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吧 关注:147,108贴子:1,169,699

【原创】 重振宇智波 (一张图片引发的灵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 重振宇智波

(一张图片引发的灵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7 11:2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7 11:35
      简介:
        
        战后,鸣人和佐助迎来不得不对战的命运,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了。
        
        佐助冰冷的双眼愈加冷漠:“为什么不躲。”
        
        鸣人朝他笑了笑,深邃的眼底藏着看不真切的温柔:“你知道的,佐助。”
        
        嘴角的鲜血顺着下颚滑落,嘀嗒一声,混入终结之谷谷底深潭,红色的液体在水中泛起血红的涟漪,波纹散开,看到的是一个决绝的身影和他利落地拔出的那一剑。
        
        战后,鸣人重伤,佐助离开。
        
        两年后,鸣人继任火影,高台之上,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却没有意想中的满足,反而心中空落落的,直到……远处,岩影山顶,他看到那个衣袂翻飞的青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7 11:4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7 12:48
          这个镇楼(/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7 14:56
            楼楼加油


            回复
            7楼2019-06-07 16:32
              加油,已收藏,别弃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7 18:37
                加油楼楼↖(^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7 19:45
                  加油(。・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8 08:35
                    啊这个旗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8 09:57
                      真的太性感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8 13:08
                        顶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8 13:13
                          谢谢大家的支持,来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8 13:45
                            这个格式不太对,我调整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8 13:49
                              第一章 命运的邂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08 13:55
                                  近来,木叶村很热闹,来自各国的使者陆陆续续在木叶村住下,木叶的大门也一直敞开,远远看去,通往木叶的大路上人流络绎不绝。

                                  连门口守着的小忍者都红光满面的,为了即将到来的第七代火影继任仪式而兴奋。

                                  在外出任务的忍者忙着赶回来,刚接到新任务的忍者也尽量等继任仪式过后再出发,这是遣派任务的六代目发出的声明。

                                  卡卡西穿着火影御神袍,不喜欢戴影帽的他看起来有些不务正业,但实际上他已经快被手上的工作烦死了,难怪战后纲手前辈要急着把位置传给他,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可惜已经晚了。

                                  哦不,也不算太晚,想到几天后的第七代继任仪式,卡卡西从大堆的文件里抬起头来,眼底露出一丝期待,终于能卸下这肩上的重担了啊。不过也不能高兴的太早,毕竟接下来坐上这个位置的可是木叶意外性no.1忍者漩涡鸣人啊。

                                  想到这卡卡西又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文件合上叠在右手边的一大摞里面,随口问了一句:“鸣人呢?”

                                  一旁站立的火影助理是个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她笑了笑,“准七代目被鹿丸大人叫去了。”

                                  卡卡西一听勉强放下心来,毕竟鸣人能得到高层的认可,除了他那强悍的实力以外,鹿丸才是督促他走向成功的关键啊。

                                  “嘭嘭——”

                                  “进。”卡卡西戴好影帽,以为又是哪国使者前来报到了,结果一看是鹿丸,还没戴正的影帽又被他一手摘了,末了又觉得不对:“你怎么在这?”

                                  鹿丸一头雾水,“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吗?对了,我是来告知火影大人准备一下到村口迎接重要宾客的。”

                                  卡卡西疑惑:“重要宾客?”

                                  “风影大人亲自来了。”

                                  说来各国都有出使的忍者,有同鸣人相识的旧友,也有资历名望都很高的前辈,但要说这次来的人当中身份最高的那还是风影——我爱罗竟然亲自来了,卡卡西只惊讶了一瞬,后想到他和鸣人的关系又觉得理所应当了。

                                  去往村口的路上,卡卡西想起刚才遗忘的事:“鹿丸,影子说鸣人去找你了,所以他现在在哪?”影子就是火影助理。

                                  得,从鹿丸的表情就知道鸣人定是又找借口逃掉了,卡卡西觉得头疼,鹿丸听了也觉得麻烦,但鸣人现在的安全确实是他在负责,想了想道:“要不您去接风影大人,我去找鸣人?正好风影大人来了肯定是要先见一面鸣人的。”

                                  卡卡西却道:“不用,这么重要的事他应该有分寸,你先跟我去接风影。”

                                  鹿丸如今是木叶的重要军师,让他与卡卡西同去才更能显示出木叶的诚意,人家都亲自前来了,木叶自然也该把礼节做好了。

                                  这边自是一番寒暄客套……

                                  小河边的草坪上,日落时分难得清静,河水映衬着落日的壮丽景象,天边火红的云彩霞光万丈,水天一线,夕阳像是要落进水里,河面波光粼粼,如同撒了一层金粉,闪闪发光。

                                  头枕着胳膊的金发青年正躺在草坪上小憩,微风轻轻抚过他的面颊,脸上的猫须胎记也随着主人的呼吸而起伏,他穿着简单,露出来的双臂和双腿像是藏在深渊地底的利剑,蕴含着勃发的力量,他的皮肤呈健康的浅麦色,肌理匀称,身形修长,静静的躺在那里像一座雕塑,更像入睡的猛狮。

                                  忽然,青年睁开双眼,眸中澄澈一片,倒映着小河边的盛景,但他并没有觉得惊艳,反而沉浸在刚才的梦中。

                                  梦里也是这个小河边,只是那时候的他还只是个半大点的孩子。

                                  自从在木叶忍者学校上学以来,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放学后到木叶后山的训练场修行,虽然常常事倍功半,也常常累得半死,但至少他在努力并觉得有期盼和希望。

                                  那天,同样是完成了每日必做的几项日常训练以后,鸣人双手插兜悠悠地从河边走过,不经意地一瞥,让他看到了夕阳下不一样的景色,那是个黑发黑眸皮肤白皙的孩子,同鸣人一般大,但神情却比鸣人成熟得多。

                                  鸣人被他眼中的执着所打动,后来他才知道佐助是在为自己没能得到父亲的认可而难过,不过宇智波的难过比较特别,说是不甘心更恰当。

                                  鸣人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他是把一个人孤坐在小河边的佐助看成了自己,跟自己一样孤独的小孩。

                                  哪知佐助突然感觉到什么转过头来,先是有一瞬间的惊讶,小孩总是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当然更不愿被人窥见心事,于是佐助非常不屑的转过头去,却在鸣人没看见的地方,扬了扬嘴角。

                                  因此,佐助也不知道,鸣人在他转过头以后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08 13:56
                                    那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鸣人早就认识了这个被大家高呼天才的家伙,但这却是他第一次为看见了不一样的佐助而高兴,他私自把这里当成了两个人的小秘密,只要他一有时间,都会在这个点经过小河边,虽然只有偶尔能看到坐在断桥上的佐助,但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也能成为他之后好几日坚持的动力。

                                    后来……佐助离开,他的脚步也从未变过。

                                    梦的最后就是鸣人一次次途径小河边,却再也没有看到那个他想看到的身影……

                                    鸣人站起身,挺拔的背影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有几分孤寂,他来到断桥边佐助曾经坐过的位置,双手插兜静静地站在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天边最后一点余晖沉尽,星辰闪烁着初升的光芒,夜幕开始降临。

                                    “鸣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08 13: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08 15:26
                                      已收藏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08 17:57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9 08:28
                                          加油,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09 09:31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09 09:42
                                              第二章 战后的我们(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09 11:25
                                                  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岸上,隔着一大片草坪看着鸣人。

                                                  鸣人转过头来,愣了一下,随即来到我爱罗的身边,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我爱罗做了几年的风影,冷酷的性子早就被磨掉了,现在连说话都能闻见暖风的味道,他确实温柔了不少,但还是不习惯笑,他说:“我来看你的继任仪式。”

                                                  鸣人爽朗的笑出了声,“你不会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我爱罗很喜欢鸣人的笑容,可能他自己不习惯笑就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一个困惑吧,怎么有人能够笑得那么好看,仿佛待在他身边就能被阳光青睐。

                                                  两人边往回走边聊天,鸣人才知道我爱罗真的是特意来木叶恭贺他的,至于砂隐村,现在由苦逼的勘九郎撑着,这一趟手鞠也来了。

                                                  我爱罗打趣道:“你该庆幸手鞠也来了,所以鹿丸现在没时间找你算账。”

                                                  鸣人一听就知道是自己干的糗事被我爱罗知道了,打着哈哈便过去了。

                                                  我爱罗看得出鸣人有心事,但他没问。

                                                  晚上在酒肆,鸣人做东,请了我爱罗吃饭,当然也叫上了鹿丸和手鞠,如今她俩也算是一对修成正果就差结婚这最后一步的佳人,好多同期伙伴眼红嫉妒呢。

                                                  鸣人今天明显喝的有点多,手鞠使了个眼神问鹿丸,鹿丸耸耸肩表示我今天还没来得及说他呢,谁知道怎么了。

                                                  鸣人灌酒灌得厉害,最后还是我爱罗看不过去抢了他的酒杯,“别喝了。”

                                                  鸣人喝懵了,眼底有一丝茫然,但也清醒的知道身边都有些谁,他扯了扯嘴角:“这不该庆祝一下嘛。”

                                                  没有人接他的话,手鞠眼底有些担心,鹿丸和我爱罗则是看着鸣人,他们或许已经猜到了鸣人是为什么变成这样,那个总是以笑容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男孩已经长大了,大家也快忘了他曾经的执着和追求除了当火影,其实还有一个人,一个已经离开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所有人都以为鸣人会醉倒在桌上,却没想到他被夺了杯子也没闹,只是倒了杯水继续喝着,还说:“吃啊,吃好了才走。”

                                                  出了酒肆被夜里的冷风一吹,所有人都清醒了不少,除了一个人,因为他没有笑,似乎醉了就再也装不出来。

                                                  木叶给砂隐村的人一早就准备的有住的地方,是一座宅院,手鞠被鹿丸领回家去了,鸣人就送我爱罗回去,其实我爱罗更想送现在的鸣人,看他状态也不太好。

                                                  但鸣人没让,他也就不勉强了,后来临到那座宅院我爱罗才知道为什么,他问:“要不要进来坐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09 11:26
                                                  有点沉重哈熬过前面这一点就好了,后面会很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09 11:2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09 18:46
                                                      很赞哦,期待,已收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9-06-09 23:06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6-10 07:28
                                                            这一坐就成了住下,鸣人挑了间窗户朝北开的屋子,从进了屋就坐在窗边出神,这里是宇智波曾经的地基,宇智波大宅自从那次大战被销毁以后高层就下令了重建,但也不再挂上宇智波的族徽,这里被划为木叶所有。

                                                            为什么我爱罗会知道他的心思,鸣人此刻已经没有心情去猜测了。

                                                            从窗户口望出去能看到茂密的树林,那是木叶后山,再往后有一个直到现在鸣人都没敢再踏足的地方——终结之谷。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使那双湛蓝的眸子变得清冷苍凉,他仿佛穿过丛丛树木看到了那两座人塑高峰,高峰之上,有两个人遗世独立。

                                                            那是两年前的他和佐助。

                                                            他们之间隔着陡峭的山谷,还有山谷下翻滚的河水,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但他们站在这,就说明朝他们袭来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说实话,他当时真的是兴奋的,佐助很强,强到让他从追赶到执着再到后来其他人口中的固执,但只有他知道,站在佐助对面的机会越少打败他的欲望就越强烈。

                                                            战争的硝烟已经消散,他们都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却成了一根随便一个理由就能引爆的导火线,不知道是谁先出的招,空气中传来手里剑碰撞的刺耳声音,这边余音还在回响,那边两道影子已经在水面上碰撞开来。

                                                            从日落时分打到晨曦微露,期间下了场大雨,他和佐助本就狼狈的身影在雨中更像两条拼命交汇的平行线,但交汇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旦交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是报了必死的心在交战,其决心不亚于拯救还被困在无限月读里的人们。

                                                            佐助的话本就不多,鸣人的话也少了起来,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力量的碰撞和耳边呼啸的风,查克拉化作有形的气体缠绕在两人身上,也难以避免裹上了对方的身,他们打得不分昼夜,殊不知对方的气息早已融入到自己的血脉之中。

                                                            分开只需要一个契机,这个契机是鸣人看到无数人在无限月读的消耗下口吐鲜血,这里面有他的长辈,朋友和伙伴,他终于还是急了。

                                                            金色的查克拉锋利如剑牵制住佐助那庞大的须佐之男,鸣人一手执起螺旋丸,气流急速旋转,像是要撕裂空气切开佐助的庇护,风刃割开了佐助的皮肤,见到血的那一秒鸣人愣住了。

                                                            哪怕只有一秒在他们的对决中也是致命的,原本佐助就是本着两败俱伤的结果也要接下鸣人的攻击,原本这只是前面很多次攻击后的重复,但这次出了岔子,因为佐助的狠心,鸣人闻到了鲜血的味道,但他知道那不是他的血,他晃了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骨子里藏着怎样的感情,所以本能的顿了那么一秒。

                                                            佐助比鸣人狠,从来都是,所以他毫不犹豫用利剑戳穿了鸣人的胸口。

                                                            鸣人感觉喉咙里一阵腥甜,终于,风中再闻不到那阵让他心底发寒的血腥味,因为他自己的味道盖住了佐助的,想到此他反而松了口气。

                                                            佐助冰冷的双眼愈加冷漠:“为什么不躲。”

                                                            鸣人朝他笑了笑,深邃的眼底藏着看不真切的温柔:“你知道的,佐助。”

                                                            嘴角的鲜血顺着下颚滑落,嘀嗒一声,混入终结之谷谷底深潭,红色的液体在水中泛起血红的涟漪,波纹散开,看到的是一个决绝的身影和他利落地拔出的那一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6-10 11:31
                                                            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6-10 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