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449贴子:1,384,035

【卫聂王道】权御纵横 你明知道,他谋的是什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卫聂王道】权御纵横

你明知道,他谋的是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08 15:35

    “小庄。”
    狭长的眉眼向左一瞥,打量了一眼来人。
    “师哥。”
    语调自是打了个转。
    “师父叫你,今天该是对你讲课了。”
    话虽然是对屋里的人说的,但盖聂却站在房前不动,粗布白衣随风摇晃,看向平躺在床塌上,枕着枕头举着竹简细读经典的人。
    目光重叠在一起。
    “好。”只这一个字。
    盖聂便转过身来,抬腿想离开。
    “师哥。寅时便起来了。”沉沉的声音打断盖聂离开的脚步,寅时起,未免有些早。
    “嗯。昨日小庄不是想吃桂花米团吗?今日便起来做了。”盖聂坦然答道,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对我这么好?”卫庄站起身,将竹简放在床塌上,移步到房门口,“师哥真是善良啊。”
    明明是夸赞的话,但是语气偏偏加上了冷冷的阴阳怪气。
    不紧不慢却十分坚定的步子,落脚时后脚跟着地,不摇不晃,稳重地不像这个年龄的人。
    “无妨。”盖聂回头看向卫庄,即使不说,盖聂也知道着他对他有莫大的敌意,17岁的他,不该有这般猜疑的性子。
    “哦,受宠若惊。”卫庄又勾起嘴角,抢先走在盖聂之前,带起一阵风,刮动了那人粗布白衣和浓黑碎发。“师父要着急了吧,如果再怠慢。师哥可是把话带到了啊,是吧?”
    盖聂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身影。
    “谢谢啦,桂花米团。”卫庄举起胳膊晃了晃。
    算了,同门师兄弟,总该有些坦然。
    其实这是两人做师兄弟的第一个年头,只能算上刚刚认识。
    待盖聂回到炊房,米香已经四溢,闻起来就很不错,看来这次很成功呢。盖聂不能说多喜欢做饭,只是偌大鬼谷,哪怕只是三个人,总该有个人承担起一些琐事,也只能是自己。
    盖聂拿起锅盖,看着三个瓷碗当中共放的九个米团子,米团子顶部已经微微发黄,看来桂花蜜已经浸入米团子。
    小半个时辰后,就可以完成了,小庄那时候也应该可以回来。
    盖聂盖上锅盖,弯下腰舀起一勺水,放入小瓷碗中。拿起旁边放的叶片,放入清水中浸泡冲洗。
    盖聂入鬼谷的日子比卫庄早,只是听师父说过一纵一横,但是却没有准确的概念。直到师父带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而来。
    记忆便从那里鲜活。
    少年有从骨子里来的贵气,想必来历不凡。
    师父说,小庄心念太重,恐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其实不难猜到,小庄从高崖往下远望时捉摸不定的神情,估计也是有着巨大的包袱。但是对自己来说,就简单多了。
    只是到现在,盖聂仍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师弟和自己仍是隔着厚厚的墙壁。
    可能就是因为鬼谷门规吧。
    “师哥。”
    盖聂微惊了一下,但面色不变,匆匆将手中已洗地十分干净的叶片放到案板上,侧过来看向卫庄。
    “这么快就好了吗?”
    “师父只是打探一下我近日是否怠慢。”卫庄探着头闻了闻,“好香啊,师哥。”
    “嗯。”盖聂打开锅盖,听起来小庄似乎心情不错,想来应该是被师父夸奖了,“桂花米团马上就好。”
    盖聂向右退了退,不着痕迹地错开两人距离,把锅盖放在灶炉旁边,双手拿起一个锅里的瓷碗。
    “嘶”盖聂嘴里轻轻呼着气,有些烫。
    刚将瓷碗放好,一扭头便看见卫庄拿起没有放回到房里的木剑,正挑起锅的铁把,看到盖聂的动作,也没有任何滞留,在木剑弯到一定弧度后,微微施力,整个锅被高高甩起,随着锅的离开,火苗哗地一下上来,火星四溅。而铁锅不断升高,里面的两个瓷碗已经脱离锅底,而里面的米团子似乎也有脱离瓷碗的趋势。
    盖聂心里一急,这下一早上的成果就要没了。微微屈膝蹬地,起跳后顺势抓住一个瓷碗,后向后微摆,将米团子收入碗中,左手同样抓住瓷碗,将两手东西甩到案桌上后,左脚勾起已经开始掉落的铁锅,再弯起一个弧度,恰好将铁锅踢入火焰之中,火苗瞬间被压下。
    “师哥好身手。”卫庄戏虐地看着平安落地的盖聂,慢慢走了过去。
    “.....”盖聂一言不发地盯着卫庄又似笑非笑的脸,在卫庄认为他要生气后,却听见他开口道,“小庄,以后不许这样了。”
    “你是没有脾气吗?”卫庄贴近盖聂,轻轻把呼吸打在他的脸颊,“你怎样才能生气呢?我可是差点把你做的饭故意整翻了啊。”
    “你只是为了试探我罢了。”盖聂向后退一步,“我知道你本意并不是要把饭整翻。”
    “那你说说,我要干什么?”
    “小庄不必这样,师兄弟情最深,也最稳固,我不会与你为敌。”
    “哦?”卫庄不可置否,“我可听见你说的了,盖聂,你说永远不会与我为敌。”
    卫庄扭头离开,却又补充一句“可笑。”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08 15:36
      这里大郎。
      请多关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08 15:36
        甜茶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16:4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8 18:0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8 21:07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8 22:5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9 08:49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9 09: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9 13:53
                      想看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1 01:06
                        楼主描写好细致,我彷如一个旁观者期待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11 12:44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12 08:18
                            先收藏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2 09: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3 08:35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3 08:44
                                  好文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4 10:59

                                    今天小庄下山了。
                                    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也没有想问为什么的缘故。
                                    盖聂就平躺在屋檐上看着漫天星辰发呆。
                                    微微清风吹动了盖聂的发梢,他两颊的碎发正挠着他的皮肤,生痒。盖聂摆开碎发,没过一会,又被风吹得附上来。
                                    卫庄回到鬼谷,就看见这幅景象。
                                    盖聂的长相用“俊”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五官端正,温和顺从地不行。
                                    这张脸蛋也应当被圈在家里好生收着,在乱世之中,如果不是一身剑气,也怕是被别人轻视了去。
                                    哪像自己,单看面相,就是狠戾的角色。站在那里不动,绝没人轻易搭话。
                                    而盖聂喜欢在这样寂静的时候,想着白日里看的书简,多参悟一分是一分,毕竟来这鬼谷,也不是来玩乐的。
                                    待回过神来,身旁已经多了熟悉的气息。
                                    “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盖聂睁开眼,就听见身旁坐着的人说这句话。
                                    “未曾。”盖聂坐起身来,看向满天繁星,这片天空虽美,又有几分是可以被自己永久地欣赏呢?
                                    一时间无言的寂静。
                                    “师哥,你想知道我去做什么了吗?”卫庄声音低沉,音调有说不出的慵懒。
                                    “小庄想说自会说的。”盖聂看了一眼卫庄,又低下头去。小庄的性子自己也是知道的,他不想说,没有人能从他嘴里撬出来。既然如此,何必多管闲事。
                                    “师哥倒是通达地很。”卫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笑容,有多有邪气。
                                    但他并不接着说下去,下山,自是处理私事,想必师哥也明白。
                                    念头一闪,卫庄冷不丁地,弯下腰,竟换了个姿势平躺到盖聂伸展的双腿上。
                                    感觉到盖聂猛然绷紧的大腿,卫庄在心里偷乐,却面色不变,抬目看向盖聂错愣的神色,打趣道:“怎么,师哥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不是。小庄这样,倒是少见。”盖聂摇摇头,一时间不知道把目光往哪里放。
                                    “呵。”卫庄晃了晃头,竟发出一声冷笑。以后,便不是少见了。他的头发和粗布布料摩擦着,传到盖聂肌肤上的触感,竟有些发热发痒。
                                    很多时候,两个人就这样无言地静寂着,也应是各怀心事。
                                    看着枕着自己腿的人乌黑浓密的发稍轻轻被风吹动,盖聂突然有些困倦,模糊之间,盖聂的头不受控制地栽倒下来,却正好被一个温厚的手掌拖住。
                                    “这是怎么回事呢?”卫庄哑然失笑,他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这样睡着了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6-20 23:34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6-20 23:36
                                        我的少年们怎么这么甜啊KK
                                        我咋这么喜欢看他俩调情啊KK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6-20 23:36
                                          好甜呀哇哇哇我哇哇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6-21 00:12
                                            喜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1 05: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1 06:53
                                                枕大腿,要不要这么有画面感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21 13:08
                                                  膝枕赛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6-21 19:39

                                                    盖聂醒的时候,发觉自己原来是已经回到了屋内。
                                                    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应该是小庄将自己带回来的吧,但是,卫庄怎么把自己带回来的呢?盖聂想想,照小庄的性子,应该是抗麻袋一样扛回来的吧。
                                                    不由得失笑,小庄如果一脸不情愿又无可奈何扛着熟睡的自己,应当有趣的很。
                                                    只可惜但是没了意识。
                                                    盖聂微微定定神,看太阳的高度,应该是辰时了。不知道小庄有没有记得准备些吃食。
                                                    洗了把脸,清醒许多,盖聂便走向炊房。
                                                    但还没有走进去,迎面就来了卫庄,穿着黑布弟子服倒显得脸色更黑了些。
                                                    “嗯?小庄?”
                                                    盖聂诧异,看着卫庄不太好看的脸色,心下了然,又觉得有趣,老老实实地问:“怎么了?”
                                                    卫庄不语,只是自顾自的走,一副面瘫样,留下故作潇洒的背影。
                                                    好吧。其实人该有常识的吧,应该知道鸡蛋不能干煮的吧,知道馒头不能泡在水里煮的吧?
                                                    当盖聂走进炊房,看到眼前的放着的两样东西,有些无奈,黑乎乎的是什么,白泡发了又是什么?
                                                    以后还是不能有放松的早晨啊,想偷个懒都不行。随便快些煮些面条,时辰不早了,师父一向不喜欢拖延和怠慢。
                                                    待饭摆上餐桌,卫庄盖聂二人坐得端正,一副乖巧的样子,除去卫庄尴尬但又强装镇定的别扭表情,倒是孝敬的一个场景。
                                                    老鬼谷子没说什么,看破不说破的神秘样,像往常一样静静吃完,临走时却撂下一句话,“知之始己,自知而后知人也。”
                                                    盖聂顿悟样,惹得卫庄觉得脸庞有些烧灼。成,做不成,以后我就不做了不行?反正饿不死。
                                                    鬼谷山上有自天边流下的溪水,清澈非凡,据说是山顶冰雪融化流下的,凝聚寒凉之气,倒是一个固神凝气的好地方。
                                                    本来雪水水量不应很多,但是从山顶往下落时,又因为两边高,中间低的地势,溪水往中心聚集,形成一股巨大水流,而在半山腰又因为有一段直壁,竟形成飞湍瀑布,水流摔到地面被冲刷得十分光滑的鹅卵石,溅起晶莹水珠。时日一久,瀑布周围已经形成了迷蒙雾气,倒是有半点仙境样子。
                                                    这算是鬼谷山上一处美景。
                                                    盖聂今日便是和卫庄再一次在这里修行。
                                                    小庄属金,在至凉处据师父所说也有助于炼心境,金和水倒是没有多大相克之处,倒是一个绝佳的地方。
                                                    小庄似乎也是乐在此处。
                                                    在瀑布下坐定,盖聂调整气息,感受着冷气环绕在四周,不断渗入皮肤,他用内力,仔细地将冷气一丝丝排出体外,凝神间,脑中回想起前日师父授课时的场景。师父见自己心神不定,就突然莫名提起来卫庄,得到了自己觉得中肯的话,并没有给任何评价,只是送给了自己一句话,“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但盖聂却不明白,自己心神不宁,和捭阖又有什么关系。
                                                    他确实这么问鬼谷子了,鬼谷子只是一声叹息,想到自十四岁,盖聂便在此山,也是不知晓很多世事,这一点,这个大徒弟可是远远不及二徒弟呀。光有一脑袋的东西,也很难走下去。想到这,鬼谷子又是一声叹息,拂手让盖聂离开,鬼谷子看向远方这九洲天下,不知道,让两人下山历练,又该经历怎样风云变幻。
                                                    这两人,恐怕要有一段羁绊相向的故事啊。也罢也罢,这终是命中注定,又奈之若何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21 23:58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21 23: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22 07:4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2 09:17
                                                            二叔好可爱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2 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