道:“那,那你就把我打醒吧,不过你下手可别太重。”
                
                她闻言捂嘴直笑,直到我瞪了她一眼才忍住笑应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7-28 21:41
                期待下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7-28 23:32
                  期待楼主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7-29 23:46
                    ◎假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7-30 13:00
                      【故梦 . 柒】
                        “阿九,快起床。”雁回一边说,一边把我摇醒。
                        
                        “好雁回,让我再睡会。”我用被子盖住头,迷迷糊糊应她。
                        
                        “你忘了你和掌门打的赌吗?”她用力一扯把我身上的被子扯了下来。
                        
                        我听了,忙坐起来,快速穿好衣服洗漱好跑出门去。
                        
                        我一路小跑去段云的住处,心想着今天早起了这么多应该能比他早,可当我推开他院子的门后,他正气定神闲的坐在石椅上喝茶。
                        
                        他保持着喝茶的姿势看了我一眼后淡淡道:“你今天早起了许多。”
                        
                        “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我叹了一口气在他身旁坐下,无精打采的把脑袋搁在石桌上。
                        
                        他无奈笑笑:“罢了,看在你今日起的早,今日便算我输。”
                        
                        我一听来了精神,立马坐直了身子看他:“真的?”
                        
                        他从衣袖里取出一对银制的铃铛手镯递给我:“可还喜欢?”
                        
                        我接过戴上,摇了摇手腕,手镯上的铃铛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响声,清脆悦耳。
                        
                        “喜欢!”我冲他展颜一笑,又低头继续拨弄铃铛。
                        
                        “出发吗?”
                        
                        “去那个好玩的地方?那走吧。”我拉着他的衣袖出门。
                        
                        走到山门口,我问他:“我们走哪条路?要先下山对吧。”说着我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我的手就被他拉住,我一个没注意,踉跄着摔倒在他怀里。
                        
                        我下意识攀着他的手臂站稳后,微微一抬头,便看见他关切的眼神,不由得红着脸退开。
                        
                        “你这般着急做甚?我们还有时间,不急。”他见我没事笑着开口。
                        
                        “那我们…”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拦腰抱起。
                        
                        他足尖轻点,身子跃起,片刻之后,我耳边就只剩风声。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抱起,但这样突然,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害怕,我闭着眼往他怀里缩,将脑袋埋在他臂弯里。
                        
                        他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害怕,伸手在我背上轻拍几下以示安慰。
                        
                        我悄悄睁开一只眼瞧他,他正目视前方,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或许只有这时,我才敢这样光明正大的打量他。
                        
                        没过多久,他就停了下来:“到了。”
                        
                        我看了看周围道:“这,不是我们之前逛的市镇吗?”
                        
                        “没错,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这市镇内。”段云示意我跟着他
                        
                        他带着我穿过几条街巷,走到一处墙角,看上去已经荒废许久了,墙角堆积的废旧物品满是灰尘,只有一个比较新的石像单独立在一旁,石像捂着耳朵,模样古怪。
                        
                        段云取出了一个铜钱大小的钱币,扔进了石像张开的嘴巴,然后,一阵嘈杂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面前丝毫不起眼的墙竟然像门一样缓缓打开,露出一段幽暗的长廊,里面明明灭灭有蓝色的火光。
                        
                        “这是?”我惊讶的捂住嘴看向段云。
                        
                        “鬼街。”他淡淡吐出两个字便负手向前走去。
                        
                        “鬼…鬼街?”我天生怕鬼怪,看着幽暗的长廊又听了这两个字,更加害怕,半点不敢往前走,但见段云走在前面,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我刚踏进去几步,身后的墙便再次关上,外界的光亮也被阻挡在外面照射不进来,走廊好像又变暗了些。
                        
                        我闭上眼往前走,想跟上段云的步伐,走着走着撞在了一人身上,我抬头,是段云。
                        
                        “阿九?”段云出声喊我
                        
                        “段大哥,会不会有鬼?”
                        
                        “别怕。”他低头柔声安慰我:“不是真的鬼,所谓鬼街,其实只是江湖中人交易的黑市。”
                        
                        我听他这么说,稍微安下了心,拉着他的衣角往前走。
                        
                        长廊一眼望去仿佛看不见尽头,我们走了许久,才看见不远处有一丝光亮。
                        
                        随着我们走的越近,那道光也变得越亮,到最后,那道光将我们包裹,长时间不见阳光的我被刺得眼睛生疼,便下意识用手挡光。
                        
                        等我把手拿开后,一个人声喧闹的街道出现在我眼前。
                        
                        “这就是,鬼街?可是,好像和外面的街道一样啊。”我偏过头问段云。
                        
                        “鬼街是前朝一位江湖人士所创,不受官府所管辖,通过鬼街内的黄泉渡可以无需通过官府的检验运送货物,所以有很多新奇的事物。”
                        
                        “新奇的事物?我要去!”我松开拽着他衣角的手,迫不及待的往前跑。
                        
                        “慢点。”段云跟上我,很自然的牵过我的手腕,“人多,别乱跑。”
                        
                        我的手被他握住,暖意自掌心传达到四肢百骸,我一直跳动不安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
                        
                        我低头偷笑,将手腕从他掌心脱离,然后,把手交到他的手心,握住,抬头看他。
                        
                        他脸上的不解被微笑代替,在他转过身的时候,他握着我手的力度,逐渐加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02 23:05
                        2020-02-22 10:01 广告
                        终于又等到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9-08-05 13:3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9-08-05 13:58
                            楼主加油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9-08-05 13: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9-08-05 13:58
                                我又来催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9-08-06 13:18
                                    “九公主?她不是应该在皇宫的吗?怎会在鬼街?”
                                    
                                    “之前我讲过三盗相约皇宫盗宝,花道常盗了九龙杯,冥火僧盗了天书,你们可知白衣段云盗了何物?”
                                    
                                    “莫非就是九公主?”
                                    
                                    “正是。”
                                    
                                    闻言,我端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溅了我一身,眼中有些湿润,看着台上的人有些恍惚。
                                    
                                    他劫走的是九公主?那那幅画上的女子就是九公主吧,难怪他待我这样好,原是因为我与她有着相似的容颜。
                                    
                                    “在当时的大明皇宫中变故不断,先是宫中盛宠的万贵妃病逝,再是成华帝郁郁寡欢不理朝政,所以残月楼就借此机会大举进攻。好在太子朱祐樘暂时执政,治理朝纲,联合江湖人士击退了叛贼。”
                                    
                                    在一片叫好声中,有人提出质疑:“我听闻当时冥火僧把天书带给了残月楼,残月楼怎么还会失败?难道他没有把天书给残月楼?”
                                    
                                    “给了,但后来不知为何又被他偷了回来,后来因为他背叛了残月楼,被残月楼杀害,他会这样做,应该是他良心未泯吧。”说书人顿了顿才道:“这冥火僧也非恶人,不知各位可知多年前的陈家村一案?”
                                    
                                    “知道,据说因为锦衣卫的失职导致陈家村只有一少年生还,那少年就是冥火僧。”
                                    
                                    我正听着,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阿九,走吧。”
                                    
                                    我回头看,那人是段云,我看了看他身后,早已没有那两名锦衣卫的身影,他看着我,目光有些奇怪。
                                    
                                    我收拾了下东西,跟在他身后走出了聚鬼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9-08-07 14:02
                                      我们应该在聚鬼斋里待了许久,我们出来时,暮色四合,华灯初上,但或许,鬼街的街市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开始。
                                      
                                      鬼街的灯完全符合它的名字,一层层薄薄的纸上绘着怪异可怕的图案,令人害怕。
                                      
                                      而且当鬼街的灯火亮起来时,我发现无论是街道上的人还是来往的商贩全都带上了一张鬼面具,加上街道明明灭灭的灯火,更加称托出了鬼街的可怖。
                                      
                                      我们一路无言,半路上途径一家买丸子的摊子,香喷喷的丸子各式各样,令我食欲大增。
                                      
                                      “段大哥,我想吃些丸子。”我怕他不答应就摇着他的手臂撒娇。
                                      
                                      “好,那便去吃吧。”他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
                                      
                                      买丸子的老板戴着面具,身形圆润,笑呵呵的问我吃什么。
                                      
                                      我低头看了一眼桌上锅里的丸子,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我要你这最好吃的丸子。”
                                      
                                      那老板盯着我的脸一怔,面具下的眼里满是惊讶,他慌乱的摘下面具:“您,您是九殿下?”
                                      
                                      他痴痴的看着我,眼中亮起了光,语调颤抖:“我是薛混啊,您不记得我了?三年前鬼街事变,是您把我从白毛乌鸦的枪下救了出来。”
                                      
                                      我静静的看着他,脑中闪过说书人的话,一字一句极平静道:“我不是九殿下,我叫朱颜,你认错人了。”
                                      
                                      他听后,不可思议的摇头:“不可能,您的模样我怎么会认错?”
                                      
                                      “薛老板,你当真认错人了”从刚才便一直一言不发的段云忽然出声
                                      
                                      薛混应该识得他,听他说完后,又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才道:“对不住,姑娘,是我认错人了。”
                                      
                                      “无妨。”我佯装不甚在意的样子摆摆手。
                                      
                                      薛混很快端着丸子来了,丸子是莲花的形状,在汤里缓缓绽开花瓣,风雅至极。
                                      
                                      这莲花丸子不但模样好看,味道也是极好,入口软糯,还带着点淡淡的酒香。
                                      
                                      听薛混说,这些丸子里,放入了酒槽,我多吃了些丸子汤便觉有些醉意,脑袋晕沉,枕着手臂倒在桌上,我看着段云,眼中一片模糊。
                                      
                                      “阿九?”他轻轻唤我,目光里满是担忧。
                                      
                                      我没有说话,只是在想啊,他一口一句唤的阿九,到底是哪个阿九?
                                      
                                      薛混看了我一眼,笑得有些无奈:“不过是些酒槽而已,怎么醉成这样?”
                                      
                                      “阿九,去客栈歇息下吧。”
                                      
                                      我眯着眼看他,借着醉意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段大哥,我想让你背我。”
                                      
                                      他身体一僵,伸手握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拿开,我挣脱开他的手,一头倒在他怀里环住他的腰,仰头冲他笑。
                                      
                                      他柔声应下:“好,你先放开我。”
                                      
                                      我乖巧的放开他站起来,他在我身前蹲了下来,我晃了晃伏在他背上。
                                      
                                      他背着我到了客栈里的房间后,帮我脱了鞋,盖好被子准备走,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一抹白衣,下意识伸手扯住。
                                      
                                      “有事?”他回头看我。
                                      
                                      “段大哥,朱颜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想,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敢说出我一直不敢说的话,无关别的,只是想告诉他我的心意,仅此而已。
                                      
                                      此刻屋内没有点蜡烛,他的脸隐在夜色里辨不清神色,只听见他语调淡淡的毫无波澜的说:“你醉了,先睡吧,明早再谈。”
                                      
                                      我看着他走出房门,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痛的厉害。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天色尚暗,我起身到了杯水喝,坐会床边时,一个黑影闪过,接着白色的粉末扑面而来,然后我就没了意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8-07 14:03
                                      祝小可爱们七夕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8-07 14:20
                                        谢谢楼主七夕还在码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2楼2019-08-09 00:49
                                          辛苦了么么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9-08-09 00:50
                                            我又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4楼2019-08-14 19:5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5楼2019-08-14 19:52
                                                又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6楼2019-08-15 18:13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8-15 22:35
                                                    ◎假更
                                                    最近几天在旅游,所以没有码文,不好意思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8-18 16:49
                                                      ◎停更通告
                                                      呃呃呃,怎么说呢,对于喜欢看月见文文的小可爱,月见表示非常不好意思,因为学业和其他的x一些原因,一直把后面的文卡在那里没有码字,目前看来应该最近是不会更文的,更文时间可能会在开学以后吧,对此我再次抱歉,但小可爱放心,为了我家老段,我是肯定不会弃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9-08-23 21:39
                                                        没事,学业为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8-23 22:59
                                                          学习为重,不弃文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19-08-24 22:40
                                                            加油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19-08-24 2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