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吧 关注:1,431,772贴子:25,478,754
  • 27回复贴,共1

我觉得有一些段落特别有意思(比如路明非和路鸣泽的关系),经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觉得有一些段落特别有意思(比如路明非和路鸣泽的关系),经典。。。回忆所以试着发下。。。有不足之处还请大家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7 22:44
    大片的血在诺诺胸口蔓延开来,把深红色的作战服染成了黑色。一枚大口径狙击枪弹直接命中了她的胸口,她被带得几乎仰面倒地,但用了最后的力气坚强地坐住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口,对路明非点了点头,声音嘶哑,“倒是挺乖的,但还是太慢了……” 路明非转过头,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女孩平贴在地面上端着狙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冒着青烟。路明非认识那支枪,美国产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狙击之王”,0.5英寸大口径,在这个距离上命中的人,绝对无法救治。子弹会把人的脏腑打成血污。 那女孩是黑队的最后一人,那个功勋狙击手,她带着枪从侧窗跃下,落进窄道里。原本诺诺可以一枪拿下她,但是路明非挡住了她的弹道,于是双方做了一次牛仔式的对决,但是诺诺还是开枪慢了零点几秒,路明非……还是太慢了。 路明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诺诺胸前淋漓而下的鲜血又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眼神涣散,出现垂死的征兆。 路明非猛地抱住头,他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像是在极深的地方,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眼前一片漆黑,黑幕上灿烂的黄金瞳睁开,钟鸣般的声音,“愿意交换么?” 交换?交换什么? 隐隐地有种冲动让他想答应,似乎答应了就不一样了,答应的瞬间,就有什么事情会改变。 女狙击手跃起,放弃了狙击步枪,从后腰拔出军刀。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女孩一脚踩在他背上,轻盈地落在诺诺的身边,一把抓起她的长发,把军刀刺入了她的喉咙,浓腥的血溅满了诺诺的脸。几个血点溅到了路明非脸上。 “我们赢了!恺撒!你失败了!”女孩高举染血的短刀。 确实他们赢了,此刻无论是恺撒还是楚子航都无法脱离战场,这个女孩可以轻松地哼着歌走进深红队的本部去,赢得这场杀人的游戏。如果这是一盘棋,黑白双方已经下到了官子的地步,胜负已经无从扭转。 但是一颗红色棋子,出现在双方的“劫”上。 震耳欲聋的枪响把女孩的呼声压过,背后袭来的子弹带着巨大的动量,推着她向前。她不敢相信,挣扎着回头,路明非手里端着富山雅史留下的PPK,那支被改造得如同航炮的手枪,默默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这颗红色的棋子,燃烧起来。 恺撒和楚子航不约而同地收手退后,看向硝烟弥漫的窄道出口处,一个步伐蹒跚的身影自硝烟中出现,提着那支沉重的“狙击之王”。那支接近1.5米的狙击枪提在他手中,看起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完全不是一个受过训练的人的拿枪姿势。 恺撒皱眉,“什么人?无关者出局!” 一颗大口径子弹正面击中他,他踉踉跄跄退后两步,仰天倒地。 一枚弹壳从狙击之王的枪膛中飞旋着退出,落地,路明非对枪膛吹了一口气,脸上呆滞,没有表情。 楚子航慢慢转身,黄金色的瞳孔映着村雨的刀光。他扔掉村雨,举起双手,“你是谁?” 楚子航,确实是他那所高中的传奇人物楚子航,路明非这种人只能远远地观望的楚子航。 路明非高一的时候,楚子航是校学生会主席,早操时巡视各班打分,每次下小雨路明非他们都得坚持做操,仰望楚子航一身白衣一尘不染,从教学楼顶楼的走廊上缓缓经过,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他们举手投足整齐划一,就像是玩具士兵。 只是那时他的眼瞳不是这样灼目的金色。 “路……明非?”奇迹般的,楚子航喊出了路明非的名字。 要是在以前路明非大概会感动得不知说什么,传奇师兄楚子航居然记得他的名字,大概还关注过他?虽然他不是一个花痴楚子航的女生,但这也一样是殊荣。 于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冷冷地看着楚子航。“游戏结束了,我可以认负!”楚子航感觉到逆风袭来的、如刀割面的杀机,他决定认负。 漆黑的枪口再度抬起。路明非的骨骼以机械般的精密运作,拉开机簧,子弹滑入弹仓,手指扣紧了扳机,感觉到那柄枪的机械部分仿佛和他的骨骼合为一体了,枪口到位,骨骼在合适的位置一一锁死,准星里出现楚子航的身影。 “逆……”路明非嘴里冷冷地吐出这个字。 轰然的枪声吞噬了第二个字。 路明非扣动扳机,子弹呼啸着离膛,把楚子航的胸口洞穿,巨大的血花飞溅开来。校园忽然寂静下来,阳关照在硝烟上,泛着漂亮的金色,路明非仿佛站在晨雾中。良久,他把手中的狙击枪靠在一侧的墙上,缓缓坐在台阶上,双手交握撑住额头。 铿锵有力的进行曲响彻校园,哑了很久的校园播音系统像是打了个盹儿刚刚醒来。 路明非一愣,仿佛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的尸体,高举双手,却不知该向谁投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7 22:49
      这一段出自火之晨曦的第二幕,问题是,当时路明非还没和路鸣泽交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7 22:50
        路明非自己的龙骨状态。第三部也用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09:15
          13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不知是这话真的管用还是因为他定力高,脑海里袅袅的声音消失了。 校长愣了一瞬,立刻高举双手,看起来是个识时务的老家伙,研究人员们眼睛里写满“我不相信”,但也跟着校长纷纷举起了手。 “就这样吧,报告上加一句说通过缺口观察内部,没有观察到任何东西。”13号想,“只是好像……有人在里看了他一眼。”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在液氮的低温下,就算里面有鞭毛虫也冻死了。“就当作高中野外实习课的报告吧,凑合一下算了。”13号一脚踢开低温舱门。 一名研究人员忽然揭开操作台上的透明塑料盖,一手拍下里面的红色按键。 “‘龙穴’进入封闭模式!进入封闭模式!”严厉的女声在空气中回荡。 13号背后,石英玻璃腔外的强化外罩猛地扣合,多达十二道密封阀在同一瞬间扣紧,同时大量的液氮注入石英玻璃腔中。 “你这是报警么?你当我在抢劫24小时便利店?”13号对于这个突发状况非常恼火。 他本该把锯管散弹枪抵在那名研究人员的脑门上,一枪轰掉他的头。但是他有点晕血,而且每一发子弹都在水族馆里泡得很透。所以他上前一脚飞踢,把那个家伙踹翻,同时带倒了七八个研究人员。趁着混乱,13号掉头狂奔出实验室。 背后“啪”的一声,13号回头,回头看见一只灰锡瓶子从口袋里跌落出来,在地上滚动。飞脚的时候太用力了。那是雇主在行动之前寄给他的装备之一,只是叮嘱随身携带,没有说明干什么用的,看起来是个古物。他犹豫了短短的一秒钟,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回头去捡这没用的东西,于是掉头向着通道尽头狂奔。 “阻止他!”校长大喊。 研究人员们惊醒过来,向着外面蜂拥而去。 此刻,“水族馆”上方的水道中,被13号遗失在水下缝隙的手机忽然亮了。 “13号,如果这时候你还没死,那么你应该已经接近目标了。你的目标是一只黄铜罐,高度大约1.8米,直径大约1.2米,上方有个被腐蚀的缺口。最后一条指示,打开那只灰锡瓶子,把瓶中的溶液从那个缺口倒入。任务结束,奖金上浮到1000万美金。” 水最终浸入了电池,这部手机永远地停止了工作。 低温舱门的阴影里,有人低低地叹了口气,所有人都追了出去,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他。“就这样任务失败了?年轻人真是靠不住啊。”他轻声说。 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拾起13号留下的锡瓶,走到石英玻璃腔边,把一张黑色卡片插入操作台上的卡槽中。 “此操作将导致‘龙穴’的开启,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存在苏醒可能。操作禁止!操作禁止!操作禁止!”诺玛的声音回荡在实验室上方,蜂鸣声大作,警灯全部亮起,红色的光卷过整个实验室。 “保持安静,诺玛,这是我们见证神迹的时候。”那人拉下手阀,切断了整个实验室和诺玛的通讯。 主电源被切断,诺玛的声音消失,灯依次熄灭,只剩下自带电源的警报蜂鸣,警灯旋转。 黑暗中流淌着警灯的赤红色,仿佛岩浆的赤红色,血液的赤红色……末日的赤红色。 照亮那人没有表情的脸。 温度迅速上升,超导磁场中高速旋转的电子流衰减,悬浮在半空的石英玻璃腔缓缓降下,十二道密封阀在同一瞬间解开,巨量的白色蒸汽喷出,那个足以抵抗冲锋枪扫射的强化外罩洞开。 “以我的骨血献予伟大的陛下尼德霍格,他是至尊、至力、至德的存在,以命运统治整个世界。”那个人伸手抚摸石英玻璃腔,感觉到了里面传来的震动,震动越来越剧烈。 “真好,你没有让我等待太久!”那人从袖中拔刀,一刀猛地插入石英玻璃腔的厚壁。 利刃切入石英玻璃,就像切开果冻。那人拔出刀,玻璃壁中留下一道泛着莹蓝色的刀痕。内部的真空被破坏了,空气尖啸着涌入。那人一刀切断灰锡瓶子的瓶颈,把断口对准裂缝。灰锡色的液体顺着刀痕进入石英玻璃腔内部,像是细蛇那样沿着玻璃腔的内壁循环流动,远离中央的铜罐,像是畏惧它。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液体进入玻璃腔,这道灰流开始沸腾冒泡,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如同什么活的东西,正在发出……胜利前的欢呼。 那个人把刀收入袖口里,退出低温实验室。 他在门边最后一次回望,所有灰锡溶液在一瞬间飞离内壁,“扑向”了铜罐。两者接触,剧烈的腐蚀效应随之出现,坚不可摧的铜罐如一块在微波炉里软化的奶酪,暗绿色的雾气四射。 无法言喻的低吼在低温实验室中回荡,焦灼狂躁。 “欢迎重临世界,康斯坦丁。”那人带上了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8 13:22
            有黑卡的人释放了康斯坦丁,有黑卡证明这是内部人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8 13:22
              嗯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8 14:27
                “人类是很愚蠢的东西,你也是,你和他们的区别只是,你是故意要让自己愚蠢的。”路鸣泽淡淡地说,“你不难过,是因为我代替你难过了。真残忍,不是么?” 他对着路明非微微地笑了起来,笑容在阳光里很灿烂。 “我们……是在很有感情地讨论两个男性之间的爱么?我代替你难过了……你的台词非常小言你不觉得么?”路明非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路鸣泽不再理会他,默默地看着夕阳发呆,太阳正在坠落,最后的光明里,两行眼泪无声地划过男孩的面颊。 路明非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手猛地捏住了。这一刻他能够感觉到那个孩子身上的绝大的悲伤,如同喷涌而出的、冰冷的水流,铺天盖地地涌来,就要覆盖他了。不是什么小言,更不是伪装造作,男孩的悲伤强烈、凶狠而霸道,让人敬畏。 “现在我讨厌你坐在我身边了。”路鸣泽说,忽然抬腿往路明非身上一踹。 路明非失去平衡,坠下了窗台。他赫然发现自己并不是坐在图书馆二楼的窗口上,而是一座方尖塔的天台,下面也不是卡塞尔学院绿草如茵的地面,而是犬牙般的石群,撞上去的唯一结果就是四分五裂。他全力挥舞着双手要去抓住什么,可完全落空,他能触到的只有空气。 他的上方,路鸣泽默默地站起来,站在如矛枪般指天的方尖塔顶上,背后是一轮巨大的夕阳,冲他挥手告别,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一瞬间仿佛有雷电穿过路明非的大脑,一个画面狰狞地闪动……凄风苦雨的夜晚,冰冷的石砌花坛上,头顶的树叶上雨滴坠落,他和那个男孩,或者是和他的表弟路鸣泽,坐在黑暗里,紧紧地拥抱。 “天呐!我不会喜欢男人的啊……”路明非堕入了黑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8 16:16
                  路明非和路鸣泽不是一个人,是兄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8 16:20
                    这段有很大问题,问题是他到底是认识路明非还是路鸣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8 16:37
                      很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8 16:41
                        我觉得明非和小魔鬼是一对好基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8 22:59
                          “一起走!”路明非看了一眼那些蛇脸人雕像,摇头。 他最讨厌蛇,想起来就觉得冷冰冰滑腻腻的,危险又有毒。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蛇他就更讨厌。虽然这些蛇脸人都微微躬着腰,身体前倾仿佛行礼,一副读书蛇的样子。 诺诺没办法,抓住他的手腕,“一起走!你这么胆小我以后罩你得多累啊!” 两个人并肩从那些蛇脸人中穿过。 在他们涉水的脚步声消失之后,寂静的甬道中发出机械运转、金属摩擦的声音。 一直躬腰行礼的蛇脸人整齐地直起身,平视前方,白银铸造的瞳孔中闪烁着冷冷的银光。路明非并不知道,其实这些蛇脸人并非总保持躬身行礼的姿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1 07:45
                            看了你写的,我发现我真的是两遍白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1 07:59
                              “好了,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很衰吧?要嘲笑赶快嘲笑好了,我不在乎,你嘲笑也是对的,我也觉得没法跟恺撒楚子航比,我就是这么个人,存在意义不大,我接受现实!但是,嘲笑完了快把我摇醒!”路明非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在喉咙里积聚了一个巨大的爆音吐出,“我赶时间!”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那么激动,只是觉得……很多很多话早就想说了,却没人能说。可是为什么要告诉这个路鸣泽?让他知道自己也有觉得很委屈的时候。 “你的愿望……”路鸣泽轻声说,“难道不是向整个世界复仇么?路明非?” “屁嘞!”路明非说,“复什么仇?” 路鸣泽默默地看他,神色复杂,像是鄙夷,又像是怜悯。 “好吧,我明白了,其实,我可以帮你的。”路鸣泽缓缓地点头,“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你读过《浮士德》的,对吧?” “读过,陈雯雯跟我推荐的,哦,你不认识陈雯雯,我高中同学。” “不,我认识,我是你弟弟路鸣泽啊。我当然知道那个被你提过几千遍的陈雯雯。”路鸣泽淡淡地说。 “没时间跟你开玩笑!我表弟身高160,体重也是160,跟你完全不像!” “魔鬼靡菲斯特和浮士德打赌,靡菲斯特成为浮士德的奴仆,一旦靡菲斯特令浮士德满足于俗世的快乐,主仆关系就解除,而且浮士德的灵魂归魔鬼所有。我的条件和这类似,我和你签订一份契约,我为你实现愿望……” “见鬼!你是哪个山头的魔鬼?要我的灵魂干什么?”路明非打了个哆嗦,瞪大眼睛。 “不是灵魂,我要交换的是你的身体……” “滚!”路明非不由得双手抱胸,上下打量路鸣泽,搞不明白这个大孩子一样的家伙衣冠楚楚,心里藏着什么猥亵的心思。 路鸣泽叹了口气,摇摇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念头?好,我们换一个词,我要你的生命,肉体灵魂,一概包括。对于不介意用灵魂来交换的人来说,肉体还有什么用?当个没灵魂的行尸走肉有意义么?” “开价那么高,你能做到什么?”路明非打量这个看起来很正常,却满嘴说着疯话的孩子。 “一切……不,几乎一切。”路鸣泽挑了挑眉。“能搞掉那个浑身冒火的龙王么?” “不容易,不过可以。” 路明非抽了口冷气,看路鸣泽那张漫无表情的脸,听他淡淡的口气,不由得让人觉得这个荒诞的事情确实可能发生。 “你把事情办成了,我立刻就完蛋?”路明非试探。 “听好,交易条件是这样的,你将面对的敌人是龙族的‘四大君主’,青铜与火之王、天空与风之王、大地与山之王、海洋和水之王,那么,我可以接受你的召唤四次。现在我成了你的召唤兽了,但每一次召唤,会耗费你四分之一的生命……” “太狠了吧?召唤你出来说说话就花四分之一生命?你说话那么好听我非要听你说?”路明非插嘴。 路鸣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做到,我才收取报酬。如果我没有做到,我自然什么都不收。” “你靠得住么?”路明非斜眼看他。 “我已经帮过你不只一次了,show me the flower,用起来还不错吧?此外你也不必存着什么侥幸,当我们的契约结束,我自然有办法收取你的生命。”路鸣泽淡淡地说,“重复一遍我们的契约,我给你四次召唤我的机会,帮你实现四个愿望,当所有愿望被实现之后,或者当你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孤独的时候,我服务于你的契约就解除,你的生命归我。” “你说……我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孤独?”路明非一愣,“这算什么条件?你说我孤独我就孤独了?” “不,我说了不算,你说了算。这个条件,只有你在亲口承认你感觉到孤独的时候才生效,而且不是一般的孤独,是绝望的……孤独。”路鸣泽说,“可以么?”“我说才算是吧?这听起来还行。”路明非哼哼着说,“你倒不像个奸商。” “准备接受了?那就把手伸出来。”路鸣泽无声地笑了, “几千年了,你在别的事情上糊涂,在这件事情上从未答应过我。这个叫诺诺的女孩改变了你那么多么?让你愿意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让你连底线也放弃。” “开玩笑,你以为我傻子?我用完三个召唤权打死不用第四个不就得了。其实我只要用一个就得了,我只是要你帮我应应急,你当我很想见你?没事儿就召唤你?魔鬼兄,成交不成交,快啊!” 路明非伸出手,死死咬着牙。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害怕,怕得就要颤抖起来,好像自己真的要失去什么了。可他也怕自己会坚持不住把手收回来,收回来,诺诺就死了。他希望快点完成这个交易,把后路给断了,没了后路也就不用怕什么了,谁说的来着,想要翻过一堵高墙,最好的办法是先把自己的帽子扔过去,这样你自然就有了翻墙的决心。 “权力是让人着迷的东西,当你试过拥有权与力,你就很难回头了,哥哥……你进我的圈套了!”路鸣泽伸手,响亮地拍在路明非的掌心,“这就是我们的契约,成交!” “哥哥?”路明非呆呆地看着这少年的双瞳,如一池熔化的金水般灿烂。 在他记忆里,路鸣泽,就是现实里那个胖胖的表弟从未这样称呼过他。路鸣泽会躺在床上大声说,路明非,你别占着电脑了,我还要聊QQ呢!路明非,你去冰箱里拿罐可乐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1 11:09
                                我喝。路明非,你别靠在我的羽绒服上,你让开让开让开…… 哥哥?听着真是陌生啊,可又很熟悉,很自然。“The gathering,施法单位,法力无限。”路鸣泽以掌心拍击路明非的额头,“从这一刻起,这个秘籍解封!” “Noglues,你的对手将无法使用言灵,等效于‘言灵·戒律’,从这一刻起,这个秘籍解封!” “这算什么?灌顶传功?没感觉啊。”路明非脑门被拍得生痛,劈里啪啦的,感觉路鸣泽是个给他贴狗皮膏药的蒙古大夫。 他懂The gathering和Noglues两句,在星际争霸的单人游戏里,按下“Enter”键之后输入这两条,就能实现不同的作弊的功能。和“Black sheep wall”一样,但是更强大。 “言灵,你的言灵。”路鸣泽说。 “别人的言灵都是那种听起来跟圣咏一样拉风的龙文,我的怎么尽是些英文?”路明非觉得没有比这更扯淡的事情了。“能用就可以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能施法,你还在乎到底是用魔法杖还是报纸卷?对了,这两条都只会短期内有效,不过有一个你是可以坚持用的,那是你自行解封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1 11:11
                                  这里路明非开始恢复记忆了,而且有人说偷袭学院,和楚子航对轰君焰的那个不是零,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当然有人说零的言灵是净瞳,别忘了他的老板是路鸣泽,可以复制言灵,赐予言灵,复制言灵,还有就是改变他人血统。(后面再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1 11:18
                                    他一脚狠狠地踢在舱门上,水流以几个大气压汹涌而入的瞬间,路明非脱身而出,紧紧地抱住了诺诺。隔着潜水服,他已经无法感觉到她的体温。以前要是他这么抱着诺诺,诺诺一定会飞起一脚把他踹翻吧,可这下子他随便占便宜……她都不会以任何方式回答了。 “可我不喜欢没温度的女生啊,”路明非轻声说,“The gathering。” 他心底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一双黄金瞳缓缓张开,电光石火般的画面在他眼前闪动,那些仿佛墨线勾勒的、凌乱的线条蛇一样扭摆,组成一幅幅画面,巨大的龙在临海的山巅上展开双翼,世界树生发,树顶的雄鸡高唱,海中的巨蛇翻滚,惊涛骇浪中飘来的孤舟上,女孩孤单的眼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1 11:19
                                      “最后一件事,”校长盯着路明非的眼睛,“卡塞尔学院校规第15章第4条,参与行动的人不允许互相交流行动细节,行动完成,一切封存入档案。所以,那些你不愿告诉我的细节……也不要告诉别人。没问题吧?” 路明非一惊:“什么……细节?” “从报告上看,恺撒发射的风暴鱼雷杀死了龙王诺顿,但是我们没有找到他的骨骸。根据陈墨瞳的叙述,她在水底被疑似龙王诺顿的东西攻击了,不管那是不是诺顿,她确实受了重伤。那么我很好奇,如果陈墨瞳被攻击了,你为什么能幸免?”校长漫不经心地说。 “但是我不想问,无论是否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或者你出于什么原因不说,”校长补充,“我个人都相信你,所以我不问。” “嗯,明白了。”路明非起身,抓了抓头。 看着他的背影走下楼梯,校长从文件夹中取出了一叠白纸,上面一页一页绘着小学生简笔画那样的东西,翻到最后一页,画风忽然一变,风格凌厉,栩栩如生。那张纸上画着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坐在窗台上,上面有绿色的藤蔓垂下,他们并肩眺望着远处的高塔。高的那个穿着一身校服,矮的那个穿着有些拘谨的西装和方口皮鞋,四只脚一起晃悠在窗外。 “很久不见。”校长看着那幅画,轻声地说。 他取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叠白纸,看着它在壁炉里慢慢化为灰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1 11:32
                                        路鸣泽和校长认识,八成和李雾月有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1 11:32
                                          还有就是。。。黑王和白王的关系是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关系,四大君主是繁衍注意这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1 18:04
                                            路鸣泽最恨黑王,最想杀黑王,路明非不是黑王而是怪物。。。详见龙族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1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