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舞吧 关注:27,779贴子:653,247

[原创]魂归唐三从想过,有那么一天,唐门内门会接受他。他发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魂归
唐三从想过,有那么一天,唐门内门会接受他。
他发现,他只记得跳崖之前的一切。
他好像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
被选为唐门掌门,十几年以后,他幡然醒悟。
——他竟是不会苍老。
他跳下鬼见愁,再次归来,却失了魂。
他还是唐三。
只是不是之前的唐三。
1.失忆梗
2.三哥失忆后性格偏向修罗神神职在的性格。
3.不坑,但更新缓慢,望谅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8 22:21
    一楼给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8 22:21
      前传(壹)——上
      "唐三"三哥
      ……
      "唐三"三哥
      ……
      声音交叠回荡,他听到了他的名字。
      三哥……是谁?
      ……
      "三少好。"
      扫地的内门弟子看到穿着单薄里衣的男人礼貌的打招呼。
      三少,也就是唐三。
      他轻轻点头,看着天空愣一会儿,转身进屋。
      刚穿好衣服的唐三被大长老叫到议事堂。
      "唐三啊唐三,你可怪我们?"
      "弟子不敢。"
      唐三低头,单膝跪地。
      他眉眼间似乎荡开温和,可和冰冷最终相互抵消成了面无表情。
      大长老知道唐三回来之后一直很怪异。
      那个温和的,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如今,像是失了魂。
      懒散,冰冷,漫不经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8 22:28
        dd,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23: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9 05:37
            前传(壹)——中
            "三少好!"
            "三少好!"
            ……
            唐三手指摩擦一下衣角,墨色长发遮盖住了他瘦削的身影。
            眉眼清隽中是陌生的冰冷。
            听大长老说,他在跳下鬼见愁前应是温和的性子,只是不知道他如今为何这般。
            不至于冷漠,不至于无情,却是事事不经心的懒散。
            唐三看着黄昏中如火似花的云,眼中的情绪提不起分毫。
            似乎有一个少女,曾在这样的情景下,甜甜的叫他名字。
            只属于少女所称呼的,他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0 18:33
              太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0 18: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0 18:51
                  关于长短,我只能说,我明天考试,一章的剧情要一点点写,所以之后都不会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0 21:35
                    顶顶!大大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1 15:10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11 19:41
                        好看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1 20:52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2 18:49
                            前传(壹)——下
                            "唐三。"
                            唐三回神,恭敬的垂头"二长老"
                            "你怪我吗?"
                            "唐三从未怪过二长老。"
                            二长老长叹一声"唐三啊唐三,你的天赋和秉性是内门弟子也无法达到的,看来大长老让你继承掌门之位,是对的。"
                            唐三眉心一动。
                            "二长老,我……"
                            "老夫并没有拿你逗趣,虽然你从鬼见愁下回来以后,性子变了很多,可我们知道你并没有变。
                            我们这些老骨头也挣不动了,以后武林中唐门发扬光大的责任交给你,我们都放心。"
                            唐三哑然。
                            他……应该激动吧。
                            可是心里的不屑是掩盖不住的。
                            他也不明白。
                            他出了问题。
                            唐三指尖附上胸口,脸色有些苍白,瞳孔收缩。
                            他丢了东西。
                            很重要的东西。
                            "三哥"唐三
                            "小……"
                            触及到二长老端正严肃的脸,唐三勉强压下胸口的烦躁。
                            "谢长老们信任。"
                            "唐三,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了?"
                            "觉得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吗?"
                            "应该不重要。"
                            唐三看向远方。
                            如果重要,又怎么可能忘记。
                            所以,应该是不重要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4 19:29
                              前传(壹)——全
                              "唐三"三哥
                              ……
                              "唐三"三哥
                              ……
                              声音交叠回荡,他听到了他的名字。
                              三哥……是谁?
                              ……
                              "三少好。"
                              扫地的内门弟子看到穿着单薄里衣的男人礼貌的打招呼。
                              三少,也就是唐三。
                              他轻轻点头,看着天空愣一会儿,转身进屋。
                              刚穿好衣服的唐三被大长老叫到议事堂。
                              "唐三啊唐三,你可怪我们?"
                              "弟子不敢。"
                              唐三低头,单膝跪地。
                              他眉眼间似乎荡开温和,可和冰冷最终相互抵消成了面无表情。
                              大长老知道唐三回来之后一直很怪异。
                              那个温和的,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如今,像是失了魂。
                              懒散,冰冷,漫不经心。
                              ——
                              "三少好!"
                              "三少好!"
                              ……
                              唐三手指摩擦一下衣角,墨色长发遮盖住了他瘦削的身影。
                              眉眼清隽中是陌生的冰冷。
                              听大长老说,他在跳下鬼见愁前应是温和的性子,只是不知道他如今为何这般。
                              不至于冷漠,不至于无情,却是事事不经心的懒散。
                              唐三看着黄昏中如火似花的云,眼中的情绪提不起分毫。
                              似乎有一个少女,曾在这样的情景下,甜甜的叫他名字。
                              只属于少女所称呼的,他的名字。
                              ——
                              "唐三。"
                              唐三回神,恭敬的垂头"二长老"
                              "你怪我吗?"
                              "唐三从未怪过二长老。"
                              二长老长叹一声"唐三啊唐三,你的天赋和秉性是内门弟子也无法达到的,看来大长老让你继承掌门之位,是对的。"
                              唐三眉心一动。
                              "二长老,我……"
                              "老夫并没有拿你逗趣,虽然你从鬼见愁下回来以后,性子变了很多,可我们知道你并没有变。
                              我们这些老骨头也挣不动了,以后武林中唐门发扬光大的责任交给你,我们都放心。"
                              唐三哑然。
                              他……应该激动吧。
                              可是心里的不屑是掩盖不住的。
                              他也不明白。
                              他出了问题。
                              唐三指尖附上胸口,脸色有些苍白,瞳孔收缩。
                              他丢了东西。
                              很重要的东西。
                              "三哥"唐三
                              "小……"
                              触及到二长老端正严肃的脸,唐三勉强压下胸口的烦躁。
                              "谢长老们信任。"
                              "唐三,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了?"
                              "觉得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吗?"
                              "应该不重要。"
                              唐三看向远方。
                              如果重要,又怎么可能忘记。
                              所以,应该是不重要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4 19: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5 14:36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2 11:31
                                    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3 21:07
                                      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21:08
                                        嗯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3 21:08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9-06-24 19: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6 10:1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2 21: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12 21:27
                                                  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7-22 22:24
                                                    前传(贰)
                                                    唐三继承宗主之位那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连续干旱半月有余,却独独在这天下起了雨。
                                                    大长老摸着雪白的胡须,轻叹一声。
                                                    "天赐啊天赐……"
                                                    唐三有些冰凉的眉眼松开。
                                                    "大长老不必如此,久旱逢甘露,应是吉祥如意才是。"
                                                    唐三啊唐三,你心里怎会不明白呢?你本是不该再回来了啊。
                                                    大长老心中感慨,却没有说出。
                                                    "唐三,你既然继承宗主之位就应该明白,你应该让我们唐门重塑辉煌。"
                                                    "唐三明白。"
                                                    少年单膝跪地,纤白手掌攥紧成拳放在胸前郑重承诺。
                                                    "唐三既在唐门当宗主一日,便只为复兴唐门而活。此承诺以我灵魂起誓,如若违背,便罚我永不入轮回之道。"
                                                    ——
                                                    二十年后。
                                                    "啪嗒——"
                                                    他一言不发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手下的触感光洁柔软,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
                                                    唐三唇瓣瓮动。
                                                    二十年了,他已经四十九岁了,可却一点儿都没有见到苍老。
                                                    唐门中的长老已经换了一匹,大长老三年前也已经圆寂,独有他,没有变化。
                                                    ——如若违背,便罚我永不入轮回之道。
                                                    他想起二十年前他的承诺,轻笑一声。
                                                    这算是惩罚吗?
                                                    他是没有做到的。
                                                    唐门二十年来非但没有兴旺,反而日趋直下。
                                                    有些东西,时代在变,江湖也在变。
                                                    热兵器时代一般都是近身战,这个时候暗器根本用不上。
                                                    最重要的是,江湖儿女多注重大义。哪怕暗器再有用,却也终究不是正道,鲜少人会选择使用它。
                                                    唐三穿好外衫,不知名的就走到鬼见愁边。
                                                    石落山涧十九声,尚超地狱多一层。
                                                    比地狱都要深的地方,他当初,如何活下来的?
                                                    唐三眼中微起涟漪,纵然跃下。
                                                    月光如水,洒落一片银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3 05: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3 15: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3 23: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3 23:30
                                                            楼楼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4 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