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吧 关注:54,847贴子:618,551

续写大唐荣耀,一切为圆梦。让珍珠活过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续写大唐荣耀,一切为圆梦。让珍珠活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1 15:36
    第一章,离别
    在长安城楼上的一名男子,望着那即将消失的远走的马车,此人正是代宗李俶,而马车上正是他的妻子沈珍珠。
      风生衣朕要你带上20位玄甲军的士兵随时保护娘娘。
      是属下遵命。
    马车上,沈珍珠已经病入膏肓了。
      万华宫内独孤靖瑶,她走了吗。
      回禀娘娘,她已经走了。
      等沈珍珠到了竹林杀了她。
      是娘娘。
    马车到了竹林,杀手们将马车围住。
      这时埋藏在附近的风生衣出现。
      与那些恶贼打人斗。
      过后沈珍珠和林致四处逃跑。
      逃到了一处小草屋外,这时珍珠突然晕倒了。
      林致惊慌失措的叫到:“珍珠你醒醒啊!”
      这时候不知哪里出现的白发老人,走过来说:“姑娘你们没事吧!不如到寒舍稍作休息。”
      林致感激道“谢谢您”。
      那快点把这位姑娘扶到里屋去吧。
      林致把珍珠安顿好了就去煎药,那位老人看到珍珠的样子替她把了脉。
      林致说:老人家你还会医术。
      是呀,我可是药王的第5代传人,怎么不会治病呢!
      当年我和我的老伴一起游历天下,治病救人,可到了后来她因为流产导致身体虚弱再加上心情抑郁,就得了和这位姑娘一样的病,我就苦心钻研这些医书,可到了最后,我还是晚了一步,不过这位姑娘还挺幸运的遇到了我。
     林致高兴的说:“您是说珍珠她还有救。”
      是呀,她只是气血两空,要好好休养,再吃下这独一无二的丹药身体便可好全。
      要休养多久?大概三年五载。我这里有一服药,要你每天要给她服下一次。这期间情绪不能过分的激动。
      林致知道了。
      珍珠你醒了?
      林致,我是不是在天堂?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还有救。
      是真的吗?
      我可以和我的孩子,我的冬郎团聚了。
      不过这个老者他说,这个病要治好,起码要三年或五年。
      没事,只要能治好,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
      林致我的玉佩呢。
      可能是在路上丢了吧。你先别着急。等你把病养好了,我们就去找你的玉佩。你现在最好不要激动。
      好我知道了。
    陛下,请恕臣无能,没有保护好,沈妃娘娘。
      怎么回事?
      在娘娘,到达那个竹林的时候,遭遇了埋伏。
      当时臣只顾着,防御敌人。忽略了娘娘和王妃。
      臣随后去找只找到了这个玉佩。
      我看着玉佩,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气血上涌出。
      张公公,快传御医。风生衣急忙道。
      冬郎快来找我呀,珍珠是你吗?
      陛下,臣妾是靖瑶呀!
      原来是你呀,你没事来干嘛?
      臣妾听说陛下昏迷,就急忙赶了过来。
      朕不需要你的关心,你给朕出去。
      陛下,沈珍珠都已经死了。
      这时候我,直接从床上起来,给了独孤静瑶一巴掌。
      “啊。”
      你给朕闭嘴,珍珠她还没死。
      朕要你马上滚出去。张德玉送人。
      是陛下
    不用送臣妾自己会走。
      独孤靖瑶走的时候心里在想我独孤靖瑶一定会得到,你的心的。
      (本作者想说,你永远都不会得到李俶的心。)
    茅草屋内沈珍珠,从床上起来,在茅草屋里。痴痴的看着窗外的一切。
      想着她的冬郎和她的子。
      想着,不如这次病真的好了,便不再回到皇宫,不想再回冬郎添麻烦。
      后来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1 15:38
      还有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9-06-11 16:08
        去汤圆创作,搜索方法个呵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1 16:44
          第二章,终于得见
          一年后。
            太极殿内,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这时李秘站出来说:陛下你已经一年登基,应广纳御妻绵延皇嗣。
            朕身为皇帝,不因该沉迷于酒色。
            陛下臣知道你对沈妃娘娘情深意切。
            可纵观各朝没一个皇帝的后宫中只有一人呀,臣等恳请陛下广纳御妻。
            那好,朕也有一个条件,他日朕立珍珠为后阻拦,你们不得。
            只要陛下同意选妃,臣等答应便是。
            好,那后日便选妃。
            退朝。
            长生殿外天空中又是一轮明月。
            我望着这明月,自言自语的说道:“珍珠你会怪我吗?我想着你会气嘟嘟的来找我,那该多好啊!可你不会,从来你都是委曲求全,替他人着想,为我着想。”
            同时,望着这明月思念自己的亲人何止是他李俶一人。
            “冬郎你这几天过的还好吗,适儿和妍儿他们还好吗。”珍珠伤感的说
            这时林致走了过来安慰:珍珠你别难过了,放心你的冬郎会照顾好自己和你们的孩子的,你现在主要的是照顾好自己。
            你们至少以后还有机会见面,而我和李倓已经天人永隔。
            说到这林致也泪水不断,珍珠马上上前安慰林致别哭了。
            林致难过的说:如果当时,他勇敢坚持点,我坚强和理解他一点,他也不会死在在那个冰冷残酷的皇家
            我们也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永远再也见不到对方。
            之后林致收起眼泪说:好了珍珠我们不说这些伤心事了。
            对了,最近呀我在研究古代医书中发现了一种温泉,对你的病情有帮助,不过这温泉在东海之滨。
            这时,风生衣回来了,启禀陛下臣的密探己经找到了娘娘的下落了。
            真的,我兴奋的说。
            是真的是陛下,娘娘就在长安城外凤鸣山上。
            那好你立即给朕备马,朕要去找她,我大喜过望的说
            可这时张德玉却扫兴的说:陛下你明日要选妃呀!
            我不耐烦的说:那你明日告诉贵妃说,朕事务繁忙,无空选妃,叫她自已看着选吧!
            驾,驾,驾
            过了半个时辰处,我终于赶到了那间屋子,我推开了那扇门,终于见到了我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珍珠,我的妻子。
            而珍珠看见了我眼中充满了惊讶和欣喜。
            冬郎,珍珠。
            见到之后我紧紧地抱着珍珠,这失而复得的珍宝。
            珍珠说:冬郎,你怎么回事跑到这里来了。
            我嗔怪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当时,我找到了你的玉佩当时我吓昏了过去,我以为你出事了。
            珍珠安慰的说:“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活着的嘛。
            我理所当然的说:我知道你还好好活着我就立刻赶了过来。
            说把怎么补偿为夫呢!
            珍珠轻轻的往我身上扑了一口,俏皮的说,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满意的:“还是有一点不够。”
            冬郎你真坏,以后人家不理你了,珍珠害羞的说,然后把头转了过去。
            别呀,珍珠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我可怜的说。
            过了一会儿,我把着对珍珠说:你下一步怎么办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1 17:01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1 19:03
              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1 19:24
                第三章,李倓归来
                冬郎,我其实下一步打算到东海之滨去。
                  你去那里干什么?我最近接到奏报,哪里有很多的土匪。
                  可林致说,那里有一口上好的温泉,很适合我养病。
                  那好,我回去之后发兵剿灭那里的土匪,然后将那里安顿好之后再送你过去。
                  谢谢冬郎。
                  我们两个人还需要什么谢谢吗?你我夫妻本为一体。
                  那你要养到什么时候呢?
                  林致说大概要两年才能痊愈。
                  那好,你去吧。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你要记住,我永远在长安等你。
                  “冬郎。”
                  这时候林致突然在门外喊来人。
                  沈珍珠和李俶,听到过后急忙,赶到门外去。
                  珍珠:“林致发生了什么事?”
                  珍珠,你看到地上这个人没有?
                  咦,这个地上怎么还有人躺着珍珠疑问道
                  我立即跑过去将这个人的黑巾摘了下来。
                  看到了让他十分惊讶的一幕。
                  那个人是他弟弟,已经死了的建宁王李倓。我马上叫人将他抬了进去。
                  而在沈珍珠的旁边的林致,已经成哭了泪水。
                  珍珠你看李倓,他还没有死,他还活着,林致高兴说。
                  珍珠说,那你还肯原谅他吗?
                  林致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原谅他。
                  “为什么呢!”
                  他己经于我和离了。林致无声的说。
                  这时候我跑了出来,想让林致赶快进去,李倓身上中了箭,已经陷入昏迷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致马上跑了进去。
                  而在一旁的珍珠,无奈的说:“真是口是心非的人,明明还关心着人家李倓,却故作冷酷。”
                  然后用她的医术,将李倓身上的那些箭伤缝合。
                  在缝合的时候她看到了,以前李倓之前为她受过的那些伤,不禁泪流满面。
                  这时候我和沈珍珠识趣的退了下去,只留林致和李倓在里面。
                  这时候我和沈珍珠站在了屋外。
                  我对珍珠说:“珍珠,我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回宫了。”
                  放心吧,倓弟这边有我来照,到是你回宫之后要多加照顾好自己。
                  然后两个人在屋外,互相轻吻了对方。
                这些日子,林致一直在屋里照顾李伙我,不要任何人去打扰。
                  林致在屋里对李倓说:儿李倓你快点醒来呀,你已经抛弃了我一次,还要再抛弃我吗?”
                  说着说着,眼泪又跟着掉了下来。
                  这时候李倓的手轻轻的抚摸到了林致的脸颊。林致碰到了这久违而又温暖的手掌。
                就在这个时候,林致突然跑了出去,结果被李倓一把抓住了,扑到了李倓的怀里。
                  李倓委屈的说:媳妇儿,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谁是你媳妇儿啊?我都已经和你和离了。
                  可当年的那份和离书上我并没有签字呀。所以你还是我的媳妇呀!
                  你到了现在嘴还是那么贫。那有什么我也只在你面前贫而已。
                  那什么你活了过来,不来找我呢?我可为你伤心了好一阵子,嫌我是累赘吗?
                  媳妇不是的,你也知道张氏那妖后,一直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我在那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那张氏又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我和你两个都除掉,我不想让你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好了,是跟你开玩笑的,那你是被谁救活的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2 10:42
                  给点反映可以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2 21:25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3 06:22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3 19:07
                        喜欢你的文章,好希望你继续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3 20:5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3 21:25
                            第四章,纳妃
                            哦,我是被一名叫顾辰的人救了起来的。
                              之后呢,我到汴州那找到了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差使给人当镖师,护送财宝。
                              当时我想送完这最后一趟,然后就去找你,可在路上被人埋伏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之后我就流落了这,当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你。
                              而后李倓郑重的说:以后谁也不能将我们俩人分开。
                              林致听到后紧紧地抱着李倓说:“好我们永远的在一起,不分开。”
                              李俶回宫后,立刻宣郭子仪进见。
                              对郭子仪说:爱卿,朕令你为平匪将军,率领五万铁骑立即到东海一带剿匪,还有剿匪后,在丽江山有温泉修建行宫,不用太奢侈了。还有那里必须十分安全。
                              是,臣令命。
                              那好去吧。
                              过了一会,独孤靖瑶来了说陛下这是,这次选妃入选的名单,
                              这次一共选了13人,全是朝中大臣的女儿
                              李婕妤(李辅国侄女)好
                              程婕妤(程远振之女)坏
                              赵美人(右吾卫大将军之女)好
                              孙美人(兵部尚书之女)坏
                              霍美人(杨州节度使之女)好
                              刘才人(坏),周才人(坏),韦才人,钱才人,蕴宝林(好),林宝林,薜御女,秦采女,王采女
                              朕知道了,至于她们住的地方,都有你的安排吧,退下吧。
                              是陛下。
                              陛下。
                              贤妃可有有什么事吗,我说
                              回陛下,臣妾无事
                              第二天,太极殿内
                              陛下,你己登基已有一年,是否考虑立后一事。
                              够了,我大声呵斥说:朕说过沈珍珠一日不归,朕便为她空虚后座一日。
                              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风生衣,你去朕查一下是谁在背后生事。
                              是陛下。
                              严明,随我去凤鸣山。叫上适儿和升平。
                              这时候,李倓和林致上山采药。
                              珍珠一人望着窗外仿佛在思念什么。
                              突然被俩个孩子抱住了。
                              珍珠转过头来,看到了她的家人,适儿,妍儿,冬郎你们都来了珍珠激动的说。
                              是呀,珍珠我们都来了。
                              一家人幸福的抱在一起。
                              过了一会适儿说:娘亲,你怎么不要我们啊。
                              珍珠说:怎么会,娘亲是最爱你们的。人
                              李适奶生奶气的对珍珠说:那为什么你那天走了都不告诉适儿?
                              娘亲因为有很重要的急事,所以要马上离宫。
                              那娘亲你可以跟我们回去了吗?
                              还不行,娘亲还要去一趟东海。
                              那要去多久?
                              大概,两年。
                              适儿知道了。
                              适儿你是你父皇的长子,保护好自己的妹妹。珍珠温柔的说。
                              珍珠,东海那边我已经收到了捷报,大概没有多久便可以回朝了。
                              我会派离楚,青剑,随身保护你。
                              “那好吧。”
                              那我明日便动身启程。
                              珍珠,在路上要多多照顾好自己。好了冬郎,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冬郎,你要不要见一下倓弟?
                              不用了,以后想见面的机会多,我的事务还很多,我先回去了。
                              那好吧。
                              适儿,妍儿,我们走吧。
                              是父皇。
                              母妃再见。
                              “再见了,适儿、妍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4 00:37
                              第五章,立储风波
                              第二日,珍珠和林致,李倓上了马车,正准备走的时候。
                                那位老人跑了过来急匆匆的说:等一等。
                                林致下了车慢慢的跑了过去,问老人家,你怎么了?
                                珍珠姑娘的病还没有好,我怕路上出现什么万一,我特地配了药丸,在路上,如果她发病了,就将这个药丸给她吃下。
                                林致说谢谢老人家了。
                                “再见,再见。”
                                而李俶回了宫,之后天天忙于着政务,很少去后宫有空的时候就是陪一下李适,和升平公主。
                                但是呢,大臣们天天劝他,他每天,都是上了朝,就去处理政事,之后就随便,翻了一个人的牌子。
                                在以后的四年中,李俶又有了二皇子李迥(母亲独孤贵妃)。
                                二公主永清(母亲李贤妃。)。
                                三皇子李述(母亲是程淑妃)。
                                而在这三年中沈珍珠的病也好了,李俶虽然,又多了两个皇子和一个公主,但是他最爱的还是她和沈珍珠的儿女。
                                像平常其他的,女人生的儿子或者女儿的,平常看都不看一眼,名字还是随便取的。
                                太极殿内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这时候吏部尚书,陈大人出来,说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储,臣请陛下立太子。
                                随后,大殿上的所有大臣全部附和。
                                我将目光投向了李秘,说“李大人,你有什么好的人选吗?”
                                臣恳请陛下,立二皇子李迥为皇太子。
                                “为何呢?”
                                陛下,二皇子生母是独孤贵妃。尊贵无比。并且二皇子天生聪慧,更适合,当太子。
                                “我就知道,李秘你早已不是当年的忠心卫国的良臣了,既然你们想让迥儿当太子,那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愿。”
                                于是我说道:“但迥儿他非嫡非长,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哪有说立次子而不立长子呢?”
                                “且况适儿的生母沈珍珠,乃我大唐的皇后,立她的儿子有何不可?”
                                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听了李俶的话,就知道他是铁了心的要,立李适为太子,结果全部一边倒的同意了。
                                张德玉传旨,立皇子李适为皇太子。后日举行册封大典。
                                “是陛下。”
                                而在万华宫,独孤靖瑶听到这个消息,气得到处砸东西。
                                “娘娘您要保重身体啊”,一旁的新月小声说
                                愤怒的说:“凭什么她沈珍珠生出的儿子会被立为皇太子,而我的儿子要做一辈子碌碌无为的蕃王。”
                                就凭她沈珍珠是我的正妻,你只是个妾,适儿他是朕嫡长子,而迥儿是庶子。
                                独孤靖瑶听到了这个声音马上慌了神,惶恐说:陛下,你怎么来了?
                                “你们都下去吧”,我说道。
                                其实我应该再晚一点来。
                                独孤靖瑶面色难看的说:“臣妾不知道陛下你在说什么。”
                                “你听不懂没关系”我说。还有朕告诉你,珍珠她没有死,不日她便会回来了。珍珠回来的时候朕的会册封她为皇后,统领六宫。
                                这时候独孤静瑶直接站起了来说:陛下,你怎能如此的绝情。
                                我淡淡的说:我绝情,当年珍珠在竹林里遇刺,遇刺的事也是你干的吧,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形成如此的歹毒,当年你下毒害朕,若不是珍珠为你求情,你以为你能活到今日吗?
                                这时候读静瑶还想做垂死挣扎的说,结果被李俶一声怒吼说:够了,等珍珠回来了之后,你就好好呆在这万华宫,一步都不能出去。
                                这时候独孤靖瑶崩溃的说:“李俶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我求你看在迥儿的份上放过我。
                                我冷漠的说:朕的儿子和女儿从来只有升平和李适。其他人只能怪他们生错了地方,投错了胎。
                                来人贵妃以下犯上。从今以后囚禁在这万华宫中,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她出万华宫半步,任何人都不准探望。
                                等到李俶走后,李迥趁人不备偷跑进了万华宫。
                                泣的声说:母妃你犯了什么事,父皇为什么要叫你关在宫中?
                                这时候的独孤静瑶已经恨透了神珍珠她们母子,狰狞的说:“迥儿你一定要记住,都是李适害的我,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李迥好像明白了什么,恶狠狠的说:“母妃你放心,我一定要为你报仇。”
                                次日在含元大殿外。
                                李适一步一步的向殿内走去,而李俶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已。
                                大唐皇帝令
                                自朕奉先帝遗诏登基以来,凡军国重务,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绪应鸿续,夙夜兢兢,仰为祖宗谟烈昭缶,付托至重,承祧行庆,端在元良。朕之嫡子李适,为宗室首,天意所属,兹恪遵初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授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繁四海之心。
                                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广德二年正月
                                钦此
                                儿臣谢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太子接受百官拜见。
                                臣等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
                                而在,大殿之下的李迥用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李适,恨不得将他活剥生吞。
                                而这一幕,刚好被坐在大殿之上的李俶看到了。父子相互对视。
                                李迥连忙将头低了下去“心里想总有一天我会得到太子之位、皇帝之位,我会让你李适和父皇跪下在我的脚下来求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4 00:40
                                第六章,回归,封后?
                                严明,你去察探一下珍珠他们到了那里。
                                  是。
                                  珍珠,快来吃饭先别绣了。好的,来。
                                  在吃饭的时候林致突然恶心了一下。
                                  李倓问林致怎么了,林致说我有喜了。
                                  林致你真的有喜了。
                                  嗯。
                                  李倓听到了这消息高兴的像一个孩子。
                                  回禀陛下,娘娘己到潼关。
                                  好,你现在立即备马,朕要去接她。
                                  我心想:珍珠2年了,这几年我一直盼望着你回家,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张德玉,传朕旨意,朕要立即东巡后宫之事交由贤妃主持。
                                  来云客栈
                                  珍珠,冬郎你怎么来了。我当然是来接你回家的呀!
                                  “冬郎”,“珍珠。”
                                  马上俩人要亲上了,(这时候门被李倓打开了)皇兄你来了。
                                  我马上转化了态度,倓弟你来了,这时重重的拍了一下李倓的肩膀(心叫你坏哥哥的好事)。
                                  皇兄你这是谋杀亲弟呀!
                                  珍珠在旁边笑了笑说:你们俩兄弟好久没见面,我下去叫小二做一些菜端上来。
                                  那好吧!
                                  对了倓儿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我想之后和林致归隐山林。
                                  不行,我打算让你回来把我,朝廷上我会替你说的。
                                  那好吧。
                                  把李倓送走后,珍珠和李俶在房间里干柴烈火。
                                  皇宫内
                                  一天清晨,众妃齐聚清思殿给李贤妃例行请安。
                                  “嫔妾参见贤妃娘娘。”
                                  “免礼。”
                                  忽然有人来报张总管求见。”
                                  “快宣。”
                                  “老奴参见贤妃。
                                  “可是陛下已经回宫了?”见张得玉归来。
                                  “会贤妃的话,圣上明日申时才到。
                                  老奴先回宫,是有要事吩咐。赶巧各位娘娘都在,倒省得下人们挨个宫地跑了。”
                                  说罢,挺直腰板,清了清嗓子,说:“陛下有旨,五日之后行封后大典,诸妃需在礼部的安排下把各自宫中相关事宜打点妥当。”
                                  话音未落,四座皆惊:“封后大典?
                                  这皇后是谁?”
                                  “皇上可是已下诏书了?”
                                  “怎的封后一事未曾在朝中听到半点风声?”……
                                  众妃七嘴八舌地议论,思及方才话题,愣在原地。
                                  第三日
                                  未时三刻,依稀听见辇车四角叮当作响的清脆铃声,辇车姗姗来迟,风生衣、严明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由八个内侍抬着的玉辇,紧接着是排成一长条的宫女和禁卫军。
                                  到丹凤门口,待玉辇稳稳落下,张得玉踩着小碎步匆匆上前掀起帘子,李俶大步走出来。
                                  贤妃走上前盈盈下拜:“臣妾参见陛下。
                                  陛下一路舟车劳顿,臣妾已命人在在长生殿内备下热水,还请陛下移步前去沐浴歇息。”
                                  “贤妃有心了。只是不知封后大典的事宜可大打点妥善:“回陛下,臣妾都料理好了。
                                  皇后的蓬莱殿也由工部按旨意重修过了。只因底下人说陛下吩咐了,只有工人可以进去。
                                  听得李豫吩咐:“摆驾蓬莱殿。”李俶重退回玉辇旁,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帘幔。
                                  一道初夏的艳阳柔柔地洒入轿中,从眼中暖到了人心窝里,一只白皙纤长却略显单薄的手缓缓探了出来,便被李豫紧紧地握住。圈在珍珠腰间的手不由得发力,将她牢牢地贴在自己怀里,生怕再丢了他的这颗人间至宝。
                                  “珍珠,慢点儿。”珍珠身体虚弱,又接连赶路,虽然自己出发前就下令慢速前进,但人到底疲惫不少,李俶能感觉到怀中珍珠颤巍巍的擦过石梯的脚步,心疼难抑。
                                  不行,忍不得了,李俶一把把正停下喘气的珍珠抱起来了。
                                  珍珠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身子就轻飘飘地浮了起来。
                                  瞥见台阶尽头众人震惊得慌乱躲闪的目光,羞红了脸,气急败坏地喊道:“冬郎,快放我下来!”
                                 我对她的呼喊置若罔闻,只顾走路。
                                  可怀里的人儿不依不饶地挣扎个不停,害得他险些抱着她一起摔倒,无奈之下,凑近她涨得通红的脸蛋,邪魅一笑:“沈珍珠,你当着众人的面直呼朕的乳名,你可知,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珍珠现下只感觉到李俶的脸在她的瞳孔里越来越大,担心他当真不顾规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立刻乖乖地把头藏在李俶的胸膛里。
                                  总算走到了紫宸殿门口,众人齐齐伏地行礼:“参见陛下。”
                                  李俶感觉到袖口一阵抽动,这分明是珍珠在示意他不去计较,但这般委屈她的事,他万万不能答应。
                                  张得玉在一片沉寂中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接收到自家陛下投来的目光,代替他开口:‘“诸妃见过皇后娘娘为何不行礼?”
                                  众人虽是一百个糊涂,一千个不服,碍于皇上,也只能默默跪下:“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待众人再复抬首,李俶已经抱着珍珠走进了紫宸门内,
                                  只远远听见声音传来:“都平身吧。皇后身体抱恙,还需静养,朕先送皇后回蓬莱殿,诸妃各自回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4 00: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4 07:04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4 07:04
                                      棒棒哒,期待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4 15:20
                                        第七章 终了心愿,封后大典
                                        冬郎,别闹放我下来。
                                          这有什么问题呢?我抱我自己的妻子,有什么问题吗?
                                          冬郎是一国之君,不能如此胡闹。
                                          好了,我就任性一回。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后日便是你的封后大典。
                                          冬郎,你怎么能如此胡闹呢?我不配这个皇后。
                                          当珍珠说这句话的时候,李俶用自己的薄唇堵住了珍珠的嘴。
                                          谁说你不配了,我是皇帝,我说配就配。
                                          冬郎今日怎么不见靖瑶呢?她被我软禁在万华宫里。冬郎把她放出来吧。不行,她当初那样害你,我怎么能放过她呢?冬郎,
                                          行,等你封完后,我就放了她。对了,这次封后的凤冠和凤袍,我准备好了,你要不要看一下?
                                          冬郎比起这个,我更想,先看一下我的适儿和研儿。娘娘也不心疼一下为夫。亲你一下可以了吧。不行,这个补偿太小了。
                                          “冬……”
                                          李俶收紧手上环着她腰间的力气,掩饰不住心头的惊喜和小小的雀跃,离开那有些炽热的唇瓣,看向近在咫尺的面容,目光灼灼,带着几分炙热。他的喉间动了动,伸手抚上她的眉梢,看着那一波秋水之中潋滟了万千风光,却只是为了他而已。她越是泪眼朦胧含情暮暮地看着他,他越发觉得面前的人就像是埋在他心底的渴望,急切地渴盼着,叫嚣着,贪恋着,想要时时刻刻缠绵进灵魂里,再也无法放手。
                                          他的目光如此灼亮,带着不言而喻的情思,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他一寸一寸地拂过她的脸颊,脖颈,甚至颤抖地摩挲着白皙娇嫩的肌肤。
                                          
                                          这时候的他像是得到了糖果兴高采烈的孩子般,狡黠一笑,一个天旋地转,他便把她压在了身下。
                                          他深深浅浅地在她周身落下灼热的吻痕,这宽大厚重的朝服实在繁琐,索性在腰间一扯,已是听见外袍簌簌落地的声音,她不自觉被他牵引着。
                                          
                                          他的双手摩挲着每一寸肌上她的唇际,抬手摩庞,这一场饕餮之后,终于心满意足地将她揽进了怀里,一同沉沉睡去。
                                          第二日,早晨
                                          娘娘,太子殿下和公主来了。
                                          那快请进。
                                          适儿,妍儿。儿臣参见母妃
                                          好了,这里没有人。
                                          别多礼了,快起来。
                                          珍珠连忙将李适和李妍扶了起来,适儿来让母妃看一下长高了没,是母妃。
                                          “哼,母亲你偏心你都不问一下女儿,就把大皇兄当宝”李妍嘟着嘴说。
                                          “妍儿过来”珍珠刚说完,李妍就扑在了怀里珍珠。
                                          轻声的说道母亲你这次就不要走了,你要是走了,我和皇兄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了,这次母亲不会再走,会永远陪着你们的。
                                          了说着也将李适拉在了怀里。
                                          李适贪恋这久违的母亲的温暖不由得落下了泪。
                                          珍珠看到李适这样子担心的问道:“适儿你怎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没事,母亲,只是太子做的有点累了”李适小声的说道。
                                          珍珠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心酸,“想着适儿如今这个年龄应该快乐的玩耍,却因为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活的如此之累。”都是母亲的错没照顾好你们,珍珠自责的说道。
                                          “小鑫你过来,你将我柜子里的东西取过来”
                                          “是娘娘”
                                          之后珍珠从里面取出了两个荷包。
                                          说:“那这两个荷包给你们兄妹俩,清水芙蓉给妍儿,大鹏展翅给适儿。”谢谢母亲。
                                          紧接着李适又说道:“母亲,白太傅今日给儿臣布置了功课,儿臣还要回去赶紧完成,到了晚上儿臣再来陪你吧。
                                          “那好吧,那你先去吧,还有适儿晚上要到母亲这来用膳,知道了吗。”
                                          儿臣知道了,儿臣告退。
                                          次日一早
                                          珍珠任由她身边的宫娥为她梳理黑如凝墨的三千青丝,一丝不苟地盘起繁复华贵的飞仙流云髻。
                                          凤冠霞帔,展翅欲飞,片片薄金,轻若鸿羽。富丽堂皇的焕彩凤冠,两侧腾起的凤凰,翡翠雕琢的羽状叶片,翼下缀满细长的水灿滢钻金流苏,凤冠的中央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血髓宝钻。
                                          每一件首饰都是巧夺天工,耀人眼目,价值不菲。它们各自发出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相互辉映,摇曳生辉。
                                          淡妆丝丝晕开,衬得她绝美的面容白皙明艳,面若桃花。精心描绘后的脸庞,黛眉似弯月,樱唇若朱丹。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如仙般的绝美容颜令人痴迷。
                                          火红的嫁衣,用的是最上等的血蚕丝制成,世间独一无二。金线编织出的凤凰图案,耀目生辉,宛如旭日的万丈光华。金丝滚边的波纹裙裾,绣着一大片连绵的莲花纹路,点缀着柔软飘逸的雪羽晶丝。
                                          镶红宝石凤鸾铜镜中,映出的佳人,美得无与伦比,叫天地都为之失色。
                                          而李俶则去紫宸殿换装,披上玄衣,白纱帽上的垂白珠十二旒静静垂在额前,革带束上精壮的腰,黻上分别绣有龙、山、火三章,拴在印纽上的绶静静垂置脚下,而他的身后长袍上则绣有一头金龙......显得君王好一派王者风范,身旁的贵气更为浓郁。
                                          皇帝与皇后娘娘的服饰皆有所相像...
                                          含元殿是大明宫的正殿,位于丹凤门以北、龙首原的南沿,是举行重大庆典和朝会之所,也称"外朝
                                          “皇上驾到——”
                                          众臣皆跪之,大喊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平身。”
                                          君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4 16:44
                                          君王启唇,众人才站起,静静等待皇后娘娘移驾。
                                            很快便从殿门口出来一声音:“皇后娘娘驾到。”
                                            众臣们又跪之。
                                            此时,珍珠坐上凤撵,自宜春宫到大明宫的正殿含元殿。
                                            早已站在含元殿堂上的李豫看着皇后娘娘徐徐而来,她勾起了嘴角,踏着轻盈的脚步,朝他缓缓走来,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九凤金步摇似乎在微微摇曳...不知从哪儿吹来的丝丝微风,迫使得娘娘的那身后缀有明珠的宫绢被轻轻吹动,显得娘娘更加灵动艳丽...
                                            不知怎的,李俶脑中忽然想到了他曾经读过《史记》上的那些倾城倾国的美人。
                                            那时的他正在想,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使一国之主对其痴迷至此,于是,他怎样想都无法想象出那美人佳丽的容貌。
                                            即便第一次见了皇爷爷的宠妃——杨贵妃,他也不曾觉得杨贵妃何其美...
                                            直到见到了她,佳人大抵是这样的了——精致美艳,端庄尊贵。
                                            而文武百官站在云阶两旁,李俶也站在含元殿外,等待他的皇后沈珍珠。随着凤车外的风铃随风飘荡,李俶终于等到了他的皇后。
                                            李俶牵着珍珠的手慢慢的走向含元殿内,珍珠不由得嗔怪李俶不顾礼制在殿外迎接她。
                                            李俶说道:好是我的错,还有什么话留到新婚之夜再说。
                                            珍珠脸颊不由得泛起红晕说道:“都是当皇帝的人了,还是这么不正经。”
                                            一会终于李俶和珍珠走到了正殿。
                                            宣诏,李俶郑重的说道。
                                            大唐皇帝令
                                            原太子妃沈氏,乃朕正妻,秉性柔嘉,持躬淑慎.于宫尽事,克尽敬慎,敬上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平和,椒庭之礼教维娴,堪为六宫典范,实能赞襄内政.今册为皇后,为六宫之首。
                                            钦此.
                                            授金册凤印
                                            臣妾谢恩,
                                            然后我牵着珍珠的手一起站在这,金碧辉煌的含元大殿上,终于不再是我一人了。
                                            帝后受百官祝贺,司礼官喊道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祝吾皇、皇后百年好合,长乐未央。
                                            平身。
                                            过了一会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从此以后只有沈珍珠才是李俶的妻。
                                            与他并肩看天下这升平盛世。
                                            而在台阶下的独孤靖瑶只能一辈孤独终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4 16:48
                                            多给一点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4 16: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4 16:58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4 16:59
                                                  更文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4 16:5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4 17:05
                                                      第八章,落水救人,再孕
                                                      经过一系列的繁杂礼仪,沈珍珠和李俶终于到了蓬莱殿,俩人相对而坐。
                                                        珍珠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今日你穿上凤袍真的是像误入凡尘的仙子一样。
                                                        “冬郎,”珍珠娇羞的喊到。
                                                        “珍珠,你知道我曾多少次梦到你为我穿上像今天这样的嫁衣,可惜那都是梦,不这次成真了。”我感概到。
                                                        “娘娘,
                                                        两人之间的间隙隔着厚厚的龙凤袍摩挲着,玄色和大红赤色在这一刻看来分外醒目旖旎,
                                                        他伸手去解她的衣衫,大红色的凤袍仍是披在身上,显得摇摇欲坠,而繁复的内袍和里衣却是被他不知何时早已解开,露出贴身的亵衣,隔着薄薄的衣衫,被他的双手来回抚摸着,一点一点去撩起她的绮念,已是语不成句,“冬郎。”
                                                        这一刻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她不禁全身颤抖蜷缩了起来,用尽了力气去抓他的臂膀,险险地靠着他的身躯勉力支撑着,却又是因着他身上厚重的龙袍,哪里有她入口的地方。
                                                        这般熟悉的感觉让他顿时满足地叹息一声,抱紧了她来回着,看着她已然涨得通红的脸颊,越发起了促狭的心思,低声问道:“娘子可是喜欢为夫急些还是缓些,轻些还是重些?”
                                                        “胡说什么?”她已是羞得抬不起头来,把脸埋在他的胸襟前,着恼地去抓他,偏偏被他猛然一下不自觉呻吟出声,“别,别这样......”
                                                        他偏偏还在调笑着:“看来娘子是都喜欢。”
                                                        “冬郎,你——”
                                                        他觉得她已是腰肢柔软,被他这般欺负得又羞又恼地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当真是让他恨不得揉在怀里好好疼爱才好
                                                        他连人带着衣衫一并滚入了床榻之间,发间的凤冠步摇还在摇曳着,却是被他随意地丢弃在床榻之下,就着已经被揉皱的龙袍凤裙,连着衣衫都来不及褪尽,早就纠缠在了一处,炙热而剧烈。
                                                        第二日
                                                        而红色帐幔之内,她此时恨不得将自己埋进被褥之间。
                                                        谁知道却是被他拨开了被褥笑着凑上前来:“皇后母仪天下,这般害羞如何是好?”
                                                        她气恼着就要去推他,反而被他擒住了手腕,往身上一带,已是自己压在了他的身上,只见他好整以暇地一手枕在脑后,含笑说道:“皇后可是还未满意?”
                                                        “好了,快去上朝。”
                                                        “是皇后的吩咐我岂敢不从”,我说
                                                        宣政殿
                                                        大唐皇帝令
                                                        册封原建宁王李倓为齐王,原建宁王妃慕容氏为齐王妃。
                                                        钦此。
                                                        李俶走后
                                                        “小鑫”
                                                        “娘娘有什么吩咐”
                                                        “给本宫梳装,去太液池瀛洲阁”
                                                        “诺”
                                                        灜洲阁中,珍珠款款坐下,纤纤细手在古琴上弹拨。
                                                        而在瀛洲阁另一边,淑妃正带着一众妃嫔赏这秋日金菊。
                                                        不一会,淑妃听到从珍珠那传来的《高山流水》古音之声,便想找珍珠的麻烦。
                                                        于是,淑妃带着一众妃嫔走了过去,她们到时,珍珠还在弹。
                                                        她们起了过去。
                                                        “参见皇后娘娘!”
                                                        珍珠松开了琴弦:平身
                                                        “谢皇后娘娘。”
                                                        “不知淑妃带着几位妹妹来此处所谓何事?”
                                                        “皇后娘娘啊,臣妾刚才听到了高山流水之音,所以带着几位妹妹前来,欣赏古音,还望娘娘不要介意。
                                                        不知怎么的珍珠一下被淑妃推入了太液池中。
                                                        正巧这时,李俶下了早朝来找珍珠。看见了淑妃推珍珠下水的那一幕。
                                                        “珍珠,珍珠!”
                                                        李俶连忙跳入太液池中。
                                                        “陛下!”众妃惊愕叫到,淑妃更想不到李俶居然会在这时候出现。
                                                        过了一会儿,李俶将珍珠抱了上来。
                                                        李俶说:快传齐王妃。
                                                        是陛下。
                                                        李俶牵着珍珠的手说珍珠你千万不能有事啊,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这时候林致赶来了。
                                                        替珍珠把完脉后对李俶说,珍珠只是受了一点风寒而已,开几服药慢慢调养便好。只是珍珠又要多受苦十个月了林致轻笑说道。
                                                        林致你是说珍珠她又有了身孕。
                                                        是的,陛下。
                                                        “媳妇,媳妇。”
                                                        只听见李倓在殿外大声叫道,随后急匆匆的就跑了进来,嘟着嘴说:“皇兄,你也真是的,只要皇嫂一有点什么事你就把林致叫进宫来,难道这偌大的皇宫,就找不到一个有用的御医吗。
                                                        “好了,这次珍珠真的出事所以,我才赶进宫的,回去给你做蜜枣糕吃,好,李倓嘻嘻的说。”
                                                        “咳,咳,好了倓弟要是还有什么话,就回了王府再说。
                                                        “那臣弟告退了。”
                                                        下去吧
                                                        过了一会儿,珍珠醒了。李俶对珍珠说了这个好消息。
                                                        珍珠说:是真的吗,冬郎?
                                                        真的,小傻瓜
                                                        你现在还是好好的养胎。
                                                        过一会儿,张德玉,传朕旨意。
                                                        凡是今日在瀛洲阁的妃嫔皆废除位份,打入冷宫。另将淑妃废为庶人,廷杖20,并让宫里的人都去观看,谋害皇后的下场。
                                                        老奴遵旨。
                                                        “陛下!”
                                                        只见珍珠跪在地上,想替淑妃她们求情。
                                                        “珍珠你这是干什么?你有了身孕,快起来。
                                                        “臣妾斗胆请求陛下饶了淑妃她们。”
                                                        “珍珠,淑妃,她这样害你和你腹中的胎儿,你不要替她求情了,朕没杀了她,已经是便宜她了!”
                                                        而李俶这时候根本听不进去珍珠说的这些话。
                                                        见李俶这样,珍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4 17:59
                                                        只好作罢。毕竟这次淑妃要害的不止珍珠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4 17:5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4 20:50
                                                            楼主写的真好,已收藏,期待楼主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4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