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5,834贴子:6,908,061

【原创】恋疫病(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长篇相声再次上线,任性图片镇个楼,表示一下这个文的属性2333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8 19:04
    那么这次就从上次之后的地方直接开始更,想要查找之前的文有两种方法:
    1.如果之前的帖子你回复或者收藏过,可以从回复记录里点进去看
    2.晋江里直接搜文名即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8 19:06
      第八十六章·老年恶魔在线暴躁
      最近脾气差了许多,作为一个从哪儿算起都算是外乡人的插班生,不怎么招人待见也算是正常,但是凤凰给我入的户口是烛龙,从属性上来讲这就令人相当暴躁了。
      但烛龙一族的大哥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他很懒,却很温和。
      凤凰带我入魔界去大哥的地盘的时候,向着深山的洞穴深处足足飞了半个多小时,而且还是大头朝下,我都要以为烛龙是住在地心岩浆层里了,然而并不是,深山空门入魔界,之后就不是一个地理概念了。
      他们的户口交接很草率。
      凤凰:“喏,就是她。”
      烛龙:“哦。”
      凤凰就走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位烛龙大哥懒洋洋地从他的沙发上坐起来,发了一会儿呆,不论我怎么跟他打招呼他都在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老妹儿啊,要不我给你个新手大礼包,你自己去修炼呗?”
      我:“……”
      然后我就去自己修炼了,没办法,魔界很穷,所谓的新手大礼包,不过是一本像是什么“修炼指引”的《流动人口更改户口后适配指南》。打开一看,好嘛,写得还挺仔细的,比如如何把仙术体系转化成魔修体系,如何把仙术武器转化成魔修武器之类的。
      我特喵的差点以为自己穿越进了全息网游文里。
      之前在凤凰那里修炼仙术,其实他也没怎么指引我,估计他们这些神话体系的朋友们都是长年不出世,所以就随便修炼了,并不存在一套条理清晰的修炼方法。
      还是只能靠自己。
      老实讲,我此刻的内心比铁打的可能还要顽固了,也终于体会到,曾经听人说“有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无法回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不能回头,不论是输是赢,都已经无法回头,无法放弃了。
      “执著”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能够让再淡然不过的内心也变得固执起来,好像除了这样下去,人生已经没有其他的意义了。但我总想从这种无趣的固执里抠出一点别的意义来,比如吃点好吃的,看点好看的书?
      然而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总觉得缺点什么一样。
      缺什么,我当然知道缺什么。我又没说不努力,但是这种暴躁劲儿到底是哪儿来的,我一个好好的相声演员,这么浮躁,这么狂暴,这状态太差了。
      我向烛龙大哥诉说了我的困惑之后,大哥歪着头想了半天:“可能是因为你修炼速度太慢了吧。”
      我次奥,一语中的!
      我仔细想想还真是,因为修炼速度有些慢,所以我就默默地有些着急烦躁。要知道我现在背着一身债,再这么拖拖拉拉的,迟早会被人喷死。我很焦虑,我怎么又开始焦虑了。我开始变得容易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气。
      烦躁让我的修炼更慢了,更慢就更烦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8 19:06
        大哥大约是瞧出什么来了,竟然喊了凤凰来围观我。大哥漫不经心地和凤凰讲着小话,还当我听不到。他们叽叽咕咕地在说我这样像个走火入魔的武侠迷,这就让我很烦了。
        我:“您二位爷敢不敢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都够烦的了能不能不添乱?”
        凤凰突然一副顿悟的样子:“喔!我知道你为什么烦了,你是在担心,这次回去之后还有没有麻烦对吧?”
        我烦,烦得透透的。
        手里拿着还没能成功转化的大橙武,身上一身不适配的仙术装备,连脚底都磨出裂纹了,可是我满脑子都在想,这次和上一次比,我真看不出哪个算好一点的。我也不知道大佬究竟是招谁惹谁了,非要他死不可。如果我回去之后,又是被世界线排斥,我是不是就真的该选择放弃了?答应得好好的,十辈子,哪儿能真这么反复折磨人呢?
        所以我烦。
        凤凰犹犹豫豫地说: “其实吧,我们最近研究了一下,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了,虽然有点马后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这次应该算是到一站了。”
        我:“什么叫应该啊?那还不等于大约差不多仿佛差不离可能吗?谁稀罕听这个?您有准儿没准儿啊?”
        烛龙怕是已经困了,已经开始了讲解:“我先说清楚吧,毕竟我们魔族也有过穿越的事情,虽然手续不是很一样,但是原理是差不多的。按照正常的穿越流程,凤凰的穿越封印入口是设在你们学校校门外边对吧,出口是在妙木山的,走正规程序你应该从妙木山出来才对,那个地方离凤凰仙境入口非常近,你直接就可以和凤凰完成人事对接,修炼了仙术之后入仙族,出三界六道之外,世界线根本影响不了你,之后你再去火影里面,干什么事都无所谓,哪怕你直接把辉夜搞死都没事。
        “奇怪就奇怪在,你是从火影的一个上古通灵卷轴里被通灵出来的,这根本不科学,因为凤凰的穿越封印不可能和其他任何东西产生对接反应,千万年来,凤凰的所有穿越封印的出口都在妙木山,哪怕是之前那个叫周防尊的,也是先出现在妙木山,然后进入的凤凰仙境。
        “后来嘛,我们琢磨了好半天,觉得可能是受你那个耳机的影响……一般来说穿越的人不会带着身边的大件东西一起穿越,一般只带衣服和一些非常小的物品,而你的这个耳机,大小很微妙,被穿越过去也就算了,但是里面都是你那姑爷的声音诶,这件事就很有趣了。我们猜是因为声波影响导致你的穿越过程发生了偏差,世界线被声波干扰了之后发生了错误判断,判定你和卡卡西的能量大体一致,但这个判定根本就是错误的。前期他比你都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后期你虽然菜,但是携带大量仙术能量,你们两个的能量从来都不一致。
        “也就是说,文学作品里的世界线还是挺认死理的,这也就导致了它在各种奇怪的地方发生崩坏。之前你明明已经入了仙族,却还是被那个世界线算进去了,就完全不合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19:07
          凤凰看我一脸生无可恋想要回去砸耳机的样子,赶紧截住话茬:“不过现在还行,我可是去找太上老君求证过的,现在你已经走完了一个完整的轮回流程,火影里的剧情已经和原剧情一致了,你那姑爷也是在正确的时间里复活的,世界线就恢复正常了。然后嘛你现在虽然没了仙族户口,不过入了魔族的户口也一样是脱离三界六道,再回去世界线也不会再有bug。”
          烛龙大哥补了一刀:“唯一可惜的就是,入我魔族不死不灭。”
          我……我他喵的……行吧,行吧。我暂时想不到算划得来还是划不来。算了算了不想了。
          凤凰:“你也算是误打误撞吧,一开始要是没救你那姑爷的话,他是会直接被世界线修正抹去的,而你也没有一个……一个……嗯,读档的机会?这么个意思吧,你没救他的话,那个火影的世界线里就再也不会有他存在了,然后你还得代替他做他的事情。所以嘛,苦虽然是苦了一点,有亡羊补牢的机会,总体来看结果还是蛮好嘛。”
          我:“好你|大|爷!”没听说过让人翻来覆去死去活来还谈得上好的,“你们这成了仙的多会替别人宽慰啊?动动嘴皮子就把人折腾个底儿掉,下回敢不敢给你的穿越封印上边装一安检门啊?!”
          气死爸爸了。
          凤凰东瞄西看,开始讲好话:“你那姑爷也是争气,虽然受虚拟世界的限制,做不了什么,但是他脑子好使啊,要不是当初在你被世界线排斥、我联系不到你的时候,他竟然能凭着查克拉的精神力感知到我,而且那么破釜沉舟地要求我用他们的能量换取你读档重来的机会,不光你们俩彻底玩完,那条火影世界线也会彻底崩溃掉。”
          凤凰抠抠下巴,望天:“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所有人努力的结果……虽然我没怎么努力,你就不要想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你自己不都说了让你那姑爷不要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吗,你自己怎么也有这毛病了?别成天跟他学这些个没用的行不行,拿出你社会主义杠精的强大心理素质来!”
          我特别想骂他你才杠精,你|全|家都杠精,但是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长时间绷着的紧张精神彻底松懈下来,我只觉得腿肚子都酸,慢慢地坐在地上,不想动弹。
          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
          手掌下酸涩的眼球温热起来,眼泪不听使唤地往外涌。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的了,所有的难过大概都已经挨过去了,我再也不用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成天没心没肺笑嘻嘻了。
          烛龙:“所以最后再努力一把,修炼出魔灵,你就可以回家了。”
          凤凰:“就是,这会儿屁事都没有了你哭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却完全不能自抑,整个人团缩起来哭得很大声。再也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了,多好啊,可我也不觉得累,哭什么呢?可能……可能是因为我此时此刻太想他了吧。
          我好想他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8 19:08
            第八十七章·回家
            我满以为这次回来大佬又会揍我,或者先来一波立正罚站听他演讲教育我,可是没想到他都不稀得理我,刚进火影办公室的门迎面就丢过来两只卷轴,我一脸纳闷。
            大佬头都不抬一下:“任务。”
            我:“……噢。”然后默默地退出门外,脑袋里完全空白,茫然。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真的讨厌我了?不想理我???
            我迷茫着走到街上,正巧碰上鹿丸。
            鹿丸:“回来啦?你们家掌柜的没骂你?”
            我:“没,叫我去做任务。”
            鹿丸也茫然了:“哈?六代目这个时候不该很激动地抱着你不撒手才对吗?”
            我:“你这个妄想确实不太对,但是我现在感觉也不太对……”我都没心情吐槽他了,犹犹豫豫地说出内心的丧气,“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了?”
            鹿丸:“不能吧,虽然我们也不清楚六代目的恋爱观,但是他那样的人是不可能始乱终弃的吧。”
            我:“可是我犯错太多了……”
            鹿丸指了指我手中的任务卷轴:“他叫你去做什么?”
            我生无可恋地慢吞吞打开,然后就是一愣:“……遛……狗???”
            是的,没错,卷轴上任务内容那里由上到下竖版写着“犬の散歩を手伝ってください”。我这才发现另一只卷轴是通灵卷轴,大概是大佬的狗吧。
            任务执行人:旗木彰。
            ……没记错的话这次二周目我还没结婚呢!
            最后一栏任务奖励,我展开卷轴一秒就立刻卷起来了。
            鹿丸:“嗯?怎么了,我还没看到呢。”
            我强装严肃:“我在想,我是先吃饭还是先回家睡一觉,这个问题很严重,我要好好想想。”
            鹿丸:“你这个转移话题的技能真僵硬,算了,反正就是小情侣腻腻歪歪,猜都猜得到,真麻烦,我走了。”他就十分自信地走了。
            我默默在心里反驳:“你卡才没你那么腻歪呢。”
            是啊,大佬不腻歪,他现在的心理年龄已经是爷爷辈儿的了,所以……所以……
            我缩在路边,小心翼翼地再次打开卷轴。
            任务奖励:婚戒一枚。
            八点半了,大佬还在加班,我被静音姐催着去“陪读”,她把我一路推到办公室门口:“卡卡西大人为了准备婚礼的事情把很多工作提前预备起来了,你就不要怕他骂你了,骂两句也没什么嘛,打是亲骂是爱……”然后就潇洒地和她的小猪佩奇走了。
            我在门口徘徊了几分钟硬是不敢进,最后蹲在了墙角。
            能听到屋里偶尔发出的声音,敲键盘的声音很迟钝啊,说起来上辈子我也是为了避嫌,从不看他工作,莫非大佬是个电子**一阳指吗……脑洞勾起了我的好奇,但是好奇心一秒钟就冷却了,我还是怕他真讨厌我。
            恋爱这种事真是奇妙,不管你有多坚定,也不管两个人一共都经历了什么,却总是经不起一点点打击。
            我不想看到他厌恶的眼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8 19:09
              此时此刻我一丢丢自信心都没有,我是一个内里极度自卑的人,没人爱久了,就不敢信自己会被人爱,被珍惜,被真心相待。不敢相信自己,所以总觉得会被丢弃。
              ……大佬又不知道我穿越的开始到底发生了什么错误,如果我是他,我也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太蠢导致的。
              但我又无法解释,解释听上去总像是在找借口推卸责任。
              正胡思乱想着,门开了。
              大佬恶狠狠地瞪着我,瞪得我背后发凉。他:“你想让我等你多久啊?”
              我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把任务卷轴递给他:“那个……”
              大佬白我一眼:“先进来。”
              他就像个奸诈的私企老板一样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抱着胳膊,跟我讲话的态度像是要裁员:“放那吧。”
              我瞄了一眼他的桌子,堆得满满当当,放哪啊放???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放下任务卷轴。
              旗木老板冲着他左手窗边的一把椅子努努下巴:“你去,坐那去。”
              我:“呃……这是什么新型的体罚方式吗?”
              旗木老板:“是体罚的话我就叫你倒立了。我现在很忙,不想看见你,你给我老老实实坐在那不准动,不要打扰我工作!”
              我低下头努力弱小自己的存在感:“哦。”就老老实实地坐在窗边。
              老板又迅速进入了工作模式,我瞧着他的背影直发呆。火影的椅子忒大,只能瞧见他挺得板正的肩头,和有些显长的银发,是多久没剪头发了,被领子蹭得翘起来,有点炸毛的迹象。
              以及他还真的一阳指敲键盘啊?
              我震惊了。
              大概是,头三十年的火影与高科技产物完全没有关系所致,后来才有的什么人间大炮,他这会儿刚做了几年村支书,想必各村儿都在卯足了劲发展新兴产业,搞得他一个从没摸过键盘的人还要学打字。但显然大佬人过三十,学习能力下降,要记住键盘如何使用可能比开发新忍术难得多。
              可爱。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脑电波干扰了他,他突然扭头,正对上我盯着他发呆的眼神,吓得我一愣。
              旗木老板:“你给我看窗外,不准看我!”
              “好好好。”我转过椅子,爬在窗台上。
              完犊子了,他好像真的讨厌我了。刚刚怎么说的来着?“我现在很忙,不想看见你”,哦豁,完蛋。
              我把脑袋埋进胳膊里,此时不知道是要后悔还是只是无可奈何,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啊,无论怎样设想,都会走到现在这一步,等他抉择是否已经厌倦我。
              我他喵的其实是个舔狗吧?不得house岂不是活该,最多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吧,我一点都不希望他只是为了从前相处的那点回忆而继续和我在一起,也不希望他明明不愿意却要“责任感”本性发作再娶我一回。
              够了,真的是。
              大佬相当暴躁地在那里写写画画,写坏文案揉纸的声音也越来越频繁。
              我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如果可以,好聚好散的时候我也不想和他吵架,微笑说再见就够了,哪怕笑不出来也没关系。
              大佬突然:“你给我过来!”
              我怂怂地挪过去了,感觉到他的视线相当犀利地钉在我脸上,我都快灵魂出窍了,瞟他一眼都不敢的。
              大佬指着那个类似于电脑的玩意儿:“你打字快吗?”
              我愣了:“嗯,还行吧,大概……”
              大佬把一沓十来页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赶快把这玩意儿录成电子文件,啊啊还有这边的,很多,你赶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8 19:10
                我满脑子问号地坐在他旁边开始敲字,自从进入这个世界线之后,日语bug修复了补丁,日文也顺带补丁了,作为一个21世纪的五好青年,敲键盘这种事简直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旗木老板拖着腮帮子在旁边看着,显然是狂躁情绪彻底根治了,并且毫不吝啬地发出感叹:“哦!好厉害嘛你!没想到你会的奇怪事情还挺多!”
                我此时此刻内心真实五味陈杂:你他喵的工作狂躁症搞得好像要跟我分手似的你吓鬼啊!!!
                这么一想我气就上来了,但是生气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就只能跟自己怄气。正气着呢,大佬突然犹如女鬼上身一般往我身上一摊。
                我吓得一哆嗦:“你又闹什么妖?”
                大佬此时脸怕是早就不要了,熟门熟路地从背后熊抱,像是摔跤选手一样勒住我的腹部,下巴戳着我的肩头,疼得一批。
                大佬:“家法处决。”
                我抖抖肩膀:“我还没嫁人呢。”
                大佬:“明天就嫁。”
                我:“没听说过!”
                大佬:“管得着吗,我跟你不过这个。”
                我:“行啊,那你自己结去。”
                大佬:“跟谁啊?”
                我:“五姑娘啊。”
                大佬把胳膊一个猛勒:“你知道的还挺多哈?生理卫生知识很丰富吗?”
                我:“亏得老子入了魔了不用吃饭,不然我准吐你一脸。”
                大佬沉默了一下,我也沉默了,我觉得他可能是在想入魔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一个社会普遍认知标准,但实际上我们上古神兽的神话体系里,入魔其实还蛮拉风,而且只是从公务员变成私企罢了。
                大佬:“入了魔会生殖隔离吗?”
                我:“……闭嘴。”
                大佬:“好呢。”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敲键盘的声音“咔咔”地响着,擅长一心多用的我此时此刻脑海里又在浮想联翩了,想的最多的还是:我该如何向他说明这些破事的前因后果,以免去他也藏在心底里的担忧。
                我瞄了他一眼,又瞄了他一眼。
                大佬:“干嘛?”
                我表示你不骂我我很不安。
                大佬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而后使用了摸头杀。
                他:“好吧,骂你。笨蛋。”
                他那懒洋洋地声音里透着一种“真拿你没办法”的无奈,这样的语气我再熟悉不过了,他总是这样,总把负面情绪都用在了撒娇上,潦草地带过,想让他真心认真地谴责我,比登天还难。
                我望着他那一脸的无辜,潜台词好像在向我说“我已经尽力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我老啦,不像以前那样刚了,也变得脆弱起来了。一想到我都这样欺负他几十年了,我就再也忍不住想哭。
                他温热的手指搭在我头顶,拨乱了我的头发。
                他说:“我原谅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8 19:10
                  😂从这里开始没有虐了(确信)真的没有了(万分确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8 19:11
                    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8 22:27
                      来啦来啦~出水面之后就不怕冒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08 23: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9 01:16
                          dd,以及原贴还是无法看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9 16:52
                            甜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9 22:07
                              朋友们,我突然脑洞再次大开,想写一个“某个崩坏的世界线里大佬的Akira完全消失孤苦伶仃几周目后十分彪悍地抓了同人作者进来然而作者表示她并不是你家Akira并不能和你谈恋爱于是成了二五仔小弟的一个与恋爱无关的蠢比故事”的番外……你们有谁想看吗,我可以同时开坑,想一想写我自己可能会比恋疫病还搞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0 09:11
                                ( •́ _ •̀)理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0 23:57
                                  第八十八章·男人与狗
                                    “所以说你为毛会有一只法国狗啊?你去过法国吗?”我在没话找话。
                                    此刻的大佬一脸严肃地在给我缠腰带。他白了我一眼:“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吸气!”然后手上用力把腰带勒紧,我感觉他此时此刻就像泰坦尼克号的肉丝她妈一样可恶。
                                    我气若游丝地挣扎:“你想勒死我吗!”
                                    大佬又白了我一眼:“趁早勒死也算提前百年好合阖家欢乐了。”
                                    我:“没听说过谁家红事白事一起办的。”
                                    大佬:“那你今天算是来着了,长长见识。”
                                    我无话可说,简直被打败了。是的没错,今天又是结婚的日子,这个“又”就很讲究。
                                    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后遗症就是大佬似乎比上一次结婚的时候严肃多了,不如说他这段日子整个人都变得严肃多了。他经常发呆,发呆就发呆吧,还总是要掐着我胳膊发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练擒拿。
                                    我就当他是老年痴呆症,反正我不太想招惹他,这位大佬不演戏好久,不要以为是病情有所好转,不演戏通常意味着他在憋大招。
                                    今天是他选定的办婚礼的日期,扯证是早就扯了,回来第二天就被他押送有关部门强行扯了,然后他就一直等到和“上辈子”一样的日期才办婚礼。我想了半天才记起来这货是个处女座,有强迫症来着。
                                    今天比“上一次”好一些,也奇怪一些,好的是他没再紧张得不行地到处乱窜督促别人做准备工作,奇怪的是他这次亲手来给我穿嫁衣,然后就懒洋洋地趴在酒店的阳台上望着下面忙碌的人群发呆。
                                    我依旧气若游丝地呆站着,寻思着他给我绑这么紧是想让我今天全程挺尸吗?!
                                    大佬毛茸茸的萨摩耶脑袋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可爱又迷人,手感一定很好,我扶着墙过去打算揉一把。没错,都这样了我还是想揉一把!
                                    手终于艰难地揉到他头发的时候,大佬忽然猛地站起来,一个急转身,一脸惊讶像是从没见过我一样:“啊!你是?”然后单膝跪地,拉着我的手,语气还忒文艺复兴,“你是从何而来的公主殿下?”
                                    我气的肝疼。
                                    我就知道这货没憋好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1 00:03
                                    有人敲门:“六代目,已经准备好了。”
                                      大佬瞬间一脸的僵硬,战术冷汗,我拍开他的爪子:“走啊,怎么了?”
                                      大佬:“呃,嗯……”
                                      我愣了:“你什么意思,不想结了?”
                                      大佬皱着眉头瞪我:“你想得美!”然后瞬间又颓废了,“我,我……”
                                      我:“你你你?你结不结,不结了我撸串去。”
                                      大佬黑着个脸,犹豫了半天才开口:“我,我有件事要提前跟你说好……”
                                      我:“什么事?”
                                      大佬眼睛一闭,豁出去似的:“今天不能……那什么……”
                                      我:“哪个什么?”
                                      大佬:“就是……就是……”
                                      外面的人等急了,又敲敲门:“六代目,还没准备好吗?到时间了!”
                                      大佬咬咬牙:“算了,等会儿再说!”就一副英勇就义地样子一把薅起我往外走。
                                      我此时脑海里已经浮想联翩了,但还是想不出他说的“那什么”究竟是什么,由着他拉着我去往大厅。
                                      婚礼并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按照流程正常进行着,喝酒的时候大佬依旧bug附身,明明慢条斯理地拉下面罩,斯斯文文地将酒盅放在唇边,可就是没人看见他的脸——除了我。
                                      我都看习惯了。
                                      大佬把酒盅递给我,我想转一下喝另一边结果被他一把掐在腿上,疼得我直哆嗦。***的这日子还能过不能过了,没听说过从婚礼上就开始家暴的!
                                      大佬瞪着我。
                                      我小声:“老子不想喝你的口水!”
                                      大佬掐我的手指头陡然拧了一圈,我绷紧了腿努力维持住跪坐捧着酒盅的造型,喉咙里发出微弱又呐喊:“你妹……”大佬的死亡视线再次瞪过来。
                                      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向大佬势力低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1 11:56
                                      理你了理你了 番外想看!!!(感觉是在虐中笑出来系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1 21:47
                                        好看!٩̋(๑˃́ꇴ˂̀๑)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2 18:47
                                          大佬抓抓自己的白毛,继续假正经:“走,出去逛逛。”
                                            我:“现在?”窗外天都黑了,墙上的挂钟表示现在是九点一刻,这是个适合出门又不适合出门的微妙时间,我更想下楼去看鬼片。
                                            大佬:“现在到睡觉的时间了吗?”
                                            我:“走走走快走!”
                                            我知道他白天说的是什么了,他说“今天不能那个什么”,我觉得他果然是更年期了,怕不是来大姨夫了……我浮想联翩着忽然觉得怪怪的,难道大佬肾亏……
                                            大佬:“你把那个猥琐又诡异的笑容能不能收一收。”
                                            我:“咳咳……”
                                            这可真是,大佬不愧是个成熟的色狼,怎么成天不想点正经事老想这些有的没的呢。话说回来我回来第一天他就问我入了魔会不会生殖隔离,敢情他最关心的事情都是这种事吗,有毒吧!
                                            我在内心唏嘘感叹:什么偶像光环,什么男神人设,都是假的!
                                            我们在街上溜达着溜达着,就拐进了超市,这感觉我熟,就好像小的时候放暑假在家里时和老妈一起逛街,总是能拐进超市里。大佬这属性真是小家碧玉、贤妻良母……
                                            大佬:“喂,帮我看看,选哪个好?”
                                            我凑过去一看,嗯?洗发水?
                                            我:“随便吧。”
                                            大佬:“明天的午饭也随便?”
                                            我立刻蹲下来,很严肃地问:“这些有什么区别吗?”废话,我这么一个超级好养活的人,脑袋不长头皮屑,不干不枯还不秃,这些生活用品我通常都是随便拿的好吗?他一个大老爷们精致成这样我都要羞愧了。
                                            大佬一爪子薅住我头发,放在鼻子下闻闻:“你脑袋长的是草吧,用什么都闻不出来,给你换过几次不同味道的你是不是都没发现?”
                                            我:“我之前的没用完,干嘛要买新的?”
                                            大佬把脸扭开:“我在给我选。”得,不用看,肯定又在害羞。这状态我熟门熟路。
                                            我:“一家人要整整齐齐的?”
                                            大佬:“……你那个青苹果味道的很难买!我找不到!你快去找去!”就把我往旁边推。
                                            行行行。妈|卖|批。
                                            我弯着腰在货架上慢吞吞地挨个看过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不是以前天天念叨说我欠他一个儿子吗?为什么今天跟我说不行……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我的心理斗争持续了好久,持续到跟着他排队结账,又在大街上溜达了好久,最后回到家,都十一点半了。
                                            但是我怎么问?!问不出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3 10:1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3 12:25
                                              dd(੭ु ›ω‹ )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3 18: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3 19: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3 19: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3 20: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3 22:57
                                                        蠢比番外开坑了,请戳头像参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4 07:38
                                                          我听说有人很想看少儿不宜的情节?真是的,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写那种东西别喷,要脸……


                                                          回复
                                                          30楼2019-06-14 09:41
                                                            大佬泰然自若地站在卧室门前:“那么,晚安。”
                                                            我虎了吧唧的抱着我的抱枕,壮着胆子跟在他后面,我就不说话,我就直接进去,看他能把我咋样!
                                                            谁知大佬竟然十分严肃地伸手把我拦住了,别开脸:“今天你睡你的卧室去。”
                                                            我???
                                                            我失宠了???
                                                            大佬在外面有别的狗了???
                                                            我内心悲愤交加,伤心欲绝,然而屁都放不出来一个,委屈的“哦”了一声就打算走。
                                                            大佬又叫住我:“你等等。”
                                                            我:“干啥?”
                                                            大佬很严肃地样子:“通灵之术!”
                                                            我:“……新婚之夜你给我一条狗是几个意思?”真·哔了狗了,还是说要被狗哔了……
                                                            大佬一脸自豪地向我推销:“法国狗,血统纯正。”
                                                            我:“当面NTR还行。”
                                                            大佬默默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又说了声“晚安”,然后就自己睡觉去了。我愣在走廊里,内心百感交集五味陈杂,这是什么情况?唐师傅西天送外卖九九八十一难最后那一哆嗦?怎么的按理说该修成正果了吧,临了了告诉我差不多得了,凑合过吧?
                                                            我摊在小卧室的单人床上,欲哭无泪。
                                                            法国狗一句话也不嗦,我和他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他趴下了,也开始打呼噜,脖子上的铆钉项圈特朋克,让人不禁联想到他的主人莫非是个摇滚爱好者……呸,不想!
                                                            我从床头滚到床角,准备想想我儿子。
                                                            一直以来我都尽量避免想他,把他归咎为“负债”一类,以此逃避他的温柔可爱,是我怕自己松懈了,变脆弱了,扛不住了,很快向蛮不讲理的世界线设定投降。可是没想到,我好不容易赢了一切,却可能再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我踹开大佬的房门,看见他一脸惊恐和娇羞地拉起被子捂在胸前,我:“打劫!”
                                                            大佬:“哈?”
                                                            我:“劫色!”
                                                            大佬拿被子把自己裹住:“不行!”
                                                            我:“你算什么男人!”
                                                            大佬脸都黑了:“你说话给我悠着点,除非你明天不想下床了。”
                                                            我:“哼,你也就嘴上说说而已!”
                                                            大佬语塞了。
                                                            我:“来呀朋友,来1V1啊,来单挑啊。”我今天这张老脸彻底是不要了,为了哲也我也真是拼。
                                                            大佬叹了口气,说:“之前我总是习惯有些事情不告诉你,我最近觉得这样不是很好。虽说后知后觉感动你是一个很不错的攻略手段,但是你近些年来真是越来越流氓了,感动你还不如去感动一头猪……”
                                                            我:“你想打架可以直说,别这么恶毒。”
                                                            大佬白了我一眼,裹紧他的小被子,像是一个要被非礼的良家妇男。
                                                            大佬:“哲也……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什么?!”
                                                            大佬:“他所存在的空间是错误的,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出生的,是那条世界线的一个错误,也可以说是一个意外。现在这条世界线,你怎么生也生不出他来,放弃吧。”
                                                            我:“……怎么会……”
                                                            大佬:“这件事我和凤凰很久以前商量过,他说你就算是仙族,出三界六道之外,但是也不能和人类生育子嗣,这种事在你们中土的神话传说里不是很常见吗?”
                                                            我有点懵:“也就是说……”
                                                            大佬:“说是什么逆天数的行为,会遭天谴的。”
                                                            我:“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样岂不是你们旗木家就……”
                                                            大佬阴险地一笑:“你觉得我是那种好打发的人吗?”
                                                            我狂汗:“那你……”
                                                            大佬摊开左手,失效后的青阳之印应是黑色的,此时却泛着莹莹的光泽:“我让凤凰帮我改造过禁咒,嘛,不过这个东西还是要看你,据说只有心诚才灵。”
                                                            我:“你要从手心里生个孩子出来?”这也忒科幻了吧,这不是生孩子,这是克隆吧?想克隆你找蛇姨啊,找凤凰那个业余的做什么?
                                                            大佬:“不是。你的脑回路能不能正常一点。这个东西据说能给人来世。”
                                                            我震惊了:“这么不科学的?”
                                                            大佬:“你们又是仙族又是入魔的哪里科学了?”
                                                            我凑过去看他的手,看不太出来什么,白净的手掌心上静静地躺着陈年的细碎伤疤,和那个黑色的禁咒。
                                                            大佬突然一把掀开被子,表情看起来特别的振奋:“话虽是这么说,不能生就不能生吧,但是我刚刚想起一件事,不能生又不是不能煮饭!”
                                                            我:“煮???”
                                                            大佬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你等着,我去买——”
                                                            “****嘴!!!”


                                                            回复
                                                            31楼2019-06-14 0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