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吧 关注:238,336贴子:2,729,632
  • 7回复贴,共1

【连载】噩梦杂记 作者:南派三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贴转载自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公众号,追连载请收藏本贴或关注贴吧置顶。#藏海花#


回复
1楼2019-06-10 23:54
    A
    我很久以前看过一个片子,忘记叫什么名字了。故事讲的是公益机构临终关怀的故事,一个护士和一个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问一个临终的孩子,有什么愿望,他们可以帮忙实现。那个孩子看着两个工作人员,就是不说话,工作人员很努力的鼓励这个孩子,希望他把愿望说出来。那个孩子的眼神我记忆深刻,他看着两个工作人员,对他们说道:我的这个愿望不好。

    工作人员仍旧很执着,可能在他们这里,这个孩子只是腼腆或者是没有自信,他们估计孩子,无论是多坏的愿望,他都有资格将其说出来。

    那个孩子犹豫了片刻,忽然笑了,他看着两个工作人员,对他们道:“我想试试溺死一个女孩的感觉。”


    这个片子我的印象那么深刻的原因,不是因为它猎奇,而是因为他说出了一个人世间的真相:愿望并不都是美好的,人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有时候是邪恶和恐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社会已经规定人类必须向着美好,善意的方向去思考问题。但这不是真相,这个世界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某些时候,内心生出过诡异恐怖的想法。

    这其实更符合宗教中对人的描述,我们可以将其看成是魔鬼的诱惑,但他是事实存在的,当新生儿毫不犹豫的杀死鱼缸里的金鱼,踩死昆虫的时候,他们其实在试探自己在食物链中的位置。现代社会已经可以省去这些自然进化出来的本能了,但在你的内心中,是否总有一丝空洞,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意义是什么,不知道自己将去哪里?

    有一种学说认为,那是你省去了动物在成年之前,不停的杀戮以确定自己在生态系统位置的过程,而形成的空虚感。

    有些人因为社会的高度发达,从其他体系中,找到了填补这种空虚的方式。有些人则永远无法填补这种空虚,他带着巨大的空洞在这个社会中活的像行尸走肉一样。性,毒品都无法满足这种自我确认的缺失。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回复
    2楼2019-06-10 23:56
      你们不要误会,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小时候弟弟鞭打树木调皮,我都难以忍受,似乎能感觉到树皮磨损的痛苦。我很难抵御愧疚感,不希望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渴望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一个优秀的好人。
      这是我表层的欲望,非常强烈,我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它的存在。但我也一早就知道,在这些东西下面,有一些奇怪的状态,让我无法真正的自洽。
      从小到大,我都很难开心,无论是别人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虽然我追求这个,宁可自己做小丑也希望场面上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但我自己是明白的,我一直不开心。似乎有个声音一直在和我说,我还有一些想要的东西,只有那些东西也有了,我才能真正开心起来。
      找到那个东西非常困难,因为他需要你自我剖析到很深的区域,后来我将这个想法总结了出来:如果我可以在道德上完全免责,那我很想试试,毫无顾忌的伤害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这句话比较抽象了,但他绝对不仅言语上的伤害,精神上的折磨这样的程度,我深深的知道。我要的伤害是具体的。
      你们不要搞错了,我不是一个行动力非常强的连环杀人犯,或者释虐狂,我在这件事情里,最愉悦,最有快感的,不是杀人。而是道德上完全免责。我需要一场在道德上,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极度恶意,而其他人都觉得我可以完全免责,甚至是被害者的虐待事件。
      2013年,我要承认我在这一年,开始有了灵感,灵感来源于我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个游戏,模拟人生。这一代人应该都玩过这个游戏。模拟人生中,你可以为里面的人物设计住所,但如果你恶意的话,你可以讲住所设计的没有门。那么他就会被困死在里面。模拟人生第六代中,那个人物是可以被你困死的。我在这个游戏里,乐此不彼的是,将这个家打造的富丽堂皇,从而吸引来很多的邻居。然后等这些邻居到房子里散落的房间里的时候,我就把那些房间的门窗全部都卸掉,让他们被困在里面。看他们一个一个死亡,到最后整个小区变成一个死城。
      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这点,但那一年夏天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相似的办法,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实施。当然对象不是邻居,你绝对不可能困住一个和你有社交关系的人,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就算是陌生人,你只要和他出现在同一个摄像头下面,通过人脸识别就可以算出你和他是否认识的几率。所以,主动犯罪是不现实的,也不符合我的欲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0 23:57
        我的对象是小偷。
        入室行窃在我这个城市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小偷会勘探摄像头,避过监控,也不会在社交媒体表明自己的行动目标,我几乎可以保证,小偷如果进入到我家里行窃,如果他死在我家里,他,和我之间的人际关系,是通过社交媒体,天眼查不出来的。
        除非我报警,他的家人朋友,也绝对不会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是一种绝好的猎物。而且在被困住的一开始,他们也不会叫喊,也不会求救,因为他们首先是罪犯,他们会希望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我在最开始,设想出来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我有一套房子,里面有可以吸引小偷的诱饵,将小偷吸引进了这套房子,然后他触发了防盗系统,他就被困住了,他天然认为主人回来之后,会将其扭送警方。
        但,如果那个主人没有回来呢,正好那间房子又是在郊区,房屋设计隔音非常好。主人三个月后回来,就会看到一个活活饿死,绝望的小偷。
        但这个房子的主人是完全没有道德包袱的,他只是出差了而已。这件事情,他是受害者。而这个小偷,只是一个倒霉蛋。
        只有这个主人自己知道,他一直知道有一个人被困在他的房子里,正在缓缓的被饿死。虽然看不到画面,但他可以在小偷被饿死的过程中,心理上享受这种虐待和刺激。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我会实施这个计划,但我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就开始辗转难眠,我心里对于这个计划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焦躁。就像青春期,忽然明白了躁动是爱情的启蒙一样,我意识到自己的内心中,不仅仅是幻想。
        我想做这件事情,这件恐怖和变态的事情。
        2013年,我开始着手准备我的第一个陷阱,为了保险起见,我租了一套郊区的别墅,独栋的,别墅有老旧的装修,主人去了国外,保安已经很习惯别墅中没有人居住,我也告诉保安,我租来是做仓库使用的。用来放置一些古董家具。
        我也确实添置了很多16世纪东欧的古董家具,东欧匈牙利的老家具线条粗粝,价格比较便宜,没有那么多细节但整体审美适合比较老旧别墅——我希望如果有人困在这里,他应该是像一个恐怖片电影中的主角一样,在一个有审美的地方死去。我在购置这些家具的时候,其实脑子里已经有有人困在这里的画面,所以过程非常的愉悦。
        整个过程中,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陷阱会真正发挥作用。它更像是一种现实的意淫,我知道我会在最后一刻之前停止,所以我并没有任何的心里压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0 23:58
          这吧凉透了啊,我来的时候还有续写藏海花的,现在17年之前的贴也不能看了,贴吧要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4 15:1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