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恐怖吧 关注:591,433贴子:520,220

我爹是个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正值闹饥荒的时候,他捞上来一具尸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爹是个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正值闹饥荒的时候,他捞上来一具尸体,全村人啃树皮吃野草,我们家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04 11:25
    我出生的前几天我爹死了,生下我以后我娘也疯了,听我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会感慨我家的不幸,但我们村的人却觉得这是我家的报应。

    事情,要从十几年前的那场饥荒说起。

    那一年,我们这儿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到处在闹饥荒,连山上的树皮和野草都被吃光了,听说还饿死了人。

    而那个时候,我娘刚好怀了我,怕她营养跟不上,生不下我,我爹便跟人去汶水河上讨生活,给家里添补点吃的。

    汶水河是黄河的支流,由东往西贯穿我们整个乡镇,水流量很大,附近村里不少人都靠它养活。

    靠着一条破旧的小船,刚开始我爹每天还能拎回来几条小鱼。奇怪的是,后来汶水河也不养人了,水里别说鱼,就算一只小虾米都难见。

    但,某一天半夜,我爹竟然背回来一具湿漉漉的女尸。

    据说那具女尸是他从汶水河里捞上来的,也不知道鬼迷了什么心窍,竟然动了歪心思。

    当天夜里,我家就飘出了浓浓的肉香,全村都能闻到,所有人循着味道聚到了我家门口。

    野草都吃不上的饥荒年间,山上没有活物,河里也不见鱼虾,这肉香的来历自然耐人寻味。

    很快,奶奶从老宅子赶过去,一脚踹开了我家的大门,随后手上拎着棍子威胁门口的村民,放话谁要敢进去,就一棍子闷了他。

    村里人都知道,陈家的老婆子不好惹,年轻时候就是个悍妇,压得自家男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打架也敢下死手,所以没人敢招惹她。

    众人心中好奇,但摄于奶奶的剽悍,不敢闯进去触霉头。

    没有人知道奶奶进去后看到了什么,只听到她和我爹娘大吵了一架,骂他们是在造孽,还用棍子狠狠地打了我爹一顿。

    实际上,那晚有人看到我爹背了一具尸体回来,而之后尸体就再没出现过,所以肉香的来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从那之后,我家吃人肉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04 11:25
      说完,我就将身上的书包扔到地上,转身跳进了河中。

      我在汶水河边长大,自然是会水的,但水性算不上好,如此毛毛躁躁地跳进水里去救我娘,自己也有危险,但我并不后悔。

      水里很凉,视线也不好,几乎看不清东西。

      我没有打捞的经验,更不懂如何在水下救人,只是在下潜之时用两只手胡乱摸索,实在憋不住了,就游上去换口气。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天也已经黑了,水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的身体也快支撑不住了。

      这时候,我的手在水下摸到一只胳膊。

      "找到了!"

      我心中大喜,强憋着嘴里那口气,用尽所有的力气,拽着那只胳膊向上游。

      当时完全靠意念支撑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那样在一片黑暗中拽着一个人游了上去。露出水面后,因为缺氧看东西都已经模糊了。

      很快,岸上的人将我们拉了上去,我直接瘫倒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大喘气。

      "平安,你捞上来的这是谁呀?咋不是你娘呢?"不知道是哪个喊了一句。

      "啥?!"我猛地坐起来,看向旁边躺在地上的人。

      虽然天色很暗,可这么近的距离,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的确不是我娘。

      一身红色的绸缎衣服,上面绣着龙凤呈祥图案,周边镶着金丝滚带,头上还裹着一个红色的盖头,俨然是一幅新娘子的打扮。而且从她的服饰来看,并不是现在流行的穿着,像是古代的长衫衣。

      最奇怪的是,我将她从水里拖上来,盖头竟然没被河水冲走。

      "不是我娘,那这是谁?我娘呢?"说话的同时,我直接将她的盖头扯了下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04 11:26
        没想到的是,盖头下面竟有一张精致美丽的俏脸,脸颊上画着几道红妆,和唱戏的一般,看模样也就十八九岁,面色红润,神态平静,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正在睡熟。

        周围的人也都好奇地伸着脖子看过来,之后都摇摇头,表示不认识这女子,还说镇上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忽然,人群里有人喊了句:"刘老先生来了,大家让一让,请他老人家瞧瞧。"

        刘老先生的名头我也听说过,他是汶水河上最有名的捞尸人,本事很大,别人不敢捞的尸体,他都能捞上来,虽然已经金盘洗手,但名望依旧很高。

        两个人搀着刘老先生过来,他低头瞧了一眼,身体猛的一抖,直翻白眼,差点吓昏过去。

        "这…这是我师傅当年都没捞上来的祭尸,你…你这娃子是咋捞上来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04 11:26
          刘老先生叹了一声,转过身去,指着远处地上的尸体,沉声道:"大嫂子,不是我不让你孙子走,是他刚才从河里捞上来一具祭尸。"

          停顿片刻,又一字一句地道:"他还给祭尸掀了盖头!"

          奶奶听到这话,身体僵硬了起来,拿着拐杖的双手一个劲儿的颤抖。

          从小到大,我还没见过奶奶如此害怕,心里就纳闷儿,祭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把她吓成这个样。

          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唤了一声:"奶奶…"

          她反应很大,手上拐杖扔掉,猛地抓住我的手,瞪着我问道:"你捞上来一具祭尸?"

          "嗯,我捞上来一具尸体,刘老先生说是祭尸,我…"

          奶奶完全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不等我说完又继续问。

          "你把她的盖头掀了?"

          这次,我不敢答话了,就点了点头。

          "尸体对你是怒还是喜?"奶奶问完,自己又解释一句:"掀开盖头的尸体脸上是愤怒还是喜悦?"

          刚才我没把那具尸体当回事,也没仔细看,不好回答是喜还是怒。

          "喜!我刚才瞧过了,那尸体十分祥和,成了喜尸。"刘老先生替我回答了。

          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可奶奶的一系列反应,让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大错。

          "奶奶,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对不起,我不知道…"

          奶奶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向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慈爱地对我说道:"不关你的事,有奶奶在呢,不会有事的。"

          这时候,旁边的刘老先生又插话了,道:"大嫂子,祭尸这事可大可小,你只要让你孙子跟了我,我就能保证他的安全。"

          这话吸引了我和奶奶的注意,等我们看向他之后,他才又继续说。

          "我虽然老了,可拼了这条老命,也能再教他几年,再者他的天赋很强,相信不出五年,他的名头绝对会响彻整条汶水河。"

          听到这里,我才算是明白,刘老先生是要我跟他去做捞尸人。

          说起汶水河上的捞尸人,人人都会竖大拇指,他们确实有本事、也很不容易。可让我整天下水捞尸体,和死人打交道,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04 11:27
            火柴读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04 11:28
              回复 3233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04 11:28
                我率先拒绝:"不,我不会跟你的。"

                刘先生并未生气,笑着对我说:"娃子,你可别小看捞尸人,我们这里面门道多着呢。而且干这个比你在外面打工赚钱多,如今落水丧命的人少了,可跳水自杀的人多了,真要干出名头来,一月赚的钱比你打工一年赚的还多。"

                "那也不干!"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奶奶说的。

                她捡起地上的拐杖,冷着脸警告刘老先生:"老家伙,别打我孙子的注意,他不会和你们这些水鬼为伍的。"

                说完,又不容拒绝地对我说:"平安,跟我回家。"

                我脑袋里有些空白,下意识的点头应道:"嗯啊。"

                刘老先生被我们祖孙两个拒绝,有些不悦,脸上没有了笑容,指着远处我捞上来的尸体,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把祭尸带回去吧,好好考虑一下,若是想通了就来找我。"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对刘老先生也没了一开始时候的尊敬,颇为不满地回道:"凭什么要我们把尸体带回去,祭尸祭尸,说的吓人,真不知道你瞎糊弄谁,现在是科学年代了,别搞那些封建迷信骗人…"

                奶奶打断了我:"好了,平安,别说了。你去背上那具尸体,咱们回家。"

                "啥?真背呀?!为什么啊?"我不能理解奶奶的想法。

                她直视着我,点头道:"听话,先别多问了,奶奶还能害你不成,去吧。"

                就这样,我在奶奶不容拒绝的目光注视下,将捞上来的尸体背了起来。或许因为尸体泡了水,看上去娇小的人儿却比较重,幸好我长的比较高大,力气也大,背着也没什么问题。

                我背上尸体,望了一眼汶水河,又走到刘老先生面前,道:"刘老先生,虽然我不愿跟你做捞尸人,但我娘的事还是劳烦你了,日后我必定会上门重谢。"

                这样做是怕他会记仇,不帮着找我娘了。

                刘老先生看透我的心思,脸色稍缓,轻咳一声:"咳咳,放心吧,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找到你娘就让人通知你。"

                我冲他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跟在奶奶身后离开了。

                走出去一段距离了,又听到后面传来了刘老先生的喊声。

                "大嫂子,你家这娃子我是真的看好,你可别毁了他!咱这河段里的这具祭尸很不简单,我师傅曾经接触过,还吃了大亏,也叮嘱我不要碰它。无论是封棺入葬还是礼成阴亲,都行不通,反而会害了娃子的性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04 11:28
                  第三章 祭河神
                  我跟着奶奶离开,走到没人的地方,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问:"奶奶,祭尸到底是什么?听刘老先生的意思,怎么我还会有生命危险?"

                  "回家说!"她沉重地回了一句。

                  之后,无论我问什么,她都不开口了。

                  背着尸体回到家,累的我出了一身汗,原本就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别提多难受了。

                  奶奶让我将尸体放到了门口,又对我说:"进屋去换件衣服,喝点热水,不然这样子容易感冒。"

                  事情没搞清楚,我哪里顾得上去换衣服。

                  "不用!我现在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捞出来这具尸体到底犯了什么错?"这话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奶奶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声:"你犯的不是错,而是忌讳。"

                  "忌讳?啥忌讳?"我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祭尸,就是因祭祀而死去的尸体。"奶奶说到这里,将目光看向远处,满怀回忆的继续说道:"以前,咱们这里每年都会举行祭祀,乞求河神的保佑,祭品除了有牛羊猪鸡,还必须有一个年满十五岁的姑娘。这姑娘在祭祀之时满身红妆,被活生生的投入河中,祭献给河神。"

                  听到这里,我心里竟莫名有些伤感。

                  所谓的祭献,说白了不就是草菅人命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07 20:57
                    停顿了几秒钟,奶奶再次开口,道:"通常,那些祭祀姑娘的尸体会消失不见,这是被河神接纳了,成了黄河娘娘。可也有极少数姑娘的尸体会一直沉在水底,不腐不烂,这便是不被河神所接纳,也不配叫黄河娘娘,称之为祭尸。"

                    我静静地听完,已然明白了祭尸到底是什么,可我还是不懂犯了什么忌讳?

                    "捞出祭尸就犯了忌讳吗?"我挑着眉头问。

                    奶奶看着我,眼中闪烁着难色,道:"祭尸虽不被河神接纳,可她红妆祭献,那就是嫁给了河神,是它的女人,寻常人哪里能碰的?"

                    "另外,你捞上来的这具祭尸可不一般,她在水底这么些年,头上的红盖头竟都没掀开,你如今给她掀了,就意味着是你娶了她,不仅会让她缠上你,更加会触怒河神。"

                    我吸了一口气,看着奶奶认真的脸色,挤出一丝笑容讪讪地说道:"奶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别吓唬我,哪有这么邪乎?这祭尸或许就是尸变了,但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可怕,我不信!"

                    奶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愁容更甚。

                    她这个样子反而让我心里更没底。

                    过了一会儿,我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联想着奶奶刚刚的话,心里发慌,脚下冒凉气,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奶奶,你说句话呀,可别吓唬我啊。"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开始颤抖,"以前也没听你说过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不会是听谁胡说的吧?"

                    小时候奶奶没少给我讲故事,却从未说起过这方面的事。

                    奶奶又是一声长叹:"唉,我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当年我家就遭了这档子祸事。"

                    "你家遭了祸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6-08 14: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6-09 21:27
                        我瞪眼看向奶奶,充满了疑惑。

                        奶奶则说道:"你爷爷死的早,你没见过他,但你应该听人说过,我这一辈子一直压着他,他在我面前都不敢抬头,其实不是因为他怕我,而是因为他陈家欠我们家一条命。"

                        奶奶欺负了爷爷一辈子,这话我倒是常听人说。整个镇上谁不知道陈家老婆子的泼辣和厉害,从结婚开始就经常打骂自己家的男人。

                        只是,我没想到爷爷的"软弱",竟是有原因的。

                        "那是咱这儿最后一场祭祀,我也才刚出生不久,当时祭献给河神的人选定了老陈家的女儿,也就是你爷爷的小姑。可她在祭祀前一晚却偷偷逃掉了,而陈家仗着人多势众,欺负我们家,强行拉了我姑姑去顶替。后来他家可能也是觉得愧疚,在我爹娘病逝后主动将我接回了家,养育我长大,并让我成了你爷爷的童养媳。"

                        关于爷爷的事情,我从未听奶奶说起过,这还是第一次。

                        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是这样走到一起的,还真是一场孽缘。

                        这时候,奶奶拉住我的手,叮嘱道:"平安,奶奶说的都是真的,我年轻的时候专门找人问过这方面的事,知晓其中的一些内情,所以你这次捞出来了祭尸,确实有些麻烦。"

                        "那…那该怎么办?"我也没了主意,心里坚持的科学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6-13 15:26
                          奶奶道:"我先带你去孙瞎子那儿瞧瞧。"

                          孙瞎子,是我们村的神汉子,能掐会算,还能请神驱鬼,整天神神叨叨的。不过也有传言说他是早些年没本事吃不上饭,所以自残搞成了半瞎子,靠坑蒙拐骗养活自己。

                          不过村里人有什么事,还是都会去找他。

                          我们来到孙瞎子家门口,奶奶也不叫门,直接推开进去。

                          "孙瞎子!孙瞎子!"

                          大家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刚进门,就听到孙瞎子骂道:"你个老婆子,太没礼貌了,进我家就不知道敲敲门啥的,要是我家丢了钱,一定去找你要。"

                          奶奶是为我的事情而来,没闲工夫和他胡扯。

                          "瞎子,我来找你有正事。平安刚才从汶水河里捞上来一具祭尸,还给她掀了盖头,现在你说该怎么办呀?"

                          孙瞎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接着就喊了一句:"啥玩意儿?平安下水捞尸了?还捞上来了祭尸?这东西就算是老刘头也不轻易去碰吧。平安真有这么大本事?"

                          说完,斜着眼睛看向我。

                          还打趣我一句:"平安呀,你这娃子有潜力呀,跟老刘头去学学,以后肯定比他要强。"

                          老刘头指的自然是刘老先生,不过孙瞎子百无禁忌,也不尊敬任何人,就称呼他老刘头。

                          我尬笑一下,没有说话,奶奶则开口骂道:"我不会让我孙子去水上的,你赶紧给我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6-17 18:50
                            火柴读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6-17 18:50
                              奶奶道:"我先带你去孙瞎子那儿瞧瞧。"

                              孙瞎子,是我们村的神汉子,能掐会算,还能请神驱鬼,整天神神叨叨的。不过也有传言说他是早些年没本事吃不上饭,所以自残搞成了半瞎子,靠坑蒙拐骗养活自己。

                              不过村里人有什么事,还是都会去找他。

                              我们来到孙瞎子家门口,奶奶也不叫门,直接推开进去。

                              "孙瞎子!孙瞎子!"

                              大家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刚进门,就听到孙瞎子骂道:"你个老婆子,太没礼貌了,进我家就不知道敲敲门啥的,要是我家丢了钱,一定去找你要。"

                              奶奶是为我的事情而来,没闲工夫和他胡扯。

                              "瞎子,我来找你有正事。平安刚才从汶水河里捞上来一具祭尸,还给她掀了盖头,现在你说该怎么办呀?"

                              孙瞎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接着就喊了一句:"啥玩意儿?平安下水捞尸了?还捞上来了祭尸?这东西就算是老刘头也不轻易去碰吧。平安真有这么大本事?"

                              说完,斜着眼睛看向我。

                              还打趣我一句:"平安呀,你这娃子有潜力呀,跟老刘头去学学,以后肯定比他要强。"

                              老刘头指的自然是刘老先生,不过孙瞎子百无禁忌,也不尊敬任何人,就称呼他老刘头。

                              我尬笑一下,没有说话,奶奶则开口骂道:"我不会让我孙子去水上的,你赶紧给我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6-17 18:50
                                孙瞎子也不开玩笑了,正色说道:"办法肯定有呀,这样的事在汶水河边又不是没发生过,找个棺材封葬了不就行了嘛。"

                                奶奶摇头:"姓刘的说了,这祭尸不一般,葬不得。"

                                "那…"孙瞎子拉长了声音,又斜着眼瞥向我,"那实在不行,就让平安娶了呗,这玩意儿还能辟邪,唯一的缺点,就是平安日后没法留后了,这玩意儿又不能生娃儿。"

                                "放屁!"

                                奶奶将手上的拐杖举了起来,径直往孙瞎子脑袋上砸去。

                                我赶紧拉住,孙瞎子也急忙躲开了,要不然这一次真能给他开瓢儿。

                                "孙瞎子,我告诉你,我孙子不娶那玩意儿的,今天你也别和我开玩笑,若是你能帮我,老婆子我感谢你一辈子,帮不了的话就直说,我再去想别的办法。"

                                孙瞎子差点被奶奶打中,竟然没生气,反而是从地上爬起来,沉声说道:"呵呵,当年我欠了你家人情,种下了因果,今天你既然都这样说了,也罢,我给你指条路,至于能不能行,我也说不准。"

                                听到这话,奶奶才放下拐杖。

                                "说!"

                                孙瞎子道:"你儿子当年不也背回来了一具尸体嘛,你就带着他…"

                                "别说了!"

                                奶奶打断他的话,冲孙瞎子使个眼色,道:"咱们出去说。"

                                孙瞎子瞥了我一眼,点点头,推开门走出去。

                                奶奶则对我说道:"平安,你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推门出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6-19 09:21
                                  薇💕gz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25 13:19
                                    火柴读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25 13:19
                                      回复
                                      3233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6-25 13:19
                                        这明显是有意避着我,而且刚才孙瞎子说到了我爹,我爹当年也背回来了尸体?这让我想到了关于我家吃人肉的传言。

                                        但我也搞不懂这里面有什么联系。

                                        他们两个人出去了,在院子里面不知道说什么,我也听不到,只能在孙瞎子屋子坐下等着。

                                        过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打了一个激灵,看向外面,问:"谁呀?"

                                        "我…我…"外面传来颤颤惊惊的声音。

                                        "孙小国?!"

                                        听声音是小胖子孙小国,他和我一般大,今天就是他通知我我娘落水的事。

                                        我过去打开门,看到孙小国脸色苍白,额头冒冷汗,站在门口直发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小国,你来找孙瞎子…"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院里一眼,发现奶奶和孙瞎子都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不不,我不找孙瞎子,我找你…"话还没说完,又猛地摇头,指着大门外道:"不不不,不是我找你,是…你捞上来的那尸体找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6-25 13:20
                                          第四章 找上门的尸体

                                          捞上来的尸体要找我?

                                          我猛地一惊,后背一阵发凉,颤声骂道:"你胡扯八道什么?一个死人还会说话?!"说话的同时,抬头向门口望去。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倒是没看到什么。

                                          不过,孙小国这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模样,装也装不出来。

                                          他一屁股瘫倒在门口的台阶上,身体抖个不停,说话的声音里也带着哭腔。

                                          "我…我真的没…没胡说,她让我把你叫出去,不然…就会要我的命。"

                                          这一下,我的心也揪起来,双腿发颤,更加害怕了。咽了口唾沫,定定神才问:"它一个死人,真张嘴和你说话了?"

                                          "嗯…嗯…嗯。"孙小国连话都说不了了,一个劲儿的点头应是。

                                          看他吓昏了头的样子,我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没再问他。

                                          可我心里明白,绝对不能出去。

                                          这祭尸如此邪乎儿,都能开口说话了,想要我的小命儿,那还不简单?

                                          关键是,孙瞎子和奶奶不知道去哪儿了,没有他们在,我心里更没底。

                                          我打定了主意不出去,很快,外面就传来了飘忽的声音。

                                          "陈平安…平安…平安郎…"

                                          声音说不出的阴寒,听着就发毛。

                                          我硬着头皮喊了一句:"外面的祭尸姐姐…祭尸大仙,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求你别缠着我了,只要你别缠着我,我一定烧香供奉感谢你。"

                                          但这话并没有起到作用,声音依旧,而且越发急促,那腔调就像是一个深闺小媳妇儿在怨哭。

                                          持续了好一会儿,声音也没有消失,而祭尸也没进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6-27 11:45
                                            我索性把孙小国拖进屋里,关上房门,顺手摸起孙瞎子屋里的小板凳,想着如果祭尸进来了,不管它是什么,都先给它来一下。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祭尸的声音消失了,却传来了另外一个喊声。

                                            "陈平安!"

                                            "陈平安在这里吗?"

                                            听声音是个男人,但比较陌生,应该不是我们村里的人。

                                            我回了一句:"唉,我在这里呢?谁呀?"

                                            也没敢出去,就顺手把门拉开一条缝,趴着往外看。

                                            大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嘴上还说着:"陈平安,我是刘老先生的徒弟,刚才不是还下水找你娘嘞。"

                                            知道了是谁,我心中的戒备也放下大半,把门打开走出去。

                                            那人继续说着:"寻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你家,幸好刚在路上碰到个人,我才知晓你在这里。"

                                            我迫切想知道我娘的消息,并没细想他的话,也忽略了祭尸这茬。

                                            "这位大哥,找到我娘了吗?她怎么样了?"

                                            他来到我面前,回道:"没找见你娘,我们哥几个把咱这片水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你娘。大晚上也没法下水了,师傅让我来告诉你,明天再继续下水找你娘。"

                                            顿了一下,有补充一句:"对了,师傅还让我提醒你,你娘都落水这么久,就算是水性再好,也会有危险,你要有心理准备…"

                                            其实,我心里本就担心,只是还抱有侥幸,想着能被救上来。

                                            如今听到他这番话,心里情绪难以控制,眼泪便夺目而出。

                                            以前,我很嫌弃我娘,觉得有这么一个疯娘很丢人,可现在知道她很可能死了,心里竟然莫名的疼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7-01 11:13
                                              行,话我带到了,就先回去了。"

                                              作为一个捞尸人,生离死别见的太多,那人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像是在和谁说话,而我隐约听那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奶奶。

                                              被我娘的事冲昏了脑子,我什么都没多想,哭着跑了过去。

                                              "奶奶,我娘…我娘…可能没了…"

                                              跑出去的时候,肩膀不小心撞了一下刚才进来的捞尸人大哥。

                                              他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因常年在水里,活动量很大,身强体壮的,被我这么轻轻一碰,竟然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而他倒下之后,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张极其诡异的脸。

                                              红妆彩绘的脸颊,看不清真切的面容,嘴角明显上扬,再配上高兴的表情,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恐怖。

                                              手上捧着红盖头,脚下掂着莲花步。

                                              祭尸!

                                              我顿时清醒了,脚底升上来一股凉气,脑袋里面也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拔腿想跑,可双腿像被灌了铅,竟不听使唤。

                                              这时候,祭尸动了,一具死去多年的尸体,动了!

                                              它和正常人一样,伸手抓住我的手腕,脚下挪步,身体慢慢向我靠过来,那状态宛如害羞的小媳妇儿。

                                              我清楚的感觉到,祭尸的身体没有半点僵硬,腰都能扭出一个弧度。

                                              这还是尸体吗?

                                              它的脸贴在我心口上,顿时一股寒意侵入身体,我立马惊醒过来,用力将她推开,同时自己往后退,想和它拉开距离。

                                              祭尸却冲我一笑,将手上的盖头朝我一抛,身体顺势压过来,将我扑到在地上。

                                              那之后,我眼前就完全成了一片红色,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且无论怎么拉扯,都无法将盖头拿下来,。

                                              祭尸在我身上蠕动,就像是一条大虫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7-08 11:47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
                                                关注➕薇❤️公众号
                                                火柴读书
                                                回复
                                                3233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9-07-08 11:47
                                                  书名是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7-10 04:10
                                                    而且,它控制着我,将我的衣服撕扯开,在我身上咬了好几口,也不知是因为被咬还是恐惧,我整个身体都凉透了,一个劲儿的发抖。

                                                    莫名的,一股困意袭来,让我意识开始模糊,无法控制的想睡觉。

                                                    "平安郎…"

                                                    耳边回荡着这种轻旎的声音,慢慢陷入了黑暗。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家里温暖的被窝里了。

                                                    奶奶就在我旁边,见我睁开眼睛,便松了口气,开口轻声唤道:"平安。"

                                                    我点点头,也记起了是怎么回事,赶紧摸了一下,身上衣服没了,但并没有伤口,应该是没被祭尸咬破,那时候可能是错觉。

                                                    "奶奶,祭尸不是抓住我了吗,我记得她还咬我,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是它。"

                                                    奶奶摇摇头,指了指我旁边。

                                                    我随即侧头,可看到枕头旁的东西之时,倦意全无,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啊啊啊!"

                                                    "这…这…"

                                                    在我脑袋旁边的,竟是一颗骷髅头。

                                                    骷髅头下面压着一个红盖头。

                                                    奶奶坐到床沿上,抱着我安慰道:"别怕,没啥,就是一个骷髅头。"

                                                    "这是我和孙瞎子去乱葬岗给你找回来的,这东西邪性大,能暂时压住祭尸,给咱们一点缓和的时间。"

                                                    乱葬岗,指的是村后一座山谷。听说那儿从古代就是乱葬岗,没人收尸的就扔到里面,后来战争时期,也有不少死人被丢在那里,都不知道有多少死人了。

                                                    那儿以前没少出邪事,只是这些年才少了,不过还是很少有人敢去。

                                                    过了一会儿,我才冷静下来。

                                                    随后,我开口问道:"那个祭尸呢?"

                                                    "在门口放着!"

                                                    奶奶刚说完,孙瞎子就推门进来,见我已经醒了,便斜眼瞅着我,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搞我的心里直发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9-07-11 11:24
                                                      也不知道他摇头是没有河神的意思,还是不知道有没有。

                                                      奶奶似乎不想我听这些,将孙瞎子赶了出去,又给我一身干净衣服。

                                                      "起床穿上,收拾打扮一下,晚上咱们一块去乱葬岗。不管祭尸还是河神,都不别怕,咱去寻别的法子。"

                                                      奶奶说完就离开了,我也没机会问,只能按照她的吩咐,收拾打扮了一番,整个人也精神帅气不少。

                                                      天黑后,奶奶让我捧着骷髅头和红盖头,跟着他们去了乱葬岗。

                                                      路上,奶奶嘱咐道:"平安,咱这回是求人去的,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怕,也不要用管我怎么样,千万别冒犯了人家,一定要客气有礼。"

                                                      我点头,好奇地问:"咱求谁去?"

                                                      奶奶没说话,孙瞎子却笑着回了句。

                                                      "哈哈,求谁?给你求媳妇儿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9-07-23 11:11
                                                        第五章 乱葬岗里讨媳妇儿
                                                        话说了一半,我正追问的时候,奶奶喝止了一声。
                                                        "行了,时间不早了,先别废话,去了再说。"
                                                        孙瞎子正色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脚下也加快了速度。
                                                        我紧跟在他们后面,满怀疑惑的到了乱葬岗。
                                                        乱葬岗静的可怕,半点动静都没有,感觉不到有风,却让我身上生寒,心里莫名的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好在月光照明,能够看清地上的路,不至于分不清方向。
                                                        最后,我们在乱葬岗深处,一棵枯树前停下。
                                                        "奶奶…"
                                                        不等我说什么,奶奶回头瞪了我一眼,意思是叫我闭嘴。
                                                        随即,她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刀,二话不说,用力在自己手上抹了一下。
                                                        刀带着一块肉落在地上。


                                                        回复
                                                        46楼2019-07-29 13:31
                                                          "你干什么?!"

                                                          我冲上去,看着那鲜血淋淋的手,整个心揪了起来,眼泪瞬间下来。

                                                          奶奶冲我挤出笑容,道:"平安,记住来之前和你说的话,别管我怎么样,你先到后面去,听话。"

                                                          孙瞎子也帮忙拉住我。

                                                          这时候,奶奶轻声说道:"那年我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怎么走的怎么回来,那根指头我给了你,如今我把伤口切开,算是为以前的失礼向你赔礼道歉。"

                                                          手指?

                                                          奶奶断掉的手指?

                                                          村里传言是我娘咬断了奶奶的手指,如今看来,事实恐怕不是如此。

                                                          "我孙子如今又遭了难,从汶水河里捞上来一具祭尸,已经有两个无辜之人因此而死,我不想让他去当水鬼,只能来这里求你。"

                                                          奶奶说了好几句话,却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平安,将骷髅放下。"奶奶回头,看我一眼。

                                                          我也没多问,走过去将骷髅头放在奶奶脚下。

                                                          奶奶将流血的手放在上面,让鲜血落在骷髅头上,口中说道:"我老婆子一个,也没几天好活,你要命的话拿我的去,还请你救救我孙子,毕竟咱们也算是有缘分。"

                                                          忽然,平静的乱葬岗起了一阵风,风中夹着一个声音。

                                                          "我要救你孙子,只能和他成亲,这样一来,他可能死的更快,就算命硬能挨过去,日后也会有很多麻烦,他可能就彻底不能做一个普通人。"

                                                          我看看四周,寻找声音的源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奶奶听到有了回应,惊喜道:"我知道,你说的我都清楚。无论怎么样,平安跟着你,我放心!"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我还有两个条件,若是你答应了,我也就应了你这件事。"

                                                          "你说。"

                                                          "第一,还是老规矩,一命换一命;第二,我虽保你孙子,但也只能是震慑住祭尸,你们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办法去处理祭尸。"

                                                          奶奶想都没想,直接应下:"好,我答应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9-08-02 16:20
                                                            火柴读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9-08-02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