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吧 关注:147,010贴子:1,169,427

【原创】最心动的二人三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故事发生在第四次大战后和鸣人娶雏田之间,是几年前看那集最糟糕的二人三足有感而发,后面也会想写一下他们那次绑在一起的历史哈哈哈 文笔是不存在的 就是高考完终于可以回贴吧玩感到十分亢奋 写着开心的哈哈哈
不知道这个话题有没有被写过,哎写过那就……再算吧哈哈哈哈哈
最后,谢谢你点进来。


回复
1楼2019-06-11 21:46
    既已成为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功臣,鸣人的战斗实力自然是得到了足够的认同。离成为火影,此刻的他只欠了理论之类的头脑方面的知识。因此,战后蹦了几天,鸣人就投身到书海中。书看多了,鸣人的思想也更丰富了,经常会看着看着突然目光呆滞地思考起来。
    今天的鸣人,依然是眉头紧锁的思想者——
    ·佐助出了木叶会去哪呢我说……
    ·一个人走那么远不会孤单吗以前至少还有大蛇丸和鹰小队来着
    ·如果当了火影,能不能以火影之名命令他死回来呢他毕竟是木叶的人村长的话还是得听的吧……
    ·真那样的话,除了让他待在木叶,没准还可以命令他干点别的……嗯……别的什么呢……
    鸣人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画面吓得虎躯一震,再转头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卡卡西,当场叫出声,“这哪来的?!!!”
    “……什么叫这哪来的……”卡卡西扶了扶额,“伊鲁卡没空,今天我来监督你看书……你刚那是怎么了,睁着眼睛做了场噩梦?”卡卡西凑近看了看,“……不对,你耳根怎么红了,莫非你睁着眼睛做了场c梦?”
    “什么啊我说!!我耳根雪白雪白的哪有变红!”鸣人不自然地单手捂着耳根推开卡卡西,“我是在思考好不好。我刚快想出来了你就出来吓我!我又不是小孩子,都说了不用天天监督我看书了!快走快走!你影响到我了!!”
    卡卡西无辜地耸耸肩,“好吧,既然你这么专注,我就不找你分享关于佐助的一个消息了免得影响你,我去找小樱分享……再见,认真的漩涡同学。”
    “见到你让我更精神更有动力学习了,不如我们去茶几那边谈吧,卡卡西老师。需要点茶吗?”
    “……漩涡鸣人你真虚伪。”
    “好了快说吧,我急着看书呢老师!”
    “……是这样,”卡卡西慢条斯理地开口,“猫婆婆,你认识吧?你们仨在一次任务里见过的,就是佐助小时候经常找的猫婆婆。她最近放声了,身体日渐不适,精力不够了,希望趁今年大寿举办一场[ 猫的宴会 ],届时她的猫会放出来,哪个爱猫之人看中了,经她同意便可领养照顾。虽说只是一部分猫,但数目也是相当多的。佐助喜欢猫,你知道吧。听闻这种消息,就算只是出于对猫婆婆的关心,也会在意吧,毕竟从小受过人家不少照顾……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场猫宴……”
    “佐助都一定会去?!!!”鸣人感觉自己的呼吸莫名急促,不自觉地大力一拍桌子。
    “……淡定点儿好不好,跟佐助欠了你债似的。他向来行事难料,也很有可能你屁颠屁颠地跑去,结果他并没到场啊。”
    “那场猫宴在哪?什么时候举行?”
    “哎……今晚,旋鸟山下。”
    “啊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
    ……太早说那宴会开始前的时间你就只剩下躯壳了……看着转身便收拾起行李的鸣人,卡卡西起身挥了挥手,往小樱的家走去。
    ——身为一个好老师,怎么能偏心呢。
    [ 一台戏,主演太少怎么精彩呢。]
    嘿嘿。
    面罩之下露出略显欠的笑容。


    回复
    2楼2019-06-11 21:47
      高考完真好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1 22:51
        dd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2 21:26
          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3 17:57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3 21:0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3 22:19
                鸣人伸展了一下筋骨,扯扯背包带子,提起步子开始全速前进,亢奋得恨不得冲街上吼上一嗓子——
                佐助我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鸣人兴奋得眯起了眼,宛如以全速醉驾。
                行人小李不幸遇难。
                司机鸣人大吼抱歉仍旧驰骋。
                行人志乃不幸遇难。
                司机鸣人……没有看到。
                行人鹿丸不幸遇难。
                司机鸣人惨遭掀车。
                “漩涡鸣人!!!你赶着去吃 屎吗!!!”鹿丸拍了拍被撞倒在地而沾了点尘的西裤——这可是他特地买来为了某种特别目的去见勘九郎和我爱罗的裤子!洗加烫全程说的“好麻烦”几乎有他半年的量!所以此刻的鹿丸简直愤怒到ooc。
                被一脚踹翻在地的鸣人三秒后弹起,“对不起鹿丸!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有急事!”
                “怎么一乐倒闭了请你去吃最后一碗吗?”鹿丸有气无力地说。
                “啊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呢!!”
                “那就是……”鹿丸看着鸣人满头汗满眼光的样子,认真想了想,“有佐助的消息了?你俩能见面了?”
                “呃!”鸣人差点站不稳,“……你……怎么知道?”
                鹿丸腹诽:“除了佐助拉面和厕所,还有啥有本事让你这样跟逃命似地往前冲?”
                “哎知道就知道吧那我先走了啊鹿丸!”鸣人司机即将再次上路。
                鹿丸突然想报复一下,恶狠狠地说:“去吧,看上一眼,然后再一个人回来。”……其实认真想想,这也的确就是事实。
                所以鸣人的眼神瞬间就黯淡了。
                “……”鹿丸觉得有点对不起良心,“喂鸣人……”
                漩涡鸣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垂头丧气的。
                除非涉及佐助。
                ……
                “鹿丸。”
                “……嗯?”
                “……没事。”怎么办好想打爆你的头。
                “……那就好。你……继续赶路?”怎么办他看起来想打爆我的头。
                想着就算仅一面,也好过完全见不到的鸣人最终还是又精力充沛地踏上了公路(…)。路走到一半,思想者鸣人突然想到,“如果有那种,微型的相机……可以偷偷地拍下来,那一面就可以留很久了……”
                鸣人被自己几近狂热的“想留住”的心情吓到了。算了反正自从佐助走了之后,自从书看多了之后,鸣人经常被各种各样的心情和想法吓到。而且似乎都是关于佐助的。
                习惯了。
                于是鸣人继续往这个方向想下去。虽然很奇怪,但是既然知道自己想做什么,那还是花多点精力去想想怎么办得到比较好。老是追根溯源的多没意思啊。反正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也好说,一句“是好朋友啊”就是完美的万能答案。
                以前拼了命地追他,因为是好朋友。
                现在绞尽脑汁想留住他,也因为是朋友。
                好了接下来专心地思考如何做。
                酒驾司机鸣人变成了走神走上天精力十分不集中的疲劳驾驶司机。
                因此他身后赶上来的小樱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听见,直到小樱轻轻地(本人意愿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啊啊啊啊小樱你吓死人啊”鸣人一回头对上小樱的脸,惊吓之中突然灵光闪过头颅。


                收起回复
                11楼2019-06-14 01:00
                  加油,等粮等得我好苦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4 20:49
                    dd大大的文,快更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4 22:0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5 07:53
                        更文很辛苦的,楼主加油的说!然后还有就是‘腹诽’好像是心有不满在心里嘀咕而没有说出来的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5 18:34
                          哎 这次写的依然发不出来 又没黄又没暴我都不知道为啥 真是严重挫伤我的积极性


                          回复
                          17楼2019-06-15 23:00




                            我试试发图


                            回复
                            18楼2019-06-15 23:18
                              吹爆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9-06-16 00:28
                                没错,就是我,楼楼记得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6 08:08
                                  好刺激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6 08:23
                                    干的漂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6 12:01
                                      结合卡卡西那有点欠的性子综合分析过后,小樱可以确定在这里遇到鸣人百分百是因为那位说着“为了让你俩独处,我只告诉了你呢”的不良银毛转头就把消息告诉了鸣人。
                                      反正他们俩是兄弟,鸣人也不会太碍。这么想着,小樱索性对鸣人说:“我去找佐助。”
                                      “……”鸣人突然很想把卡卡西扔进河里,“我也是,一起呗我说。”
                                      “嗯哼。”小樱边走边说道,“赶上那场猫宴的话,一定可以见到佐助吧?”
                                      “一定可以的!”
                                      两人马不停蹄赶到会场时,天已经黑了。场内每棵树上都缠绕了五颜六色的灯。
                                      成群的猫柔声叫着穿梭在彩光之间宛若精灵。
                                      小樱惊叹了一声,忍不住跑到猫群里抱起一只。
                                      “这是小樱吧?都长这么大了呀。”猫婆婆缓缓走到杵在入口处四处张望的鸣人跟前,“她也喜欢猫呀?那跟佐助倒是很配呢。如果他们一起养猫,那情景倒也是充满温情呢…说到底佐助也是该找女朋友的年纪了呀。”
                                      “我我也喜欢猫的说!”鸣人也不知为何招呼都还没打脱口而出就是这句,他有点尴尬地笑笑,“那啥,猫婆婆好!好久没见了!”
                                      猫婆婆也笑了,“是很久没见了。这么急着说你也喜欢猫干嘛,怕佐助跟你抢小樱吗?”
                                      “……呃?”也许真的是这样?
                                      鸣人突然感觉脑子有点乱。脑子乱的时候就该啥都不想了去干正事儿。
                                      于是鸣人问道:“那,佐助呢?他有来过吗?”
                                      “佐助啊……”
                                      “嗯?”鸣人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有种老师宣布成绩的感觉。
                                      猫婆婆眼里含着笑意,“早来了。他小时候我就跟他说以后我老得走不动时他一定得帮我照顾一两只猫。他当时还说要把猫儿们全领回去,被他哥哥否决了就跟他哥闹呢。”
                                      “那,那他现在在哪?”
                                      “就在那小房子里。”猫婆婆伸出手给鸣人指了方向。
                                      “谢谢婆婆!!”鸣人响亮地道过谢后连跑带蹦地冲向不远处的一间小木屋。
                                      随便什么东西都能触发对其思念的那个人,现在就要见到了。
                                      现在。
                                      “佐助!!!!”鸣人大吼着推开门,如果不是眼眸里盛着快炸成烟花的快乐小火花,真特别像入室抢劫。他眼前的人蹲在一只黑猫前,转向他的脸上有点儿惊讶,一只手还抚在黑猫的头上。
                                      还是穿着黑衣,发梢还是微翘,皮肤还是羡煞旁人地白,眼睛还是像黑曜石一样好看。
                                      就是看起来有点儿憔悴。
                                      看着突然闯进来,闯进来后还不说话的人,佐助叫了他一声,“喂,鸣人。”
                                      “哎!”鸣人露出灿烂的笑脸,“好巧啊佐助,你也在啊?”
                                      “嗯,很巧。”
                                      “那既然这么巧,要不要去喝一杯?”
                                      “……”佐助有点难以置信,“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
                                      “不是不是,喝一乐面汤!顺便吃个拉面!”
                                      “……**。”
                                      “那么久见一次面怎么开口就这么难听呢我说!”鸣人自己都没意识到现在他的脸上还是笑呵呵的,“今天漩涡大爷阔气一把,请你吃拉面!走吧走吧,跟我回木叶吃拉面!”鸣人伸手就想拉佐助的手臂。
                                      佐助轻轻拍开他的手,“我总感觉你在哄骗我回木叶。”
                                      “……”鸣人有点心虚,“那,家偶尔也得回一次吧。”
                                      “鸣……”佐助只说了一个字,就被进来的猫婆婆和小樱打断了。
                                      小樱下意识地想跑过去狠狠地抱佐助一把,但毕竟是长大了,只走到他面前难掩激动地叫了声,“佐助君!”
                                      佐助低头看了她一眼,她的脸立马红起来。
                                      旁边的猫婆婆笑得合不拢嘴,“哎呦,小樱对着佐助还是这么容易脸红呀。你们俩呀,赶紧成对儿吧!”
                                      小樱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佐助则无言地抬起头,看着小樱头顶上的空气。
                                      顺便看到被这团空气隔着的鸣人。四目相对。
                                      大**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了。莫非他现在还喜欢小樱?
                                      佐助这家伙怎么避开了小樱的目光。莫非他害羞了?该不会真喜欢上小樱了吧?
                                      ……喜欢就喜欢呗,看我干屁啊。
                                      两人突然又同时移开了目光。
                                      这时候就该来一曲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猫婆婆见状,对鸣人说:“鸣人啊,咱们出去吧,给他俩留点空间,啊。”
                                      “……哦。”
                                      漩涡鸣人,今年十八岁。
                                      此刻最想干的事,是爆粗。
                                      不知道理由。


                                      回复
                                      23楼2019-06-16 21:58
                                        sof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7 05:59
                                          板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7 05:59
                                            地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7 05:59
                                              果断收藏,写的真棒!楼主牛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7 11:16
                                                屋内,两人静静地对视着。就像是偶像剧里男女主久别重逢俩人深情对视然后用一吻将绵绵情意诉说。
                                                女主是很到位了,但男主目光呆滞僵在原地,比起情到浓时不知所措更像是尴尬满满无处安放。出于礼貌和友谊,他最终还是把手搭在了依偎过来的女主的后背上。
                                                通过小窗口偷看的鸣人不由得一阵不爽。
                                                那家伙****哄哄地说过不跟小樱玩爱情游戏么,真是托马的十里飘香。
                                                到底要搂多久啊,美不死你。
                                                鸣人有种拉面被抢的感觉。
                                                过了两分半钟,佐助终是忍不住了,轻轻推开小樱,尽力扯出一个微笑,“我该走了。”
                                                “啊?”小樱脸上瞬间爬上来的毫不掩饰的难过让佐助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好像弄大了她肚子一走了之似的。
                                                “下次再见吧。”想着赶紧脱身,佐助不带感情地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这招百试百灵,没有任何女人还会缠着,都顾着小鹿乱撞了。
                                                佐助不禁感叹,自家哥哥真是天生会撩。撩完还能轻松脱身那种。
                                                只是哪天会有一个人,让他真的像鼬对自己一样,满心柔情和不舍地做出那个家传动作呢。
                                                出了屋,就看到鸣人和猫婆婆在门口等着。
                                                猫婆婆不出他意料地问,“怎么样了?”
                                                “就这样吧。我该走了。”
                                                “带上小樱吗?”毕竟是从小看到他大的长辈,猫婆婆是真的特想赶紧看着这孩子安心成家。
                                                “……不了,”佐助顿了顿,“那只黑猫,我可以带上吗?”
                                                猫婆婆有点不满,“带猫不带女人,你这孩子真是的。”
                                                “……您的猫比女孩可爱。而且不是答应了给您照顾一两只么,我可以带上吗?”
                                                鸣人不住地偷笑,心说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听他这么一说,猫婆婆自然也是乐了,不过还是拒绝了佐助,“那只小黑猫不能走。因为家里之前捡回来一只金毛狗。那大金毛可黏小黑猫了。虽然小黑猫看起来不爱搭理它,但两小东西还是分不得的,之前要把大金毛送走小黑猫可来劲儿了。大金毛也是,这要把小黑送走了,回头大金毛得把家拆了。”
                                                “……那今天怎么把小黑带出来?”
                                                “它非要跟来的,它啊,就是喜欢到处去。末了还是得回家找大金毛的。”
                                                “……”佐助有点恋恋不舍地看了屋里头小黑猫一样,“那我走了。”
                                                鸣人和猫婆婆一同和他说了再见,目送他离开。佐助有点儿不解鸣人这回怎么……这就让他走了。除了不解,还有纳闷。
                                                切,这样更好。还省得麻烦到死地甩开。
                                                这么想着的佐助不禁赌气似地加快了脚步。
                                                鸣人看着他的背影,想追又不知道追上了又能怎样,除了道别是真不知道该干嘛。
                                                怎么感觉以前花了几年把这家伙弄回木叶到头来只是给了他一个正当理由再次离开。
                                                真是无论如何都留不住。
                                                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他。
                                                但是看着他走就难过得想一个螺旋丸自爆脑门一了百了。
                                                生而为人,必有所欲。
                                                漩涡鸣人的欲,除了当火影,大概就是和宇智波佐助并肩了。各方面的并肩。
                                                脑海里,一条小红绳飘来飘去,明明没有铃铛却仿佛发出引人步步走向深渊的魔音。
                                                一念之间,理智成屁。
                                                等佐助走远了,鸣人跟猫婆婆和小樱道过别,慢悠悠地往反方向走去。等确定小樱和猫婆婆看不到了,马上调头兜另一条路向着佐助的方向全速冲刺,这速度要赶得上他爸了。
                                                佐助被突然追上的鸣人吓了一跳,“干什么?”
                                                “看在咱们多年兄弟情的份儿上,告诉我你接下来要去哪呗。”鸣人已经想好了,如果是离风之国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就算了,但如果是那附近的地方,就什么都不管了跟着去。
                                                佐助想了想,开口道,“风之国。我爱罗最近托我办点事。”
                                                鸣人不禁深吸一口气。
                                                天意难违啊。


                                                收起回复
                                                28楼2019-06-17 11:30
                                                  感觉欢脱,又有点,会玩黑化的梗的味道。……但是好欢快向啊现在w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7 19:3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8 21:15
                                                      我吹爆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9 06:23
                                                        没错就是我,我又来给楼楼顶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19 10:1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19 10:57
                                                            难得再次同行如曾经,鸣人亢奋得嘴皮子一开就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地没完没了。但眼见快到风之国了,鸣人才想起来问佐助,“话说我爱罗托你办的是什么事啊?”
                                                            “动动脑都知道吧,特地找我八成是要用轮回眼。现在已经解决了,所以我这趟是要去汇报情况。”
                                                            “等会儿,”鸣人莫名窝火,“怎么有种我爱罗想找你就找得到的感觉?”
                                                            “……”佐助看着鸣人突然拉下来的脸有点想笑,“是几个月前他们在深山老林里搜寻一样东西,刚好和我碰上了。”
                                                            “一碰上就有事儿拜托你啊?”
                                                            “没有。不过应该是知道了要找我就得去些什么地方。所以前几天我爱罗又派了人找到我,拜托我这件事。至于他们找了多久,就不知道了。”
                                                            “那……”鸣人意识到更要紧的事,“你知道那次他们在搜寻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没兴趣。”这种冷淡的话从佐助口中说出来倒是极具信服力。
                                                            鸣人松了口气。如果佐助知道那条小红绳的事,那还怎么骗他戴上呢……
                                                            人要做坏事的时候心就是特别虚。
                                                            一念的热血过后,鸣人又纠结了。毕竟这都已经过了三天了。
                                                            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呢。
                                                            万一真的没法摘下来怎么办……虽然那对情侣说会松时自然会松但那到底是啥时候松啊……万一佐助十分抗拒宁愿去死呢……万一,万一……
                                                            “嘶——”
                                                            “哎哎?”鸣人被突然撞到自己身上的佐助吓懵了,但还是及时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怎么了?”
                                                            “刚才有个横冲直撞的路人撞到我右肩了。挺大力的,加上那有伤,重心控不住,就撞你身上了。”佐助想站直,但右肩被鸣人力道挺大地捏着,这么一动比被撞更痛了。佐助皱了皱眉,“你快松手。”
                                                            鸣人闻言赶紧松开手,同时感叹没想到佐助的骨架还挺小的,加上人瘦,肩膀捏上去感觉比一般男的要单薄……下一秒,鸣人反应过来佐助说的伤,身体比脑子快,一句“让我看看你的伤”还没说到“你”字就扒开了佐助的领口。
                                                            “干什么?!”佐助下意识地拍开鸣人的手。
                                                            “……我给你看看伤啊。你穿的长袖,我总不能撩起袖子看吧,多麻烦啊。”理直气就壮,鸣人再次扒开佐助的衣服。
                                                            “不用你看!喂吊车尾的你给我停手!”佐助一只手拍鸣人,一只手紧拽住领口,还挺像个被流氓大叔缠住的小姑娘。鸣人心说兄弟给兄弟看伤天经地义,加大了扯他衣服的力度。
                                                            佐助守得越紧,鸣人扒得越起劲。
                                                            最终,佐助败在右肩的伤上。
                                                            鸣人如愿扒开佐助的衣服,但仍未能顺利验伤。因为在看到伤口之前,鸣人就卡壳了。
                                                            第一个卡壳点,是养眼的如雪肌肤。
                                                            第二个卡壳点,是在那一片雪白上尤其显眼的红痕。
                                                            “……”鸣人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
                                                            “千鸟用多了,过敏。”佐助用一种不容多问的语气说完,把衣服整理好。
                                                            “……”
                                                            鸣人能感觉到握紧的拳中指甲掐进肉里的力度越来越大,能感觉到体内的查克拉像岩浆即将喷涌,能感觉到不明来由的把眼前的人锁起来的欲望。
                                                            没有纠结。
                                                            不论万一。


                                                            回复
                                                            34楼2019-06-20 00:36